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同時我崖州民團20架戰鬥機也參與演練,與3艘5000號級艦艇一起演練海空共同協作,攻防互守之策略,過往船隻飛機,請速速迴避,否則失誤擊中,我方不負任何責任,勿謂言之不預……」

電報還沒有完,凡是收到電報的都沸騰了!

「3艘5000號級艦艇?吹牛皮吧!」

「20架戰鬥機?紙折的飛機吧!」

「還是『勿謂言之不預』,我呸!」

……

與此同時,3艘嶄新的艦艇出現在瓊州海峽,在海峽東西遊弋!

同時海峽上空出現了20架戰鬥機,其中一架金光閃閃的飛機尤其令人注目!

「那三艘艦艇行駛得好快啊!」

「你看那架飛機是單翼的!」

「他們在表現特技了!我擦!這動作真猛!」

…… 20架戰鬥機分成5個編隊在瓊州海峽靠近海口一側上空飛行,一個編隊接著一個編隊,從東飛到西,再調頭從西飛到東!

夾雜著各種飛行特技,吸引了海口民眾,都抬頭看天!

這時候的飛機還是個稀罕物,20架飛機同時現身天空更沒有出現過!人們紛紛向海邊涌去!

「飛得好快,只是嗖的一聲就從頭上飛去了!」

「這是哪裡的飛機?」

「聽說是崖州民團的飛機!」

「不會吧?民團也有飛機?民團不是幾條破槍,聽到幾個賊來了就一鬨而散的『契弟』(傢伙)嗎?」

「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這些飛機也不是粵東軍的!」

「哎呀快看!天上的飛機要相撞了!」

「啊!」

地面的民眾一片驚叫聲!

只見天上那20架飛機,分成10架一個編隊,兩個編隊,一隊向東飛,一隊向西飛!

在飛了幾公里之後,不約而同的來了一個大鵬翻身,向東飛的改向西,向西飛的變為向東飛!

兩個編隊相向飛行!越來越近!眼看就要撞上了,兩個編隊的飛機都沒有改變飛行的主向!

地面的民眾驚叫起來!大人叫,小孩喊!為天上的飛機擔心!

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兩隊戰機交錯而過!各奔東西!絲毫無損!

「嘩!」

地面的民眾熱烈的鼓起掌來!

還沒完,兩個編隊的飛機在向東、向西兩個方向飛之後,再一次調頭,再次相向而飛,再一次交錯而過!各奔東西!

地面的民眾驚呆了!

海峽中線處的12架戰機也驚呆了!

這12架戰機是粵東空軍的戰機,他們是陳濟棠派過來,轟炸停留在海口附近的的艦艇。

看到這種情況,他們哪敢飛過來?這擺明就是攔著我們的去路!

按照陳濟棠的命令,是要幹掉這些攔路的飛機的!

但是人家的飛機比我們飛得快,這種特技我們一個也做不出來!

剛才他們交叉而過的作死動作,我們還真不敢試!

事實上飛機編隊交叉而過,兩個編隊的飛機高度是不一樣的,地面上的人,以及粵東空軍的飛機高度不高,看上去兩飛機編隊如交叉而過一樣!

……

正在這個時候,瓊州海岸響起了悶雷般的爆炸聲!

粵東空軍順聲看下去,就看到那三艘嶄新的戰艦,正在炮擊靶船!

10多艘充當靶船的老舊漁船上了帆,在東北風的勁吹下,飛快的向東北駛去!

三艘戰艦航向西南,艦上炮塔轉向東北方向,三艘戰艦上的18門140毫米火炮一齊開火,在密集的炮聲中,10多艘老舊漁船全部被大炮炸成一堆碎板爛木頭,在海面上隨風漂浮!

「嘶!」粵東空軍大吃一驚,看著3艘艦艇上的2門高射炮,8挺高射機槍,知道今天討不了好,再看看油也剩不了多少,於是乾脆返航,把情況彙報上級!

事實上,粵東空軍所擁有的飛機,五花八門,多個牌子都有。

萬古劍神 有1918年北洋政府購買的英國Handleypage轟炸機,最大時速155公里,雙發250馬力;

有布雷蓋輕型轟炸機,曾經參加過直奉大戰,最大時速177公里,單發300馬力;

有法國進口的potez25型戰鬥偵察機,最大時速214公里,單發520馬力;

還有avro594戰鬥教練機、地海威蘭、米國進口的可塞式!

林林總總,成十個牌子的進口飛機!

當然也有近10架國產的「羊城」牌飛機。

1927年,留美歸國的航空工程師梅農安接任廣東飛機修理廠廠長,利用備份發動機、零件,加上國產木材等自行研製飛機,冠以「羊城」號之名。

至1932年,共自行設計製造出「羊城」54號、55號、56號、57號等偵察、轟炸機!

「羊城」56號、57號動力分別為220、200匹馬力,最大時速225公里!

波音XP-925A戰鬥機是目前最新型、先進的戰鬥機,最大時速308公里,經過薛思漳整改、調校之後,可以保持380公里時速持續飛行。

兩下比較,高下立判!

……

崖州民團這麼一攪和,陳濟棠、陳策雙方即刻罷戰。

海口又恢復了人來人往的繁榮景象,兩陳軍事對峙時,海口、瓊山一帶民眾忐忑不安,擔心戰火燒到家園!

韋步平回到洋浦千年鹽田機場后,發報給伍朝樞和唐紹儀,邀請他們到洋浦千年鹽田參觀機場。

伍朝樞是聽到陳濟棠派出飛機轟炸陳策的海軍,匆匆忙忙從香港回到海口想勸說陳策方海軍罷戰!

醉上軍老大 目睹了所謂的「崖州民團」20架戰鬥機、3艘嶄新的戰艦大發神通,心裡更增憂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位韋步平到底想幹什麼?

收到韋步平邀請到洋浦千年鹽田機場參觀的電報,伍朝樞毫不猶豫的踏上了來接他的「烈火號」旗艦!

……

伍朝樞和唐紹儀到達洋浦千年鹽田機場時,已經是上午四點多鐘。

倆人摸著近在咫尺的20多架戰鬥機,幾疑身在夢中!剛才乘坐艦艇感受著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倆人的心情是百味陣生,既驚且喜!

驚的是不知道韋步平是何目的,喜的是我國居然還有一支高標準的軍事力量!

參觀完機場,韋步平邀請伍朝樞和唐紹儀在機場防空室喝茶。

這裡的防空室全部依據地形,用石頭砌成,然後種上樹木,外界根本看不出這裡有工事,有碉堡!

而從透氣窗,可以看到外面驚濤拍岸捲起千層浪、海鳥紛飛魚跳躍的海景!

三口茶入口,韋步平開口說話了。

「陳濟棠佔了上風,陳策不是對手,陳策失敗是儘早的,兩位上官,我說的話對嗎?」

這句話像利箭一樣,直刺伍朝樞和唐紹儀的心頭。

「確實如此!」

伍朝樞和唐紹儀不得不痛苦的承認了這個事實!

「陳濟棠把陳策趕走,接管了瓊崖之後,伍長官你還是瓊崖特區的行政長官嗎?」

「不是了!」伍朝樞苦澀的搖搖頭。

這段時間伍朝樞奔波於香港和廣州之間,想著調解陳策和陳濟棠之間的糾紛,幾來幾往這后,不善長政治鬥爭的伍朝樞也明白過來:陳策必敗!陳策走之後,自己也得捲起席鋪走人!

…… 「你有何良策?」唐紹儀也不兜那麼多圈子了,直接問計於韋步平!

「伍長官要主政瓊崖,必須要有一支強大的武裝作保障!」韋步平說道。

「誰不知道阿媽是女人!」唐紹儀白了一眼韋步平!

意思是誰不知道這個道理?說這句話簡直是白說。

「我想問下,先進艦艇3艘;先進戰鬥機24架;兵員上萬!算不算是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已經擁有了這種實力?」伍朝樞瞪大了眼睛。

「不錯!雖然這支武裝力量還不夠大,但是我想保衛瓊崖綽綽有餘!陳濟棠想渡過瓊州海峽,只怕不容易!」

伍朝樞和唐紹儀面面相覷,倆人均被韋步平這個大膽的提議驚呆了!這意思是說瓊崖獨立!

但是事實上瓊崖特區是享有自治性質的,可以成立保衛隊!

「伍長官,錯過了這個機會,你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建設瓊崖了!」

伍朝樞低頭不語,心中天人交戰,他一心想把瓊崖建設好,又擔心一著不慎,留下千古罵名!

伍朝樞不是政治家,只能算是個務實家。

「倆位長官都在,我也說說心裡話,陳濟棠無法把瓊崖建設好!把瓊崖交給他,就是對瓊崖百姓的不負責!

我的理想是把瓊崖建設成為一富庶之地,以支持即將到來的中日戰爭!

若是倆位長官不敢挑此重擔,我韋步平願意一肩挑了,千秋功過,由後人評說吧!」

伍朝樞和唐紹儀睜大了眼睛看著韋步平:這些話是一名20出頭的小年輕說的話嗎?

「老夫表個態!」唐紹儀說道:「老夫本來任職香山縣縣長,突然調任崖州專員,本想混日子過去就算了,

既然韋副專員有此決心,老夫也跟著你干!雖然幫不上什麼大忙,但是上傳下達我還是會的!」

韋步平看著唐紹儀花白的頭髮,心裡很感動:如果出頭是他的話,出問題挨罵的也是他!

伍朝樞的目光也漸漸堅定起來:「好!幹了!」

……

1932年7月6日,一紙電報把寧靜的早晨攪亂了!

電報是瓊崖特別區政府用明碼方式發出來的。

「……值此瓊崖特別區成立四個月又五天之際,瓊崖特別區保衛部隊今天起成立。滋任命崖州第一副專員韋步平,兼任瓊崖特別區保衛部隊司令長官;沈天良任副司令長官;

黃一飛任航空大隊隊長;劉仁銘任艦艇大隊總指揮;鍾飛彬任保衛部隊第1師師長;李滿財任保衛部隊第2師師長……」

「瓊崖特別區保衛部隊以保衛本特別區為宗旨,只管我特別區份內之事,絕不主動出兵!若有外力企圖滲透我區,當以侵略論處!瓊崖特別區保衛部隊堅決抵抗外來一切之侵略!

瓊崖特別區保衛部隊擁護抗日的中央政府,但有前線徵召,星夜馳往,肝腦塗地,絕無遷延!

瓊崖特別區政府目前大力發展經濟,建設民生工程,特別成立以來,一舉根治十餘萬流民問題,建設新鄉村200有餘,成立農事試驗所200餘間!

瓊崖特別區政府熱誠與社會各界合作,誠盼社會各界投資瓊崖,共同建設瓊崖,共創瓊崖美好明天。

瓊崖特別區政府行政長官伍朝樞,於1932年7月6日上午8時。」

……

南京,國民政府西花園。

蔣介石看完電報,呵呵笑了:「我們的小朋友終於發力了!」

軍政部部長何應欽笑道:「委員長把這位小朋友送到瓊崖,真是神來之筆!」

蔣介石說道:「還是多虧你點醒!這年輕人如你所說,真是不得了!」

軍事參議院院長唐生智展顏道:「陳濟棠這下有得頭痛了!」

唐生智與孫科、汪精衛、唐紹儀、伍朝樞等人走得很近,看陳濟棠有了這麼一位強勁的對手,唐生智是喜聞樂見!

「但願我們這位小朋友能夠把陳濟棠拒於瓊崖之外!」

「年輕人的情緒非常不穩定,這位小朋友會不會受赤黨的迷惑?萬一發生這種事的話,只怕瓊崖全部赤化?」

「我看未必!」蔣介石說道:「我們這位小朋友比我們還要憎恨r本人,殺r本人如麻!根據戴笠的情報,r本軍部已經發出徵召令,召集一批所謂的高手,準備幹掉我們這位小朋友。」

「那我們要不要把情報透露給我們這位小朋友?」

「當然要透露!我建議派一個人面見他,把得來的情報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另外告訴戴笠,派一個小組去保護他!」

「遵命!」

……

廣州市中山路梅花村,陳濟棠公館。

「呯!」

陳濟棠左手拿著電報,右手一拳打在桌子上!

體魄:13。

Previous article

祁輝頷首笑道:「還行吧,想要留下比較難,我正在努力,希望能留在這裡學習呢。等過三五年,再跳槽出來,完全是不一樣的格局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