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士兵們擔憂的看著他,害怕主公出事,沒有人去開門…

大家都知道,主公是為了保全大家,才要出城!

「主公!」

陳昱州突然上前兩步,來到賀翎面前,直接半跪而下,雙手抱拳,青澀的臉龐之上浮現出一抹戾氣,緊咬著牙幫,淚目開口:

「陳昱州,願與主公一同迎接天雷!同生共死!」

「你!」

賀翎聞言,心尖為之一顫,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之時,被自己強行憋了回去,旋即狠著臉凶道:

「滾開!」

自己為什麼出城?就是為了不讓他們遭受滅頂之災!

可陳昱州就那樣對賀翎跪著,等待他的答應,身子絲毫不動

「主公!屬下願為主公抗下雷劫!!」

北漠也走了過來,半跪而下道。

「你!?」

賀翎拿著長槍的手猛地一顫,這可是天雷,你們npc最害怕的上天所降下來的神雷啊!

他們兩人一跪下,也牽動了將士們的心

周圍所有的士兵們,都紛紛的對著賀翎跪了下來,齊聲高喊:

「吾等,願為主公抗下天雷!」

賀翎身子一怔,如鯁在喉地看著周圍所有將士,他們都對著自己跪了下來…

一絲絲濕潤,瞬間侵蝕了眼眶,努力想壓回去,卻像是反彈一樣,淚水猛地奪眶而出!

自己一直以來都不允許大唐人輕易的行使跪拜之禮,就是讓他們尊重自己,有自己的榮譽和自尊,不會隨意對人下跪,也不會沒有自己的底線!

如今能讓他們心甘情願下跪的,那一定是忠心愛戴之人了!

但是,

這天雷只能自己去抗,也只有自己才能抗下!

「我知道!」

賀翎任由眼淚在臉龐上劃過,對著大家語重心長的緩緩說道:

「你們都是大唐的將士,賀某也願意與你們同生共死,共謀戰功!只是,這次,乃是吾之一劫,必須由吾隻身應對,諸君放心,賀某,一定會勝利而歸!」

「主公!!」

士兵們眼淚崩塌般,聲音顫抖

「開門!!」

賀翎再次下令!

……

「怎麼回事?」

正在城外駐紮軍隊的張角,突然看到天空之上的雷雲似乎移動了,緊皺眉頭自喃道。

「怎麼了,大哥!?」

張寶看到他這樣,問道。

「你看這雲,是不是移動了!?」

張角指著那團黑壓壓的雷雲,瞳孔微縮,問道。

「誒,好像還真是!」

張寶仔細一看,這片雷雲好像是被風吹動一樣,正緩緩的朝自己這邊移動~

「不可能啊,天雷是針對賀翎的,怎麼會突然移動?難道….?」

張寶面露疑問,突然又想到了什麼,瞳孔猛地一縮,旋即拿出之前的黑符,就要往眼睛前貼上之時

「吱~」

厚重的城門突然打開了

張角手中的黑符又放了回去,連忙一看,卻發現一道模糊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好傢夥,長得比自己的黃巾力士都要可怖,渾身都是一片血痂,皮毛不存!

這是…….?

「大哥!你快看那雷雲!要過來了!」

張寶呼吸加重,緊張的提醒張角看向天上

張角抬頭一看,下意識的咽了下喉嚨,再看向那城門處走出來的血人,當下反應過來了!

這血人…是賀翎!?

為什麼要出來!?

「不好!這傢伙,是不是想報復我們?」

張寶又緊張地問道,之前的天雷自己可是看到了多恐怖,現在的天雷可是比之前還要強悍百倍,誰碰誰死,賀翎往自己這邊走,難不成是要報復自己,準備拖上自己等人一起死?!?

天上的雷雲積壓著,雷龍徹底成型了!

「沒事了,他走不過來了!」

張角看了一眼那雷龍,再看看剛走出城門一段距離的賀翎,眼睛微眯著說道。

果然…

妻妙無比:冷麪BOSS甜甜妻 走出城門一段距離后,賀翎的腳步就越來越沉重,身如灌鉛,一步一動都像是被鐵鏈困住一樣!

看到已經波及不到陵縣了,賀翎就停下了沉重的腳步

「叮!你受到天雷威壓,實力降低99%!」

「叮!你受到天雷威壓,所有技能被封印!」

「叮!你收到天雷威壓,躲避能力完全喪失!」

……

一道道系統提示響起,

賀翎卻是苦笑一聲,這是要把自己往死了整啊!

隨之,

「噗!」

體內血氣猛地翻騰,面色瞬間慘白如雪,一絲絲血氣都消散不見,原本還可以仗著自己的高屬性,來抵抗和壓制體內的傷勢,如今如同抽絲剝繭般的將自己一身內力抽空,屬性削弱,這些傷勢變得嚴重起來了!

賀翎連忙拿出自己的那枚戒指!

【武魂戒】·特殊寶物

品階:無

功能:消耗一枚武魂珠,召喚隨機武魂附體本身,本身獲得召喚武魂的全部實力,越是強大的武魂,需要的肉體強度就越高!維持的時間也就越短!

冷卻:視召喚附體的武魂強度而定!

注意:紫品歷史名將的武魂珠,有95%的幾率召喚出紫品歷史武將武魂,3%的幾率召喚出紅品上將武魂,1.5%的幾率召喚橙品大將武魂,0.5%的幾率召喚出超武之魂!如果肉體承受不住武魂的暴虐之力,將會消耗肉體生命力來維持附體時間!

……

賀翎再次翻掌,一枚紫品歷史武魂珠浮現而出,這是當時跟隨張曼成來犯的那名偷襲陳昱州而被程咬金一斧頭宰了的渠帥的武魂珠,自己一直保留著,本想給陳昱州的,可是他小子天資聰穎,以後的實力絕不會局限於紫品歷史,自己就沒有對他使用,也就一直在自己手裡閑著…

如今,倒是有了它的用處了

這個武魂戒強大是強大,只不過也是極為傷身之物,自己一直不願意使用,但是這次不得不使用了!

它也是領主令牌抽獎機會抽出來的寶物,應該同樣受到了遮天塔的眷顧,沒有被什麼規矩所困限,且,第一次使用,可以保證抽到一個超武武魂…雖然自己也不知道這個超武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因為這破遊戲之中的等階,到了橙品好像就封頂了…但是從幾率上來說,超武似乎要比橙品厲害~

封頂之上的存在?

一定很厲害吧!

「叮!是否使用該武魂珠,獲得一次召喚武魂附體機會!?」

「是!」

賀翎心頭一應~

「轟!!」

從他一答應,這天上的雷龍似乎徹底被引怒了…

簡直就是在我天罰面前開掛啊!?

一點面子都不給了

恐怖的威壓從天而來,濃郁的威勢壓得周圍的地面都開始有了裂縫

賀翎更是面色慘白,被那威壓直接轟坐在地,五臟六腑各盡所能的在強力支撐著身體不被壓爆!

意識恍惚間,賀翎好像看到了自己面前有三張卡牌

一個是紫色卡牌,上面是一個自己也沒聽說過的名字

另一個是橙色卡牌,上面赫然寫著李白之名?李白都是橙品….

最後一個最為詭異,是黑色,上面刻畫的模樣看不清楚是何人,但是名字自己看到了…

意識暈闕之時,賀翎選擇了那黑色的卡牌!

….

張角觀察著癱倒在地的賀翎

「這就已經不行了么?」

張寶喃喃自語,看了眼上天,充滿敬畏,自己這種凡人…又怎麼能與上天對抗呢?不自量力!

「不對勁!」

張角突然說道

再看賀翎,明明已經暈過去的身子,突然一顫,渾身黑氣騰騰而起,包裹著他的身形,緩緩站立了起來,雙目黑血般的看向那片雷雲,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似是在自言自語:

「吾,殺神白起!」 楊嘯在一瞬間已經感覺到了背後的殺氣,

不過,風火輪三兄弟的基因進化等級都在帝級以上,又是黑暗中偷襲,速度奇快無比。

而此時的楊嘯正沉醉在和肖玲的浪漫之中,完全放鬆了在外面可能遭受襲擊的事情。

距離楊嘯殺死秦小天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一直都是風平浪靜,沒有什麼出現秦家的刺客,楊嘯多少也放鬆了警惕心。

肖玲今天已經提升了基因進化等級,進化程度已經超越了風火輪三兄弟。

肖玲激發出來的防禦光盾已經非常強大了,如果只是風火輪三兄弟中任意一個都不可能擊碎她的防禦光盾。

不過,三兄弟一起出手,而且都是使用的二階魔法殺氣兵器,具備強大的殺氣攻擊傷害,

肖玲的防禦光盾瞬間白擊碎,

三把長劍刺入肖玲的後背。

「啊!」

肖玲一聲慘叫,三把長劍帶著強大的殺氣,穿透了肖玲的身體。

楊嘯此刻已經猛然轉過身來,抽出斷虹劍,對著三人劈去。

基因進化能量灌入斷虹劍,滔天殺氣猛然激發出三十米長,如閃電一般,劈中了丁風的身體。

丁風一聲慘叫,身體斷為兩截。

丁火來不及閃避,楊嘯又是一劍劈過來,將丁火瞬間劈為兩截。

丁輪一看情況完全出於他的意料,一個瞬移,消失在黑夜之中。

楊嘯此刻也沒有心情去追殺丁輪,趕緊蹲下來,抱起肖玲。

倒出一把大血丹,塞入到了肖玲的嘴中。

肖玲胸口後背六個大大的血洞,鮮血長流,氣息微弱。

「肖玲,肖玲,你怎麼樣?」

楊嘯抱著肖玲。

在大血丹的作用下,肖玲受傷的內臟開始慢慢修復,總算是緩過一口氣來。

「楊…楊嘯,如果,我死了,你…你會想我嗎?」

星光下,楊嘯能夠看到肖玲的眼神帶著淡淡的光芒,期待地看著自己,內心一顫,身體發抖。

「都什麼時候了,還問這樣的話,」

「不,你…你回答我,這樣,我死了…也安心,你是我…今生愛上的…第一個人…男人,」

肖玲氣息微弱。

即便有大血丹保命,可是,她的受傷實在太重,三把二階的魔法殺氣長劍刺入體內,體內的內臟也是受損嚴重。

魔法殺氣長劍激發出來的殺氣能夠給身體造成重大的毀滅性傷害,楊嘯都不敢確定大血丹是否能夠救回肖玲的命。

楊嘯握著肖玲的手,

「傻瓜,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的!」

「真的?」

肖玲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星光下,顯得很慘淡。

「楊嘯,有件事情,我只能…拜託你了,」

「你先別說話,好好休息,等你傷好了,你說什麼事情我都答應你。」

「我怕我現在不說,以後沒有機會了,你讓我說完,」

楊嘯點點頭:

「學院有我的檔案,你可以找到我家的地址,我家裡有個妹妹和弟弟,如果有可能的話,麻煩你替我照顧一下他們,」

肖玲氣息越來越微弱,但還是拼著最後一口氣說完了想要說的話,她怕死了就沒有機會了。

「你放心,等你傷好了,我和你回一趟家,你弟弟妹妹未來基因進化的所有費用,我都包下了,你的弟弟妹妹就是我的弟弟妹妹。」

肖玲慘然一笑,

「謝謝你,今生…遇到你,我…無…悔」

“我當然沒事了!”他的神情不僅僅是沒事人的樣子,更是喜上眉梢!

Previous article

話音一落,周圍依舊靜寂無聲。我等了片刻,卻始終沒有靠近黑無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