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家已經一整天一整夜沒休息了,此刻暫時安靜下來,一個個都累得不成樣子,都不在說話,開始休息起來。

「各位,幾天來,可都還好?」大家休息沒有幾分鐘,萬千零的聲音忽然從遠處傳來。眾人都是臉色一變,不知道他此刻過來又要幹什麼。

邊曉月和高飛一見萬千零,恨不得立即將之殺死,但憤怒的眼神中又有一絲懼怕。他們二人也都中了九子陰魂陣,只要萬千零心念一動便會引發他們體內小人的反噬,所以,兩個人想發作,但都停了下來。

「你來幹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互不干涉的嗎?」邊曉月說道。

「短短几天,你們就剩下這麼幾個人了?其他人呢?古晨呢?」萬千零問道。

「管你什麼事。」邊曉月道,「你走你的,我們走我們的。」

徐歡歡也道:「萬千零,在這裡大家先放下彼此之間的仇恨,一起走出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萬千零哈哈大笑:「各位誤會我的好意了,我今天是來告訴各位,我找到出去的路了,只是那裡有很多怪獸,我一個人無法全力對付,特來找你們幫忙的。」


眾人一聽,眼睛一亮,但隨即又有些懷疑。

「看你們好像不相信我說的話。」萬千零道,「不信那就算了,我再去試試,萬一運氣好我出去了呢。」

說著話,萬千零就要走。流雲山的李澤峰忽然道:「等一下,你真的找到出去的路了?」

萬千零淡淡道:「信就跟我來,不信就算了。」

說完,萬千零轉身再次就要走。眾人在這裡不是凶獸就是毒氣,誰想在這裡多待一天,只是不知道萬千零說的真假,但萬一是真的呢?

吳玉道長對身邊的人道:「大家在這裡等我,此事關係大家身家性命,不可不謹慎。我隨萬千零前去查看,若是真的我再通知大家。」

萬千零聽完一笑:「老道長德高望重,那便跟我去看看吧。」

眾人臉上都顯出擔憂之色,方天化和高飛幾乎同時道:「師傅,我們跟你一起去。」

吳玉道長微微一笑,和藹地看向兩個徒兒,道:「你們在這裡好好等著,若是我一個小時不回來,你們就不要等了,馬上跟大家離開這裡。只要你們能夠活著,就有出去的希望。」

萬千零冷哼道:「吳玉,你若是不信我,不去也好。」

吳玉道長淡淡道:「此事關乎大家的生死存亡,我不得不小心,現在我們走吧。」

萬千零不再說話,飛身而起,吳玉道長隨即跟上。身後眾人一個個面色複雜,卻都沒說什麼。

萬千零帶著吳玉道長一路到了石窟外邊,落下身形,道:「老道長,我發現石窟內居然有個密道,只是裡面有凶獸,我無法仔細查看,現在我把凶獸引開,你查看一下是不是那個密道真的可以通到外邊去。」

吳玉道長略一沉思,道:「好,那你小心。」

萬千零率先進了石窟,吳玉道長全身戒備跟了進去,一進去,吳玉道長就感覺裡面陰風陣陣,似乎入了地獄一般,他暗暗更加小心起來。

忽然,前方萬千零大叫一聲,朝裡面深處快速而去。吳玉道長神色一變,急急追了上去。

… 吳玉道長轉過一個彎兒就看見萬千零被一個巨大的看不清模樣的凶獸用一隻手牢牢提起在半空中。

「孽畜,還不快快放人。」吳玉道長大喝一聲,道家功法運轉開來,一個八卦出現在黑暗中,將他本人小心護住,就見吳玉道長騰空而起就去救被抓的萬千零。

那不知名的凶獸發出駭人的冷笑,就跟人咳嗽一樣:「咳咳咳。」

一道似乎是由血做成的屏障擋在前方,猛地將近身而來的吳玉道長裹住,連同吳玉道長那個護身八卦也卷了進去。

吳玉道長大驚失色,想不到這凶獸如此厲害,正想要掙脫,身邊的萬千零忽然一聲冷笑,一劍刺入了吳玉道長的胸口,吳玉道長真氣潰散,被萬千零一掌打倒在地。


吳玉道長再看時,就看見萬千零跟一個沒有形狀的凶獸站在一起,那凶獸模樣形狀不定,就好像一個大大的血毯,厚度約有一米,時而呈圓形,時而呈方形,時而又好似捲筒,模樣千變萬化,根本沒有定型。

「你,你是血獸?」吳玉道長曾經從古書上看到過描述的血獸,跟眼前情形一般無二。

「果然見識不凡。」血獸也不知道哪裡發出的聲音,道,「我看你修鍊修為很高,若是你肯跟我合作,我便饒你不死,如何?」

吳玉道長怒道:「妖孽,我身為正道,應該義不容辭將你們這些邪魔外道誅殺,豈能跟你們同流合污。」

萬千零道:「這老道修為極高,精血更是精純,我看你還是快點動手吧,以免有什麼意外發生。」

血獸似乎覺得有理,忽然整個如一張大毯子一般鋪蓋住了地上受傷的吳玉道長。吳玉道長頓覺渾身的精血在急速消散。

本來就受傷的他,想要再運功抵抗,早已遲了,身體的精血真氣正在急速被血獸一點點吸去。

一刻鐘后,血獸將包裹的吳玉道長扔出,萬千零也為之大吃一驚,此刻的吳玉道長只剩下了皮包骨頭,但似乎還沒有死。

萬千零一面震撼於吳玉道長修為的精深,一面震撼於血獸的厲害。連吳玉道長這樣修為的人都被他輕易吸食了精血,更何況一般人。

血獸道:「現在他已經被我控制,剩下的你知道該怎麼做了。」

萬千零有些意外:「血獸,你不是說不能留任何人活口的嗎?」

血獸道:「此人修為極其不凡,實在難得,我需要有人做我的助手。」

萬千零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但沒說什麼,點頭道:「我明白了。」

一個小時后,高飛和方天化見師傅還沒回來,實在忍不住了,便要跟眾人說前去找師傅,但此處如此之大,又到哪裡去找呢。

大家也都十分擔心吳玉道長,只是卻都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找,還有人擔心高飛,稱高飛就算遇見萬千零,萬千零操控七子陰魂陣高飛和邊曉月只怕就更加失控了。

就在大家愁眉不展的時候,前方萬千零和吳玉道長緩緩而來,大家一見,頓時驚喜萬分。吳玉道長和萬千零如此一起走來,定然是萬千零真的找到了出口,一個個豈能不高興?


臨近,吳玉道長道:「剛剛萬千零帶我去了一個石窟內,裡面確實有一條通往外界的密道,只是還有凶獸把守,不過我剛剛試探了一下,憑藉大家的力量出去應該不是難事。」

眾人一聽都高興起來。

萬千零道:「那大家快走吧,以免夜長夢多,最好能夠儘快離開此地。」

因為有吳玉道長,所以大家對萬千零深信不疑,徐歡歡忽然道:「等一下,我們應該派個人去找古晨他們,通知他們也速速離開才是。」

眾人剛要走的腳步忽然停下了,尤其萬千零眼中猛然一亮,但臉上依舊平靜,故意道:「走吧,現在我們都說不上出去出不去呢,還管他。」

其餘一些尤其跟古晨有仇的劉向天和李澤峰有些不情願。劉向天道:「他們說不定也已經找到別的出口出去了,這麼久也沒見過他們一個人,我們還是出去再說吧。」

「大家說好共進退的,現在我們找到了出路,為什麼不去通知他?」徐歡歡有些激動。

劉向天道:「現在我們自己都自身難保,我三火族的幾個人還不是跟著大船一起沉下去,一個沒活。這裡如此詭異,我們還是別耽誤時間的好。」

李澤峰也道:「還有我們流雲山的人也都死光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馬上出去,自己平安了再想辦法。」

吳玉道長看了看大家:「我們跟他們協議好的,現在我們找到了出口,應該通知一聲才是,萬萬不可留下他們不管。這樣吧,誰願意去找並通知他們?」

高飛等幾個人跟古晨素來也有些仇恨,自然不會出聲,其餘人也都紛紛互相看著,邊曉月想說什麼,但高飛緊緊拉住她的手,用力握住,邊曉月臉色一陣發燒,低頭不語。

「我去。」徐歡歡見大家都不說話,心中對這些人忽然有些心寒。

許夢玲忽然道:「歡歡,你必須活著出去,我們傷情谷死的死傷的傷,我不允許你出事。」

徐歡歡道:「谷主,古晨對我們有恩,我們不應去報答嗎?」

許夢玲想說什麼,但好像覺得又無法辯駁。

萬千零忽然道:「大家不要再耽誤時間了,若是有人願意去找古晨便去,其餘人跟我們快點去找出路吧。」

吳玉道長沉思道:「大家務必不要再耽誤時間了,以免有變。」

徐歡歡對許夢玲道:「谷主,你先跟他們走,我找到古晨等人會馬上帶他們過去的。」

許夢玲道:「不行,我不放心你。不如我們兩個一起去找他們。」

眾人有些不耐煩,劉向天道:「那你們兩個去好了。」

吳玉道長點點頭:「有情有義,值得尊敬,那好,我們就在離這裡三十里的一個石窟內等你們,若是一天後你們還不來,我們就先走了。並非我怕死,而是我必須為大多數人的性命著想。」

就這樣,徐歡歡和許夢玲離開眾人四處尋找古晨等人的下落。

兩個女子一路走著,漫無目的。許夢玲問道:「歡歡,你是不是喜歡上古晨了?」

徐歡歡忽然滿面羞紅:「谷主,你說什麼呢?」

許夢玲嘆息一聲:「我們傷情谷的女子都是為情所傷,千萬不要再為任何男人動情,不然最後傷的還是自己。」

徐歡歡忽然轉移話題道:「谷主,你說古晨他們會在什麼地方,我們能找到他們嗎?」

許夢玲一時也說不準,只道:「看運氣吧。」

兩個人走了一段,忽然看見前方一個巨大的血水潭,徐歡歡道:「谷主你看那裡那些破碎的衣服,有些是一塵大師他們帶領的人的,他們肯定從這裡走過,我們快點去找。」

兩個人辨別了一下古晨等人的行進痕迹,確定了大致方向,急急追趕而去。

古晨等人剛剛獵殺一隻斑斕虎妖,正在烤著吃,忽然覺察到有人靠近。古晨仔細一探測,發現還是兩個女子,有些驚訝,眾人也有人發現有人靠近,一個個不說話,心有靈犀般都隱蔽起來。

幾天在這裡的磨練,大家都有了默契了。幾個人各自隱藏好,等待來人出現。

不多時,就聽遠處一個女子驚喜喊道:「谷主,前面有火,應該有人,說不上就是古晨他們呢。」

古晨在暗處聽得仔細,那女子的聲音正是徐歡歡的。他伸頭出來就看見徐歡歡和許夢玲兩個人一起朝著他們點燃的火堆而來。

更近了,許夢玲道:「小心點,我聞見了這裡有烤肉的味道,若是他們的話,肯定走不遠,若是他人,定然也在附近,我們加倍小心。」

古晨見再無旁人在暗處跟隨她們二人,從暗處走出,有些激動,道:「原來是你們倆,你們都還好吧?」

在這個恐怖的地方,人和人分開很可能就是永別,此刻古晨見兩人回來十分高興,竟然忘記了問問別人都怎麼樣了。

雨來倒是跟徐歡歡和許夢玲並不熟悉,所以,當下看了她們倆一眼,道:「怎麼就你們兩個,其他人呢?」

眾人都把目光看向兩個人,似乎很怕聽見什麼可怕的事情。但見這兩個人身上沒傷,不像是逃命而來,心中倒也並不是太緊張。

「他們在一個石窟等我們,他們找到出路了,我們是特意來通知大家一起回去的。」徐歡歡道。

一塵大師想了想,又看了許夢玲和徐歡歡,道:「誰找到出去的路了?」

「萬千零。」徐歡歡趕緊道。


眾人一聽,頓時充滿了懷疑,雨來道:「萬千零你們也信?他恨不得我們大家死呢。」

嚴寒也道:「是啊,萬千零跟我們大家勢不兩立,斷然不可輕信。」

徐歡歡一笑:「各位多慮了,為防萬一吳玉道長親自前去跟著萬千零查探一番,然後才回來帶大家一起去的。」

大家一聽,心中總算安靜下來,既然吳玉道長已經查探過,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了。

… 古晨卻總覺得有些不踏實,道:「若是你們發現的,倒是沒什麼懷疑的。但若是萬千零發現的,我怕他會使用什麼手段。此處大家都不熟悉,也不知道有什麼妖獸,萬千零一個人這麼多天不出現,也沒受到什麼攻擊,這樣想來,若是萬千零跟那些妖獸聯合起來設置圈套,我們就危險了。」

「可是,吳玉道長親自跟著去看了,然後兩人一起回來的,這應該不會出錯吧?」徐歡歡說道。許夢玲則是開始仔細揣摩古晨的話,沒有立即說話。


嚴寒道:「大家也都知道萬千零陰險狡詐,而且修鍊各種妖術,若是他用什麼手段暫時控制了吳玉道長的心智,倒也不是不可能。」

「吳玉道長那麼高的修為,恐怕萬千零沒那麼容易得手吧?」柳香芬忽然道。

「在這個奇怪的地方,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嚴寒道,「若是萬千零跟這裡某個強大的妖獸或者妖人聯手呢?」

大家剛剛燃起的希望被再次打擊。

古晨道:「不管怎麼樣,我們必須有幾個人馬上前去看一下,以防萬一。一來保證大家的安全,二來真被我們猜中,那吳玉道長他們恐怕會有大兇險。」

一塵大師望向眾人:「不錯,古晨說的有理,我建議大家都別動,我們這裡派出兩個人前去查看一番。」

大家都覺得這樣最好,但誰去呢?

古晨自報奮勇要去,雨來也說要去,嚴寒等人也想要去。




好東西,絕對的好東西!

Previous article

時間久了,人都會選擇性的遺忘,甚至連我這四皇兄也是,這麼久了,都忘記自己當初是因爲什麼帶着自己母妃灰溜溜的出去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