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商議有了結果之後,一千多名墮落法師馬上行動,快速向比特梵的後方城堡退去,在那裏有一個專門爲墮落法師準備的暗門,只要從暗門裏出去,就能夠離開這裏。

巨人的眼睛一直緊盯着天空中的覆骨骷髏,對那些墮落法師的離去絲毫不加理會,任由他們魚貫走進城牆上的暗道裏面。

那些普通駐北軍士兵看到墮落法師走了,心中忽然沒底了,雖然上面還沒有撤退的命令,不過他們比誰都明白自己的實力,有墮落法師的時候還沒辦法傷害這個巨人,墮落法師走了,那就更沒有希望了。

“我們也走。”不知道是誰低聲嘟囔了一句,所有駐北軍士兵突然涌向密道,準備跟着墮落法師離開這裏。

天空中的覆骨骷髏看到了這一幕,這些傢伙總算做對了一件事情,這裏已經沒有留下的必要了,這些普通人是沒有辦法傷到巨人的,不光不能傷到,更有可能會因此丟了性命。

離開絕對是正確的。

沒想到,這些普通士兵的離開卻讓巨人猛然警覺,手裏的木棒突然舉起,一個斗大的符文突然出現在木棒之上,只見他一腳踩在地上,灰黑色的土壤突然涌動,土裏飛快的長出了一種灰色的茅草,茅草很長,生長速度非常的快,只是一眨眼就出現了幾百萬之多。

正在逃跑的士兵們壓根沒有注意到腳下會突然長出一種茅草,奔跑途中突然覺得腳下有什麼東西正在拉扯自己,只覺得腳下的土壤突然變成了淤泥,茅草極快的生長速度順着人類的腿部快速蔓延,只是一下子就把整個這些士兵給纏住了。

“不不不,你不能這樣做。”覆骨骷髏面色大變,對巨人叫道:“這只是一些普通人,他們傷害不了你。你應該放他們走。”

“放他們走?”巨人昂首大笑道:“我絕對不會放他們走的。這些人都是我的糧食,只要有了他們的生命力,我會存在這個世界很久很久的。”

“你要做什麼?”

“接下來你將看到我是怎麼變得強大的。”巨人發出一陣沉悶的吼吼聲,地表的土壤快速涌動起來,那些被纏住的士兵發出一陣痛苦的嚎叫聲,原本灰色的茅草突然變成了鮮紅色。

“不。”半空中的覆骨骷髏大吼一聲,背上的兩根骨翅用力煽動,衝着巨人直衝而去。 天穹大陸,乾坤帝朝以南十萬裏外有一座山,山下有條小溪,小溪的旁邊有許許多多的村莊。

小溪村中,陽光和諧的照耀着,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在村裏。其中一個小屋裏,窗戶緊閉,沒有一絲的光線透露,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黑暗中,一個十幾歲的男孩靜靜的躺在牀上,呼吸若有若無,兩旁還站着一男一女,皆穿着古代的那種衣服,那個男人緩緩的搖搖頭,暗道一聲可惜,口中道:“魂魄散淡,回天乏術,節哀順變吧,夫人。”

“什麼?大夫,請你救救他……”女人激動的話語中已經泣不成聲了,只是不斷求着那個男人救救牀上的孩子,雙腳都要無力的伏下去。

那位似是大夫的男子嘆了一聲,將那女人扶了起來,附在耳邊不知說了什麼,男子才扶着哀傷過度的女人打開房門離去。

那個男孩在兩人離去之時身體突然繃緊,從牀上彈起,坐在牀頭,兩手緊緊抓着頭皮,眼中露出惶恐的神色,只聽他的口中喃喃道:“這是哪裏?我是誰?”

“滴答。”

冷汗在頭上流下染溼了後背,這時,記憶如同潮水一般衝擊着男孩的記憶,“啊!”男孩忍不住嚎叫了一聲,直到男孩的眼中重新恢復清明,他的身體才重新站了起來。

“我叫傅,傅孤白?我是傅孤白!”嘴中不斷的重複着傅孤白三個字,眼中終於堅定了起來。

“我是傅孤白,但傅孤白不是我,他是傅孤白,我?我也是傅孤白!”


他叫傅孤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原本死於車禍的普通人,卻莫名來到了這個世界,奪舍了這個少年的身軀,而這個少年也喚作傅孤白。

吱呀,只聽房門傳來一陣聲響,一道光芒照來,一道低呼,那位身穿古代那種布衣的年輕女人快步跑了回來,走到傅孤白的面前,伸出雙臂摟住了傅孤白的腦袋。


傅孤白剛想說話,卻感覺兩股清淚掉落在自己頭上,只聽她安慰道:“沒事了,不要怕,姨娘在這。”

聲音中如同充滿着母性的光芒般帶有神奇的魔力,聽到這話的傅孤白的身形忍不住一震,兩股熱淚不自覺跟着流了下來,剛想出口的話哽咽在喉中。

“孤白,好了,沒事了,沒事了,乖,不要哭了,上牀再睡一會吧。”

傅孤白沒有說話,依言重新躺回牀上,一股沉睡感涌上心頭,安詳的陷入了睡眠之中。

那個女人的眼中淚跡未乾,臉上可見幾分憔悴,但是興奮開心的神色確實明顯可見,她靜靜的看着陷入沉睡的傅孤白,伸手輕輕的撫摸着傅孤白的額頭。

良久,纔打開房門離去。

而那位似是大夫的男子這時則莫名的出現在房中,眼中帶着幾分訝異的看着傅孤白,用着弱不可聞的聲音喃喃道:“魂魄黯淡幾乎消散,竟然能夠起死回生?若非洪福齊天就是意志驚人,可堪大用……”

說完話,半晌才詭異的消失在房中。

……

傅孤白的這一覺睡得很香,翌日,很早就從牀上蹦了起來,他的腦袋已經徹底清醒了過來,昨天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那種渾渾噩噩記憶混亂的感覺已經消失了,這具身體的記憶恍若消失不見一般的躲藏起來,傅孤白雙眼迷惘,陷入了回憶。

於昨日來到這個世界,而傅孤白的靈魂莫名的降臨到這個身體之上,這個也叫做傅孤白的身軀並沒有死亡,來自異界的靈魂和身體就與他本身的靈魂相互起了衝突,兩個活着的靈魂,兩個同樣弱小的靈魂,而傅孤白的靈魂卻似乎穿越時空的原因,自身的靈魂較之壯大。

當兩個世界的傅孤白在意識海相遇的時候,兩者的靈魂詭異的一塊塊如同搭起來的積木分解開,卻沒有消散,在意識海之中而是溶解在一起,不,不是溶解,就像一條條的線將兩方分解開來的靈魂牽扯在一起,所分解開的兩個靈魂就這麼的被牽扯在一起,發生着不爲人知的變化。

相互的知悉着對方的信息,而傅孤白龐大的記憶和這個只有十幾歲的傅孤白的記憶相比,弱小的靈魂支撐不了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信息量,自發的消融着,到最後兩人拼湊起來的合體靈魂,穿越而來的傅孤白的靈魂比例佔有了大部分的比例,異世的這個傅孤白靈魂最終成爲小部分的殘缺靈魂,兩個靈魂的人格開始融合起來,最終出現以穿越而來的傅孤白的人格爲主導,另外一個殘缺人格不見的情況。

最後的那個情況造就了現在的身體,就連傅孤白也不知道自己這個穿越過來的靈魂與異界的靈魂相融合會產生什麼變化,昨天的事情帶着幾分難以置信還在衝擊着他的腦海,感覺如同做夢一般,但是自己依舊是自己,除了換一個幼小的身體以外,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既來之則安之,來到這個世界,那我就是傅孤白,那就好好融入這個世界吧。摸索着來到房門,傅孤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用力的推開即將面臨的世界大門。

吱呀,一聲,朝陽的光芒射入眼中,使得傅孤白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直到重新適應的時候才緩緩掙開,純淨沒有污染的空氣沁入鼻間帶來幾分舒暢,眼前的一切映入眼前,這裏是前世類似於農村的模樣,相識的人都在相互的打招呼着,臉上一臉祥和,一個個的臉孔帶着熟悉,回憶一下卻沒有任何關於這些人的記憶,一些陌生感環繞在腦海。

周圍一個似乎是傅孤白相識的一個村民,一臉飽經滄桑的黝黑麪孔,他笑着打着招呼,關切道:“孤白你醒了啊,身體好些了嗎?”

傅孤白前身的記憶還沒有完全融入自己的記憶,也不好多說些什麼,只能笑笑的點點頭打招呼,然後獨自向前走去,村民的注意力並沒有多少聚集在他的身上,也好讓他慢慢的熟悉這個村子的面孔。

四周的房屋就是那種木板裝訂而成的木屋,而前方不遠處。

“他是誰?”傅孤白看到一個臉上帶着和善陽光的笑容的男子,正在前方的一棟房子的屋頂上修修補補,而屋下還有一個一臉關切的老人喊道:“小心點啊!”

“沒事的大爺,這裏穩得很哩!”屋檐上的男子笑道。

聽到這話老人臉上才露出和藹的笑容,但還是說道:“那也要注意點。”

傅孤白看見那名男子的時候,沒有本身傳來的那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是一種純粹陌生的感覺,顯然這個人是在他的前身昏迷的期間出現的。

那名在屋頂替那位老人修補房屋的男子似乎感覺到傅孤白的注視,那張陽光的臉不經意的轉了過來,看到傅孤白,陽光的臉微微一怔,接着露出了那個陽光的和煦笑容,頭沒有轉過去,手上的動作卻不用看的修補着屋頂的漏洞。

自己剛纔在觀察他的行爲似乎有點不禮貌,傅孤白的臉色不由得一窘,咧嘴訕笑着,對這名男子卻莫名升起一絲的好感。

“孤白,你醒了怎麼不叫我一聲就出來了啊?”一個熟悉的女聲出現在傅孤白的耳邊,如同暮鼓晨鐘,傅孤白的身形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一種緊密的血脈相融的感覺深深地由腦海中傳向他的心脈,這是血溶於水的感觸。

“姨娘。”傅孤白不由自主的吐出這兩個字,顫抖的身形已經停止,緩緩的轉過頭,望着這個對着自己露出慈祥的嗔意的女人,一陣陣的關於這個女人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

裴青青。

她是傅孤白的,自從傅孤白的父母不在,這個女人便出現,誰也不知道她的來歷,出現在傅孤白的家裏,自稱是傅孤白的姨娘,從此就開始照顧年幼的傅孤白,兩人相依爲命。傅孤白能夠活至現在都是多虧他的這個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個世界的傅孤白雖然死亡,但是穿越而來的傅孤白繼承了這具身體的遺志,早將他當成親生母親來看待。

至於傅孤白的父母,就連傅孤白也不知道這具身體的生父生母是誰,自身的記憶沒有記載,或者說就連這具身體的前身都不願提起自己的記憶,就將其隱藏封印起來了。

“姨娘,我醒了沒看到您就想來曬曬太陽。”傅孤白的臉上帶有有幾分的開心,有人能夠這麼的關心自己,是人生的一件幸事,兩世爲人,前世的親情早已不復,既如今有機會,那就好好珍惜吧!

就在傅孤白打定主意的時候,裴青青卻像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傅孤白,傅孤白還以爲自己說錯了什麼讓從小看着傅孤白長大的看出什麼了,不由得遲疑的問道。

“姨娘??”

卻見裴青青兩道淚跡從那雙美麗的眼睛中流了下來。

“姨娘……”看到這個情況傅孤白心裏有些發慌,趕緊問道:“姨娘,我說錯什麼了嗎?”

“沒有說錯,孤白長大了,不用姨娘擔心了,姨娘很開心。”裴青青輕輕的揩去眼角中的淚水,欣慰的說道。

“噢。”傅孤白知道是自己多慮了,再轉過頭時屋頂上修補的那名男子已經將頭轉了過去,認真的做自己的事情了,不由得問道:“姨娘,你知道他是誰嗎?”

“你說的是詹鳴吧?他是在你昏迷期間來到小溪村的,爲人很好,來的這幾天幫村裏人義務做了好多事,聽說還會點醫術,還來看過你。”裴青青解釋道。

“詹鳴。”傅孤白嘴裏唸叨出這兩個字,詹鳴那種深入人心的和煦笑容是一種讓人印進內心的表情,總讓人忍不住好奇的摸索。

傅孤白剛想在追問這個詹鳴的事情,卻聽裴青青說道:

“孤白,剛醒來就不要到處走了,你一定餓了吧,我早準備好了飯菜,我們去吃飯吧。”

聽聞這話,一股暖流涌上心間,同時,肚子也及時的咕咕叫了起來,傅孤白訕訕的摸了摸腦袋。

裴青青臉上也露出溫馨的笑容,牽起傅孤白的手,道:“我們回家。”

家!

一個字就能讓傅孤白的鼻子一酸,牽着裴姨娘的柔夷,多年爲了照顧傅孤白的生活起居,纖細的雙手都帶上多年務農的人家才帶有的老繭。

裴青青在前方走,傅孤白則在後面,兩人一大一小,一前一後,就這麼緩緩的漫步到傅孤白醒來的屋子裏。

吱呀一聲打開房門,傅孤白藉着照進來的陽光纔看清房中的樣子,一塊普通人家的那種四四方方的桌子,還有三把木椅,整個屋子被掃得沒有看到一絲的灰塵,

“大夫說生病的時候不適合見光,所以姨娘都將窗戶關了,現在你醒了就好好曬曬太陽吧。”裴青青說着,走到屋子的一邊將窗戶打開,陽光隨着窗戶的打開,撒了進來。

哪個庸醫說生病不能見光的?傅孤白暗自腹誹道。

“如果你覺得身體還不舒服,先去躺着,姨娘端來給你吃。”裴青青看到傅孤白站着不動,以爲傅孤白還有什麼不舒服,想要叫他到牀上躺着。

“不用了,姨娘,我也來幫忙。”傅孤白心中作爲男人的責任感怎麼會忍心讓姨娘一個人做這些瑣事呢?立即開口道。

“你的病剛好,還是好好休息。”裴青青將傅孤白按坐在椅子上,聲音中帶着不容置疑的堅定。

“姨娘,我身體好了。”傅孤白有點爲難的說道。


“呵呵。”裴青青看到傅孤白爲難的樣子,忍不住撲哧一聲,笑道:“好好好,等你好了在幫姨娘做吧。”

說完,也不給傅孤白說話的機會,推開一扇門就離開了。

我被人當作小孩子了啊?傅孤白麪露苦笑,不過自己現在十一二歲的樣子不讓人當小孩子纔是不正常的吧?

飯菜很快就被端了上來,傅孤白看着桌子上,很普通的農家菜,一塊兩塊的肉,看來傅孤白的家境屬於那種不好也不壞的地步,孤身一人能夠將傅孤白照顧到這種程度,實在有些爲難這個婦道人家了。


見傅孤白還在發呆,裴青青嗔道:“你今天怎麼一直髮呆啊?吃啊。”

傅孤白見狀,才端起碗筷,小口小口的扒着飯,飯很可口,一種淡淡的溫馨圍繞着他,這是一種許久沒有嚐到的滋味了。

……

遙遠的不知名的地方。宮殿中,一把把兵器的銳利處呈現出猙獰的鋒芒,能從上面陳舊的鐵屑上看出其中的歷史,還傳來淡淡的血腥味,顯然是經久不散。

“無名去了多久了?”一個不知名的存在緩緩問道。

角落中,如同一顆石子落進水中,一陣肉眼可見的漣漪起來一陣陣波動,

“到達瞭然神機所說的位置已有了半個月,離那個人的到來還有三個月。”

“三個月嗎?”

“咚、咚、咚。”那位不知名的存在指尖輕輕敲擊在椅背,似乎在思考什麼事情。

半晌,纔想起什麼似的,緩緩開口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有消息再彙報,一般情況就不必了。”

“是。”角落中蕩起的漣漪漸漸平緩,顯然人已離去。 小溪村,傅孤白的院子裏,傅孤白砍柴,自從見到裴青青爲自己付出這麼多,他縱然鐵石心腸也不忍心讓姨娘繼續爲自己勞累下去,雖然不知道這具身體的前身是否屬於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不過他現在不是以前那個傅孤白,何況身體中對裴青青血濃於水的親情也不會容許他這麼讓其勞累下去,每天早晨很早就起來砍柴燒水,剛開始雖然有點不適應,最後還是很快就適應了。

村裏人都誇傅孤白孝順,因爲以前的傅孤白不是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但也沒有現在的傅孤白那麼的勤快,看到此情況的裴青青對此心裏自然樂開了花。

傅孤白來到這個世界快半個月了,村裏人的情況已經大多數隨着前身記憶的出現而瞭解了,詹鳴在這幾天內時不時的來到傅孤白家裏拜訪一下,兩人很快熟絡起來。

“咔咔”傅孤白正滿頭大汗的將一根柴劈開,卻見詹鳴走了進來。

“詹大哥。”傅孤白擦擦額頭的汗水,喊道。

“孤白啊,看你這麼勤快,做完活我教你一些東西吧?”詹鳴不同於村裏的普通人,每次遇見都能被他那深深地出塵氣質所吸引,加上總是和煦的笑容,爲人很好的他在來到村裏的一個月中就被不下上百個媒婆找上門來。

“好啊,詹大哥,怎麼看你平日都很逍遙的樣子,你不用做事的嗎?”傅孤白早就對着這個神祕的詹鳴起了很大的興趣,有機會便問道。

傅孤白說的閒指的自然是詹鳴平時不用做事卻能夠到處的閒逛,看哪家需要幫忙就幫忙,雖說這屬於樂於助人的事情,但還是覺得詹鳴似乎真的是那種閒的發慌的人。

詹鳴對於傅孤白的話倒是有些不以爲意,依舊是那種和煦的笑容,道:“我不是這裏的人,當然不需要做這裏的事情了。”



“老大,城外的動靜是不是你搞出來的?我們這邊以爲魔狼進攻,封閉城門幾個小時了。”盛雲緊張的說。

Previous article

這會的聖魂•路西法已經無法再去驚訝月再一次的展露出的讓人意外的東西,雖然他已是提前很多的發現了來敵,但差不多可以用漫山遍野來形容的人影已是完全地將他們的四個方向圍了起來,縱是最保守的估計,在那裏面也有一千人以上,而爲首的,卻是那時他們所碰見過的那一隊進入魔獸森林的神聖教廷的神聖騎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