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回到酒店,周玫已經**完畢,臉色紅潤了,也精神了很多。賀豐收把買來的衣服給周玫,周玫看見有內衣,臉上紅了一下,說道:「謝謝兄弟,考慮的這麼全面。」提上衣服,往洗手間去了。

不一會兒出來,周玫換上新衣服,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恢復了以前的幹練風韻。

「不知道合適不合適,要是不合適,賣衣服的說可以去調換。」賀豐收說。

「很合適,就像是量身定做。哎,我和你表哥結婚了二十年,他沒有給我買過一件衣服,前些年是沒有錢,捨不得買,然後是忙,沒有時間買,這些年有錢了,他心裡沒有我了,想不起給我買。你說,我跟著狗糧這一輩子是圖的啥?」

「不要想表哥的事了,表哥的事有警察在辦理。你現在要打起精神把廠子打理好。你千萬不要垮了。」

「你放心吧,不會,我都想好了。」周玫說著,掏出電話,撥了號碼說道:「謝廠長,你通知一下,今天晚上開中層管理人員的會議。」

「我知道,走吧,回去。」

「天都黑了,要不要吃點飯再回去,家裡和廠子里估計都開過飯了。」

「不吃了,我現在就回廠子里,你要不要去?」周玫說道。

「我就不去了,你們開會吧,我參加你們中層以上的會議不合適。」

在街上簡單的吃了飯,回到出租屋。苗苗已經回去了。看見賀豐收一陣疲憊的回來,說道:『這兩天忙壞了吧?』

「忙,真的忙?」

「聽說宏遠的廠子里發現了超級毒品,真的假的?」苗苗問道。

「不知道。」

「都聽說了,你會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賀豐收說道,廠子里發現輻射性物資,只有警察和廠子里少數人知道,警察要求保密,苗苗怎麼就知道了? 「警察怎麼說?」苗苗問

「警察怎麼說,我咋會知道?我又不是他們的頭?」

「你的嘴巴真嚴,姐問你幾句話都不說,你姐白白疼你了。」苗苗不滿的說道。

「我不明白咋回事,不好說,也不好評論。」

「不理你了。」苗苗生氣了,回到自己的屋去了。

賀豐收回到自己的屋裡睡覺。腦子裡亂鬨哄的,忽然想到在小表嫂齊妍屋裡找出的那枚戒指,這枚戒指真的熟悉,就是想不起來,在商場里也沒有同款的,是老式的做工,撫摸著那枚精巧戒指漸漸睡去。

夜裡,他又看見了那雙眼睛,那雙眼睛渴望的看著他,有期待有羞澀。賀豐收赤、條條的躺在床上,那雙眼睛依偎過來,伸出蔥白似的手指,撫摸著他的臉龐。

「要了我吧!」一個聲音說道。

他挺身而起,將她壓在身下,那雙手又伸了出來,手指上明晃晃的一個東西,是戒指,戒指上一個「H」型的標誌。

賀豐收忽然醒來,是一個夢,他又夢見在山洞裡那一夜。奇怪,剛才的那雙手上明晃晃的戒指怎麼和小表嫂的一樣?想起來了,在山洞裡確實有一個戴著口罩的女孩,手上就是戴著和這個一模一樣的戒指。看看手機,已經凌晨五點了,外面黑乎乎的,他再也睡不著覺。穿上衣服,點上一支煙,按捺不住心裡的激動,就給郝蔓打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才有一個黏黏糊糊的聲音說:「你他娘的發神經,剛睡下你這是叫魂的?」

「大小姐,我有一件事要彙報。」

「你說,我想去培訓基地一趟,你能不能安排?」賀豐收知道,沒有郝蔓的批准,任何人不能擅自往基地去。

「就這事?」

「是,很緊急。」

「讓孟軍給那邊安排一下不就行了?」

「不行,我想親自去,必須親自去。」賀豐收固執的說。

「好,上班以後我給孟軍說一下,如果今天有去基地的車輛你就去,沒有就等著。」說完,郝蔓就掛了電話。

反正已經睡不著了,就起床跑步,圍著紅溝的環城路跑了半個多小時,來到商貿城,商貿城還沒有開門,白天熙熙攘攘喧鬧的停車場里難得的安靜,賀豐收來到一處水泥新鋪就的地面,這裡就是齊妍車輛爆炸的地方,當時車子被炸翻,地上現出一個一米深的大坑,爆炸威力想當強大,是誰造就這個惡性案件?晨光已現,遠處幾棵楊樹上新發出的葉子一片焦黑,那是潛力爆燃以後衝擊到上面去的。

看看天就要亮了,賀豐收就給孟軍打電話,孟軍已經起來,估計是在鍛煉身體,經常習武的人一般都早起。

「師傅,今天有沒有往基地的車輛?我想去那裡一趟。」賀豐收直接問道。

「有是有,不過要大小姐批准你才能去。」

「我已經給大小姐說過了,她一會兒就會給你打電話,剛才我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還沒有醒來。」

「你先來吧,一會兒我給她打電話。」

賀豐收一路小跑,來到郝氏安保,那裡剛剛開門。院子里停了一輛車。

孟軍從裡面出來,看見賀豐收說道:「你去哪裡幹什麼呢?」

「想故地重遊,去看看。」

「是不是想起那裡的小姑娘了?給你說,你看看可以,可不能招惹。」孟軍說。

「你給我上課的時候專門安排人伺候我,現在又不讓我碰,咋回事?」

「此一時彼一時,我給你上課的時候你要是招惹了估計就不能畢業,也可能就淘汰了。」已經成為一家人了,孟軍就說了實話。敢情那一刻真的就是美人計,幸虧沒有上當,否則就進不來郝氏安保了。

誘歡成婚 車輛依然是悶罐子車,坐進裡面什麼都看不見,看來郝氏安保對自己還是完全不信任。

晃晃悠悠的來到基地,換上迷彩服,戴上口罩,賀豐收被領到一間辦公室,進來一個女子,一身的護士服,同樣戴著口罩,看不出年齡。

「先生,您又什麼吩咐?」女子說道。

「我想看一看這裡學員的檔案。」

「先生,恐怕這個要求不能滿足您,不要說是您,就是大老闆來了,也不一定能夠看得到。必須徵得大小姐的同意。」

「誰能夠看到?」

「只有大小姐一個人能看到,這裡的學員檔案都是保密的,這也是為輸出高級保安必須要做的。」

「我想看一下最近的女學員的檔案。就是幾天前還在這裡的一個女子的檔案,不知道她還在這裡不在?」

面具鮮妻 「這個恐怕也是不能。」女子無奈的說道。

「就是手上經常帶著一個戒指的女孩。」賀豐收說道。

「是什麼樣的戒指?」

賀豐收從衣兜里拿出那枚戒指,在女子眼前晃了晃。

女子認真思索了一陣,說道:「我見過一個女學員戴過這樣的戒指,不過她已經走了。」

「是畢業了?」

「不是畢業了,是走了,淘汰了,不會畢業的,」

這很出乎賀豐收的預料,就問道:「她是啥原因被淘汰的?」

「不能完成床上的科目。」女子說道。

「床上還有科目?」

「是,就是不久前她協助測試一個男學員,沒有把那個男學員拿下,成績不及格。就淘汰了。」

賀豐收忽然意識到,最近就自己一個學員在這裡培訓,那麼就是沒有將自己拿下,才被淘汰的,他忽然的有一種內疚感。

「我想知道她的基本情況。」賀豐收說。

「您稍等,我請示一下。」女子出去了。

不一會兒,女子進來,遞給賀豐收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張璐,女,二十四歲。然後是一個地址,地址很遠,是一個山村。

「我只能給你提供這些。」 拽妃,算你狠 女子說道。

「她從這裡出來會去哪裡?」

「不知道。」

「她以前在哪裡工作過?」

「不知道。」

「是誰介紹她來這裡的?」

「不知道。」

這個女子一問三不知,不知道是不是不願意說。不願意說就算了,有這個地址就行了。 三天後。

唐玉等人已經來到了西林王城面前。

巍峨無比的城牆,以及進出城門絡繹不絕的人們。好一副氣派景象,可人們的臉上卻少有笑容。

「常聽說,這王城的百姓生活的那叫一個安逸,可人們好像都不怎麼開心啊!」翠萍敏銳的發現了眼前的問題。

雲嵐也是點點頭,小聲道:「我們先進城,找個距離公主不遠的地方住下來,先取得聯繫看看情況再說!」

雲嵐開口,眾人順應服從。

而為了避免嫌疑,幾人分散進入城中。

而唐玉則是和雲嵐假扮一對伴侶,走進了城中。

「果然是王城,單單一個城門樓里,就有三個武師級別的高手。」雲嵐感慨一句。

唐玉眉毛一挑,接話道:「那照這麼說,這城防力量之中,就有超過三百武師?」

聽著唐玉的聲音中,有些發愁,雲嵐好奇的問道:「這城防力量,和我們有很大的關係嗎?為什麼要如此驚奇?」

「雲嵐姐,根據上次趙思衣所說,除了個別的力量之外,這王城中,幾乎所有的力量,都會站在我們對面!也就是說,剛剛進門,已經有三百個武師是我們的敵人了!」

唐玉強擠出一絲笑容,可這笑看起來很苦。

雲嵐一想,也是一陣苦笑,的確,三百個武師的力量,已經很不小。如果正面遭遇,雲夢閣這一支小隊伍還真的不一定能戰勝。

看著雲嵐也皺起了眉頭,唐玉反倒輕鬆一笑。

「不過,敵人再多,那也是明著的,我們在暗處驅虎吞狼,坐山觀虎鬥!最後未必不成狗殺出來!」

從一開始,唐玉就沒有打算依靠硬實力,畢竟一國都城。

畢竟一方是丞相一方是國師,就算二者實力再弱,恐怕也不是唐玉他們幾人能夠對付的。

「要是閣主也來,那肯定很輕易就能夠解決了!」 重生農家千金 唐玉隨便感慨了一句。

「你有所不知,若是閣主親自前來,這事情,恐怕就大了!」

「哦?」

「閣主這個級別的人物一旦親自出手,恐怕其餘幾家的勢力也會不甘示弱。屆時幾種勢力錯綜複雜,你的公主就更加沒戲了!」

雲嵐一語道出了實情。

二人說著,已經來到了城中集市上。

「雲嵐姐,雲夢閣的大家長相都太過顯眼,很不利於我們隱蔽行動,我們趁機到市場之中,買些喬裝打扮的東西。」

一個時辰后。

雲夢閣眾人都已經集合完畢,在唐玉的提議下,眾人紛紛換了裝扮。

一時間,原本一排標緻的美女,瞬間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有老嫗,有少女,更有樣貌周正的青年小哥。

而唐玉則是化妝成了一個滿臉鬍子的大漢。

相互檢查都沒有發現什麼破綻之後,眾人準備出發。

而在出發前,雲嵐再度強調道:「大家謹記閣主的口諭,生命最為寶貴,我也不希望驚龍寨的事情再度上演。」

隨後,眾人紛紛出發。

唐玉則是直接朝著上次他接頭的羅蘭制衣坊走去。

一番匹配暗號之後,唐玉被掌柜的接到了裡面的密室之中。

「最近王城情況很嚴峻,坊間謠傳國師和丞相之爭已經愈演愈烈,慢慢的都從台下上升到了台上。不僅僅在朝堂之中公然辱罵彼此……諸如此類情況,相比較,前些時間的鬥爭簡直是不值一提。」

「甚至有傳聞,已經有暗殺行動了!」

對於掌柜所說的消息,唐玉全部記下。

「那公主的情況怎麼樣了?能不能安排我找個機會見一下她。」

「這……公主最近的情況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最近形勢緊張,我們也怕暴露,不敢輕易主動去聯絡公主!而公主也沒有給我們任何消息!」

唐玉聽了點點頭,又打探了一些敵人的情況之後,唐玉換了一件衣裳,離開了羅蘭制衣。

離開羅蘭制衣之後,唐玉漫步走在街上。

心裡回想著剛剛所有的一切,總覺得哪裡不對,可一時間又想不出什麼問題來。

「根據輕語教給的知識,情報人員的話,最多只能信七成!那麼剛剛的假話,是哪三成呢?」

唐玉仔細的回想著,盤算著。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走著走著,唐玉被面前的一陣吵鬧打亂了思緒。

「阿德,讓你不學好,給你錢讓你還給東大娘,你居然騙東大娘說錢丟了!要不是我無意中看到你口袋裡的銀子,這事情還就讓你糊弄過去了!」

「娘,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長長記性。」

「哇唔!」

「你身上的氣息怎麼回事?」

Previous article

一旁的白伊沒說什麼,她知道楚天狼能有今天,是因為林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