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味道跟動作都相當熟悉,一步一步試探著,等到呼息都變得急促時,我才感覺到腰部的煎熬……

「呀!」

「哪兒不舒適呀?」他急切的上前問道。

「腰,疼……」我掙扎著勉強講出倆字,疼感剎那間傳遍了全身。

「乖巧,你回來了,真好!」他緊緊的抱著我,好像要把我塞到身體里似得,我曉得他是畏怕我再一回離開。

「餓了么?」他一邊問著,一邊把床頭的一個保溫盒開口,一陣香香的味道,撲鼻而來。

「這是美歡給你熬的補湯,你快些兒喝罷!」

說到美歡,我再一回感覺到了不安,焦急的問道:「美歡怎樣了?有沒傷心?」

華禹風把一碗湯交給我道:「她非常好,此時肯定乖巧睡覺呢!有寧嫂跟瑩瑩望著她呢,你就安心罷!」

見我沒心情喝湯,華禹風便把我掌中的碗接去。舀起一勺湯送到了我的嘴邊。

「快喝罷!她這段時間非常聽話!」

「她沒看見我都沒鬧么?是不是吵著找媽媽呀?不會又哭又鬧的罷?」問到這兒。我彷彿都可以想象到她那可憐的小樣子。

不過想象起她開心的樣子,我心中的酸楚,霎時消散了幾分。

「她可乖了,她還有點兒小。沒多想啥,有吃有喝便開心著呢!你便不要擔憂她了。快吃罷!」

美歡居然沒發覺家中的『媽媽』並不是我,但華禹風究竟發覺了沒呢?我的心再一回敲起了鼓。

此刻,他再一回舀起一勺湯喂到了我的口中。我的面上干出不滿的模樣。

打從我醒來之後。華禹風便寸步不離的陪在我的身側,並且他吃住都在醫院中。愛情的滋潤跟他細心的照料,我的身子逐漸恢復了許多。面色也紅潤了。

美歡放假在家中,每日都會跟寧嫂來給我送吃的。從主食到副食,還有水果、乾果等。

「媽媽。你要多吃點噢!這樣才可以快些兒跟我回家。」美歡稚嫩的聲響在病房裡響起。

「恩!」我笑著抬眸,望著華禹風送過來的湯勺,張開了嘴。

簡單的幸福就是如此,身側有美歡跟華禹風,我最愛的人都在我的身側。

此時,華禹風的手機響起,神色凝重的接起,「喂?」

我聽不清電話那端講的是什麼,只聽見華禹風最後講了句:「我即刻便到」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乖巧,我集團有點兒事,如今得過去一趟。」他認真的望著我。

「去罷!我都沒事了,你不必擔憂我。」

惹火少將俏軍醫 華禹風點了下頭,把手中的湯放下,在我的額頭留下了一吻,垂頭跟美歡道:「美歡,你幫我照料好媽媽呀!爸爸出去一趟。」

「好的,你走罷!有我在,媽媽保准健康。」

美歡拍著胸,講的話逗笑了在場的所有人。

華禹風走後,我計劃休息片刻,「寧嫂,你帶美歡先回去罷!」

「可是,你這兒沒人少爺會生氣的,我不可以走呀!」寧嫂為難的說道。

「媽媽,我也不走,我都應允爸爸了,要保護好你,我走了,誰保護你呀?」

「這樣罷!我給瑩瑩打電話要她過來,你看行不行?」

「行,這樣罷!我們等她到了再走。」

「好!」

美歡跟寧嫂走後,我便計劃好端端跟瑩瑩聊聊,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究竟都發生了啥。禹風每日都在我身側,我不知該怎麼問他。但簡妮在我不在時,都做了啥我心中還是沒譜。

「瑩瑩,簡妮究竟都做了啥?莫非禹風沒瞧出來她是假的么?」我終究沒忍住心中的疑問。

「青晨,這問題是華總第一時間發覺的。」

「他?真的么?」我詫異的望著戴瑩瑩。

「對,他當時約了我跟朱總,他說覺得那人並不是你。而後他就找醫生給她做了個堅定,最後確定她並不是你。」

「而後,他為什麼還決定跟她結婚呢?」我不解的問道。

「是由於他覺得既然她可以整成你的模樣,她肯定知道你的下落。因此,才用這法子先穩住她。」

「噢!」我耷拉下頭,若有所思的想著事的細節。

「他去日本到處找你,醫院也都找了,沒找到才回國的。最後決定從簡妮身上下手,才是找到你的唯一法子。」戴瑩瑩詳細的解釋道。

「那你們啥時候知道,她是簡妮的?」

「後來才發覺的,我大約華老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聽聞已經找人給她整容了,如今你安心罷!她跟你不可能長的一模一樣了。」戴瑩瑩寬慰道。

「那……倘若那天我不到婚禮現場的話,他們是不是就結婚了?」

「不會,你是沒看見,那天鬧的最歡的舒爾妮!她可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了,剎那間就上了熱搜。」戴瑩瑩霎時來了精神,站起了比手畫腳的描繪那天的場景。

「噢?」

「在你闖進現場以前,舒爾妮便到了。拿了酒瓶子,癲狂的打罵簡妮,當時簡妮她母親就激動了。因此,我們就更加確定了她就是簡妮。舒爾妮險些兒沒撕爛她,也算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氣。」戴瑩瑩開心的說道。

「舒爾妮?」

「恩!」戴瑩瑩肯定的點了下頭。

聽戴瑩瑩如此一說,看起來禹風心中的我,並不是外表那麼簡單。他可以發覺簡妮的假的,我心中非常寬慰。

「瑩瑩,你知道禹風去集團幹嘛了么?出啥事了?」我疑惑的問道。

「聽朱總說應當是婚禮鬧笑話的事,聽聞集團門邊都擠破門了,記者都等著華總出門呢!」

「對集團是不是影響非常不好?」

「安心罷!華總都可以解決!」

「恩!這我相信。」我從外表到內心,都對他非常認可。

「你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救命呀!救命……」這時,門外傳來了掙扎、呼喊的聲響。

「瑩瑩,你出去瞧瞧,怎麼個情況?」

「好!」

「呀!靠!」戴瑩瑩推開門的剎那間,便叫了如此一聲,計劃關門。

此時,房門一把被推開了,走進了個女人,「吳青晨,好久不見呀!」 「簡妮?」我驚懼的說,瞠大了眼眸。

除卻聲響,我壓根看不出來臉前的人便是簡妮。

「你還認識是我么?」簡妮的笑聲愈來愈大,而後彷彿想起來了啥,又接著道:「我竟然忘了,我已然不是你的模樣了,我還真是可悲!」

望著我的臉,她的手撫摸上自個兒的臉,同時大吼著道:「你為何要回來呀?為何要回來?甄治良那麼愛你,你們本來便是夫妻,你為何要回來跟我搶呀?你憑啥跟我搶禹風?」

簡妮一邊罵著一邊沖我的病床走來,戴瑩瑩即刻警覺的擋在了我的跟前。

「簡妮,你瘋啦罷?」戴瑩瑩大吼道。

這時,護士們已經跟上,紛紛攔住了簡妮正要前進的步伐。

領頭的護士歉意的道:「吳小姐,對不起!我們即刻就帶她走。」

「快帶走,嚇死我們了。」戴瑩瑩怒吼。

「等等,要她把話講完罷!」我坐直了身體,努力地跟她的目光平行。

「倘若不是你橫插一腳,禹風哥哥娶的就應當是我,我就是他的老婆。我跟他認識如此多年,我非常早就喜歡他,那時還未你這惡毒的女子呢!你憑啥要出現?」

「簡妮,我曉得你愛禹風。但愛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愛不是佔有。你這樣會讓所有人都難堪,你太癲狂了,這類事都可以做得出來。」

望著簡妮落得這副樣子,我的心中不禁感嘆:實際上,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女子!

「你少跟我講道理,倘若沒你這賤貨。禹風哥哥鐵定會娶我。你才是心機婊。偷偷生下禹風哥的孩子,就拿孩子要挾他,你才是壞女人。」

說到美歡,我的心霎時揪起。望著簡妮煎熬的神情。眼眸里透露出來的凄涼。

簡妮仰著頭,眼望著淚水劃過臉龐。凄慘的笑道:「就是由於你,我只可以選擇嫁給華舜風,並且我還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哪兒有女人不想有個自個兒的孩子。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恰在此時。美歡跑了回來。一頭撲在我的懷中,口中呢喃著道:「媽媽,媽媽你沒事罷?」

「美歡你怎麼回來了?」我垂下頭望著美歡。布滿淚痕的小臉。

「她不安心你,非說爸爸不在,她要陪著你。因此便跑回出啦。」寧嫂緊跟著她也進出啦。

我撫著美歡的後背,輕輕安撫了她之後,她便抬起了頭看見了臉前的簡妮,倏然大叫一聲,「鬼呀!」

「不怕,不怕!」我寬慰的摸著她的小頭。

此時,簡妮的眼中透出死亡的氣息,說道:「美歡,我是媽媽呀!」

「你不是,你是醜八怪!」美歡指著她吼道。

「吳青晨,你不曉得罷?這些天美歡都在我的懷抱中,管我叫媽媽。她的嘴特別甜,還有我的身子,禹風每日夜間都會抱著我入睡,倘若沒我,他便睡不著……」

聽見這兒,我的頭不禁揪著疼起,「呀!我要休息了,你出去!」

「青晨,你沒事罷?」戴瑩瑩上前關懷的問道。

「禹風哥哥是真的厲害呀!每日夜間都得折騰我幾回才肯罷休,否則他便睡不好!」簡妮說著還大笑起來,「他還說我比以前更性gan了,老是要他想起我的身子。」

「少廢話,你給我滾!」戴瑩瑩一聲怒吼。

「我廢話?我跟禹風哥哥在一塊住了那麼長時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發生點兒什麼,誰信呀?」簡妮透出魅惑的目光望著我。

醫生跟護士們強行把簡妮帶走了,房間里的空氣剎那間凝結了。

「寧嫂,是她講的這樣么?」我忍著頭的煎熬,抬眸望著寧嫂,等待她給我一個答案。

「是,可是罷……」

「好了,你不要講了……」頭疼要我失去的思考的能耐。

華禹風對自個兒的慾望,我是知道的,倘若他把簡妮當成是我的話,簡妮的話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

「吳青晨,我得不到的玩意兒,你也不要想得到。」簡妮在走廊里大吼著。

不片刻,簡妮再一回瘋啦似得,跑進我的房間,徑直掐住了我的脖子。這一動作,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重生嫡妃遮天 「放手,你放手!」她背後即刻衝上了許多人,紛紛拉扯著她。

但,她彷彿要跟我同歸於盡似得,如此多人都沒拉開她。

我被她掐的失去了呼息,目光也開始朦朧。腦海中有某種要死啦的呼喚:他們究竟有沒睡在一塊?

所有人用盡了全力掰開了簡妮的手,簡妮見在我的身上沒啥可乘之機了,沖著美歡就是一耳刮子,「賤種,我打死你!」

這時,保全也衝進,把簡妮整個人都抬起。

「媽媽,救我……」美歡鼻子開始流血,捲縮在地下大哭。

「美歡,媽媽出啦。」我剎那間撲到地下,但四肢卻不聽使喚的無法動彈。

「有人跳樓了,有人跳樓了。」走廊里傳來了各種嘈雜的喊聲。

「湘奶奶,救我母親……」美歡的話,還未講完就暈過去了。

望著美歡這模樣,我也激動的暈去。

待我再一回醒過來,發覺房間里多了許多人,除卻戴瑩瑩、朱可寒,還有那程哥跟甄沁寧等等。

「青晨姐,你怎樣了?」甄沁寧關切的問道。

「恩!好多了,不要擔憂。」

「那程,我們先走罷!讓青晨姐好端端休息罷!」甄沁寧對著那程哥親昵的說道。

看起來他們定是確定了男女關係,否則他們是不會這樣呼息稱呼的。

我開心的抬眸道:「那程哥,你跟沁寧去忙罷!我真沒事,真的。」轉頭我又望著沁寧說道:「都說不要叫我青晨姐了,往後我還得管你叫大嫂呢!」

甄沁寧紅著臉道:「你還是叫我沁寧罷,我也都習慣了。」

「好罷!就摁你講的來。」望著他們甜蜜的模樣,我不禁想起了簡妮的話,心中又是一哽。

「青晨姐,那我們先走了,你要好端端休息呀!」沁寧聲響溫柔的說道。

「行,再見!」

甄沁寧跟那程哥走了,朱可寒也跟著起身,對著戴瑩瑩道:「青晨都醒了,我們也走罷!」

戴瑩瑩有些不情不願,我曉得她是不安心我。

「瑩瑩,你還是留下來陪我罷!」

戴瑩瑩瞧了一眼華禹風,猶豫的道:「可是華總……」 「你不要說你還有事呀!我都不在集團了,你還有啥事。」我阻斷了戴瑩瑩的話。

語氣中透露著心酸,戴瑩瑩是最了解我,為什麼這模樣她最清晰。最後,她無可奈何的道:「你還是好端端休息罷!我明天再來瞧你。」

「那好罷!」我沒強行留她。

我的心中非常的亂,愣了片刻他們都走了。房間里只剩我跟華禹風了,氣氛非常惶張跟壓抑。

「你怎還不走?」我望向華禹風說道。 總裁的契約妻子

男孩聽了左軒的話,似懂非懂的抬頭望著左軒,說到:

Previous article

見著宋嬤嬤跪地認了錯,寧挽華這才念及著這些年宋嬤嬤照顧在她身邊,沒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終是緩和了面色道:「母親那裡等我回到府中自會親自去解釋的,如今我心中想的唯有將素心那個賤人從這紫韻城中找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