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虎聞聲就知道老陸來了,因此就朝着聲音所來方向喊到。

果真不出片刻老陸的身影出現在了大虎的視線裏。不過並非他一人前來,在他的身後,貌似有一條長長的隊伍,這隊伍分成兩隊,看其人數竟有兩百之衆。”

帝王寵之萌后無雙 “老陸,你終於來了,你看這是什麼?”

大虎說完直接將那玻璃瓶拿出,放在了自己手上展示給老陸看。

“啊……是,是石魂……”

老陸見到大虎手裏的東西,臉上露出了些許的激動神色。

窈窕庶女之至尊狂妃 “沒錯,是石魂。我想我對你的承諾是不是完成了?”

大虎看着激動的老陸問道。

“額……哈哈……這個自然。不過接下來還要大虎兄弟幫在下一個忙。”

老陸聞言一愣,轉而又繼續說道。

“幫忙?什麼忙?”

大虎聞言疑惑起來。

“哈哈……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大虎兄弟一同與我們前去地府的大門,因爲那裏還有一樣東西,需要大虎兄弟的血尿來解決,還望大虎兄弟不要推辭!”

老陸見狀馬上開始解釋道。

“好,這個我答應了。”

大虎想也沒想就應了下來。

“嗯,好,那先把那個石魂交給我吧!”

老陸說完就在大虎的手裏拿過了那個玻璃瓶。

“嗯……”

大虎見狀皺了皺眉,不過也沒有說什麼,他打的是靜觀其變的打算。

“大虎兄弟,還請你跟在我的後面。”

老陸說完就往鎮魂石的那個方位走去,到了之後,老陸一聲大喝,“開”結果在開字落下的那一刻,突然的出現了一座虛幻大門。

“開……”

老陸再次大喝一聲,只見那座大門緩緩的被打開了。(。) 大虎站在老陸的身後,目不轉睛的看着那個突然出現的大門。

這大門可以說是一道光幕組成的大門,因爲它的周邊泛着黝黑的光芒,而大門自身卻成灰色,只是簡單的兩扇門而已,上面無其他標誌,詐一看來就像一面灰牆。

只是在老陸口吐開字後,這門就自動打開,大虎定眼望去,在其內有森森白霧涌出,而其裏情況很難看清。

“哈哈……,大虎兄弟,還請與我等一同前往,稍後我定有重謝!”

老陸看着那兩扇大門,毫不費力的就被自己打開,心中一喜,然後轉身朝着大虎道。

大虎聞言皺了皺眉頭,兩眼珠不停的轉動着,他雖然對門內很是好奇,不過其裏的情況,他一無所知,就這樣冒冒然的進去恐有不妥。

“哈哈……,大虎兄弟放心,這道門裏並無危險,你只要將裏面的那道門,幫我等打開,你切可以自行回來,並且我這裏還有一物贈送大虎兄弟作爲酬謝……”

老陸看到大虎猶豫的神色,當即出口說道,並且拿出一物誘惑道。

大虎正自猶豫之際,突然一聽老陸這般說來,眼睛不時的看到了老陸手裏的東西。

那是一塊石頭,一塊麪色光澤,泛着少許青光的石頭,形狀與鵝卵無二。

放怪物一條生路不行嗎 “嗯……好大一塊靈石啊!”

就在大虎望着那塊石頭思量之際,屁老的聲音在大虎的腦海內響了起來。

“什麼!屁老,你說那是靈石?”

大虎聞言在腦海內詢問屁老。

“嗯,不錯,那的確是塊靈石,不過這東西在你們這裏如此罕見,那老傢伙怎麼捨得拿出來送你?這裏肯定有問題!”

屁老有些疑惑道。

“那……那我到底要不要?”

大虎有些拿不定主意。

“要,當然要,天上掉的餡餅我們豈有不接之理!”

屁老聞言連忙說道。

“但是這餡餅不好接啊?需要我進那扇門,裏面的情況我們可是一無所知,這萬一要是……”

大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屁老打斷道,“什麼叫我們,那是你好嗎!這扇門不過是前往地府的一扇虛門而已,只有通過了這扇門,才能真正見到的見到地府之門,不過嗎……”

屁老說到這開始有些懷疑起來,然後接着道,“我總覺得這裏面的那扇門……不像是地府的正門,有些像是後門啊!”

屁老搖了搖頭,然後又道,“不管了,你儘管與他們進去便是,不過你要先拿到那塊靈石,否則那老傢伙就是說的天花亂墜你也不去……”

“可是屁老,這萬一裏面出現情況我如何應對啊?”

大虎聞言有些擔心的問道。

“這你就不用管了,一切有我,雖然我現在不一定是那老傢伙的對手,但是想要逃走卻是易如反掌。”

屁老聽了大虎擔憂,當即牛氣哄哄的吹噓到。

“不是啊!屁老,我說的不是你,你逃不逃的沒有問題,關鍵是我,我能在那老傢伙的手下逃走嗎?何況,你看這後面還有好幾百鬼呢!”

大虎說完還下意識的瞅了瞅身後的一大羣鬼魂,心裏有些怕怕的對屁老道。

不過大虎隱約發現這羣鬼魂中,竟然多了一名紅衣女鬼,而且還有些面熟,只不過現在這中情況,他根本沒有心思去想那面熟的女鬼是誰,在那裏見過。

“哼,我屁尊豈是那種無情之輩,豈有棄你而逃之,再者說,我們現在也算是一體,你逃不了,我如何去逃?放心吧,我與你生死與共,你儘管去吧!”

屁老聞言有些不悅,他自是重情義,講恩德之輩,豈是那種小人。這突然的被大虎這麼一說,心中還真有點生氣,不過又考慮到這是人知長情,心中些許的氣憤又很快的消失無影。

大虎聽了屁老的話,心中感覺踏實了好多,剛想開口答應下來,就聽到考陸哥哥一笑道:“呵呵……大虎兄弟,要是覺得這塊石頭不夠的話,我這裏還有一枚戒指。”

說話間考陸已經取出了一枚戒指,戒指很是陳舊,上面佈滿了密密麻麻類似於符文一樣的東西,不過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詐一看來就是一枚普通再普通不過的戒指。

大虎看着戒指疑惑,“這是什麼東西?”

大虎自信老陸拿出來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什麼凡物。

“我次奧,這老傢伙到底什麼來路,怎麼連儲物戒指也有,不行,小李子啊,說什你也要將這兩樣東西弄到手,不說這儲物戒指了,就是那塊罕見的靈石,也值得你去冒這份險。”

大虎還在想那枚戒指到底是啥寶貝之時,屁老的驚呼之聲再次響起。

“啥是儲物戒指?”

大虎正想問問屁老這戒指是何物時,就聽老陸那有些陰笑的聲音再次響起。

“呵呵……大虎兄弟難道不認識這兩樣東西?”

老陸見大虎的表情就知道,大虎是個鄉巴佬,自己手裏的東西是何等的珍貴,他鐵定是不曉得的,於是就解釋道。

“奧,對了,差點忘記了,大虎兄弟乃一介凡人,不知道也是常理。再者說,這兩樣東西在當今這個年代幾乎已經絕跡,所以大虎兄弟不認識也是理所當然的。”

老陸清了清嗓子再次解釋,“嗯嗯……這個石頭模樣的東西叫做靈石,裏面含有豐厚的靈力,他對於古武修練者有着很大的作用,有了它,修煉起古武術來可謂是事半功倍。”

老陸之所以這樣解釋,那是因爲他還以爲大虎現在修習的是,他們的那些魂憶所留的一些古武術法,且不知那些魂憶早已被屁老去僞存真,只留下了一些對大虎有用的東西。他更不知道大虎早已修練了屁老的《屁神訣》,現在已經達到了練氣四層的修爲。所以纔敢拿出這兩樣東西誘惑大虎。

“而這枚戒指,他可是一枚仙戒,具我所知這東西厲害的很,它可以儲存比它自身大無數輩的東西,比如說,什麼汽車,食物,水等等……。嗯,只不過我到現在還沒有研究出這東西怎麼用,要不是我趕着去投胎我還真的有些不捨得拿出來,送與大虎兄弟。”

老陸說完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痛惜之色。 “我靠,老陸,有這好東西你幹嘛不早拿出來?”

大虎聞言假裝一臉興奮的說道。

“呵呵……,大虎兄弟,不是我老陸不想拿出來,只是這東西過於貴重,不到萬不得已我也是不捨得啊!你看,我就要去輪迴了,所以這東西對於我來說也就沒用了,它就和錢一樣,生前是多麼的好,死了只不過是一堆廢紙而已。所以嘛,這才捨得拿出來給你。”

老陸見狀很是滿意的呵呵一笑解釋道。

“奧,是這樣啊!那我答應你,與你們一去下去看看。”

大虎裝作一副明瞭的表情說道。只不過心裏卻是暗暗罵道,好一個狡猾的老狐狸,要不是有屁老在,我他麼啊的就是被你們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也不會知道你是這麼狡猾的一個老鬼。

“既然如此,那我們走吧。”

老陸見狀當下朝着身後的衆鬼使了個眼神,正準備進入那扇門之時,就聞大虎道;“且慢……”

老陸聞言一愣,心說這麼好的東西都給你了,你還有什麼問題。

“呵呵……,大虎兄弟,還有何事?”

老陸雖有不悅,但還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

“呵呵……,老陸,我都已經答應給你進去了,你的那兩樣東西是不是先給我啊?”

大虎聽了屁老的話,所以他要先得到那兩樣東西后才能與老陸進去,否則絕對不能進。

“這個……”

老陸聞言心說好一個狡猾的小狐狸,我把話都說道這份上了,他還是對我有戒心。

“這個我看還是等大虎兄弟幫我辦完了那件事後,在給你好嗎?”

“呵呵……,老陸這樣有些不妥吧!裏面的情況我是一無所知,這萬一裏面出現什麼其它的情況,你有來不及把東西給我,而又着急去投胎,這可怎麼辦?所以還是先給我的好。”

“嗯……”

老陸聞言開始沉吟起來,嗯,看來不把這兩樣東西給這小子,他是不會心甘情願的跟我進去。哼,就是給了你又如何,最後你還不一樣是老夫的。

老陸想到這裏呵呵一笑道,“呵呵……,既然大虎兄弟這麼着急,那就先給你又如何,只不過大虎兄弟,你還是與上次一樣,先立個誓言,這樣我老陸也好放心。”

“嗯……”

大虎聞言有些猶豫,心說爲什這老傢伙這麼在乎我的誓言呢

!正在大虎思索之際,屁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呵呵……,他這做自由他的道理。”

大虎聞言連忙問道;“屁老,你知道爲什?”

“靠,我當然知道了,因爲他是修煉之人,所以這才注重誓言。”

屁老簡單的解釋道。

“那爲什麼修煉之人注重誓言呢?”

大虎聽了屁老的解釋很是糊塗。

“靠,小李子,你是把我當成了十萬個爲什麼了吧?不過你的這個問題我可以給你解釋,修煉者,修行也,壽元無比長久,要比普通人多了不知多少倍。在修行之路上有着無數的坎坷,尤其是在突破等級的當口,更加的困難。”

屁老說道着好似想起了,自己當初在修行路上所經歷的種種磨難一般,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不過只是一閃而逝,然後又開始說道;“在突破時有一個結,名爲心結,這個心結就是在凡間之時所遺留下來的,它就好比你現在對這老傢伙的發的誓言,要是你兌現了這個誓言,心結自然就沒有了。這要是兌現不了,那你就會在死在這心結之中。所以說誓言這個東西,你還是謹慎一點好,一般千萬不要胡亂發誓。”

大虎聽完了屁老的說法,心裏不由得對這老陸暗罵了一句,“好你個老傢伙,竟然敢陰我,趁我年幼無知,那這種東西害我,還好有老屁在,否則我就被你給害慘了……”

大虎雖然是這麼想,但是老陸的做法卻是不無不對,本來在修行的界面裏,充滿了爾許我詐,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屁老,你說我發這個誓言嗎?”

大虎聽了屁老的解釋後,不知道如何抉擇,於是請問屁老。

“發,當然發,如果不發,那靈石與戒指你能到手嗎?還有就是,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富貴險仲秋!你要不敢去冒險,這麼大的一塊餡餅豈能會被你得到?”

屁老很是支持的說道。

“好,那我就同意老陸的要去。”

大虎聽了屁老的話後心下決定道。

說是遲那是快,看似大虎與屁老聊的時間不短,實則只是一順而已。老陸見大虎猶豫不絕,也未曾急於催促,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看着大虎。

過來片刻,大虎呵呵一笑道;“呵呵……,好,老陸,我先發誓,然後你就把那兩樣寶貝給我?”

“呵呵……,這個自然,我老陸說話算數。”

老陸見狀欣喜不已,於是很痛快的說道。

大虎手擡與腦,然後信誓旦旦的發了一個誓言。“好了老陸,我大虎誓言也發了,你的寶貝就拿來吧!”

老陸聞言臉上抽搐了一下,心說我的靈石,我還沒有用過的戒指,你們暫時由這小子保管一下,稍後我一定取回



“呵呵……,大虎兄弟,給……”

老陸雖然有些肉痛,不過還是一臉微笑的將靈石與戒指遞到了大虎的手上。

大虎接過靈石與戒指,戒指只有一股古樸的感覺,別無其它異樣,但是這靈石不同,在大虎接過來的那一刻,有絲絲靈氣順着大虎的手心,進入到了大虎的體內,順着奇經八脈開始遊走起來。

大虎感到靈石給他帶來的異樣,心中不由的起了疑惑,“屁老,屁老,我這是怎回事?”

“呵呵……,你不用大驚小怪的,靈石有靈氣嗎!我的那《屁神決》有一優點,它能夠遇到靈氣自行運轉吸收,然後開始幫你修煉。所以這個很正常,你不用緊張!”

屁老聞言呵呵一笑的對大虎解釋道。

“啊?自行運轉?有這好事?那我以後就不用打坐修煉了?我只要將靈石握在手裏就行了?”

大虎聞言很是驚奇。

“可以這麼說,不過我這套功法在你築基前,自行運轉幫你修煉的效果是很明顯的。但是這一到築基以後,這樣的效果就不明顯了。我覺得吧……你還是不要太依靠這個優勢,還是以自己修煉爲主吧。”(。) “可以這麼說,不過我這套功法在你築基前,自行運轉幫你修煉的效果是很明顯的。但是這一到築基以後,這樣的效果就不明顯了。我覺得吧……你還是不要太依靠這個優勢,還是以自己修煉爲主吧。”

屁老方知修練不能過於靠捷徑,也不能在於取巧,關鍵還是在於勤奮,所以一聽大虎的話,屁老連忙教導道。

“呵呵……,屁老,你放心,這個我自然明白……”

大虎聞言那裏還不明白屁老的意思,於是呵呵一笑的答道。

這時,老陸見大虎接過東西,一個勁的傻笑,心說你就樂吧,待會有你哭的。

“大虎兄弟,你看我們是否可以進去了吧?”

老陸眼見大虎遲遲傻笑不已,當即催促道。

“奧,好好……”

大虎微笑的答道。

老陸見狀衝着身後的莊老道使了個眼色,然後一羣鬼魂夾雜着大虎,氣勢洶洶的進入了那扇門。

一羣鬼魂進入後,那扇門莫名的消失了,與以往一樣,恢復了平靜,但是那些霧氣卻是越來越濃,濃的讓人伸手不見五指。

大虎與老陸進去後,感覺自己身體輕飄飄的,然後接着往地下沉落,耳邊不時傳來陰風的呼嘯之聲。

等到大虎感覺自己身體穩住之後,這才舉目打量四周。

這裏是一處空曠黝黑的空地,恰好能容下他們這羣鬼魂。

周邊類似於山石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顏色漆黑如煤。

還有一些花草樹木,同樣的都是黑色。

大虎見狀心裏默默懷疑,這難道就是地府?不過他的懷疑沒多久就聞老陸呵呵一笑道:“大虎兄弟,這就是前往地府的一個通道,只不過……”

老陸說到這頓了一頓,然後繼續說道:“只不過在前方,還有一道門,這道門同樣有一塊鎮魂石,這還有勞大虎兄弟破費一下你的精血……”

老陸說完面帶微笑的看着大虎。

“啊,”

大虎聞言沒有多說只是啊了一聲。不過他卻在腦海裏不停的詢問屁老,“屁老,屁老,你看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嗯,那老小子說的沒錯,這的確是通往地府的一處通道,不過是後門,以我看……那老小子還不知道要搞什麼鬼?現在你打起十二分精神,時刻注意他們的動靜,萬一發現有什麼不對馬上就逃……”

「啊哈哈~」山口一郎大笑兩聲:「我就知道趙桑一點會答應的,畢竟我們科室帶著誠意來的!」

Previous article

“啊——”傭兵雙眼瞪大,眼神中除了恐懼之外,還倒影着在後方高處抓着牆壁而站的另外兩隻殭屍,緊接着他的眼睛從紅變白,身體也逐漸枯竭了下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