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唉,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娘,小棉襖都穿到別人身上去了。

新聞還在播,警方通報了調查結果,對四名逃票者採取措施,行政拘留15天,並且通報單位。

「抓的好!就是要這幫孫子坐牢,必須給他們教訓!」

老汪拳頭砸著掌心,興奮的很,直呼大快人心。

看到最後,動物園停業整頓,將3米高的牆全部加高到5米,並且安裝釘刺鐵絲網,通高壓電,律師普法,主持人呼籲市民不要貪圖小利而逃票,全部內容都播放完了,都沒看到楊順孤身潛入虎山的精彩鏡頭!

老汪急了,大聲喊道:「卉卉!卉卉!怎麼回事?怎麼沒有採訪你們倆的鏡頭?」

汪卉正在做菜呢,手忙腳亂,哪有時間管老爸。

這時候門開了,汪芸和楊順一起進來,老汪趕緊跑過去:「小楊,電視新聞怎麼不採訪你?」

「什麼新聞?」

楊順還沒反應過來,汪芸就笑著道:「您急什麼?待會兒您親自採訪英雄,有的是時間。」

「老汪!先吃飯!」

眾人剛剛坐好,汪卉穿著圍裙,端著糖醋排骨出來,很貼心的放在楊順面前,立刻被汪芸打趣:「喲,喲,這麼上道?」

汪卉笑嘻嘻說道:「這是英雄才有的優待~~」

楊順有點不敢相信,看著黑糊糊的糖醋排骨,問道:「我不會被毒死吧?」

一旁的汪芸笑慘,汪卉哭笑不得:「我很會做菜好不好,這是焦糖的顏色!」

「真的么?」

楊順趕緊嘗了一塊,滿臉驚訝,讚不絕口:「真不錯,好吃極了,人間美味!」

這一聲誇獎,讓汪卉眉開眼笑。

自己妹妹還有這本事?汪芸好奇嘗了一塊,嚼了兩下,一臉若無其事站起來:「我去洗個手……」

汪卉哪裡不懂?她自己嘗一口,呸呸吐出來,臉唰地紅了:「我好像……放了兩道醋。對不起……」

再看楊順,他眼中的笑意也太明顯了吧,汪卉雙手掩臉,羞得不知道說什麼好。

汪母在旁邊看著樂呵,連忙把小女兒按在桌邊坐下,端走糖醋排骨,憋著笑:「你們吃飯,我回個鍋。」

老汪連忙轉移話題,問新聞的事,楊順解釋道:「是我要求淡化處理的。」

老汪覺得好可惜啊:「為什麼不露臉?多好的宣傳機會呀!」

楊順笑道:「也不是很好,畢竟老虎傷人不是什麼好事兒。而且芸姐也覺得不適合大肆宣傳,我們還特意修改了天喵頁面,強調貓薄荷香水不一定對老虎有效,讓顧客不要被新聞誤導。」

汪芸正好重回飯桌,很調皮的對著楊順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做好事就夠了,這些虛名,楊老闆不在意的啦,對吧?」

老汪點頭同意:「也是,小楊救了你,也沒要虛名。」

汪芸的笑容凝固,尷尬無比,好嘛,又尷尬了一個女兒。

汪卉悄悄在桌下捏了捏楊順的手,兩人對視一眼,偷笑起來,這個事情大家說過無數遍了,不管汪芸怎麼提,楊順都不要她回報,反正這筆糊塗賬算不清楚了。

楊順咳嗽兩聲:「還是低調點賺錢比較好,畢竟咱們現在是貓科界最大的讀品畈子,出名了容易被人眼紅。」

這個稱謂讓眾人都好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從古到今都沒有人聽說過的貓讀品行業,竟然被楊順做到全國獨一份,真是佩服。

問起朋友肖健,楊順道:「下午我和芸姐去派出所看肖健,他從今天開始,主動服刑了,這時候應該都住進看守所了吧。」

汪卉有點惋惜:「我覺得肖健人還挺老實的,就是她女朋友有點那個。」

汪芸也是差不多的看法:「我和他女朋友聊了一會兒,感覺她很市儈,喜歡貪小便宜,眼界小,格調不高。」

「紅楓城區房價快2萬了,他們倆加起來月收入才7000塊,每個月根本沒余錢存下來,想省錢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不應該從這上面摳。」

楊順也覺得無奈:「唉,他也是吃了豬油蒙了心,我明明都把錢打給他了,但他耳根子太軟了,還怕老婆,結果被女人一勸就翻了牆,蠢的很。」

所以說,男人還是要有錢,才能硬的起來。

汪卉小聲道:「你可以幫幫他呀。」

楊順嘆氣:「兄弟也不那麼好當的,要考慮的地方很多。芸姐,高夏村實驗室差人管理動物實驗,你給他留個位置吧,工資你看著給,多做事多拿錢,咱們也不養閑人。」

「好的。」

對於兄弟情誼,汪芸深有感觸,萬志強就是很好的反例,楊順的發小,鐵磁,可關健時候走錯路,關係就不可能像原來那樣好了。

像「李庄白肉」這種事情,在某些人眼中是兄弟共患難的情誼,在另一些人眼中,僅僅只是一頓普通的飯而已。

做人吶,真滴是很難。

一家人吃晚飯,開開心心。

楊順趁機提出,五一的時候想帶汪卉出去自駕游,沒說登山攀岩,更沒說野外露營,但老汪兩口子巴不得他帶汪卉出去,當然滿口答應。

動物園事件並沒有完全結束,主流新聞里不放,但網上還在大量流傳,尤其是小沫當天的錄像,光是在逗魚平台,重播的次數就超過200萬。

接著,海角論壇幾番炒作,將這個話題延續了一個星期,正好碰上五一長假期間,全國各大景區俏然漲價的新聞,引起全網大討論。

三天之後,果然上了熱搜頭條!

《紅楓野生動物園逃票事件真相大揭秘》,有人把楊順人肉出來,之前的元旦演出,訓狗,甚至是春節期間在火車站巡邏的照片,還有這次獨自一人,帶著小歐勇斗老虎的視頻,全部給貼上去。

全國網友們嘩然,原來還是個農業大學的研究僧,也是輔警?這叫一個文武雙全,真厲害啊!

上熱搜對楊順的生活還是有一定影響的,許多人慕名前來拜訪,但八卦者他不回應,好友們在群里或者電話詢問,他也是呵呵一笑過去。

他越是神秘低調,越引起人們好奇。

「看新聞提到的『輪休的警嚓』,原來楊順還是都市兵王啊?」

「我懷疑他很有可能就是馴獸師,要不然怎麼連大貓都能擼?」

「大事不好!我們植科院中出了一個叛徒,他是動科院的內鬼!」

「早知道他這麼厲害,讀本科時就應該和他斬雞頭拜把子了啊~~~唉,現在遲了!」

基本上認識楊順的人,都有各種想法。

很多人心中都是百味雜陳,唏噓感慨。

不過更多的是把他當成有趣的談資,吹牛逼時可以說:「我認識一個兄弟,那叫低調奢華有內涵,他怎麼怎麼了。」

同學們得知他們中出了楊順這麼流弊的人物,也是自豪之情居多。

一不小心,楊順就成了四大網路神秘富豪之一的「我同學」,另外三人分別是「我親戚」,「我同事」,以及「我朋友」。

萬志強和父母看到新聞,聽到從陳梅嘴裡說出來的故事版本,全都搖頭苦笑,不知從何說起,唯有一聲嘆息。

張子鈞打來電話,笑著開玩笑,說小歐簡直就是老虎剋星,群狼首領,它的10隻幼崽絕對帶著強烈的狼性基因,明年的CKU大賽,他很有信心。

緋聞NO1:大叔,官宣了 警犬基地的江姍姍,小可愛錢曉佳,特種張教官,這些朋友都發來祝賀簡訊,誇獎楊順幹得漂亮,大大稱讚小歐的神勇。

但是,楊順救下來的四個人,除了肖健父母提著禮物來到觀博園,向陳梅表示感謝之外,其他三人連個電話都沒打。 每日睡前,楊順和汪卉習慣性的聊天。

「不打電話感謝,其實也沒什麼啦,習慣就好了。很多人的三觀和家庭教育有關,逃票的人連命都不要,你還指望他們懂得感恩?」

「有點道理,我是擔心你有失落感,想安慰安慰你唄。」

「我心胸豁達,不和他們計較,而且我最大的收穫已經到手了呀!」

「是什麼啊?」

「是你呀!」

「我什麼時候讓你得手了?美得你~~哼!」

再過四天就是五一長假,楊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虎山行實戰中,發現了相當多的不足,毒飛鏢要練準頭,毒劑配方要調整,大貓的抵抗力真的好厲害,必須用雙倍,甚至三倍劑量。

警用網槍給了楊順提示,現在有捆綁箭,麻痹箭這兩種遠距離武器,近戰能力還要加強,他還能想到藤甲,藤網,各種獵人生存陷阱。

所以,科技樹還得繼續攀升才行,。

一步一步來,最急的是實驗室裝修和搬遷,楊順來到高夏村實驗室,準備看裝修方案,確定后,五一就可以動工了。

剛見到辛笛,楊順就獲得了一個大大的有力擁抱。

「辛師兄,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把你的嘴挪開!我扇臉了啊!」

好不容易推開辛笛,楊順拿起旁邊的掃帚對著他,怒道:「你想幹嘛?」

辛笛張開雙臂,哈哈笑著:「論文刊登了,你開心嗎?」

3.5影響因子的論文,第一作者,對楊順來說,研究生畢業的硬杠杠完成了,他只需要拿到足夠的學分即可。

楊順鬆了口氣:「恭喜恭喜,辛師兄,你的博士畢業要求,也完蛋了吧?」

辛笛很高興:「完蛋啦,論文數量和影響因子全都完蛋啦,學校不會卡著我畢業啦!還有,編輯發來郵件,問我們的第二期試驗的進度,你怎麼說?」

血液紅細胞氧和能力的試驗,之前就說過,進一步是研究人類血液,往生物醫療上發展,退一步是繼續研究犬類。

楊順嘆著氣:「辛師兄,這個項目要被金陵警犬研究所拿走,咱們只能研究人血,你要是從研究昆蟲,變成研究人血,會不會覺得無聊?」

怎麼可能無聊,辛笛心中暗喜,表面穩如狗:「我正好可以往血液蠱毒方向發展。」

呃……

楊順頭疼不已,特么的,長期跟這個變呔在一起共事,哪天被下了情♂蠱都說不定,他可不想成為哲學家!

但是,楊順確實需要這樣一個人來幫忙科研。

請大牛教授過來不太現實,他Hold不住,辛笛是最合適的人選,養一個博士,太輕鬆不過了。

楊順說道:「這樣吧,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再跟導師商量一下,看能不能來我這裡工作,做血紅細胞氧和方面的第二階段研究。我給你開工資,出論文了發項目獎。」

辛笛滿臉驚喜:「人血從哪裡來呢?」

「特警總隊那邊還欠我人情,我找他們領導說一說,看看能否申請到合作項目,找到合適的試驗者。要是不行,找醫院血庫吧,或者咱們拿著錢去工地找農民工朋友收購,總是有辦法的。」

辛笛很高興,他當然喜歡科研,而且這個課題他很感興趣,這麼大的實驗室又沒人和他爭搶儀器,他早就動心跳槽這裡了。

楊順笑呵呵拍著他的肩膀:「辛博士,只要你加入我的團隊,我就任命你為這裡的實驗室主管,好好乾吧!」

辛笛都要激動的哭了:「楊老闆~~~我真的好崇拜你!你真的好膩害!」

微雨青春 楊順一本正經的說著:「別崇拜我,我只是個傳說。來,喝了這碗雞湯,只要你不斷努力,也能獲得成功。要知道,曾經,我也是個普通人。」

辛笛很迷茫:「有我普通嗎?」

楊順很嚴肅:「比你好多了,不是人人都有像你一樣苦逼的身世,比如說我,落地的鳳凰也比你這隻禿毛雞高貴,你就認命吧,努力工作。」

「……」

搞定完全懵逼的辛博士,實驗室這邊基本上妥了。

做幾個楊順感興趣的小項目,沒事就萃取鮮花和貓薄荷什麼的,辛笛帶著研發團隊只為他一個人服務,這種日子過得不要太愜意。

楊順的第一篇論文發表啦!

這個消息根本就瞞不住,先是微生物農藥實驗室,接著是他的研究生同學們。

研一還沒結束,別人還在和中特課的鬼見愁老太鬥智斗勇,楊順不怎麼上課,還輕鬆發表影響因子3.5的論文,這差距也太大了。

群里,大家說起這件事,無不羨慕,只能感嘆,還是別人家的孩子流弊。

「3.5影響因子的SCI,好多博士生都達不到,楊順確實厲害。」

「不僅事業做的好,生活處理的棒,學術也這麼強,這樣的人,不成功才叫沒天理了!」

「羨慕吧,嫉妒吧,楊順的流弊你們這些渣渣是學不來的,哇哈哈~~~」

「說實話,本科時我覺得他挺普通呀,怎麼一讀研究生,就跟開了掛似的?」

「他變了,以前每天晚上玩遊戲,我都能看到『你的好友楊順已經上線』,現在幾個月沒看他玩過遊戲,時間都用在學習上了吧。」

「一天到晚不打遊戲,只知道泡妹子,撩貓逗狗,叛徒小順子!」

「兄弟們,操傢伙,跟我去堵他,灌死他!」

以前的狐朋狗友嗷嗷叫著,找了個時間集體殺過來,把楊順逮著,訛了一頓飯,楊順沒小氣,包下兩個房間,請朋友們吃喝K歌網吧開黑一條龍,同喜同樂。

在4月最後一天,導師馬德永終於給楊順打電話,要他去實驗室。

馬德永的態度很熱情:「你發表3.5影響因子論文這件事,我想幫你操作一下,爭取在我們紅農立個典型,去申報評選六校聯盟本學年的精英獎。」

楊順有點驚訝:「六校聯盟的精英獎每年只有三個名額,我何德何能?」

往年,都是紅楓大學,紅楓科技大學這兩所985包攬3個名額,紅農這些211都只能當看戲的,去年從紅楓理工冒出來一個牛逼學生,總算是搶下來其中一個名額,已經破天荒了。

楊順有點不好意思:「而且我這發表的又不是什麼好期刊,別人會不服氣的呀,不是說985不承認嗎?」

馬德永不悅道:「你把985想的太高高在上了,其實紅楓大學和科技大,能發表級別的至少都是博士,而你是研一,這個成績足以說明一切,你完全可以狠狠打他們的臉!」

暈死,自己的導師竟然是打臉狂魔?

哦,楊順想明白了,他要是拿了獎,導師更有面子,這是211逆襲985,肯定打的越響越好。

特么的,套路,全都是套路,城裡人套路深。

馬德永感慨道:「楊順,申請評選精英獎,不是為了區區獎學金,也不是為了我的個人榮譽,其實,我是為了給全校,給六校聯盟,甚至全社會,樹立起一個正能量的形象。」

我的天命嬌妻 接下來,馬德永介紹了很多,華夏學術界自身的問題,還真不少。

「這、這是什麼魔法?」

Previous article

本傑明一時無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