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夏侯淵跟隨曹操,多次擊敗劉備,在心理上佔有不小的優勢勢。

他倒不怕劉備與自己對陣,因為劉備手下頭號猛將張飛是他的侄女婿,見了自己是要繞道而走的。

夏侯淵尋思,整個漢中的防線,最為緊要的就是天盪山。

因為那裡是前線大軍的糧草囤積之所,更是出入米倉山的門戶。

米倉山是夏侯淵準備進攻西川的糧食儲備之處,差不多囤積了漢中的近半糧草,是漢中軍士養命之源。

倘若米倉山有失,立馬就出現軍中缺糧,不但失去進取西川的可能,就連防守漢中也無法堅持。

夏侯淵一見張郃和夏侯尚來到,剛好可以讓他們前往天盪山,加強糧草的防守。

於是,夏侯淵非常嚴肅地對張郃、夏侯尚說道:

「天盪山是前線大軍屯糧之所,雖然鎮守的兵力不少,足有五萬之多,但只有夏侯德一員不太出色的大將,統兵將領有些不足,你們兩個領本部人馬,前去天盪山擔任副將,協助夏侯德鎮守此山。」

夏侯淵安排好兩人,等於從曹洪手下挖走了兩人,雖然也是在他的權利範圍之內,但也不能擅自做主,就讓曹休回去協助曹洪對抗張飛,並通告張郃、夏侯尚的調動。

張郃與夏侯尚得到夏侯淵的軍令,連夜領軍投天盪山而來,見到夏侯德,拿出夏侯淵的任命文書。

夏侯德看完文書以後,心裡有些想法,本來他自己在這裡,是一個獨立王國,他掌管糧草軍資,什麼事情都是一言而決,是一個難得的肥缺。

現在又來了兩人,能力和職位,都不在自己之下,雖然暫時只是副將,但自己必須要分權、分兵給兩人,心裡非常不願意。

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決定敲打一下兩人,他是夏侯尚的族兄,故意大咧咧地對夏侯尚說道:

「伯仁,我這裡屯五萬重兵,你們既然都是敗在黃忠手下,我聽說黃忠之兵不滿一萬,如果你想要報仇雪恨,我可以分兵三萬大軍給你們,前去擊敗黃忠,復取原寨,攻下葭萌關,就是大功一件。」

張郃連敗數陣,天盪山又是糧草重地,他可不敢擅自動用大軍,而且他已經是驚弓之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哪裡還敢再去找黃忠的霉氣,就對夏侯德致謝道:

「夏侯將軍的美意心領了,天盪山是糧草重地,只宜堅守,不可妄動。」

夏侯尚這次敗給黃忠,是因為是黃忠半夜劫營的所致,雖然也是自己的過失,但很有些莫名其妙,心裡本來非常不甘。

一聽夏侯德讓他領軍前去報仇,有點心動,但聽了張郃的話語,想起叔叔夏侯淵的叮囑,就對夏侯德說道:

「報仇之事,並不急在一時,黃忠老匹夫,肯定按耐不住,早晚送上門來,到時再給他來一個迎頭痛擊!」

夏侯尚話音剛落,忽聽山前金鼓大震,探馬來報:

「黃忠領五千軍馬,已經到了山下。」

事情來得如此巧合,張郃與夏侯尚面面相視,而夏侯德大笑道:

「正要前去給伯仁報仇,想不到黃忠倒自己送上門來!老賊不諳兵法,窮追不捨,只恃勇耳!」

張郃一看夏侯德頗有輕敵之意,他作為一個還沒有上任的副將,自然沒有決定之權,但勸阻還是必須的,就說道:

「黃忠勇力過人,而且老奸巨猾,非一勇之夫,將軍不可輕敵。」

夏侯德有些不以為然,開口說道:

「黃忠領兵遠涉前來救援葭萌關,連日大戰,士卒疲睏,更兼深入敵境,此無謀也!」

夏侯德此話非常有理,張無可辯駁,但他對黃忠心有餘悸,就悻悻地說道:

「雖然如此,將軍的職責是保護糧草,不宜輕易出戰,堅守為上。」

夏侯尚本來有心前去報仇,又怕失了糧草之地,現在黃忠真的找上門來了,容不得他不應戰了,就奮然而起,對夏侯德說道:

「願借兄長精兵三千前往營地,諒黃忠五千疲憊之師,當無不克。」

夏侯德也認為黃忠不足為慮,就分五千軍給夏侯尚下山迎敵。

黃忠看到夏侯尚兵到,就整軍迎戰,劉封勸阻道:

「日已西沉矣,軍卒皆遠來勞困,且宜高掛免戰牌,守住營寨,讓軍卒暫歇,明日再戰。」

黃忠笑著說:

「不然。我軍雖然遠來,但沿路休息足夠,飲食守時,軍卒體力充足,士氣高昂,而敵軍懷輕敵之心,此天賜奇功,不取是逆天也。」

劉封雖然號稱少將軍,但也只有監察之責,不能干涉黃忠的軍務,並沒有再出言反對。

黃忠人老成精,自然不會讓劉封難看,就讓他領軍在後面掠陣,他自己親自出馬迎戰。 夏侯尚衝下山來,看到黃忠出陣,縱馬迎上去,兩馬相交,黃忠依然是揮刀就砍。

這次黃忠拿出了真本領,同樣的招式,但因為用出了全力,給夏侯尚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覺得黃忠如同換了一個人,出招勢大力沉,難以抵擋。

好在夏侯尚雖然難敵黃忠之勇,但與黃忠這麼多天打下來,對黃忠的招法套路還是比較熟悉,尚能勉強抵擋得住,且戰且退。

手下軍卒,畢竟不是自己的本部人馬,見主將敗退,也開始轉身往山上逃跑。

黃忠縱馬慢慢追趕,夏侯尚軍陣一亂,就麾軍掩殺,手下軍卒一起大喊,尾隨敗兵殺上山來。

張郃、夏侯德在山上觀戰,眼看夏侯尚敗陣,急引軍前來接應。

忽聽山後大喊,糧營里的火光衝天而起,上下通紅,眼看是糧倉走水了。

這火要燒起來,馬上就斷了前線軍卒的口糧,夏侯德大驚失色,可不敢讓糧草有失,提兵前去來救火時。

還沒有走到糧倉,路上正遇老將嚴顏,手起一刀,夏侯德措手不及,被斬中頸部,翻身落馬,眼見得活不成了!

黃忠與夏侯尚對陣,施驕兵之計,連敗十餘陣,在這段時間內,嚴顏也沒有閑著,他先使探子到處刺探軍情,早就發現了天盪山這個屯糧之所。

黃忠攔住張郃退路,就是要趕張郃他們前來天盪山,他也好亂中取勝。

嚴顏親自令人查看好地形,早已領軍埋伏在山僻去處,只等黃忠軍到就發難。

一見黃忠擂鼓進軍,嚴顏領軍衝進糧營,柴草堆上,一齊點著,放起火來,烈焰飛騰,照耀山峪,但糧草並沒有被點著。

嚴顏斬殺夏侯德,更不停留,領軍從山後殺來。

張郃、夏侯尚不知道有多少敵軍殺來,山上軍隊雖然不少,但因為夏侯德已死,群龍無首,盡皆逃竄。

張郃、夏侯尚本部只有數千軍馬,前後不能相顧,抵擋不住黃忠和嚴顏的猛攻,只得放棄天盪山,望定軍山而去,投奔夏侯淵。

黃忠、嚴顏攻下了天盪山,到陽平關再無險阻,等於撕開了夏侯淵的防線。

因為葭萌關本來兵力不足,黃忠並沒有分兵駐守,只是虛立營寨,慢慢把糧草全部搬運回葭萌關。

劉備在平定巴西郡以後,從瓦口關前往南鄭城地勢險要,路途艱難,曹洪又緊守關隘,正無計可施。

黃忠快馬報捷,劉備得知黃忠撕開了夏侯淵的防線以後非常高興,聚眾將慶祝,法正進言道:

「夏侯淵、曹洪守得跟鐵桶似的,想要等曹操來親自和主公決戰,黃忠攻克天盪山,不但撕開了夏侯淵的防線,而且掐斷了曹洪和夏侯淵的聯繫,是進攻陽平關的好機會!」

劉備覺得法正說的有理,遂傳令張飛鎮守巴西,趙雲、魏延為先鋒,引兵十萬,前往葭萌關,準備圖謀漢中。

建安二十三年秋七月,劉備領大軍出葭萌關下營,召黃忠、嚴顏到寨中,厚賞之,準備攻伐陽平關。

……

……

張郃與夏侯尚敗走,黃忠與嚴顏佔住天盪山營寨,領軍撲滅營中火勢,救出糧草,並沒有領軍追殺。

張郃、夏侯尚得以順利脫身,領軍來到定軍山,向夏侯淵報告道:

「天盪山已失,折了夏侯德,聽說劉備親自領兵十萬,出了葭萌關,前來攻取陽平關,將軍宜早做準備。」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賣力 夏侯淵和曹洪手下的軍隊,也不下十萬人馬,倒也不怕劉備進攻,但他還擔負著鎮守漢中的重任。

曹操要想圖謀西川,就必須守住漢中,夏侯淵也不敢託大,連忙派出使者,上奏曹操,要求派援軍前來策應。」

曹操接到夏侯淵的求援信,大驚失色,急聚文武百官,商議兵救漢中之事。

不少文官提出,魏王登王位未久,許昌之亂剛剛過去,需要撥亂反正,魏王宜坐鎮鄴城,可派一上將,領大軍前往漢中救援。

重生后成了我家大人的掌中花 曹操非常意動,準備挑選統軍之人。

但長史劉曄進言道:

「漢中若失,則大王就永遠失去攻取西川的機會,漢中與荊州首尾相應,隨時可以進攻中原。既然這次是劉備親自前來攻打漢中,大王休辭勞苦,必須親自征討,方可取勝,並可乘勢取西川。」

曹操想起當時司馬懿和劉曄都勸他一鼓作氣攻打西川,自己因為不想兩線作戰而放棄,想起來也有點後悔,對劉曄說道:

「恨當時不用卿言,以致如此,我決意親征漢中,順勢攻取西川!」

曹操心意已定,也不拖沓,忙傳令旨,起兵四十萬,親征劉備。

曹操兵分三路而進,前部先鋒夏侯惇,操自領中軍,三軍陸續起行。

曹操要擺魏王威勢,這次的陣仗可不小,騎白馬金鞍,玉帶錦衣;武士手執大紅羅銷金傘蓋,左右金瓜銀鉞,鐙棒戈矛,打日月龍鳳旌旗。隨行虎衛軍就有上萬人,隊伍光輝燦爛,極其雄壯。

大軍過了潼關,曹操在馬上望見一處森林,極其茂盛,問近侍道:

「此是何處?」

近侍連忙打聽,回來對曹操說道:

「此處名藍田。林木之間的山莊,是蔡邕所有。現在其女蔡琰,與其夫董祀居此。」

曹操比蔡邕小了二十餘歲,蔡邕去世已經十餘年,他也已經六十多歲,已經到了年老懷舊的年齡。

當年曹操與蔡邕相善,其女蔡琰,是一個才女,嫁與河東衛仲道為妻;寡居后被北方匈奴擄去,於北地生二子,作《胡笳十八拍》,流入中原。

曹操對蔡琰的才華非常欣賞,痛心蔡邕沒有後人,就派使者用金銀寶玉把她贖回來,重新嫁給董祀。

現在到了庄前,因想起蔡邕之事,令軍馬先行,他親自引近侍百餘騎,到庄門下馬。

董祀在外地任做屯田都尉,只有蔡琰在家,聽說曹操來了,蔡琰忙出迎,以晚輩之禮拜見。

曹操在廳堂上,偶見壁間懸一碑文圖軸,起身觀之,只見上書「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個字,不解其意。

曹操問蔡琰是何人所書,蔡琰答道:

「此乃曹娥之碑也。我父親邕曾經往觀,時日已暮,於暗中以手摸碑文而讀之,大書八字於其背,後人鐫石,並鐫此八字。」

曹操問道:

「你知道是什麼意思?」

蔡琰澀然回道:

「雖先人遺筆,但我收藏此碑文,是為了懷念父親,而家父早已仙逝,我也不知其意。」

曹操自負其才,但也不得其意,回顧眾謀士道:

「你們誰能知道其中之意?」

眾皆不能答,只有主薄楊修知道,解為:「絕妙好辭」四個字。 曹操畢竟也是才思敏捷,文字功底深厚,很快也領會了這八個字中暗藏的意思,嘴上誇讚楊修之才,說他多考慮了三十里路,心裡卻對楊修越來越忌憚。

他倒不是害怕楊修會奪權謀反,而是害怕他會挑撥離間,引起兒子們因為奪位而兄弟相殘,不由生出了除掉楊修的心思。

因為他已經立曹丕為世子,自然要維持自己的決定,而楊修不但是曹植的首席謀士,還是袁氏的外甥,他有居心不良的理由。

本來,曹操對曹丕和曹植兩人由誰來做太子,繼承魏王一事,是頗為猶豫的,甚至還一度偏向於曹植。

曹植才華橫溢,是當時有名的才子。

雖然曹丕的文采亦非常可觀,但就文學才華來說,偏長於書札,於詩賦上的造詣,比之乃弟曹植,還是頗有差距的。

所以,本身就文采極好,集軍事、政治等諸多才華於一身的曹操,開始在心裡更傾向於曹植一點。

楊修作為曹操身邊的親信,深得曹操信任,必定是曹植和曹丕爭相交結的對象。

楊修本人學富五車,也是一個才子,他的辦事能力還強,曹植做為一個名聞天下的才子,或許更對楊修的胃口。

而且曹植這個時候,正好是得到曹操寵愛的時候,加上又主動示好,楊修遂順水推舟,加入到曹植陣營,參與了這次殘酷的奪嫡之爭。

但是,曹植雖然在文學才華上佔優勢,在政治和軍事才能上,應該說曹丕要更勝一籌。

而且兩人身邊智囊集團的構成也不一樣,曹丕的智囊團,是司馬懿、陳群、吳質、朱鑠等人,個個謀略過人。

而曹植的智囊,是清一色的是文士,雖然也是名重一時的名士、俊傑,但只知道吟詩作賦,沒有什麼政治和軍事經驗可言,遠不如司馬懿、陳群、吳質之流的老謀深算,在鬥爭中自然就差了一截。

加上曹操非常倚重的賈詡,也偏向於曹丕,關鍵時刻的一句話,是曹丕成為世子的決定性因素。

楊修在曹植失寵后,曾經有意疏遠曹植以自保。

但他顧忌名聲,優柔寡斷,曹植畢竟是曹操的兒子,所以不敢過於明顯,還是保持了一定的來往密度。

曹操卻以為楊修還在幫助曹植,因為「弛道事件」,曹操對曹植已經徹底失望,為了讓曹丕順利上位,剪除曹植的羽翼是必然的,已經提上曹操的日程。

楊修作為曹植身邊的首席謀士,名聲在外,自然是首當其衝。

但他不知道韜光養晦,反而一如既往地愛出風頭,被曹操盯住了而不自知,還在為自己猜出了畫軸的謎底而沾沾自喜。

……

……

劉備在緊鑼密鼓進攻漢中,駐軍陽平關,與夏侯淵、張郃、徐晃等人對峙。

夏侯淵親自坐鎮定軍山,而屢戰屢敗的張郃,並沒有受到夏侯淵的處罰,還是被他委以重任,領軍駐守無險可守的廣石。

張郃沒有辜負夏侯淵,就像釘子一樣扎在那裡,攔住了劉備進攻陽平關的要道。

要想擊敗張郃也許不難,難的是要在夏侯淵的援軍趕到之前擊敗張郃。

劉備手下雖然人才濟濟,但也對張郃束手無策,要想擊敗張郃,就要先拿下夏侯淵。

對陣夏侯淵,劉備的兵力並不佔優,因此,他準備向留守成都的諸葛亮,請求援兵。

曹操也領軍到了長安坐鎮,遙控指揮曹軍作戰。

曹操看到雙方處於相持狀態,劉備兵力上沒有優勢,戰場上也沒有佔據主動,就沒有急於進軍漢中,而是準備擇機介入戰場,對劉備進行制勝的關鍵一擊。

在襄陽丁憂的馬謖,也沒有閑著,蠻族練兵的事情,進展非常順利,賀雲和方山,按照馬謖的方法訓練了數千精銳。

但這些軍卒,是馬謖讓沙摩柯訓練作為自保之用,並不准備自己領兵投入戰爭。

現在劉備和曹操爭奪漢中,已經到了白熱化程度,任何外力的加入,也許能夠打破平衡,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沙摩柯早就有心投靠劉備,但一直沒有合適的時機,馬謖認為,這次漢中之戰,是沙摩柯投奔劉備的好時機,就準備親自前往漢中推薦沙摩柯。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就到了建安二十三年,馬謖丁憂已經整整三十個月,劉備的漢中戰事沒有進展,但馬謖還沒有接到劉備徵召的公文。

按照漢朝的丁憂制度,二十七個月就算丁憂結束。

因為劉備有意把馬謖留給兒子劉禪,擺明了暫時不想提拔他,自然不想給他立功的機會,馬謖也有點心灰意亂。

本來,他也不想上杆子找劉備的,但大舅哥沙摩柯卻是沉不住氣了,連續派人來催,沙冬也每天吹忱邊風。

為了大舅哥的前途,馬謖只得親自前往漢中,準備上杆子向劉備推薦沙摩柯。

馬謖和張飛相善,一直都有聯繫,而此時的張飛是巴西太守,鎮守閬中。

馬謖選的路線,就是從巴西郡進入漢中。

於是,馬謖帶著邢道榮和衛隊,首先拜訪了張飛。

張飛見了馬謖,非常高興!

張飛這次能夠完勝張郃,吳登的情報及時,功不可沒!

他投桃報李,這次不惜大動手腳,把吳登提拔為統領五百人的副將,吳登手下的數十人,也全部提拔為隊率、百人將。

雖然張飛已經擴軍,這次提拔基層軍官並沒有撤掉那些世家大族子弟的官職,但張飛把那些關鍵的位置和精銳的軍隊,都留給了這些親信。

而那些世家子弟,官職雖然沒有變,但手下的軍卒,只是新兵和降卒,並沒有什麼戰鬥力,這意味著沒有立功的機會,甚至沒有保命的能力,引起了他們的極度不滿。

這些世家大族,可不是省油的燈,他們通過各種途徑,把這個情況反饋給了劉備,引起了劉備的注意。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有了關羽在荊州經營獨立王國、不聽劉備命令的先例,儘管是為了荊州著想,但還是讓劉備有了戒心,連帶對張飛的信任度,也有下降。

腹黑紈少請接招 聽到張飛在軍中大肆安插自己親信的報告,劉備更加警惕,心裡就有了架空張飛的想法。

就在一家子吃完早飯吃,剛想要出門,右右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傅歆從被子里鑽出來:「過來。」傅歆仔細瞧了瞧,情況不樂觀。傅歆拿出手機從網上找了些法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