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夏初雪這下就不明白了。

「觀看老一輩比拼不是能更加受到啟發嗎?」

「瞧你這話說的,老一輩人物的打鬥高深莫測,哪裡是小修士能夠看得懂的?至於實力超過築基修為的修士在整個北地那可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人數不多,且圍觀的大多修士因看不懂打鬥,基本都是來看熱鬧的,現在不同了,都是鍊氣期青年一輩的人物出場,這個階段的散修可是很多,只要認真觀看,說不定就能在其中受到啟發,並且也能更儘力的讓那些人感受一下大家族的風采!」

夏初雪看這個店小二滔滔不絕的介紹,也實在想要多了解一下情況,於是又加了十天。

「要不我就住20天了,至於剩下的錢,你都給我兌換成食物飯菜每天端到我房間里就可以! 這個明星在混日子 不夠的話我再加錢!」

「好嘞!」

店小二看著不用找錢了,於是又給夏初雪介紹起他們客棧的特色。

「客人來到我們同福客棧,可就算是走對了,我們這裡的特色菜有很多種,尤其紅燒獅子頭那可是整個本地的一絕,好多修士來到金海城都是為了吃上一道紅燒獅子頭,那味道……」

「就給我上一道紅燒獅子頭吧,再加上一道青菜和饅頭餅子之類的主食就好。」夏初雪直接打斷了店小二那如連環炮一樣的嘴巴。

「好嘞!」

店小二一走,夏初雪就開始喝茶傾聽周圍人的談話。

「哎你聽說了嗎?蘇家這次大比根本不佔優勢,他們年輕一輩只有那個蘇將少主還頂點用處,其他的根本就是個花架子!」

「這話怎麼說的?按照蘇家的實力那可是三大家族之首,這麼大一個家族可能就那蘇家少主一個頂用的弟子?」 ?「就是就是,蘇家可是金海城的大家族,人家真正的實力,怎麼會讓咱們外人知道?說不定在戰鬥的時候就會殺出來一匹黑馬!」

剛才說話的那個男子先是神秘兮兮的四周瞧了瞧,發現又沒有俗家弟子在此,這才大膽的壓低聲音說道。

「你們有所不知,蘇家之所以位列三大家族之首,那是因為有老一輩的威懾所在,據說實力最高的蘇家老祖年齡比沈家和梁家的老祖大上近百歲,一旦蘇家老祖隕落,新一輩人物還未崛起,他們家族就會陷入一種可怕的斷層,等到那個時候蘇家危矣!」

夏初雪眉毛挑了挑,看來蘇家的現狀也不太好呀!

表面上風光無限,實則早已成為沈家和梁家眼中的肥肉。

如果這次大比沒有升級的話,那麼恐怕緊接著就會醒來沈家和梁家的打壓了吧!

夏初雪如是想著。

她不知道沈家和梁家早就和蘇家明裡暗裡鬥了起來,只是那層窗戶紙目前並沒有捅破而已。

想到這裡,又聽旁邊另外一桌的人議論。

「可儘管這樣,蘇家也可以趁著老祖沒有隕落的這個機會絕地反擊,一旦成功,以後北地可就只有他們一家獨大了!」

「不過這都是我們散修閑來無事聊聊罷了,真實情況時候說的准呢?」

之後夏初雪就又聽到許多東西。

比如散修不好做,所有資源不是被大家族把著,就是被宗門規劃進去,哪裡還有散修立足之地?

只能過著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在山脈森林中尋找機緣,希望能夠晉陞。

天色已晚,夏初雪被店小二帶到了上等客房。

「前輩,這裡就是您的住所,這是房間鑰匙,給您!」

「謝謝!」

店小二離開之後,夏初雪認真的打量了一下房子。

裡邊面積不大,也就20平米左右的樣子,房間的中間部分放了一個圓圓的桌子,只剩下八瓶里插的幾枝鮮花,旁邊放著兩個凳子,大床挨著東面的牆放著,還有就是衣櫃豎立在對面的牆上,除此之外也別無他物。

伸手在桌子上摸了一把。

「還好,沒有灰塵!」

她要求不高,只要乾乾淨淨的就可以了。

坐在柔軟的大床上,精神力沉入儲物戒指,裡面被她放置了幾百塊極品靈石和幾萬塊下品靈石,剩下的下品靈石全部放進了儲物袋,也好隨時取用。

她這個儲物戒指只是做備用,一些較為珍貴的東西,平時用的東西全部都是在儲物袋裡的。

狡兔還有三窟呢,萬一儲物袋被搶,她還有個緩衝的機會。

再加上夏初雪現在修為不高,哪怕身上帶著一個儲物袋也算是夠扎眼的了,更何況還有儲物戒指和空間,當然是能不用最好不用。

手指上的儲物戒指雖然表面上沒有一絲靈氣波動,外表也就是個不起眼的黑色指環,一旦從裡面拿東西出來就會出現靈氣波動,如果有高階修士在場的話就會發現。

按照她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保護。

修仙界沒有城市的化工污染,空氣清新的和夏初雪從小長大的那個小山村差不多。

而靈氣濃度去比那高了幾十倍。

夜間,夏初雪打開二樓的窗戶眺望遠方,月光皎潔,照得大地一片透亮。

她在想,修仙界和世俗界是不是擁有同一個月亮?如果是的話,那麼是不是就可以說修仙界和世俗界是在同一片空間?

不過…這裡是地球的哪個角落?

總裁大人進錯房 她想要去了解,去探究,弄清楚一切的疑團。

突然,她隨時感受到空間里有異動,瞬間將窗戶關上,在床的周圍布下了一個簡單的隔絕陣法,這才進入空間。

「怎麼回事?」

只見原本放在桌子上面上的黑色板磚竟然虛空漂浮在半空,周身像是鍍了一層金色的光輝,極盡絢爛。

只有小樹靜靜的呆在那裡,看見夏初雪的問話,似是有些迷茫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你撿來的那種黑色版,在吸收掉池塘里冒出來的那股黑氣之後就變成了現在的這樣!」

「黑氣?池塘里怎麼會有黑氣?」

夏初雪帶著疑惑整個身子鑽進了池塘里,吃下一顆避水丹所以在裡面呆上一天一夜。

池塘本就不大,很快就來回走了一圈,水底下除了一塊塊大型的極品靈石鋪地,其他的也沒什麼。

當走到第三圈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

「這不是當初被扔掉的極品靈器嗎?」

她記得那極品靈器的劍柄上原本是一顆黑色的詭異珠子,現在那珠子居然變成了透明的藍色,像極了大海中鮫人的美麗眼眸。

除了顏色不同之外,其他的幾乎未變,同樣的詭異,同樣的如深淵在凝望,極盡妖嬈。

伸手撿起水底的那把明顯已經變了質的極品靈器握在手中,揮動身上法力上了岸。

將那極品靈器握在手中把玩著,冥冥之中似乎感覺這把極品靈器給人的感覺溫和了許多。

沒有之前的那種詭異凌厲和殺伐之感,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冰寒。

「難道靈泉水還有改變法寶性能的作用?」

還沒等研究出一二,空間內整個大地開始震蕩,夏初雪險些站立不穩摔倒在地,緊接著居然不受控制的被空間彈了出來,與此同時被彈出來的還有那些以數萬為計的毒蜂。

將原本只有20平米的空間擠得滿滿當當。

那些毒蜂突然一下子被換了地方,急躁的嗡嗡亂叫,還是夏初雪體內小蜜叫了一聲之後,才停止了聲音。

「姐姐,你沒事吧?」玫瑰和小蜜的聲音同時傳來,現在房間里的位置很小,他們也就沒有出來佔地方。

「我倒是沒事,就是空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居然全部都被彈了出來…哎?」

黑色板磚居然也被彈出來了,正穩穩的躺在夏初雪的雙手上。

那黑色板磚還沒等大家說話,就又在空中漂浮起來,其光芒比剛才在空間里更盛。

「叮鈴鈴!」

像是風鈴搖曳的聲音從胸口處傳出。 ?緊接著胸口的玉佩居然慢慢掙脫住他的那根下品法器的鏈子,緩緩升入半空,黑色板磚交合。

夏初雪現在已經管不了玉佩和板磚之間的變化,趕緊拿出一疊符篆雙手不停的結印,拉出道道殘影,幾分鐘的工夫就在房間布下了一座隔絕陣法。

隔絕陣法雖說大同小異,但是隔絕的東西卻不一樣,這個陣法是用四品符篆結合而成,不僅能夠隔絕外界的精神力太差,裡面還夾雜著另外一種陣法,那就是最簡易的幻陣,站在外面如果修為不是很頂尖的修士的話,基本上是看不出來什麼的,他們看到的不過是和平時一樣,沒有其他特別。

布置完隔絕陣法后,夏初雪才終於安心的看上了半空中的二物。

只見兩相交纏環繞之下,黑色板磚居然慢慢變得有些透明,不同於之前可以拿在手中的實質,現在有些虛無縹緲,似乎伸手一抓,抓到的不是板磚,而是一團黑色霧氣。

那板磚形狀的黑色物體又重新慢慢變得實質,然後虛化,又變得的實質,周而復始從不間斷。

直到經過九九八十一次的演變化為實質的板磚。

夏初雪看著板磚似乎和原先一樣,又似乎不太一樣,至於具體哪裡不一樣她也說不好。

「什麼情況?」

玉佩終於停下環繞的動作,緩緩地,慢慢地嵌入了黑色板磚之中。

夏初雪猛然睜大眼睛。

這黑色大傢伙該不會想要把她的玉佩給吸收了吧?

不行,那可是夏初雪的祖傳之物,如果就這樣被吞噬,她還怎麼對得起外婆?

伸手就要去抓玉佩,卻那手剛要碰觸到玉佩的時候,從玉佩里射出一道電光,直接將她給打翻在地。

夏初雪緊接著又從地上爬起來,向著玉佩抓去。

這次射出來的電光你剛才更加兇猛,把她掀翻在地的同時,還吐了一口血。

不屈不撓的又重新站起來,這時空氣彷彿被凝固,每走一步都艱難無比,夏初雪仍然靠著堅定的信念迎難而上,當手想要抓住玉佩的時候為時已晚。

那玉佩已經嵌入了黑色板磚之內,手終於碰觸到了,那東西也沒再從裡面射出電光,了玉佩卻早已融入,不見蹤影。

雙手拿著黑色板磚坐在地上,拿起那把極品靈器匕首使勁刺了過去,鏘的一聲,板磚堅硬無比,居然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姐姐,你快看!」

夏初雪打算再落下一劍的時候,猛然發現手中的灰色板磚,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祟,手心處居然有種蠕動的感覺,再加上板磚的變化。

就好像一隻靈蟲在人體內不停的吸著血,吸收著精華,啃其肉,寢其骨,使那個人的身體慢慢縮小,直到被吞噬乾淨為止。

愣愣地看著眼前的變化,夏初雪現在根本無能為力,只能看著手中東西的變化。

只見黑色板磚慢慢變小,等到了巴掌大的時候,終於從裡面露出玉佩的模樣。

到現在為止也才真正能夠看到黑色板磚消失的原因。

只見靠近玉佩的一毫米之內,全部都是被化為的黑色霧氣,從而慢慢地被吸收。

速度很快,夏初雪幾乎都可以看到一縷縷被化成的黑色霧氣正有條不紊的進入玉佩,玉佩每吸收掉一絲,整體就會暗道和虛無幾分。

難道這是兩個終極大boss互相衝撞之下玉石俱焚了?

夏初雪心中焦急,無奈現在卻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只能靜靜地等待著,一樣會有神奇一幕發生。

可是到最後,玉佩將黑色板磚已經全部吸收,但它本身也虛無縹緲的幾近飄散。

要說現在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刨去玉佩是祖傳之物不說,那裡面可真正是逆天的存在,幾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泉水,空間一年外界一天的時間比例,還有靈草靈草加倍增長的速度,極品靈石,天靈水,各種絕世古技……哪一樣拿在修仙界無一不是已經絕世的至寶。

現在那些東西通通都沒有了,讓夏初雪突然有種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覺,欲哭無淚,心裡空落落的。

不信邪似的雙手緊緊一握,希望能夠握住那即將飄散的玉佩虛影,可惜雙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抓到。

夏初雪此時心中的想法就和空空如也的手掌一樣,空落落的。對著丹田旁的玫瑰和小蜜苦笑道。

「以後都沒有空間靈泉水供你們享用嘍,吃苦的日子到了,有沒有做好準備?」

玫瑰卻不以為然的回答。

大佬我真不是故意的 「這有什麼,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姐姐你現在還剩下最寶貴的東西沒有消失!」

「最寶貴的東西?」

「沒錯,那就是姐姐你無與倫比的靈根!」

夏初雪聽到這話很窩心,知道他們是想要安慰自己。

不過也沒錯,靈根是一切的根源,是最虛無縹緲的東西。縱觀所有大修士,任他有通天遁地之能,也不能改變自己的靈感,更不能左右其子女的靈根。

只能說靈根好的一對道侶(夫妻)其後代的靈根資質相對來說好一些,否則相反。

這東西也有一定的遺傳基因傳承。

況且按照目前的修仙界看來,根本就沒有改善靈根的丹藥或者靈藥,靈根取決於一切。

夏初雪雖說心中仍然不好受,但現在也差不多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

「你們放心,只要人還或者,就一定有希望,我不會因此而頹廢下去的。」

她能夠清晰的聽到玫瑰和小蜜鬆了一口氣的聲音,心中很感動。

只是…眼前這麼多毒蜂該怎麼處理?如果讓它們離去肯定是行不通的,這裡是金海城最繁華的地帶,這個城市很大,各路修士都從四面八方前來圍觀,如果這個時候離開的話肯定會被那些修士給斬殺乾淨,那樣的話就等於害了他們。

夏初雪在一邊躊躇著,並沒有想到更好的解決辦法,與此同時,她剛才蹤跡捏著的右手手掌出悄無聲息的多了一個紅色胎記。 ?而那胎記的外形卻與玉佩一般無二,靜靜地躺在手心處,好像與生俱來一般。

終於,夏初雪感覺有些口渴想要喝水的時候,看到了手中突然出現的胎記。

「這個胎記…什麼時候出現的?」

等等!

胎記的紋路怎麼這麼熟悉?玉佩!!

夏初雪猛然想起來著紋路不是和玉佩上的畫面一模一樣嗎?一尊活靈活現的浴佛以太極的形式展現在手掌處。 你是我戒不掉的甜

赫連曦沒想瞞著,也瞞不住的,外面令狐家的事情早就傳瘋了。不過舞舜粲托信來的時候讓他也嚇一跳,「嗯,人丟了,正在找。」

Previous article

心裡嘆著氣,葉天抬頭,看向邊上的姜嫣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