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豫帝國的東海,無邊無際,甚至比陸地面積還要遼闊。而東海,還只是無盡海洋的一個邊角料。

多虧有飛天葫蘆,要不然,僅僅是在這浩瀚無垠的大海上趕路,就要花費他們大把的時間。即便是如此,也足足用掉了他們將近大半個月的時間,才隱隱地望見遠處黑壓壓的一片雲霧。

「終於要到寂滅之海了!」

易寒和步青心中說不出的忐忑,有激動,也有不安。

越向前飛行,二人越是被那濃黑的雲霧震驚。

目力所及的範圍之內,逐漸被黑霧全部籠罩,從海面到天際,兩邊更是看不見盡頭。如果不是知道這些黑霧的異常,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罕見的大範圍海霧正肆虐在這片海域。

一股發自心靈深處的恐慌之感猶如實質一般地滋生蔓延出來,令得易寒和步青不由得眉頭緊皺。

他們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極為濃郁的死亡氣息正從那黑霧之中向外輻射開來,即便是他們距離還有數百里之遙,都是讓他們彷彿置身陰曹地府一般,雞皮疙瘩已經起了一身。

這種氣息,彷彿能夠讓人產生絕望的感覺,是那種生存無望的絕望。

「嗚嗚,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呀!」

突然之間,步青呼天搶地地嚎啕大哭起來。

「步青,步青,醒醒。不可失了本心!」

易寒的心志與步青相比,明顯要堅定許多。看到步青失控,易寒立刻當頭棒喝。

「啊!」

步青立刻醒悟,驚得滿身都是冷汗。

「這還沒有進入寂滅之海,就差點兒讓我失去自我控制。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步青后怕地說道,急忙是聚精會神,不敢再有分心。

「生命的禁區,果然不是虛言!」易寒也是神情凝重地說道,「不過,既然我們來了。就沒有後退的道理!」

「當然不能後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修鍊之路,從來就沒有坦途!」步青也是變得殺氣騰騰起來。剛才的失控,反而是更加激發了他戰鬥的欲|望。


「嗯,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就進入寂滅之海!」

易寒說話之間。催動飛天葫蘆疾速向那黑霧籠罩的區域掠去。

修鍊者在提升畫意修為的同時,也是一個修身和修心的過程。

像易寒的**,即便是不催動水紋體和逍遙天罡罩,也已經比平常的鋼鐵還要堅韌,尋常的兵器都是難以傷害他分毫。

在修心方面,易寒雖然沒有刻意的修鍊,但一步步走到現在,也是得到了不小的磨礪。從十二歲之前未開始修鍊。他就經受了太多的苦悶折磨,那段日子雖然不堪回首,但仔細想想。未嘗不是受用終身的財富,最起碼培養了他堅韌不屈的性格,讓他在重重困難面前無懼無畏,一往直前。

潛入千水畫陣,茫崖古戰場內岩漿湖內修鍊,以及龍閣登頂。這種九死一生的磨練,越發讓易寒的心志得到不斷的錘鍊。

於是。才有了易寒今天鋼鐵一般的意志。

因此,雖然那種死亡氣息越來越濃郁。易寒依然是駕馭著飛天葫蘆堅定地駛入了寂滅之海之中。

一進入寂滅之海,天色好像是突然黑暗了下來,光線立刻變得極為暗淡,如果是普通人類,估計睜眼都難以看到面前的五指。

但對易寒和步青這等修鍊者來說,有沒有光線,區別並不大,他們只需要催動神念,不只是眼前,就連身後的一切,也都是歷歷在目。

確如漁叟所言,這裡的霧狀生命,並不是鐵板一塊,而是無數個霧團,在這最外圍,每一個霧團也就一人大小,相互間的距離數米到數百米不等,從海面到天空,到處都是。

易寒一揮手收了飛天葫蘆,二人立刻暴露在了眾多霧團的包圍之中。

「吱!吱!」

「噝!噝!」

「桀!桀!」

……

易寒二人一現出身形,附近的霧狀生命突然實像是發現了美味的食物一般,發出一聲聲森然的叫聲,小鬼開會一般地向易寒二人蜂擁而來。

「來得好!」

易寒眼中立刻現出炙熱,對那些霧狀生命來說,易寒就是一塊肥肉,但對易寒來說,這些霧狀生命又何嘗不是美味的肥肉!

很快易寒就被黑黢黢的霧狀生命團團地包圍了起來。

最開始的時候,步青看到眾多黑霧湧來,心中頓時生出一陣驚慌,黑色的畫意都是在他的手心凝聚,準備大開殺戒。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那些霧團在接近到他百米附近之後,都是迅速地繞開,全部湧向了易寒所在的位置。

「看來漁叟前輩所言不虛,對破厄丹,這些霧狀生命都是有些忌憚!」

步青鬆了一口氣,但是很快就開始為易寒捏了一把汗。

易寒的身影,已經被大量的霧團包圍起來,即便是神念都無法穿透霧團看清楚易寒的現狀。

「十餘米大的霧狀生命他都能夠吞噬,面對這些弱小的霧團,應該奈何不了易寒吧!」步青心中默默地念叨著。

易寒的確是有恃無恐,面對眾多的霧狀生命湧來,他顯得異常的冷靜,並沒有急於催動月硯吞噬,他要讓它們靠的足夠近之後,全部進入月硯月光的籠罩範圍,一網打盡!

終於,附近數千米內的霧狀生命全部地進入到了距離易寒千米的範圍之內,最近的,已經是快要到了他的跟前。

「就是此時!」

易寒兩眼一凜,皎潔的月光從他身上向四面八方暴射而出。

易寒整個人立刻就像是一輪明月一般,出現在了這個漆黑的世界之中,光芒四射。

「吱!吱!」

「嗚!嗚!」

……

這些霧狀生命被那月光射到,立刻就像是遭到電擊一般,發出驚恐的聲浪,欲要四處逃竄。

「呼!」

就在這時,風聲響起,那些皎潔的月光立刻就像是迴旋的流水一般裹著那些霧狀生命,盤旋著向易寒倒涌而去。

「吱!吱!」

「嗚!嗚!」


……

步青明顯地看到,那些霧狀生命驚叫著試圖掙脫,但是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全部像是捲入漩渦的樹葉一般,朝易寒激射而去。

易寒嘴巴張開,就像是整個漩渦的中心,把那些霧狀生命喝水一般地吸盡了肚子之中。易寒清晰地感應到,這些霧狀生命進入他的體內之後,立刻是被月硯剝奪了生機,只剩下精純的畫意被易寒直接吸收。

皎潔的月光逐漸地收縮,當全部被收入易寒體內之後,周圍數千米的範圍之內,頓時陷入了一片安靜。

「易寒,我很想借用鯨無霸的一個詞來形容你。」步青遙遙地望著易寒,無比震驚地說道。

「什麼詞?」易寒微笑著看向步青。

「變|態!」步青直接說道。

「哈哈!」易寒開懷大笑,「這些霧狀生命本非良善,沒必要對它們心懷仁慈,任其發展下去,整個神畫世界都可能被其佔據!」

「沒這麼誇張吧!?」步青被這話說得有些心驚肉跳。

「現在它們是在海上,這裡生命稀少,海中的畫獸和魚類除了被它們吞噬掉的,能逃的早就逃跑了,即便如此,這寂滅之海也是很快從只有數里大小迅速地擴展到了數千里,如果是在陸地上,各種動植物、畫獸、人類修鍊者,數量眾多,它們的擴張速度將會更加驚人!」易寒表情凝重地說道。

「確實有這種可能!」步青終於是臉色有些不自然起來,「誠如你說,這霧狀生命還真是一大隱患!既然如此,神畫世界的那些大能們,怎麼不出手阻止?這片海域,畫尊的存在恐怕一揮手就能夠抹平!」

「這就不得而知了。畫尊是何等的眼光,想必是他們有他們的苦衷或想法!」易寒也只能這樣去推斷。

「或許是我們杞人憂天吧!」步青搖了搖頭。

「哈哈,其實,這樣豈不是也好,最起碼給了我們機緣!」易寒笑道。

「可是,這裡的霧狀生命都沒有漁叟前輩所說的廢棄的元神,我只有觀戰的份!」看到易寒大展身手,步青看來是有些急了。


「據說,要深入到五百里深處,那些霧狀生命才有廢棄元神。」易寒點頭說道,「走吧,我們一路殺進去,先找機會進階畫靈再說!」

「好!」步青立刻應道。

易寒和步青迅速地向那寂滅之海的深處掠去。

碰到霧狀生命稠密的地方,易寒毫不猶豫地大開殺戒。

外圍的霧狀生命蘊含的畫意雖然不多,但是蒼蠅再少也是肉,積少成多,易寒體內的畫意越來越飽滿起來。

一路殺進去,霧狀生命凄厲的叫聲不絕於耳。它們的靈性顯然也是不低,易寒在一個地方屠殺過之後,附近的霧狀生命都是有所察覺,開始紛紛逃離。所以在一個地方,易寒只有一次大片獵殺的機會。

易寒清晰地感覺到,隨著那些霧狀生命體型的增大,所蘊含的畫意,也是越來越多,因此,易寒的畫意積累也是在快速地提升。(未完待續) 第二百四十章淬魂淵(第二更)

岩漿的世界。

這裡常年被熾熱的岩漿圍繞,就連中間那唯一的小島,溫度也是高到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就是羞月公主受困的地方。

自從她被靠山王夏丹山林從邙山城帶回來之後,她就再沒有離開過這裡半步。

即便是她的父親,大豫帝國的皇帝陛下,出關之後,也沒有把她放出去。

原因很簡單,夏丹山峰閉關的時候,大豫帝國的所有政務,都是交由夏丹山林處理,只要不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事情,夏丹山林的任何決定,都是代表著皇帝陛下本人。

與大燕帝國和親一事,雖然荒唐,但出發點是為大豫帝國著想,所以也算不得出格。既然夏丹山林定下了十六年之約,即便是皇帝陛下,也不好隨便更改。

欲取信於天下,必先取信於自己。

夏丹山林此前的決定,就等於皇帝陛下自己的決定。

所以夏丹山峰還不想為了這等小事,失信於天下,而且這還涉及到兄弟和睦的問題。

夏丹山林被敕封為靠山王,不僅僅是因為其皇帝胞兄的身份,其本身就是高級畫王的存在,除了皇帝陛下以及消失已久的漁叟之外,他乃整個大豫帝國當之無愧的第一牛人。除此之外,大豫帝國過半的軍權,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

這樣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即便是夏丹山峰,也不敢輕易地否定他之前的決定,而且還是代替他所下的決定。

如果真的鬧出兄弟鬩牆之事。直接損害的,就是大豫帝國的根基。

這是明面上的事情。

作為畫皇的存在,出關之後,許多事情夏丹山峰很快就了如指掌,可以說盡在把握之中。

對易寒這個外孫。他也是寄望眾多,他是真心地希望易寒能夠靠自己的努力圓滿地踐行十六年之約。這樣的話,一切都將會得到圓滿的結局。

所以這是他寧願讓羞月這個他唯一的女兒多受幾天的煎熬,也未把她放出來的真正原因。

羞月公主並沒有怨恨自己的父親,甚至包括對夏丹山林,她都沒有生出恨意。

作為皇家兒女。生下來就應該為皇室基業獻身,也是天經地義之事。

羞月的心中,現在滿滿的,都是自己的兒子。

為了兒子的前程,她什麼苦都願意吃。


小雷爲難的看了眼容容,這不是讓自己臨陣脫逃嘛!容容朝他點點頭。

Previous article

從楊懷的反應來看,他應該還不知道昨天襲擊自己的是噬魂蟲。現在噬魂蟲在林東的命令下依舊呆在楊懷的身上,所以楊懷的一舉一動都在林東的監視之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