未分類

她唯有問,他會否很累?若是累了可以停下歇一歇… 128

「會。」簡潔明了,在她面前何必掩飾!

「嗯,我也會有累的時候。」舞依炫雙眼直盯著他安慰道,「以後我們還會有累的時候,我們都會在你身邊陪著你的。」笑眼彎彎。

鳳沐璃似乎看不見別的了,連那點痛都蕩然無存了,他只能看見一個明眸皓齒的少女正在對著他笑顏甚歡,她沒有說以後不會累了,這不切實際。她只說以後若是累了,他的身邊會是有人陪伴的。

「好。」男子丹鳳眼雖細長但是耐得眼睛略大,笑起來甚是好看,略有些彎彎的味道倒是和少女相似。

「不過炫兒你的手就這麼不願意從我的身上拿開嗎?」一瞬間的戲謔又回來了,雙眼哪還有那種溫暖彎彎呀,只見男子的上翹的丹鳳眼完全詮釋了。驚得少女把手拿開了,嘴巴里立刻說道,「你是不是和唐希學壞了?」這以前可是她調戲她的呀,不是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嗎,怎麼這就改了?

「關唐希什麼事啊?如果說要學也是你教的吧。」鳳沐璃拉起衣服包紮的不錯,「我可是耳濡目染,而且其親身體驗的很那!」少年本就和少女做的近,這變聲期的少年,嗓音不會難聽反倒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尤其是耳朵邊被吐出的氣弄得酥酥麻麻的,舞依炫一陣陣的激流而過一般。

這立馬就站了起來,紅暈未退反起了,卻一股子義正言辭地,「胡說八道什麼呀,我這麼正經正直的人。」

「哎對了,唐希怎麼回雅居了。不用說我明白。」小手一擋根本不給鳳沐璃機會,「哼,這就是穩噹噹的證據。生怕我發現了你被帶壞了,就回雅居多了起來。不用說明,我都懂!」這小手再次一擋,還贈送了一個「我真的都懂的」眼神兒,弄得鳳沐璃也是有話說不出了。

這孩子還是這麼顛倒黑白啊!

「這麼些年你一直和唐希一起的嗎?」舞依炫倒了杯茶喝,還好她晚飯時吩咐了下去。

鳳沐璃也倒了杯,「恩,他算是和我風雨共濟。」

「是哦,也是,兩個人在一起也算是有個照應。我怎麼覺得唐希這次回來不對勁啊?」舞依炫還是說出來了,不知道是哪裡就是直覺上。

鳳沐璃倒是驚訝他沒想到舞依炫會看出來,「恩,我們回來的路上是有些事情。從陽城準備動身回來的時候。」

「你們是不是遇刺了?你這傷是不是回來的時候弄得?」肯定是了,不回答她都知道。這個笨蛋一回來是不是就去找她了,這傷的是肩膀,今兒個還抱了她。真是笨蛋,一點聲都不吭!

鳳沐璃立刻笑了,「說唐希呢,怎麼扯到這個了?」看樣子一定是內疚了,他這傷的確是回來的途中傷的。「好了,還想不想知道了。」

「想。」笨蛋!

「我先問你個問題,你覺得唐希是個什麼樣的人?」

京都藍家

「都怪你,走得這麼慢。」

「我…」

「累死我了。爹這回估計真的已經先到家了。」藍若昕恨不得把藍若愚給打一頓,叫這傢伙慢的,這離開璃府沒多久就開始烏龜行步了。天哪,這算是哪門子的道理啊!最後只好一路拖著他回府了。

這到了自己門口,藍若昕已經累得不行了,「有沒有人啊?」快來救命啊!直接坐在了大門口的門檻上,累的直喘氣。反觀藍若愚則是很氣定神閑的站著,可不是讓藍若昕牙痒痒嗎!

還偏偏的,藍若愚還不知死活的,(以下是慢速的話語)「藍若昕,好歹你也是藍家大小姐,能不能不在自家門口丟人!」待會可是要見老爹的,這空閑之餘他還慢條斯理的理了理儀容。

本來就累,加上聽到這種語速的話,甭管說的什麼也能折騰半死。她現在只求兩件事,「給我閉嘴!」

「快來人哪!」把她帶走,快點的。藍若昕完全一改平常在一字閣的沉穩范,這在自家門口就這麼賴著不走了,小女孩樣子!

「等著吧你!」藍若愚完全不理會姐姐,扶著衣領準備進去的時候,迎面走過來一個人,誰啊,這會兒大家不都是應該在裡面嗎,老爹回來了可不是應該都在裡面?

藍若昕那裡顧得上藍若愚愣住了,以為是懶慢症加重了。她知道估計這會沒人過來了,就等著自己歇好了待會爬進去吧,指望這小子,她也只能用「呵呵」!

突然藍若昕臂彎下多了把手,弄得藍若昕都快要淚流滿面了,還是有人聽見了她的心聲,這邊準備說聲謝謝的時候,不巧的是藍若愚開口了,「你怎麼來了?」不是不高興,而是太高興,太驚訝…等等等,她好像弄錯了重點,這小子怎麼說話又快了起來,什麼人啊讓她說話又利索了!小舞這會子應該不回來了呀!

這思索著呢,藍若昕這小身板就被人撈了起來,「呼…」嚇死了!

「舜粲哥哥…」真的嚇得快死了,本來抓著別人衣服的手一下子鬆開了,藍若昕本就雙腿虛軟,這一放就等著屁股開瓣吧。

被喚「舜粲哥哥」的人一把把人又撈了回來,笑若暖陽,「倒還是個小迷糊!」攬著驚呆掉藍若昕在懷裡。

舜粲哥哥怎麼會在這裡,是和爹爹一起來的嗎?不對,這不是重點!他現在攬著她,真真切切的,她不是在做夢吧!真的不是夢嗎?不行得驗證一下,雙臂雖都被環在男子懷裡,還是在拖著的手邊,掐了大腿一把,「啊~」低呼起來,還是有點疼的,那這麼說是….

「好了,在這裡得呆多久啊。」(注意這是正常語速)藍若愚直切的分開兩人,拉著男子就往裡面走,留下藍若昕慢慢品味。

「哥,你怎麼來了?是和老爹一起來的嗎?有沒有帶什麼好玩的東西?」這廝就和話匣子一樣,驚得一路忙碌的家僕下巴都掉了,也還沒空撿,這是有什麼異象嗎?大少爺竟然說人話了,不不不,說話正常了,還說了這麼多?這也不是小舞小姐啊!

藍若昕也隨後走了過來,看著這一塊那一塊的竊竊私語,重點是表情那叫一個詭異,這是見著鬼了!雖然她家弟弟是有點像鬼一樣的詭異!

藍若昕的貼身丫鬟小環小跑了過來,「小姐,你們可算是回來了,老爺可是念叨了好一會了。」

「你沒說我在璃府嗎?」

「我說了,可是按照平常的時間,你們早就回來了,老爺生怕你們倆遇到了什麼?」小環著急的說,她也急的要死,這都入夜了小姐和少爺還沒回來。

「出了點事在璃府耽誤了一會。」藍若昕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小環,看看我有沒有哪裡不周正啊?」伸開了雙臂,廣袖也落了下來,是有些褶皺。

「小姐,你沒問我都沒注意您這髮髻都有些歪了,髮絲也跑出來了些,衣服還有些褶皺。」你不是真的遇到危險了吧?」小環最是膽小了,一看自家小姐這和平時端莊的樣子,額…溫婉的樣子,額…(打大少爺這種事除去應該是了吧還有不喜歡…)反正出入很大。

「啊~快給我理理。發什麼愣啊!」這小妮子又在想什麼?藍若昕鼓動這小環快點的。

小環雖說膽子小,胡思亂想了些,這正經的事還是很快的,沒一會就把藍若昕打理的妥妥噹噹,「小姐真是有心了,讓老爺回來看到一個漂亮的小姐。好了!」

「我們家小姐就是漂亮!」小環打量著,雖然自家小姐一直是淡妝淺容,但是還是光彩照人,溫婉大方的。

「嘿嘿!」這個她也不好反駁,打理好讓爹爹順便也看著舒服點!對,她是為了爹爹來著的。

「嘴巴抹蜜了啊,走吧!」 賣身契約:薄情總裁,我不是你的羔羊 藍若昕拎著衣裙上了台階,一進入大堂,裡面倒是每個人都笑顏盛開,「爹爹!」那個正坐在堂上的男人,雖然已是兩個孩子的爹但是卻風采不減,依舊丰神俊朗,這一點也不為過!

「你這孩子怎麼才回來,你們倆不知道你爹今天回來啊!昕兒快過來!」這是她的娘親,婉柔如水的女人。

「還真是怕你們出了事呢。以後再忙也要早點回家,姑娘家家的在外面我可不放心。」這說話的是她的祖母,雖年邁卻不頑固,慈愛得緊!

「可不是嗎,走得那麼慢!」能說出這種話的可不就是她的「弟弟」嗎?還好大家也都知道這臭小子的毛病因人而異的。不過現在她要控制一下憤怒!不生氣,她不生氣!

「娘親,祖母。」還有,「舜粲哥哥!」她覺得自己喊出最後的一個時候自己有種心臟跳出來的感覺。

「若昕妹妹!」男子依舊笑若暖陽,看起來是整理好自己才進來的吧!

「就等你們倆了,我可是等了好一會了。你們是不是忘記我今天要回來啊!」藍石故作生氣的說。

「沒有,我們哪敢那,是因為發生點事情,小舞留我吃飯我都推了。」藍若昕直接走上前去拉著自家爹爹的手臂,「您可是知道小舞家的飯菜可是好吃極了的。對不對,我都犧牲這麼大回來了的!」杏核眼本就可愛,這會子藍若昕在自家牟足了勁的,看的藍石心都化了,怎麼看都覺得他家女兒好看極了。

「饒了你了。」藍石端坐了一副老小孩的樣子。

倒是藍夫人擔憂問道,「出了什麼事啊,我最近好像聽說一字閣出了不小的事情,沒傷及你吧。小舞那孩子回來了嗎?」她家女兒和人家的大小姐不一樣,不愛做女紅刺繡倒是愛做管事掌柜。

「放心吧,小舞一回來就處理好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長途奔波,今個還暈倒了,索性沒什麼大事。」

「哎呦,都暈倒了啊,可得好好看看。這麼小的年紀可別有什麼病才好。改明讓小舞過來,我得好好請個郎中給她看看。」還別說,藍家一家大小都很喜歡舞依炫,尤其是藍家老夫人,這面上焦急的。

藍若昕有時候也吃味,她真的有點懷疑小舞是不是她家遺失的孩子,「祖母,你怎麼就不讓人看看我呢?我可是您老的親孫女呀!」撒嬌,可勁的撒嬌。(不過要是待會想起來旁邊站著某個人,估計腸子都悔青了)

「瞎說什麼呢,祖母可不想你給郎中瞧瞧。」藍家老夫人一個橫眉眼對的,「祖母希望你健健康康的。不過你也要注意身體。祖母是看小舞她一個人沒什麼親人才要張羅點的。這點還要挑刺兒啊!」藍家老夫人笑著點了點藍若昕的額頭,這孩子真是!

「我可是要捍衛我的主權的。」藍若昕義正言辭地喊道,弄得大家哄堂大笑。不過下一刻這肚子倒是不適時宜的叫了起來。

「你的肚子倒是真的要捍衛一下了。」藍夫人笑道,「走吧,等了你們好一會了。這連帶著舜粲都餓著肚子了。」 129

舜粲?完了,這本來想著和祖母說會話心裡的小鼓就會平靜一些好讓她看起來自然一些,這下好了,真的是說起來了,形象全毀了。舜粲哥哥一定覺得她是個驕縱愛撒嬌的人!完了,這下心裏面更加「打鼓」的起勁兒了!

她得端正起來,對,穩住。她偷瞄,偷瞄,偷瞄,咦,怎麼黑了,這不是燈火輝煌來著的嗎?誰啊,這麼礙事兒!眼睛一上,臉上不爽的表情一揚,「幹嘛?」死藍若愚,擋她幹什麼!

「老姐,以後別和木薇姐老呆在一起!」這藍若愚一副嫌棄的樣子。

「怎麼了?」若昕還沒聽出來,為什麼?

「我知道粲哥好看,你也要收斂一點吧!」說完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很失望的表情。這一轉頭立馬陽光燦爛,「哥,咱去那邊吃飯。」如果說藍若愚像一種昆蟲的話,比較像鼻涕蟲,超粘人。

藍若昕可不是像舞依炫一樣,遇到這種事裝作失憶就好,除非她在意的人當面說出,否則旁人說出只有一個下場。「啊~,我的小腿肚子!」藍若愚左腿一虛,痛的差點跪地,當然火冒三丈,可惜這是在又一個讓他生理反應急劇回升的人面前,忍住,不發火。私下處理就好!

「藍若昕!」小爪子偷偷地遞了過來。

藍若昕一個轉身,「舜粲哥哥,我們去吃飯吧。」叫你多嘴,踢不死你!

藍若愚眼睜睜的看著自家姐姐嘴巴動來動去的,「你!」奈何自己一個字虎不出。只好小腳一跺,面上卻顯著笑容,藍若昕你記好了!

「走吧!」要是幾年前她還會一把攬住舞舜粲的臂彎里,她本是順勢自然的準備攬上去卻在最後一秒收了回來,她長大了,不能像以前一樣了!

「怎麼了?」

「沒事!」藍若昕正準備把雙手疊加放在腹前,卻突然被一雙大手給握住了,「怎麼停住了,舅舅還在等我們呢!」

「啊!哦!」藍若昕目光可是一直在手上,這是怎麼回事,舜粲哥哥牽了她的手!牽了真的牽了!不對她的反應,不對啊!

「小迷糊想什麼呢,走吧。」舞舜粲直接牽著藍若昕往前走了去,心情似乎大好。她這是長大了,知道害羞了!回想以前,可是見到他恨不得粘住他不放,就像是升級版的若愚,幾年不見倒是害羞了?他可不喜歡小若昕害羞,至少在於他保持距離這一點上不允許,其他的倒是樂見,當然是對他的!

藍若昕完全是被動,小雞啄米的點頭跟著舞舜粲過去。至於後面就是若愚小朋友不知道是先顧得那隻腿比較痛了,都欺負他,他要和,和,和…

沒人能告狀了!嗚嗚嗚…小舞姐姐,若愚心裡苦啊!

這個晚上註定不是平靜的一晚,對任何人都不會是。

京都唐家

「爹,這個事八九不離十了。」唐家家主唐庭威看著面前的人說。

唐家老爺子這幾年身體也是大不如前了,因為以前的傷病發作現在不得不坐在輪椅上,但是心境倒也是想開了不少,「嗯。」

「要不要…」

「這個事你就別管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希兒如果還願意承認你是他爹也就罷了,若是不承認你也別多計較什麼。畢竟你沒理。 重生之傲妻養成 希兒這些年也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我們本就沒在他身邊照顧過,也就別去給他添麻煩了。」

「讓你那妻房最好別惹事生端。最近的五國盛典即將舉行了,你把這皇宮還有各使臣驛館的防護措施做好了。這是你的本職!好了,我這老身子骨也受不住了,我要歇了。」唐家老爺子調轉輪椅朝著裡邊過去,沒在和唐庭威說半句。

唐庭威見狀也就作罷,給老爺子帶上了門也就走了。他心裡也想著罷了,還是五國盛典為先。這來的人估計有不少的皇族子弟,這下保護安全又是個大問題。哎,頭疼啊!

唐府其他地方也是亂作一團,這些年府里就沒消停過,唐府這裡邊的大大小小都不是個省事兒的,但是這要是遇上兩個字一定是炸遍全家——唐希。

在一字閣所發生的事情一早就傳遍了整個京都,唐家家主就是想攔著他們家這些人不知道也難啊。不過這些年過去了,大家對唐希的認識原本就是初步的,加上這些年沒來往的,各家的孩子也都是皇族的護衛了,倒也只是當個大的名人出現的消息了,感觸倒也沒之前的深了。可是這大夫人估計這輩子也不會把這個人當做局外人來看待。

京都皇宮

椒房殿

「娘娘,千真萬確,說是今個有很多人在宮外的一字閣里看見唐九公子唐希在那裡。」葉荷,也就是皇後葉芙自小的貼身丫鬟說道。

「是嗎?」皇後葉芙還是美貌依在,歲月倒是在她的臉上沒有多少痕迹,加上年齡本就不算很大這幾年估計保養得也是很好。

聽到這個消息,唐九公子公子出現不就代表著五皇子的出現嗎?怎麼娘娘不著急呢?這些年雖說五皇子沒再出現,但是皇上對娘娘的態度依舊不好,對,只能委婉到用「不好」這個詞兒了。按道理娘娘不該是這麼平靜吶!但是她也知道自家小姐自家娘娘善斂情緒,尤其是進了宮后她就很少看到娘娘情緒多麼的波動至少除了對皇上之外。這次聽到這個消息怎麼連個皺眉都沒有?

皇后哪會不知道這身邊的人的疑惑呢,但是她手上握了一張王牌,一個足以不會讓她覺得鳳沐璃會是個多大的威脅的王牌。並且她現在的心思還沒那閑工夫放在一個令她厭惡的人身上,她那個不爭不搶的兒子也是個大問題。

「英兒在哪?」

「啊!七皇子這會應該在寢殿歇下了吧!娘娘有事兒找七皇子?」

「最近你讓人多看著點七皇子,別讓他出宮了。各國的使臣估計明天就會陸續到了,讓他明天一早到本宮這兒來。」

「是。」葉荷恭敬道,「娘娘夜深了,也早些歇息吧。明日怕是會很忙的。」

「恩。」

攬月軒

「你怎麼又來了?」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慕容澈說到。

清風般的男子倒是又笑了,「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我不來哪裡會有人來陪你啊?快點騰個地兒!」

「這麼大的位置還不夠你啊。還有誰要你個大男人來陪我啊!」慕容澈嫌棄道。

鳳沐英一躍坐上了屋頂,「還是你這好啊。」

「多謝誇獎。接著請圓潤的滾下去。記得出門右拐。」聽著這話,他不知道該是高興還是不高興。這傢伙把他這地當成什麼,茶館還是酒館?

清朗少年鳳沐英還是保持著微笑,「你這話倒是和小舞說的很像,她好像也說過這種話。」倒是很有意思。

「是嗎?」慕容澈也掛上了笑容。「怎麼了,你今天有出宮嗎?」

「沒有,母后看的我可緊了,今天又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人。明天估計就包圍了我也不一定!」雖然開著玩笑,但是清朗少年真的無奈。

「同情你。做人質也要好處,沒人管死活。」這傢伙真是,「聽說了嗎?今天在一字閣唐九公子出現了。」

「想不知道也難啊。這整個京都,或者說整個錦國有多少不認識唐九公子的。宮裡面走到哪裡都是這個消息。」鳳沐英撿了塊碎石朝著樹上扔了過去,「看起來我五皇兄也回來了。不過這輪不到我擔心。」

「你母后,還有德妃比較擔心一些。你舅舅等等。」慕容澈對這錦國皇族的情勢了解的不是一星半點,「要是真的數下來,估計你認識的全部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

「那我開涮很好玩嗎?」

「恩~還不賴!」

「你個…」糟了,他不會罵人。「笑什麼笑啊,明天我估計是困難重重,咱們倆得想個法子逃出去。」

「不是咱們倆,是你!」這傢伙估計明天就是在人海中度過了。

「我不管,你得陪我出去。小舞回來都好幾天了,我都還沒見過她呢。」這幾天真的被盯得緊。母后的人到處都是,想出個門都有人彙報。「明天趁亂逃出去,最好了。母后忙著迎接那些外使,發現了也不會大費周章的找我了。何況不一定發現的了我不見了。」

「這次的盛典,宴會上不僅僅會邀請達官貴人,似乎在五國顯赫的商人都會被邀請的。那時候應該也會再見你所說的的那個小舞了吧。」慕容澈雙手環胸,這點還沒公布據情報來說是這樣。

「你,知道小舞的身份。」鳳沐英有些不可置信,不過很快的鎮定下來。也是,這傢伙也不是個什麼善茬。

「嗯哼,我沒說過我不知道啊。」逗逗這傢伙也很好玩。

「那就好辦了,你這麼神通廣大就幫我把這事兒解決了吧。」鳳沐英也起了身,「交給你了,兄弟。」

「你…」

「別擔心,明天月國的使者還不會到。啊,忘記了,您老一定早就知道了。我困了,先走了。」鳳沐英就這麼如清風一般的走了。

至於慕容澈就是被這這陣清風給撒了一臉的塵土,這傢伙!說得這麼中聽他都快不生他的氣了!

京都巫山

「混蛋,又被那個傢伙捷足先登了!」高大的身影站在一團亂七八糟的花田裡,手上還拿著有著劇毒的花草,卻毫不在意,但是這語氣足夠證明他在憤怒當中。

「很少看你生氣,這怎麼了?」一個窈窕身姿也出現在花田裡,不過沒有前者淡定了,處處避著這些已經被採摘的不像樣的東西,淺笑道,「不會又是被那個人弄得吧。」破壞的夠徹底的,這確定是人乾的,而不是某種野獸打群架的!

而昆崙山玉清境是他最初飛升的地方!

Previous article

「你一定覺得,特別的驚喜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