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圖靈心裡也很慌亂,但身為唯一的王室遺孤,他必須要盡全力保護自己的族人,所以只能保持鎮定,「大家不要慌,魚兒說了只有一艘船,應該不是沖著我們來的,但我們也要小心應對。」

人魚們緊張的等待了一晚上,司元卻是安穩的睡了一覺養足精神。

第二日大早,作為一向小摩擦不斷的外族海妖,司元大搖大擺的朝著人魚皇宮進發。

可把他們嚇壞了,幾十條人魚手拿草叉向著司元,嚴陣以待的樣子讓她忍不住笑出來:「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漆黑的海底,偶爾有一些體內發光的魚兒游過,明明滅滅的光讓雙方的氣氛一刻也放鬆不下來,雖然他們明知司元只有一個人,這片海域也就剩下她這麼一個海妖。

明知她手上什麼也沒有,可他們依舊不敢放鬆。

「這裡是人魚的宮殿,海妖不得入內!」他們齊聲低喊,通過特殊的方法發聲,每一個海洋之子的聲音都是美妙動聽的。

「海妖人魚本質不也是同宗同源嗎?」司元挑著指甲,並不打算跟他們多說,「圖靈呢,你們把他叫出來,跟你們說話沒意思。」

人魚:?

「國王陛下豈是你想見就見的!」感覺自己有被冒犯到的人魚聲音里隱含著怒氣,總歸他們人多勢眾,這海妖怎麼也不可能亂闖……

他們錯了。

什麼叫話不投機半句多,司元看他們說不通乾脆來硬的。張嘴就是唱歌蠱惑了周圍的海洋生物,強行把他們攔住,然後自己大搖大擺的游進去。

隨後她看到了圖靈坐在宮殿正中央寶座上擺著臭臉,長長的金髮垂下來,遮擋了他一半的身材,隱約可見的腹肌還是有幾分性感。

如果不看身材只看臉的話,當真是個小妹妹啊。

宮殿角落裡堆著數不盡的夜明珠,都是人魚從各地散落的海底寶藏里挑出來的,把宮殿照的明亮。

每天都會有人魚專門將夜明珠托到海面上曬足光亮,才能一直保持光明。

「你想幹什麼!司元!」外邊的人魚只是被阻攔一陣,很快就衝進來把她團團圍住,防止這圖謀不軌的海妖傷害他們的國王陛下。

「來跟你聊天啊。」司元一點兒也不緊張,自己找了個位子坐下,明亮如晝的宮殿讓她眼睛有一段時間不適應,不得已只能眯著眼睛好似在此處歇息,然後一邊給圖靈說自己了解的信息。

「咱們海域最近來了一艘船你知道吧。」

「誰跟你咱們,這是我的海域!」圖靈認真的糾正她,從細節上掐斷司元圖謀篡位的可能性。

「行,你的海域來了一艘船,船上有人類的氣息。」司元揉了揉眼睛,「裡面的人類可不簡單,你猜猜是誰。」 「你是誰?」亞特對於裝神弄鬼的司元沒有什麼好印象,如果這是在地面的話,他一定讓這隻海妖領教一下狼的力量!

他可沒有不打女人的規矩。

司元頂著海妖專屬攝人心魄的臉,卻是充斥著來自地獄惡魔的笑容,她一手指著自己,明明是無辜的話,在她開口以後就變成了惡意滿滿的挑釁。

「我大概是這片海里唯一的海妖,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很大,兄弟。

不是,他想問的不是這個啊!

很明顯被這個海妖鑽文字漏洞,亞特哽住了一口老血,修彌立馬頂上,「我們是問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很重要?」司元伸出手來又是一道巨雷打下,閃電彷彿能把他們的性命直接帶走,就在他們船體不足兩米的地方,嚇得那無辜的船長啪嗒一下坐在地上,他甚至想要縮進桌子地什麼也看不見,就不怕了。

這手段無疑是在宣告自己的強大,向他們兩人挑釁。

船上的人就沒有一個臉色能好看得起來的。

只不過還沒等他們第三次開口,這個異常囂張的海妖就直接說出她的目的:「我猜你們一定想知道我幹嘛攔住你們,也沒什麼大事,我就是察覺到你們帶了個人類進入海域。我討厭人類,所以你們要把她交給我,否則你們也走不了。」

兩位男主:……

狗狗祟祟和他的臣民在看戲的圖靈:……

還真是光明正大的打劫啊。

這怕是會被血族和狼人記恨上的吧……

明明圖靈也沒有多喜歡司元,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他還是忍不住擔心萬一對方真的不願意交出那個人類,司元難道還真打?

她以一敵二能行嗎?

行!

兩位男主那邊才剛剛拒絕,司元就一個閃電把船劈了。

冒了很大一個洞,在甲板上,要是在用力點,船就被劈穿到下邊,直接進水。

司元臉上囂張又得意,她開始倒數:「10。」

「6。」

亞特修彌:??!!

987是被你給吃了嗎?!

「3。」司元手上已經凝聚好力量,只等下一聲數字,又是一道巨雷落下。

「給你!」亞特當機立斷,直接把陸永童扔到海上。

可憐的陸永童一邊撲騰著一邊被水嗆到,暴風雨太大,沒過一會兒,她就被風浪席捲不見了身影。

司元在看到陸永童被丟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收了技能。轉身直接匿入水中,如同一道幻影,瞬間消失,同時也帶走了浩大駭人的雷電。

圖靈從未見過還能這樣光明正大從血族和狼人手中搶人並且還成功了的……

剛才司元體現出來的手段用來謀朝篡位都百分百成功了吧!

圖靈腦海里閃過這麼個可怕的想法,隨即又被他自己啐回去。「呸呸呸!瞎說什麼!司元壓根沒篡位奪權!」

他按著自己的慌亂,眼睜睜看著司元從海水中撈出被嗆得半死不活的陸永童游到海面上。

等血族的船走遠離開風暴中心了,圖靈才依照約定招來大鬚鯨拖著陸永童在海面上,把這半死不活的姑娘直接拉到千里之外不知名的孤島上。

另一邊,剛剛劫後餘生的兩人很操蛋。

原本陸永童就是為她父親贖罪,所以要被當做獻祭對象,但是現在陸永童卻被一隻海妖擄走,這個問題很大。

好在距離獻祭還有一段日子,他們可以再想辦法把人從那海妖手裡奪過來。

原劇情是圖靈狗狗祟祟的把陸永童帶走,亞特和修彌根本不知道陸永童是跳入海中死亡了還是怎樣,無論怎麼尋找也找不到人,所以只能灰溜溜的回去,還因此受到了族群的懲罰。

但現在他們是被司元明目張胆打劫走了,那就有理由回去請幫手再來戰過。儘管他們目前也不知道該怎麼從一個能夠操控風雨雷電的詭異海妖手裡搶人。

他們甚至不知道這個詭異的海妖名字叫什麼。

陸永童的記憶還停留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她嚇得躲在被子里瑟瑟發抖,然後就被亞特突然扔到海里。

陸永童是隱約知道自己的家族和他們這些非人異族有血海深仇的,可具體是什麼仇恨她又不懂。

被亞特擄來的第一天她就知道自己是要被用作獻祭的,所以她總是想要討好他們,避免自己的結局。

但是萬萬沒想到,獻祭來得這麼快!居然直接把她丟到海里,獻給海中的惡魔!

強烈的求生欲讓陸永童拚命掙扎,可還是抵擋不住狂風巨浪的淹沒。再失去意識的那一刻,她只能絕望的安慰自己,還好惡魔並不是生吞撕裂她,沒讓她死得太痛苦……

但是現在,她是已經死了,所以來到天堂了嗎?

溫暖的陽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身體感受到溫暖和日光自然蘇醒過來,陸永童整個人都懵了,仔細回想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直到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因為長得十分好看,僅一眼看去就被吸入美好的陷阱里。

陸永童獃獃的看著對方,喃喃開口:「你是天使嗎?」

司元站在她的面前擋住了她的陽光,聽到陸永童的詢問,她露出森森白牙,「我是惡魔。」

陸永童身體一僵,顯然是被司元嚇到了。

司元可不管她現在是什麼反應,反正陸永童現在到手了,她的下一步才能展開。

「現在你是我的囚犯,可不是身在什麼天堂,給我好好聽話,否則……昨晚的雷霆你不想再經歷一次吧。」

說完,司元還做出一個極其惡劣的笑容,成功把陸永童二次嚇傻之後,轉過身去看向海面,也不知道是對她不放心還是對陸永童好奇的圖靈眼巴巴的在遠處礁石上拍打著尾巴。

嗯,這王室後裔還未成年,並不能尾巴化腿,真可憐。

司元朝他走去,隨手撿起島上岸邊的小石塊扔到圖靈身邊,濺起水花成功讓圖靈帶著怒意看過來,司元走到水下,雙腿自然恢復成尾巴游到圖靈附近。

「怎麼不走,是怕我吃了這個人類嗎?」

圖靈:……

不,他只是怕被謀朝篡位。 陸永童眼睜睜看著兩個不知是人魚還是海妖的非人類潛入海中離開,她才緩緩坐起來。

這個島相比人類的城市確實是小,但是對於一個被迫漂洋海上的陸永童來說,這裡卻要比船好多了。

同樣是被當做囚犯,可是作為那個女人的囚犯明顯要比亞特和修彌的囚犯要好得多!

陸永童流下了幸福的淚水。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至少在這個島上,她不用時刻擔心著被吸血,不知什麼時候她就會因為失血過多死去。

雖然陸永童出生與公會世家,可到她這一代,陸永童上面還有一個哥哥,承擔了下一任會長,所以陸家並不要求陸永童也必須要學習這些東西。加上陸永童本身也不怎麼感興趣,才造成了她是家裡唯一弱雞很輕易就被抓的局面。

如果能重來,陸永童覺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學習,就算沒有真本領,至少也該聽聽這些異族有什麼特點,而不是像現在腦子一片空白的任人擺布。

就比如現在,她只能慶幸自己好歹在小島上碧海藍天山清水秀還算風景美麗,也沒有隨時盯著她脖頸大動脈看的血族或是狼人,還有吃有喝……

就是不知道這個島上有沒有體型大的野獸,會不會攻擊她了。

陸永童苦兮兮的從自己躺著的地方走到外面去,在小島周圍轉了一圈,發現這島上除了一座山以外什麼也沒有,讓她放心不少。

對方給陸永童留下來的食物是一些水果,也不知是不是昨晚風浪過大從船上落下的。

她拿起一個水果舔了一口,果然被海水浸泡的外衣哭得眼淚都飆出來。

嘴巴里瘋狂分泌口水,連續「呸呸」好一會兒,嘴巴都快麻了,那苦味還依稀能夠回味出來。

陸永童的囚禁生涯總是很艱難。

雖然沒有了性命之憂,可生活依舊處處折磨著她。

因為那個女人並不是每天都來的,除了衣服以及其他生理問題解決困難之外,還有飢餓和寒冷。

這島上孤零零的什麼也沒有,她的衣服也很單薄,就算晚上睡覺的時候已經努力在找一個窩進去能夠遮風擋雨的地方了,可依然有風灌進來。

因為這是一座孤島,四面環海,到處都能颳風。

冥之帝后逆襲 陸永童只是被囚禁的第三天,就因為吹風受寒而生病了。

「任務者,你太不負責了,女主被你折磨的都生病了。」系統語氣裡帶著崩潰,還有點幸災樂禍,「你再不動作恐怕男主就要行動了。」

「哦。」司元是因為聽到最後一句話才有所行動的。

原劇情里同樣是被囚孤島,可圖靈卻能夠把陸永童照顧好,所以她也不至於生病。可換了司元來,整個畫風就不一樣了。

「養人可真麻煩,她現在才第三天就病了。所以原劇情里陸永童來生理問題的時候,圖靈到底是怎麼解決的?」

系統:「……這問題好有深度。」

可是劇情沒寫啊!

大家都在談戀愛走劇情,誰會專註陸永童大姨媽這種問題啊!

因為陸永童病了,海上又沒有巫女治病,司元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去二次戳圖靈借用他家的鬚鯨。

圖靈還是一臉警惕,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他直接開口:「你又想抓什麼人?」

就司元上一次展露出來的手段,她想要整頓這片海域的王權是很簡單的。這事兒還讓圖靈擔心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想通了,司元居然又上門問他借鬚鯨。

難不成是抓人抓上癮了,打算弄個圈養人的孤島嗎?

司元一看圖靈那奇怪的眼神就知道他腦子裡肯定聯想了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我是要把那個女人送走。」司元說這話可是任性得很。

她當初隨隨便便就說要把這個人類擄來,現在轉眼又改變主意把她送走,圖靈是越來越看不懂司元的操作了。

「所以,你當初是為了什麼想要把這個女士抓過來的?」圖靈很迷惑。

海妖迷惑行為大賞。

很顯然這個問題是得不到答案的,作為在圖靈眼睛任性妄為囂張又有實力的海妖司元,她只是給了一個「關你屁事」的眼神,就把圖靈下一句話堵在喉嚨里。

難道她還能說,這是因為她在搞事情?

司元每天都忙著用自己的歌聲控制海洋里的生物為自己打探各路消息,在她打劫了亞特兩人的時候就想到對方會為了這麼個祭品再次席捲而來。

她可不能打沒有準備的仗。

再加上女主一向有光環,她也就沒怎麼在意陸永童。可是沒想到這丫的似乎有點柔弱不堪啊。

皇上,本宮不伺候 還是說,因為她不是男主,所以女主無法接受她的折騰?

總裁我們隱婚吧 要知道在她打劫亞特他們之前,亞特和修彌可是把陸永童當成移動血袋來看的。

天天吸血,還被折騰來折騰去,陸永童都受得了,換到她這兒就不行了?

原本打算好的計劃因為陸永童這一生病而打亂,司元只能將就著這個做出相應的改變。

圖靈覺得不能就這麼放走這個人類,他還是想要通過陸永童為自己的子民謀得一點好處的。

「就這麼放走她了,那我們豈不是白白折騰?」

「不能夠。」司元很冷靜,「只要不把她往來的方向送就行。」

從卉卉學校走到蘇大要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元嘉雖然買了新車,但平日里很少開,他更喜歡走路,只要是能走路去的地方,他一定是選擇走路去的。

Previous article

「咦?你的衣服呢?」玉兔突然發現,小黑之前穿在身上的那身粉色羽絨服不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