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又來了!這驚悚的電話又打來了!曼珠驚出了一身冷汗,儘管大開的燈把整個房間照得通亮,她還是抵不住源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放在牀頭櫃子上的手機屏幕突地發出幽白亮光。顯示出未知號碼,傳出淒厲哀怨的歌聲。

一連好幾天,每到午夜十二點整,總會有一個未知號碼準時打過來,而且她的來電鈴聲就突然變成驚悚的《紅嫁衣》。

就算她換了新手機、新號碼都無濟於事,曼珠整日都惶恐不安。

她知道又是那隻自稱尚雲索的鬼,故意來嚇唬她的。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她一點都不怕,因爲她清楚尚雲索不會傷害她。可是任誰被嚇久了,心裏都會發悚,從不怕而轉爲驚怕。

可她又不敢把這事告訴男友王揚,因爲過兩天她和王揚就要結婚了,他和他家裏人都非常迷信,要是知道這件事一定會覺得晦氣。

“但願你撫摩的女人正在腐爛,一夜春宵不是我的錯。”

今夜的鈴音響得比平時還要久。到最後一個‘錯’才截然而止,屏幕上閃出一條短信,曼珠的手不受控制地拿起手機。

發信人是那個未知號碼,她顫着手神差鬼使的打開短信,幾行血紅色的字出現在她面前。

短信的字紅得像要滴出血來,刺得她眼睛生疼。內容是王揚出軌,地點是他家裏。

捉姦?平白無故讓她捉什麼奸,曼珠不相信那個處處遷就她、保證一輩子只愛她一個人的男人會背叛她,況且他們都快結婚了。

突然一道晦暗不明的影子在牀前忽閃忽閃的。曼珠的腦子裏突然涌出王揚和別的女人在牀上翻雲覆雨的畫面。

轟!她被這畫面炸得七葷八素,不可能!一定是尚雲索在作祟。

王揚對她非常好、幾乎到了百依百順的地步,怎麼可能會在即將結婚的時候出軌?

“既然相信他,怎麼不敢去看,眼見爲實。”

陰測測的男聲在曼珠耳邊驟然響起,冷冰的氣息在她耳邊吹拂過。驚起她一身的雞皮疙瘩。

“啊!”曼珠忍不住嘶聲尖叫,瞪大着眼睛看着突然憑空冒出來的美男、不對!應該是帥鬼。

又是尚雲索這隻鬼,糾纏了她將近一年,不但知道她叫曼珠,還說找了她很久,要帶她回去見她親生父母。

神經!她現在的父母,可不就是親生的嘛!還哪裏來的親生父母?

不過話又說回來。尚雲索一開始對她很溫柔、很遷就,最近怎麼就反常了?不是時不時弄一兩隻小鬼來嚇唬她,就是這幾天夜夜打電話給她。

“曼珠,你爸媽日日夜夜盼着與你團聚,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可你卻忘了我們。”尚雲索哀怨道。

當初他和靳夙瑄冒險跳入萬惡深淵找曼珠,卻不見她一點蹤跡,她就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可是他們都不放棄,一晃眼十年了,直到一年前,北陰酆都大帝鬼力又更上一層樓,遠程破解了隱息玉符的效用,才找到她正確的位置。

但找到曼珠時,她已經有了另一個家,還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夫。

這可把尚雲索氣壞了,差點就直接把她未婚夫王揚給殺了,附在他身上,可惜怕她生氣。

畢竟曼珠已經不記得他了,他把事情都調查清楚了,當初捉她的鬼奉了司凰的命令。

把她丟在陽間隨便一戶人家家裏,篡改了她和這家人的記憶,讓她成爲這家人的女兒,不過這隻鬼倒有趣,還是保留了曼珠這個名字、找到的還是姓顏的人家。

那隱息玉符太厲害了,要不是北陰酆都大帝鬼力有所突破,恐怕到現在還找不到她。

尚雲索原本很對她有耐心,想等她自願跟他走,北陰酆都大帝已經在研配一種可以讓她恢復記憶的藥。

可是她卻決定和那個叫王揚的傢伙結婚,連靳夙瑄和季筱筱來了,她也不認。

結果,尚雲索被刺激到了,就天天跑來嚇唬她,可謂是軟硬兼施、死磨硬泡,反正他臉皮夠厚。

不過,嚇唬曼珠的主意是季筱筱提議的,她說嘛!曼珠小時候常和鬼打交道、也沒有被鬼嚇到過,所以弄些詭異事出來嚇唬她。說不定能刺激得她恢復記憶呢、恢復不了,也可以嚇得她不敢嫁給那個王揚。

“你簡直就是鬼話連篇,都說了我自己有爸媽了,你就算想拐騙我也不用這樣。”曼珠怒了,這隻鬼煩不煩啊?鬱悶死了。

“尚雲索,你快點啊!”季筱筱和靳夙瑄趴在窗口,對尚雲索比手劃腳,示意他動作快點,不然他們安排的好戲可就白費功夫了。

現在靳夙瑄和季筱筱都不會傳音,只能靠比劃了,連趴在窗口都顯得很吃力,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掉下去。

尚雲索好笑地看着趴在窗口的那對夫妻,點頭示意沒問題。

“好吧,一碼歸一碼,再不去,你可要錯過精彩好戲了。”尚雲索說完不由分說地捉住曼珠的手腕,要拉着她出門。

“放開我!我自己走!”曼珠火大了,火的不是懼怕尚雲索,而是她發現自己居然一點都不排斥他的碰觸,甚至有一種熟悉感。

曼珠甩掉尚雲索的手,轉身準備拿鑰匙,結果卻看到窗口趴着兩個帶着鬼面具的人、呃?是人還是鬼?

“啊!”不管是人還是鬼,雖然她膽子很大,可突然冒出來的鬼面具還是把她嚇得夠嗆,忍不住再度尖叫起來。

“啊!”同時,趴在窗外的兩人,應該是隻有季筱筱被女兒的尖叫聲驚到了,也跟着尖叫起來。

她忘記自己還趴在窗外,腳忍不住往後踏,結果一個踩空,拉着靳夙瑄往後仰,嗚呼哀哉,悲催的摔下樓!

“哎!”尚雲索捂臉,簡直就是不忍直視啊!他鳥畝亡。

哪有做人父母這樣的,戴着鬼面具跑來嚇女兒,而且還專挑最恐怖的面具,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 曼珠篇 粘在一起,拔不出來

靳夙瑄在墜落的同時,摟住了季筱筱的腰,攀住曼珠樓下的住戶的窗口邊沿,結果好死不死這是人家浴室的窗口。

有一對年輕男女正在洗鴛鴦浴,正是水乳交融之際。就被窗口突然冒出來的‘鬼’給嚇得差點魂飛魄散,那個男得甚至都泄了。

“那個,我們看到不該看的。”季筱筱乾笑幾聲,對靳夙瑄說道。

“技術不行!姿勢不雅觀!”靳夙瑄點評道。

“喂!美女、帥哥,其實你們可以採用狗趴式。”季筱筱‘好心’提議道。

她現在找到女兒了,並沒有因爲女兒不認識她,而傷心,反而心情大好,對她來說女兒活着就好。

至於失憶神馬的並不可怕,反正北陰酆都大帝傳來消息用不了多久,解開記憶的藥就能製成。

“啊啊啊!鬼啊!”那女的聽到季筱筱的建議,更加驚恐,最後乾脆雙腿直攀到男人的腰部,像一隻八爪魚一樣。

“娘子,我們還是去看戲好了。別打擾人家了。”靳夙瑄低聲笑道。

“沒錯!你們繼續、繼續,不打擾了!”季筱筱點頭,揮手衝他們做了個道別的動作。

靳夙瑄帶着她運用着輕功下降,剛纔是太突然了,所以來不及使出輕功。

“我們也去看戲吧!我就是想不通小鬼怎麼會看上那個傢伙,因爲他皮相好?再好也比不上尚雲索。不過那傢伙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想騙我女兒,沒門!小鬼小時候那麼挑,現在咋就不把眼睛睜亮點?”

剛落地。季筱筱臉上的笑容褪去,有些氣不過道,其實她是回想到自己曾經的經歷,不想女兒重走她的老路。

靳夙瑄想到自己娘子的整人手段就覺得好笑,招來美豔女鬼勾引王揚就算了,還給了女鬼一瓶表面包裝成潤滑油樣子的超強效膠水。

哈哈!連女鬼都不知道那是膠水。不是什麼潤滑油,想那女鬼的屬性是淫,就是看那王揚長得帥,才毫不猶豫就點頭同意的。

“娘子,我們這麼做,好像有點陰損。”靳夙瑄小心翼翼道。

“比起我的小鬼的終生幸福,這不算什麼。況且那傢伙也不是什麼好鳥。”季筱筱滿不在意道,就是觀察過王揚的人品才採用這種陰損的辦法。

“說得也是。”靳夙瑄在她額間輕啄一口。

他們日日爲了尋找曼珠而奔波,憂心勞力,皆不曾真正開懷過,如今找到了,自然一掃陰霾,把這些年遺失的快樂給補回來。

曼珠和尚雲索來到王揚自己在外面買的房子,也就是他們婚後的新房。

她有備用的鑰匙,打開門後輕手輕腳的進去,直接往王揚的臥室走去。

沒有預期的曖昧呻吟,只有王揚的痛吼聲,咦!這是怎麼回事?曼珠對尚雲索投以懷疑的眼神,莫不是這隻鬼在騙她?

王揚該不會出事了吧?叫得那麼悽慘,聽得曼珠還以爲他被人凌遲了一樣,她急步跑到門口,沒有多想就擡腳往房門踹去。他帥大扛。

跟在她後面的尚雲索不禁顯出一抹柔笑,他的曼珠就是這麼粗魯,就算失去記憶,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做事莽莽撞撞。

“王、揚!我要閹了你!”當曼珠看到王揚趴在一個長相美豔的女人身上時,忍不住爆吼出聲,呃!如同河東獅吼般。

兩人渾身赤果果的,下身緊密相貼,而王揚正在做拉扯狀,沒錯!是拉扯,不是抽插。

王揚的表情還很痛苦,看到曼珠時更加驚鄂,似想不到會讓她看到他不堪的一面。

“曼珠,你聽我解釋,是她勾引我的,還給我下了藥。”王揚忽略了除了曼珠在場,還有一個他沒有見過的男人,急急地解釋。

“你說什麼?我什麼對你下藥了?明明是你自己強上我的,怎麼?吃幹抹淨就想推得一乾二淨?”王揚身下的女人看起來美豔、柔弱,嗓門卻挺大的,還很兇悍,用手指猛截着王揚的胸膛。

“曼珠,你自己也看到了,這個男人不是什麼好東西,敢做不敢當。”尚雲索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趕緊落井下石。

“你是誰?怎麼會和曼珠在一起?”這時王揚才注意到尚雲索。

他看到尚雲索佔有性地摟住曼珠的腰,他心裏就很不爽,可是他眼下這情況真的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王揚後悔得要命,路邊的野花果然不能採,早知道就要禁得起誘惑。

“我是誰,你沒資格知道!”尚雲索笑得那真叫春風得意啊!特別是曼珠也沒有再將他推開,他知道她是在氣頭上,才忘記推開他。

“曼珠,你看,他還捨不得離開那女人的身體呢!”尚雲索肯定是知道其中原由的,還很惡劣地極盡挑撥之能。

尚雲索心想還是季筱筱那女人聰明,也說得對,對待情敵可不能手軟,特別是這種人品不良的情敵。

“曼珠,你別聽他胡說,我是、我是——”王揚現在是有口難辯啊!總不能說他的那裏粘在裏面,拔不出來了吧?好悲催啊!

“王揚,想不到你是這種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是我錯看你了。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哼!”曼珠冷聲道。

雖然她很憤怒,但是她卻驚然發覺這種怒只是單純的源於被人欺騙所怒,一點都沒有被未婚夫背叛的痛苦。

甚至,她有種慶幸的感覺,慶幸自己早一步看清王揚的真面目,不必繼續受他矇騙,而所嫁非人。

“不是的,你要相信我,我只愛你一個人,我、我是拔不出來了!”王揚很孬,快急哭了,最後乾脆大吼了出來。

“聽聽,他幹得多用力,居然都拔不出來了。”尚雲索搶在曼珠開口之前,搶白道。

果然,曼珠的臉色更黑了,默默地拿出手機,打開照相功能對準牀上的男女連拍了幾張照片,冷漠道:“我會把照片洗出來,送給你的親戚們,省得你那刁嘴的媽說我悔婚。”

王揚一聽,差點氣暈了。 曼珠篇 這人果然很渣

“曼珠,你不能這麼做!我對你是真心實意的,你不能不分青紅皁白就定了我的死罪,我是無辜的。”王揚冷汗連連,一張臉已成菜色。要是把照片發給他家那幫親戚,他就不用做人了。

“眼見爲實,你要是不願意,她一個女人還能逼你不成?還是說你覺得自己長得帥,女人都得倒貼你?”這時從窗口傳來冷冽的女聲,諷刺道。

曼珠、包括王揚等人都往窗口望去,窗戶沒有關,從窗口爬進兩個戴着鬼面具的人,其實他們早就來了,戲看得差不多才出聲。

尚雲索未免曼珠受到驚嚇,已經事先告訴她戴面具的人是誰了,所以她已經沒啥感覺了。

不過,曼珠不怕,並不代表王揚不怕,他眼睛一翻。居然暈了過去。

尚雲索搖頭暗笑自己之前怎麼會因爲這個情敵而感到危機感,簡直就是弱弊了,一個大男人就這點膽量,還想娶他的曼珠?真是癡心妄想!

“這都是什麼男人啊?連女人都不如,居然還嚇暈了。”季筱筱哧之以鼻,更覺得王揚配不上她的寶貝女兒了。

“小鬼。你這眼光比起你媽咪確實差得不止一點半點,看你媽咪眼光多好啊,看中我這個百年難遇的美男。”靳夙瑄摘下面具,很不要臉地自誇道。

其實靳夙瑄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怕曼珠會因爲王揚的事,而氣壞了自己,但是曼珠接下來的話讓他哭笑不得,很想撞牆。

“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一個自稱是我爸的人再帥,都是老男人一個。”曼珠瞥了靳夙瑄一眼。不得不說他確實長相俊美非凡,王揚雖帥,但比起他實在是遜多了。

曼珠回想起第一次見到靳夙瑄和尚雲索時都驚爲天人,靳夙瑄保養得不錯,外表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要不是他口口聲聲說他是她爸,她還真不相信他的年紀足以當她爸。

至於尚雲索,再帥也是鬼啊!她膽子再大。也不敢和一隻鬼在一起。

有一點,季筱筱和靳夙瑄都估計錯了,曼珠確實還很挑,很注重顏值。

她會同意嫁給王揚是因爲她當初醒來時,記憶中就有這麼一個未婚夫,是父母定下的,看他長得不錯,對她又特別好、特別聽她的話,她才同意的。

“哈哈!老男人,雖然是事實,可從女兒嘴裏說出來,感覺就不一樣了。”季筱筱大笑着拍了拍靳夙瑄的肩頭,有些幸災樂禍道。

“你也不過是個老女人!”曼珠輕哼一聲,她心裏很彆扭。

她雖然不相信他們是她父母,可是內心一點都不排斥他們,這讓她感覺很不安,覺得對不起自己現在的父母,所以纔不給他們好臉色。

“曼珠,你不能這樣說你爸媽,這些年我們大家爲了找你——”尚雲索有些看不過去,開口說道。

“停!別的我不想聽,我只想問你們,王揚說他被人下藥的事是不是真的?”曼珠不耐煩地打斷尚雲索的話,不用他繼續說,她都知道他想說什麼,聽得耳朵都起老繭了。

“你看像嗎?如果我們說沒有,你信不信?要是不信的話,我們現在就把他擡到醫院檢查。”季筱筱一點都不介意曼珠的態度,反而戲笑道。

“丫頭,他可是自願的,我還錄像了呢!嘖嘖,你不知道他多熱情。”王揚身下的女人,不!應該是女鬼,一雙柔若無骨的手在王揚身上游弋,還發出低吟聲,令人浮想翩翩。

“錄像?”王揚剛好被女鬼摸醒了,就聽到錄像這兩個字,差點背過氣了。

“是啊!把我們恩愛的畫面記錄下來了,沒事還可以當A片來欣賞。”女鬼湊在王揚耳邊吐氣如蘭道,竟還伸出舌頭輕舔他的耳垂,惹得他一陣戰粟。

“這主意確實不錯。”季筱筱拍手叫好,這隻女鬼是她在陰間逛了一大圈才挑中的,如此看來她的眼光不錯。

“你們、一定是你們算計我的。”王揚不蠢,已經想通了其中關節。

王揚想再度向曼珠解釋,可惜曼珠已經被尚雲索拉了出去,他頓時怒火攻心,大吼道:“曼珠,是不是你看上別人了,不想嫁給我,所以和這些人聯手害我?”

因爲他看到尚雲索親密地摟着曼珠的腰,才這麼以爲。

殊不知曼珠是故意要讓他誤會,爲的就是想告訴他,她要什麼男人沒有?她何必吊死在他這根草上?

曼珠就是這種性格,即便是未婚夫出軌,她最多也就是生氣,絕對不會哭得要死要活,說她沒心沒肺,她也認了。

“算計你又怎樣?你這種人渣也想染指我女兒,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看你自己長得什麼鳥樣。”季筱筱遇到自己女兒的事,她就自動開啓毒舌模式,很護崽。

“是曼珠讓你們這麼做的,對不對?”王揚心潮難平,說他不笨嘛!這會,腦子卻想偏了,居然就認定曼珠是策劃今晚這一齣戲碼的主謀。

“如果是就好了,省得我們白操心。”季筱筱冷笑道。

靳夙瑄本還抱着看笑話的心態,聽到王揚最後懷疑上曼珠,頓時覺得自家娘子看人絕準,這王揚確實很渣。他帥臺弟。

“你還是看看你身下的美女吧!”靳夙瑄衝女鬼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顯露出鬼態。

王揚心一涼,緩緩轉頭望向身下,這一看,爆出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鬼啊!”

他想不到自己居然日了鬼,難怪、難怪他覺得這美女舉動行爲都大膽,爲何身體就那麼冰涼,原來她根本就不是人。

王揚內心彷彿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一慌之下,爆出驚人的力道從女鬼體內拔出命根子。

正確來說是早就泄了,但那皮卻粘在裏面,現在隨着他這麼用力一拔,全破損了,頓時鮮血直流。

“啊!”粘稠的白色液體混合着腥紅的血液,簡直就是慘不忍睹,王揚痛得慘嚎不止。

“娘子,別看!髒!”靳夙瑄俊眉一蹙,捂上季筱筱的眼睛。 曼珠篇 坐上紙糊的鬼車

“曼珠,反正你都不會嫁給他了,不如嫁給我吧?”尚雲索拉着曼珠走在馬路上,任她怎麼甩,都不想鬆手。

現在的曼珠已經是個大姑娘了。尚雲索不必像對待她小時候那樣隱忍着情感了。

“我就算不會嫁給他,也不可能嫁給你。”曼珠冷瞥了他一眼,哼!她可沒忘記這鬼嚇唬她的事,加上今夜的事明顯就是他們一手策劃的。

“我有什麼不好的?要財有財,要貌有貌。”尚雲索很無恥地貼上去,自我推銷道。

“呵呵,這臉蛋確實長得不錯,可惜你是鬼,人鬼殊途,懂不懂?”曼珠皮笑肉不笑道,心想這鬼咋就這麼不要臉呢?而且還耐磨耐打擊。

“這不成問題,說罷!你喜歡什麼樣的美男。”尚雲索聽到她說人鬼殊途時,心隱隱作痛,不過卻沒有顯露出來,依舊嘻皮笑臉。

“我喜歡什麼樣的美男。你還能變出來給我不成?就算是你變的,那也還是鬼啊,除非你能借屍還魂什麼的。”

曼珠也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卻不知被她說中了,也許可能是潛藏在她內心深處就有尚雲索可能會借屍還魂的想法。

“只要你喜歡,我就能變成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尚雲索擡手撩起她一抹黑色的髮絲。湊近鼻尖,輕嗅着這沁人心脾的清香。

“給我滾遠點,姑奶奶的豆腐可不是那麼好吃的。”曼珠像拍蒼蠅一樣拍掉尚雲索的手,在心裏已經自動爲他標上色鬼的標籤。令她不爽的是她居然一點都不反感他的行爲,甚至、甚至有點小小的欣喜。

一定是因爲他俊美的長相,曼珠爲自己的失常找藉口。

“曼珠,等太久,我也會累。”尚雲索語中染上淡淡的憂傷,讓曼珠心一窒。有種發悶的感覺。

她突然很想抹去尚雲索眉目間的輕愁,也不禁想一直都以嘻皮笑臉、樂天形象出現在她面前的鬼,怎麼也會愁?該不會是想博取她的同情心吧?

果然,尚雲索接下來的話,更讓她這麼以爲。

“所以,我覺得應該採取些強硬的手段,不然也不知道要磨到何年何月。”尚雲索變臉速度之快。讓曼珠歎爲觀止。

“強硬的手段?難道你想霸王硬上弓?”曼珠想想就覺得惡寒,這隻鬼太危險了,她真的不想再夜夜被嚇唬,光是午夜鬼來電就讓她吃不消了。

不行!她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非得把這大麻煩甩掉。

“嗚嗚……”

Previous article

我看了看六子道士,這小子也十分詫異的說,“師兄,你直接跑過去不就行了,爲啥要前滾翻加側滾翻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