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噼啪幾聲爆響,發現所有丹田居然擴張了一倍有餘。而輪迴旋渦也漲大了一倍有餘。足足達到了三百丈方圓大小。

而且,唐春驚詫的發現。功境居然勢如破竹突破到了半九重境界。

而丹田中的能量有六成都轉化成了仙能量。往生一拳破空而去,直接就把重水當成冰坨一般破水打到了百裡外一座大山上,轟隆隆一聲爆響,大山倒塌了下去。

唐春明白了,鐵家人根本就沒有中毒。而死去的鐵家人全都是給含有仙力金屬性能量活活撐死掉的。就像是你人吃玻璃沒辦法消化所以給撐死了。

而鐵馨塵病倒那是因為金屬性仙能量搞的鬼,只不過還沒達到撐死她的地步罷了。只要自己出馬吸收完這些金屬性能量就要以解除他們身上的病痛了。

尼瑪,既能治病又能讓自己增長功境,這種好事還是不錯的。

唐春很期待,空天之城一個子鼎中都含有如此多的仙氣,那母鼎中豈不是仙氣更是多多了。如果能收服下來,今後自己就有充足的仙能量用於修鍊了。

當然,一個子鼎就差點搞得自己爆體。二個呢,三個呢,母鼎絕對可怕。

對於能否收服唐春心裡一點底都沒有。不過,可以一個個來,消化掉一個算一個。

而且,唐春發現,這子鼎在煉化過後可以當一件神兵使用。

而且,估計還是屬於半仙器之類的高階神兵了。

出來后發現龍林子跟鐵星雲都在等著的。

「哈哈哈,幸不辱命。我心裡已經有點破解此金毒的法門了。不過,現在還不成熟。得等我到現場檢驗過後再定。」唐春笑道。

「這麼容易,好像才過去一天啊。」鐵星雲有些不敢相信,盯著唐春。唐春一看明白了,敢情是人家怕自己忽悠他們倆,故意講謊話了。

於是。唐春拿出了金鼎,慌得倆個老傢伙趕緊全身逼出真力加強防護罩子。

「呵呵,沒事了,我已經解除了此鼎上的一部分金毒,不會傷及到你們了。不過,你們得把這顆清魔幻咒丹先服下才行。」唐春說著拿出了兩枚丹藥,兩人也沒懷疑,趕緊服下了。

而且,開始的時候還不敢伸手去拿。後來見唐春在金鼎上又摸又敲的人家都沒事兩人也試了試,發現真沒事。於是。放心了。

「唐大師真是神人啊。相不到我們鐵家失去了幾條強者生命的難解之毒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解除了。這事我馬上回去向家主彙報。到時,必隆重相邀唐大師到空天之城。」鐵星雲笑道。

「這金鼎你帶回去吧。」唐春故意說道。


「不必了,唐大師有辦法防護,咱可是不敢接近這要命的玩意兒。」鐵星雲擺了擺手好像在推一件瘟神似的。

正好了。老子正需要這個。唐春在心裡想著。推了一下也就收下了。

第二輪首先要進行擂主大賽。因為第一輪三十位擂主都還在。而傳承大賽的第二輪的擂主卻是要縮減到三分之一,僅有10名擂主。

而第二輪開始擂主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因為。進入第二輪爭奪50強的競技中每位選手都會發放一塊特殊的號牌。

此號牌是一種能吸收傳遞真元力的特殊石頭製成的,以點數作為計算。而每個擂台的擂主占的當然是一號令牌了。而一號跟後邊的號牌中含有的真元靈力是不一樣的。

聽說擂主的一號號牌中含有一萬點的真元力。而下邊普通選手每位僅有1000點的真元力。而且,如果哪位輸給對方的話一次就要扣掉100點真元力。

如果你連敗10局真元力將給扣盡,你差不多也就出局了。

而真元力是可以拿來吸收修鍊的。而且,號牌中含有的真元力據說還是上古時候超級強者留下來的。

特別的純凈,品質也特別的高。

擂主是普通選手的10倍真元力基礎,自然,這好處就多多了。

這一萬點的上古真元力相當於十顆的玄階極品的生力丹含有靈力的量。而這種可以直接大量吸收而又沒有後遺症的真元力當然是無價之寶。

因此,先開始的擂主大賽特別的吸人眼球了。

而唐春、昌醉紅、十極紅髮、方玉兒、寒甜甜……等天星都在其中。

而第二輪擂主大賽採取的是混戰,也就是說把三十位擂主關進一個特殊的空間之中混戰。笑到最後的十位英雄才是第二輪傳承大賽的擂主。

不久,三十位擂主全都集中在了空域競技場上。蒼星子一臉嚴肅的親自訓了話,其中的要求就是不準打死人。哪位打死了人馬上取消比賽資格。


「小子,本殿下不會要你的命的。不過,取你四肢就夠了。從此以後,你將成為一名冬瓜人。」昌醉紅一臉陰森森,囂張的揮舞著拳頭在唐春面前舞了舞。

「本姑娘煽頭就是了,狠狠的煽,直到把他煽成胖冬瓜為止。」寒冰宮的寒春天譏諷著笑著,還伸著手做作抽嘴巴的搞笑動作。

現在黑馬人皇昌嘯東投靠了神冰宮。自然,寒春天這位宮主一系的後代跟昌醉紅也算是同一宮之人了。

其中有多個大勢力都有二到三名強者進入三十強混戰賽中,而朱雀宗就唐春一個。

而單個人肯定不敵合作的,所以,站在特殊空間前等待的時候各位擂主已經開始尋找結盟夥伴了。

當然,什麼時代都不缺少獨行客的。特別是對於武道修鍊者來講有著許多的孤高之輩不屑於跟人結盟。唐春就屬於這一種。

「哎呀,到時你這本來長得就不怎麼樣的臉蛋再給煽成豬頭的話豈不是連出嫁都有問題了。」唐春一臉大驚樣子。

「你才是豬頭。」唐春一句話出差點氣歪了寒春天的鼻子。

今天病了,起不了床,總感覺天花板在旋轉,不曉得怎麼回事。好像身體別的又沒什麼毛病?有人講是中暑,中暑會如此嗎?(未完待續。。) 「嘿嘿,咱就是豬頭的話也是公豬,而你,母豬也。」唐春譏笑道。

「你才是母豬,你們全家都是母豬。」寒春天真是氣壞了,那聲音特別的大。

「看到沒春天,這小子就是煮熟的鴨子,肉爛嘴硬,尖嘴利牙的。到時,你狠狠打爛他那張破嘴就是了。」昌醉紅小拍馬屁,這昌家也真是倒霉,寄人籬下的日子可是不好過啊。

「叫小姐,春天是你能叫的嗎?」哪想到寒春天一點面子沒給昌醉紅,這傢伙一愣,臉微微有些紅了。可是現在自己家族這處境又發作不得,只好擠了點笑出來,那表情比哭還難看。

「嘿嘿,踢到驢蹄子上了吧?」唐春乾笑了一聲。

「你才驢!」昌醉紅冷笑。

而域外六大天星都是孤傲之人,是不可能去求別人合作的。不過,他們不求人自有人求他們的。

這不,來了。

抱月島的江雪兒處不久就圍了好幾個擂主一起攀談,尋求聯盟合作。

當然,一個是江雪兒的實力的確嚇人。另一個原因就是江雪兒是美女嘛,自然有『蒼蠅』盯上來了。

而且,六大天星中有四個都是美女。抱月島的江雪兒、寒冰宮的寒春天、蘭月教的蘭甜甜、萬花閣的方玉兒。

這四大天星又稱為域外四美,江雪兒雅中有辣,寒春天是冷傲,蘭甜甜就你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甜甜滴。而方玉兒也不文靜。

唐春有些感嘆這尚武的女子難找賢惠型號的了。

才不久。四大美女天星面前都圍了四五個求盟者。


「你們記住, 破滅天道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沒錯,我們這個小隊的目標也是如此。」想不到江雪兒也跟同夥交待道。

「算上我一份。」方玉兒也來湊熱鬧了。


這下子,貌似,唐老大成了眾人圍毆的目標了。

三十位擂主中有二十位都用一種幸哉樂禍的眼光看著唐春。剩下的幾個也是一種憐憫的眼光。這不,得罪了美女軍團下場慘慘的啦。

「哈哈哈,唐大丹師,你的下場可想而知了。三位美女,每位都有四個合作夥伴。到時,嘿嘿。咱們偉大的唐大丹師將以一人之力獨挑十二位擂主。那還真是蓋世奇才了。」昌醉紅狂笑不已。

「是啊。到時,唐大丹師就用丹藥砸美女就是了。唐大丹師,有丹嘛。」一個叫王軍的傢伙也跟著昌醉紅一臉幸哉樂禍了。

因為,此人也是一位丹師。心裡不滿藥師學會給唐春的地位太高了。自然。患了紅眼病了。而他的合作夥伴就是昌醉紅。

「要丹。哪位美女要,我這裡有上好的美容丹藥,還是玄階的。一顆下肚包你臉上斑紋全去。什麼黃褐斑蝴蝶斑白毛斑黑刺兒豆豆全都能去掉。」唐春淡淡笑道。手拍了拍空間袋,一幅老子有錢的款爺味兒。

「唐……唐大丹師,我能不能跟你合作?」這時,一道有些怯生生的聲音響起。

眾人一看,居然是一個長相普通的姑娘,好像叫『羅玉』,也是堪堪保住擂主位置。

而在這一堆人中她的功力倒二了,因為,唐春外露的就是五重境顛峰,唐春倒一,羅玉倒二了。

當時羅玉那個擂台的所有選手也特別的弱,所以,羅玉才以六重境顛峰境界堪堪進入了第二輪擂主大賽。

自然,羅玉也有自知之明。自己想尋求結盟是沒人搭理自己的。

這年月,誰願意帶著個拖油瓶到時拖累自己。這不,看到唐春好像跟自己一樣的倒霉,羅玉也就湊過來了。

當然,羅玉也不敢奢望著能跟唐春結盟戰到最後成為十位擂主之一了。

她只是想先打好關係,今後問唐大丹師要些丹藥還是不成問題的。畢竟,曾經是搭襠過的,一點香火情還是在的嘛。

「這個,你可得考慮好啊。」唐春故意問道。

「是啊羅玉,你可得考慮清楚啊。我寒春天說過,進去后第一個目標就是把唐春抽成豬頭。如果你硬要跟他湊對的話那你將也是我們的第一個目標。」寒春天囂張的說道。

「沒錯,第一個目標。」方玉兒一臉得瑟的笑著。

「考慮清楚了。」羅玉居然沒絲毫猶豫點頭了。

「那好,咱們倆合作。」唐春說道。

「不識好歹。」寒春天三美都氣得磨牙了。

「哈哈哈,一個倒一,一個倒二,倒真是天生的絕配啊。」昌醉紅樂不可支了,一臉的鄙夷。

「唉,我也加入吧,唐大丹師,可否允許。」這時,又一道聲音響起,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人。

此人叫陳凱,剛踏入半七重境。雖說也是半七重境,但是,陳凱出身於一個窮人家族,既沒好的兵器也沒高階丹藥。自然,這底子就太弱了。而且,在三十號擂主中論實力排在倒三了。

「嘿嘿,倒一倒二倒三組合,倒是牛逼拉風得很啊。」王軍譏笑道。

「既然我是倒一,你們倆一個倒二一個倒三,所以,按順序我應該是咱們小組的組長是不是?你們要加入就得聽我的。」唐春絲毫不以為恥,居然挺了挺胸脯,大言不饞。

「哈哈哈,倒一的也敢口出狂言,還想當頭兒,我呸!什麼東西。」昌醉紅哈笑。

「咱本來就不是東西,咱是人,而你,昌醉紅是什麼東西我倒要問問。」唐春笑問,昌醉紅一愣,給狠噎了一下,這廝揮了揮拳頭,道,「裡面見。」

「嗯,一定要見。」唐春慎重點頭。

三位核心委員長一起使力,一陣子空間振蕩之後秘境打開了。這個異度的空間好像就在競技場中,進入一個膜狀物。

裡面空間還不小,居然有幾百里範圍。裡面有山有水有樓,跟外邊一樣的世界。而競技場四周的看客全都能清晰的看到空間里的三十位擂主的一舉一動。

「動手,第一個目標就是倒三組合。」一進去,寒春天就大聲的發布了命令。頓時,五人組合氣勢洶洶圍攻向了唐春的『倒三組合』。

「沒錯,第一個目標『倒三組合』。」方玉兒也叫道,帶著人馬衝殺了過來。

「唐丹師,咱們趕緊進森林中,那裡好隱藏。」陳凱跟羅玉都趕緊說道。

叭……叭……

接著就是嘭嘭……

只見一道火紅色的拳光好像天際長虹一般直砸而去,瞬間,寒春天跟方玉兒帶來的兩個小隊分別有一人噴血倒下了。

頓時,兩個小隊追上來的別的擂主們趕緊『剎車』。一個個都震駭的看著唐春。

而另外一個美女小隊江雪兒組合看了看倒地腿已經給直接砸碎的兩個倒霉蛋。

貌似都是半七重境強者,就那麼一下就給唐大丹師這個倒一的傢伙干倒在地了。而且,直接是用拳頭干倒的。這太難以令人置信了。

「江姑娘,咱們第一目標還是換換吧。」江雪兒組合中的一名男子有些發怵的說道。

「不用怕,他只有這一招。而且是用了鬼計的,咱們大夥一起上,干倒他。」昌醉紅大叫道。不過,貌似並沒什麼擂主響應。



陳丹雙臂緊緊的抱着蕭天,無言的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跌落在蕭天的臉頰上,順着臉頰又流了下來,流進了嘴脣裏,鹹鹹的。

Previous article

「老夫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以為先前的『炎獸吞疆』就夠霸道的了,可是與下面的火焰比起來,差得實在太遠了。」停頓了片刻,臧戕接著道,「難怪『炎獸吞疆』可以進化到如此地步,竟是與這種逆天異元素有著直接的關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