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宋憋足了氣的鬆開被子,顫聲呢喃:「刀,放血,放血……」

說著又咬住被子,疼得直抽抽。體內翻滾得不是一般的厲害,前所未有!

放血?

范美麗楞了一下才反應,趕緊放下水杯。跑回到桌子找了找,找到一把小小的水果刀跑回來。

看到唐宋那抽搐的痛苦樣子,心臟直突突。艱難吞咽口水,顫聲道:「我,我該放哪裡的血?我……我不太懂,我就放你手上……啊!」

話沒說完,唐宋竭盡全力蹦起來,迅猛搶奪過她的水果刀,朝著自己的胸口狠狠插去。

范美麗看呆了,兩眼瞪得老大,魂兒都快冒出來。他竟然,自殺?

唐宋哪有心思解釋,倒在床上,咬緊牙關扭轉水果刀,然後才拔出來。鮮血立即噴涌而出,染紅了他的衣服。

血一出來,反倒感覺好受了很多。一個的放血,對他沒什麼用,只有插心臟附近才行……

疼痛總算漸漸消散,唐宋大口大口喘息。轉過頭,卻見范美麗面色慘白的站在旁邊,驚悚的瑟瑟發抖,看樣子是嚇壞了。

忍不住,唐宋沙啞的低聲道:「我不會死,你想多了。躲起來,要不然等下我會殺了你。」

反應過來,范美麗並沒有跑開,儘管臉色發白,可她還是蹲在床旁關切著:「你,你沒事吧?要不我叫救護車?」

唐宋吃力搖頭:「不用,我說過不會有事,等會就好……別叫人,也別出去……」

說罷,疲憊的閉上眼,身上儘是冷汗。

太痛苦了,從來沒有過這麼可怕的經歷。這些年他什麼場面沒遇到過,卻從未有過丹田爆炸……

見他睡著,范美麗緊咬著嘴唇盯著他胸口的血紅,伸出顫抖的雙手,慢慢將他衣服解開。鮮血還在往外洶湧,著實嚇人。

范美麗不知所措,想報警,又擔心他被抓,自己也不想攤上事;可如果不報警,萬一等下死了怎麼辦?

一著急,范美麗竟然哭出來:「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淚眼婆娑,著實嚇壞了。只是哭了一會兒,她又擦拭淚水,拿起帶血的水果刀,撕開被子,捂住他胸口上的傷口。

還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和呼吸,倒是讓是范美麗鬆了口氣。好像,並沒有死,只是睡著了……

滋滋!

忽然感覺壓在他胸口的手上有什麼東西流動,范美麗低頭一看,啊的驚呼,驚駭的鬆手往後退,兩眼更是瞪大,滿是不可思議。

確實有東西在流動,不是螞蟻,而是,血!

流出來的血竟然倒流誰去,從衣服,從床單,就好像有生命一樣爬行回去……

噗通!

經受不住刺激,范美麗竟然兩眼發黑的倒下,暈過去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總算睜開眼。沒有急著爬起來,而是先做了個深呼吸。感覺身體沒有任何疼痛,這才爬起來。

發現范美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唐宋哭笑不得。沒有上前叫她,而是低頭查看自己的胸口,卻驚愕的發現一點血跡都沒有。

神了!

明明噴出那麼多鮮血,怎麼會一點血跡都沒有?

靜下心,唐宋盤腿坐下,仔細檢查自己的體內。赫然發現,丹田雖然炸了,卻沒有損傷,只是好像,擴大了……

這下唐宋懵逼了,丹田擴大,這不是意味著實力提升?

難道,自己突破到天象第六層了?

可是體內的天象之氣很稀薄,身體也沒見有任何反應,更沒有以前突破的爽快感。唯一的變化就是,丹田真變大了!

懵了懵了,KS病毒被打敗是預料之中,可現在這種情況,又怎麼解釋?

猶豫不定,唐宋掏出一把手術刀,朝著自己的胳膊狠狠刺了一刀。

鮮血很快流出來,可也就五秒,流出來的鮮血竟然,迅速倒吸!

「握草!」

唐宋驚呼而出,兩眼瞪大的看著自己的胳膊。鮮血倒流回去,傷口竟然迅速癒合起來,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沃日,這……不死之身?

頭皮發麻,唐宋又捅了幾刀。疼痛感是有,但是,噴出來的鮮血不停迴流,真他媽好看…… 雖然蘇華被地球現在的太空航天技術震撼了,可是地球上的普通民衆卻完全不知道這一切。所有有關螺旋塔的信息都被官方瞞得天衣無縫,連帶近幾年地球航空水平的突飛猛進也都被划進了各個國家的最高機密。

這架滿載‘核心’基地精英成員的宇宙飛船向太空飛去的那一刻,也只得到了電視新聞的一句十秒鐘的播報“今日午時,c國位於喜馬拉雅山脈山腹中的航空基地又成功向太空發送了一顆氣象衛星。這顆衛星的發射成功將爲c國的氣象預報增加1%的準確性。”

近幾年各國發射宇宙飛船的頻繁已經讓普通民衆對這類新聞採取了無視的態度,他們絕不會想到這次不起眼的發射將會給現在平靜的生活掀起多大的風浪。

從‘核心’基地到太空基地“母塔”的時間並不是很長,蘇華只覺得似乎稍微眯瞪了一下,就聽見了即將到達的提示聲。蘇華輕輕轉動了一下一直靠着不動而有些痠痛的脖頸,發現身體雖然還是有寫疲累,不過那種全身的不適感覺已經完全消退了,他試着在腦海中呼喚了一下小鐵皮,卻完全沒有收到回答。

過了一會,火箭整體輕微震動了一下停了下來,在飛行過程中一直固定着身體的鼓鼓囊囊的氣囊也收了回去。蘇華擡頭揉了揉略微有些發脹刺痛的腦袋,跟着周圍的人站起身來。蘇華覺得全身有些輕飄飄的,腳下有些不着力,起身的時候用力過猛,幾乎向前衝去,身後的西村一把抓住他,這才避免了他撲到前方埃蒙身上的尷尬。

蘇華看着察覺到動靜回過頭來的埃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心裏卻有些駭然,聯絡伊恩居然需要耗費如此巨大的能量,休息了這麼久還是差點連路都走不穩,可隨即埃蒙的一句話讓蘇華知道自己完全理解錯了。

“雖然基地有重力系統,不過爲了節省能源,‘母塔’的重力只有地面的百分之三十。”埃蒙看了看蘇華的腳,笑了笑,似乎在他看來,蘇華的平衡不穩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爲了。

蘇華足下輕微用力踮了踮,發現的確身體變得無比輕盈。心下也不禁鬆了口氣,按照現在的身體疲憊程度,能節省任何一點力氣都是好的,他可不希望被別人看出異狀。

機甲戰隊的隊員們走出火箭踏上連接鐵橋的時候,下面一層的艦艙中也正絡繹不絕地走出身着同樣軍服的軍人。這些人蘇華都沒有見過,但是看起來似乎都是一起從‘核心’基地運來的。

“這些人……都是和我們一起的嗎?也是機甲隊員?”蘇華探頭朝下看去,卻正好看到魏嚴走過。說起來,自從魏嚴把他送去核心,蘇華就再也沒見過他,上次也只是聽見了他的聲音。蘇華若有所思地盯着魏嚴的背影,一邊詢問身旁的西村和查姆。此時魏嚴似乎察覺了上方的視線,擡起頭來,卻與蘇華來不及收回的視線撞了個正着。蘇華一愣,還沒想好要做出什麼樣的迴應,魏嚴卻已經收回視線,如同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繼續跟上了大部隊。

“蘇華,我發現你及其缺乏常識。難道你以爲太空裏只有我們機甲戰隊?難道不需要艦船嗎?那機甲停在哪裏?好吧,你是平民,我又忘了。以後我要給你惡補一下,你會給我們機甲戰隊丟臉的。”查姆聽到蘇華的問題,幾乎一個踉蹌就要摔倒,穩住身形之後他一把撈過蘇華的肩膀,把一半的體重都靠在蘇華的身上,惡狠狠地說道。

查姆的自來熟讓蘇華有些不知如何應對,除了伊恩,蘇華不習慣與他人太過親近,這是孤兒院裏就養成的習慣,埃蒙的照顧、查姆的熟稔他雖然很感謝,可每當遇到這種過分親近的行爲,他總是不知該如何應對。他又想起伊恩了,伊恩也和他一樣不喜歡他人的親近,不過他的冰冷氣場也不會令人產生想要親近的念頭。雖然身體的重量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可是疲憊的身軀被查姆這樣的高大身體猛然一壓,還是讓蘇華覺得不堪重負,他掙扎着擡起頭,想要掙開查姆的挾制,卻在擡頭的一瞬被眼前的景觀給震撼了。

這裏是空間站的接駁入口,周圍的一圈防護牆都是用透明的材質做成,蘇華一擡頭,看見的就是浩瀚的星空。蘇華不是沒有在地球上看過夜晚的星空,可那與現在所見的景象比起來,那就是照片和實物的區別。墨藍到近乎黑色的背景上鑲嵌着一顆顆閃亮的星星,它們看起來是如此的接近,似乎是一伸手就能抓住。

蘇華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直到這一刻,他纔有了自己已經到了太空的實感。直到被身旁的查姆的大力帶得幾乎一個踉蹌,蘇華纔回過神來,轉頭繼續朝前走去。

剛到‘母塔’的第一天,沒有安排訓練內容,只是重新分配了房間和訓練場。除此之外,讓蘇華出乎意料的是,卡羅爾博士居然還給了他們每人一個新的編號,蘇華拿到手上的是001b。

“數字是你們被分配的艦艇的編號,字母則是你在這艘艦艇上的代號。一艘艦艇上只能搭載兩名機甲戰士,所以兩人一組,接下來的訓練,相同號碼的兩人將一同訓練,培養默契度。”卡羅爾博士簡單地說明之後,揮手讓大家今天各自回去休息,就不見了蹤影。

螺旋塔即將對地球宣戰的消息明顯還沒有傳達到所有隊員,大家的臉上都是即將開始太空訓練的興奮感,並沒有多少戰爭的壓力。蘇華環視了一圈,發現衆人都在各自尋找拿到相同數字編號的夥伴,似乎每個人都有大致的目標,並沒有過多詢問就直接朝認定的目標走去,十有□編號都相同。

蘇華看着自己的001,猜測第一個編號多數是隊長,正想問問埃蒙,轉頭卻看到西村朝埃蒙走去,說了些什麼,埃蒙對他搖了搖頭,西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不過很快又恢復了一貫的平板表情。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001。”蘇華的身後又被人用肩膀輕微撞了一下,又是查姆那個精力旺盛的傢伙,“和隊長一組,真令人羨慕。”

正從一旁經過的西村聽見這句話,猛然擡起頭來,臉色一變,隨即又有些釋然。查姆看見西村,急忙大聲喊道:“小瞳,小瞳!”

西村腳下頓了一下,轉身朝他們走來。西村一直是一副冷靜、寡言少語的樣子,蘇華甚至覺得是不是忍者都是這種面癱的品種,可是今天的西村卻明顯有些煩躁。

“小瞳,你看,我這次終於和你一組了。”查姆晃着手上寫着002編號的卡片,得意地笑道,“不過如果沒有蘇華,我可搶不過隊長,就享受不到這個待遇了。”查姆的笑臉十分開心,似乎一點也沒發現西村眼底的陰霾。

西村卻完全沒有理睬查姆,而是盯着蘇華:“隊長很強,你很幸運。”蘇華有些愕然地看着西村說完這句之後就轉身離開的背影,轉頭看向查姆:“他似乎有些不太高興?”蘇華在這個戰隊裏只與埃蒙西村略微熟悉一點,查姆是自己湊上來的,與埃蒙的初次見面則充滿火藥味。而西村第一次見面時的溫和,讓蘇華有了很好的印象,雖然西村大多數時候都面無表情,但這還是第一次對他用冷冰冰的語氣說話。

“那是自然,你搶了他隊長搭檔的位置嘛。”查姆笑得有些深意,“西村雖說是你之前最後一個加入戰隊的,不過也來了四年了,除了第一年他沒有與埃蒙分在一起,剩下的三年都是他與埃蒙搭檔。他每日每夜地刻苦訓練,就是爲了追上埃蒙的水平。”

蘇華默然,沒想到會是這樣,他自己知道現在的水平還遠不及西村,可能在整個戰隊裏面都是倒數的,這樣的水平居然能與埃蒙同隊,要說卡羅爾博士沒有私心,他絕對不會相信,不過事情已然如此,蘇華也不會去要求換隊,他會在最短的時間裏訓練自己,讓自己能配得上這個編號。別的隊員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一個月後就是開戰的日子。

‘母塔’基地的房間分配是按照編號來的,蘇華的房間正好夾在了埃蒙和西村的當中,而查姆則住在他的對面。他們行動的嚴謹,讓在‘核心’基地習慣了一個人的蘇華更有了一些身在軍隊的感覺,也讓他不自覺地開始時時刻刻注意。在旁人看來,蘇華終於也有了一些軍人的氣質。

這裏和‘核心’一樣,幾乎所有的物件都是由金屬製成的,房間也沒有窗。蘇華躺在牀上,有點輕飄飄和頭暈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今天所有生物能量幾乎被小鐵皮抽空的後遺症,還是重力只有三分之一給他的身體造成的錯覺。

“小鐵皮。”蘇華輕聲地呼喚。在沒人的時候,蘇華還是習慣出聲來與小鐵皮交流,特別是當他恢復到一個人獨處的現在。今天沒能找到伊恩的落寞席捲了他,他迫切想與人交流。

“主人,你的身體我還沒有完全修復,遠程通訊靠身體能量果然負荷太大了。”如果小鐵皮是一個人,那它的臉上肯定滿是疲倦,就算只有聲音,也能聽出它的無精打采。

“我們以後還有機會聯繫上伊恩嗎?”蘇華不擔心自己的身體,這麼長時間下來,他已經完全信任小鐵皮的修復能力了,無論他把自己操練到什麼地步,小鐵皮都能在一夜休整過後還他一個充滿活力的身體。

“恐怕很難,現在已經在太空了吧,不知道伊恩殿下在哪裏,如果是地球,那信號穿越大氣層需要更大的能量,而且整個地球的範圍太大了。”小鐵皮也沒有平時調皮活潑的語氣,語氣和蘇華現在的心境倒是出奇的一致,都很黯然低沉。

“不知道真的打仗之後,我還有沒有機會回去……”

“等等!主人等等!”小鐵皮突然打斷了蘇華的話,話音無比焦急,“我感應到那個波段了,就是那個!該死的!能量不夠!……不,不行!錯過這次機會下次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對!對了,電能,電能!主人快找找,有沒有電源,想辦法讓身體直接通電。”小鐵皮急促的語氣把蘇華嚇了一跳,好半天沒反應過來它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居然讓自己接電,難道去找死嗎?

“快啊,再過一會我就捕捉不到它了,伊恩殿下發出的信號!只要連接上,我們就能找到他了!”小鐵皮看蘇華半天沒有反應,急忙大聲呼喊。

被它尖銳的喊聲刺激,蘇華這纔回過神來,隨即意識到小鐵皮剛纔說了什麼,伊恩發來的信號,絕不能錯過這次機會!他再不遲疑,找到牀頭的感應板,用力把感應板掰彎,手伸進後面觸摸到連接的電線。強大的電流瞬間衝進蘇華的身體,蘇華眼前一黑,咬牙忍着手臂的刺痛,很快整個手臂全都麻痹,沒了知覺。 連捅了自己十幾刀,唐宋終於確認,自己並非不死之身,只不過修復速度比較快而已。捅多了,血液就不會再倒流回去,傷口癒合也沒那麼快了。

這反倒是讓他鬆了口氣,要是真變成不死之身,那可真是怪物。打不死的小強,想想都可怕……

咚咚咚!

房門忽然敲響,唐宋收回思緒,從床上翻下來喊著:「誰啊?」

聲音將地上的范美麗吵醒,睜開眼見到唐宋安然無恙站在跟前,先是楞了一下,隨後驚慌的爬起來:「你,你……」

唐宋抿著微笑:「我很好,你是不是做夢了?」說罷走過去打開房門。

看著他的背影,范美麗懵了。難道真是做夢?昨晚,她明明記得他胸口狂噴鮮血,然後鮮血又倒流回去……

肯定是做夢,怎麼可能會有人變成那樣,那不成了,大怪物?

房門外站著幾個人,唐宋上下打量了一眼,撇嘴道:「有事嗎?」

秋姐掛著嫵媚的笑容:「先生是這樣的,這位周先生說,他才是范美麗的男朋友……」

不等說完,後邊戴眼鏡的青年往前一步,惱火的大聲嘶吼:「范美麗,你個臭表子,竟然敢背著我出來賣!」

說著便要擠過唐宋衝進去,唐宋卻擋在門口沒給他進去。掃了一眼,慵懶的打哈欠:「這個房間現在是我的,你有錢拼房嗎?」

戴眼鏡青年十分惱火,憤怒的推著唐宋的胸口罵道:「草,有錢了不起啊,有錢就可以給人戴綠帽啊。讓開,范美麗,你給我滾出來!」

可惜不管他怎麼推,唐宋愣是紋絲不動,反倒是他自己被反彈回去。

雖然實力打算,可對付一般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秋姐等人在後邊看著,完全沒有插手的意思,臉上掛著耐人尋味的笑容。

「讓開!」戴眼鏡青年極度惱火,口水狂飆,「范美麗,你個臭表子,滾出來!」

唐宋就是不讓,也不說話,就眯著眼盯著。

范美麗從裡邊跑出來,看到戴眼鏡青年,面色尤為慘白:「周亮,你……你怎麼來了?」

忽然想到什麼,慌忙搖頭解釋,「周亮你聽我說,我沒跟他發生關係,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麻痹!」周亮面目猙獰,憤恨的用力推著唐宋想要衝進去,「媽的,我對你一心一意,你竟然出來賣!我打死你!讓開!」

唐宋卡在門前,愣是不帶動一下。打著哈欠嘖嘖嘴唇,慵懶道:「我再說一次,想進去可以,拿錢來拼房。不多,兩萬八,你給我一萬四就行。」

秋姐一抽,張嘴想說什麼,唐宋眯著眼盯著她,「怎麼,到退房時間了?還是,我收費不合理?」

這般模樣,讓秋姐不得不把話咽下去。什麼也沒說,依舊站在後邊雙手抱胸看著,很是耐人尋味……

周亮面目猙獰指著唐宋的額頭:「有錢了不起啊!」

絲毫不顧他的怒吼,唐宋理所當然點頭:「對啊,有錢可以為所欲為,你不知道么?」

說著還回頭沖著後邊不知所措的范美麗微微一下,「來,跟我一起念,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這話怎麼聽起來,總帶著無盡的綠氣……

周亮氣得腮幫不停顫抖,綳著拳頭兇惡瞪著唐宋,卻又不敢真的動手。

范美麗再度解釋著:「周亮,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跟他有什麼……是,我本來是想賣,可是我後悔了……」

「後悔你麻痹!」周亮又怒吼起來,「你當我傻啊,都睡一塊了還說沒發生什麼,你信嗎?」

「我……」范美麗不知該怎麼反駁了,確實,在這種酒店一起睡了一晚上沒發生點什麼,誰相信?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他倆還真沒發生過什麼……

「不用喊這麼大聲,」唐宋撓著耳朵,滿面笑容的倚靠房門,「有什麼話好好說,特備是錢的問題。」

非常善意的提醒,讓後邊的秋姐嘴角抽搐,略顯心虛的轉過頭假裝咳嗽。

看來,坑不成了……

周亮卻絲毫沒意識到問題,壓制著怒吼冷哼:「好啊,談錢是吧,范美麗你把我的錢那來。這半年,我沒少給你錢。現在我要的不多,五萬!」

這話一出,范美麗氣得臉色發黑:「周亮,你……你冷靜點,我真沒跟他有什麼……」

「別他媽廢話!」周亮絲毫不給她解釋的機會,暴怒冷笑,「當了表子就好好當,別他媽在我面前裝清純!現在給有錢人當小三,我祝福你,祝你永遠被人草!」

「你……你混蛋!」范美麗氣壞了,眼淚不停使喚洶湧,嘴唇顫抖著。

可是,這種情況,她該怎麼解釋才能行得通?

周亮根本不管范美麗什麼表情,目光冰冷的鎖定唐宋:「她欠我的錢,是不是該你還?」

唐宋笑眯眯的聳肩:「我可以給你錢,而且不是五萬,是十萬。不過……」

拉長聲音,略帶陰險的邪笑,「你得如實回答我一個問題。」

周亮瞳孔緊縮,很明顯的回頭看了一眼後邊的秋姐,這才輕哼:「說吧,什麼問題?」

潤了潤喉,唐宋來了精神的站直,一本正經的問道:「你是不是鴨?」

「噗咳咳……」後邊的秋姐憋不住咳嗽起來,想過很多問題,甚至想著他會把真相揭穿,卻沒想到竟然是問這個!

周亮老臉抽搐,氣得七竅生煙:「你他媽再說一次!」

唐宋翻著白眼,滿是無奈苦笑:「你這,都嚴重到耳聾了?也對,當鴨不容易,尤其是你這種。要伺候女人,還要伺候男人,其中的心酸有幾個人能懂?哎,我理解……那你到底是不是鴨?」

「是你媽!」周亮怒吼的掄起拳頭,唐宋卻沒有躲避,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抽過來。

後邊的秋姐卻嚇了一跳,慌忙喊著:「幹什麼?有什麼話好好說,幹嘛要打人!」

周亮揚起的手硬生生停下,咬牙切齒盯著唐宋,殺氣凜然:「你才是鴨……」

「別不承認。」唐宋摸著鼻子,深表同情的嘆息,「你雙眼空洞,眼神渙散……簡單的說就是,你最近被人草過,菊開了。」 「你……」

「我知道,你這幾天還伺候了一個老女人,看樣子那女人很胖,而且有點變態,喜歡打人。」唐宋絲毫不給周亮多說的機會,陰險的繼續嘮叨,「她喜歡抽你吧?脖子上的鞭痕,哎,現在的有錢女人真是變態。」

本能捂住脖子,周亮臉色頓時發白。他怎麼,都知道?

很快反應過來,掩飾的罵著:「你神經病啊,胡說八道,你才是鴨。我警告你,再亂說,別怪我不客氣!」

「哎,」唐宋重重的嘆息,滿是同情的搖頭,「我本來想告訴你,你那個病還能治……算了,是我太啰嗦。來來來,銀行卡拿起刷,多刷一點。」

爽快的掏出銀行卡,卻是扔給秋姐,雙眼眯成一條線。

秋姐接住銀行卡,卻高興不起來,心裡反倒有些發憷。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

神色緊繃,周亮直勾勾盯著唐宋,很想詢問,卻又心虛不敢問。他怎麼知道自己的病?

沒有理會他們,唐宋掏出手機,打著哈欠撥打電話。很快電話接通,唐宋慵懶道:「你的人很吊呢,懂得玩敲詐了。下次,讓她把你的褲衩也敲詐好么?」

秋姐臉色一變,心臟驟然停止跳動。可她還是心存僥倖,緊咬著嘴唇豎起耳朵仔細傾聽。

周亮等人卻是錯愕,這電話怎麼感覺像是在裝逼?

黑著臉,周亮冷笑:「裝逼誰不會?不要以為有點錢了不起……」

不等說完,唐宋忽然將手機往前遞,裡頭發出一個男人憤怒的嘶吼,「秋月,你找死!」

一聽這聲音,秋姐雙手一哆嗦,銀行卡掉落,魂兒差點沒冒出來。旁邊兩個青年也是大驚失色,雙腿瞬間哆嗦起來。

唐宋抿著微笑重新接聽電話:「哎呀,你看你,把你的人嚇得都快尿褲子了。給我準備一輛車,別太貴,能開就行啦……」

掛了電話,唐宋歪著頭沖著懵逼的周亮一笑:「你剛才說什麼來著?哦,裝逼是一門技術活,你不一定會。秋姐,你說是么?」

冷汗直冒,秋姐擠出僵硬的笑容,身子不受控制的顫抖:「是……唐先生,您……您跟黑爺認識?」

「我不認識黑爺。」唐宋肯定的搖頭。

秋姐一怔,難道自己聽錯了,那明明就是黑爺的聲音啊。

這個王八蛋……果然有自己的小秘密!

Previous article

小七說:“對,螺絲。”這種大品牌都會在螺絲上貼一些標籤,因爲自己拆過就不給修了,觀察手機是否開過就得看這些照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