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夢塵附着在身上,時間慢慢失去意義,我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黑白兩色的天空出現變化。

背後巨大的蝶翼好像消耗完了全部力量,忽然散做漫天藍色光點。

失去雙翼,我被夢翼蠱從高空扔下。

我拼命叫喊,但是無人迴應,當快要碰到地面時,周圍所有的景物轟然破碎。

雙眼睜開,我突然驚醒。

“主播!你可算是醒了?”

身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扭頭看去,身穿白大褂的楚門正守在我的身邊,有些搞笑的是,我倆此時正藏身在樹冠之中,剛纔我猛地起身,差點把他給踹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我來不及檢查自身情況,開口詢問。

“你問我怎麼回事?我還想問你呢?”楚門默不作聲,先跟我對了一下暗號,看到我正確的迴應後才鬆了口氣:“咱們兩個跑出孤兒院之後,你狀態就很不正常,給我的感覺彷彿有人在追趕你一樣,你好像抓着什麼東西,跑進這片荒地之後就突然暈倒了。

“暈倒?我應該是睡着了,被夢魘強行拉入了深層夢境當中。”簡單來說,所謂的中層夢境可以解釋爲在夢中做夢,這樣的情況有些人遇到過,很難清醒。而深層夢境則更加恐怖,屬於在夢中夢裏做夢,這次我能醒過來完全依靠夢翼蠱。

想到這裏,我內視肝竅,夢翼蠱體型增大了一倍,蝶翼上的花紋更加神祕玄奧,但是它此時的狀態卻很糟糕,萎靡不振,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再此使用了。

“你進入深層夢境了?!不會吧?你快說說深層夢境是什麼樣的?深層夢境對我來說只是理論上應該存在的東西,不行,等這次回到現實當中,我們兩個要好好聊一聊。”

看着楚門熱切的樣子,聽到這熟悉的說話風格,我終於肯定,他就是楚門。

死掉的那個應該是葉冰夢中的夢魘,這個纔是真正的楚門,他根本就沒有進入深層夢境,一直留在中層夢境裏。

“我們先回孤兒院吧,夢魘已經被我殺了,那裏暫時安全。”我檢查完身上的東西,都還在,連後背上毛絨熊也沒有丟掉,這才鬆了口氣,朝楚門擺了下手,從樹上跳了下去。

“老楚,你爲啥要把我藏樹上?”

“以我對夢境的研究,這樣做會顯得很專業。”

……

回到天堂口,迷霧早已散去,所有的老師、孩子都消失不見,孤兒院裏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或許這就是葉冰原本的中層夢境,她孤僻驕傲,她的夢也是一樣的。”找遍了所有角落,都沒有發現葉冰的身影,現在我可以確定陳九歌撒了謊,絕望街區最後那一面鏡子可能並不是通道。

“我記得陳九歌給葉冰貼完符籙之後,又在她額頭多貼了一張藍色的引路符,會不會是那東西的事?”每一個主播都不能被小視,一次次生死歷練讓他們成爲了這座城市裏最狡詐、最陰險、最可怕的人。

搜尋許久,我和楚門終於在院長辦公室裏找到了葉冰的記憶節點,葉冰這個名字就是在這個地方由陳老起的。

沒有夢魘干擾,在推開院長辦公室門的時候,我和楚門很順利的回到了葉冰的淺層夢境。

值得一提的是,葉冰的淺層夢境竟然是五年前的那個雨夜,就是我被誣陷,她卻沒有站出來爲我證明的那一夜。

“沒想到這件事竟然也會成爲她的一塊心病。”淺層夢境的記憶節點我嘗試了很多個地方纔找到,那只是一間很普通的警員休息室,站在這裏能正好看見押送我的警車離開。

推開面前的門,我和楚門並排進入,身後的世界如碎片般破裂。

……

睜開雙眼,瞳孔還沒有聚焦,我鼻翼抽動,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血?”大腦好像被閃電擊中,我瞬間清醒,猛然從病牀上坐起,掃視四周,正是葉冰的特護病房。

“終於回來了!”

夢境時間流速和現實不同,外面天還沒亮,我看向另外兩張病牀,葉冰依舊昏迷,神色極差,楚門眼睛緊閉,不過呼吸平穩,應該只是處於單純的睡眠當中。

“可惜了,沒有把葉冰帶回來。”我的目光從她臉上移開,活動了一下身體,正要起牀突然又聞到了那股似有似無的血腥味:“怎麼回事?爲防止被打擾,病房門是從裏面反鎖的,外面人根本進不來。”

我扶着牀頭櫃站起,運用判眼,很快發現了異常。

新鮮的血液正從門外向內滲入!

“外面有人?”我取下面具,趕緊跑向病房門,站在門邊,透過門上的窗戶向外看去。

漆黑的醫院走廊上,一個穿着麻布道袍,眼蒙黑布的道士正倒在血泊裏。

“劉瞎子?!” “他怎麼會在這裏?”我運用判眼看向走廊,外面的燈好像壞掉了,只有消防出口的應急燈發出淡淡的綠光。

地板磚上殘留着猙獰的血痕,椅子東倒西歪,好像發生過激烈的搏鬥。

我確定沒有其他人隱藏在暗處後,急忙打開病房門:“老劉!老劉!”

血是從劉瞎子道袍下面滲出的,他小腹、大腿和手臂上存在多處刀傷:“失血過多導致昏迷,醫院裏怎麼可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還沒有被人發現?”

我不敢直接離開,防止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計,掏出手機報警,順便單獨給鐵凝香打了電話。

“學姐,馬上來葉冰病房!出人命了!”

十幾分鍾後,走廊上的燈突然亮了起來,我隱約看到樓梯裏有人影閃過,那體型似乎是個男人。

“果然有人藏在暗處?會是誰?爲什麼要針對我?”

我不敢直接去追,又過了一會兒,樓梯裏響起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留守的警察、江霏,還有值班醫生護士全都跑了過來。

“有血!這人是怎麼進來的?”

“快去病房把手術車推出來!”

人羣蜂擁而至,我抱着劉瞎子沒敢撒手,小心注視着每一個人,他們之中很可能就混雜着兇手。

“是誰要對付我?是誰對劉瞎子出的手?他又爲什麼會出現在特護病房外面?”我剛從夢境中離開,腦子渾渾噩噩,很不清楚,此時一思考,頭就好像要炸開一樣,特別難受。

“都退後!先讓醫生進去!”一個不容置疑的女聲傳來,人羣分開,身穿警服的鐵凝香和兩名醫生趕到:“高健,這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在對葉冰進行治療嗎?”

“我不知道,我從夢中醒來,就看到劉瞎子渾身是血躺在特護病房外面!兇手應該還沒走遠,可能就在這醫院裏!一直到天亮以前,你們誰都不要靠近這病房!誰都不能進來!”我拍打着臉,咬着舌尖,疼痛加快了我清醒的速度。

我很快意識到那個兇手真正的目標就在特護病房裏,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隔離現場,不要驚動病房裏的人!帶傷者前去治療!”鐵凝香很快安排好一切。

“學姐,你親自帶着劉瞎子去治療,他很可能是唯一的目擊者,一定要把他救過來。”

“放心,趙斌你在這裏看守,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進入特護病房!”

“是!”

醫生和鐵凝香帶着劉瞎子離開,趙斌和另外兩名警察看守在門外,保護現場。

我則滿身血跡的靠在門框上,驚魂未定,在我入夢之前就聽到病房外面發生過怪響,當時我並沒有在意,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

“下次入夢一定要找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纔行。”入夢之後,肉體處於沒有任何防備的狀態,太危險了。

我目光掃過在場的幾人,想要對比剛纔在樓梯口看到的那個身影,他雖然很快消失,但大致的身高形體已經記在我腦海中:“會是誰呢?”

現在特護病房外面,除了警察和護士之外,只剩下一個外人,那就是江霏。

她跟一個月前比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火紅的頭髮也染回黑色,不再張揚,顯得有些沉默。

“剛纔走廊裏的燈爲什麼全部熄滅了?”

我隨口問道,那個值班護士走了過來:“我們也沒弄清楚原因,醫院電路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出問題,懷疑是線路老化,我當時就是發現所有燈都滅掉,所以打開了應急開關,然後才離開護士站去聯繫電工。”

值班護士應該沒有撒謊,我在篡命那天早上,還在醫院裏見過電工搶修。

“但是這未免太巧合了吧?”目光從值班護士身上移開,我又看向江霏:“你一直守在外面?對了,陳老呢?”

“我和值班護士一起去叫的人,陳老身體不適,提前離開了。”江霏看着地上的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的小腿在輕輕顫抖:“我之前就坐在外面的長椅上,如果沒有離開,恐怕倒在這裏的就是我了?”

“陳老離開了?”我眉頭一皺,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個身影和陳老不同,應該不會是他。

“那個道士不會有事吧?”江霏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輕輕搖了下頭:“不知道,你們都退到病房外面去,不要進來。”

沒有關門,我坐在病房裏,運轉妙真心法,默默調息。

肝竅在夢中開啓,我身體恢復能力提高了四五倍,下丹田的先天真氣也變得更加粗壯,現在的我可以很輕鬆的使用出上乘符籙了。

此次入夢收穫很大,但是醒來後遭遇的這一幕,卻讓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有人要對我下手,這次入夢是除掉我最好的機會!兇手時機掌握的非常好,絕對不是一般人,他會是誰呢?” 豪娶鑽石妻 我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無論往哪個方向思考都有可能。

一個大周天過後,我吐出一口濁氣,側目看向窗外,天空已經泛起魚肚白,沉睡的城市馬上就要甦醒了。

我冷靜下來,暫時不思考劉瞎子和兇手的事情,將秀場手機塞進口袋,開始檢查自身。

善惡修羅面具我已經取下放在懷中,伸手觸碰,懷裏還多出了其他東西。

“這是……”

幾頁泛黃的筆記皺皺巴巴胡亂塞在胸口,我將其拿出後才發現,這正是我從陳九歌那裏敲詐來的深層夢境地圖,上面還有小a標註的註解。

“我有夢翼蠱,這東西對我來說是無價之寶!”悄悄藏好,我在翻動的過程中,又有兩個東西掉了出來。

一個是墨色貔貅,好像拇指大的石子一般,很不起眼。

“墨色貔貅是我殺死夢魘所得,那頭夢魘和三號橋火葬場下面鎮壓的兇物有關,這貔貅石雕必須要留下來,以後說不定有大用。”

另一件物品就是我在無燈街區,原來的秀場分部找到的鏡子碎片。

我真沒想到自己隨便找的一個碎片居然能跟着我離開夢境,進入現實當中。

很快,更出乎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我擺弄鏡子碎片,忽然發現,這鏡子碎片可以照出景物,可以照出躺在病牀上的楚門、葉冰,甚至病房外的每一個人,但唯獨照不出我自己!

雙手拿着鏡子碎片,我對準自己的臉,鏡面中卻只映照出我背後的牆壁,就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樣。

“爲什麼?這鏡子爲什麼獨獨照不出我?”我對這鏡子的來歷一無所知,思考半天沒有答案,只能將其收好,跟墨色貔貅放在一起。

除了這些外,我原本帶入夢境的佛珠手串也還在,只可惜其中有兩顆佈滿裂痕,似乎一碰就會碎掉。

“我已經迴歸夢境,這次直播也算是圓滿結束,但是我拒絕了背叛者聯合的要求,他們說不定會惱羞成怒,爲防止我倒向秀場一方,定會不遺餘力的針對我。這些瘋子能在秀場手底下活命,本事定然不小,以後我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剛從夢中脫險,就得知門外有人要殺害自己,更可怕的是對方還差一點成功,這實在是糟糕的體驗。

我嘆了口氣,呆呆的看向窗外,當第一縷陽光照進屋內的時候,秀場手機信箱收到了一條短信。

“叮!”

“直播任務午夜凌晨之前進入葉冰的中層夢境成功,獎勵一積分。直播觀看人數超過一萬人,獎勵十積分;直播期間獲得三元寶一艘紙船獎勵十三積分,完成來自陰間的委託,額外獎勵一積分。”

“可選任務一將葉冰主意識帶出夢境未完成。”

“可選任務二獲取善惡佛在夢境中的佈局未完成。”

“可選任務三殺死一隻夢魘完成,獎勵十積分。”

“可選任務四殺死背叛者未完成。”

“可選任務五未完成。”

“統計完畢:本次直播共獲得三十五積分,現有積分總額爲八十八積分!” “第十一次直播完成,開啓全新商品目錄。”

“輪迴鏡碎片(一百積分),太上三尸經殘卷(人死後魂升於天,魄入於於,唯三尸遊走,名之曰鬼。四時八節企其祭祀,祭祀既不精,即爲禍患,萬病競作,伐人性命,此法可斬三尸成道,三十積分)。”

“道術禁忌彙總(法不可輕用,因果無常,天理循環,五積分),通靈啓度文(拜請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千叫千應,萬叫萬靈,不叫自靈,三十積分)。”

“古代易容術(以童子尿用甲水,藏於冬夏之蕪塵,合牛羊脂可面丘,易千容無需食骨,六積分),現代催眠術原理與應用(三積分),厄運懷錶(你將成爲被厄運鐘意的人,如果你已經厄運纏身,那這塊表會成爲你最好的夥伴,催眠道具,五積分)。”

……

此次商品目錄更新,出現很多了新東西,因爲情況特殊,我並沒有細看,只是大致掃了一眼。

“輪迴鏡碎片是什麼東西,價值一百積分?”很早以前我就發現,秀場商品目錄解鎖,並非是毫無目的性的,此時它突然更新出輪迴鏡碎片這個東西,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沒有任何說明,單純的鏡子碎片居然需要一百積分,這東西看起來比擒龍術總綱還要坑爹。”

一百積分我現在根本拿不出來,所以暫時沒有兌換輪迴鏡碎片的想法:“其他幾件物品,倒是挺讓我心動的。”

厄運懷錶這東西雖然功用普通,但是上面的那條說明卻很讓我心動,只有被災厄纏身的人才能駕馭它,我負十萬功德,被天意針對,這世界上還有比我運氣更差的人嗎?以我現在的情況,駕馭一塊懷錶,還不是輕輕鬆鬆。

“這本古代易容術也可以考慮一下。”我皺着眉頭,連陰間秀場商品目錄都更新出了這東西,我現在的處境可以說已經到了極爲危險的地步,“易容術在這個時間點刷出來,實在有些巧合,會不會是秀場對於主播的一種保護?”

很快我就將這個想法踢出腦海,對於秀場,瞭解的越多就越覺得神祕,想要猜測出秀場每一個舉動的深層含義,基本是不可能的。

嘆了口氣,收起手機,我起身檢查病房,悄悄將葉冰額頭上的桐桑符收起,確保沒有遺漏之後,坐回自己的病牀,等待楚門甦醒。

一輪初陽慢慢爬出地平線,躺在一大堆醫療器械之間的楚門終於醒了過來,這傢伙睡的很舒服,清醒之後還伸了個懶腰:“主播,早啊。”

夢境中險象環生,能夠順利逃離夢境,這本身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至少對於楚門來說是這樣的。

“早。”我淡淡的回了一句,“你暫時不要出去,昨天夜裏,在咱們幾個都入夢的時候,門外發生了一起惡性傷人事件。”

入夢時肉體全無防備,楚門很清楚我的話意味着什麼,他臉上輕鬆的表情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是衝着我們來的嗎?”

“有可能。”我繼續修煉妙真心法,有一搭沒一搭的囑託楚門:“夢境中的遭遇你不要跟外人透露,等會你給我留下一個聯繫方式,離開醫院後一定要小心,我懷疑有人要殺你。”

“殺我?”楚門取掉頭盔,將那些亂七八糟的線路全部拿開:“我雖然性格差了一點,但從未跟任何人結怨,他們爲什麼要殺我?”

“對不起,這件事情要說起來也是因我而起,你只是被牽連其中的,我不能確定兇手屬於哪一方勢力,但有一點毋庸置疑,他們心狠手辣,做事不擇手段,習慣於斬草除根,不留任何可能存在的隱患。”我絕沒有故意嚇唬楚門的意思,只是不希望這個熱心水友出現意外。

“好的,我會小心的,這次入夢我也記錄了大量珍貴研究數據,等離開江城,我就回研究所,暫時不會外出。”楚門從我的語氣中,也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他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沒等他開口,趙斌就帶着一個老人和一個醫生走了進來。

“葉冰的情況有沒有好轉?”來人一進門就開口詢問,他的聲音帶着一絲滄桑,沉穩平靜,好像無邊無際的大洋一般。

“陳老?”我從病牀上坐起,運用判眼掃視這個老人,不肯放過他身上的任何一個細節。

衣服很乾淨,但是落有灰塵,不是剛剛更換過的,他身上也沒有任何血跡,兇手應該不是他。

“好轉是有的,但想完全清醒還需要時間。”在糊弄病人家屬這方面,楚門和大多數心理醫生一樣,都有很高的造詣,我沒有說話,任由他去跟陳老交談。

畢竟在外人看來,我只是協助治療的人,真正的主治醫師還是楚門。

“陳老,您就放心吧,我老師出馬,那一定是手到擒來。”閻醫生到這時候還不忘吹捧幾句,他的打扮同樣挑不出任何毛病,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會去做殺人這麼有技術含量的事情。

過了幾分鐘,在陳老的強烈要求下,醫院內部的兩名醫生爲葉冰做了簡單的身體檢查。

結果非常意外的發現,葉冰的身體竟然真的有了好轉,原本持續衰竭的器官內臟,都煥發出了新的生機,正在自我修復。

這堪稱醫學奇蹟的事情,最後自然歸功到了楚門身上。

他朝我眨了眨眼,也沒有點透,面無表情聽着周圍人的吹捧。

這個結果也是我一開始沒有想到,仔細思考後我才意識到,葉冰當初內臟衰竭,生命垂危,可能是因爲本體意識陷入了深層夢境,而她的淺層夢境和中層夢境則成了夢魘的私人領地,在夢魘的大肆破壞之下,纔出現這樣的情況。

我在深層夢境殺死了夢魘,雖然沒有救出葉冰,但是她最後似乎也離開的深層夢境,在這兩個前提下,她的身體纔開始出現好轉。

病房裏一片稱讚吹捧的聲音,在場所有人中估計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情況其實並不樂觀。

葉冰的本體意識極有可能落在了陳九歌手中,想要真正喚醒葉冰,以後說不定還要跟陳九歌打交道才行。

想到這裏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句話,在深層夢境當中,小a曾告訴我陳九歌是雙面佛的人,葉冰落在陳九歌手中等同於落入了雙面佛手中。

而背叛者們似乎和雙面佛之間也有某種合作,我眯起雙眼想到了更恐怖的一個方向。

他們之間的合作是什麼?

這次直播是背叛者蓄謀已久的,他們想要讓我進入葉冰夢境裏,然後一步步將我困在深層夢境當中,逼我低頭,迫使我跟他們合作。

看似這是我和背叛者之間的事情,但事實上這次直播還涉及到了第三方——雙面佛!

秀場可選任務當中,明確寫着一條,要求我洞察雙面佛在夢境中的佈局。也就是說此次直播,雙面佛也有參與,可他是怎麼參與的呢?

我眯着的眼睛慢慢睜大,看向了陳老,最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準備進入葉冰夢境救她。正是因爲陳老的不斷催促,用功德佛珠手串爲誘惑,這才堅定了我進入夢境的決心。

細細想來,陳老似乎一直都很希望我入夢,十分迫切,這根本不可能是一個孤兒院院長對待孤兒的態度!

在駝背男孩夢境當中,我也見過陳老在夢境中的模樣,他是無麪人。

彷彿神靈一般,高高在上,神祕不可接近的無麪人。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會爲了一個離開了孤兒院十幾年的孤兒,去低三下四央求我這個局外人出手?!

這是個陰謀!

他故意表現出對葉冰的關愛,實際上的目的是想要讓我入夢!

“不可以。”

Previous article

總之大家覺得星火真是個神人,而且肯定是七老八十的傢伙,否則怎麼可能這麼覺得住氣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