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女不女神蘇眉不知道,也不想關心這種的。只要對方別惹到自己頭上,蘇眉就安安靜靜地當一個奸商。

蘇眉所說的話都是平日里來找她製作藥劑的開場白,而在水一方卻是不這麼想。

她起初穿越而來的時候還是不能接受,好不容易調整完畢,急急忙忙進入遊戲接了不少隱藏任務,同時還派人打聽「柳夭桃艷」這個ID,發現卻是查無此人。

而後又多了一個「死要錢」的奸商,一度讓她以為書里完善的世界和所描寫的不同。在世界頻道上看人說的多了,她也知道這個「死要錢」雖然相貌醜陋,卻是藥劑界的鬼才!聽說蕭翌對這個人的興趣很大,今天在看到對方資料里顯示的「天下無蟲堂主」,在水一方就發覺自己真相了。

而蘇眉的開場白,就被認為是傲慢無禮,不近人情。

儘管她曾經在不少小說上看到「高手總有不知名怪脾氣」的梗,但是第一次遇上,她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第一感官對蘇眉差的不行,在水一方還是勉強揚起笑臉,「我不是來買藥劑的。」

她本身也選擇了藥劑師職業,又怎麼會來跟死要錢買藥劑呢?對方製作藥劑的方面這麼天才,這可是一個不能錯過的機會!

想了想,在水一方更加堅定自己的心思了,「我也是藥劑師,早就聽聞藥劑鬼才的大名,我是想來拜師學藝的。」

「不收徒弟。」蘇眉直接拒絕了。

對方穿越而來,同樣是看上了蕭翌,想要拜師學藝恐怕也是為了引起蕭翌的注意力,身為情敵的蘇眉怎麼可能同意對方的請求,讓她有接近蕭翌的機會?

在水一方臉色一僵,猛地抬起頭看著蘇眉瞪眼睛,一下子竟是說不出話來。

就……就這麼拒絕了?

心裡升起一股憋屈之感,對方甚至沒有因為她是個「名人」就特殊對待,而是直接拒絕,一下子讓她顏面盡失,這還是她穿越以來遇上的第一個鐵板! 在水一方的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蘇眉直接略過了她,轉身去跟著後面那群小弟刷副本。

在加入天下無蟲的時候,蘇眉就發現了天下無蟲的幫派倉庫里居然有一份「上古藥劑殘破卷」,正是她掛了許久的隱藏任務。

她直接用幾個平常的藥劑換成幫派貢獻值,隨後把上古藥劑殘破卷換回來,她的任務進度就變成了28。

隨後出現了「攻打60級嗜血蜈蚣」的副本任務。

這個遊戲的級別不同於別的遊戲,一天下來就能升個四五十級,遊戲上線了三個多月,最高級別也不過62級。蘇眉一句話,幫派里的最高級別就直接冒泡,包括蕭翌本人,更是直接預定了隊伍位置。

蕭翌是在別處,蘇眉私信讓他到副本門口處集合,這會兒遇上在水一方,她是真的沒空理,直接就走。

可是到了在水一方的眼裡,就變成了對方看不上她。

望著蘇眉一行人的背影,她陰沉著臉,莫名被羞辱的不平衡彷彿在心口憋著一股氣。

這個醜陋的女人!

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僅僅第一次見面,在水一方在心裡就沒由來的討厭對方。

這不是蘇眉第一次打副本。

自從幫派里一群大老爺們知道了「死要錢」不但是藥劑鬼才,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小紅手!每次打副本都死皮賴臉拖著蘇眉進去,哪怕她一點兒力也沒出,隊伍里的人也是前仆後繼的保護她,只是為了在打副本贏了以後讓小紅手去摸副本寶箱。

開出來的絕對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好!

故而,蘇眉才在幫派里說了一句打60級的副本,不用她召集人,一群人急哄哄的上來!

如果說當初他們是因為蘇眉「藥劑鬼才」的名聲而接收她,如今卻是被蘇眉的小紅手征服!蘇眉在幫派里的地位直線上升,估計就算是讓蘇眉當幫主,他們都沒人反對!

半路上遇到在水一方這個事兒,他們都直接略過了。

以至於從副本出來以後,整個世界硝煙一片,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賬號昵稱重複:死要錢再次刷新了我的下限!

我要機甲:你怎麼能這麼說,死要錢一向是認錢不認人,這不是挺正常的嗎

什麼是風雅頌:這叫正常?這不是目中無人嗎!她是為了錢連底線都沒有吧!是怕收了徒弟餓死師傅,所以才不敢收徒吧!一方女神天賦異稟我們又不是沒看到,況且這遊戲里的隱藏任務哪個不是一方女神爆出來的,否則我們哪兒來的這麼多副本玩耍!

得朕者得天下:喲喲喲,就你家女神厲害,怎麼沒能得到個「藥劑鬼才」的稱呼?在水一方還真以為誰都得讓著她了?難不成她要拜師別人就非得收啊!真是受不了,公主病這麼嚴重,也不知道哪來的狗就喜歡跪舔她

竹語輕離:我記得死要錢被封號那段時間,在水一方可是天天在洞簫面前晃悠。再說前段時間不是說洞簫親自把死要錢拉入天下無蟲嗎,你們說會不會是…… 傑克是我老大:不排除這個可能

打蟲先打母體:所以說……死要錢其實還是一方女神的情敵?

得朕者得天下:真是笑死我,你們怎麼不說是在水一方肖想洞簫不成,轉而把怒氣發在死要錢身上呢?

賬號昵稱重複:你才是想笑死我好繼承我的賬號密碼吧!死要錢長得這麼丑,要不是她會製作點藥劑,洞簫會把她拉進天下無蟲?怎麼說洞簫跟在水一方才更配好嗎!

什麼是風雅頌:我站水洞!死要錢滾一邊去!丑逼一個,也不怕出門丑到別人!

竹語輕離:遊戲是可調節容貌的,請帶上腦子說話謝謝

得朕者得天下:你們是想繼續撕逼嗎?有本事別買死要錢的藥劑啊!跪舔你們的在水一方去吧!

等來年風起時 什麼是風雅頌:我跟你們撕了嗎?也不知道哪來的黑粉酸我女神顏好人也好!遊戲調節容貌誰不是上調,上調容貌都還能丑成這樣,可見死要錢得有多不堪入目。為了一點藥劑跪舔一個垃圾,噁心!

得朕者得天下:瞎比比什麼,有膽子打架啊!老子單是用藥劑就能虐死你!

竹語輕離:在水一方也就是個綠茶婊,也就瞎了眼才把她當寶

什麼是風雅頌:那也比看一眼就辣眼睛的死要錢賞心悅目得多

……

傑克是我老大:我說你們可以停了吧……我都看懵逼了

……

世界上刷的飛快偶爾路過的一兩名吃瓜群眾都被刷上去了,對罵得最厲害的,也就是「什麼是風雅頌」「得朕者得天下」「竹語輕離」這三人。

在一時間,關於「死要錢」「洞簫」和「在水一方」的疑似三角戀也是讓人猜測不已。

跟著蘇眉一個隊伍的人看的有點無語。畢竟他們也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面對如此兇殘的撕逼戰場,一時間有心幫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光是看記錄都得看半天。

蘇眉則是直接把目光放在幫她說話的那兩人身上。

一開始只是覺得有點眼熟,隨後才想起,「竹語輕離」似乎是她攤位上的常客了,而「得朕者得天下」似乎是經常跟竹語輕離一塊刷本的好友,性子爽直,記得一次她倆打本把蘇眉拉進去,被蘇眉的小紅手秀了一番,就嚷嚷著跟她加好友。

扒拉了挺久的聊天記錄,蘇眉才大概找到了罪魁禍首——在水一方。

莫名其妙的幾句委屈的話,再加上一群熱心腸湊熱鬧的吃瓜群眾分析,就變成了蘇眉仗勢欺人在水一方的場面。

蘇眉:「???」

搜索了一遍記憶也沒找出來自己是哪裡仗勢欺人,還被摸黑得這麼慘,她也是有脾氣的!

不就是仗勢欺人狂妄無比嗎?她就來狂妄給你們看!

死要錢:嘖討論我這麼熱鬧啊?

死要錢:來來來你們快打架@得朕者得天下,等會兒我給你交易我最近練出來的五倍戰力藥劑和三倍速度藥劑,給我使勁虐,一挑十都沒問題!

得朕者得天下:卧槽!!行!!保證把這群蒼蠅虐成渣!

五倍戰力藥劑和三倍速度可都是死要錢攤位上沒有的!也就是說她能第一個使用,這怎麼能不讓對方驚喜? 聽得他們討論的主角都冒出來了,似是為在水一方說話的人氣焰就差了一大截,不少人又把目光放在在水一方身上,怎麼說世界也是因為她撕起來的,人家死要錢都出來了,在水一方也會出來的吧?

撂荒的土地 果不其然,在水一方倒是挺會做人,沒有當縮頭烏龜讓自己的粉絲失望。

在水一方:死要錢,這是大家的遊戲,不是你一個人的地盤。

相比蘇眉狂妄得不要不要的語氣,在水一方說起話來給人感覺就是一個文靜優雅的淑女。

而就是她的這麼一句話,看起來沒什麼意圖,實則指責了蘇眉把遊戲當成她的王國一般,要誰生誰就生,要誰死誰就死。

大家都是想要玩出自己的遊戲,在遊戲里或當成英雄,或當成美人。可平白無故多出來這麼一個能隨意處置他人的「王」,就讓人不爽了!

這又不是幾千年前的封建社會!現在是民主!民主好嗎!

在水一方的一番話,無疑是將蘇眉推向所有人的對立面。哪怕是她製作藥劑的天賦再高超,也無法從中獲得他人好感。

蘇眉冷哼一聲,將方才從副本里摸到的好東西全都分給了隊伍,自己只留下上古藥劑殘破卷。

世界上的人看到倆正主都冒出來了,兩人截然不同的態度,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心自然而然偏到在水一方,而偏偏這時候,死要錢還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再次看到死要錢,以及她絲毫不減的囂張。

死要錢:所以?

僅僅兩個字,讓在水一方再度氣結!她又忍住了一遍內心的厭惡,既然對方這麼不識好歹,她就是把話說開了又何妨!

在水一方:這遊戲又不是你家開的!你把自己當什麼了,把大家當什麼了!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嗎!

死要錢:我把自己當奸商。

蘇眉還真是認真地回答了對方的話。如此耿直讓眾人心中一噎,竟感到無言以對……

死要錢的確是奸商,還是個不折不扣的黑心奸商……可是沒辦法,她的藥劑的確是比其他藥劑師好的太多了,就算是在水一方獲得了無數隱藏任務的獎勵,也無法趕超了死要錢。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在水一方在心中氣結,這人的不要臉程度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可對方卻又僅僅一句話,頓時把她潑到身上的髒水卸掉。

是啊,奸商,那不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嗎?所以死要錢被侵犯了利益,才會提出提供藥劑挑唆打架的事。

在水一方不說話了,蘇眉大約也猜到對方被自己堵的心肌梗塞,不過她可沒這麼便宜的就繞過她,虧本買賣她從來不做!

死要錢:所以,要戰戰,不戰滾。

要的就是囂張!

一句話,叫人火起!

星辰四八四:我來。

這叫蘇眉有點意外,來的人居然不是之前撕逼最狂的風雅頌,而是這位叫做「星辰四八四」的玩家……

在女配未穿越的劇情里,星辰四八四雖不說喜歡上女主,但也將女主當做好友。可女配穿越后……

蘇眉微微一笑。 在星辰四八四冒泡以後,得朕者得天下有點慫,包括她的好友竹語輕離,紛紛來私戳蘇眉。

原因無他,星辰四八四在遊戲里同樣小有名氣,況且等級較比得朕者得天下高了十級。

因為這遊戲升級的變態程度,5級的差距就已經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鴻溝了,更何況相差了10級!

私聊對話框里,得朕者得天下瑟瑟發抖。

得朕者得天下:卧槽星辰跟我打!

得朕者得天下:死要錢不是我信不過你,但是這真的有點懸啊

竹語輕離:小皇帝就算有藥劑也打不過星辰吧?怎麼辦?

蘇眉一個個安撫回去,再三保證自己的藥劑是無敵的,得朕者得天下才應下了星辰的挑戰。

世界一片沸騰!

先是風雅頌再次冒出來蹦躂的最歡,被竹語輕離和看熱鬧的玩家堵回去。隨後又是一群吃瓜群眾對於這場較量發表了各種熱烈討論。

得朕者得天下打得過星辰四八四?

這無疑是不可能的!

可若是死要錢所說的那兩種藥劑加成呢?這就難說了……

並且,這場戰鬥壓根就是死要錢跟在水一方的較量,而星辰四八四的突然站出來,叫人直接看出了什麼貓膩。

在水一方的擁護者真是無處不在!就連不愛在世界上說話的星辰四八四都替她出頭了!反觀死要錢,就有點寒酸了。

異世血族親王 主要原因還是天下無蟲的幫眾,一個也沒冒泡。

不是說洞簫親自將死要錢拉到天下無蟲里?為啥天下無蟲的人卻不幫死要錢說話?

眾人得出的結論是——死要錢太坑,天下無蟲幫眾對她沒多少好感。

其實是……

幫派頻道上,蘇眉第一時間就在幫派里說讓他們別激動,自己要在世界上裝個逼。

幫眾:……

金光閃閃的小紅手堂主你夠了!不過想想就好興奮這是怎麼回事!

蘇眉長久跟天下無蟲相處下來,自然清楚這群人無所畏懼的後果就是閑得發慌。要不是洞簫不允許他們搞事,這群人早就把遊戲攪得天翻地覆!

這一次蘇眉帶頭搞事要他們配合,天下無蟲的人當然是全力配合了!做出完全不鳥蘇眉的表象。

為星辰四八四的悲慘戰敗埋下了伏筆。

比賽約定在擂台上。

得朕者得天下以眼花繚亂的速度和五倍戰力將星辰四八四揍的毫無還手之力,單方面的凌虐讓眾人驚掉了下巴!

隨之而來的是死要錢即將擺上小攤的兩種逆天藥劑的爆火!

越級挑戰都不是事兒!這可不就是逆天嗎!

蘇眉沒有任何損失,反而擁有了更多人對她的認可及崇拜。哪怕蘇眉是個名副其實的奸商,但她從來沒否認過,反而引以為榮的天天炫耀。其中反差也被定義為奸商之中的清流,反差萌的魅力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住的……

但天下無蟲之前完全不冒泡的情況來看,眾人又以為是死要錢跟天下無蟲關係不好,導致了不少人動起心思。

其中就包括在水一方。

跟別人不同,別人挖牆腳挖的是死要錢,她挖的是洞簫。 將自己設置為「拒絕任何人添加好友」,蘇眉一邊在製作藥劑掛上攤位轉的金滿缽,一遍看戲的狀態圍觀在水一方的各種偶遇。

然後在幫派頻道上每日吐槽洞簫的不解風情和在水一方的鍥而不捨。

跟天下無蟲的關係好的像是親兄弟,完全讓人忽略了她身為妹子的事實。蘇眉本身容貌下調的形象確實也挺容易讓人忽略她的真實性別的!

直到遊戲運營了小半年,在今年十月份的時候,第一次玩家真人聚會來臨……

這款遊戲為的就是挑選天賦異稟的玩家培養入伍,然後上前線。玩家聚會自然也是奔著這個目的舉辦的。

鋼岩巨獸們紛紛躍動起來,他們速度很快,就像一陣陣狂風似的。

Previous article

楊順就覺得好奇了:「唉唉,雖然我也很討厭雷珉恩這種道貌岸然的傢伙,但你們做的也太絕了吧,非要把他們趕盡殺絕,擠兌到破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