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夕琳達有些不甘。

「腦子瓦特了嗎?要命還是要龍血?」

飄柔沒好氣地說道,「我只能為你們爭取五秒的時間,抓緊吧,現在開始倒計時了!」

「五行拳·終式·麒麟!」

飄柔腳下一蹬,跳到了半空中,身後五隻野獸虛影顫動,最後崩碎開來,融合成了一條龍頭馬身的異獸虛影。

異獸低吼,眼中有五色光芒閃耀,它四蹄奔動,迎向了那密密麻麻的劍影。

安吉麗娜等人族沒有多想,直接轉身就走了,連飄柔都這樣說了,那自然不會有假,再猶豫下去,只是白白送命罷了。

精靈族九王子普利斯里與夕琳達互視一眼,也咬咬牙轉身離開。

雷頓也不知道吃了什麼,臉上的黑色散去了不少,只是氣息很是微眯,雙腳都有些打顫。

門羅身後虛空中的骨劍似乎無窮無盡,飄柔拳法凝聚出來的異獸虛影在五秒后被徹底擊散。

飄柔身形向後縱躍,離開了殿堂。

「跑得倒是快。」

看著空無一人的殿堂,門羅搖了搖頭,他轉過身看向滿樹的龍血,眼中火焰搖曳,他其實是三星級初階的禁區生物,只是使用了秘法,將修為降到了二星巔峰而已。

他在三星級初階的境界上已經有一兩年的時間了,所以應對這些不過是巔峰銅環級的戰士,魔法大師,簡直輕而易舉。

「三十顆龍血呢,斯坦利,你說我該給你嗎?」

門羅看向腳下的斯坦利說道。

「救…救…我…我需要…龍血…」

斯坦利抓住了門羅的腳踝,眼中露出了渴望,只要吃下一顆,他絕對恢復,不僅傷勢全無,甚至還能摸到突破的壁壘。

「昆汀都死了,他應該很寂寞吧,所以我覺得你還是下去陪他比較好?」

門羅輕笑。

「不…」

斯坦利豎瞳怒睜,但一隻骷髏腳掌卻充斥了他所有的視野。

噗嗤!

斯坦利的頭顱被踩進了地面里,碎成了肉泥,只剩身體還在抽搐。

「連人類都打不過的廢物,怎麼能繼續為父親們效力呢。」

門羅雙手交叉,很是虔誠地護在胸前,像是在禱告一般。

片刻后,他跳躍而起,摘下了一顆顆龍血,放進了儲物戒里。

「接下來便是屠宰了。」

門羅眼中火焰大盛,從眼眶裡湧出,遍布了全身,看上去如同一個火人。

……

「惡魔!你是惡魔!」

一個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離的魔法師,在地上艱難地爬著,血紅的腸子還裸露在外。

他面白如紙,嘴裡血液不斷地湧出,在他的身邊堆滿了密密麻麻的屍體,一眼看去,足足有過百之數,沒有一具是全屍。

而這一切的製造者,則是入口處,安靜坐在一堆屍體上的那個男人。

「貪心可以,但需要與之具備的實力。」

男人右手肘支在大腿上,右掌則托著自己的腦袋,那冰冷的鐵質面具下,一雙紅眸,鮮艷如血。

「還是那句話,交出儲物戒,便可以安全地出去,不然,這些人便是你們的下場。」

男人正是易林,他眸光微抬,看向不遠處圍觀而不敢靠近的眾人說道。

他抱著搶劫的心思,而眼前這些人則想要搶奪他手裡的元素之池,二者之間沒有對與錯,一切都是利益驅使,只不過易林實力強大,活了下來,並且主宰了局勢,這些人則成了豬圈裡的畜生,任他宰割。

「鐵面,同為人類,居然下手如此狠,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殺了多少人了嗎?」

有人族驚怒。

「剛才你們齊齊向我攻擊的時候,可有想過同為人類?」

易林聲音平靜,坐在入口處,「我在你們的眼裡只看到了慾望,殺戮,既然本性都被勾了出來,那麼就別再隱藏了。」

「要戰便戰,要殺便殺,口舌之利可不會讓你們活下來。」

撲哧!

黑白兩人在屍堆里走來走去,看到沒死透的就補上一劍,順便將儲物戒取下來。

「怎麼辦,這鐵面太強了,我們根本不是對手啊。」

有精靈無奈道。

剛才一百多個人衝過去,居然被鐵面三刀解決了,時間練一個呼吸都沒有!

這還怎麼打?

完完全全是碾壓般的實力啊!

可自己又不想交出儲物戒,並且還想獲得鐵面身上的元素之池,貪慾與理智不停地交戰著,於是就只能在原地躊躇了。

「等普利斯里殿下出來,一定可以戰勝這惡魔!」

「對!還有我人族的飄柔女士,安吉麗娜大人們。」

「等這些強者大人全部出來,到時我倒要看看這鐵面還敢不敢攔住這入口!」

眾人群情激奮,看向易林的眼中釋放者毫不掩飾的殺氣!

易林聽著他們的話,心中毫無波動,甚至還想笑,於他而言,那些強者的儲物戒才是真正的大頭,才是他真正想要截殺的對象。

至於這些雜魚,不過是些餘興節目罷了。

穿到年代文的姚小漁 魔刀插在一邊,如果是平時,必定早已大口大口地吞噬其血肉了,但嘗過那些高品質的血肉,對於這些垃圾,著實難以下嘴。

易林也不管它,反正他體內的血氣無時無刻不處於巔峰狀態。

「恩?」

易林忽然瞥見魔刀刀身上像是出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像是血紋,又像是裂紋。

嘰!

那些血紋中睜開了一雙雙慘白的眼眸,密密麻麻,無比地微小,易林心神一凜,他看到這些眼眸時,如同看到一座冥界大門在自己面前打開,那怨毒的亡靈咆哮在耳邊驟響,甚至還有一隻只乾瘦的手抓向了自己的脖子。

「有意思。」

易林面色平靜,緩緩移開目光。 隨即羅陽讓林喜欣躺到譚勝美的床上,幫她做全身按摩。

做完,又拖譚勝美過來,讓她趴在床上,也給她按摩。

完事後,羅陽便爬上了床,一手摟住一個,三人挨在一起說悄悄話。

譚勝美和林喜欣都有很多話想跟羅陽說,也就留在床上。

一個是想向羅陽打探一下現今王家會採取什麼報復行動,還有就是妹妹在天江市開的美容院什麼時候能正常營業。

另一個則是要跟羅陽聊一聊房子的裝修,看用什麼地板,什麼天花板,廚房的器具又用哪個牌子。

以往,要麼是林喜欣跟羅陽單獨聊,要麼是譚勝美單獨跟他聊。

此時3人都在床上,一時也不知該從何處聊起,反倒沉默了。

若林喜欣不在旁邊,羅陽早就跟譚勝美卿卿我我了。

3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眼神很粘人,卻沒人願意先開口。

譚勝美佯裝在看手機,俏臉卻紅暈輕舞。

「譚姐,在看什麼呢?」

說著,羅陽已爬到了譚勝美的身後,從後面摟住了她的柳腰,隨即叉開兩腿,將她圈了起來。

天咒 譚勝美嬌羞極了,晃了晃身子,假裝掙扎,卻是輕輕的。

看著這一幕,林喜欣含笑道:「你們都恩愛成這樣了啊,想不到發展這麼快。美羊羊,恭喜得貴夫。」

她那嬌嬌的話音又帶著三分軟軟的味道,顯是有揶揄的意思。

「就你嚼舌,我把你的嘴堵住。」

譚勝美要爬過去。

林喜欣則往羅陽身後躲去,格格嬌笑著。

「譚姐,別激動。」

一面勸,一面左手勾住譚勝美的腰,右手繞到身後,抓住林喜欣的右腳踝拉過來。

這麼一來,林喜欣也叉開了雙腿,將羅陽圈起來了。

譚勝美在前,羅陽在中間,林喜欣在後。

兩位美人將羅陽夾著。

羅陽結實的胸膛緊挨著譚勝美溫軟的脊背。

「喜羊羊,抱緊我。」羅陽笑道。

「噯,你好會享受,讓我倆將你夾在中間。」林喜欣伸手打了一下羅陽的肩膀。

最終她還是雙手摟住了他的豹腰,將臉面伏在他的肩頭上。

氣氛已沒那麼沉了。

可是3人還是難以聊正經事。

譚勝美想聊房子裝修,但這事跟林喜欣沒關係。

何況房子對於譚勝美而言,那是她跟羅陽親密的紐帶,不便在別人面前說。

林喜葭的事,又跟譚勝美沒多大關係,林喜欣還想問一下羅陽跟妹妹的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昨天,她還跟妹妹在電話聊過。

當時順便問了一句,說「你跟著牛仔,是一輩子還是怎樣」這樣的話。

林喜葭則回答「姐,你別管,這是我的事」。

聽口氣,便知林喜葭對羅陽特別感興趣。

可是林喜欣知道羅陽身邊有很多美人,若妹妹也摻和進去,那會得到什麼地位,這是她想弄清楚的。

但譚勝美在旁邊,林喜欣也不便問出來。

是以,兩位美女各懷心事,雖極想開口聊,卻又不得不忍住。

羅陽也有他的心事。

剛才已承諾給錢譚勝美裝修房子,可他還得想一想,這筆錢從哪兒弄來。

卡雖在手裡,但若用了錢,唐桂花和安玉瑩會追問。

屆時會折騰個沒完沒了。

雖可向朋友借,但羅陽還有一個更好的想法。

羅陽先輕啄一下譚勝美的俏臉,惹得她淺淺一笑。

隨後轉頭悄悄啄了一下林喜欣的紅唇。

林喜欣嗤一聲笑了,她笑時,小心肝也隨著快速的跳動起來。

偏偏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金閨玉堂 拿起來一看,見是唐桂花打來的,羅陽暗吃一驚。

若在接電話時,譚勝美和林喜欣都露一點痕迹,那晚上回去必定要接受唐桂花掐功的伺候。

「美羊羊,喜羊羊,我先去接個電話哈。」羅陽說道。

「就在這裡接聽。」

林喜欣摟緊羅陽的豹腰,嬌笑道。

先前羅陽看手機屏幕時,林喜欣也瞧見了是誰打來的電話。

她跟眾美人一起吃過飯,知道哪位是羅陽的「桂花姐」。

譚勝美在前面,還不知道來電的是誰。

「害怕我們聽見?」譚勝美冷笑。

一面說,一面轉頭要看羅陽的手機。

「沒有,是桂花姐打來的。」

慕君玥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幕後人擅長用蠱,昨天的蔣曉柔因為蠱變成喪屍的樣子,那麼現在的這些會不會也是因為中了蠱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Previous article

一身淺灰色職業套裝的蘇玉蘭臉帶笑容走過來,她的身邊,還有萬達集團的太子爺王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