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人,您可來了。”青龍哽咽的說道,“出什麼事兒了?”馮公公看到硬漢青龍居然哽咽了,有些吃驚的問道。

青龍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講訴給馮公公,說到傷心處,青龍不免落淚,這真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啊。

聽完青龍的敘述,馮公公趕忙讓手下人記錄下來,並讓青龍簽字畫押,馬維本則作爲旁證,也簽字畫押。隨後馮公公安排青龍和維本帶路,自己要親自會一會廖公公,看在事實面前,對方如何狡辯。

青龍和維本歡天喜地的來到隊伍的前方,準備爲馮公公等人帶路,過去捉拿廖公公,哪成想剛走到前面,身後的馮公公就朝身後的隊伍揮揮手,一頓亂箭射來,青龍和馬維本就被射成了刺蝟。

別看青龍武功有多高,在完全沒有戒備的情況下,一樣是廢材一個,更何況現在的青龍,是剛從戰場裏突圍出來的,身上傷痕累累,可以說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哎,可憐青龍和維本,跟錯了主子,就這樣死在萬箭之下。

馮公公下馬來到青龍和維本的身前,用絲帕擦了擦青龍臉上的血污,冷冷的說道:“廖公公,你也太狠了,我的人你也敢動!”

隨後,對身邊的人說道:“收好剛剛的口供,帶着這倆人的人頭,我們找廖公公對質去。”言罷,起身上馬,帶領衆人加快腳步趕往茅山。

看着地上的人頭,廖公公猛然間明白了一切,“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廖公公反覆的唸叨了幾遍後,高聲衝馮公公喊道:“你要是敢動我,貴妃娘娘不會輕饒你的。”

待續 “你擅自調動萬人以上的軍隊本就是死罪,死到臨頭居然還要污衊貴妃娘娘,不過實話告訴你,你那兩位貴妃娘娘在你動身那天因爲得罪了皇后,現在已經被皇上打入冷宮,而且連帶她們的族人都被抄了家,現在兩家三百多口人,還在刑部的大牢裏關着呢。要不等我回去的時候,替你問問那兩位貴妃娘娘可都安好?”馮公公囂張的說道,

“白虎,衝啊,今天怎麼都是一死,衝出去還有活命的機會。”廖公公知道今日在劫難逃了,於是衝身後高聲喊道。

“唰”的一聲,廖公公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就被身後的白虎砍掉了腦袋,一顆人頭骨碌碌的滾得老遠,再看廖公公腦袋,眼睛瞪得大大的,彷彿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啓稟馮公公,東廠叛徒寥高升已被卑職斬於馬前,公公交給小人的任務已經完全,請公公示下。”白虎跪在廖公公的屍身旁,向馮公公彙報着。

“很好,你且退下,待我回到東廠再論功行賞。”馮公公說完後,朝着身後再一擺手,身後的騎兵衝了出去,將廖公公的殘兵敗將全部殲滅。

要說白虎纔是真正的聰明人,他懂得收斂鋒芒,處處都以奴才自居,而且不論是武功還是能力,都不爭第一,就連在剛剛的戰鬥中,白虎都一直陪在廖公公的身邊,美其名曰,保護廖公公的安全,你看人家這事兒做的,多特麼講究,既保全了自己,又博得對方的好感。

我至今還記得小時候,我們都喜歡玩軍隊打仗,別人都搶着做司令的時候,我特麼搶着做司令身邊的警衛員,別人問我爲什麼,我就扔了一句:“你特麼看的戰爭片裏,哪個司令的警衛員戰死過?”恰好這話被路過的一個鄰居聽到了,就預言我絕非池中之物,將來一定可以光耀門楣。特麼,今年我都三十二了,我對不起您的預言啊,不過偶會繼續努力滴!

當然這也是我事後總結出來的,你們誰也沒有想到馮公公死後,繼位的人就是白虎吧,我也沒想到,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其實,馮公公對廖公公並未說出實情,實情的經過是醬紫滴:就在廖公公率領衆人圍剿茅山宗的第二日,大明朝當時的皇帝居然駕崩了。這個苦逼的皇帝在位僅僅十個月,就暴斃身亡,因此我說他苦逼是有依據滴。

而且明朝有個制度挺混蛋的,那就是殉葬,而且是人殉。每每死個皇帝,就要陪葬好多人,尤其是後宮裏的妃嬪。廖公公提到的兩位貴妃:麗妃娘娘和充妃娘娘正好也在裏面,特麼貌似一共就殉葬了五位娘娘,廖公公的後臺居然都在裏面,你說丫多倒黴,要知道明朝當時那個皇帝絕對是個好色之徒,後宮佳麗三千啊,三千啊,讓我等屌絲情何以堪。估計這短命的皇帝也是縱慾過度掛的,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如果跟史學家寫的雷同,純屬巧合。

再說東廠是幹嘛滴?絕對世界上最早的特務結構啊,裏面全特麼是間諜啊。不要以爲只有青龍、白虎這種人才能進東廠,皇帝身邊的某些太監、宮女其實也是東廠的眼線,只不過大家分工不同罷了。因此,宮外的人還沒等知道這事兒呢,馮公公這邊就開始行動了。接到密報的馮公公風風火火從外面顛兒了回來,回來的途中就開始琢磨會對自己構成威脅的人都有誰。

廖公公自是不必多說,必須除之而後快,更何況丫的靠山都殉葬了。至於那些不服自己的大臣,馮公公也都一一列在名單裏,藉着新舊皇帝交替的機會,找個理由一併都給剷除了,當然,這其中就包括那倆後宮娘娘的族人。即使這樣,馮公公還是感覺遺漏了點什麼,思來想去,馮公公認爲還得在名單上再加一個人,那就是青龍。

爲什麼要加青龍呢?這都得從當領導的角度考慮了,第一,青龍不論文采武功,政治頭腦還是外交手腕,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是有那麼句話嘛“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留着青龍這種人在身邊,早早晚晚都得提防着他,不如趁早將他殺掉,省的整日提心吊膽;

第二,青龍此時已經是宗教科的頭兒了,而且這個部門裏的奇人異士太多,隨便放幾個出來,都夠馮公公喝一壺的,而且自己也親眼見過馬歸元的本事,將來要是哪天跟青龍翻了臉,對方找個老道晚上一念咒,自己還不悶嘚密啊,得,我先把你宰了吧,這叫當斷不斷不是好漢,當決不決不是豪傑;

第三,根據自己安插在廖公公身邊的白虎密報,青龍此次約上南毛北馬以及各家的孩子共登茅山,也不知道跟茅山的掌教鄧自名都要商量些什麼,而且這件事情,青龍事先居然沒有奏報我,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裏了,看樣子這羣人商量的也一定不是什麼好事兒,就衝這一條,我也得滅了他;

說白了就是青龍有些功高震主了,讓馮公公失去安全感了,再加上青龍在小事兒方面也太不拘小節了,於是讓馮公公對其動了殺心,偏巧在進入茅山的官道上還遇到青龍和馬維本,倆人還都渾身是傷,這機會太難得了,要知道正常情況下,以青龍的武功,想輕易的滅掉他是很難的,現在可謂是萬事俱備,連東風都特麼借來了,來吧,我先把你殺了,以絕後患。

再說鄧翠翠和活死人這邊,三個怪物(鄧翠翠、活死人、鬼蟾)外加一個半死不活的人(毛祖旺)正打的熱鬧呢,外圍忽然殺進來無數的軍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衝着這三人就殺了過來,給這三人直接搞懵了。

這尼瑪什麼情況?廖公公的軍隊不是潰逃了嘛,腫麼還有這麼多的軍人殺過來,而且還不分敵我,逮誰殺誰,這都什麼情況啊?

這三人也都不白給,你想啊,一個活了那麼久的活死人,一個南毛的開山鼻祖,外加一個茅山掌教的女兒,哪個拿出來都夠獨當一面的,一看情況緊急,得,咱幾個先別內鬥了,出去再說吧。於是三人外加一癩蛤蟆開始突圍。不過突圍之前,鄧翠翠先是殺到除魔的身邊,將對方的屍體扛在肩上,才與毛祖旺一道,殺往包圍圈外。

待續 不過。殺過來的終究都是凡人。跟這幾個人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給我的感覺就像小時候用菸頭燙螞蟻一樣。完全是兩個物種嘛。你螞蟻再牛逼。你還能打得過我啊。貌似現在這種局面就是這樣。當兵的都是螞蟻。這三人絕對是拿菸頭的人類。額。當兵的好悲催。

於是鄧翠翠扛上毛除魔的屍體。鬼蟾用舌頭捲住毛祖旺放在自己的後背上(這個貌似很奇葩)。與活死人一道突圍出去。

一開始這羣當兵的還真沒把這仨人當盤菜。你想啊。當兵的膽兒多大啊。不過就是倆怪物外加一人一癩蛤蟆嘛。我們這邊數萬人出動。就爲殺這些東東啊。這尼瑪也太殺雞用牛刀了。而且上面放出了懸賞。取這幾個人任何一人的項上人頭。賞白銀百兩。

貌似馮公公比廖公公摳門。人家賞黃金百兩的。不過最大的可能就是領頭的各個千總中飽私囊。上面懸賞的多。放到他這全部給剋扣下來了。不過這也不怪千總。爲官之道。瞞上不瞞下嘛。自古就是如此。這完全是讓中庸之道給害的。所以我討厭儒家文化。更傾向於法家。

這三人外加一癩蛤蟆在數萬人的包圍圈內開始突圍。不過。打着打着就都走散了。活死人殺往西面。鄧翠翠扛着除魔的屍體殺往東南方向。而鬼蟾卷着毛祖旺殺往南面。

要說這羣當兵的也夠倒黴的。你找誰晦氣不好。偏偏找這三人的。就見活死人那邊完全是一條直線殺將出去。擋其出路者。殺無赦。現在的活死人可以說是火力全開。十指的死氣全部具化。一爪子出去。 霸寵一生 對方身上就是五個血窟窿。然後收攏五指帶着士兵的屍體就拋向兩側。一砸就砸倒一片士兵。右手再一爪子。又一倒黴的士兵死於爪下。再一扔。又倒下一片。就這樣。活死人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殺出了包圍圈。

鄧翠翠這邊就更容易殺出去了。因爲身上附着南斗六大星君呢。這見鄧翠翠跟個泥鰍一樣。左邊鑽一鑽。右邊跳一跳。基本都沒怎麼出手。就出了包圍圈。一會兒的工夫就消失在衆人的視線外了。

毛祖旺這邊更有趣。那大蟾蜍完全就是一個吃貨。舌頭卷。兩隻爪子抓。但凡能夠到的士兵都塞到嘴裏。給這羣士兵嚇的啊。小臉一個一個慘白慘白的。都開始離這大癩蛤蟆遠遠的。生怕下一個被丫吃掉的就是自己。於是。毛祖旺騎着鬼蟾。優哉遊哉的也殺出包圍了。

其實。說白了這羣當兵的也是人。當兵的也怕死。一交上手才發現活死人等人根本算不上人類。而且出手幾乎是一個比一個狠。連受傷都不可能。絕對的死掉或者消失掉。就這架勢。誰特麼還願意往跟前湊。象徵性的在外面喊那麼幾嗓子“衝啊。”“殺啊。”“別讓他們跑啦。”意思意思就得了。這纔是人類最真實的狀態。人終究都是惜命的。所以這仨人加一癩蛤蟆很輕易的就突圍出去了。

別人不說。單說鄧翠翠。利用體內的南斗六星君。一口氣跑出去三十多裏。等跑到沒人的地方。鄧翠翠再也支撐不住了。

鄧翠翠知道送走南斗六星君的時候。就是自己死亡的時刻。因此。趁自己還有力氣。就要趕緊安排好自己和丈夫的後事。

於是。鄧翠翠輕輕的放下除魔的屍體。用最後的力氣。再一處偏僻的角落挖了一個大坑。然後抱着除魔的屍體跳了下去。

坑內。鄧翠翠附體的南斗六星君開始緩緩的離去。鄧翠翠的靈魂忍受着千刀萬剮一般的痛苦。這是代價。這是她必須要承受的。可她不但不後悔。反而很滿足。因爲懷內就是自己一生最愛的男人。死。又有何懼。

遠處的天空出現了朝霞。太陽就快要出來。真的好想好想再看一眼太陽。看一眼藍天白雲。真的好想啊。鄧翠翠抱着除魔。在劇痛中慢慢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就此結束了自己的一生。至少她做到了“生不能同牀。死也要同穴。”

毛祖旺騎着鬼蟾突出重圍後。並沒有急着尋找鄧翠翠的下落。倒不是他不着急。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來做。

這一人一蟾先是找了處沒人的地兒。隨後打坐。進入冥思的狀態。開始託夢給毛馬兩家的後人。

說到託夢術。其實在我們這行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說它簡單是在我們這行。但凡是個出馬仙都能做到。前提這出馬仙得是真的。騙錢的那種不算。原理就是靈魂出竅。不過留有一魂二魄在體內。當然。也可以只放一魂二魄出去。至於放出去多少魂魄。完全跟施術人的法力高低有關。法力高的往往可以做到隨心控制放多少魂魄出竅。法力低的也就是放一魂二魄罷了;

而對於我這種半吊子來說。就無比的困難了。因爲打小沒有好的底子。所以現在即使學。也來不及了。因此我是做不到的。四姑也做不到。因爲學的法門不同。四姑是祝由師。跟這種出馬仙完全不是一個類型。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至於邋遢道人會不會。我也不知道。因爲我沒看他用過。所以不能下結論。

在夢中。毛祖旺利用自己的一魂二魄告知毛馬兩家的後人。這裏都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們趕緊帶着族人出去避禍。同時。特別叮囑衛道。要自己的兒子隱姓埋名。驅魔可以。但絕對不可以打着毛家的名頭。至少三代之內。要遵守這個規定。爲了證明他們不是做夢。而是自己託夢給他們。毛祖旺利用靈魂力在外面採摘了一些花花草草什麼的。放在了當事人的被上。

託完夢以後。毛祖旺就帶着自己的鬼蟾開始找尋自己兒子和兒媳的蹤跡。

寫到這裏。又有讀者要問。爲什麼毛祖旺不將鬼蟾收回血符。而是帶在身邊。這個問題我也問邋遢道人了。當然是後來問的。對方的回答是血符一旦放出。就不可能被收回。不死不休。尼瑪。又是一個禁術。好吧。但凡我認爲施法後會喪命的法術。都被我列入禁術的範圍。我還是很惜命的。

待續 給毛馬兩家的後人託過夢以後,毛祖旺割下一綹自己的頭髮掐在左手,並咬破右手中指,將流淌出來的血滴在頭髮上面,隨後掐着這綹頭髮開始掐訣唸咒,

咒語略過,我試驗過不靈,就不寫出來了,估計是我的修爲不夠吧,再有就是這段咒語太長,生僻字又多,打上來費勁,大家理解萬歲,

唸完咒語後,再看那綹沾血的頭髮先是開始左右搖擺,搖了幾下後,頭髮指向某個方位,毛祖旺騎上鬼蟾就朝頭髮所指的那個方向前進,

每走一段路後,毛祖旺手中的頭髮都會改變方向,給我感覺就是現代的gps定位儀,反正挺牛逼的,隨後毛祖旺就跟隨頭髮所指引的方向前進,

這個術法的原理我是知道的,就是利用血緣關係找尋對方,這個貌似沒什麼可解釋的,不過最牛的就是毛祖旺根本不忌諱自己騎着一隻癩蛤蟆到處亂逛,這點讓我很是佩服啊,要知道,此刻毛祖旺還被東廠通緝,可以說是朝廷的要犯,敢如此大搖大擺的走在大街上,也算得上是牛人一個了,

不過我個人認爲,毛祖旺之所以敢毫無顧忌的尋找自己的兒子和兒媳,最主要的應該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了,否則他絕不會做出如此乖張的舉動,還有一點就是他也不怕遇到官兵堵截,上萬的軍隊都奈何不了他,更何況途中的幾個蝦兵蟹將呢,

毛祖旺就這樣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並且在路人的指指點點之下走了兩天,終於找到了自己兒子和兒媳的屍體,

途中毛祖旺也曾遇到了幾隊巡邏的官兵,不過那些人看到騎着鬼蟾的毛祖旺後,都跟見了鬼一樣躲着他走,貌似那天晚上這三人突出重圍的事蹟在士兵內被無限誇大了,我查閱某些野史得到的版本是,明朝第五個皇帝繼位期間,有仙人騎着蟾蜍遊走於大明朝境內,屬於天降祥瑞,尼瑪,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根本不挨邊兒嘛,

更搞笑的則是這段野史被日本某知名漫畫家看到了,而且畫到了漫畫裏,還拍成了卡通片,看卡通的讀者一定想到了,沒錯,就是《火影忍者》裏木葉三忍的自來也,從我知道事情的始末後,我一看自來也我就想樂,原來毛祖旺那麼好色,哈哈,

屍體是找到了,不過很悲哀的是倆人的屍體並未在鄧翠翠挖好的大坑內,而是被搜索的士兵發現後,送到了縣衙領賞,

毛祖旺進入縣衙的時候,縣令正在那傻笑呢,你想啊,東廠下的懸賞令,居然被自己找到了兩個主犯的屍體,這尼瑪得是多大的功勞啊,只要這倆屍體往東廠那麼一送,自己還不得官升三級啊,

縣令正做白日夢呢,毛祖旺騎着鬼蟾就破門而入了,這給縣令氣的,你丫誰啊,特麼進門好歹敲個門啊,你媽沒教過你要懂禮貌嗎,再說了,修門不得花銀子嘛,你給報銷啊,

可氣歸氣,一看對方的模樣,縣令又高興了,哎呦喂,這不是東廠畫像通緝的逃犯毛祖旺嘛,別的不敢說,就你丫騎那大蛤蟆,也太特麼明顯了,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我這正愁找不到你呢,你丫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這是老天爺讓我升官發財啊,

想到此處,縣令由怒轉喜,朝着手下的兵丁衙役喊道:“來人啊,趕緊將朝廷懸賞的要犯毛祖旺給我拿下。.”話音剛落,兩側的捕快衙役就將毛祖旺圍了起來,

毛祖旺騎着鬼蟾冷冷的看着衆人,用早已沙啞的聲音低沉的說道:“不想死的都給我滾遠點。”

“上,東廠白虎指揮使放下話啦,不論死活,得其首級者一律賞銀十兩。”看到了吧,一百兩到縣令這兒就變十兩了,貌似當官的都這次奧型,不過也怪不得他們什麼錢都貪,不貪哪兒來的錢給上面的人送禮啊,於是,下面的貪來錢孝敬上面的,上面的根據孝敬的多少來安排你的去留,這就成爲一種惡性循環咯,

要知道,明朝一個縣令一年的俸祿才九十石(念dan),換算成現在貨幣的話,也就一千多塊錢,特麼都不夠哥兒幾個出去吃頓飯,洗個澡的(正規的洗浴,想歪的面壁唱《拯救》),這還不算,每年還得孝敬上面的官員,什麼冰敬啦,炭敬啦等等的,誰特麼要是不貪,誰就得餓死或者被罷官,這就是歷史的原貌,嘎嘎,我知道的多,我驕傲,我爲文章添作料,

看到衝上來的捕快衙役,毛祖旺冷哼了一聲,隨後指揮着鬼蟾開始大開殺戒,這羣衙門裏的可憐蛋兒,要是知道東廠出動數萬人都未能將對方截住的話,估計早一溜煙兒的跑沒影了,偏偏這羣人裏沒一個得到消息的,下場就是被鬼蟾一口一個的吞下肚子,等縣令回過神來的時候,好嘛,整個府衙內就剩老哥兒一個了,

這時候縣令才知道攤上事兒了,攤上大事兒了,於是雙膝跪地,爬到了毛祖旺騎着的鬼蟾身前,“爺爺饒命,爺爺饒命啊。”而且邊爬邊不斷的求饒,貌似當官的都惜命,否則辛辛苦苦貪來的錢就全白費了,真是應了本山大叔小品裏的那句“人活着最悲哀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

“你這種狗官,留着也是禍害,反正我揹負的因果也夠多的了,也不差你一個。”話還沒說完呢,鬼蟾就一口將這名縣令吞了下去,隨後,毛祖旺騎着鬼蟾來到府衙的仵作間(驗屍房或者停屍房),找到了自己的兒子和兒媳,

看到這倆孩子的時候,鄧自名老淚縱橫,一來感嘆除魔命苦,剛剛失去左手又再次丟了性命;二來感嘆鄧翠翠的貞烈,爲了替自己的未婚夫報仇,甚至不惜與活死人爲敵;三來感嘆茅山宗從此以後,後繼無人,總之是哭得挺傷心,

毛祖旺在仵作間內,將兩個孩子的屍體整理乾淨,隨後控制鬼蟾用舌頭將二人捲入口中,卻不下嚥,然後騎着鬼蟾離開了府衙,這正是“悄悄的我來了,正如我悄悄的走;我捲一捲舌頭,不留下一具活口。”

我看過某部明朝的野史,裏面記載了一樁無頭懸案,說的就是某縣衙一夜之間三十餘口全部消失的故事,如果您也恰巧看到,那麼恭喜你,你找到事情的真相了,

待續 毛祖旺懷着無比沉痛的心情帶着兩具屍體離開府衙後,開始朝着馬歸元曾經跟自己說過的風水福地前進。由於鄧翠翠和毛除魔的屍體是放在鬼蟾的體內,也就是陰間,因此在到達風水福地之前,等於爲兩具屍體找到了一個臨時的冷藏室。因爲在陰間,屍體是不腐不壞的,這塊普及一下常識。

說來也是有趣,馬歸元當初離開茅山的時候心灰意冷,自己所學的很多東西,由於受傷而不能使用,而且掌教之位也由鄧自名擔任,太無奈了,於是離開茅山後,馬歸元就開始遊歷明朝的大江南北,藉此緩解內心的苦悶。

在途經現在湖南湘潭的時候,馬歸元發現了一處絕佳的陰宅福地。這塊福地依山傍水,景色秀麗。而且最爲難得的則是在這塊福地內,隱隱有祥瑞之氣的徵兆,如果不被破壞的話,若干年後,就會形成天王出宮,九龍朝聖的風水寶地。套用現在的話來說,這地兒絕對是潛力股,就如同我主持中式婚禮的開場白一樣:“祥雲罩瑞臺,紫氣東來!”差不多就這意思吧。

這塊風水福地當真稱得上是“問君陰陽分兩宅,此事自古已分開;識得真龍地氣在,三百餘載福地開。” 朱門嫡女不好惹 本文留下這麼四句偈語,有待日後驗證。

我給大家解釋偈語裏的頭三句,就是說風水裏面分爲陰宅和陽宅,陰宅是給死人住的,陽宅是給活人住的,這件事情古人就已經知曉如何去做,而且馬歸元找到的這處風水福地,裏面隱隱的含有龍脈的影子,也就是偈語裏面的真龍地氣,否則也不會有祥瑞之氣,至於最後一句話的意思,讀者們自己去猜好了,都說出來就沒意思了。

找到此處福地後,馬歸元當下就記在心中,不過也不可能守着這地方過一輩子吧,隨後馬歸元繼續遊歷明朝的大江南北,並最終選擇在北方定居。

說句題外話,明清兩個朝代出了太多的高人了,尤其是明朝,可以說是道教人才輩出的年代,在特麼看看現在,全特麼是騙子,真是世風日下,一代不如一代啊。

多年後與毛祖旺在茅山相見的時候,馬歸元無意中提到過此處陰宅福地,當時也就是那麼一說,並未在意。

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毛祖旺下意識的就記住這個事情了。這次發生茅山的變故後,參與的衆人除毛祖旺外,可以說是全員戰死,餘下沒來的第二代毛馬兩家的後人,也是能逃的逃,或者在接到毛祖旺的通知後,遠離塵世避禍去了。

別說毛祖旺自私,他除了是一名優秀的驅魔人以外,他還是一個父親,一個剛剛失去了兒子的父親。此時的毛祖旺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自己的另一個兒子毛衛道身上,因此纔會想到這塊風水福地,打算將自己與除魔夫婦的屍體藏於此處,最終的目的就是希望衛道能夠平平安安,毛家的子孫後代都能夠沾到這塊福地的光。

可毛祖旺沒有想過,這塊福地是人家馬歸元爲馬家尋找的墳地。當初跟你毛祖旺說這地方,只是師兄弟之間的聊天,並沒有說是送給你,這下倒好,你丫毛祖旺鳩佔鵲巢,把人家辛辛苦苦找到的風水福地給佔咯。

這就跟《亮劍》裏李雲龍那話似的“啊,我老李辛辛苦苦,摳摳搜搜的存了半輩子的錢,可算找了房媳婦,聘禮也下了,酒席也擺了,迎親的隊伍也去了,等特麼快入洞房的時候,沒老子什麼事兒了,那老子能幹嗎?”

由此可見,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同時也間接的證明了話到舌尖留半步的道理,希望閱讀本文的讀者朋友們能夠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於是,風水福地這件事兒,也成爲日後毛馬兩家不和的誘因之一,當然,這是後話,本章暫且不提。

再說毛祖旺騎着鬼蟾,經安徽、湖北,最終抵達湖南境內。毛祖旺在途中,努力的回憶着當初馬歸元提到的各處細節,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找到了那塊風水福地。

找是找到了,可具體埋在什麼位置,毛祖旺就頭疼了。因爲當初在茅山修道的時候,風水這方面一直不是自己的強項,此刻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按照《金篆玉函》的山、醫、命、相、卜這五種技藝來解釋的話,毛祖旺最感興趣的就是山字方面的東東,也就是我們時常說到的主修課,而選修課學的則是命字方面的東西。

但風水完全是屬於相字裏面的學問,因此,毛祖旺對風水這方面可以說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終究道家是以修仙爲第一目的,毛祖旺將全部精力放在山字方面也是人之常情,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學到的東西拿到社會上未必能夠用得到,而那些在社會上用得到的東西,偏偏又是你沒學過的,真是應了那句:人生不如意,十之!

無奈之下,毛祖旺只好選了處自認爲看得順眼的地方,將自己的兒子和兒媳葬下。並且,在倆人合葬的墓地上移來了一株滿山藤,其實也就是希望藉着滿山藤這種植物,讓自己的後人能夠具備這種植物的堅韌性,不過說句不好聽的,這種植物對陰宅是一點作用都不起,由此可見毛祖旺在風水方面的的確確是個門外漢。

安葬完除魔兩口子後,毛祖旺就開始考慮自己的後事了。自己身爲一個驅魔人,先是在茅山一役中造了那麼重的殺孽,其後又在府衙之內,滅了三十餘口人,這些因果或早或晚都會報應在自己身上的。

最好的情況就是與自己曾經做過的善事相抵後,餘下的惡業用自己剩餘的壽命來償還;最壞的結果就是禍及子孫後代。

毛祖旺深知其中的厲害,因此,放棄了報仇的念頭,決定在這處福地之內,了卻自己的餘生,藉此換潤代子孫的平安。至少想法是好的,但能不能實現,就不好說了。

想好以後,毛祖旺又找了一處自己認爲不錯的地點,挖了個坑,將自己隨身攜帶的黑紙符全部放入坑內,就算是陪葬品好了。

然後算出個下葬的吉日,自己跳入坑內,指揮着鬼蟾將自己活葬於坑內。待毛祖旺死後,鬼蟾也煙消雲散。至此,南毛一代宗師毛祖旺,羽化歸去。

可我們誰又能想到,馬歸元找的這塊風水福地,被毛祖旺佔了以後,會影響到我們這代、我們的父輩以及我們的爺爺那輩,整整三代人的命運!!!

待續 .

再說說毛衛道與馬維真二人,驚聞噩耗後,二人可以說是痛不欲生,但卻苦於沒有任何能力去改變什麼,於是兩人通過千里傳音術商量後,決定在京城相見,

在這裏簡單的說一說千里傳音術:這是神祕學領域的一種術法,十年以上修爲者即可融會貫通,主要是利用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的特點,來實現傳音的方式,法力精深的人,據說不但能夠傳遞聲音,甚至能夠利用媒介傳遞影像,不過我沒有親眼見過,

這門術法具體的我也說不好,有些類似雙胞胎之間的心靈感應,或者我的感知能力,但我的感知能力和雙胞胎的心靈相通都是天生自帶的,而千里傳音術則屬於後天修煉達到的,因此這兩者之間還是有區別的,

再說兩家的後人來到京城,相約在白雲觀內相見,要說白雲觀也即使在今日也算是個牛逼的地方,雖然在元朝末年被一場大火燒得面目全非,可牛逼就牛逼在明朝之初,白雲觀又被重新修建,只不過這次的中心建築設定在處順堂,餘下的建築都是圍繞處順堂來建造的,也就是以處順堂爲中心,憑藉此事足以證明白雲觀裏有高人存在,否則國家憑什麼耗費巨資重建呢,

白雲觀之所以出名,還有一方面就是白雲觀的西面埋着羽化成仙的長春真人丘處機,別以爲丘處機是金庸大師虛構出來的人物,歷史上的的確確有過此人,包括王重陽、馬鈺等人也都是存在的,而且丘處機也是道家五祖七真裏面的人物,可以算得上是道家的神仙了,

至於郭靖,貌似這個是虛構的,叫這名字的人倒是存在於那個朝代,但絕對不是金庸大師筆下寫的那個北俠郭靖,應該是藉助那個人的性格特點,創造出來的人物,至少我是這樣理解的,而黃蓉就真的沒有存在過,這個絕對是爲了情節需要杜撰出來的人物,

再說說元朝末年白雲觀的那場大火,那是另外的故事,劇透一點點,就是全真教的門人聯合龍虎門的後代共同抵禦魔物造成的,這個事情我以後會單獨敘述,本文由於寫的是南毛北馬,因此不做交代,

毛衛道與馬維真在白雲觀的三清閣相見,爲了避免節外生枝,倆人都是裝作香客,見面後隨即離開白雲觀,找了處偏僻的客棧,關上房門,開始研究未來的計劃,

結果卻是倆人談了沒幾句,就直接談崩了,談崩了還不算,還大吵了一架

毛衛道的意見是遵循家父的遺願,不但不去報仇,還要隱姓埋名,繼續修身養性,提高自身的功力,三代之內,不與官方合作,只爲身邊的百姓驅魔,

馬維真的意見是替自己的父親以及死去的衆多親友報仇,讓馮公公等人血債血償,哪怕一輩子與朝廷爲敵也在所不惜,

這根本就是南轅北轍的觀念,絕對沒法調和,我一直強調任何事情都有平衡點,但對於這馬維真和毛衛道的觀點,我真心找不到平衡點,而且倆人都不讓步,毛衛道甚至認爲是馬維真害了自己的弟弟,要不是她,自己的弟弟也不會失去左手,沒有失去左手,爹爹就不會帶除魔去茅山見鄧自名,而是專心南毛這邊的事情,這爺兒倆也不會丟了性命,

馬維真最恨別人提這事兒, 這可是她心底一輩子的傷啊,這下好,讓毛衛道給揭了個底兒掉,你想啊,一如花似玉的大美妞兒,脾氣倔又有本事,而且她現在算得上是北馬的宗主了,可以說是要嘛有嘛,你丫居然還揭我老底,那我還跟你客氣什麼,

於是倆人脣槍舌劍的大吵了一架,就差沒動手幹一仗了,不過卻因禍得福,避開了東廠巡查的探子,

因爲當時新皇帝登基,東廠馮公公爲了穩固自己的地位,打壓青龍等人的殘餘勢力,開始全國範圍內的大搜查,毛馬兩家的原籍被查過以後,又追到了現居住地,發現人去樓空後,就開始加強京城的戒備,生怕兩家的後人來這裏報復,因此京城各處都安插了眼線,尤其是偏僻的地方,更是增派了人手,

這就是馮公公的高明之處,完全掌握了人的心理弱點,你丫要是心裏沒鬼,至於住那麼偏僻的地方嘛,當然,窮人除外,毛馬兩家的第二代傳人,在社會經驗這方面,絕對的欠缺,畢竟都是年輕人,不過,貌似他們的爹也都沒好到哪兒去,這絕對是遺傳,後天很難更改了,但我個人的看法則是:一個人如果某方面的本事越大,那麼其他方面就越弱,老天絕對是公平的,

例如:舟舟,這個人在現實裏是個弱智,但在指揮交響樂方面,絕對的天才,還是那話,老天給你關上一扇門,就絕對會給你留下一扇窗戶,對此我深信不疑,

如果還有讀者不信的話,我再說個更加貼近生活的例子:但凡腦力勞動者,收入都高,不過壽命都短;但凡體力勞動者,收入都低,不過壽命一般都偏長(從事有害身體健康的工作除外),老天真的很公正,

再說毛馬二人,吵的那叫一兇啊,問題是一個操南方口音,一個是地道的東北大妞兒,嘰嘰喳喳罵了半天,貌似誰也沒聽懂對方罵的都是什麼意思,

而客棧裏的東廠眼線,關心更多的則是打探到有用的情報,藉以升官發財,誰特麼有心思看一對年輕男女吵架啊,於是這倆人有驚無險的渡過了這一劫,隨後分道揚鑣,各走各的,

打那天起,毛家就退出了獵魔人的歷史舞臺,遵循毛祖旺的教導,修身養性,專心修煉家傳的術法,一直到明末清初,纔再次迴歸,而馬家則遍地開花,將自己宗派裏的東西,悉數的交給北方的有緣人,同時也在明末清初再次與毛家後人的命運糾纏在一起,這是後話,暫做交代,

三個月後,馮公公七孔流血,臉色慘綠,兩眼瞪得賊大,驚恐萬分的暴斃在家中,看到的人都說馮公公是被嚇破了膽兒才死的,朝廷則宣稱是病死的,而繼位者則是白虎,並且丫一直活到壽終正寢,結論就是:裝逼犯,死得快,陰損毒辣不可愛,裝瘋賣傻那才乖,保持低調會常在,噢耶,

待續 毛馬二人分道揚鑣以後,毛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徹底離開了驅魔人的舞臺,而馬家則在這段時間內迅速的發展壯大。

說到馬家的發展,就不得不提及上文裏提到的《金篆玉函》這本玄學奇書。因爲馬家所教授的內容,就是該書裏面的某一分支,而且被細分成了若干種類。咱先說說這本書:

據說該書爲皇帝得九天玄女娘娘相助滅蚩尤後,將九天玄女娘娘所述的祕術記錄下來,取名爲《金篆玉函》。

大家來看看歷史上都有哪些人看過這本奇書,先是周朝的姜子牙,隨後傳到了戰國時期的鬼谷子——王禪老祖手中,王禪老祖又將裏面的內容有選擇性的傳授給了蘇秦、張儀、孫臏、龐涓這四位徒弟,漢朝的時候張良與韓信有幸學得裏面的部分內容,三國時代的諸葛亮有幸習得裏面十分之三的內容,這要歸功於諸葛亮的妻子黃月英,具體因爲什麼,以後的文章內會有交代,隋唐時代的李淳風,以及五代十國裏面的郭璞、楊筠鬆習得的是該書裏面的堪輿術(陰陽風水),宋朝的朱熹只看了該書盜版的內容,就把自己的想法融入進去,結果就有了“存天理,滅人慾”這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畸形論調,到了明代,劉伯溫不知道如何得到了該書的全本,助朱元璋一統天下,到了清朝,曾國藩有幸閱讀過一次該書,成就其晚清四大名臣的稱號。

之所以提及這本書,是該書將玄學的內容很系統的歸納爲山醫命相卜這五種仙道術,有利於讀者歸納分類。

先說說山仙道術:這是道家的主修方向,合人的內外,融合天、地、人三界,最終修仙的道術。

想成仙,必修山仙道術,其餘四項都是輔助類型的。而且山仙道術也是裏面最難的部分,剛剛提到的那些歷史上的牛逼人物,學的都不是山仙道術,而是其他四項裏面的東西,可想而知山仙道術有多難修煉。

山先道術具體分爲:

食餌——是利用補藥、酒及日常飲食以加強體力,治療疾病的一種方法。現在是吃啥啥有毒,安全不靠譜的飲食環境,這一條基本做不到。

築基——是利用禪、靜坐法以控制精、氣、神,進而增進體力的一種方法。道家的這個方法被佛教的禪宗學去併發揚光大了,哎,懂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人,纔是高人。

玄典——是以老子、莊子思想爲基礎,進而達到修心養性的一種方式。好吧,我們現在講究德、智、體、美、勞全名發展,還要做到五講四美三熱愛,而且老莊的東西,我們很少能夠接觸得到,這點也沒得玩耍了。

拳法——是以習練各種武術以增強體魄的方法。現在打架,完全是板磚君的天下,不是有那麼句話嘛,工夫再高,也怕板磚。誰特麼還有閒心學工夫啊。

符咒——是一種通靈、修煉的法術,其主要作用是避邪鎮煞、趨吉避凶等的一種方術。如果真有效,估計人人都去學了,可問題是現在我們學的那些,有多少是有效的呢?我特麼本身就是符咒師,關於有效的符咒,我都糾結死了,一千個符咒裏,也就一個有效的,太無奈了,即使我甄別出來有效的,也不會與其他同行分享,特麼符咒就等着沒落吧。

而毛家基本就是山仙道術的代表人物,尤其以宗師毛祖旺爲典型代表人物,從毛祖旺所使用的技能,就可以看到其已經接近地仙,可惜,最終功虧一簣。

然後就是醫仙道術:是以之症診:表裏、虛實、寒熱配合易卦、地支、經脈等去化治人體因疾病產生的煩惱痛苦。

我們現在看到的中醫,不過是醫仙道術的皮毛罷了,精髓的東西現代這羣中醫沒學到,因爲他們的精力都放在如何斂財上面了,所以纔出現了“祖傳牛皮癬,專治老中醫”這種可悲的說法。

醫先道術具體分爲:

方劑——是利用各種藥物製成散劑、丸劑來治療疾病和修煉的一種方術。最初是煉丹,中期改爲丹丸,現在基本沒有了,有煉丹那時間不如多收點香火錢。

鍼灸——針法和灸法和合稱,是利用人的脈胳、氣血循環的原理,刺激患部,來治療疾病的方術。會的人是越來越少,早晚與京劇一樣沒落的傳承。

靈治——利用掌握人的心靈(心理狀態),進而以治療人疾病的一種方術,也就是現所稱謂的“心理治療”。這點其實就是祝由術,道家換了種說法而已。

醫仙道術,爲馬歸元選修的科目,尤其是裏面的方劑,是馬歸元平日裏最愛鼓搗的事情,沒事兒就拿幾味草藥煉出點丹丸,然後分析其藥理,藥性,以便日後之需。

其次就得說命仙道術:以人的生年、月、日、時的資料去推斷一個人的命與運。這就是咱時常說的批八字,我的斷命格,指的都是命仙道術。

寫到這裏,我得說一說,關於命運,《康熙字典》裏給出的解釋是,“命不可改,運可轉,有的人被命所運,有的人可以運命。”

很多人命數不是很好,因此就將希望寄託在我們這行上面,希望藉助我們的能力改變命數,那我現在就可以很直接的回答您,甭想了,洗洗睡吧。

我本身就是這個行業裏的,學的也都是這些東西,我連自己的命都改變不了,還談什麼改變別人的命數,那不是開國際玩笑呢嘛。說通過與我聊天,我適當的加入一些祝由暗示,藉以提高你的自信,輔以符籙微調你個人的運道,這我能做到,但那些一開口就要改命的,我送您一句:“翻滾吧,牛寶寶!“命仙道術具體分爲:

子平八字推命術:利用一個人的生辰八字之干支與十神來推算人命運的一種算命術。具體的問羣內秦言,丫解釋的很明白,問我的一律tjjtds,哈哈!

本來徐管家想等到素娘懷了自己的孩子,到時再向周重的老爹求求情,想必看在他們主僕一場的情分上,拿出幾百兩銀子爲素娘贖身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沒想到素娘一直沒能懷孕,現在好不容易懷孕了,卻偏偏趕在這個時候。

Previous article

“我想你的基本情況我已經瞭解了,我希望你可以住院,這樣會方便治療還有可以有效的控制病情,你同意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