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溫霞的左手卻是白皙無比,好像根本沒有毒水,尤其溫霞懷內的玉佩持續的發熱,溫霞可知道,師門留下的寶物,好像只有等溫霞開啟真正的修真,才能夠徹底被激發。

「我,我的丹田怎麼有一片蓮葉?」溫霞就是一愣,尤其感受到體內那無匹的先天之氣,更是激動莫名。

「楊柏?」溫霞也終於感覺到了,楊柏就坐在身邊,靠在桌子邊,楊柏的臉色很白,一道道靈氣在體內匯聚。

「他,他救了我?」溫霞的衣服都是濕漉漉的,那是剛才靈水效果。溫霞都不管這些,側面看著楊柏剛毅的臉,溫霞有點痴。

「怎麼會這樣,他是怎麼救我的?那個錢川呢?」溫霞一眼掃到旁邊,那是錢川留下的布袋,裡面露出的瓶罐,溫霞就是一愣。

「這是蟲門的藥丸?築基丹?」溫霞一眼就看到玉瓶當中,居然有一枚築基丹。溫霞頓時心中大喜,如果有這枚築基丹,溫霞也會進入築基期。

「都是他做的,他怎麼做到的?」溫霞目光越來越柔,尤其伸開左手,看著新長出的血肉,溫霞內心更加激動。

「他剛才救了我,累了?」溫霞抬起頭來,柔情似水的看著楊柏。銀髮低垂,溫霞輕輕伸出左手,想要喚醒楊柏,畢竟孩子馬上就要醒了。

可是溫霞的手卻停了下來,溫霞看著恢復當中的楊柏,居然慢慢的伸出脖子,朝著楊柏的嘴唇而來。

「別動,你千萬別動,我只要親一口,以後你就是我的!」溫霞可是大姐大,膽子也大,只是卻羞澀無比,這世上還沒有男人能夠被溫霞看上,除了楊柏。

楊柏救了溫霞,溫霞本來就心有所屬,溫霞想偷摸親一口,反正溫霞也會成為修真者,有機會陪著楊柏。

溫霞滿臉通紅,心臟都撲通震天,也沒有什麼經驗,先是死死咬住嘴唇,然後慢慢撅起小嘴。

可就在溫霞馬上要親上的時候,楊柏的眼瞼突然睜開,兩道金光四溢,溫霞嚇得都要尖叫起來。

「你幹什麼?」楊柏也是一愣,溫霞幹嘛撅著嘴。而此時的溫霞,猶如鵪鶉一樣,差點都要鑽地了。

「你,你醒了?」不光是臉,溫霞渾身都紅了。而此時的楊柏也有點傻眼,溫霞的衣服可是濕漉漉的,那身段,婀娜無比,尤其溫霞胸前的玉佩,還散發光芒,就算不用金瞳,楊柏也看得一清二楚。

楊柏是看的眼睛發直,溫霞是羞得低頭。楊柏不動,溫霞也不動。溫霞要知道已經走光這麼久,估計更加害羞。

最後還是楊柏反應過來,咳嗽幾聲,抬頭望天。而就在這時候,身後傳來孩子的哭聲,而溫霞也終於抬起頭來,一絲漣漪在兩人的心中都回蕩,今晚發生的一切,都屬於兩人的秘密。

「趕緊救孩子!」溫霞趕緊站了起來,等溫霞朝著孩子過去的時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太濕了,好像剛才楊柏一直盯著看。

「你,你別看了,趕緊打電話!」溫霞一回頭,依舊碰到楊柏的目光。楊柏也臉色一紅,尷尬無比,可是溫霞卻更加嫵媚,一點都不介意楊柏的目光。

這些孩子都陸續醒來,而此時的楊柏先是給南皖塵打了一個電話。而同時,溫霞也撥通電話,很快整個瑞麗都震動起來,雲雨山莊已經徹底被封鎖。

而等楊柏和溫霞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溫霞臉上依舊是柔情一片,陪著楊柏的身邊,忍不住問道。

「幸虧你是炎黃組的,不然我們沒法出來?那個南皖塵來了!」溫霞露出醋意,南皖塵也長得相當不錯,尤其還是空姐,以後給楊柏來個制服誘惑,想象溫霞就醋意十足。

「晨晨,感謝楊柏叔叔,楊柏,我謝謝你!」南皖塵都要給楊柏跪下,而此時的晨晨已經躲在楊柏的懷裡,害怕的看著楊柏等人。

「好了,都是朋友,沒事了。」楊柏哈哈一笑,而此時的南皖塵激動的看著楊柏,同時來到楊柏的而身邊,輕輕低語。

「楊柏,以後我做牛做馬報答你,只要你需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南皖塵的目光也柔和起來,楊柏臉色一紅,趕緊打了一個哈哈哈,感覺到背後好像有一股殺意。

楊柏簡單跟南皖塵解釋幾句,領著溫霞返回孟卯鎮的時候,而在木家當中,一個人已經重新出現在木家。

木家的祖地是一處古堡,傳承明末時候。此時的木家一片安靜,而古堡的最深處,已經佔滿木家的武者。

只是這些武者紛紛跪倒,前方一名陰鷲無比的老頭,微微閉著眼睛。四周都特別的昏暗,只有一些蠟燭在閃爍。

灰色水晶鞋 而就在這昏暗的大殿當中,大殿之外的夜空當中,突然傳來雕鳴。隨著雕鳴,老者終於睜開眼睛,朗聲說道:「我的兒,終於回來了,這件事,終於能夠解決,木生不會白死!」

老者就是木家之祖,木道正。而木生死在瑞麗,寶格麗公司所有的翡翠都被玉寧公司得到,家族唯一的先天武者徐安華也死在瑞麗,木道正已經徹底憤怒。

夜空之上,居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影子,影子居然是一頭金焱雕,羽翅七八米長,相當的巨大。

而此時金焱雕之上,居然站立一名布衣男子,男子猶如謫仙一樣,長長的黑髮又玉環盤起,男子的目光寧靜而可怕。

這世上居然真有騎雕而來的人,金焱雕盤旋,男子翻轉身軀,從上空飄然而下。腳下寶光閃現,男子的靴子居然也是一件寶物,尤其男子居然背著一把木劍。

「拜見,少主!」這些大殿的武者們,畏懼的看著這名男子。而木道正看到男子從台階而來,更是激動無比。

「白衣,你終於回來,這一次,一定要幫著為父!」 「是嗎?我很丟人?」楊寧冷聲質問,眉頭高高揚起,嘴邊的微笑淬著冰寒。

楊月一見,心中有點虛,但是她也絕對不允許自己向眼前這個女人服軟。

於是她退後一步,撫摸了一下自己卷長的褐色頭髮,紅唇輕啟:「沒錯,處心積慮的攀上安天翔,就拿下這麼個可笑的劇本,要麼就是你寵愛不夠,要麼就是你傻的可憐。」

「我看你就是嫉妒吧。」楊寧懶得聽她一大串的嘲諷,她目光如炬,直接燒融了她層層高壘的自尊,輕易地便站在了她內心最為脆弱的地方。

楊月面色一白,卻還在強撐,她譏笑開口,眼裡只落下了楊寧的譏諷:「嫉妒?我有什麼必要嫉妒你,你知道我現在是去哪裡嗎,我是去風線大秀,幸好我不用參加這個智障節目,不然的話,我豈不是要錯過進入時尚圈的機會?」

風線大秀,聽到這個名詞,楊寧也愣了愣。

雖然上一世她根本一步也沒有踏入過時尚圈,但是也知道風線大秀是時尚圈每年開年最頂級的一場時裝秀。

很多明星會特意前往,了解這一年的時尚趨勢,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的明星都會獲得邀請的,沒有一點人脈和關係,還有自身的實力,就算你去了,那些各種圈子裡的頂級人才根本就不會理你,那就是自討沒趣。

就憑藉楊月如今的實力,她完全不覺得是她自己一個人前往,一定是有人帶著她去刷臉的。

「怎麼,你嫉妒了?」

見楊寧遲遲不語,楊月以為眼前的女人已經被驚得說不了話了,她忍不住站直了身體,眼中的得意又開始肆意起來。

然而楊寧卻不以為意,她掃了兩眼楊月眼中的鄙視,很自然的接話道:「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圈子中的新人沒幾個會了解風線大秀,像她這樣的,更加沒有必要知道了,況且,楊月這麼得意,她就該愈發的揣著明白裝糊塗。

這樣一來,她的那股驕傲感便沒法在她身上體現出來了。

「你,你竟然連風線大秀都不知道!」聽見楊寧的回答,楊月神情猛然變得難看了起來,她指著楊寧的臉,感覺已經要被氣死了:「你這個土包子,怎麼不回村子里繼續當農婦!」

見她惱羞成怒,楊寧覺得頗為好笑,不就是想炫耀卻失敗了,值得她如此的生氣嗎?

不過轉念一想卻也正常,被自己恨的女人搶走了角色,自己嫉妒,卻不能讓對方也嫉妒自己,這種失衡的情緒,想必也令楊月倍感羞憤。

「我可不想回去,你給我的那一身傷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呢。」

收斂了滿身的平和氣息,楊寧冷笑了一聲,雙眼中寒意瀰漫,她所指的那件事,楊月心知肚明。

似乎是被眼前楊寧的氣質所震懾,楊月忍不住退了一步,面色有些慘白。

如果是以前沒有靠山的楊寧,她根本就不會顧慮那麼多,然而如今她卻不得不對楊寧有一絲畏懼。

瞧見楊月的恐懼的神態,楊寧冷哼了一聲,輕笑道:「你放心,我倆的仇恨是血海深仇,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假以他人之手,你我的恩怨清算,我自己來算。」

話洛,楊月明顯愣了一下,她皺起眉頭,聽不懂楊寧在說些什麼,不過她還是聽懂了一點,兩人的恩怨,她不會去找安天翔。

只要不去找安天翔,楊月便沒有什麼好怕的,論起兩人搶角色的實力,她有著盛天,楊寧有安天翔旗下的天華,兩者本就是旗鼓相當。

就算她楊月搶不到楊寧手上的角色,搶一個和她差不多份量的也毫無問題。

意識到這一點,楊月的神情稍稍放鬆了下來,她認真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楊寧,突然感覺到了一份極其陌生的感覺。

回想起以前,楊月神情沉默,忍不住開口道:「你倒是挺有骨氣,以前在村子里,可沒覺得你還是有尊嚴的人,狗被打了會叫,你被打了卻不叫,連狗都不如。」

她的話說的是譏諷,也是實話。

楊寧以前確實木訥,不過那也是往事了,她能以全新的樣子出現,只為了心中的那一份無法抹去的仇恨。

瞧著眼前美麗明艷的楊月,又想起了上一世最後的那一幕,楊寧微微歪頭,藏住神情中要溢出的厭惡,雲淡風輕地點了點頭:「你說的很對,不過接下來,就是你來當狗了,楊月,不是什麼人都能順風順水一輩子,你命里遇見我,那就是命中帶煞,船沉帆落。」

極具有威脅性的話讓楊月心中一頓,她緊盯著那雙沉黯的雙眼,一股寒意從心底漸漸充斥到了每一個細胞之中。

何時……究竟是何時楊寧也有了這樣的氣場,讓她覺得倍感壓力和煎熬。

明明她就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明星,一個農村中的山野村婦,怎麼能壓住她這顆未來娛樂圈的新星。

楊月別開目光,強行穩住了心態,深吸了一口氣,收斂住了驚惶的神情:「是嗎,如果你這麼自信的話,我倒是拭目以待。」

楊寧瞧著楊月在那裡強裝鎮定,心中有些好笑,不過她心中也暗下了承諾,今天的話她總有一天會兌現,她所承受過的,楊月都要去品嘗一遍。

十幾個小時的飛機過後,楊寧和節目組的一行人終於抵達了自己的終點,眾人匆匆忙忙的下車,趕去了將要去拍攝的地點。

期間,楊寧未曾瞧見楊月下飛機,倒不是刻意的去注意,只是覺得有些好奇是誰帶著楊月來的。

既然沒有看到,她倒是也不是很在意了。

當了一天的空中飛人,大家都十分疲憊了,楊寧雖然十分想看看拉斯維加斯的繁華,但是最後還是向疲憊妥協了,拿著東西進入酒店,倒頭就大睡了起來。

然而,覺還沒睡著,手機卻先響了。

楊寧不想接,癱在床上沒有要動的意思,突然,她想起來自己在上飛機前和安天翔打了電話他沒接,現在會不會是他回過來的電話呢? 楊柏返回孟卯鎮,把南皖塵孩子失蹤的事情,溫霞編了一個故事,告訴周芷燕等人。畢竟關於修真門派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覺得芷燕能信?」明天就是在孟卯鎮的最後一天,楊柏躺在沙發上,看著周芷燕等人都在忙乎著,溫霞卻拿著飲料笑眯眯陪著楊柏。

如今玉寧公司擁有雙王玉的消息,已經震撼整個玉石行。公盤依舊在繼續,可是越來越多的人,都朝著溫家匯聚。

周雪玉天天都被邀請,玉寧公司接待無數人。整個玉寧公司憑藉這些翡翠,一定成為最頂尖的玉石商。

周芷燕也幫著周雪玉,現在是沒空搭理楊柏。只是偶爾的眼角餘光,看到溫霞猶如小貓一樣,跟在楊柏的後頭,周芷燕沒好氣的瞥了楊柏一眼。

楊柏一激靈,也同樣笑眯眯的朝著周芷燕走去,趕緊幫忙周芷燕整理一下文件。

「去去,別添亂,回房間修鍊去,你看看你的臉,現在比我們所有人都白!」周芷燕輕笑起來,認識楊柏的時候,楊柏還有古銅色,如今楊柏就是天生的小白臉。

「怎麼說話的?我可是大師,說我,那個什麼紫色天尊就不賣了!」楊柏沉了一下臉,結果卻看到周芷燕根本不搭理,而周雪玉卻嬌笑說道。

「不好意思,已經賣了!」

「什麼已經賣了?」楊柏還在那發愣,溫霞跳了下來。溫霞穿著一件卡哇伊睡裙,相當好開,猶如精靈一樣,飄著過來。

「恩,賣了?你想要?」周芷燕也是一愣,好奇的看向溫霞。溫霞撅著小嘴,相當鬱悶說道:「我還想,聯繫師門呢,師門想要。」

「武當山?不好意思溫霞,我們賣給炎黃組,你也知道這個紫色天尊,對於道家宗教太重要了。」

溫霞聽到炎黃組,頓時就是一愣,掃了幾眼周芷燕和楊柏,終於點了點頭。

「楊柏,我覺得有些事情,我們得告訴炎黃組。」溫霞終於想到什麼,畢竟楊柏得罪蟲門,斬殺了蟲門的長老錢川等人,也救下這些孩子和女人。

「不用,明天我們歡送會結束,我們就離開這裡。」楊柏搖了搖頭,楊柏和周芷燕會先一步返回S市,郎清風都已經買好機票。

「離開?等我有空去塘子村找你們!」溫霞認真點了點頭,而目光卻只看向楊柏。

「你是光找他吧?」周芷燕無奈的看著溫霞,而楊柏又一個激靈,尷尬無比的笑著。

溫家已經張燈結綵,白天傣族流水席,從大門一路延伸整條街。溫天權等老人,特意準備這樣的歡送會。

能夠進入歡送會,都是得到溫家和玉寧公司認可的。而這些人,更是來結交楊柏。楊柏可是雙料石王,只是楊柏捨棄石王的稱號,跟溫天權關心匪淺,眾人都想在歡送會,得到楊柏大師的認可。

也有人想跟楊柏探討賭石的知識,整個流水席,從早上九點,一直鬧騰到下午三四點。楊柏已經喝了無數的米酒,酒氣在體外揮灑,慢慢的被丹田之氣蒸發掉。

溫天權早就喝醉了,能夠認識楊柏,絕對是高興的事情。而那些客人,看到楊柏的豪邁,楊柏大師不愧是大師,千杯不醉。

周芷燕等人也都臉色微醉,畢竟暗中跟不少人洽談,在溫家簽了許多的合同。玉石翡翠都已經押送在武警部門,眾人都能夠放心在這裡歡鬧。

「芷燕,你也喝多了,我們回去休息吧!」楊柏就擔心周芷燕,尤其這個時候,更是覺得周芷燕迷人無比。

客人都逐漸走了,眾人已經都返回溫家別墅當中。而此時溫霞和周雪玉還鬧騰的要泡溫泉,而就在這時候,周芷燕正好抬頭望天,那晚霞的夜空相當漂亮,而周芷燕彷彿看到一個人,一隻雕。

「楊柏,我看到神仙了?」周芷燕揉了揉眼睛,嘴角露出嫵媚的笑容。楊柏能夠陪著來到公盤,是周芷燕最幸福的事情。

「神仙,哪呢?」溫霞正摟著周雪玉的腰,感受到周雪玉那傲人的身段,也暗中比較一下。本來溫霞想摟著周芷燕,結果楊柏猶如跟屁蟲一樣,跟在周芷燕身邊。

「還真有神仙?騎著雕來的,是楊過嗎?」溫霞也愣了一下,不過這兩個人都喝醉了,正在興奮的頭上。

龍鳳寶寶好媽咪 「楊過?楊過算什麼,本董事長,就認楊柏!」周雪玉揉了揉眉心,好笑的抬頭看著天空。

「還真有人?」這一下,周雪玉也傻眼了,而溫家更多的人,都抬著頭,看著天空。

「看什麼看?郎清風,讓這些人統統都離開!」楊柏卻是瞳孔一縮,當然看到站在金焱雕之上,那一身白衣,冷笑不斷的男子。

男子同樣也看著下方的人,尤其看著楊柏。楊柏能夠從男子的目光當中,看到無窮的殺意。

「這個人,是誰?」楊柏的警告聲,終於喚醒溫家其他人。而此時郎清風已經率領青龍衛戒備,而那些溫家的人,也都趕緊報告安保。

溫家的四周突然出現一名名保安員,這些都是溫家特意請來的。這些都擁有持槍證,每一個保安都經過專業的培訓,甚至這裡面大部分都是退伍武警,經歷過戰鬥。

「大小姐!」這些人也都震驚了,看到上空出現的人,尤其那隻巨大的金焱雕。

「戒備!」溫霞酒也醒了,而此時的楊柏已經拉著周芷燕和周雪玉,閃身來到別墅當中。同時郎清風等人都已經守衛門口。

「楊柏,他是什麼人?」周芷燕等人就站在窗戶外,看著下方的一切。而此時楊柏搖了搖頭,異能卻無法看穿這個人,楊柏也明白一些東西。

「這也擁有寶物,修真防身寶物,都能夠屏蔽異能的探查,我的異能還是不夠強大。」楊柏的目光一直都沒有放鬆。

此時上空的男子背著雙手,冷漠的站在風中。巨大的金焱雕突然鳴叫一聲,一股無形的波動,肆虐在天地。

「不好!」這些安保人員痛苦的捂著耳朵,都無法拿出手槍。而此時的白衣男子冷酷的指了指溫霞,而同時金焱雕突然在上空揮動翅膀。

一道道狂風轟然而過,攔截在下面的安保人員,一個個被掃飛出去。上面都已經徹底亂了,溫霞頓時怒目而視,這可是溫家。

「楊柏,交給我了!」溫霞柳眉倒豎,要知道體內出現一片蓮葉,溫霞也有了相當的自信。溫霞嬌斥一聲,猛的一揮手,狂風被柔力挪移過去,同時溫霞一擺手,同樣的震動,朝著金焱雕而來。

金焱雕騰空而起,而白衣男子輕輕一點金焱雕,猶如利劍一樣騰空而起。可這種速度卻詭異的慢,相當的飄逸。

所有人都看到猶如謫仙的男子,凌空而來。男子彷彿從天空走下,金焱雕盤旋消失在上空,躲進雲層當中。

「你是誰?」不光溫霞質問,那些安保人員,剛要重新衝過來。白衣男子突然抬起手來,男子的手腕戴著特殊手串,香木手串,中間鏤空,特殊的手法,能夠出現特殊的嘯音。

這股嘯音突然出現,溫霞就感覺腦海昏沉沉的,要不是丹田內的一縷靈氣,加上師門玉佩,溫霞就已經失去力量。

而其他的安保紛紛倒地,這片別墅區外,就剩下溫霞。而白衣男子看到溫霞,卻淡淡說道:「你就是溫霞,武當內門弟子,不錯。」

男子很冷,同樣卻指向門口的楊柏,依舊淡淡說道:「你就是楊柏,也不錯!」男子的一切都顯得相當的冷,尤其男子的目光好像也擁有穿透力,比楊柏俊美無比的臉頰,終於露出一種魅惑之笑。

「我更滿意這個女人!」白衣男子的目光,卻看向落地窗當中的周芷燕,極度的貪婪,想立刻得到周芷燕。

周芷燕彷彿被毒蛇盯上,雖然這個毒蛇長得好看無比,可是毒蛇依舊是毒蛇。

「你是誰?」楊柏冷冷的說著,而此時的溫霞也反應過來,雙掌慢慢彈起,腳下清風而來,化為太極圖,凝聚陰陽之力。

「木白衣!」木白衣笑了起來,看都不看溫霞。貪婪的目光已經消散,越來越無情。

「你是木白衣?木家真正的少主?蟲門中人?」溫霞終於明白過來,溫霞當然知道木白衣。尤其在YN這裡,木白衣可是天驕一樣的存在。

「你是木生哥哥?」楊柏終於明白,不過聽到木白衣是蟲門中的人,楊柏早就沉了下來,朝著溫霞走去,不想溫霞有傷害。

「木生死了,死在你的手中?」好像死的不是弟弟,彷彿是一條狗,木白衣一點傷感的表情都沒有,甚至眼中閃現譏諷。

「他該死!」楊柏終於面對木白衣,跟木白衣比起來,無論是相貌還是氣息,楊柏都無法比。

「沒錯,很該死,昨天瑞麗的事情,是你們所為?」木白衣居然點了點頭,而此時的溫霞已經徹底反應過來。

「木白衣,你別太過分了,這裡不是你們木家,也不是蟲門。你們作惡多端,小心有報應,這件事,我要稟報師門和炎黃組!」

溫霞相當戒備,修真界的天驕木白衣,降臨木家。要知道這個木白衣,才進入蟲門三年,聽說馬上能夠築基了,蟲門培養的最強天驕。 思及此,楊寧連忙翻身起床,一把抓過了放在柜子上的手機,發現上面的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

她有些失落,又有些猶豫,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按下了接聽鍵:「喂,請問你是?」

「是我啊,程浩。」

聽見這個名字,楊寧心中本能的泛起厭惡,她一點面子都懶得給他,想要直接掛了他的電話。

然而,就在她打算這樣做的時候,程浩卻像是知道一般,趕緊開口攔住了她:「楊寧你別掛,我是剛才在機場看見你們節目組了,所以跟你打個電話,想著一起吃個飯。」

機場看見了?

楊寧對這個說辭明顯不夠相信,她揚了揚眉頭,語調低沉:「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反正你也打電話來了,我不如告訴你,楊月也在拉斯維加斯,去約她吧,還有別喊我楊寧,我跟你不熟。」

翻了翻白眼,楊寧心中嫌惡,她現在暫時還不想處理程浩,不像楊月,這個男人本身就是塊腐朽的枯木,比楊月容易折斷。

「我……現在不是來找她的,我想見見你,真的不行嗎楊寧?」

有點奇怪,楊寧眉頭一皺,覺得程浩今天聽見楊月都不心動了,完全不像是他。

莫非,還真的是自己的魅力讓他折服了不成,非要纏著自己?

這樣一想,連楊寧自己都覺得有些好笑了,她傻笑出聲,讓電話那頭的程浩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楊寧,你怎麼突然笑了?」

「沒什麼沒什麼。」

一看到萬東,吉朋眼中的挑釁下意識的便收斂了起來。對薛文,對王青,他或許還有些不服氣,可是對萬東,他不光服氣,心中更還隱隱的感到有些恐懼。

Previous article

林文道:「我本來就同意的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