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威作為男同學的代表,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陸老師,靳靜同學什麼時候能來校報到?」

陸老師說:「她?應該會在迎新晚會節目篩選前來校報到吧。」

有同學問:「迎新晚會什麼時候開始節目篩選?」

陸老師說:「明天就開始第一輪篩選了。這也是我要跟大家說的:第一輪篩選將於明天上午十點,在第二辦公室舉行。大家看到每個節目後面列出的時間沒有?那就是你們開始表演的時間,大家必須按自己的節目時間提前十分鐘到場,演出之後,評委老師都會第一時間公布節目是否能進入下一輪;能進入下一輪的同學們靜候二次篩選時間公布,不能進入下一輪的同學們若節目仍可補救,則修改後可繼續參與第二輪篩選,如果確實因為節目質量問題而被篩下來的,那就是審核不通過了,也就是說,本次迎新晚會上將看不到這個節目了。大家明白了嗎?」

「明白!!」 首輪篩選如期進行,不過我們各人自掃門前雪,都不關心他人的節目。

當然,周威是個例外。

他為了看到更多的美女,一大早便到第二辦公室門口轉悠去了。

而我,對誰都不關心——除了莫玉露,和她的《勁舞》。

不管是她這個人,還是她這個節目,都是我所關注的。

早在踏入X高中,我便焦急地等待著;而在篩選一開始,我的心便已飛到了第二辦公室。

所以我也不管陸老師說的「提前十分鐘到」,一俟莫玉露動身,便跟她一起走了。

莫玉露問我:「不是還有好一會才輪到你嗎?你怎麼現在就出來了?」

我說:「我想提前欣賞你的舞姿。」

莫玉露抿嘴一笑,說:「前提是你欣賞得來。」

我說:「我雖然藝術細胞不多,但舞姿是否優美,動作是否流暢,這些還是看得出來的。」

「那好,你來幫我打氣吧!」莫玉露說著哼著歌,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們到第二辦公室的時候,評委老師正好報到莫玉露的名字。莫玉露疾步從門外走入,喊著:「到!」引得眾人注目。

雖然她穿的只是校服,但整個人站在那裡,卻另有一股性感的味道。

我還從來不知道,原來同樣的校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是可以有不同的感覺的;我也從來不知道,原來清純如莫玉露,也可以有這麼嫵媚的一面。

我忍不住用力拍手,大叫了一聲:「好!」


這一聲喝彩,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到了我身上。不過他們看到是我這麼個沒啥看頭的男生,馬上又把視線聚焦到莫玉露身上,似乎連鄙視的眼神都不屑給我一個。

我也不來管他們,自顧自搬了張凳子坐下,對莫玉露的節目充滿了期待。

「三二一!」莫玉露倒數三聲,強勁的音樂驟然響起。她隨著音樂的律動,有節奏地跳動,不僅流暢,而且優美。不僅如此,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令我心中不由得一盪。

我也不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只能將此歸根於莫玉露的舞姿,並認為是她的舞姿征服了我。

我沉浸於莫玉露柔美的肢體語言中,不覺表演時間已結束,評委老師互相凝望,接著交頭接耳。


我想,這又不用直接打分,用得著交流嗎?行還是不行,直接說一句就是了嘛。不過我認為,莫玉露的表演是不用說的,不要說第一輪客以簡單的篩選,就是通過最終篩選也不是問題。

不料我的想法竟與評委老師相左。他們沉默了一會,出人意料地說了一句:「待定。」

「為……為什麼?!」莫玉露還沒說話,我就先開口了——實在是為她抱不平。

其中一個老師說:「舞蹈節目太多了,暫時都只能待定,必須等我們全部看過之後才能作決定。」

既然老師都說得這麼明白了,莫玉露也沒再說什麼,只是撅著嘴,面帶不快快步離開了。

我忙跟了上去,拉住她,說:「你別往心裡去,舞蹈節目雖然多,但是跳得跟你一樣好的人還沒出現呢!」

莫玉露說:「她們都排在我後面是不是?」

我說:「不知道,我沒關注過她們。我剛才認真看了你的舞蹈,非常吸引眼球,就算她們再厲害,也沒法跟你比的。」

「我知道,可我就是不開心!」莫玉露說著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急忙追上去,可當我跑到莫玉露前面,才發現我不應該追上來——她哭了。

她竟然哭了!

Whatthefuck!

我不知所措了。

我結結巴巴地說:「你……你別哭呀……」

莫玉露只是搖頭,沒有理我。

我站在她面前,走又不是,留又不是,尷尬得手腳都不知該往哪兒放。

幸好這時,後面有個男生走了過來,我靈機一動,對莫玉露說:「別哭了,有人過來了!」

莫玉露也沒有回頭確認,而是拉著我的手,說:「快走!」然後把我拖到了小樹林里。

我問她:「來這裡幹什麼?」


莫玉露說:「來這裡避一避。」聲音還帶著一絲哭音,我不覺好笑,不過又不好意思當著她的面笑出來。

我遞給她一張紙巾,說:「來,拿去擦一擦吧!」

莫玉露接過,拿去擦了擦眼淚,又揩了揩鼻涕,才對我說:「讓你看笑話了……」

我忙撇清:「我可沒有笑話你!」

莫玉露輕聲說:「我知道你沒有笑話我……不過我這人就是這樣,遇到不開心的事,自己找個地方哭一場就好了。」

我傻傻地說:「哦,那你哭吧,我不看。」

莫玉露倒是被我這話給逗笑了:「傻瓜!我已經哭過了,現在好多了。」

「哦,那就好,咱們走吧!」我催促她。

「不行!」莫玉露堅決地說,「我眼睛還是紅的呢!」

「哦,那就在這裡再坐一會兒吧!」我說著在莫玉露身旁坐下。聞著她身上傳來的清香,我又想起了和她在書店初遇的事,想得有些入神。

莫玉露也坐了下來,問我:「你在想什麼?」

我說:「我在想我們第一見面的時候,那時候我也沒想到,後來我們會成為同桌。」

「嗯,我也沒想到。」莫玉露說,「更沒想到,才兩三天時間,我們就已經這麼熟了。」

我點頭,深有同感:「確實,最近天氣太熱,走在大街上,個個都是熟人。」

莫玉露撲哧一笑,儘管眼眶還是紅紅的,卻別有一種扣人心弦的美。

「石磊,你給我唱首歌吧!」莫玉露忽然對我提了個要求。

我隨口問她:「唱什麼歌?」

莫玉露說:「隨便,只要好聽就行!」

我想了想,開口唱:「朋友通過窗口望見我正在點燃那根煙,他們會是落井下石的人……」

等我唱完,莫玉露說:「沒聽過這首歌,叫什麼名字啊?」

我說:「誘導社樂隊的,《女孩別哭》,送給你的。」

聽到歌名,莫玉露忽然嫣然一笑,說:「石磊,謝謝你!」 修鍊,沒有止境。

對真正的武者而言,沉浸在實力提升過程中,任何事都要擱至一邊。

林風雖心繫巫妖之戰,擔憂南方域,卻很放心的做甩手掌柜。因為自己很清楚,倘若真發生了什麼危急之事舜會來通知自己,至於其它的瑣碎事並不需要自己過分的操心。

內行領導外行,沒這必要。

在處理政事方面,舜遠比自己要強的多。

而在與人打交道的方面,魯王更是勝出自己一大籌。

對自己而言,唯一要做的——

只有修鍊!



「嘩!~」星光道中光芒閃爍。

林風徐徐踏步而出,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眼中頗是滿足。

整整四個月的修鍊!

這四個月,對自己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將星光道利用的極是徹底,眼下自己的實力相比起半年前已然是天淵之別。僅僅只是這麼站立著,便能感受到澎湃的星源力在身體表面浮動。

很強!

啪!一握拳,林風目光深灼。

氣息澎湃的釋放,星源力與身體的結合,已然到達極限。

力量的操控,身體的變化,都在自己心之掌控之中。微然而笑,林風不禁伸了個懶腰,環望著這片踏星府,風景依然美麗而獨特,卻是時候說『再見』了。眼下,自己再沒必要潛修,應該說聖級巔峰的極限。

只差最後一步!

「四個多月。」

「舜他們應該等急了吧。」

「不知道,眼下局勢怎麼樣了?」

……

林風輕輕頷首。

說不擔心,是騙人的。

既然坐上南方域之主的位置。自己便要擔起責任。

就算舜未找自己,但對巫妖之戰的進展,自己還是很想知道。畢竟,局勢的變化分分鐘對南方域有著致命影響。踏步走過星光道,林風目光斜向踏星府最中央的瓊樓玉宇,眼中精芒一閃而逝。

這裡,是如此的神秘。

但眼下的自己,暫時無法破解。

「下一次。」聲音很輕,林風並不回頭。

帶著信然笑容。便是踏入迷竹陣中,瞬時離開踏星府。

下一次進入,自己已然會成為——

聖王級強者!



桃源。

一片熱鬧。


這會的聖魂•路西法已經無法再去驚訝月再一次的展露出的讓人意外的東西,雖然他已是提前很多的發現了來敵,但差不多可以用漫山遍野來形容的人影已是完全地將他們的四個方向圍了起來,縱是最保守的估計,在那裏面也有一千人以上,而爲首的,卻是那時他們所碰見過的那一隊進入魔獸森林的神聖教廷的神聖騎士。

Previous article

“何爲仙人?仙又是什麼?”離廣反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