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地之中,傳來一陣梵音,我不確定那是不是梵音,但聽起來就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正坐在油燈之下,輕聲吟唱着鬼文,好像六道輪迴中的所有生命在這一刻全部靜止了呼吸,靜靜的等候着魔皇的降臨!

聖王振聲說道,大人,請上王座!

一聲暴喝,頓時引來百萬魔兵的咆哮,他們嘶吼着,晃動着手中的兵器,高呼魔皇再世! 胭脂血 魔皇再世!魔皇再世!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風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天地間只剩下了百萬魔兵的咆哮,我震動大黑天神翼,緩緩的朝着那王座飛去。

當我坐在王座上的一瞬間,頓時所有的黑色鮮血全部涌向了四面八方,下一刻從那幾十面牆壁的人頭中,緩緩的流了出來!

我有點明白了,這就像是一個循環噴泉一樣,所有的鮮血全部被圍繞在四面八方的牆壁吸走,再從牆壁的人頭口中吐出來,而且從那人頭的嘴裏吐出來的黑色鮮血,竟然隱隱還冒着黑氣,簡直就是魔霧滔天!

當那些痛苦的人頭吐出黑色鮮血之後,黑色鮮血順着地獄魔池,從四面八方朝着中心趕來,而我所坐的王座,正是佈置在地獄魔池的正中心!

聖王喝道,大人小心,成魔儀式即將開始! 此時那從四面八方涌過來的黑色鮮血就像是古樹藤蔓一樣,分成一道一道的朝着我所在的王座上爬了過來,不多時將我渾身纏繞!

我嚇了一跳,但我不敢有所動作,只能靜靜的等候着黑色鮮血的洗禮,那些黑色鮮血就像是吸管一樣,插進了我的身體之後,開始劇烈的灌輸濃厚的魔氣。

我感覺身體之中傳來了難以忍受的痛疼,此時七星極魔開始緩緩的運轉,爲了抵擋那些難受的感覺,七顆星星猶如夜幕蒼穹之上的北斗七星一樣,凜冽在我的頭頂,緩緩的散發着銀白色的光芒。

百萬魔兵屏息凝神,靜靜的等候着魔血對我的灌溉,只要我成爲了魔皇,只要我踏入魔皇的境界,從此以後,我就是神話!

五大魔尊靜靜的站在血池旁,個個都是捏着手心爲我擔憂,我坐在王座之上,不敢亂動,也不敢多想,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掉進了一個冰窖一樣,越來越冷了。

我的丹田被快速的洗滌,我的魔心快速增強,我知道,從今天起,我就與陽人完全脫離了干係,我從今日起,就成爲了真正的魔頭!

就在所有事情都看似順利發展的時候,忽然蒼穹之上憑空降下一道驚雷,那驚雷猶如一把利劍,劃破天空,照亮魔池,下一刻在魔池的正上方蒼穹之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血紅之色,猶如萬人鮮血凝聚而成,聖王看到這一幕,雙眼頓時發亮,他呢喃道,天兆!天兆!竟然出現了傳說中的血魔天兆!

從聖王狂熱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我這一次定然能夠成爲魔皇了,這一次,我定然能夠笑傲六道輪迴了!

那血魔天兆急速旋轉,而且越壓越低,漸漸的來到了七星極魔的旁邊,那七星極魔快速的被吸取,吸進了血魔天兆之中,然而這並沒有停頓,反而更像是一個開始。

血魔天兆繼續旋轉往下壓,我感覺血魔天兆就要將我吞併了!

百萬魔兵個個瞪大了眼睛,十大魔獸皆是閉息凝神,五大魔尊以及聖王個個抓緊了拳頭,期盼着這歷史性的一刻!

暮然間,天地之中電閃雷鳴,風狂雨驟,那豆大的雨滴透過血魔天兆降落到我的臉上,感覺腥味十足,我低頭朝着身上一看,頓時駭然大驚!

天上竟然降了下血雨!

那百萬魔兵個個都是張着口,仰着頭,貪婪的吞噬着這豐厚的饕餮盛宴!我眼中滿是驚恐,此時朝着聖王看去,聖王也是目瞪口呆,他驚訝道,沒想到九曜魔龍之精血,竟然擁有如此威力?不但召來血魔天兆,更能降下血雨,想來這番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五大魔尊很是興奮,若我成爲了魔皇,那以後魔族就會笑傲六道之巔,畢竟有一個至高領袖,有一個主心骨,做起事來也方便很多。

但我感覺自己身體的異變,正在逐漸的加劇,我的身體越來越疼痛,那種感覺就像是從五層高樓甩下來,雖然沒死,但卻甩成了個重傷,甩的自己根本就無法再動,甩的渾身沒有一處不疼的!

聖王跟我說過,成魔之時,定然痛苦反分,我一定要忍耐下去,畢竟我是從一個凡人直接蹦到魔皇的位置上去,這股痛苦肯定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現在七星極魔被血魔天兆吞了進去,我只能咬着牙,憑着自己的意念繼續堅持,不然沒等我成爲魔皇,我就先掛掉了,那豈不搞笑。

地獄魔池周圍那十幾面牆壁上的人頭,他們的雙眼開始亮出血紅之色,而且在口吐黑色鮮血之時,竟然還隱隱發出了哀嚎之聲,他們眼中的紅光越亮,哀嚎便更加痛苦,聞聲而去,這地獄魔池的四周,簡直是哀嚎遍野!

在地獄魔池門口的那兩個帶着枷鎖的雕像,竟然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他們微微晃動着身子,身上的石塊漸漸的被抖落,他們同時放聲哭泣,像是痛苦萬分的樣子。

我不知道這些異變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真的被嚇到了,雕像復活,人頭噴血,這些東西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而且天上的血魔天兆來到我頭頂之後就懸停了下來,從血魔天兆那團旋轉的血雲當中掉落下更多的血雨,掉落到我身上之後就像是落入海綿裏的水珠一樣,瞬間被吸收掉。

我的皮膚隱隱的起了一層變化,本來我白皙的皮膚,漸漸的變黑,黑的猶如焦炭一般,隨後又慢慢的變紅,紅的猶如鮮血,最後再緩緩的變回我原來的膚色。

體內丹田漸漸的被擁擠到體內的魔氣所侵佔,當丹田全部被魔氣侵佔,當魔心佔據我的主要位置,我知道自己就完成了成魔的蛻變,我就不再是一個修道之人了!

雖然有點對不住游塵師傅,但總算也了卻了天魔師傅的願望,總算我回到陽世之後能夠振興開天教!這纔是關鍵的,我不是一個注重過程的人,只要結果是好的,那總歸是好的!

重生棄少歸來 就這麼想着想着,我放鬆了自己的注意力,發現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痛苦,可能是我有點心不在焉,不知何時,我的頭髮竟然暴漲三尺多長,而且無風自動,就像是一個魔王一樣,我的嘴脣慢慢的變的發紫,就像是中了劇毒,但我自己能夠感受到,這是因爲我體內的魔氣過於強盛,而且已經強盛到了一個無法發泄出去,且自己又無法承受的地步了!

啊!

我暴喝一聲,因爲我渾身的肌肉都在膨脹,我感覺自己快要受不了了!

聖王大喝一聲,當即飛到空中,念出咒語,將炎神爐幻化成一片彩色鐵甲,隨後竟然用炎神爐幻化成了神魔滿天星甲!他擡手將神魔滿天星甲套在了我的身上,滿天星甲上身之後,那種痛苦的感覺略有減輕。

而且沒多時,那些插在我體內,猶如吸管一樣的黑色鮮血,慢慢的退卻,就像是一棵古樹的藤蔓一樣,慢慢逆生長的過程!

我驚訝的看着這一幕,心說我現在算是成魔了嗎?我閉目凝神,觀察自己的體內,發現自己的魔心還在,丹田還在,嚴格來講,我現在還不算是魔頭,就算是,那也是半人半魔,道魔同體!

就在我疑惑之時,忽然我額頭上傳來劇痛,我想去觸摸額頭,但聖王大叫一聲,大人切不可亂動!

我趕緊坐直了身子!

此時我額頭上好像龜裂出一道縫隙,從縫隙中射出一道紅光,那紅光猶如一道紅色的電流一樣,從我額頭上射出來之後,竟然幻化成了我的模樣,而且與我一模一樣!

絕逼沒錯,那個人我敢肯定就是張亮,他的一言一行,以及臉上的表情我都敢說,他就是我!

我渾然一驚,心說這就是我的元神嗎?

那個元神張亮從我額頭上裂開的眼睛中跑出來之後,撲通一聲就從王座上跳入了地獄魔池裏邊,當他跳進去之後,幾乎是地獄魔池裏的所有黑色鮮血,全部朝着他的身體凝聚而去!

漸漸的那個元神張亮,變的渾身漆黑,就像是一個黑影一樣,但不管地獄魔池裏的黑色鮮血怎麼往他身上灌注,但魔池裏的鮮血始終不見減少!

我是探頭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聖王忽然瞬移到離我十幾米遠的地方大喝道,大人不要亂動,這是地獄魔池幫你凝結出魔皇元神,也就是你的第二元神,成功之後,你便不死不滅! 我嚇了一跳,心說自己也能擁有第二元神了?在我的印象裏,擁有第二元神,能夠不死不滅的,好像只有殭屍王該隱吧,贏勾他們幾個都沒這本事,好像是這樣的,如今我也能擁有第二元神,不死不滅?

這簡直要拉風到不行不行啊!

那個元神張亮還在瘋狂的吸收着地獄魔池中的能量,天地之中的狂風暴雨更加猛烈了,風聲呼嘯,刮亂了我的頭髮,百萬魔兵高舉手中兵器,喝道:

風!

風!

大風!

大風!

這個東西我曾經跟聖王說過,在古代戰爭當中,士兵們都會拿武器敲擊盾牌,然後大喊風,大風,大風,大字的發音一般都會念成達!而風的發音一般都會念成奉,就像古時親軍士兵一樣,箭陣發射之後,進攻之前,總會大喊,風,大風大風,這類似於擂鼓助威!

我不知道聖王如何將這一思想傳達給百萬魔兵的,但此時他們就是做到了,仔細想想,魔皇鏈都是聖王送給我的,他肯定知道很多訣竅!

我不由得心神激盪,感覺統一天下只在我翻手之間!

十大魔獸也跟隨着一起咆哮,等我的第二元神吸取了足夠的魔氣,完全凝結成功之後,我張亮就徹底進入魔皇之境,永生永世,不死不滅!

但隨着我元神逐漸吸取的魔氣,我額頭上的眼睛竟然越來越疼,我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開了,素兒急忙瞬移過來,她小聲對聖王說了幾句話,聖王聽後,對她點了點頭,然後又囑咐了一般。

隨後素兒瞬移到了我的面前,但她沒有落到王座上,只是漂浮在空中,王座,她肯定是不敢落下來的,因爲此時的地獄魔池當中,充斥着滔天魔氣,她若落下王座,定然瞬間被滔天魔氣所吞噬!

她瞬移到我的面前,我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同樣也不敢張口問她,生怕成魔儀式出現什麼問題。

下一刻素兒朝着我一揮手,一股粉紅色的煙霧撲鼻而來,那粉紅色的煙霧就像香水一樣,讓我聞的如癡如醉,而在這粉紅煙霧的薰陶之下,我額頭上的疼痛竟然減輕了!

我心中暗暗感激,心說素兒這是在幫我,剛纔她應該也是與聖王交流之後,聖王同意讓她使出這一招,這纔對我下手的。

我腦袋昏昏沉沉,疼痛感減輕不少,但我的元神在地獄魔池裏更加瘋狂的吸收着九曜魔龍的鮮血,百萬魔兵繼續狂吼。

風!

風!

大風!

大風!

我心說如果我成爲了魔皇,定要讓自己的兄弟過上最安定最幸福的生活,就在我思索之際,聖王的眼神忽然吸引了我。

他沒有看過,而是一直轉頭四看,朝着天上看去,我不知道他是在看血魔天兆還是在看天上的電閃雷鳴,但他的眼神中,竟然隱隱藏有一絲驚恐的神情。

而且他看看天上,再看看地獄魔池裏的我,臉上浮現出些許的焦躁之情,我估計聖王肯定心裏有事,但這種事他不方便跟我說。

我自己仔細想了想,難道我這一次會遇到什麼大麻煩嗎?琴帝會解夢,他說我這一次會遭遇神祕力量的阻撓,其實我不信這個,夢這玩意我向來不太相信,但此刻看了聖王的表情,我卻有種不得不信的感覺!

好像…我真的有危險了..

因爲此時身在地獄魔池中的第二元神,他竟然也擡起了頭,學着聖王的樣子,朝着夜幕蒼穹上看去,而且他一邊看,還一邊凶神惡煞的怒吼,好像要對天叫板!

聖王一看我的第二元神露出如此模樣,當即大驚失色,對我們喝道,大家快跑!快!!!

大人也趕緊跑!!!

我靠,我嚇了一跳,我特麼坐在地獄魔池的王座裏,我根本就跑不了啊!素兒也是嚇了一跳,此時慌不擇路,我趕緊對素兒說道,快鑽入我的煉玉鐲當中!快!

我認爲我的煉玉鐲裏,是此時天地間最安全的地方了,說話間,我擡起了自己的手腕,素兒趕緊化作一道紅光,鑽入了煉玉鐲當中!

百萬魔兵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十大魔獸也有點發蒙,五大魔尊除了素兒快速鑽進了我的煉玉鐲,其餘的風火雷冰四大魔尊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在大家發愣之際,忽然夜幕蒼穹之上,劈下一道金光,下一刻就是擂鼓之聲!

那鼓聲充滿浩然正氣,震徹天下,伴隨着鼓聲而來的,還有道道金色閃電!

我靠,幾乎所有圍繞在地獄魔池附近的魔頭,魔兵,魔獸,全部朝着蒼穹上了看過去,這一瞬間,從那遙遠的天際落下幾道金光,當幾道金光飛到地獄魔池上空之上,聖王瞪大了眼睛暴喝道,大人,快收回第二元神,等不及了,現在就成爲魔皇,快!!!

聖王生性平靜,很少暴躁,也很少這樣驚慌失措,我不知道究竟是誰能讓聖王嚇成這樣,畢竟真武大帝和聖王都算是好朋友,就算是真武大帝來了,聖王也不會嚇成這樣,可即將落下來的幾道金光,究竟是誰?

我也等不及許多了,當即就心念意動操控着血池裏的第二元神快速回到我的體內,想要以此快速成爲血魔,畢竟那是我的第二元神,我用心念就能控制!

第二元神破不情願,但畢竟被我控制,他也沒辦法,當下他從地獄魔池中,走到了王座之前的臺階上,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來,他身上的黑色血水漸漸的滑落,漸漸的也露出了他的像樣,沒錯,跟我一模一樣,絕對是我!

第二元神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控制着他鑽入我的體內,只要鑽入了我的體內,我就能夠成爲血魔,能不能一躍成爲魔皇,我還不確定,因爲我不清楚我的第二元神究竟吸收了多少地獄魔池的力量以及九曜魔龍精血的力量,但沒辦法了,眼看那幾道金光來勢洶洶,將聖王都嚇的如此這般模樣,我也沒時間多想了,只能快速成魔了,哪怕日後勤加修煉,也能成爲魔皇!

眼看元神就要走入我的身體內了,天上那幾道金光之中,忽然射出一道,朝着我的第二元神就飛了過來,聖王大驚,當即暴喝一聲,快,吞掉你的元神,不要再停頓了!

我一咬牙,心中罵道,你他媽趕緊給我回來!!!

第二元神瞬間化作一道黑光,嗖的一聲鑽入了我的體內,而從天上射下的那道金光同時也打空了,落入了地獄魔池之中,就消失了蹤影,再也不見了!

當元神入體,這一刻,我忽然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充滿了毀天滅地的力量,我一咬牙的瞬間,感覺口中都會迸射出雷電之威,我一發力,我感覺自己的肌肉中都燃燒起了雄性烈焰,我一聲咆哮,竟然從口中噴出萬丈颶風!

強橫的力量,不需解釋!

此時我仍然坐在王座之上,冷眼看着天上那幾道金光,漸漸的金光落到了地獄魔池的上空,幻化成了三個金光人,那三個金光人就像金仙以及祖師爺一樣,根本看不清他們的長相,因爲他們完全就是由金光組成的!

此時,金光正中間那個人冷然問道聖王,你這麼做,可對?

聖王嘴脣顫抖,低着頭嚇的不敢說話,右邊的那一團金光怒道,帝尊,不要廢話,直接殺掉這些魔頭們,你看如何!

正中間的金光人思索了許久,最後眯眼看向了我,他眼中迸射出兩道金光,像是火眼金睛一樣,而且攝人心魄,不知爲何,我好像也看清了他的長相,他就像是一個五十開外的中年人,目若朗星,英俊不凡!

我倆對視了許久,中間的金光人淡淡的對另外兩人說道,此子本性善良,我們不可下死手,我有一計,你們且聽我言! 另外兩個金光人似乎對中間這個金光人很尊敬,他倆一聲不吭,靜靜的低着頭,等候着中間這金光人說話。

而中間的金光人則是淡然說道,此子本性至善,但他卻是那個人的元神轉世,若是被他喚醒元神記憶,六道輪迴之中,必定要再一次天下大亂,我們將此子的元神封印於此,肉身釋放出來,這樣他對人間便再也沒有危害了。

另外兩人說道,帝尊,您這麼做,是不是過於仁慈了?妖魔之道,茹毛飲血,皆非善類,不如就將他們一網打盡,如何?

中間的金光人擺手搖頭道,不可,上天有好生之德,殺戮過重,對我們的修行也有不利。

我靠,我特麼都快氣冒煙了,這特麼誰啊?這麼牛逼?自己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僅僅是張了張嘴,就能決定我的命運?

當即我一瞪眼,頓時將我的第二元神從我眼中釋放出來,我的雙眼裏各噴出一道黑氣,那黑氣猶如兩條巨龍一般,飛到了空中之後,變成了我的樣子,此時手持一把大刀,朝着那三個金光人就劈砍了過去!

我釋放出第二元神的原因,正是因爲我已經收復了第二元神,我不怕第二元神被毀,其次第二元神剛剛被收服,此時魔氣滔天,威力也最大,我想用第二元神去對拼一下這三個金光人,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何神通!

兩邊的金光人見我放出第二元神來襲擊他們,頓時氣的擡手釋放法寶,但中間的金光人卻是爽朗一笑,聲如大呂黃鐘,對兩邊的金光人說道,無需動怒,此子年輕氣盛,做出如此舉動,倒也在情理之中,讓我來對付吧。

說話間,我就已經控制着我的第二元神飛到了中間那個金光人的面前,二話不說,將手中黑色大刀朝着他就砍了過去,在砍過去的一瞬間,滔天魔氣從大刀中蜂擁而出,化作萬丈刀光,那架勢恨不得一刀將他們三個全部劈死!

可令我傻眼的事情立馬就出現了,中間那個唄稱作帝尊的金光人,看到這道刀光之後,只是哈哈一笑,再無說話,當刀光飛到他面前之時,他竟然雙手背在身後,就那麼從容的站在原地,硬生生的接了我這一刀!

這不算最讓我驚訝的,最讓我大跌眼鏡驚訝到沒話說的,竟然是他毫無傷損!憑空接了我第二元神的奮力一擊,竟然毫髮無傷!

我靠,我驚訝的坐在王座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中間那個金光人,此時微微一笑,對身旁兩人說道,我要施法了,你們爲我護法,兩人點頭恩了一聲,當即化作兩團金色的雲朵,漂浮在中間那人的兩旁。

中間那人手掐古怪法決,念着我聽不懂的梵文,不多時,他手中金光越來越濃,而聖王看到這一幕之後,已經是面如死灰了,似乎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

風火雷冰四大魔尊,以及百萬魔兵十大魔獸,根本就鬧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而我也想不明白,聖王爲何如此放棄了?我們有魔寰攻神大陣,我們有百萬魔兵,我們有十大魔獸,我們爲何要懼怕這金光人?

我就不信他的實力能夠硬生生的扛得住魔寰攻神大陣?

聖王放棄了抵抗,不代表我也放棄了抵抗,魔寰攻神大陣的啓動方法我也是知道的,當我我坐在王座上,冷冷喝道,魔寰攻神大陣,天三陣,起!

百萬魔兵聽我號令,頓時拿着手中的武器去觸碰盾牌,一邊大喝一邊發動魔寰攻神大陣。

此時聖王面如死灰的看了我一眼,他嘆了口氣,隨後淡淡的搖了搖頭,那樣子好像是在告訴我,別掙扎了,沒用的。

但我不服,我張亮走到今日,完全就是憑着一腔子熱血走過來的,這麼多兄弟姐妹一起陪着我戰遍天下,若是要在今日成爲血魔之時折戟沉沙,我不服!

而且目前最爲關鍵的一點是,我發現自己好像還不是魔,因爲我體內丹田還在,不知道是我提前召喚回了第二元神,還是我根本就沒完成血魔儀式,反正現在的我,雖然體內魔氣滔天,但道家丹田竟然還在,這詭異的景象我也說不出是怎麼回事。

百萬魔兵瞬間凝結出天三陣,中間那金光人再次爽朗一笑,大聲說道,魔寰攻神大陣,果然了不得,只不過你這小生初出茅廬,根本不知道這六道輪迴之中,我是唯一一個曾經破掉魔寰攻神大陣的人!今日,我就再展示一遍吧!

一聽這話,我心裏咯噔一聲,心說完蛋,這魔寰攻神大陣,是上一任魔皇創造的,這傢伙竟然破掉過,也就是說,上一任魔皇難道就是栽到了他的手裏?我靠,不會吧?那他到底是誰?

我正這麼想着的時候,他忽然換了一種手訣,此時的雙手就像抓着兩把劍一樣,我已經等不及了,當下暴喝一聲,天三陣,殺!

魔寰攻神大陣中的百萬魔兵,同時釋放出自己的魔氣,這一瞬間凝結出來的魔氣,簡直要蓋過天地了!

蒼穹之上的金光人淡淡一笑,不予理會那即將衝擊到蒼穹之上的魔氣,但只是仍然閉目唸咒語,待到魔氣即將衝擊到他身上之時,他暴喝一聲,滅魔神劍!拙!

一聲喝出,他雙手一甩,頓時從袖子中飛出千萬道猶如游魚一般的金光,那一道道金光衝進魔寰攻神大陣當中,觸碰到魔氣的瞬間,就將魔氣消滅殆盡,怎一個威力巨大!

我嚇了一跳,我特麼完全傻了,這究竟是什麼修爲?就連四方擎天柱以及九曜魔龍都不能輕易破掉這魔寰攻神大陣,這傢伙僅僅是念了一個口訣,就能破掉滔天魔氣?

眼看滔天魔氣被破,魔寰攻神大陣根本沒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威力就消散了,中間那金光人搖了搖頭,淡然道,比起萬年前的魔寰攻神大陣,你這小傢伙實在太弱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說完這句話,他念誦出了四個字,這四個字猶如沉寂亙古萬年的古老咒語,在他念出之後,天地間瞬間歸於平靜,就連我頭頂上的血魔天兆也開始消散了。

澤被蒼生!

正是這四個字,當他念出來之後,天地之間,萬法歸一,天上落下許多金粉,那些金粉不知道是什麼物質,所有的魔兵也非常疑惑的擡起頭朝着金粉看去,當金粉落到他們身上之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血池裏邊的鮮血開始凝固,百萬魔兵的身體慢慢的石化,變成了一個個的雕像,十大魔獸也沒來得及逃脫,一個個漂浮在空中變成了石像,風火雷冰四大魔尊的身上落下金粉之後,也開始慢慢變成了石像,似乎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去抵抗。

修爲最高的聖王,一臉悲痛的樣子看着我,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內疚,看到了責備自己,我不知道聖王這眼神是什麼意思,好像我成就魔皇的計劃,從此就失敗了!

仔細想想,這不正是我曾經做過的夢境嗎?

血池凝固,而我最終也沒有成爲魔皇,琴帝臨死前說過的那種神祕力量,難道就是中詭異的金粉嗎?

聖王的身體漸漸的也變成了石像,由於我的第二元神還沒來得及收回體內,此時元神擁有自我意識,快速的逃竄了魔池之中,但魔池表面猶如凝結出了一層厚厚的冰,將魔池徹底禁錮!

金粉落到我的身上,我也緩緩的被冰凍到了王座之上,我心中駭然,心說我張亮這一生,就註定隕落於此了嗎? 那些金粉的力量很是強大,落到身上的一瞬間就像是冰渣一樣,迅速沾染在自己的身體上,迅速將自己的身體結冰!

我的雙腿雙手以及我渾身上下全部都落滿了金粉,那些金粉剛落下來,瞬間就變成藍幽幽的冰晶,將我的身軀牢牢固定。

聖王在大老遠,也是站在原地不作任何掙扎,一臉悲痛失望的神情,可能這一次算是我們魔族上萬年以來最大的計劃了,可沒想到,如今竟然夭折,賠掉了這麼多兄弟的性命!

在我被徹底冰封之時,我轉頭朝着四面八方看了一眼,那百萬魔兵十大魔獸全部已經凍成了冰晶,大老遠看去,猶如秦始皇陵中的守衛,兵馬俑!

上百萬的魔兵,靜靜的安詳在了我的四面八方,天上的金粉還在不斷降落,我身上的冰晶也越來越厚,我擡頭望天,心中淡然說了一句,若我今日不死,定將他日稱王!兄弟們,等着我。

說完這句話,我放下了頭顱,目視正前方,以一種帝王之姿坐在了王座之上,我的脖子漸漸發硬,我能感受到那些金粉落到我的脖子裏然後變成冰晶的過程,那些冰晶順着我的脖頸,慢慢的攀爬到我的頭顱之上,慢慢的攀爬到我的盔甲之上。

薄少的心尖密愛 我渾身上下的神魔滿天星甲,以及頭盔,全部在這一刻被徹底冰封!

當天地萬物徹底歸於平靜之後,中間那金光人一揮手,只見另外一個我從王座之上飛了出來,此時就站在地獄魔池的冰面上。

我擡頭朝着天上看去,那三個金光人同時看着我,中間的金光人對我說道,我將你的元神徹底封閉,你只是以前的你,從今日起,你從哪裏來,還回哪裏去吧。

說完,三個金光人轉瞬朝着蒼穹之上飛去,片刻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轉頭望着漫天冰晶,我的百萬兄弟,十大魔獸,以及五大魔尊還有聖王,全部被凍結在原地,他們都保留着被凍結前的表情,那表情有無奈,有悲痛,有驚訝,有疑惑,還有對我的信任!

我順着地獄魔池走了一圈,眼淚不自覺的掉了下來,這百萬大軍凍結與此,皆是因我而起,若我將來有幸殺回來,我定要破開冰晶,放出我的百萬兄弟!

最後我來到了聖王的面前,此時已無言以對,我盯着聖王的冰晶雕像,久久沒有吭聲,我此時彷彿失去了人生信仰,我似乎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我想拼,我想搏,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去怎麼做!

就在此時,忽然一陣聲音從風中傳來,那竟然是聖王的聲音,他對我說道,大人,你且速速離去,趕快回到陽世,如今的你,只剩下了神羽太歲以及一身法力,魔皇經你也根本用不出來,留在豐都危險萬分!

我盯着聖王的冰晶雕像大聲問,聖王,我該如何拯救你們!快告訴我,快告訴我啊!

看着勇氣號緩緩降落,血魔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催動着天空受損的紅雲向着還籠罩在勇氣號四周的光圈飄去,剛纔因爲需要攻擊,勇氣號的光圈消失,但現在勇氣號需要的不是進攻,而是防禦,於是光圈再次出現了。

Previous article

路上蕭煌想到太后所做的事情,害死了他的母親,他這麼多年竟然還認賊作母了,不但如此,還對那些所謂的弟弟妹妹的格外的照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