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當時的天劫卻正好有一顆隕石卡在了峽谷出去的道路,大量的魔獸被困死在裡面,天劫結束后大量的魔獸逃不出去,便開始自相殘殺。

最後這裡邊成了無數亡靈聚集地,他們死後唯一的記憶就是想辦法消滅對方可保自己活下去。

只要種族進入就會看到大量的魔獸亡魂,依然在上演五千年前那場慘烈的廝殺,一旦他們發現新的目標就會被視為闖入者,雖然沒有實體的攻擊,卻依然能感覺到強大的壓力壓著人喘不過氣來。

嫡女醫妃:邪魅王爺霸道寵 要不是天狼已經進化到高階一級的實力,恐怕五人早就死在了裡面,不過他們在裡面一個星期的時間,也讓他們獲得了不少好處。

巨大的壓力下,他們只能不斷的使用自己的魔法,或者武道師的力量抵抗壓力,往往他們在快要枯竭時,天翔都會在危險的時候幫助其他人,就這樣一個星期的不吃不喝算是扛過來了,也讓他們發現自己要比以前更加的強大許多。

甚至修鍊的速度也在變快,就在三個月前天翔和琪琪又去過一次,可是在一次的進入雖然依然感覺到了壓力的存在,可是卻沒有以前那樣明顯,兩人在裡面帶了三天就出來了,沒有任何的幫助,恐怕想要在提升實力只能選著別的道路了。

亞瑟為天翔和琪琪舉辦了畢業儀式,拿到畢業證之後,全校的學員對他們鼓掌喝彩,離開前院長拍了拍天翔的肩膀說道:「你們兩個都是好樣的,是我最好的學生,以後有什麼需要隨時回來找我。」

天翔和琪琪恭敬的對亞瑟行禮道:「謝謝院長這三年內對我們幫助,我們以能有您這位老師感到榮幸,謝謝您三年內的栽培。」

亞瑟笑道:「未來的你們繼續努力吧,或許你們將會改變整個蒼穹大地也不一定。」說完院長轉頭離去。

天翔和琪琪目送著院長離開,心中都有些說不出的感覺,有些失落也帶著悲傷。

天翔拉著琪琪放出了天狼,最後一次在學院中遊走了一次,天翔看著天狼此時的它已經有兩米高了,實力更不在自己之下,自從當初它吃了蛟龍內丹之後,沉睡了一個多月才醒來,醒來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以天狼現在的實力對付五千年以下的魔獸不在話下。

甚至可以和75級的武道師對抗,至於肥雞沒有什麼變化,琪琪給它取名叫做小紅,自從那次變化成鳳凰之後,就在沒有變化過。

當兩人走出校園之後,最後回望校園時回想起三年間發生的事情,好像就發生在昨天。

天翔帶著琪琪騎上天狼的背上向宗門飛奔而去,現在的宗門已經不是當初的宗門了,原本十幾人的宗門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百多人,並且其中三分之一是學院的學員。

這讓丐宗在外家功夫宗門中恢復了以前的輝煌,在加上原本已經離開宗門的人又回來了,並且這些年琪琪和天翔的資助讓宗門又擴大了十幾倍。

將東城的百分之一都規劃到宗門中,只不過最開始的園子被保留了下來,一個是因為這裡有生命之樹的存在,在有這裡是宗主和自己那些親自栽培的弟子所住,所以這裡被當做了內院,不允許普通的弟子進入。

此時的生命之樹已經有十多米高了,直徑也在三四米左右,由於結界的原因,即便站在院子的外面也看不到它的存在。

此時的安雅正在院子裡面和宗主正在聊天,見天翔和琪琪來了,宗主笑道:「剛剛提起你們就來了。」

兩人先是行禮問道:「提起我們,是有什麼事情嗎?」

安雅看著琪琪笑道:「畢業了?」

琪琪點了點頭,安雅說道:「畢業了也就成年了,你們都長大了,今後有什麼打算?」

琪琪說道:「我和天翔打算出去走走順便歷練一下。」

安雅點頭說道:「好,是時候出去走走了,你們和宗主聊我去給你們做飯。」

安雅走後天翔對宗主詢問道:「宗主找我們有什麼事情?」

宗主說道:「昨天我聽弟子說在魔族的邊境發現了龍的出現,我打算讓你們過去看看,最近魔族好像有什麼動靜,其實這也是神殿的意思,他們現在沒有好的人選,想讓我派人過去,可是你也知道除了我宗門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但你也看到了我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了,而我能繼續活著還是因為這顆生命之樹再給我續命,所以我才想讓你們去看看,畢竟神殿這三年來沒少幫助宗門,如果你們不想去我也不勉強。」

天翔回道:「好沒問題我們去。」

洪玄公拿出了魚腸劍,和神殿頒發的手諭一起遞給天翔說道:「這個你拿著,一旦遇到什麼危險還能幫助你們,至於手諭是神殿授權的,可以幫助你們順利通過邊關。」

這次天翔沒有推辭,雙手接過魚腸劍對洪玄公說道:「回來之後我會原封不動的還給您。」

兩人在宗門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告別洪玄公和自己的母親天翔就帶著琪琪,騎著天狼向魔族邊境前往。

三天後兩人來到了魔族的邊境,這裡是獸族與魔族的邊境,天翔手中拿著神殿的手諭順利見到獸族的邊關大將。

天翔在大將口中得知,一個月前天空中出現了一條龍,不知道什麼原因墜落在了魔族那邊,而天翔這次的目的就是去調查這件事情。

當天晚上天翔和琪琪一起去了魔族那邊,在路上琪琪心裡一直是憂心忡忡,天翔讓天狼放慢了速度,天翔對琪琪說道:「恐怕你這才是真正的回家了吧。」

琪琪一愣,剛要說什麼就被天翔搶先說道:「你不用解釋,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是魔族人,還記得你第一次與天狼在一起時,天狼對你特別的親近嗎?」

琪琪回道:「難道說那個時候天狼就知道我真實的身份了!」

天翔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後來天狼告訴我的,其實我並不想揭穿你因為我太在乎你了,雖然我的父親是死在了暗精靈手裡,但他們是聽從魔族的安排,所以我對魔族一隻沒有好感,可是面對你我卻恨不起來,或許這就是孽緣吧。」

琪琪眼睛中含著淚水問道:「那你會離開我嗎?」

天翔搖頭說道:「不,不會的,還記得我對你的承諾嗎,我說過我要保護你,當然不會離開你,只不過…..」

天翔說道這裡沒有在說下去,這時前邊有幾名魔族人攔住了天翔他們大聲呵斥道:「大膽人類竟然敢闖入魔族。」

天翔跳下天狼的背上,從自己的空間中拿出了斬魔劍,琪琪這時也跳了下來從自己的儲蓄袋中拿出了令牌說道:「帶我去見父皇。」

兩名魔族人看到令牌,都趕緊下跪說道:「公主,您怎麼會和人類在一起。」

琪琪有些生氣道:「什麼人類,那是我的朋友趕緊帶我去見父皇。」

兩名魔族人站了起來,騎上兩頭魔族戰馬,帶著天翔二人向魔族的皇城飛奔而去。 現今被花襲伊擺明來講,洪佳欣羞窘得臉蛋都快要漲出血來了,白了花襲伊一眼,沒有再應聲。

這時更為令洪佳欣尷尬的一幕發生了。

花花公子走上來,說道:「洪小姐,你想見你爸媽,最好以後潔身自愛,不能再讓他……你懂的。」

聽了后,洪佳欣死的心都有了。

「你們別亂說好不好!姐才不是那種人!」

「呵呵!你誰啊?你老是纏著我弟的大老婆,你到底想幹什麼?!」

說話間,花襲伊又擋在了花花公子面前。

她自然了解花花公子為什麼會那樣說,只是不肯告訴羅陽而已。

九陽殿和八仙堂雖說還沒達成某種協議,但兩股勢力應該也算是經常有合作的。

「你這個女瘋子!走著瞧!」

「呵呵!嚇死寶寶了!呵呵!」

花花公子拿花襲伊沒辦法,憋了一肚火氣。

想要面對面跟洪佳欣說話,卻被花襲伊擋住了。

「洪小姐,要是現在出發,下午就能見到你爸媽……」

不待花花公子講完,花襲伊就打斷了他的話頭。

「呵呵!你想拐走我弟的大老婆?!當寶寶是透明的?!呵呵!」

見花襲伊又要揚手,花花公子嚇得又暴退數步。

洪佳欣沒應聲,可知她內心還是想去的。

在外面呆了一會子,羅陽的生理反應平靜了許多,便回進大堂。

掃視一圈,見祝子姍和谷家三姐妹都用幽怨的眼神望過來,便知她們很吃醋了。

美人爭風吃醋,那是最麻煩的事。

此時也沒空哄她們,只能留待日後再相勸了。

羅陽直接走到洪佳欣面前,牽住她的手,面對花花公子。

「我和我大老婆什麼時候……」

「你想活命!就別再纏著她……」

「呵呵!你敢恐嚇我弟?寶寶跟你沒完!呵呵!」

正因花襲伊在場,羅陽才敢那麼強硬。

他也是看準了花花公子不敢隨便動手,不然,還是要注意一下安全。

「花姐,咱們吃了早餐去辦正經事,不想跟他在這裡浪費口水。」

「呵呵!對的。呵呵!」

無為子也想儘快找出血煞子,然後佔為己有,待修鍊成了狂暴功第三層,再找笑笑妞算帳。

豪門弟弟惹人憐 「你們還愣在那兒幹什麼,快拿早餐來!」無為子呼喝酒店工作人員。

回過神來,酒店員工才又忙了起來。

吃早餐的人分3桌,羅陽和5位老婆,以及花襲伊坐一桌,花花公子和兩位「張靜」同台,無為子等人又是一桌。

看著坐在不遠處的兩個陌生「張靜」,羅陽好奇心越來越大。

本想當場向花襲伊打探清楚的,但明知問了也難以得到花襲伊的正確回答,便先忍住了。

花襲伊可能是開玩笑,說在宏運大隊那個是媽媽,這兩個是女兒。

在羅陽看來,或許這兩個是妹妹,他熟悉的那個張靜是姐姐。

從小至大,可能是由姐姐照顧兩位妹妹,自然姐姐就在別人眼裡成了「媽媽」。

不過矛盾的是,三個「張靜」的年歲幾乎一樣,就算是姐姐也照顧不了兩位妹妹什麼。

聽花襲伊的意思,好像這種「張靜」還不止3個。

但還沒有向花襲伊求證過。

心裡一大堆疑問,沒幾個找到答案的。

左一看,洪佳欣正在默默低頭吃早餐,想起她的事很棘手,羅陽輕輕吁一口氣。

名流追妻也瘋狂 右一瞧,祝子姍和谷家三姐妹的事更麻煩。

個個都是令人垂涎的美人,可是若知道要幫她們做什麼事,恐怕連上帝都會畏縮。

羅陽真心實意已承諾了的,就是要幫洪佳欣找回爸媽。

至於祝子姍失蹤了的爸爸,羅陽也願意幫她打探消息。

谷家三姐妹胸懷大志,羅陽特別怕她們。

不單要讓萬魂宗東山再起,還要幫她們報血海大仇。

換了誰,在這種壓力面前,真的會喘不過氣來。

眼看就要去尋找血煞子了,若真找到了,是否能順利拿到手,依然是個未知數。

機會,羅陽已創造出來了。

只是能否把握好機會,把心愿變成現實,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玉成。

明天晚上就要跟日苯忍者易生步撥打擂台,今日若找不到血煞子,那就回宏海縣。

花襲伊不容易糊弄,稍有大意,便會讓她看穿把戲。

正在心念電轉間,忽然聽見花襲伊的手機鈴聲響了。

花襲伊拿出手機看了看,便走出門口接聽電話。

由此可知,事情非同一般。

羅陽伸長了耳朵,想要偷聽講電話的內容。

電話那頭的人說什麼,在不開揚聲器的情況下,羅陽是聽不見的。

花襲伊若走的不遠,她說的話,只要音量足夠,羅陽能聽見。

不過她好像沒什麼要說的,只在聽電話。

最後只聽她說了一句「骷髏堡的人也來了」。

說完,便走進大堂。

那句話,羅陽感覺花襲伊是故意說的,在他看來,極有可能是說給花花公子等人聽的。

骷髏堡又是什麼存在?

羅陽腦海里浮起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身邊的美人,洪佳欣自然不知骷髏堡的底細。

祝子姍或許知道,但從她一臉好奇可以看出,她也聽到了「骷髏堡」這三個字,只是不清楚是什麼。

再用眼角餘光瞥谷家三姐妹,從她們平靜的神情來看,說不定她們對骷髏堡有所了解。

只是不方便問,羅陽只好先藏起好奇。

吃了早餐,花襲伊說道:「呵呵!也該去幹活了!」

說著,轉頭笑對羅陽和祝子姍。

去不去找血煞子,祝子姍聽羅陽的命令,她向他投去詢問的眼神。

當時羅陽對無為子說血煞子最有可能藏在兩個地方。

一就是祝子姍的家,二則是冰湖下面的祭壇。

現今局面,對羅陽而言並不算壞。

如果運氣好一點,將血煞子拿到手的勝算還是挺大的。

日後想要再輕易進祭壇,則沒那麼容易了。

祭壇里潛藏著的危險比血煞門明面上的力量威脅更大。

如今可借無為子的幫助進祭壇,那方便許多。

經過權衡利弊,羅陽說道:「咱們去祭壇找吧。應該在那裡。」

那個能放出自己影子的惡魔仔細分析道。

Previous article

看到小丫頭不高興了,陸謹之趕緊哄她:「你喜歡這些,我自然要給你準備,現在條件不允許,回頭你就在家了穿,別讓人看見就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