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吃這一肘,萬世節立刻回過了神。張越發現杜禎沒注意到自己的小動作,繼網才停筆之後。又繼續往下寫,他忍不住默唸了幾句,等看了大半,發現這是一篇祭文,之後不由得吃了一驚,遂和萬世節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驚詫。?

“樑世家江西泰和。公天資敦厚溫文,飽讀經史,爲人謙和。洪武末,舉鄉試。授四川蒼溪導,以薦除知四會縣,改陽江、陽春,皆以廉正平和着稱”?

儘管這祭文如今只寫了一半,但張越和萬世節既然已經明白了這乃是爲何人所作,自然都是暗自吃驚。當初也就是因爲太子寬縱了一個陳千戶,結果皇帝震怒之下便讓錦衣衛解拿樑潛周冕入京。若不是杜禎設法求情,粱潛幾乎逃不過這一劫,勢必要和周晃同死。只是,眼下看這篇祭文的內容,莫非是樑潛故去了??

“士奇兄和樑泊庵乃是同鄉。所以我才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他當初還曾經代總裁《永樂大典》,如今卻是死得無聲無息。我這一篇祭文也只能寫了在這裏燒給他,日後回鄉的時候才能順路祭拜。雖說我和他幾乎沒有什麼交情,卻也佩服他的學問。只聽說他遺下了老妻幼子。日後便是這孤兒寡母相依爲命,想來實在是悲恰杜禎此時落下了最後一個字。旋即方纔將筆擱在筆架上,直起了腰來。端詳着那一整張墨跡淋漓的字紙。他便頭也不回地說:“那時候我能做的,也只是保下樑泊庵一命。但是,異日若是有機會,我若是還有能力,當替他雪了當初那冤屈。這不走出於什麼交情公義,而是一斤,人做事情得有始有終!”?

這話雖說得淡淡的,萬世節不禁肅然起敬,張越更是想起了永樂年間那些消失掉的名字。解諸當初下錦衣衛獄,由於朱高煦和紀綱的讒言。受他牽連先後活活庚死在獄中的就有陳壽、馬京、許思溫,此後牽連而死的還有徐善述王汝玉,再加上樑潛周冕,以及前頭迎駕遲緩而下獄的黃淮楊浮等人,東宮屬官已經是凋零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只剩楊士奇屹立不倒。?

等到紙上字跡漸幹,張越就去取了燒字紙的銅盆來,萬世節也不肯閒着,也忙着去向門外的墨玉和鳴鏑討要了紙媾和火石。眼看着那一卷紙逐漸被火光吞噬,屋子中的三人都沒有說話,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萬賢侄,士奇兄對你向來很是稱許,說是你看似爲人散漫不拘小節。其實卻是心思縝密,並非魯莽之輩。我下獄那些時日,你對家裏頗多照顧,我一直都很感激。”杜禎緩緩轉過身,看見萬世節臉上漲的通紅,更開口想要說話,他便擺了擺手,“你是元節的摯友,我自然知道,但真的是僅僅如此?。?

當着那雙平靜清澈的眼睛,萬世節只覺那心思被人看得清清楚楚。這會兒要是再不承認,那就是明擺着欺瞞別人,因此他看到張越那鼓勵的眼神,索性把心一橫,恭恭敬敬地彎下腰去:“杜伯父,晚輩,,晚輩不才,想要求娶令千金”。?

好容易把這心裏頭憋着許久的話給說了出來,他自是覺得心頭暢快了許多,也就恢復了平日的本色:“晚輩孑然一身家境貧寒,雖三年庶吉士之後超遷兵部主事,但異日前程如何也不敢打什麼保票。可是晚輩能承諾若是娶得令千金,定當倍加珍惜!您說做事情得有始有終,我必定會做到的。”?

儘管這是早已預料到的態度。但是聽到這最後一句話,杜禎不禁露出了幾分笑意小五的性子在他看來自然是極好的,可世上有的是有眼無珠的人,若是隻爲了門當戶對或是其他考量娶了她回去,對於她未必就是好事。她隨性慣了,只怕嫁了人也受不得太多約束,只有真正喜歡她這麼一個人,方纔能包容她的所有。虧得如今竟然有這麼一個人。?

“你這個人我信得過,不過”?

此時此刻,別說萬世節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是張越也瞪大了眼睛,心中異常擔心。在他印象中,杜禎可從來不是個欲擒故縱賣關子的人,這“不過”兩個字算怎麼回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固然不錯,但我素來不喜歡強迫兒女的婚事。?

只要小五能答應嫁給你,我自然樂意多你這麼一個女婿,想必元節也樂意多你這麼個連襟看到杜禎面上那越來越濃的笑意,張越只覺得一貫冷麪的岳父大人如今也變得狡猾了。對於這一對來說,這條件還真是必不可少的。?

防:不行了,看來我除了迷戀陽光般的笑容之外,還迷戀面冷心熱派。所以請出老杜大神,,最近走火入魔,大家無視我就? 飛樂朱林曾經敕建了祭祀南唐人徐知證和徐知愕烹弟億,甚至仿效當初宋朝的那一套,把貶謫的官員直接打發去提舉此宮,又按照一貫的規矩冊封了正一般大真人。,盡在ωаO但京師中最盛行的仍是佛教,尤其是藏傳佛教,統共冊封了十幾個法王佛子。於是,京師中的番僧足足有數百人,大部分都是住在慶壽寺、崇國寺、大能仁寺、大護國保安寺。?

這其中,慶壽寺雖說是京師第一寺,但在番僧人數上仍不及西城崇國寺。這裏本就是貴人聚居之地。達官顯貴之家常有禮請。而東城區的幾座小寺則是住着一些名頭不顯的番僧,朝廷供奉不菲,富庶熱鬧的東城自然很合他們的口味。由於番僧多,侍者自然更多,因此平日裏這些底下人就免不了爭鬥。於是,地方官對於這塊地盤不得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些番僧雖說地位尊崇,卻畢竟各有等級,除了法王佛子國師這樣的人物,這裏所住的次一等番僧出行就不會有錦衣衛開道官府派車,而尋常侍者則是隻能靠一雙腳走路。可衝着朝廷禮敬的名頭,儘管番僧們收侍者的規矩極嚴,每天的拜師之人仍是絡繹不絕。於是,車馬的租賃紅紅火火,順便還帶動了其他營生。?

京師東北隅的修德寺住着十幾位黃教番僧,這佛寺周圍就很是聚居了一些人,開辦了各種店鋪。既然人多,周圍的宅院衚衕又是一圈圈一層層異常複雜,外人到這地方很難找到路。漸漸的,這些車馬行之外,三教九流的人物也有不少聚居在此。藉着修德寺的名頭,不少人給番僧收下的侍者們送些供奉,官府從來不到這裏清查,這裏竟是成了燈下黑的去處。?

修德寺東邊的明鏡衚衕並不起眼。從東到西不過四百來步,卻是密密麻麻建着一長排各式各樣高矮不一的屋子。由於大多數房子都是當初朱林還是燕王的時候就造好的,年代久遠,所以斑駁調漆的院門,破破爛爛的圍牆,以及那經過無數次修補的屋頂瓦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外人,這裏住的都是些生活極其不如意的貧民。?

然而,倘若有人進了這些破破爛爛的屋子裏頭,眼前的一切立刻就會讓他們目瞪口呆。?

只要過了外頭的第一進院子,那股窮酸破敗的氣息立刻就會一掃而盡。取而代之的則是裏面撲來的那種銅臭味。從賭場到私娼館到南院,這裏各妾享受縱慾的地方應有盡有,只是朝廷律令如今還嚴格,來往這兒的多半是單純有錢卻又想找樂子的人,倒沒有朝廷官員。?

下午未時時分,明鏡衚衕西頭的一間賭場恰是生意興隆。畢竟,晚上有宵禁,上午懶漢們起不來,這會兒正是找樂子的時候。荷官吆五喝六的嚷嚷聲、散子的轉動聲、牌九的碰擊聲、賭徒的抱怨聲”,無數亂七八糟的聲音集合在一塊,就是後院幾間屋子裏歇着的人也不得安寧。當一局結束,前頭好些人失望地大叫大嚷的時候,終於有人受不了。?

“咱們爲什麼要呆在這種鬼地方。回府難道不行麼?難道有誰敢上王府搜查?”?

“你少發牢騷!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的王府不比從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要是咱們帶着這個傢伙回去,恐怕早被人逮住了!”?

一個身形壯碩的漢子沒好氣地打斷了同伴的抱怨,“壽光王可是和咱們那位千歲爺一樣,都是正兒八經的金枝玉葉,嫡親的皇孫,可皇上一怒之下又是打又是關,哪有半分容情?就是趙王千歲,如今這禁令還沒完全解開呢!”?

坐在板凳上的正是先頭和翠墨打過照面,想把人弄回去的王府護衛孔葉。由於安陽妾早就吩咐過不許招惹孟家,他只好另尋了兩個絕色回去交差,可壽光王一到,這功勞也就變成了罪過。此時,悶悶不樂的他瞅了一眼那個被捆得結結實實。嘴裏塞着一團破布的傢伙,臉色漸漸緩和了下來。情知身邊的賈老大比自己更得信賴,他便搬着凳子挪了過去。?

“賈老大,你和咱交個底,這次的事情究竟能不能成?還有,老千歲畢竟是之前才網網倒過黴的,會不會被東邊那個,,被那個佔了便宜去?”?

“要是皇上真的認爲事情是老千歲乾的,那處置會如此之輕?東邊那一位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滿天下誰都知道他要的就是東宮儲位,要學的就是當今皇上,可既然誰都能看出來,這事情反而成不了!他要能佔便宜,你摳了我這兩顆眼珠子去!”?

聽到那賈老大如此信誓旦旦,孔葉頓時信了八分。只是,這一次乾的事情要是成了固然是天大的功勞。若是不成,結果卻比先頭那回更糟糕。因此他遲疑片玄,終究還是壓低了聲音問道:“可是,皇上終究是冊封了皇太孫的。即便皇上厭棄了東宮,若是像太祖爺那樣。咱們這一場忙活豈不是白費?”?

“那也得太子是太子,太孫纔是太孫!”賈老大胸有成竹地哼了一聲,繼而就語重心長地說。“太子和東邊那位以及老千歲都是前頭皇后嫡出,不過是佔了長幼之別。這長的若真的廢了,那個小的名份上頭就差了!再說了,東宮的毛病都能挑出來,那小的還有什麼好怕的?玩物喪志擅出宮闈私會朝臣,這一條條平日不起眼,到了那節骨眼上都管用!”?

說到這裏,兩個人相對看了一眼,全都嘿嘿笑了起來。而地上那行小五花大綁又口不能言的人卻是暗自叫苦。奈何他使盡了力氣卻連挪動一下也難能,更不用說有什麼反抗。想到一到開平就一頭撞進了人家的口袋裏,他不但把事情辦砸了,還連自己都搭了進去,他簡直連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該以爲這趟任務容易,好歹也做些最壞的準備!?

咚咚咚聽到這一陣突兀的敲門聲,屋子裏的兩個人頓時緊張了起來,等聽清楚那有規律的長短敲門聲,他們這才舒了一口氣。賈老大努了努嘴。孔葉連忙站起身來趨前開門。幾乎是大門敞開的一剎那,一個敏捷的黑影就竄了進來。?

“外頭如今風聲太緊,我好容易確定沒有人跟在後頭,這才能跑這一趟。這裏雖去安全,但畢竟是先前老千歲就藩北京的時候紮下的根基,別人容易順藤摸瓜查到這裏。所以不能再多呆。馬車我已經準備好了,趕緊挪窩,免得到時候人贓俱獲。”?

賈老大眯起眼睛引”會紋個專管聯絡的小個是直截了當地問道:皇上班師,所以東宮那邊得到風聲急了?”?

“不但是因爲皇上班師。還因爲錦衣衛的那個袁方回來了,從上到下都給梳理了一遍,咱們的人給弄掉了不少。這不是什麼好兆頭,而且。東宮那邊已經下了嚴令查先頭雞鳴驛的那件事,怕只怕到時候牽扯到那位金枝玉葉。那一位還真會壞事。要殺人也不知道派些好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人屠得乾乾淨淨,根本就都是廢物!陸豐雖說還在病着。但漸漸開始管事,東廠那邊已經頂不住了,這些天沒法再掩護你們。”?

“也就是說咱們這些天恐怕要東躲西藏?”?

賈老大皺了皺眉,見那小個子點了點頭,他心裏頓時咯噔一下。雖說只要捱到皇帝回來,把東西通過東廠交上去便是萬事大吉,甚至連責任都不用擔,可先頭那謠言實在是不該傳。?

心中恨恨的他瞅了一眼地上那個扭來扭去的俘虜,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帶着這麼個累贅,還要成天東躲西藏,這簡直是蠢得不能再蠢的做法!都是那個枚青出的餿主意,說什麼就是要讓東宮知道消息後自亂陣腳,露出更多的破綻,這樣才能蒐集到足夠的證據一舉成功,,呸,照眼下的情形看來,自亂陣腳的是他們自個纔對!放出是錦衣衛截了人和東西的消息,到頭來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錦衣衛,這樣就能讓他們躲藏得更容易。那傢伙怎麼沒想到,一旦惹火了那要命的衙門,他們必定舉步維艱。?

孔葉一向只管聽命行事,對於大局情勢之類的不如賈老大研究得透徹。因此聽到外頭風聲緊,他不禁急了,少不得催促着趕緊走。?

然而,還沒下定決心的賈老大怎會輕易丟下這個一向平安的窩點去冒險,卻是不管不顧只是坐在那裏沉吟。就當來報信的小個子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陣喧譁。?

“怎麼回事?”?

霍地站起身來,賈老大卻沒有理會一驚一乍的孔葉,網網還頗爲沉着的臉一下子變得無比猙獰。他疾退幾步,一把挾起了地上那個傢伙,動作異常迅捷。而小個子也一個箭步衝到了門邊,輕輕把門張開了一條縫,一面細看,一面豎起了耳朵。須臾,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便從那邊的穿堂門口一溜小跑到了院子裏。?

“順天府來查賭場了!”?

聽到這一聲,屋子中三個站着的人都鬆了一口氣,而那個被人挾住口不能言身不能動的漢子卻更是絕望。要知道,京師雖說嚴禁賭場,但暗地裏的賭場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哪裏禁得住。這順天府虛應故事來這麼一趟,他仍是別想脫身。而且。就算被人撞破了此事,難道他就敢說自己是給東宮送信的?這種事情要是嚷嚷開,他更是完了!?

“就算是順天府,這裏也難保不會遭了池魚之殃,走!”?

賈老大既然發了話,孔葉立時如釋重負,慌忙疾步走到後牆,移開了那櫃子,卻原來是一扇活門。這本就是此地設計時就留下的後路,因此小個子在前,孔葉居中,挾着人的賈老大反而負責斷後。最後一斤,出去的他一頭鑽出來,又扳動了牆上的消息鎖死了那扇活門,這才返身疾步追上了前頭兩人。?

這裏乃是一間堆雜物的屋子。看上去平平無奇小個子到門口張望了片刻,然後就說出去把馬車弄過來接應。儘管如此,心裏不放心的賈老大仍是吩咐孔葉一道跟着去。等到人走了,他便關了大門,隨即把手中人重重一扔,又蹲下身抽出刀子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你放心,若真是遇到了什麼要緊的關頭,我一定先殺了你!”賈老大陰惻惻地笑了笑,刀鋒輕輕靠拼了一些,看見那個漢子狠狠瞪着自己。他又重重哼了一聲,“反正信已經不在這兒,我到時候殺了你,只要隨便編一套謊言,頂多就是個雜犯死罪,到時候王府把我撈出來易如反掌。你自己也應該清楚,你跟在劉公公身邊,認識你的人不少,就算是死了,這屍體也是證據。要還指望翻盤,你就老實一點,別找死!”?

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頭終於響起了一陣叩門聲,隨即就是孔葉那熟悉的呼喚。心中一鬆的他隨手把匕首往靴子中一插,然後就挾起人走到了門口,謹慎地從門接裏觀望了片刻,發現只有孔葉和小個子,此外就是一輛馬車和一個車伕,他這才真正放下了心,遂伸手拉開了大門。然而,就在大門敞開,他一腳邁出門的一剎那,屋頂上忽然砸下了無數磚瓦。?

反應極快的賈老大幾乎是下意識的提起手上那漢子作爲擋箭牌,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力一下子貫穿了他的雙腿,站立不穩的他一下子撲倒在地,不由自主地鬆了手。看到屋頂上跳下來的兩個漢子動作迅速地搶過他手上的人退到了一旁,他不禁心涼了半截。?

饒是如此,他仍是低頭瞅了一眼小腿上的那兩支箭,這纔再次擡起了頭,終於看清了那個放下弩弓的車伕。儘管腿上劇痛鑽心,但更讓他心情挫敗的卻是人家只出動了三個人。他用噴火的目光死死盯着哄了自己出來的小個子和孔葉,恨不得把他們吞下去。?

這兩個吃裏爬外的傢伙,竟然勾結外人,,,追查此事的究竟是何方神聖,錦衣衛還是東廠,抑或根本是漢王黑吃黑?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了一個冷淡的聲音。?

“信呢?”?

賈老大眼睛一亮,隨即獰笑道:“那樣重要的東西,怎麼會在我手上!”?

“既然不在你手上,那麼你可以死了!”?

當賈老大醒悟到這話含義的時候。同樣的劇痛再次貫穿了他的胸口。看到小個子和孔葉嚇得一動不動。兩眼都被血糊住的他不禁心中大恨。硬撐着最後一口氣,他終於看清了那車伕斗篷下的臉,那是一張年輕清秀的面孔,瞧上去甚至有些女人氣,彷彿是自己曾經見過的,那彷彿是……然而,那個呼之欲出的名字,最終仍是堵在了他的嘻嚨口。?

比:明天貌似春節長假就結束了。其實覺着春節比平時還累,因爲人情往來太多了,今天又有一堆遠方親戚來,哎”求幾張月票,謝謝大家!? 卞由二十四衙門中。司禮監掌皇城!內切刑名儀禮,高;內官監掌營造,御用監管御用玩器,油水豐厚;御馬監掌侍衛親軍兵符,軍權赫赫就連排行最末的都知監因爲掌管宮內關防勘合,權力也是不小。因此,宦官三六九等上下分明,只要有朝一日能升到頭。

也能算得上光宗耀祖了。

除了看服色識人之外,這識別宦官還有另一大要訣。精瘦乾枯的多半便是下等雜役,肥頭大耳的卻一般只是中層,真正頂層的人物由於每日逢迎上頭蟬精竭慮,反而沒法胖得起來,只是臉色往往紅潤,精神奕奕自不必說。因此。這會兒面對兵仗局這個有着圓滾滾水桶腰的胖太監。張越忍不住掃了掃那肚子,又看了看那明顯四陷下去的眼窩。

那胖太監索連舟先頭和張越打過幾次交道。知道這位辦公事的時候頂認真,平時說話卻不會拿捏架子,頂和氣不過,因此心裏少不得有些盤算。

他是劉永誠的乾兒子,但那一今年紀一大把,嫡親侄兒就有好幾個,乾兒子沒有十個也有八個,平日哪裏看顧得過來。他能夠謀到兵仗局大使的個子,靠的是削尖腦袋外加耳目清明,給乾爹遞了不少消息。

儘管此地油水尋常,但至少也是二十四衙門首腦。

“小張大人,你這紙包火藥的法子好是好,但用在神機營倒是不錯的,可要是天下所有衛所的統手都用這種法子。恐怕這兒的工匠決計忙不過來,就是學徒也不夠使喚口裏抱怨着,他卻斜眼留心張越的臉色,見其皺起了眉頭,他便把張越往旁邊引,等到四周沒有閒雜人等的時候,他便低聲解釋道:“我知道小張大人您這提議乃走出於公心,但要知道,這天底下衛所的統兵加在一塊少說也有十幾萬,別看這回都給換上了新制的永樂手鏡,可到底能有多少效用,那就只有天知道了。紙包火藥不易受潮,裝藥點火也容易。可在那些邊遠的省份。銳手其實也都是拎着大刀片子,不可能靠火統殺敵“這個我知道,火統只有如神機營這般集中使用方纔能顯現威力,倘若按照從前每百戶配置弓手刀牌手銑手長槍手的法子,這就是再好的兵器也是浪費。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得向尚書大人提一提,將統手從軍中獨立出來,各都司都該有獨立的火鑲營。”

聽到張越這麼說,索連舟頓時感到心中一鬆,暗想和這麼一位通情達理的打交道還真是輕鬆愉快。只是。他不過是藉此做一個引子,這會兒輕輕咳嗽了一聲。便想往另一個更要緊的話題上引。要知道。皇帝未必記得他這麼個人,所以他的靠山決不能倒了。

然而,如今皇帝就要歸來,張越雖說也惦記着東宮那件事,但他該做的既然已經做了因此眼下更注意的反而是班師之後。比起前頭兩次北征,這一回瓦刺作壁上觀,教鞍主力全部北逃。雖說徹底削弱了兀良哈朵顏三衛,但戰略上其實算不得太大成功,到是炫耀軍力的感覺居多。而且,如今夏原吉辛苦打理的國庫搬空了一半,若再有下一次親征就苦了。

既然朱林重申不許兀良哈人入大寧故城。那麼。是否代表皇帝確實考慮過大寧三衛遷回?想到這裏,他完全沒注意索連舟的咳嗽,轉過頭就直截了當地問道:“索公公,我想問一問。先頭我和陸公公從你這裏帶走的那幾箱子東西,如今已經在戰場上試驗過了,可以算得上是神兵利器。這些可已經大量生產?若是已經生產了,可曾定下如何配某”

神兵利器?索連舟聞言一愣,隨即變了臉色。他怎麼忘了這一樁,當初劉永誠具體詢問了一番此中細節,而且在陸豐從宣府回來的時候,還在天子面前很是告了一狀,結果他夾在當中,在皇帝一怒之下的時候給當了替罪羊。竟是捱了十板子。想到這裏。他心裏既痛恨劉永誠一點都不顧及自己,又暗罵陸豐仗勢欺人害得他背黑鍋,屁股忍不住哆嗦了兩下。

雖說那板子不算重,但他卻整整半個月沒法坐下!當然事後張謙來瞧過他。代皇帝賞了他幾樣東西,若不是有那體面,他以後哪裏還有臉震懾這兵仗局的上上下下?

“這個”小張大人,神槍和神機箭今年底就能給神機營換上一千具,量產自然沒問題。只不過,若只是用寶鈔賞賜工匠,要想他們更賣力地幹活實在是不太容易。您也知道。咱們兵仗局要的都是一等一的熟手,可有些分明能做更多的,他們不做。咱家也沒辦法。

好容易壓住了心頭那股邪火,索連舟不想再被張越岔開話題,索性上拼了兩步:小張大人。據說皇上大軍已經回開平了,而其餘兩萬大軍已經過了大寧。這兩日就從喜峯口入關了。咱家聽說皇上先後給太子行文三道,一道措辭比一道嚴厲”。

“索公公,這些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惦記的。”張越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了那話,看到這個水桶腰的傢伙臉上盡是失望,他尋思自己極可能還要在兵部繼續呆下去。和此人免不了打交道。便和緩了口氣說,“與其揣測上頭的心意,不如以不變應萬變。我聽說索公公掌管兵仗局已經有四五年了,能夠四五年不出差錯,我想必然是勤勤懇懇,絕不可能是運氣使然帶着滿肚子的不安,索連舟親自把張越送集了北安門。等到看着人上馬走遠了,他摩挲着光溜溜的下巴往回走。一面琢磨着張越的話。

這是讓自己悶頭辦事不管其他?開什麼玩笑。這宮中有的是落井下石的人,到時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熱他的位子”,,張越的言外之意,應該是說自己差事辦得好。別人就奪不走?

這夭恰是八月十五,張越單挑了這一天前往兵仗局商議火藥的事,自然是瞅準了中秋節下午散衙早。果然,等他回到兵部,由於兼管三部事的呂震早趕去了開平迎駕各司郎中員外郎主事幾乎走了個乾淨,只剩下小狗小貓兩三隻。於是,他回到空蕩蕩的司房記錄下了今日到兵仗局的一應經過,隨即也施施然出了衙門。

翻身上馬之後,他卻沒有揚鞭就走,而是看了一眼一大早就跟着自己出來的牛敢和張布:“對了。今天是你們倆從北邊回來之後第一回過中秋,耳有什麼打算?”

牛敢和張布被擄到北…小牛,對幹中原風情早就沒什麼印象了六朱頭在富府七”二教了一番第一邊城的雄渾壯闊。已經覺得自己見了世面,可來到京師跟着張越東奔西跑,目不暇接的他們方纔頭一次知道什麼是天子腳下。這時候聽見中秋兩個字。兩人對視一眼,卻是茫然地搖了搖頭。

當初的村子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墟。親人不是化作塵土,就是徹底沒了消息,他們幾個如今雖說吃得飽穿得暖不再擡頭是青天低頭是泥地,可每日到了晚上,也就是睡覺而已。牛敢畢竟大膽些,撓了撓頭就笑呵呵地說:“哪有什麼安排。吃飽了喝足了就上牀睡唄!”

“沒出息”。

張越笑罵了一句,又打量了兩人一番。因他特意囑咐過高泉妾多照應的緣故,兩人身上都穿着簇新的蓮青色絹布袍子,腳下俱蹬一雙白底黑麪千層底布鞋,收拾得利落精神。可是。比起奔三十的年紀兩人都顯得有幾分老相,卻是塞外苦寒勞作留下的痕跡。

略一思忖,他便笑道:“今天晚上京師難得解除宵禁,你們回頭和他們倆會合了,出去好好逛一圈。這些天外頭東奔西跑,京裏的路途你們應該熟了。只要趕在乎時前頭回來就行。從宣府到開平。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然後又隨着北征。忙活了大半年,今晚好好放假休息!”

看到張越一揮馬鞭飛快地疾馳了出去,兩人慌忙追上,心中卻仍然有些反應不過來。他們先頭只是很有一把力氣的莊稼漢,到了北邊則是賣苦力的奴隸,一路逃亡途中形同馬賊。就是跟了張越,腦子裏的一根弦也被彭十三的那一番揉搓之下給繃得緊緊的,哪有一天的休閒。在他們看來,如今已經走過着神仙一般的日子,還用得着放假休息?

儘管清明端午中秋重陽都算得上大節。但在朝廷定例中,一年的三大假卻只有元旦元宵冬至,因此百姓們從八月十三開始過中秋,官員們卻只能在中秋節這一天早些回家。這還得是沒輪到中秋當值的情形。若是輪到了就只能自嘆倒黴。不過,大戶人家的下人們也同樣是得等到這天晚上方纔能有一晚上的空閒,放完賞錢之後就可閤家團圓,或出去逛或是三五喝酒打牌,也是一年到頭難得的消遣。

由於晚上沒有宵禁,因此路上的攤販比白天不減反增,大多數是賣各色果子蜜殘的。沙果、白梨、水梨、蘋果、海棠、歐李、鮮棗、葡萄”恰是應有盡有。一個個滾圓可愛的鮮亮果子整整齊齊地碼放在攤個上,過往路人往往會捎帶幾個回家。

儘管知道家裏必定都準備了,但是在路過一個小攤的時候,張越看到那晚桃水靈可愛。便掏錢買了一包,又買了幾包葡萄。等一路回到家裏的時候,他隨手拿了一包葡萄給了西角門上伺候的幾個門房,給了張布牛敢一包,然後又是一路分發。自是引來了好一番歡聲笑語。到了自己的院子時,他手上只剩了一包桃子。

張信這個應天府承看似悠閒,其實卻因爲是天子腳下,事情極多,張越反而不是最後趕回來的一個。脫下外頭官服,又洗臉收拾好了,他就一手扶着杜綰,一手牽着跌跌撞撞剛會走路的靜官往北院大上房行去。跟在後頭的秋痕和琥珀看到張越顧得了這頭顧不了那頭,忍不住莞爾。卻都知情識趣地沒有上前。最後還是崔媽媽上去把礙事的小靜官給抱了起來撥人趕到地頭,這堂屋已經滿滿當當都是人,五顏六色的綾羅綢緞和珠光輝耀的金銀首飾在燭光燈火之下熠熠生輝,就連居中榻上獨坐的顧氏也是神采奕奕。

看到本該在家準備出嫁的靈犀這會兒也在,張越不由得愣了一愣,隨即便醒悟到祖母是真心捨不得這個在身邊伺候了多年的貼心人。所以才叫上她過最後一箇中秋。顧氏旁邊則是六歲的張普小丫頭正半跪在香木榻的墊子上,像模像樣地給顧氏捏肩。張越看到她的時候,她還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小臉上露出了可愛的小酒窩。

張越和杜綰行過禮,張青就一骨碌從榻上爬了下來,笑嘻嘻地牽了杜綰的手小大人似的把她領到了一邊座上。顧氏見狀不禁笑了。隨即就看到張越從琥珀那兒接過了茶盤,笑嘻嘻地捧了上來。

揭開上頭的綢布,瞧見是六個圓潤可愛的晚桃,她頓時領會了孫子的這番心意。都說桃子象徵長壽,她又何嘗不想長命百歲,看膝下子孫小滿堂?旁邊的靈犀忙拿到一邊削皮切片。她少不得嚐了一塊,又問了幾句衙門的情形。就在這時候,外頭傳來了一個丫頭的聲音。

“大老爺回來了!”

隨着這一聲,穿着一身官袍的張信匆匆進了門。瞧見滿屋子晚輩上來行禮,他忙擺擺手,又上前給顧氏問安。等起身之後就笑道:“今天晚上既然沒有宵禁,衙門裏頭的差役少不得要都派出去,這天乾物燥,防火防盜都是要緊的。所以回來得晚了,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想不到還是落在了最後瞥了一眼靈犀捧着的那一盤桃子,他不禁一笑,隨即便從懷裏取出了一個綢布包,雙手呈遞了上去:“母親。這是我請數次西去的智光國師開光的一尊玉觀音,貼身佩戴可百邪不侵。母親信佛,還請隨身帶着,定能延年益壽顧氏還不及贊長子這一片孝心,外頭又傳來了一陣嚷嚷。很快,一今年輕媳婦就撞開簾子進了屋,屈膝行禮便嚷嚷道:“老太太,二老爺差人送禮回來了!”

當兩個健壯僕婦小心翼翼搬着那禮物進了屋時,滿屋子頓時一片驚歎。原來。這竟是在一枚巨大的象牙上雕成的龜鶴慶壽圖。東西放定之後。 錦繡宅門 外頭便進來了一個壯碩漢子,跪下磕頭之後就解釋道:“二老爺說,之前老太太七十大壽,因爲正在激戰,再加上之前剛找到合適的象牙,所以竟是來不及送回來。只能趕中秋了。”

看到這象牙雕刻。張越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從前大伯父二伯父同時回開封,自己家裏一收就是一箱子象牙琥珀玳瑁的往事。只是,當初那是別苗頭,如今卻是真心實意地希望家裏這個老祖母能夠長命百歲。

其實,這家裏所有人內心深處的願望何嘗不也是如此? 計十二吊是英國公府的家素都住在府裏。但當初未x…徉隨着張輔出生入死的三個同伴都已經脫籍正式授了武官,因此張輔拗不過他的執意,便只好在其他方面着意補償。宅子田地一一置辦齊全,逢年過節的表?尺頭也是積攢了一堆。

如今要辦喜事,他少不得要收拾自己在英國公府西邊的那座小四合院。同時把家裏那些箱子都翻了個底朝天。結果,忙得四腳朝天的結局卻是他愕然發現由於少人打理,那些擱在樟木箱子裏的價值不菲的綢緞雖說不曾蟲蛀發黴,可卻沒了當初的鮮亮,這趟喜事是萬萬用不上的。好在王夫人知道他這家裏長年沒個女主人,從家裏挑選了好幾個年長媽媽幫忙,又送來了好些東西。於是,他這個主人只要當木偶似的給人量尺寸,其他的什麼力都不用使。

“彭老哥,就是年輕人也沒你這麼健壯的身板,可你自己在穿着打扮上頭也太不上心了。這行頭不是深棕色就是深褐色深青色,豈不是顯得老相?如今既然要當新郎綰,這自然就要選一些鮮豔的顏色,管保誰看見了都說一個好字!”

“就是就是,之前中秋節夫人打發我去送節禮,我特意瞧了一眼那位靈犀姑娘,模樣氣派都是千里挑一。彭老哥你真是好福氣!要娶這麼一位美人,自然得好好打扮!”

“夫人特意讓人去卜算了日子。這迎娶定在了九月十八,到時候老爺也應該回來了,知道這麼一樁喜事必定歡喜,咳,我倒是忘了,你之前和老爺同在北征軍中,老爺肯定知道了!對了,夫人還特意讓咱們轉告一聲,這裁新衣裳再加上其他準備功夫,大半個月總是不止的,你趕緊把奠雁禮的大雁備齊了,這別人都是買,你這勇士總應該親自去射吧?”

饒是彭十三鐵打的漢子,被這些碎碎念也折騰得頭昏腦脹,好容易才藉着最後一句話,拿着弓箭帶了兩個家丁就溜了出去。

雖然如今的大雁愈發稀罕,但眼下正是大雁南飛的季節,他又是百步穿楊的神射手。很快便得了兩隻。

只是,他實在不敢回家去面對那些羅羅嗦嗦的三姑六婆,索性在城外溜達了兩天,除了一對大雁之外,野兔野雞之類的獵物也收穫了無數。因實在是太多。回城之後,他將兩隻大雁和一半野味送去了英國公府,又將另一半親自送去張府,結果一到門口便發現自己成了萬衆矚目的焦點。

雖然這幾天在英國公府已經見多了這種待遇,但他還是很不習慣,於是趕忙扯着管家高泉,打聽到了牛敢他們幾個的住處便立馬落荒而逃。一進那小院子,他就看到一個光着膀子的大漢在那裏練習提石鎖。便索性抱着胳膊站在門口看着,等到最後方纔脫口讚了一聲。

滿身大汗的牛敢才放下石鎖就聽到這個聲音,連忙擡起了頭,一見是彭十三,他連忙拿起旁邊的布巾擦了擦汗津津的身子,隨即快步走上前去,滿臉憨笑:“師傅,您不是要成親了麼,怎麼今天有空過來?

他們三個跟着少爺出去辦事了,今天我留着看家。”

得,連這麼一頭倔牛都知道自己要成親了!

彭十三心裏嘆了一口氣,又想起外頭那些人扎眼的目光,於是沒好氣地在那厚實的肩膀上拍了拍,因說道:“要成親了就不能來看看你們幾個?他們三個是跟着去了衙門?”

見牛敢點頭,他便端詳了一番對方身上那一塊塊結實的肌肉,還有那無數橫七豎八的傷疤,這才提醒道:“你們幾個雖說如今看着身體好。但當初吃苦太多虧虛太大,所以如今別一味節省錢,多花些功夫調理。武者要緊的就是氣血,氣血虧多了老得快!”

“師傅,我打小就沒經過這樣的好日子,北邊那會兒成天放牧牛羊賣苦力,一年到頭吃的卻和狗差不多。眼下一日三餐都有肉,就連點心也是肉包子。”牛敢說到這裏,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悄悄打聽了,這家裏其他人都沒有咱們幾個這麼好的伙食,是少爺特意吩咐給咱們多做好吃的。能夠過上眼下這具子,我真是覺着沒白活這一輩子。只要少爺沒嫌咱們光吃飯不幹活就好。”

“傻小子!”雖說牛敢已經是將近三十的年紀,但彭十三還是隨手一巴掌拍在他後腦上,隨即便沒好氣地說,“別小看自斤”你上次不是還幫他擋刀子來着?雖說武藝得自小習練,年紀大了再練未必能大成。但按照我教你的法子好好練習,飲食上頭多經心,你們一個人對付尋常人三個五個絕對不在話下。什麼沒白活,到時候說一房媳婦,那才叫沒白活!”

“好你個老彭,從我那裏拐了一個靈犀,這會兒又挑唆上了別人?”

張越一回府就聽說彭十三來了。便順路尋到了這裏。見這個往日臉皮最厚的傢伙不自然地笑了笑。他便快步走進院門,擺擺手吩咐牛敢不用多禮,然後上上下下端詳了一番彭十三的打扮。見他一身醬紫色的緊身長衣,下頭打着綁腿,腳蹬一雙薄底快靴,恰是和從並沒一般兩樣,他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怪不得我一路進來,就聽到人議論你,都快要當新郎綰的人了,也不知道好好打扮。人要衣裝佛耍金裝,不是人人都像靈犀那麼有眼力的。”見彭十三滿不在乎,他也就懶得羅嗦這斤”鄭重其事地說,“英國公在前頭的兩萬前鋒之中,大約四五天後就能到了。而按照御駕的行程,大約能在九月初抵達京師。此次迎駕,武官是永康侯徐安領銜。文官是禮部尚書呂震,這兩撥已經先行在武平鎮等候。我這兩日估計也少不了走一趟,你忙活婚事。就留在這裏好好張羅吧!”

“這迎駕一撥一撥的,少不得忙活,少爺既這麼說,我索性就偷斤。

懶!”

彭十三爽快地點了點頭,隨即笑道:“皇上當初打發咱們回來的時候怒氣勃發,這一回少爺你過去恐怕要使出渾身解數應對,若真有什麼萬一,別忘了捎帶個口信回來,到時候我找英國公搬救兵。對了,這兩天我在城郊打獵,發現堤騎四出。難道是已經開始了?”

看到牛敢四個已經是靜悄悄地退開了,張越便微微笑道:“風水輪流轉,畢竟。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沒有人會束手待斃。更沒有人會甘心被人算計。不要說城外,聽說跟着咱們回來的那些御馬監親兵在皇城中也活躍得很。畢竟。希望重演永樂十二年那一幕的終究是少數人,大多數人絕對不希望再受那麼一回驚嚇。”

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彭十三便壓低了聲音問進:“這京師畢竟是處處權貴。目標太大,少爺做宗了該做炮丁“然後就不動了,你還真是狡猾。不過也是。除了東宮之外,都是那些閹宦的勾當,他們要狗咬狗隨他們去,橫豎這些傢伙也知道不可傷着根本。”

張越知道彰十三說的是劉永誠和陸豐的那點粗梧,自是贊同地點了點頭。拋開私人恩怨。那就是司禮監和御馬監之間的爭鬥。御馬監這些年地位越來越高,幾乎獨掌侍衛親軍,於是和朝中文武分庭抗禮一樣。有了和司禮監叫板的本錢。再加上司禮監從黃儼倒臺之後,那行。

太監的缺就一直空着,也難怪陸豐對上劉永誠反而還落了下風。

這一回也是一樣,劉永誠是一時失算出了大砒漏,陸豐則是被人算計擔了惡名,誰想把誰徹底拉下馬都不可能。

兩人又聊了幾句,張越便走了。而彭十三卻沒有立刻進屋子去,而是站在原地抱着手發呆。胡七那四個和他向來並不是一條線的。就是在宣府的時候,向龍劉豹也常常神神祕祕不知道在搗鼓些什麼。這次回來那四個更是乾脆消失得乾乾淨淨,要是換一個主子,他恐怕得懷疑人都給滅口了。眼下想想,張越的祕密恐怕不在少數。良久,他才聳了。

可這和他有什麼相干,跟着有主意的人,總比跟着沒主意的人輕鬆!

由於杜綰身懷六甲,顧氏便吩咐跟去宣府的李嫂在西院專設小廚房。照料一切飲食,又添了兩個打下手的媳婦,再加上崔媽媽照料,自然是萬無一失。這天彰十三既然送了十幾只各式各樣的野味,便分了兩隻野雞兩隻野鴨子過來,上上下下的大小丫頭們聽了這話自然高興得無可不可。畢竟,上頭吃得有限。 漫威之電影大破壞 依照張越杜綰的脾氣,多餘的必定就分了。

“這野雞和野鴨子拆了骨架熬湯,那是最難得的,正好給少奶奶滋補。白天大廚房還讓人送了兩條鮮活的鯽魚過來,你們之前既然收拾乾淨了,索性一併煮了。少奶奶如今雖說不怎麼嘔吐,但還是喜歡燉得爛爛的麪條,其他的湯吃得多了。正好用這湯換換口味。”

廚娘李嫂一面說一面麻利地從鍋中撈出了那野雞野鴨子,眼見那兩今年輕媳婦開始拔毛整治,她便在圍裙上抹了抹手,轉過身來對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水晶瞪了一眼:“少爺少奶奶還沒發話,你們就惦記上了。只知道吃!除去做菜之外,剩下的肉多半也用不了,少爺少奶奶肯定得縱容了你們。要我看,你們不如用鐵籤子串來烤了吃,也省得我這裏麻煩!”

聽了這話,水晶頓時高興得蹦了起來,連聲謝過李嫂,然後三兩步出了小廚房。和外頭等着的那幾個小丫頭一會合,她少不得把李嫂答應自己的事情說道了出來,結果頓時引來了一陣歡呼。都是十三四的年紀,雖說頓頓有肉,可總是禁不住嘴饞嚐鮮的念頭,更何況這次還是串烤?食指大動的她們嘰嘰喳喳討論了一番,最後忽然有人冒出了一句話。

“這要是烤來吃,難道還在屋子裏?到時候折騰得都是油煙怎麼辦。再說家裏對用火的規矩可大得很?再說了,萬一給兩位姐姐知道了。琥珀姐姐不會說什麼,秋痕姐姐必定要埋怨咱們不叫上她。還有,今天小五姑娘來探望少奶奶,她一向便是喜歡玩鬧的,說不定到時候也不樂意”

“照你這麼說,咱們還得把少爺和少奶奶一塊拉上,大夥兒一塊鬧騰一回?別說少奶奶如今是雙身子。就說這傳出去,老太太必定罵咱們沒規矩,少爺也得落個不是!”

“我怎麼得落得不是?”

踏進院子的張越正好聽到最後一句,揚聲一問就看到一羣小丫頭們猶如受驚的小兔子似的齊刷刷轉過了身子。這時候,爲首的水晶便只好硬着頭皮挪上前來,期期艾艾了好一眸子,這才吞吞吐吐說了她們的打算。

聽到串烤,張越頓時愣住了。前世今生活了三十多歲,嘴饞倒是其次。只是那種圍爐燒烤的熱鬧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了。想到杜綰如今身懷六甲,雖說還不至於成天悶在屋子裏,但身子畢竟是重了,況且自從懷孕,崔媽媽就念叨着頗多忌諱,恐怕頂多是看看罷了,他不禁暗自嘆息了一聲。可回憶起以前和同事在森林公園大吃串烤,他不禁笑了起來。

“既如此,隔壁院子正好空着,今天下午天氣好,把桌子凳子搬過去玩鬧一眸子就走了。記着聲音別太大,鐵爐子鐵籤都看好,否則惹來了那些媽媽,少不得挨一頓說。”

“多謝少爺!”此時此方,所有小丫頭都是喜上眉梢斤。個歡騰。

水晶還惦記着前頭那句話,便小心翼翼地問道,“少爺小五姑娘也來了。還有秋痕姐姐和琥珀姐姐“只要叫得動,能叫上誰都是你們的本事。回頭要是你們產奶奶有精神,少不得也過去看看你們熱鬧。”

看着幾個小丫頭歡呼着一鬨而散,張越不禁搖頭失笑,隨即便快走幾步打起門簾進了屋子。恰好小五聽見動靜從裏屋探出了腦袋,問外頭那吵鬧怎麼回事,他便笑着解釋了一番,結果就只見這小丫頭眼睛大亮,一溜煙奔出了門去。

進了屋子的張越瞧見杜綰正斜倚在板壁上,靜官正在炕上四處亂爬。他便上前一把抱起兒子,隨即在妻子的面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等到這孩子生下來,尋個空閒。咱們帶上他們,也一塊去郊遊燒烤野餐,嗯,還有野營!怎麼樣。今天身子可還好,要是沒事,咱們待會也去看熱鬧!”

杜綰給張越的突然襲擊嚇了一跳。等聽到他嘴裏透出來的這一連串從未說過的新鮮名詞,再想想網網他在外頭對小五說的那些話,她不禁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別又忙忘了,單說咱們的兒子,你抱過幾回?至於瞧熱鬧

都是你不好。正好崔媽媽不在,我倒是給你勾引出饞蟲了。吹風的地方我不去,罰你在院子裏給我烤肉,我今兒個不管了。一定也要吃兩串!”

防:這個月只有二十八天,我從月初開始偷懶,實在是對不起大家,不過這個難得放鬆的月份真是很開心,動畫片看了斤小飽,很久沒這麼放縱自己了。雖說這個月不爭什麼月票名次之類的,但希望大家能夠蒐羅一下個人書屋,看看是否攢出了第二張第三張月票。沒啥其他要求,希望月底月票能過五百就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火燒不盡,春風吹叉二,外頭稚嫩的童音透過薄薄的簾子清清楚楚地傳了進來,顧氏斜倚在炕椅靠背上認認真真地聽着,面上始終掛着淡淡的笑容。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良久,回過神的她看了看對面的靈犀,見其仍是一絲不芶地伏在炮桌上書寫着,她便開口說道:“你一個待嫁的新娘,原本該是好好在家裏準備的,我偏把你拉了來。好在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以後也不用讓你受累了。”

靈犀聞言不由一怔,手一顫抖,險些把一滴濃墨滴落在紙上。她慌忙放下了筆,擡起頭笑道:“老太太先頭不是對英國公夫人說,以後還要常常讓奴婢過來幫忙的,怎麼這會兒還說什麼受累不受累的?您送給我的那些東西堆了足足半間屋子,就是這家裏,上上下下誰不說您偏心?再說了,我兩個出嫁的堂姐都來幫忙了,反正不缺我一斤”

“一點東西算什麼,我是真喜歡你這大方能幹的心性,只可惜,你這骨子裏比男人還倔,八頭牛都拉不回來,要不是我知道留下你的人也留不下你的心,哪裏會放你走!”顧氏輕輕搖了搖頭,隨即便支撐着坐直了身子,“怎麼樣,你忙了這麼幾天,如今還剩下多少?”

“奴婢算了算,應該已經都寫好了。”靈犀忙吹了吹那張墨跡未乾的紙,又將其和炮桌上那一疊放在一起,隨即雙手呈了過去,口中說道,“除卻老太太原本替公中保管的那些,您在南北直隸和河南總共有五百四十頃地,金銀棵子首飾擺設以及各色玩意兒摺合銀子大約在六萬兩左右,至於房產則是總共七處,從小四合院到四進的大宅子不等,店鋪加在一塊有十二家四十間,其中回家是租給的別人,八家是自家管事經營的。 椒房之寵 多虧了以前幫着整理了一回,所以這次奴婢跟着高管家在外跑腿,大體數字很快便出來了。只是,您真要那麼分?”

“幾個年藏下來的體己,確實是不少了。”

顧氏卻沒有答靈犀的話,輕輕嘆息了一聲,想起了自己當初嫁進張家時那流水一般的嫁妝。那時候孃家還是名門大戶,家底厚,所以一應陪嫁極其豐厚,絲毫沒有虧待自己,就是如今幾個孫婦進門,大約也就只有未來的四孫媳可以和她當年相當。只是那時候皇朝初立,因擔心樹大招風,不少東西都是嚴嚴實實裝在箱子裏擡過去的,別人知道是多少擡,卻不知道其中的東西。算下來,這些嫁妝已經積攢了足足五十多年,金銀首飾之類的還存在箱子裏,而田地店鋪之類的,這價值翻了多少倍她自己都記不清了。

她很快便拋開了那些回憶和念想,對靈犀微微頜首道:“就照我之前和你說的這麼分。房產全都留給長房,金銀棵子和首飾擺設以及各色玩意兒按照長房四分,二房三房各三分,至於田產店鋪則是分成相等的三分,各房一份。”

鄧曉也表態同意。

Previous article

不止是慕洵,周圍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倏然一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