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喬君盯著海平面,用內力碎發自己的聲音,喝道:「駕駛員立刻提升戰艦的速度,向無心海中心區域衝過去,其餘作戰人員,準備戰鬥!!」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這些訓練有素的超級特種精英,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就連擁有先天境界的黑子也不敢託大,命令剛下達,他就夾著突擊步槍,一個箭步衝出了船艙。

片刻之間,如同飈飛出去的戰艦上充滿了一股股肅殺之氣,之前無聊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韓刀月和慕容雪都端著突擊步槍來到這裡甲板上,神色坦然無比,她倆那漂亮而銳利的美眸加上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更是透著與生俱來的英姿颯爽。

不過,她們兩個雖然身高一樣,但氣質卻是不同,韓刀月看上去霸氣勇猛,而慕容雪卻是冷靜中透著一股恐怖的爆發力。

「這海上哪有危險?」黑子盯著遠處波濤洶湧的海平面,語氣略帶幾分不滿的問道。

喬君瞥了他一眼,冷淡道:「等你發現危險了,我們早就成了海獸的盤中餐了。」

「呵?你的意思是你發現了海獸?好!就算你發現了,也用不著這麼興師動眾吧?幾隻海獸,把你嚇成這樣,我真不知道你這隊長是怎麼當的。」黑子冷嘲熱諷,他剛剛用強大的感知力,橫掃了方圓五公里左右,可是這海上除了波濤洶湧,就是海風吹著不停,哪有什麼海獸暴動的跡象。

「你的感知力只能在海上有作用,可是到了海底,你的感知力最多能延伸水下兩百米。而再深的話,海水的阻力就會越來越大,你的感知力根本滲透不了多少。」喬君淡淡的道。

「你!」黑子滿臉震驚,「你怎麼知道的?」

「先天中期的修為很厲害嗎?」喬君不屑的瞥了一眼黑子,隨機冷淡道:「我殺你,只用一根指頭,你行嗎?」

「你?」黑子頓時怒火攻心,「哼!你不要太猖狂!我就不信你用一根手指頭打敗我!」

此時,戰艦上的所有作戰人員都是一副看好戲的神色,黑子的為人,好多作戰人員都清楚不過,這傢伙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態度,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而且,之前喬君已經教訓過他了,這傢伙一點都不長記性,還敢得罪對方,這不是作死的節奏么?

現在喬君再教訓他一下也好,正好狠狠地打壓一下這傢伙的囂張氣焰。

「你不長記性,那我只好讓你再張長記性!」喬君冷冷的說著,一根手指頭突然對準了黑子……

唰!一股恐怖的威壓瞬籠罩了黑子,黑子在感受到這股威壓之時,臉色陡然大變,隨機他的額頭上,腦門上,以及後背瞬間就滲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這股威壓之強,已經超過了一座小山,他在這威壓之下,全身的功力被禁錮住了,而且他根本無法反抗,也動彈不得。他只能憑盡肉身之力來全力抵抗。

黑子的標槍一般的身子,漸漸的佝僂了下來,最後直接雙膝跪地,如同一位捶死掙扎的老人。

慕容雪看到喬君下手有點狠,不知道怎麼的,她有點不忍心,畢竟大家都是戰友,這樣下去,黑子肯定出事。這樣對誰都不好。

於是乎,她剛想說,「雷神,大家都是戰友,你要收下留情!」

可是話到嘴邊,她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她腦海中想到的全是喬君跟韓刀月雙雙走出艦艙的畫面。

於是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是,「雷神,夠了!你這樣對待自己的同志,難道不怕別人恥笑嗎?」 喬君聽了慕容雪的話,微微有些冷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任何話,便收回了手指頭。

而他釋放出去的氣勢威壓也跟著收了回來。

身上的威壓剛消失,黑子只覺渾身一輕,隨機臉色漲紅,神色駭然的看了一眼喬君,這才慢慢從甲板上站了起來。

他有些狼狽的走到慕容雪身前,看向她,問道:「百合,你剛才是在關心我嗎?」

慕容雪此時已經沒心情搭理黑子了,剛才她說出那句話后,就已經後悔莫及了。因為她敏銳的注意到了喬君的臉色,他的臉色有些冷淡,這種冷淡慕容雪第一次在他的臉上看到。

不知道為什麼,慕容雪很想跑過去解釋一下,可是她忍住了。因為她不知道怎樣去解釋。也不知道喬君會不會跟以前一樣好說話。

黑子注意到慕容雪的眼神一直沒有從喬君身上移開過,他便知道山椒說的是真的,這慕容雪的心裡已經裝了別人,那人肯定是喬君。

他的臉色鐵青,「百合,我在跟你說話呢!你怎麼不理我?」

「滾!」慕容雪終於把憋在心裡的怒火全灑在了黑子身上,她幾乎是用吼的語氣說出滾字的。 快穿之雷劫我來了 可見她對黑子多反感。

就在這時,海平面上「轟」的一聲,海水如同一下子爆炸開了一般,整個海平面向上翻滾起十米多高,激起十幾米多高的海潮,那恐怖的洪流如同遠古的洪荒猛獸一般,可怕到了極點。

飈飛的戰艦就好像是這洪流之中的一縷微塵,恐怖的海水之力直接將它向上狠狠的拋向半空中,並且在慣作用下,戰艦在半空中飛行了五十多米的距離。

不過海水是向半空中拋起來的,因此戰艦並沒有直接傾斜出去,也沒有倒扣下來。

此時此刻,站在戰艦上的所有作戰人員被拋向半空時,第一時間就是抓住了周圍的圍欄,導致沒有跌入海水中,不過他們各個面色煞白,驚恐萬狀。

戰艦再次落到海平面時,整個海水都在翻滾,戰艦在前進的時候根本無法鎮住身形。

喬君神色一冷,直接一腳跺了下去,恐怖的真元在他腳的周圍如同一圈圈波紋一般,直接將戰艦籠罩住了,瞬間的功夫,戰艦就已經穩住了身形,像飈飛出去的一支利箭,在翻滾的海面上疾馳起來。

與此同時,翻滾的海面上無窮無盡的海獸張著血盆大口,瞪著燈籠大的眼珠子,以群體的形式蹦出水面。這群海獸各個都有著魚類動物的體態,都是那種體型龐大,體型怪狀的海底動物,它們的體表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鱗片,看起來異常滲人。

戰艦上的所有作戰人員看到這無窮無盡且體型各異的海獸,頭皮一陣發麻,心神更是巨顫不已。

「大家小心戒備!」喬君看著戰艦周圍的海獸,神色凝重,這麼多海獸一旦拖住戰艦,就算是他也無能為力,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海上開闢一條水路,而後以極快的速度趕緊撤離,否則後果難料。

「是!」大家神色緊張,答應的同時,手中的槍械已經對準了周圍的海獸,食指更是死死的勾住了扳機。

現在戰艦已經撞上了好幾隻體型超然的海獸,如果再這樣撞下去,不僅會激怒這群海獸,而且戰艦也會有損壞。

喬君看著不遠處,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海獸,心裡頓時一沉,其他人更是臉色大變。

「隊長,趕緊想辦法衝過去,不然我們大家都得玩完!」一個擁有黃階後期的作戰人員,神色焦急的看向了喬君。

「隊長,要不我們請示指揮部,發射一枚炮彈吧?」另外一名黃階中期的作戰人員臉色無比沉重的說道。

「不行!千萬不能發射炮彈,我們一旦這樣做了,就會激怒這群海獸,到時候,我們想逃都來不及!」 片偶 韓刀月嬌聲說道,看的出她也是緊張不已。

「那怎麼辦?戰艦根本無法正常前進,再這樣下去,我們大家就會有極大的危險!」一名單手扶著圍欄的作戰人員神色焦急的問道。

喬君沒有說話,盯著不遠處無群無盡的海獸,突然緊皺的眉頭舒展開,隨機他整個人原地消失,當他的身體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五百米開外了。

此刻,他穩穩的站在一頭鯨魚的脊背上,神色坦然的看著一頭被一群體型龐大鯊魚保護住的超然鯊魚的巨大腦袋。隨機一根手指頭對著這頭超然鯊魚的巨大腦袋,突然壓了下去!

因為他已經準確的判斷出了這頭體型超大的鯊魚才是整個無心海的真正霸主,它自混沌星球誕生以來就有著『海中狼』的威名。

這不僅僅是因為它全身都有著鋼鐵一樣的金色鱗片,而且跟之前的吃人鯨一樣,全身的鱗甲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以及體內隱藏著恐怖的爆發力。

轟隆轟隆!在無數海獸警惕的注視下,喬君壓下去的手指頭上突然傳來一股好似龍捲風一樣粗壯的恐怖真元,這恐怖真元還沒激蕩出去,周圍就已經狂風大作,恐怖的威壓已經在肆虐前方,使得前方從水下到水面五米高的海水直接向左右兩方極速拋開。

海水兩方拋開之時,所有被這海水轟中的海獸,直接被硬生生的逼退出四五米之遠。而被威壓轟中的海獸,直接被壓進海水裡。

也就在這時,激蕩出去的真元浩浩蕩蕩的向『海之狼』轟了過去!

「碰!」的一聲,恐怖的真元終於轟在了巨大鯊魚的腦袋上,使得鯊魚的半個腦袋直接炸開,鮮血四濺!很快染紅了一片海水。

喬君根本沒有去看這頭鯊魚是否已經死了,而是踩著一隻只海獸的腦袋快速向遠處奔去!

隨著喬君的奔去,海面上的所有海獸立馬群體而動,所有海獸此刻雙目赤紅,張著血盆大口,甩動著巨大的尾巴,向同一個方向快速游去!

緊接著,整個無心海中心區域,大大小小的海獸都傾巢而動了,似乎是接到了某種使命召喚一般,所有海獸向喬君奔去的方向圍攏了過去。

看這氣勢洶洶的架勢,要把喬君生吞活剝了,才能解恨!

喬君此時滿頭大汗,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點,可是仍然有源源不斷的海獸突然跳起,對他時不時的發動攻擊。

沒辦法,這群海獸似乎已經認識了喬君,他跑到哪裡,那裡就會有海魚攻擊他。

喬君萬般無奈之下,釋放強大的神念,尋找距離最近的陸地,可是這無心海只有失落島,其他陸地最近的也有一百二十多公里的距離。

不過還好,戰艦已經脫離了危險,那群海獸只會追擊他,而不會閑工夫去攻擊戰艦。

這就是他為什麼要孤身犯險的真正目的。

因為他相信這群海獸智商再高,也不會想到戰艦上的人是和他一夥的。 喬君在無窮無盡的海獸脊背上極速掠過,隨機他施展凌波微步,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點,速度快的幾乎成了一道虛影。

很快,糟動的海獸因為捕捉不到喬君的影子,各個都張著血盆大口,雙目赤紅的四處張望。

半個小時后,海獸全潛入了海底,整個無心海的海面漸漸的恢復了往日的風平浪靜。

中午時分。

一艘戰艦如同一支利箭,在海面上極速掠過。戰艦上,脫離了危險的所有作戰人員,就好像經歷過一場生死大戰一般,全身無力的站在甲板上,各個神色木訥,連槍都拿不穩。

剛剛那密密麻麻的海獸,任誰看見了都會腿腳發軟,心驚肉跳!

「MD!嚇死老子了,這種陣容,老子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名皮膚黝黑,身材壯碩,長相粗狂的作戰人員,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仍然有些心有餘悸的罵道。

「誰說不是,如果不是隊長引開了這群畜生,老子今天可真就擱在這了!」另一名作戰人員說道。

「唉,也不知道隊長怎麼樣了?」

「放心吧,咋們隊長何許人也?他那麼牛比,不可能有事,肯定會平安回來的。」

……

此刻,兩個身材高挑,擁有絕世容顏的韓刀月和慕容雪,站在甲板上,不停的往海面上張望,可是快一個小時過去了,仍然不見喬君回來,這讓她們倆心裡很是焦急。

韓刀月張望了半個小時后,焦急的神色,漸漸的恢復了平靜。

因為她相信她愛上的男人,絕對不是短命鬼。她的男人乃是真正的人中之龍!再多的海獸也根本奈何不了他!

慕容雪張望了一會兒,便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一滴淚水悄然從她眼角落了下來。當她閉眼的這一刻,不知道怎麼了,她心裡竟然想的都是喬君冷著臉看她的那一眼!

那眼神太平靜了,平靜的讓她看不出那是什麼眼神。

是責備,厭惡?還是冷漠?

他那樣不求回報的救自己,而自己呢?竟然說出那樣的話傷害他,當著眾人給他難看,自己這是怎麼了?

難道就是因為自己在吃醋,向他無理取鬧的發脾氣嗎?

「雷神,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我好嗎?求你了,快回來,只要你回來,我什麼都肯答應你,包括收斂我的倔脾氣。」

「你知道嗎?這是我參軍以來,第一次哭,因為你而哭。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不會那樣當著眾人說你,我會竭我所能,默默的在你背後支持你,做你最堅強的後盾,直到你白髮蒼蒼!」

慕容雪心裡無比牽挂喬君的同時,暗暗想著。

「百合,你為什麼哭啊?」韓刀月明銳的發現了慕容雪臉上的淚痕,於是不解的問道。

「只是想起了一些傷心的往事,才忍不住的。」慕容雪睜開眼,擦了擦眼角的淚痕這才說道。

「有什麼想不開的事情,讓你哭啊?」韓刀月問道。

「沒什麼啦。」慕容雪怎麼可能說出心裡話。

「呵呵。過去的事就不要想了,咋們都是軍人,一切向前看。不能在執行任務期間分了神。我們還已經跟雷神失去了聯繫,他不來,我挺擔心的。」韓刀月道。

慕容雪一邊握著搶,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你和雷神是戀人關係嗎?」

「怎麼可能?那個獃子,我追求他,他竟然敢拒絕我。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喜歡不喜歡我呢。」韓刀月嘟著殷桃小嘴,說道。

聽了韓刀月大大咧咧的話,慕容雪心裡一下子開明了起來。

原來他們並不是戀愛關係,是自己誤解了,是自己大錯特錯了。

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或者是自己心胸太狹隘了?難道自己愛他愛到無可救藥了嗎?

「百合,我看你不對勁,你發什麼呆呢?」韓刀月伸出手,在慕容雪的眼前晃了晃。

慕容雪這才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解釋道:「我以為你們倆是戀愛關係,這才想不通呢。 龍神至尊 憑你的姿色和氣質,按理說,雷神不可能不接受你啊。」

「誰知道呢,那傢伙對感情簡直一竅不通,我都那麼直白了,他都敢找理由拒絕我。 綜武俠劍三穿越局奇聞錄 讓指揮部看見了,咋了?他又不會少塊肉,他到好,拿這個充當拒絕我的理由。」韓刀月有些氣惱的說道。

「那他拒絕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慕容雪有些緊張的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看上的男人就必須是我的,別人休想跟我搶。」韓刀月大大咧咧的道。

慕容雪無語,「你這也太霸道了吧?難道不怕現場直播?」

「怕什麼?我有沒做虧心事。我這是正當的戀愛。」韓刀月道。

慕容雪終於領教了韓刀月的真正霸道,這丫頭看起來很懂感情,但其實就是霸道主義,根本不會為別人考慮。她認為她喜歡喬君,喬君就得一定要答應她,非她不娶。

在她心裡,喬君就算愛著別的女孩,她也不在乎,她只在乎喬君是否愛她。就算喬君不愛她。

而且聽她剛剛的語氣,這輩子算是跟定喬君了。

慕容雪想到這裡,突然佩服起韓刀月來,不為別的,只為她對愛情的忠貞不渝。

作為一個女人,這一生或許會愛上很多男人,也或許會只愛上一個男人,但是陪到白髮蒼蒼的卻是只有一個男人。

而大多數男人雖然心花花,但是他最愛的女人絕大多數都是在家相夫教子,陪他甘願吃苦,陪他慢慢變老的那一個。

韓刀月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她堅持守護著自己認定的愛情,不管這個男人愛不愛她,她都不會輕易放棄。

「百合,又想什麼呢?」韓刀月有些納悶的問道。

「鳳凰,我在想,像你這樣一個執著的女人,愛情會不會終成眷屬?慕容雪問道。

「你在說我和雷神嗎?」韓刀月問道。

「嗯!」慕容雪點頭。

「當然終成眷屬了。那個獃子如果真能娶到我,我絕對對他百依百順。」韓刀月道。 就在兩女閑聊之際,駕駛艙里的觀察手猛牛,突然打開藍牙耳麥,冷聲說道:「情況不妙,根據雷達掃描,我發現前面一帶突然出現了三艘不明海船。以我的判斷,他們肯定是發現了我們,這才派船隻過來對付我們的。」

「會不會是失落島上的那群海盜?」船艙內,臉色一直很難看的黑子對著耳麥立即問道。

「應該是他們!因為失落島還有七公里就到了。」猛牛回答道。

「好!現在隊長不在,我們各自做好警戒,一旦確認是我們此次任務的目標,我們務必第一時間解決他們!」黑子提起槍冷冷的道。

「是!」大家應到,但回答的不是很乾脆,畢竟黑子和他們一樣都是作戰人員,而不是指揮員。

不過大家還是開始自動檢查起裝備武器來。

黑子也不在意,他現在在這裡可以說實力最強,喬君不在,他理所當然的擔任隊長的角色,大家不服也不行。

大家檢查完武器裝備后,作為駕駛員的苦瓜僧在接到指揮部的命令后,直接將船艙改換成戰鬥艙。

整個戰鬥艙都是由厚厚的防彈鋼板組成,就算金丹境的高手來了,也要連續轟上幾百下。

而且這裡面全是最先進的軍用電子設備,不僅可以直接從指揮部那裡取得衛星監控畫面,而且一旦瞄準目標,隨時可以對遠程目標進行遠距離開火。

它的設計可以說非常巧妙,所有作戰人員,進入戰鬥艙的第一瞬間,就是感嘆不已,以前演習時的那種戰鬥艙,可沒這玩意先進。

顧珊珊在心裡冷笑,她和蕭逸霖這樣的渣男睡了,她也要顧言馨和他睡,這樣的話,不知道顧言馨會有多麼的噁心。

Previous article

聽到此處,葉天頓時也是心中詫然,之前那空辰老人僅僅是個最低級的黃階低級,已經是讓得葉天有些感到不可思議了,而今這玄階中級的「捕魂人」,居然就是已然有了涅槃後期大圓滿級別的實力,亦是說,那些個所謂的「捕魂人」,光是玄階,就會出現已經經歷過涅槃劫的超級高手,那在往上的地階,天階,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