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喬德浩望著呂詩淼直接低著頭離開辦公室,目光隨後落在手上的鏈子上,咂巴了下嘴,自言自語道:「她肯定是誤會了啊。」

坐在辦公桌上,喬德浩皺眉想了許久,給兒子喬波打了電話,道:「你最近跟淼淼怎麼了,是不是又胡鬧了?」

喬波正在咖啡廳里與一個妝容妖艷的女子聊天,他笑道:「我對她可是一直很用心,只是最近工作忙,經常晚上要應酬。」

喬德浩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淼淼是個好女人,你喜歡在外面亂玩,那也得注意方法,不能讓她知道。」

喬波訕訕地笑道:「爸,我知道該怎麼做,我和她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喬德浩哼了一聲,道:「對了,我上次去燕京,別人送了我一個小禮物,等下你過來拿了,到時候送給淼淼,也好讓你們夫妻倆的關係緩和一下。」

喬波微微一愣,笑道:「爸,你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喬德浩皺眉道:「淼淼,這兒媳婦是我介紹給你的。我得對你倆的幸福負責,你不能瞎胡鬧!」

等喬德浩掛斷電話,喬波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對面妖艷的女子驚訝地望著喬波,低聲道:「誰的電話啊?」

喬波低聲道:「我爸!」

那女子疑惑道:「怎麼感覺你和你爸的關係不太好啊!」

喬波淡淡道:「如果你遇到這樣的一個爹,你也會像我這樣。」

女子低聲道:「他怎麼了?」

喬波掏出煙盒,抽了根煙,道:「家醜不可外揚。」

因為喬德浩的這個電話,喬波沒有繼續和女子聊天的興趣,出了咖啡廳開著卡迪拉克,來到江淮醫院,從喬德浩那裡取到禮物。

喬波沒有與喬德浩多言語,轉而來到兒科主任室內,呂詩淼暫時不在,他就坐在椅子上等待。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呂詩淼推門而入,見辦公室內煙霧繚繞,喬波翹著二郎腿,用自己的辦公電腦打網頁小遊戲,沒好氣道:「你怎麼來了?」

喬波掐滅了煙蒂,微笑道:「我來是探探班,看我老婆有沒有在上班時間,跟別的男人打情罵俏。」

呂詩淼眉頭蹙起,道:「你發什麼神經病?」

武神聖帝 喬波冷冷一笑,道:「醫院,外表看上去是救死扶傷的聖潔場所,其實啊,是個藏污納垢的地方。每隔幾年就會爆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新聞,前段時間神經科的醫生,因為與護士發生婚外戀,導致護士自殺身亡,這事兒我可聽說了。」

呂詩淼沉聲道:「喬波,你整天在外面拈花惹草,我不跟你計較,你卻反咬我一口。」

喬波見呂詩淼俏眉飛揚,俊俏的臉頰發紅,摸了摸鼻子,將擺在地上的禮物隨手朝桌面上一拋,冷笑道:「這是咱爸給你帶的禮物,你拿著用吧。老頭子,對你還真好,我媽跟著他一輩子,也沒見他這麼用心過!還真是個貼心的好公公啊。」

言畢,喬波赫然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辦公室。

呂詩淼獃獃地佇立在原地,心中複雜無比,喬波剛才的言語很明顯,他懷疑自己和喬德浩的關係不清不白。

呂詩淼目光落在禮物上,手機突然振動了一下,喬德浩發來一條簡訊,「淼淼,禮物我讓喬波給你送來了。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我真的只希望你倆能好好的生活。有什麼煩心事,隨時可以找我說。放心吧,爸,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

呂詩淼只覺得渾身發抖,憤怒地用手一掃,禮盒被擊落在地,滑行一段距離后躺在角落裡。

五點半,走廊上傳來同事嬉笑的聲音,呂詩淼將門鎖好,心思沉重地往外行去,走過拐角,旁邊迎來一陣風,她一不小心撞到了那人身上,下意識地皺眉,卻聽那人無奈地笑道:「呂主任,你怎麼走路總是這麼魂不守舍,這已經是第二次撞到我了!」

呂詩淼抬眼望去,正是蘇韜,嘴角勉強擠出笑容,道:「原來是蘇主任啊,對不起,我沒注意!」

蘇韜暗嘆一聲,呂詩淼比第一次撞到自己,態度要好多了,笑道:「怎麼遇到什麼難題了?要我幫你解決嗎?」

呂詩淼搖了搖頭,嘆氣道:「沒什麼事兒,謝謝你的好意。」

言畢,呂詩淼往停車場行去,她的座駕是一輛白色的寶馬,蘇韜望著她如同弱柳扶風的身影,暗忖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冰冷,搖了搖頭,走出大院,來到公交車站台。

很快地,呂詩淼開著寶馬車出了醫院,來到公交車站台前,踩了一腳剎車,打開車窗,道:「上車吧,我送你。」

蘇韜微微一怔,正準備委婉謝絕,見後面公交車已經開過來,如果不趕緊上車,有礙交通,就坐上了副駕駛。

車內放著重金屬搖滾樂,低音炮轟轟作響,讓蘇韜很意外,沒想到外表冰冷的呂詩淼,工作之外有這樣的生活習慣。

「晚上有沒有空?」寶馬車過了個紅綠燈,呂詩淼淡淡地問道。

蘇韜有點意外,笑道:「有空,你這是想約我嗎?」

呂詩淼淡淡一笑,道:「是啊,陪我放鬆一下,如何?」

蘇韜聳了聳肩,嘆氣道:「咱倆好像不怎麼熟啊?」

呂詩淼將車載音箱的音量調小,笑道:「不願意的話,下個路口,就把你給丟下來。」

蘇韜撓了撓頭,尷尬地笑道:「原來上了賊船,罷了,就陪你吧。」

下班時間有點堵,呂詩淼開車很穩,二十分鐘左右,來到了西城的明瑞商業廣場,她選了一家西式自助餐,一百二十八元每客,在漢州已經屬於中高檔次的消費水準,蘇韜準備付錢,被她搶先付了。

「說好了,今晚我請客。」呂詩淼刷完卡之後,見蘇韜臉色有點尷尬,道,「如果你心懷愧疚的話,下次再請我好了。」

蘇韜聳了聳肩,無所謂地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自助餐廳的菜品很多,主要以海鮮為主在,三文魚、象牙蚌、海參等菜品比較有人氣,其他如牛排、烤魚、扇貝、生蚝等燒烤類,也有不少人排隊。

呂詩淼其實不太適合吃自助餐,因為她選擇的多是水果、蔬菜。

蘇韜則琢磨著過來一趟,要吃回本的原則,專撿貴的菜品,呂詩淼見拿了七八個盤子,每個盤子都份量十足,笑道:「服務員看你的臉色都綠了。」

蘇韜邊吃邊說,道:「咱們是來吃飯的,又不是來看人臉色的。」

呂詩淼見蘇韜吃得很香,道:「等會吃完飯,還得陪我去唱K。」

蘇韜揮舞著刀叉,大快朵頤地說道:「放心吧,鑒於這頓飯的恩情,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萬張生源,我今天奉陪到底。」

呂詩淼微笑道:「沒想到你還挺講義氣。」

蘇韜拒絕著食物,道:「我這個人優點很多,千萬不要把我簡單的歸類為色狼。」

呂詩淼笑道:「你難道不是色狼嘛,看人總色眯眯的。」

蘇韜無奈聳肩,解釋道:「我那是職業病,習慣性地去研究別人的面色。」

呂詩淼促狹道:「反正挺猥瑣的,大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讓人毛骨悚然。」

惹火前妻:過期總裁我不要 蘇韜尷尬一笑,繼續對付盤中的食物。

見蘇韜食慾不錯,呂詩淼也有了興緻,先了不少肉類和海鮮,陸續吃喝了一個多小時,呂詩淼終於吃不下,笑道:「我都吃到嗓子眼了。」

蘇韜將呂詩淼盤子里剩下的一塊雞翅,叉入自己盤中,道:「不能浪費糧食,這個雞翅我幫你解決吧。」

見蘇韜不介意自己盤中的食物,呂詩淼心情微微一盪,與蘇韜近距離接觸之後,發現他也並非那麼討厭。

從四樓來到五樓的KTV,呂詩淼訂了個小包,未過多久,服務員送來水果拼盤和啤酒。

蘇韜早已瞧出呂詩淼有心事,他獨自坐在角落裡,喝著啤酒,靜靜地做一名聽眾。呂詩淼的歌聲與平時說話的嗓音不一樣,清亮中帶著一股甜糯的感覺,將牛奶咖啡的《明天,你好》唱得宛轉悠揚。

蘇韜走到牆邊,將燈光調成漫射模式,呂詩淼坐在唱台上手中握著搖麥,一襲黃色的緊身短裙,黑色的絲襪,高跟鞋,經典少婦的打扮,對於異性的誘惑力真夠致命! 掛斷王國鋒的電話之後,胡嘯風目光落在桌前的一個藥瓶上,嘴角露出一抹陰毒之色,將藥瓶小心地放到口袋裡,然後起身,戴上一個棒球帽、口罩,往本次學校特地為大賽參與者提供的住宿區行去。

找評委打招呼,還不如直接讓這些人沒有複賽能力,來得方便。

藥瓶內裝著藥王谷秘制的入夢散,用中草藥提煉出來,治療失眠癥狀的。之所以沒有大規模地流通,主要因為藥效太過猛烈,若不在藥王谷弟子的指導下使用,會導致長時間陷入沉睡,甚至出現植物性休克。

胡嘯風確認了一下房間號,然後用早已準備好的鑰匙,擰開了門鎖,打開了門縫之後,他沒有進入期內,取出一個熏香器,將入夢散放入其中,不出意外,十五分鐘之後,房間內的人將陷入沉睡之中。

藥量已經足夠讓裡面的人沉睡四十八個小時,但胡嘯風還是繼續添加藥量。

胡嘯風見準備妥當,正準備啟動熏香器,入夢散可以在房間內散發,產生作用。

他突然肩頭一涼,大吃一驚,連忙一個滾翻,往外飛馳而去,側後方的人影幾乎貼著他的身體,緊隨其後。

胡嘯風自認拳腳功夫不錯,在藥王谷中也排的上號,但這人的身法快而詭異,一隻手頂住了胡嘯風的喉嚨部位,將他抵在了牆壁上。

蘇韜盯著眼前這個蒙面帶帽的男人,他早就猜到今天晚上藥王谷可能會安排人找自己麻煩,果不其然,守株待兔等到了這個傢伙。

「放開我!」胡嘯風只覺得面部一松,口罩已經被對方給扯掉。

蘇韜皺了皺眉,卡主他的喉嚨,冷聲道:「自我介紹一下吧。」

胡嘯風艱難而沙啞地說道:「我是藥王谷的胡嘯風,你打傷了我的師弟聶耀宗。我現在要替他報仇。」

蘇韜冷笑一聲,沒好氣道:「你現在自身難保,還想給別人報仇?」

胡嘯風沉聲道:「別口出狂言!」

言畢,他身體一搖,蘇韜咦了一聲,胡嘯風竟然骨頭縮短了數寸,得到了空隙,騰出手掌,一個金色的小蛇朝蘇韜身上飛去。

因為太過隱蔽,距離也近,蘇韜只覺得手臂一麻,那小蛇竟然咬了自己一口,他隨手飛出一針,打中蛇身七寸,將之釘在了牆壁上。

胡嘯風見那蛇搖晃了幾下,就僵死過去,心疼無比,這小蛇名叫金絲銀線蛇,不僅耗費自己大量心血和精力,還花掉了自己不少錢。

蘇韜的手法太快,極其隱蔽,金絲銀線蛇很敏捷,速度非常快,但也難以逃脫銀針的追襲。

胡嘯風咬咬牙,再望向蘇韜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冷色,道:「你身手不錯,不過中了我的蛇毒,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蘇韜覺得半條手臂發麻,眉頭皺了皺,暗忖這蛇毒還真夠厲害。若是換作普通人,三五分鐘恐怕就得喪命,由此可見,胡嘯風對自己動了殺機。

胡嘯風看過蘇韜的照片,冷笑道:「這次師父對你下達了必殺令,你的人頭值一百萬,雖然比不上我的那條金絲銀線蛇,但也算是彌補損失了。」

蘇韜不理胡嘯風,暗暗使用脈象術,體內諸多經脈、穴位開始聚氣,將蛇毒控制在小範圍,然後騰出另一隻手用銀針在曲池穴上一點,一股黑色的血注噴涌而出。

蘇韜揮了揮手臂,輕鬆道:「恐怕你難以如願以償了!」

胡嘯風臉色紅白了一陣。按照道理,蘇韜此刻應該沒法動彈。他眼中露出惡毒之色,道:「彆強撐著了,動得越快,你死得越慘!」

「你話太多了!」蘇韜飛出一腳,朝胡嘯風小腹踹去。

胡嘯風矮下身子躲過,就覺得面門辛辣,意識到對方下腳是虛招,而手上的那一指,才是隱藏在背後的殺手鐧、

明知對方要戳自己的面部,但胡嘯風還是沒法躲避,眼眉位置被戳中,雙眼一黑。 寵妻無度:黎少的蜜愛嬌妻 蘇韜追補一腳,胡嘯風悶哼一聲,動彈不得。

走廊的打鬥聲,引來了保安的注意。

「住手,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匆匆趕來的保安連聲喝止。

蘇韜踩住胡嘯風的嘴,道:「遇到個採花大盜,準備晚上潛入我學生的房間,圖謀不軌呢!」

「啊?這麼膽大妄為?」保安仔細看了一眼,驚訝道,「這不是胡老師嗎?」

蘇韜佯做吃驚,道:「胡老師?難道是本校的老師,這品性也太過惡劣了吧!」

胡嘯風直接被栽贓,此刻有苦說不出,滿嘴都是鞋底味兒。

保安沉思片刻,道:「不行,我得趕緊跟上級彙報。」

言畢,他拿起對講機,說明原因。

蘇韜一腳踢中他的後腦,胡嘯風眼白一翻,暈過去了。

肖菁菁和翟媛被安排住在一個房間,被外面的動靜驚醒,揉著惺忪的睡眼,走了出來。

肖菁菁穿得比較保守,而翟媛只穿了件弔帶,外面披了件外套,從外套偶開的間隙望去,小巧玲瓏的胸部輪廓若隱若現。

唐南征、童蒙初等漢州分院的人,住在隔壁,也陸續推門而出。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之後,副校長王國鋒匆匆趕來,見胡嘯風歪倒在牆邊,身旁放著一個熏香器和藥品,臉色大變,沉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保安隊長道:「據這位人舉報,胡老師想進入女同學的卧室圖謀不軌!」

王國鋒知道胡嘯風的真實目的,見蘇韜面熟,曾在漢州分院見過,臉色一沉,道:「胡老師,怎麼說?」

保安隊長嘆氣道:「被打暈了,一直沒有醒來。」

王國鋒走近之後,先搭了一下他的脈搏,暗忖下手的人真狠,直接封住了他的幾個要穴,他深吸一口氣,用拇指在他身上遊走了幾下,胡嘯風才悠悠醒轉過來。

蘇韜觀察王國鋒的手法,眼中露出些許凝重之色,暗忖這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年輕人,醫術不錯,定是師出名門。

胡嘯風清醒之後,很快判斷出形勢,道:「王校長,我是被冤枉的啊!」

王國鋒皺眉道:「你自己解釋一下!」

胡嘯風很快找到一個牽強的借口,道:「我前幾年查房的時候,發現附近有一條劇毒的奇蛇,擔心這條蛇會傷害學生,所以過來查房。沒想到被人誤會,一言不合,就出手相向。」

牆壁上還掛著一條毒蛇,胡嘯風謊話可謂信手拈來,還有證據。

蘇韜也被氣笑了,道:「我見過無恥的,還從來沒有見過比你更無恥的!你分明是淫賊,還把自己說成為了學生著想的聖人了。」

王國鋒淡淡地掃了一下四周,迷藥,棒球帽,口罩……

現場一目了然,胡嘯風,無論怎麼分析,也成了動機不純的猥瑣傢伙,不過此事涉及到本部的名譽,所以王國鋒也只能低調處理,道:「現在已經很晚了,明天學生們還得複試,胡嘯風會由我們校方接管,明天自然會有答案。」

蘇韜擺了擺手,搖頭道:「不需要由校方接管,我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

「報警?」王國鋒眉頭皺起,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你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

蘇韜嘴角浮現出冷笑,道:「因為我對校方不夠信任,擔心你們包庇縱容罪犯。」

王國鋒感覺肺都要被氣炸了,自己作為內部醫比活動組織負責人,在籌辦過程中出現這麼大的事情,若是被外界得知,豈不是要承擔責任?

他此刻,第一懊惱於胡嘯風的盲目行為,第二憤怒於蘇韜的唯恐天下不亂。

外面警鈴聲響起,公安出警的速度很快,王國鋒冷哼一聲,與保安隊長吩咐道:「把胡老師扶起來,我們一起去進行解釋。」

蘇韜卻擺了擺手,道:「這是犯罪的第一現場,如果嫌疑犯離開的話,豈不是少了很多證據。」

王國鋒見蘇韜不肯發行,冷聲道:「你非要把事情鬧大?」

蘇韜搖頭道:「我只是希望有人因為自己的過錯,而受到應有的懲罰。」

翟媛站在旁邊,語氣堅定地說道:「我們剛才已經用手機將現場拍下來,如果校方不重視的話,我會將這些照片上傳到微博、微信……」

王國鋒目光凌厲地在蘇韜的臉上掃了掃,道:「好吧,胡嘯風因為涉嫌偷入女生宿舍,圖謀不軌,被校方開除,永不錄用!」

王國鋒目光在蘇韜臉上狠狠地掃了掃,將這個無理的傢伙記在腦中。

民警很快來到事發地點,經過簡單地了解之後,胡嘯風被帶上了警車,王國鋒則跟著去了派出所,他必須要將影響削弱到最低層次。

聞言,陸奇直接推門而進,發現那唐蘭英著一身褐色道袍,面色淡雅,氣色頗佳,端莊的坐在床頭,表情肅穆的望著陸奇,朱唇輕啟道:「不知副掌門找我所為何事?」

Previous article

鐵傲龍蝦這種精靈在抗性上也是非常不錯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