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她身後,余瑾銘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他把自己當做是始作俑者,當做是所有問題的根源,殊不知,最狠的人是林煙晚。

今天註定是不得以平靜的,溫念念後來親自開車送廖霜婉回了老宅,擔心她一個人出事所以在老宅陪了她一晚上都沒有合眼。

醫院那邊余瑾銘接到了好多林煙晚的電話通通都被他掛斷了,他就靜靜的坐在ICU門口,而餘墨欽坐在探視窗的面前。

直到深夜,莫焱安忙完手頭所有的事情才來到ICU,他知道餘墨欽一定還在,只是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先是碰到了余瑾銘。

「瑾銘。」他叫了聲死氣沉沉的余瑾銘。

而余瑾銘抬起頭正好就見了莫焱安,他們以前話不多,但關係還是不錯的。

「焱安哥。」

莫焱安看出了他的自責,事情的大概他了解過的餘墨欽什麼都會對他說「你沒必要太自責,你父親的病本就是比較突然的。」 「你別騙我了,我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嗎?」余瑾銘自己都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他非常的後悔自己當時沒有用一副好口氣來對著余毅榮說話,非要那樣激怒於人。

「你倒是清楚我在騙你,」莫焱安和餘墨欽呆久了也知道余瑾銘的脾氣,他不遮掩自己在撒謊的事實「年輕人嘛,誰還沒有愛過誰了?」

他做到余瑾銘的邊上,單手扶住他的肩膀。

「焱安哥,你喜歡過一個人嗎?」余瑾銘希望找個懂自己的人談話,畢竟餘墨欽實在不明白自己的執著。

但實際上,餘墨欽是更執著才對,他執著溫念念已經十多年了。

「喜歡過啊,但我不和你說我,就說說你哥和你嫂子。」

「他們能有什麼好說的,我都不知道他們才認識多久怎麼結的婚。」余瑾銘從來都不知道餘墨欽和溫念念的故事,那段故事著實被餘墨欽藏得太深了。

可莫焱安今天就要告訴他,他要他知道,他不能夠去學餘墨欽談戀愛的速度。

因為他和林煙晚的感情壓根比不上他哥哥的。

「你哥哥小時候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懦弱膽小。」莫焱安說道。

余瑾銘不明所以「然後呢?你別和我說是溫念念改變的他,那可太狗血了。」

莫焱安挑眉,余瑾銘立刻便懂得了自己說中了一切。

「音閣鋼琴賽,你哥拿第一名的那場他遇見了溫念念,是溫念念給了他鼓勵讓他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莫焱安腦袋裡也有了畫面,那場面似乎是美好的「你一定想不到,你哥哥執著了一個女孩十多年,你覺得你和林煙晚比得上嗎?」

霎時,余瑾銘閉緊了嘴,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覺得頭上燙燙的。

莫焱安見他不說話於是接著道「我告訴你這些是為了讓你知道,別什麼都想和你哥哥嫂子比,倘若真的要比你該比比能力,比比看人看事的技巧,既然比不過也學不會,那就多聽聽前輩的意見,

這一次你哥對你那是真的失望了,我看得出來,但你始終都是他的弟弟,也有溫念念在一旁一直替你說話,瑾銘那個孩子你可以留下,作為醫生我非常珍視每一條生命,

但你要負責任,等到孩子出生你就是父親了,你拿什麼養活一家子人,難道拿你這副玩世不恭的性子嗎?」

「焱安哥,我也不知道我該怎麼做,只是有的時候我哥總是喜歡威脅我,我…..」

「那你怎麼不想想他為什麼要威脅你,學習,生活,人際,你的周邊一塌糊塗,愛玩要有度,做事要有分寸,如果不是墨欽在意你他何必處處揪著那些細節不放?」

要是換了莫焱安,他估計早就受不了隨余瑾銘鬧騰去了。

這也是他和餘墨欽少得可憐的差別之一了吧。

余瑾銘聽了莫焱安的話深有感觸,他默默的低下頭去,看著自己的手十分糾結「那我…該怎麼做啊。」

「既然阿姨同意你娶林煙晚過門那你便好好過日子吧,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你也沒有什麼好選擇的了。」

「要是我想要挽回我和我哥的關係呢?」 余瑾銘赫然抬頭看去,一雙眼睛十分誠懇,他相信莫焱安能給自己答案的,他甚至比自己還要了解自己的哥哥。

可莫焱安搖了搖頭「墨欽這個人你還不懂嗎?信任給過你這麼多次了,他應該也很累了。」

「嗯,」余瑾銘有幾分沮喪「是啊,他給了我那麼多次機會可是我次次都讓他失望了。」

「好了,我不和你說了,這個時候墨欽比你要脆弱的多。」說完莫焱安離開了余瑾銘的身旁徑直走了進去。

他來到眼神一片寂寥的餘墨欽身邊,沒有溫念念陪伴的他真的太頹廢了。

今天的醫院好冷,余家也註定不得安寧。

「去我辦公室睡會吧,」他主動提出要讓餘墨欽去休息,又提醒道「叔叔什麼時候醒過來都還是未知數,你還有餘帝,接下來是一場硬仗要打。」

餘墨欽卻是搖了搖頭「我沒事。」

「我剛才…」莫焱安知道勸不動餘墨欽索性就換了個話題「剛才進來的時候在門口遇見瑾銘了,他…還是很自責的。」

想起剛才余瑾銘臉上的憂心忡忡不像是假的畢竟都是自家兄弟他還是希望餘墨欽能給余瑾銘一個機會,娶林煙晚的事情也已經成為了定局,而關係還是有挽回的餘地的。

餘墨欽思索著余瑾銘自責的模樣,他無動於衷。

「自責有什麼用,世上又沒有後悔葯。」他雙手靠在膝蓋上微微弓著上半身。

「那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余瑾銘娶那女孩子的事情,你同意了?」莫焱安試探的問道。

「同不同意現在還有什麼意義嗎,我媽都說了讓他娶,孩子也有了我還能怎麼辦。」

餘墨欽妥協了,他真的是太累了,余帝的公事壓在自己雙肩,明天一早余毅榮倒下的消息也會全城都是,他得去壓那些媒體,應付記者會。

重要的是,他還要照顧余毅榮照顧廖霜婉的情緒,這些事夠多了,他懶得再去管余瑾銘要死是活了。

至於那個孩子,余家認不認都好,反正自己不會認下的。

「哎,」莫焱安長嘆一聲「老余啊,我覺得短短這幾天你老了好多啊,和溫念念站在一塊她都能叫你叔叔了。」

「沒心情和你開玩笑。」餘墨欽知道莫焱安要逗自己,他沒給機會。

「老余,我一直蠻羨慕你的,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的家務事我不管了,諾,這個給你。」

莫焱安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口袋裡面的鑰匙拿出去放到餘墨欽的手掌心。

餘墨欽手上拿著鑰匙並不知道這是哪裡的「這是哪裡的?」

「我辦公室的,雖然比不上你余帝的小套房奢侈氣派,但睡覺足夠了,要是之後阿姨或者你老婆累了就讓她們上去躺躺,至少安靜些,有個地方能保證睡眠。」

說實在的,莫焱安的這個舉動餘墨欽是感動的,他把鑰匙緊緊的攥在手心裡,冰冰涼涼的觸感讓他略微精神了不少。

他不會說好聽話,憋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謝了兄弟。」

「行了,不和你在這兒深情款款了,我得去加班了,累了就上來休息。」 第二天一早——

果然一切就和餘墨欽想的一樣,不知道那些媒體從哪裡聽來的傳聞直就來到了醫院。

醫院門口,溫念念此時正挽著廖霜婉手裡拿著飯盒從車上走下來,老宅的司機為他們拉開了車門,然後媒體們見到了竟然就一窩蜂的湧上來。

溫念念下意識的用自己小身板擋住了廖霜婉。

「余夫人請問您能透露一下這一次老董事長病發的原因嗎?」

「根據傳言,有人看過墨少和餘二少起過爭執請問這是真的嗎?」

「……」

各種各樣的問題朝著溫念念砸過來,她被媒體推擠的難受卻還是一個勁的為後面的廖霜婉擋住鏡頭。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她看得出有些氣憤,面頰上紅紅的一片「這些事情是我們余家的家務事,感謝各位的關心。」

說完,她嘗試著拉著廖霜婉往裡面走,而廖霜婉身體真是一晚上的功夫就消極了不少,在走路見她可以清楚見得有些輕飄。

就在他們好不容易擠出一條道路的時候,一名為了出頭的媒體趕忙衝上來不小心推擠到了廖霜婉。

好在是溫念念抓的及時,不然廖霜婉肯定是要跌倒的。

「你們能不能小心點!」溫念念霎時就怒了,難道這群人連基本的尊重都不懂的嗎!

「念念,算了。」廖霜婉擔心溫念念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抓到亂做文章連忙拉住了溫念念的手。

可溫念念並沒有罷休的意思,她看向鏡頭又一次把廖霜婉維護在自己的身後「生病是人之常情,沒有過多的原因,還有我丈夫和他弟弟的感情也不需要外界來揣測,希望大家能夠多關注余帝而不是把眼光都放在我們一家人的私事上面。」

說完,溫念念點了一下頭,帶著廖霜婉離開。

不得不說廖霜婉是有些訝異的,因為溫念念方才的氣勢實在是太像餘墨欽了,那種冷漠,那種對待事情不歡喜的直接表達,真的太相似了。

醫院大堂內,溫念念挽著廖霜婉的手,廖霜婉突然問道「念念,你剛才那架勢跟誰學的啊?」

「啊…」想起剛才自己那樣凶人的模樣溫念念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媽,我就是覺得他們太過分了,所以就…..」

「你瞧你,媽媽可沒有責怪你,只是覺得啊你和小欽是越來越像了。」廖霜婉誇讚道。

溫念念心裡一想,似乎還真是那麼一回事,就在她剛要開口的時候,林煙晚的出現卻打斷了她。

「余夫人,阿姨…..」林煙晚是今天出院的,她怎麼想得到余毅榮正好也在這醫院,那為什麼余瑾銘不來看自己……

二人聞言抬頭,有聲有笑的嘴臉忽然就變成了無聲和黑臉。

「你怎麼在這兒?」廖霜婉刁鑽的瞥了林煙晚一眼,這個女孩她喜歡不起來。

「媽,她昨天就是送到焱安醫院來的。」

「這樣啊。」廖霜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看見她肚子的時候到底還是緩了緩自己的語氣「既然你也在那就和我上樓一趟吧,有些事我們早做解決。」

說完廖霜婉走上電梯,而林煙晚顯得有幾分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解決是什麼意思….. 上樓之後,電梯門開,溫念念和廖霜婉入目就是坐在走廊上閉著眼睛似乎是坐了一整夜的余瑾銘。

廖霜婉走過去,親咳了兩聲「咳咳。」

余瑾銘猛然驚醒,在看見一行三人的時候怔愣了一下「你們……」

「行了,既然都在那我這邊就把話說清楚了,」廖霜婉想要當著林煙晚的面再宣布一次自己當時做的決定「現在林煙晚懷孕是我們余家的骨肉那我們余家就會擔起責任,從今天開始林煙晚可以搬到余家來住,領證的事情就等到你爸爸醒過來之後再做打算吧。」

聽到這個消息林煙晚的臉色直接就變了,她還以為會要她去把孩子處理掉沒想到竟然是同意她進余家大門了。

她突然的歡喜起來,但臉上終究是沒有表現得太過於明顯。

「阿姨,您這是因為孩子才接納我的嗎…..」

這話在在場的人聽來簡直就是多嘴之言,不是因為孩子余家怎麼可能忽然就鬆了口?

而廖霜婉也絲毫沒給台階下「不是因為孩子還能是因為什麼?還有接納,我並沒有接納你。」

「那個媽,我先進去給墨欽送早餐,不然他待會還要上班呢。」溫念念看了眼掛鐘見餘墨欽的車快要來了趕忙進去裡頭。

監護窗外——

餘墨欽一晚上都沒有合眼,莫焱安讓他上樓休息他也沒有上去,這麼幾個小時下來溫念念發覺他嘴邊的鬍渣都出來了。

他原來那樣的精緻,現在卻把自己整得這麼頹廢,溫念念看了不禁都心疼。

「吃飯吧。」她的聲音溫柔極了,成為了餘墨欽今天唯一舒心的由頭。

「這麼早就過來了?樓下是不是都是媒體?」

「你都知道啊。」溫念念笑了笑「不過沒事,我剛才已經幫你罵回去了。」

傲嬌萌妻 餘墨欽聞言挑了挑眉,哪怕再累他對著溫念念時候永遠都是笑臉,他忽然大手一揮拉過溫念念讓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來。

有意無意的靠近她耳際,問道「說來聽聽,我在家裡的乖乖是怎麼凶神惡煞的罵外頭人的?」

溫念念嘟了嘟嘴,這都什麼形容詞,她一點都不喜歡好吧!

她拉開和餘墨欽臉的距離「沒結婚前我怎麼罵你的現在就怎麼罵那些人咯。」

霎時,餘墨欽想到了過往,當時溫念念對自己那可是又打又罵,簡直就是只母老虎。

想想都覺得可怕,當時他竟然還覺得可愛???

「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被我的威力威懾到了?」溫念念還真是看穿一些,她主動站起來,為餘墨欽把早餐攤好「行了行了,快吃早餐,待會我還要上課呢就蹭你的車去學校啦。」

「你要去學校?」餘墨欽以為溫念念是請過假的,昨天她肯定也一整晚沒好好睡覺了。

溫念念卻點點頭「才剛開學沒多久我就請假實在不好,昨天我去請了個護工過來,老宅那也會派個人多來幫把手,你放心吧,我學校到這裡有直達車有什麼事我回來處理就好。」

聽著溫念念把這一切都安排得那麼明白餘墨欽頓時覺得自己娶對了人,那還是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 原本他以為,今天他要面對媒體記者,要照顧父母和工作,可現在看來除了工作是自己必須要親力親為的之外,溫念念已經把其他能為自己分擔的事情通通處理好了。

他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也許是感激,也許是強烈的愛。

「老婆,」他的手輕輕穿過溫念念的髮絲,眼眶不知道是因為勞累而紅還是因為感動「我…..」

他的話哽在喉間溫念念都懂,所以沒給他深情告白的機會「別感動,我以後老了還得你伺候著呢,你到時候別嫌棄我就行。」

「吃飯吃飯!我上課要遲到了!」

此時門邊,廖霜婉已經和余瑾銘他們說清楚了條件,余瑾銘也去幫林煙晚搬家了,只剩她一個人站在那看著溫念念和餘墨欽心裡說不出的歡喜。

她以前總是擔心餘墨欽這輩子都遇不到一個能把他收服的女孩,後來遇見溫念念,她以為是餘墨欽隨便拉個人來糊弄自己。

原來慢慢的了解下來,他們之間的感情真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穩定,如此,甚好。

現在余瑾銘有了老婆了哪怕自己不喜歡也算是塵埃落定了,但願之後孩子能平安出生不要再生出什麼事端了。

但林煙晚從一開始就是帶著謊言出現,終究還是會用下一個謊言來圓過現在撒下的謊。

當天晚上——

老宅內,廖霜婉在溫念念的護送下回到了老宅,在門口她們就看見了林煙晚大包小包的東西。

溫念念看了看,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媽,咱們進去吧。」

「哎,這個家,都變得不像是家了。」

余毅榮在醫院裡,家裡又突然加入了一個陌生人,溫馨感幾乎是找不到了。

進屋后,林煙晚和余瑾銘正在吃飯,余瑾銘見著林煙晚胃口不好就也沒有過多勉強。

他們均聽見了門口的動靜,轉過頭來還是余瑾銘先開了口「媽,你們…吃了嗎?」

溫念念見廖霜婉板著臉不說話,不好叫余瑾銘為難「吃過了,我先扶媽上去休息,待會還要去醫院。」

說完,溫念念扶著廖霜婉上樓,而余瑾銘看著他們的背影想說什麼卻卡在了嘴邊。

房間內,溫念念坐在余毅榮常做的小茶几上等待著廖霜婉洗澡換衣,大約半小時左右廖霜婉才從裡面走出來。

「念念啊,你給媽念念書吧,這年紀大了眼睛看不清平時都是你爸念的,現在他在醫院,我只有找你了。」

溫念念聞言竟然覺得有些心酸,明明樓下也有餘瑾銘在的,可廖霜婉終究是對他失望了。

「好,您躺下,我給您念書。」溫念念想著自己去醫院是為了接替餘墨欽讓他回去休息,索性讓他再等等吧。

一字一句,她不知道念了有多久廖霜婉才說道。

「你最近累壞了吧?要不然晚上在老宅過夜就別去醫院了。」她是心疼溫念念,擔心累著了她。

溫念念卻堅定的搖搖頭「媽,您好好休息,我得去醫院找墨欽,他在老宅留了輛車我待會開車過去。」

「好孩子,」廖霜婉心疼的把手放在溫念念面龐「媽媽真的沒看錯你,你瞧瞧那個林煙晚,迄今為止就沒問過你爸一句。」 溫念念不好說人壞話畢竟就要成為一家人了「她可能是還沒有適應,您別著急,慢慢來。」

不久之後溫念念開車回到了醫院,餘墨欽以為溫念念不會回來了所以見到她的時候還有些驚訝。

「怎麼回來了?你不是陪媽回老宅了嗎?」見溫念念穿的單薄餘墨欽趕忙拿起放在身邊的外套去幫溫念念披上。

溫念念欣然接受「媽媽睡了,我來替你,你工作一天了回家去睡吧。」

她想著余毅榮這一時半會是醒不來的與其讓餘墨欽在這邊不如自己來等著,畢竟精神對於餘墨欽來說真的很重要。

可餘墨欽卻不這麼想,他認為溫念念還要上課,如果在這裡肯定是要睡不好的。

「你回去吧,明天還要上課,醫院冷。」

「行了你,別和我硬撐了,」溫念念眉間蹙起有了不滿「爸爸醒來之後有你累的,我知道你歉疚也心疼我,但是你一旦倒下了這個家就撐不住了。」

余帝是余家的主心骨,餘墨欽是余帝的頂樑柱,所以無論如何溫念念身為餘墨欽的妻子都應該照顧好他。

「行了行了你們,照顧病人都能被你們秀一臉。」此時莫焱安手裡大包小包的提東西進來,他對著那邊的二人揮了揮手「來我辦公室,請你們吃宵夜。」

辦公室內——

原本要被勸退的餘墨欽還是來了,溫念念見到吃的就走不動道很明顯她立刻就忘記了要讓餘墨欽回家的事情。

面對著燒烤她吃得那叫一個毀形象,而餘墨欽是最不吃這種東西的,所以單看著溫念念吃他就也知足了。

那就是高月的歌迷。

Previous article

拳腳功夫確實是端木最擅長的,因爲他力大,身手也靈活,易小刀看起來並不是很強壯,交起手來還是有比較大的勝算的。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比拳腳可以最大限度地拖延時間。剛纔上來的二十來個殺手已經死光了,後面的懸崖下殺手們正在朝山頂爬來,如果能拖個十幾分鍾,再上來幾十個殺手,勝算就更大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