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南楓聞言,遲了片刻,問:「顧爺爺,你想我怎麼幫?」

「幫我對付容家……」

顧老爺子話只說了開頭,便被唐南楓打斷:「顧爺爺,我是挺想幫明珠。可你們顧家,不是也這麼對溫如意了嗎?」

顧老爺子聞言,怔住:「你說什麼?什麼我叫我們顧家也這樣對溫如意了?」

唐南楓皺了眉頭:「顧爺爺,溫如意也被人注射了毒品。」

顧父聽到老爺子的話,也皺了眉頭,他先回的顧家,沒把溫如意的事情,告訴老爺子。因為他以為是老爺子做的,可現在聽老爺子的話,不是老爺子做的?還是……老爺子在同唐南楓裝糊塗?

顧老爺子卻是氣的紅了臉,他就算再不堪,去動溫如意作甚?唐南楓竟然這麼想他!

「我沒有害她!」顧老爺子說著,回頭看了眼顧老太太和顧父,見他們也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氣急敗壞道:「我要是害了溫如意,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這樣的毒誓發出來,終於讓顧父意識到,做下溫如意那件事的並非老爺子。

「也不是我做的。」

顧父和顧老太太異口同聲道。

唐南楓聽到顧家人這麼說,心裡半信半疑,「可我調查到的,綁架溫如意的人,都是來自顧家。」

「陷害!這是栽贓陷害!」顧老爺子大聲嚷嚷,「我們顧家沒做對不起溫如意的事情,容子澈沒調查清楚就定了我們顧家的罪?還因為這個害了明珠!」

顧父也明白了過來,頓時也被氣的不輕,要是他們顧家做了對不起溫如意的事情也就罷了,偏偏是別人栽贓陷害的!

這讓他們怎麼咽的下這口氣?

顧老太太抹著眼淚說:「南楓,你若是不相信我們家,盡可以調查。但凡找到我們害溫如意的證據,我們顧家二話不說立刻認罪。若我們是清白的,容子澈這般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們明珠弄成了這樣,你一定要幫幫她……」

唐南楓心裡有些疑惑,也有些亂,對顧家人說道:「顧爺爺、顧奶奶、顧叔叔,你們放心,如果容子澈真的是平白無故就對明珠這麼做,我不會饒了他的。」

顧老太太聞言,眼淚掉的更加兇猛。

唐南楓看著顧家三人都看著自己,頓時有些呆不下去。

幸好,她早安排了人手。

「唐小姐,唐先生有事情找你。」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我這就來。」唐南楓道。

那人下去之後,唐南楓扭頭看了眼昏迷不醒的顧明珠,說:「我四哥那邊還有事,我先過去一趟,明珠的事情,等我調查清楚,一定會給她一個交代。」

說罷,她同顧家的人告辭。

**************

送走唐南楓后,顧老太太停止了落淚,抬頭擔心的望著顧老爺子問:「你說南楓會幫我們嗎?溫如意出了事,她四哥那麼喜歡溫如意,她會不會因為她四哥的事情……」

「我本來就沒指望著她幫忙,只要她不一心向著溫如意,偏幫容家就不錯了。」顧老爺子冷哼道。

他不過是想穩住唐南楓。

只要唐家不出手容家的事情,等他找到其他人,著手對付容家和慕家,會將這容家一擊擊斃。

顧老爺子顧老太太聞言,臉上怔了怔,而後嘆息了一聲。

顧老爺子沉吟了片刻,說:「現在明珠出了事,有唐家和慕家在,我們暫時沒辦法動容子澈。今晚我連夜趕去帝都那邊,聯絡幾個老朋友,把這兩家壓制住。其他的一切等我回來,再做商量。」

「你要去帝都?家裡剛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不在,再出其他意外怎麼辦?」顧老太太滿是擔心。

顧老爺子橫她一眼:「不是有兒子在?」

顧父說:「媽,你就讓爸去吧,幾天時間,我還能穩住。」

他們話到這個份兒上,哪裡還有她說話的餘地?

顧老太太閉口,不再說話。

************

另一邊。

唐南楓出了醫院,便打電話讓人再次調查顧家和容家的事情,她覺得顧家在這事情上,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是撒謊。

可有誰,能瞞著她和容、顧兩家的眼線,搞出這麼多的事情?

這個幕後的人簡直是一個毒瘤。

她必須要找出來。

電話掛斷,唐南楓把藍牙耳機摘了,準備去工作。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提示來了電話。

唐南楓聽到是唐南適來了電話,頓時有些心虛,她沒把溫如意的事情告訴四哥。

要是他知道了,肯定會罵她。

這個節骨眼上,唐南適忽然打電話過來,總讓她有種,他已經知道了錯覺。 第989章伸出援手

磨蹭了一會兒,唐南楓還是接了電話,因為遲早都要面對他:「四哥,你怎麼打電話來了?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

「我沒哪裡不舒服,南楓,我問你,顧家和容家是不是出事了?」

電話里唐南適聲音難得染上了冷意。

唐南楓懸在半空的心,沉到了肚子里,看來還是知道了。

沒打算瞞著唐南適,她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出來。

末了道:「四哥,我們是來調查姚明琪的案子的,容、顧兩家的鬥爭,不在我們插手的範圍內。而且,他們鬥爭,也未必不是好事。我們若是插手,只會惹一身騷,落不得半點好處。四哥,你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家裡人考慮。別為了這事,把我們的正經事壞掉了。」頓了頓,又補充說,「你如果真的可憐她,那我們就幫她把真正害她的人找出來,容、顧兩家的事情,我們萬萬不能插手的。」

A市的豪門世家盤根錯節,之前慕、容、沈、裴四家同氣連枝,令帝都不少人家都忌憚。後來四家鬥爭,倒下了裴家,雖說依舊餘下三家,可實力都大大的削弱,威脅性小了不少,帝都的世家自然是樂見其成。

容、顧兩家聯姻,起初她就擔心,A市的世家會因為這個再次聯合在一起。

A市豪門如日中天,再往上升,勢必會威脅到帝都那邊。

不過,她也只是擔心,畢竟A市的豪門興起,要威脅到帝都世家,也不單單是唐家,其他的家族都沒有動靜,她又何必攙和一腳,為唐家樹敵?

更不用說,明珠跟她關係親近,若明珠跟容子澈結婚,容、顧兩家就是一體,有著她跟明珠這層關係,這兩家無論如何都不會去動唐家。

所以無論容、顧兩家是交惡還是和好,於唐家來說都不是壞事。

他們用不著插手,只坐壁旁觀,便可得漁翁之利。

只是她這麼想,四哥未必這麼想。

她最怕的就是,他因為溫如意,攙和到A市的豪門鬥爭里。

唐南楓無數次想勸告他別為了情愛昏了頭腦,可這些話在舌尖上滾了千遍萬遍,終究還是說出去。

她了解唐南適,他下定的主意,沒人能改變。

若他鐵了心為了溫如意一人攙和一腳,她說再多也沒用。

反之,亦然。

唐南楓把話說完,電話那頭沉默了下來。

聽不到他的聲音,她心裡越發的七上八下。

「四哥……」

「南楓,綿綿她現在還好嗎?」

唐南楓聞言,喉嚨一堵,「我還沒去看她,不過情況再差,也不會差過明珠。明珠的毒品是容子澈親手注射的,她的孩子沒了,以後再也不會有孩子了……」

話說到這,唐南楓眼圈有些紅。

她同情溫如意,可更可憐明珠,她能看得出來,明珠還是喜歡容子澈的,若是不愛,怎麼會在發生了那麼多事後,仍要嫁給他?嘴上說,不在乎他,怨恨他,不過是她不肯放下自己的高傲罷了。

可也正因為愛,被傷的才會越深。

經此一事,再多的情愛也會被消磨。只怕明珠會恨容子澈入骨。

唐南適又是默了好一會兒,說:「你先把手頭上的事情放一放,查清楚這件事。」

「嗯,四哥,我一定會把背後興風作雨的人揪出來,將他繩之於法。」

唐南楓壓下心頭的傷痛道。

「好了,沒事我先掛了。」

「嗯……」

唐南楓悶悶的應聲。

電話里,手機滴的一聲,再沒了聲音。

唐南楓緩緩地拿下耳朵里的藍牙耳機,望著窗外。

天空黑壓壓的,大團大團的雲層像是蒙了一層的墨色。

風颳得樹枝獵獵作響。

大抵,風雨將至。

*************

唐南適平靜的掛了電話,漆黑的眸子直勾勾望著天花板,眸子深處沒有任何起伏。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此刻內心掀起了多大的波瀾。

她被注射毒品了,可他躺在醫院裡,幫不上任何忙。

甚至連為她出頭,都沒可能。

唐南適啊,唐南適……

枉你覺得能護她一世周全,可到頭來,不過如此。

心底生出悲涼,眼睛越發的晦暗。

許久,他緩緩地閉上眼睛,將所有的情緒斂去。

「唐安。」

「先生,我在。」

「去安排下,我要出去見一位朋友。」唐南適道。

唐安聞言,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問:「先生,你要去見沈小姐?」

「嗯。」

唐安為難道:「先生,我剛去探聽過了,現在容家的人守著病房門口,誰也不許進去,我們過去了……」

「我讓你去準備,聽不懂我的話嗎?」唐南適打斷他的話說。

唐安跟隨唐南適這麼多年,第一次被他搶白,不由得啞然。

但很快明白唐南適當下心情不高興,自己再耽擱下去,他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只好轉身去推輪椅。

把唐南適小心的挪到輪椅上,唐安推著他往溫如意的病房走。

兩人其實都在仁和醫院,包括容家的老爺子也在仁和醫院,可仁和醫院很大,僅住院部分為四個區,唐南適在北住院區,溫如意在西住院區,而容家老爺子在東住院區。住院區之間橫跨整個醫院,尤其是新起的北住院區離西住院區最遠,從北住院區到西住院區,用走的要一個多小時。所以,唐安也沒打算走過去,因為唐南適的傷還沒養好,經不起顛簸。

從住院部出來,唐安把唐南適推到停車場,開車去看溫如意。

車開的慢,到溫如意所在的地方,差不多四十分鐘。

唐安推著唐南適下來,天空剛好落下來雨,雖然雨不大,可在這深秋時節格外的冷。

怕唐南適淋雨,加重病情,他沒敢耽擱,推著唐南適匆匆走了進去。

因為事先打聽過溫如意住在哪裡,唐安直接找到了病房。

只是離病房還有十多米遠,便被攔在了外面。

容家的警衛,不肯再讓一步。

唐安一臉:我早說了,容家的人不會讓我們進去,你還不相信?

唐南適神色淡淡的,抬眸看著容家的人說:「你們去告訴容子澈一聲,說我來跟他談顧家老爺子的事情。他若是聽了這話,還不肯讓我進去,那我便離開,不讓你們為難。」

擋住的警衛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個說:「唐先生,你稍等一下。」說著,轉身去病房那裡通報。

沒過多久,病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

再出來的不止是那名警衛,一同出來的,還有容子澈。

容子澈臉色陰沉沉的,眼睛通紅,看著唐南適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刮人。

唐南適卻像是感覺不到似的,「容先生,在談這件事之前,我想見見綿綿。」

「你見她幹嘛?唐南適,你別以為抓著我的把柄,我就會任由你擺布。」

容子澈狠聲道。

「我如果想擺布你,就不會到這邊來了。」

唐南適平靜的像一汪湖水,激不起半點漣漪。

容子澈冷冷的看著他,沒有開口,也沒有把他放進去的意思。

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容子澈忽然轉身往病房裡走。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不打算放唐南適進去了,可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說——

「把他推進來。」

他話說的很快,隔得距離又遠,幾乎讓人以為自己聽錯了。

唐南適卻清楚,自己沒聽錯。

容子澈再瘋,他也不會允許對付顧家的事情出差錯,尤其是……在溫如意出這種事之後。

「唐安。」

唐南適看了眼一動不動的塘南叫了他聲。

唐安神色微動,斂眉推著唐南適,往病房裡面走。

************

進入病房,唐南適揮了揮手,讓唐安退下。

房間里只剩下三個人,唐南適目光落在躺在病床上的溫如意,觸及她蒼白的像一張紙似的臉,眉心大力的皺在了一起,胸口緊跟著也有些悶。

容子澈注意到他的目光,臉色更加的陰沉。

錯身擋住了唐南適的視線,冷聲說:「你看也看了,現在應該說,顧家的事情,你想怎樣?」

「我沒想怎樣,只是過來通知你一聲,顧老爺子的事情,你們做的並非天衣無縫,有人要徹查,第一個倒霉的便是慕洛琛。」唐南適道。

容子澈聞言,眉頭死死地擰了,薄唇狠狠地抿了下。

這件事是他連累了洛琛,原本把資料交到紀檢委,應該是他做的。可他那時候滿腔的怒火,只想著如意若是不在了,他也不會讓顧家的人好過。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他一心只想著替如意討回公道,也就沒顧著遞交資料的事情。

洛琛臨時代替他去辦,哪怕勉強完成,也無法做到圓滿。

且,是他遞交的材料,上面有人看出端倪,要徹查這件事,最後罪責必然落到洛琛身上。

唐南適等了片刻,見他不出聲,說:「你如果有辦法把這件事圓過去,就盡量圓過去。如果沒辦法,我可以替你做了這件事。」

「你要幫我?有什麼條件?」

不是因為他趕時間要去接周陽才會說出這麼一番話,而是因為這些人確實太過分了。公司的發展,本來就應該上下領導員工同心協力,攜手共存,可是既然他們中間有些人不想與自己真心合作,還一直刁難,那他還留著他們做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