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

被嚇得一個不穩差點掉下去,年輕的翼人看着下方長長的車隊中,那一批批的似乎是被拆卸下來的某種生產線,滿臉迷惑。

這政府的管理者們到底在想些什麼?幾個省的工業設施運過來,那個不大的工業區能裝的下麼?

將自己的問題告知下方的線長後,得到的卻是對方笑聲,以及慢悠悠的回覆。

“知道我們規劃了多少個重工業區嗎?知道我們這個工業區有多大嗎?”

“沒聽說。”

“十個。”

“這和運這麼多東西有什麼關係?”

“你傻啊!全族30個省,也就是至少有30個省城工業區。現在只有10個重工業區可以分配,你說一個重工業區要存下多少個省城工業區的物資?”

“這……”

“而且,其它工業區我不知道,但我們這個工業區,可是規劃着擴充到將近一個市大小,你說裝不裝得下?”

“額!”

一臉震驚地看向遠處的已經初顯規模的重工業區,年輕的翼人被自己所見場景給嚇着了。

“不過其實也沒那麼大。”

線長躍動幅度有些微大的語氣,將翼人拉回了現實。

感受了一下翅膀的溫度,雖然有那個鍛鍊寒冷飛行的想法,可還得考慮身體承受能力的他,也不得不降了下去,坐在了線長身旁。

而對方,也很和善地遞給他一杯熱茶。

“這次規劃,聽上面說並不是幾個省的工業設施,全部聚集到一個地方的那種簡單的方式,而是按照發展方向,分配各個省的各種設施,例如我們這個重工業區,就被設定爲‘鋼鐵工業’的發展方向。”

“而白石省那個重工業區,據說是被規劃爲‘電石精練’的發展的方向;冰靈省的那個重工業區則是‘化工生產’;而朋城外嘎山會建設一個‘電子電器’方向的工業區;嚴虎省則會有一個‘植物原料’的加工工業區……”

聽着線長一通話下來,翼人對於現在的情況也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不過這些東西與他關係不大,也只不過當做打發無聊時間的話題而已。

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衆人才抵達重工業區大門,而再次之前,這個工業區已經出現在飛在天空中的年輕翼人眼中的。

“額,好高的城牆!”

巍峨的高牆將衆人阻難在了城門處,更是將城內城外完全隔開。

因爲朋族內部非常安全,現如今朋族之中的城牆基本上都是從前保留下來的,受限於當時的能力,那些城牆最高也不過八九米,但此時出現在衆人眼中的城牆卻有至少15米高,寬度未知。

而且一眼望去,城牆彷彿無邊無際一般,讓在場衆人根本無法估算其長度。而年輕的翼人清晰的記得,自己回去準備移民事宜這段時間,也才兩個月,離開之前,這裏可還是什麼都沒有的荒蕪之地。

“驚歎吧,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這東西才修沒多少米哦。”

線長拍了拍翼人的肩膀,一臉驕傲地說道:“雖說是在我們朋族領地上,但我們以後畢竟要前往天空和地底,地面就只有這些孤懸的工業區。而最近動物數量不知道爲什麼,越來越多(8051笑而不語),雖然可以吃的野味多了也是好事,但修個城牆擋一擋,免得那些野味暴走其實也不錯不是嗎?”

“擋、擋一擋?用這種城牆擋那些動物,我看連史詩生物都可以擋了吧。”翼人忍不住吐槽。

“那不很好嗎?”

對此,線長倒是滿臉欣慰:“這樣一來,我們在裏面工作也可以順順利利了啊,而且……”

順着線長的手指望向城樓,讓這位翼人更加囧然的一幕出現了。

在平整光滑的城牆之上,每隔200米左右,就有一座長8000mm、最大口徑300mm左右的超·城防級電磁炮炮塔炮身伸出城牆;每隔50米左右,更是有一座長4000mm、最大口徑100mm左右的城防級電磁炮塔……

“這……”

忍不住嚥了口唾沫,翼人臉上的囧意已經難以言喻:“這到底是工業區,還是要塞啊,我記得,省城都才四個城防級、一個超·城防級的電磁炮吧!而且,這城牆修建起來纔多久,這些傢伙就迫不及待地把城防炮都按上了!”

“這不很好嗎?這樣一來就算真的是史詩生物來了,我們也不擔心吧。”

“我、我已經無力了……”

事實上,工業區如此設置,也有着高層爲未來的考慮。

可以預見,在未來幾百年內,雙月星都將處於冰河時期,如此一來,朋族也不可避免地將在幾百年間處於天空、地下和地表工業區三種領土模式。

而惡之月降臨只剩下百年左右,那麼早早爲抵抗蟲子們做些準備,也是應該的,事實上,不僅地面工業區,就連生活用浮空島和地下城,都會有一定程度的要塞化。

按照高層的規劃,現在翼人眼中強大無比的城牆,事實上還只是第一步,在未來的百年間,這些地面工業區的城防會隨着科技的更新換代,越來越強,從而在蟲族突入之時,成爲抵抗蟲子的地面據點。

當然,修建這些城牆,其實還有個附帶作用,或者說最開始的作用其實是這個:

“8051,最近各地都在上報,來到南部區域的動物越來越多,甚至發生了很多起動物傷人事件……”

“我們不是要到天上和地下去了嗎?地面留給這些小傢伙不好麼?”

“不是不好,只是,地表我們不是還要留下是個工業區嗎?要是這些動物來次大面積獸潮,工業區可就……”

“不是還有城牆嗎?反正你們以後也不會在地表種植什麼糧食,那麼把工業區佔據的區域圈起來,甚至還可以一次保護生態,一舉多得的說。”

“誒!好像也是。”

然後,朋城討論了一段時間,‘在工業區外修建攔阻動物獸潮的城牆’就列入了計劃之中,不過一開始,城牆規劃其實只是兩米多高,如同柵欄般的存在。

但在軍事院的傢伙們將這些計劃交給暗血等人看了之後,計劃中的城牆就先後經歷了:柵欄——院牆——普通城牆——要塞城牆這樣讓人極度無語的標準式進化,最終還被賦予了‘不斷完善’的超級技能,成了未來朋族抵抗恭古蟲族的要塞用地面工事,以至於最後連工業區本來的規劃也被做出了大量變動。

現如今,朋族規劃的十個工業區,都將成爲要塞型的工業區域,其中生活的除了工人、少量服務業人員就全是裝備了新一點電能武器的軍人了。

這大概也算是意外情況吧。 當年輕的翼人隨着車隊,在微微飄動的雪花洗禮之下,經過現在還未建立起安檢設施的城門,進入這個在高層雄心勃勃的規劃下,有整整一個市的面積大小的工業區之後,等待他們的,將是與那些同樣分配到這個極其廣闊的工業區中,此時陸續從家中返回的人員們共同努力,一點點地組裝建設起這個全新的地面鋼鐵工業區的工作。

雖然在全族資源統籌安排之下,這道要塞般的城牆所圈起來的土地面積接近了朋城行政單位中的一個市,不過現在,也只有小小的一個角落被工業設施所佔據着,其它地方,還只是規劃處了主體的道路,剩下都還是綠色的世界。

而這個‘小小’角落,實際上已經是數個省的鋼鐵相關工業設施了。

不過在這裏的人們都相信,經過他們的努力,在許多年後,這座要塞工業城所佔據的區域,一定會有被擠滿的一天,至於他們能否看到,也許吧……

這時,我們的視線回到A08-2中轉空港。

牆壁上的電子時鐘清晰地顯示着此時的時間,公元43年14月7日。

離‘三向計劃’全面提速已經過去了3年,離之前的老原人抵達這裏,也過去了5天,也就是說,他們所等待的目的地即將抵達。

視線從電子時鐘處收回,老原人透過寬大的玻璃,看向了空港外。

空港那片被看成是青青草原的停機坪中,正堆滿了裝着每家每戶各種物資的集裝箱,在這些集裝箱之中,幾個高能電動機驅動的運輸通道正在待命。

而不遠處,按村莊聚集的人羣,則極目遠眺,等待着他們未來家園的抵達。

雖然此時天空中瀰漫着小雪,縮短了衆人的視線,卻無法掩蓋衆人的熱情,很多人都知道,他們之後的一生,恐怕都要在那座據說龐大如同陸地的島嶼上過完。

“這都9點了,還沒到嗎?”

“報表上不是說,10:00纔到嗎?你急什麼。”

“呵呵,這不等不及看新家了,聽說以後,我們都會生活在那裏啊,不過真有那麼大嗎?怎麼飛起來的?”

“別急,上去之後有的是時間給你看。”

對於這批村民的反應,管理員已經見怪不怪,自己第一次要去浮空島的時候,與這些人可沒什麼兩樣,所以他只是在一旁微笑着維持秩序。

這時,一個人突然吼叫起來。

“快看!好,好大!”

衆人尋聲望去,通過那人的手指確認方向之後,再次齊齊地轉頭看向天際,伴隨着一陣陣驚呼之後,是幾乎被靜止時間般的死寂。

遠處天際,濃密的雲層被突然從中擠開,幾乎瀰漫整個天空的龐大島嶼看似緩慢地出現在天空之中,甚至連小雪也因此停了下來。

有手快的已經搶過周圍人的望遠鏡,將視角對準上方的浮空島,口中嘖嘖稱奇,甚至有資金雄厚技術不錯的,已經將才出來沒多久照相機,對準了天空中的陸地,開始噼裏啪啦地狂拍不止。

“有東西下來了!快看!”

一名手持望遠鏡的管理者看來是新手,興奮程度居然不下於大部分第一次見到浮空島的村民,他歡呼着指着遠處的天際之上,那如同另一個世界般的浮空島一角。

然而衆人順着他的指向望去之時,卻只能見到龐大浮空島下方的泥土層,甚至連浮空島上層的世界也無法看見。而周圍都被雲朵包裹的浮空島,更像是從雲朵中長出來的大島一般,只是相對衆人而言,那是倒過來的。

尋找了很久,一些沒有望遠鏡卻相對眼尖的人,才指着浮空島下方如同米粒般的小黑點,發出陣陣感嘆。

“是浮空船,那個一定是浮空船吧!”

這時候,從這裏望去,遠處的浮空船在浮空島身旁,根本就是螞蟻與大山的差距,讓不明真相的人在對比身旁上千人的規模之後,卻是對浮空船的載重能力感到擔憂了。

女人,吃完請負責 “怎麼只有兩艘浮空船,是不是太少了點啊?”

“也許我們是分批過去吧。”

一個村莊的朋人只有三四十人,十戶左右,而現在聚集在中轉空港的人員,有將近一個市,也就是差不多2000人,何況還有那麼多貨物。但同樣好奇的老原人,在看了看周圍的管理員表情,發覺除了那位看起來也是第一次或者只有幾次經歷的管理員一臉興奮外,居然都是一臉平靜,顯得信心十足。

老原人此時在隊伍之中,藉着旁人的望遠鏡看向遠處的浮空船,倒是比普通人看的更清楚些,不過浮空船是一體式結構,外殼整體包裹,單從外面看起來,很難分清對方到底有多大。

而在衆人發現浮空船時,都興奮中帶着擔憂地等待着浮空船的到來,卻是半個小時過去了,眼中的浮空船居然才變大了少許。

“……”

等了這麼久還不到,人們的熱情看來正在減退。

“這速度也太慢了點吧。”

“不,只是因爲距離太遠了。”經驗豐富的管理員說出真理。

時間一點點流逝,不過人們的情緒卻逐漸拔升起來,因爲隨着浮空船的一點點接近,人們對眼前浮空船的認識和誤解,都被狠狠地擊碎。

“這,至少有100米!”

“何止,我看有150米!”

“好了,大家記住,千萬別離開安全區,浮空船降落時對周圍的東西干擾很大,所以需要較高的開闊帶!不過看大家都這麼好奇,藉着這個飛船降落的機會,我就給大家來說說這次我們搭乘的浮空船吧。”

衆人的注意力雖然大部分,還集中在前方正在降落的兩艘大小不一的浮空船上,但依然轉移了少部分注意力到這位管理員身上,對於這些浮空船,他們也顯得很好奇。

“大家都知道,浮空船的動力是浮石,我就不多說了。眼前你們看到的兩艘浮空船,隸屬於A08空運公司。”

“其中,相對於大一些的浮空船,是將會搭載你們所有貨物的【天空1A型】貨運浮空船,這是浮空動力設計局獨立設計的第一款全新的貨運浮空船,全長176米,最大直徑50米,採用風帆風扇混合式電動力,載貨量309噸,標準船員107人,最大飛行高度1.8萬米……”

在管理員解說的同時,人羣中正傳出一陣陣驚呼聲。

因爲遠處的貨運浮空船在降落停穩之後,便從兩側打開了六個近10米寬、7米高的洞口,隨後,地面的物資運輸通道將數根如同軌道般的棍狀物,伸入了飛船敞開的洞口。

然後,棍狀物軌道與洞口結合,地面堆滿的標準集裝箱,通過一些機關,扣在了這些軌道之下,開始如同流水線般從這些貨運口進入浮空船體內。

雖然無法看到裏面的情況,但在場村民中的年輕人,都是受過朋族低中高全部教育的,可以很快通過學過的知識,聯想到在浮空船內部,也有着物資轉運軌道,以便將這些集裝箱送入飛船的各個區域。

不過此時,就在衆人前方不遠處的空地上,龐大的客運飛船也已經穩穩地停了下來,伴隨着輕微的嗡嗡聲,客運飛船似乎斷開了動力,完全停在了地面。

與貨運浮空船不同,這艘客運浮空船隻是開啓了數道,與普通的家用門差不多大小的艙門,而且大都離地有五六米高,等在下面的乘客們面面相覷,齊齊地看向了管理員。

而管理員只是指了指早就等在一旁的、在背後搭載了樓梯的貨車,衆人便恍然大悟。

“那麼大家請跟好,我們邊走邊說。”大嗓門的管理員看來很享受這種衆人矚目的情景,即便是藉助浮空船狐假虎威這種行爲似乎不怎麼好,卻也不能阻擋他內心產生的滿足感。

“這是【天空2A型】客運浮空船,全場133米,最大直徑30米,依然採用風帆風扇混合式電動力,不過這其中的空間,不是用來裝運貨物的倉庫式隔間,而是上千個標準的9平米人員休息隔間,用作中短途乘客使用,設計乘客載運量2500人,標準船員211人,最大飛行高度1.6萬米……”

伴隨着管理員的話語,老原人在兒媳的帶領之下,已經踏着階梯進入了散發着木香的浮空船。

不過,在進入其中之後,他卻有些不怎麼舒服地皺起了眉頭。而環視周圍,隨同進入,此時正在浮空船內一處小廣場集合的同村人中,也有些露出了這種表情。

“周圍的感覺……”

“大家不用擔心,浮空船中浮石啓停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的磁場以及重力紊亂,一些感知敏感的人會有頭暈噁心的感覺,但這只是暫時的,持續時間會在1分鐘到10分鐘不等,只要忍一忍就沒事了。”

雖然說得似乎有些不負責任,但老原人果然發現在身旁之人扶持之下,不一會兒,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就已經消失。

“幸好沒事,要是到了浮空島上也這樣,那以後可就悲慘了。”

如是感慨了一句,衆人沒有按照管理者的安排首先前往各自的艙室,反正手中沒帶什麼東西,大家都一致提議,到風景好的地方去看看。

搭乘浮空船的機會可不多,先飽一飽眼福吧。

當人羣在管理員的帶領之下,衝入用玻璃鑲嵌起來的,略微突出船舷的觀景室之時,這裏已經擠滿了與老原人他們同樣心思的朋人。

眼見又是一批人加入,大家相似一笑,視線齊齊望向了正在緩步離開的地面。 “A08-2-01次航班即將抵達,請乘客做好準備,A08-2-01次……”

“大家請注意!馬上要到A08浮空島了,請跟隨各自的管理員,前往艙門集結!大家請注意……”

走廊的廣播聲不斷,各個艙室還在看着窗外景色的人們,已經開始喧囂起來。

“好了!大家請收拾好各自的物品,先確認沒有遺漏。”

伴隨着浮空船乘務員的安排,老原人一行人開始向浮空船出口不遠的屋子集結,隨後,在一陣輕微的失重感,伴隨着依舊不舒服的噁心感後,浮空船完全停在了浮空島的空港地面。

底部並非水中船隻那般弧形,而是平面帶着些支架的浮空船,穩穩地停在了指定的停機坪,不一會兒,負責人員下船的小車將梯子連接上了浮空船各個艙門。

負責帶領老原人一村人的管理員,也在這時開始挨個清點人數。

“少了一個,大家看看是誰?”

“沒有誰少了啊?”

“不可能,登機的時候,記錄可是有28人,這時候才27人。”

“對了,那個叫雲崖的人好像沒看見?”

“這,在這!”

從走廊中衝出的翼人有些毛毛躁躁的撞進隊伍之中,讓衆人都看的有些不舒服,不過,雖然是同村,但對方到他們村莊時間並沒多久,據說是工作需要臨時轉過來的,又常常不再村中,難免被人遺忘,對此,進出一身冷汗的管理員稍稍舒了口氣。

“不好意思,剛剛解決生理問題去了。”

“……”

“算了,請檢查個人物品,確定沒有遺漏。”

反正自己的任務就是將人們送下浮空船船,之後就有浮空島的人員負責,所以管理員也不願意此時鬧出什麼事端。

“沒有,我就我一個人,東西都在貨運船上。”

“大家呢?”

除了這麼點小意外,一路還算順利,當衆人下船之後,管理員將手中的統計單交給前方一名女孩,隨後回到了浮空船上。

……

浮空船停靠的浮空島的空港,可比地面上所謂的中轉空港要正規上很多,單單浮空船停靠的地面,就被細分成了衆多的特定區域,並用不同顏色粉刷出了大大小小的號碼,從浮空船往下看時清清楚楚。

其中還有不少小型浮空船。

“誒!你看,那個小浮空船居然是玻璃球的樣子,還能看到人!”一個小孩好奇地指向天空。

“跟好,等安穩了有你看的。”隊伍正在前進,小孩的母親責怪地拍了拍小孩的手臂,拉着對方跟上隊伍。

貨運飛船停泊的區域似乎與客運飛船不同,在從所在的客運飛船走出之時,人們並沒有發現裝載了各自家當的物品。

“貨運飛船將前往指定的貨運轉運港口,對其中的貨物進行安全檢查,之後會通過浮空島的貨運通道,直接給大家送到各自的家中,所以大家抵達各自被分配的區域之後,就能看到自家的東西了,請勿擔心。”

“哦,還以爲貨運飛船掉下去了。”

“亂說什麼!”

“額,對不起。”

面對衆人的吵鬧,帶隊的女孩有些可憐兮兮地看了看衆人,等到衆人被這種表情給萌呆之後,才繼續說道。

“不過到時候,還請大家檢查一下自己的東西,是否有弄錯,政府會幫你們換回來,謝謝。”

在將衆人帶到浮空島之後,那位管理員的工作似乎就結束,留在了浮空船上,而此時帶着衆人解說的,就是這名長相甜美的女孩,隊伍中的幾個年輕小夥因此有些躁動,倒是老人們對此抵抗力低些,還會感嘆一下之前那位管理員不錯之類的。

當然,比起之前離開家鄉的失落,管理員的更換可就沒什麼了,所以女孩很快用甜美的嗓音、可愛的表情、加上溫潤的話語將衆人給征服。(=。=)

“請大家一戶一戶地跟好,並取出各自的家庭安置卡片。”

“又是陰謀論者?”白蓮好笑的猜測道。她不是沒有想過陰謀論什麼的,但是即使有陰謀,系統要幹嘛,她這種完全憑藉系統得到一次又一次輪迴的輪迴者又能做什麼?她完全沒有和系統作對的興致,她一直是及時享樂主義者,有時候她會想着如果她進了主神空間之類的絕對會第一時間自殺的。

Previous article

怎麼辦,那些聲音越來越近了,她跑不動了,真的跑不動了,沒有力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