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一股腦兒的說了一氣兒,可能是覺得她是個女的,盤俊不敢將她怎麼着,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結果她想錯了,盤俊最不會的就是憐香惜玉。

連同那個阿牛,盤俊一起將他們綁樹上了。

那個阿牛倒憨實,說他無心冒犯我,卻還是疏忽犯錯,這懲罰該受,死了都活該。

那李魅就哭天嚎地的,跟狼來了似的,這動靜鬧騰的大,我還真害怕她再將人家鄰居嚇着了。

我實在不忍心了,就去找盤俊說情。

盤俊臉一寒,說他沒殺了那兩個人,就已經手下留情了,我要再多話,他就去割了那兩個人的舌頭。

我倒吸一口涼氣,也就不敢多話了。

那李魅叫的時間久了,嗓子也就啞了,她本來受了風寒還沒好,後半夜就被凍得直咳嗦。

我擔心她再病厲害了,就去她住的屋子,想給她拿件衣服。豈料,一進北屋,就覺得一股煞氣襲來,我本來的拔出魚骨劍,對着那煞氣來源就是一劍。

之後,我就看到一條如遊蛇一樣的東西,甩着尾巴瘋狂逃了。當時就覺得那可能就是殘害了黑山神滿門的禍首,想也不想就對着那遊蛇逃竄的方向追過去。

我明眼瞧着那邊還有很寬闊的空間,但追過去的時候,卻撞到了一堵牆,當時就將我的鼻子給撞到痠痛不止,那滋味兒,真酸爽!

盤俊聽到我在屋子裏鬧騰出動靜,急忙奔進來。

我指着遊蛇逃走的方向說,那邊有個屋子,不知道是不是有結界,我被擋住了。

盤俊卻說,哪裏有屋子?根本就是一堵牆。

我疑惑的再眨眨眼睛,仍是看到那條很嚇人的遊蛇纏繞在裏面屋子的柱子上,再告訴盤俊時,他仍說就是一堵牆,上面有副壁畫而已。

我越發的奇怪,說我怎麼和盤俊看到的不同?

盤俊想了一想,唸了咒,開了陰陽眼,這纔看見和我看到的一個結果。

我這纔想起來,我吃了蛇眼,已經是渾然天生的陰陽眼,也就難怪盤俊剛纔看不到我所看到的!

這回盤俊看到那裏面的遊蛇,就說怪不得黑山神和他的弟子死的像是中毒,一定就是被這畜生所傷。

我此時陰陽眼的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我可以看到那條綠色猙獰的巨蛇,弊端卻是我看不到盤俊所說的壁畫。也僅僅限於那壁畫,其他實物該看見什麼就看見

什麼!

盤俊說那是因爲壁畫就是那巨蛇的宿處。上面有蛇的畫像。

我一陣惡寒,說那黑山神還真是特別,怎麼畫個那麼醜的蛇當壁畫?

盤俊斜了我一眼,才說道:“這不是壁畫,是黑山神供奉的畫像!聽說過地五仙嗎?狐黃白柳灰,這蛇就是其中的柳仙!”

我怎麼會不知道“地五仙”?只是以爲信奉截教的人,供奉的都是良善一些的白蛇仙。怎麼會是我們眼前看到的那麼可怕的綠蛇?

盤俊卻說,“信奉地五仙的人,請到的未必就是善仙,且請神容易送神難,這些畜生道的仙物更是難纏。一旦請來,就送不走,你供奉的好了,它幫你發家致富報平安,要是稍微伺候不周,它說翻臉就翻臉,會讓你家破人亡!”

我對這些早就知道,但聽盤俊重新說一遍,又應景着黑山神家裏發生的慘禍,心裏就更覺得發寒。像黑山神這樣有名的大人物,也被這柳仙害死,可是反噬之道,真的好可怕!

不過,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就是覺得那遊蛇很怕我的樣子,雖然試圖要襲擊我的樣子,但終究還是藏了那麼一分怯意。

我問盤俊,“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那條蛇好像對我很忌憚的樣子!”

盤俊略微思忖下,才說道:“可能是因爲你吃過它的同胞吧!”

要不是情勢在這兒,我忍不住要誇盤俊兩句,瞧他這一句話說的多文雅!

接下來,我說要除掉那柳仙,盤俊差點當場吐血,說我腦子進水了是不是?好歹人家也是沾了仙道的,就我這麼狗屁半道士,也想收拾人家,做夢也不算算地方,不想活了是不是?

我被盤俊一通罵,心裏也不介意。歪着頭想了一下,問盤俊,“那要怎麼辦?”

盤俊想了一下,才讓我去將那李魅和阿牛都放了,然後讓李魅到這裏來。

我猜到盤俊的意思是讓李魅清楚誰纔是她真正的仇人!

但那李魅進來之後,起初是一陣無語,後來就一口咬定,禍事是我闖的,要不是我解了那柳仙的封印,她爹和一大家子人也不會死!

我聽這女人蠻不講理,就懶得搭理她了。後來她嚷嚷的讓盤俊煩了,被盤俊威脅再不知道好歹,就將她爲了那遊蛇,她才紅着眼睛,吧嗒吧嗒地掉下來淚來。

而我們光顧了和李魅說話,冷不防那條遊蛇試圖趁我們不備,逃了出去。

盤俊大喊了一聲,不能讓它逃走,要不然還不知道它去哪兒禍害人!

我急忙在後面緊追。

那遊蛇並不是實體,而是形魄。逃入黑夜中很快就不見了。

盤俊急的一拍大腿,說那遊蛇身上煞氣太重,肯定會傷人的,到時候就有無辜的人要受害了。

我也着急,虧得我一直還想福修,結果總是捅出禍害,要是連累了無辜,下輩子指定不能託生人了!

就在我急的跺腳之時,那阿牛跟着過來湊熱鬧,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心情不好,正想警告他少摻和,突然發現他身後有一雙綠幽幽的眼睛,正死命的盯他呢! 「找死!」這次老者終於明白帝溟寒是在罵他了,多了幾分小心再次對上帝溟寒。

出來的老者不是宗政家族的八個老者中,實力最強的,而是實力最低的,因此儘管對方的實力跟帝溟寒一樣,但是對方活的久,突破的早,自然體內靈力比帝溟寒濃郁,但是打著打著老者就十分的吃力了……

因為帝溟寒的劍上敷了一層魔焰,每一劍的劍氣都帶著炙熱的溫度,且擁有腐蝕的力量!縱然老者每次都躲過了,但是依舊沒有辦法完身而退……

幾個回合下來,老者的身上都被寒狸劍傷的到處是傷,宗政雲天看到這裡,忍不住看了眼身邊的另一個黑衣老者道:「老祖宗,再不幫忙,老祖宗他可能……」

「不急,他的契約獸還沒出來!」黑衣老者淡定的說道。

黑衣老者的話剛說完,正在跟帝溟寒打鬥的老者聽到后,直接心念一動,一隻巨大的地龍出現在帝溟寒的面前……

「大黑,給我撕了他!」老者憤怒的瞪著帝溟寒說道。

「是,主人!」地龍看了眼帝溟寒說道。

「好醜!」帝溟寒嫌棄的說道。

直接揮劍砍了去,寒狸劍靈忍不住喊道:「主人,你怎麼又拿我當菜刀使喚啊!再說這東西這麼丑這麼臭,我不喜歡啊啊啊啊!」

「不喜歡就滅了剛好!」帝溟寒在心裡說道。

「啊啊啊啊……該死的丑東西,老娘我送你去投胎!呸,不對,我送你去西天……」寒狸劍靈嫌棄的喊著離開帝溟寒的手,自己飛撲向地龍!

原本信心十足的地龍,看到迎面飛來的寒狸劍,特別是寒狸劍外面那一層灰色的火焰,讓它忍不住一顫,轉身就跑,讓它身後的老者一驚,如果不是及時躲開,差點被自己的契約獸撞倒了。

「大黑,你跑什麼?給我上,給我殺了他!」老者怒道。

「主人你上吧,我打不過!」大黑地龍慫了的說道,氣的老者差點吐血!

「啊……」結果還不等老者再說什麼,寒狸劍看著要跑的地龍,更加怒了,一道灰色青芒飛過,地龍發出一聲慘叫,直接被劈成了兩半,這還不止,隨著地龍的身體被劈來,寒狸劍上的灰色魔焰,也直接把地龍的屍體吞噬趕緊。

轉眼間,這隻巨大的地牢出場到散場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徹底消失了,宗政家族的老者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消失的大黑,直到他自己因為凡是吐血一口鮮血,他才知道大黑真的死了……

他英文一些原因,這輩子只有這麼一隻契約獸,只能契約一隻契約獸,所以雖然地龍醜陋無比,但是和老者之間的感情十分的深厚,地龍的死也讓老者打擊很大,帝溟寒看準時機,人都沒動寒狸劍飛出,等到寒狸劍再次回到自己手裡的時候,對面的老者也死透了……

並且他的身體也被灰色的火焰直接吞噬,靈魂都沒來得及逃出去,死的乾乾淨淨的…… 我當時也是急了,害怕那遊蛇傷害阿牛,想也不想揮着魚骨劍就對阿牛那邊撲過去。

我本來想着將阿牛撲倒,掩護他的同時,再將那遊蛇用魚骨劍砍了,到時候就一舉兩得。

未料想得容易,做起來難!

我撲過去的時候,那阿牛不知道我是要救他,還以爲我要殺他,嚇得抱頭跳開,我則用力過猛,直接就衝到那條遊蛇跟前,魚骨劍沒刺中它不說,我還跟它來了個面對面,臉直接貼到那陰冷的蛇頭上了。

我反應過來的那刻,心裏就臭罵,我還能再倒黴一點兒吧!

但根本來不及反應,下一刻我已經被那張開大嘴的遊蛇一下子吞進蛇肚子裏去了。

那一刻的感覺就像鑽進麻袋裏,除了漆黑一片,就是滑膩膩的極其腥臭的味道,可惡心死我了。

我被裝在蛇肚子裏,看不到,聽也聽不清,似乎聽到盤俊在大叫什麼?後來好像在拖我的腳,但拽了半天,根本就無濟於事,我還是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給吸進蛇肚子裏去了。

就在我感覺要玩完了,突然感覺有個人湊到我面前似的。我眨眨眼睛,慢慢看清楚那哪裏是人?根本是隻鬼,還是我認識的鬼,那個已經死了的黑山神!

我想這可真完了。我已經被那遊蛇吃進肚子裏,在這裏面還遇到冤家對頭,我將那黑山神喜歡的女人魂魄給燒了,這回動也不能動的,直接找死來了!

但出乎我的意料,那黑山神反而求我,將他放出去。說只要我救了他,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

我氣的差點笑哭了。這黑山神有眼睛嗎?我都啥樣兒了?他還來求我?我都要葬身蛇腹了,他求我有用嗎?再說這恩怨勾銷不勾銷的,我要是死了,他想不勾銷,還找的到我報仇嗎?

黑山神卻還很固執,說只有我能救了他,他供奉柳仙,早知道會有反噬之災。早在百年前,他就已經知道會有此災禍,更是早就尋到了破解之法。只是他未料到他命裏的貴人是我,所以之前慢待了,現在只有我能救他。辦法則是讓我接了山字派冥師的掌門!

我越聽越心煩,罵道我都快死了,誰稀罕你的狗屁掌門?我氣的夠嗆,很想找個東西將這黑山神的魂魄給滅了,也正這一生氣,我的手動了動,才發現我手裏還握着魚骨劍呢!

這下子,我找到了救命稻草,嘴裏念起經文,將真氣集結到魚骨劍上,然後再奮力一戳,當即就給那遊蛇的肚子戳了一個窟窿。

霎時間,我就覺得身體變輕,原本緊緊束縛着我的蛇身,慢慢的變成一團黑氣,然後“噗通”一聲,我的身子狠狠的跌到地上。

我大口大口吸着新鮮空氣,但是擦拭到臉上溼噠噠的黏液後,我才發現,自己竟然不是在黑山神家裏,而是到了荒郊野外。

在我面前不遠的地方,是個破廟殘垣。並且還有一隻鬼。

也不知道撿到錢了,還是娶媳婦了,那鬼笑得不知道多開心了。我仔細瞧了一眼,才發現那鬼正是黑山神。

我站起身來的時候,那黑山神飄過來,笑着對我說,“多謝你啊,小姑娘,是你把我救了!”

我哼了一聲,說道:“你別自作多情了,我是救得我自己!”

那黑山神哈哈大笑,說:“這小姑娘說話直率,我喜歡!”

我雞皮疙瘩落一地。懶得跟一隻鬼廢話,就想找路離開。

黑山神攔住我,問我知道那邊的破廟是什麼嗎?

我說知不知道的,都和我沒關係,人鬼殊途,各走各路,要不然別怪我收了你!

我口氣不善,但那黑山神根本不惱,還笑着說:“我告訴你吧!這裏是柳仙廟,當年我生下來的時候,體弱多病,我娘就帶着我過來求柳仙,許諾我要是能平安的活下來,就讓我一輩子奉養柳仙爲主,當牛做馬!”

我哪裏有心思聽着黑山神廢話,惱火的對他說,“那你當你的牛,做你的馬去吧!只要別惹着我,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那黑山神卻說,“這哪裏行?你救了我,我要感謝你啊!這樣吧!我已經死了,我們山字派的掌門人,我就讓給你了!”

我哪裏稀罕,對着那黑山神晃晃手中的魚骨劍,威脅他趕快閃開,要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

黑山神無奈的讓開路,等我走出一小段路,他才又追過來,對我說,“我已經死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那小女兒,你幫我將這塊玉帶給她吧!”

這次,我沒有拒絕,順手之事而已。

但是當我接過那塊玉的時候,卻覺得有些不太妙,那玉形狀如蛇,幽綠晶亮,但奇寒無比,又滑又軟。好像有古怪。

與此同時,那黑山神突然哈哈大笑,說他被靈蛇詛咒束縛幾百年,終於換的自由身了!可以去投胎轉世去了!

我知道上當了,再想扔掉那塊蛇玉,但是已經晚了。

那塊蛇玉一眨眼間,已經變成一條幽綠小蛇,對着我的手腕咬了一口,然後居然從我的傷口鑽進我的肉裏。我登時覺得一股奇寒順着我的左胳膊,直衝心臟。我下意識的用真氣去頂,但那寒氣相當重,我幾乎耗盡全身力氣,最後還是被那寒氣冰的全身發木,後來就沒了知覺,人也昏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天色早就大亮。估計應該是中午了,大太陽曬得我旁邊的青石都發燙,但我身上仍是像一塊冰塊一樣冷。

我站起身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個半山腰,山谷之中,有人在急促的喊着我名字。

是盤俊!我又喜又悲。

這次被盤俊救回去之後,我足足用了三鍋熱水,仍是沒將自己的身子泡的暖和起來。

身上的皮膚都泡得皺了,又老又難看,跟樹皮似的。

我一直泡到晚上,還是不肯從水裏出來。

盤俊怕水涼了,就讓李魅再去燒水。

金牌毒妃 那李魅被盤俊當個傭人似的使喚,自然不高興,但又怕了盤俊,只能氣歪歪的去燒了水,等提過來的時候,就沒好氣地嘟囔着,還存心使喚,直接將一桶的熱水,倒進我洗澡的木盆裏。

不過,她拎着桶要走的時候,突然看到我露在水面上的胳膊,然後眼睛瞪得快要脫出眼眶的大叫起來。 宗政雲天和其餘七個老者回神,冷冷的瞪著帝溟寒,他們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一點兒也不顧及他們宗政家族的的勢力,真的傻了他們的宗政家族的老祖宗,如果早知道這樣,他們剛才就一定會出手了!

「你可知道你們今天的做法代表什麼?」 惡魔總裁的千日契約一世情 站在宗政雲天身邊的黑衣老者平靜的看著帝溟寒問道。

「代表什麼我需要知道嗎?只要你們都死了,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上官寒你別太囂張!」宗政雲天怒道。

「嗯,這就不是你能管的了,總之你……宗政雲天這輩子都別想再囂張了!」帝溟寒故意的說道。

「老祖宗,別跟他們廢話,殺了他們!」宗政雲天看著身邊的黑衣老者說道。

「既然你們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們了,殺了他們!」黑衣老者淡淡的說道。

隨即除了宗政雲天之外,其餘七個宗政家族的老者,還有他們身後幾十個暗衛紛紛沖了上老,將帝溟寒和墨九狸幾個人包圍在中間。

墨九狸簡直微微一笑:「這可不公平哦,我們還是公平點好!」說著墨九狸從懷裡拿出一個瓷瓶。

「不好,她要下毒!」宗政雲天見狀喊道,眾人紛紛一愣,暗衛們都有些害怕不敢上了,畢竟墨九狸的毒術他們早就知道的!

但是宗政家族的的七個老祖宗卻不以為意,因為在他們看來對方的毒術再高明,也不及他們的實力,只要在對方沒下毒之前,殺了對方,那麼誰都奈何不了他們……

七個人對視一眼,直接對著墨九狸出手,帝溟寒眼神一冷道:「找死!」

墨九狸看到七個人的攻擊諷刺一笑,將手裡的瓷瓶交給雲夏道:「吃了,你們幾個去把宗政雲天給我滅了!」

「是,主人!」雲夏和雪封說道。

「是,夫人!」花護法三人也說道。

五個人吃完解藥,直接奔著宗政雲天而去,宗政雲天看到花護法五個人的實力,露出一抹冷笑,上官寒夫妻他怕,他們的手下自己可不怕……

瞬間宗政雲天就凝聚靈力,跟花護法五個人戰在一處,雲夏故意戰在一邊沒有出手,只是房子其餘人過來幫助宗政雲天罷了!因為雪封四人說了,他們能搞定宗政雲天,不需要她上,只要她幫忙看住別有人過來救宗政雲天就好……

因此,雲夏直接站在一邊,看著四個人虐宗政雲天!宗政雲天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的手下都這麼強,也不知道剛才對方吃的是什麼丹藥。靈力就跟用不完似的,不斷的丟出一個個他沒有見過的靈技,這些都是什麼玩意啊……

宗政雲天之所以沒見過雪封幾個人的靈技,那是因為這些靈技都是雪封等人在雲海學院藏書閣中剛學的,用的還不是很好,威力不夠,形狀不美,所以宗政雲天才沒有見過……

而他們四個人完全是在拿宗政雲天練手呢,所以才沒有急著解決宗政雲天…… 那李魅跟狼似的嚎一通,扔下水桶就跑了。【首發】

她走了不要緊,問題是將真的“郎”給招來了。

盤俊還以爲我出什麼事情,橫衝進來,嚇得我急忙扯過一邊的衣服擋住身體。

這次換我大叫了,轟盤俊出去。

盤俊聳聳肩,說了句,“我還以爲你死了,既然活着就沒事了!”

他說的好像不以爲意,但躲出去的時候,那臉還是讓我瞧見微微的紅了。

等盤俊出去了,我才鬆了一口氣,可瞧瞧已經溼透的衣服,心裏就別提多糟心了。這可怎麼穿啊?

我生着氣,將溼了的衣服扔到地上,氣得打起了一陣水花兒。

可等我的眼神無意中落到自己的左臂上,登時我也跟唱戲吊嗓子似的,嗓門那個高哦!

當我嚇得從水盆裏站起身來,那盤俊正好又被我的尖叫聲召喚回來,他起初還不耐煩的對着我嚷着“又瞎叫喚啥呢?”,進來後愣住了。

等我反應過來,急的一下子坐進水裏,另一邊撩起水花,大叫着攆盤俊出去。

盤俊反應過來,一下子跑出去。過了一會兒纔在外面罵我鬼叫個屁啊,就我那身板平的都分不清前胸後背,有啥好藏的?

氣的我變了臉色,怒氣糟糟的罵他混蛋。

不過,對盤俊而言,他要是真有不混蛋的時候,那才奇怪吧!

再等一會兒,盤俊才問我剛纔鬼叫什麼?

我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說你不知道啊!

盤俊不耐煩的罵了我一句蠢,說我之前第一聲在驚叫什麼?

我這才反應過來,往自己的左肩上一瞧,那裏詭異地出現了一條蛇形紋身,幽綠幽綠的,就像是我昨晚從黑山神那裏接過的那塊蛇形玉一樣的顏色。

我又將扔到地上的溼衣服撿起來,將就着穿上,然後讓盤俊進來。

待他一瞧見我胳膊上的蛇形紋身,他也是大驚失色。

解鈴提了一口氣,說道:“南華,現在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逝者已逝,抓住罪魁禍首纔是首要的大事。”

Previous article

此時,天空開始降雪。我一大早就帶着八千斤的重量出來掃雪了。這一圈掃下來,出了一身的熱汗,但是一點都不覺得累,我乾脆,又在腰裏捆綁了一千斤的重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