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惜這些人依舊是我行我素莫名的楊風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坐火車自己對面大叔脫掉了自己的解放鞋的情景。

楊風不是歧視穿解放鞋的人,因為他也穿過最最最最重要的是對方有一雙汗腳、五六月的天那腳伸出來不時的扣幾下,楊風發誓自己這輩子都忘不了那恐怖的一幕,讓他硬生生的在廁所旁的小過道里站了十幾個小時才算解脫。

沒有素質的人走到哪裡你都會感到害怕,可惜這沒素質三個字用鬼身上就有點不對頭了還是用在一群生前就幾年可以進精神病院那種人就更加不對了,你越是嘀咕議論說不準對方還越是得意呢。

著看馬九英的表妹李嘉玲和冷臉上帶著手帕的大齙牙就沒有這麼無聊,一群奇葩。

搖搖頭,楊風什麼都沒說繼續吃自己的飯只要對方沒有來妨礙到自己就行了、等晚上收了他們,然後等這幾個人的頭七過去后再處理鬼魂和屍體好了。

心裡打定主意,楊風就繼續吃飯不再關注事情。

「這位小兄弟我能坐在這裡嗎?」

這時一個鬼鬼祟崇的人坐在了楊風對面,借著楊風當擋箭牌拉長脖子觀察著那幾個鬼嘴上問著楊風,行動上卻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坐了下來。

這不是馬九英嗎?

楊風剛才還在想能不能碰到對方,結果說曹操曹操就到了,一身唐裝還穿著一件白袍,像是一個醫生,為了能夠方便攜帶一些傢伙,馬九英都會穿著這樣的衣服,將抓鬼捉妖的工具都藏在衣服里。

你都已經坐下了好不好?

楊風嘴角一抽說道,「你隨意,不打擾我吃飯就好。」

說完楊風繼續吃了起來隨便這馬九英怎麼折騰等他折騰夠了再說吧。

得到了楊風的許可馬九英變得更加的肆無忌憚各種借用楊風抵擋視線,弄得楊風直接吃不下去飯拿著筷子盯著他。

一個大男人在自己眼前動來動去,兩隻手各種搖擺你試試你能不能吃得下去。

似乎是注意到楊風那很不爽的目光馬九英擺擺手說道:「小兄弟你持續吃繼續吃不用管我,就當做看不見我就好了。」

我真的很想一腳將你踹出去。

「我靠!」

不等楊風有下一步動作馬九英發現李嘉玲差點看到自己急忙嚇得將筷籠里的筷子拿出來一雙假裝在吃飯夾起一根雞腿大口啃了起來。

李嘉玲確實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擁有特異功能的人感知都比普通人強,當她回頭來一看發現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才轉過身去。

「祝你吃好喝好。」

楊風直接起身離開,馬九英鬆了口氣,絲毫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頭也不回的回答,「好的好的!」

拍拍衣服楊風起身對服務員勾勾手指指了一下自己吃飯的桌子說道:「這是我朋友,我們要在這裡舉辦一場歡迎會等下人會比較多你吩咐下去將你們酒店的好菜都給我來一份。送上去,等著直接找他算賬就行了。」

說完楊風直接抽出一張一百的港幣遞給這人算是小費這還有點狐疑的服務員馬上兩眼放光,驚喜的說道,「沒問題,這位客人你放心好了我們酒店一定會幫您準備好的。」

「記住了,千萬別出亂子不然我們不給錢的。」

楊風叮囑好他,這才轉身離去。

嘿嘿!打擾我吃飯我要你好看只是讓你小子的破費了一點錢應該不算過分,暗笑著楊風走進一側的咖啡廳內點了一杯咖啡喝了起來打算看馬九英如何出糗的,馬九英對此一無所知還在盯梢這些鬼。

剛才他在路上被這些鬼嚇了一跳,一整車的鬼想想都害怕。

至於見表妹的事情先丟一邊,沒注意看相片的他根本沒發現李嘉玲就是自己表妹,要是知道的話估計就不會這麼淡定了。

楊風走了,馬九英為了不讓對方察覺,於是就假戲真做拿著筷子一邊吃一邊觀察。

「你好,先生請慢用。」

這時幾個人推著餐車將一盤盤價格高昴的菜都抬出來一-擺放好。

全職高手 「好好好!」

馬九英也沒注意下意識的點點頭拿著筷子就吃,讓上菜的人愣了一下。

不是說要等人的嗎?怎麼一個人就吃起來了需要這麼著急嗎?

疑惑歸疑惑他也沒有想太多,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錢別人有錢浪費一點不行嗎?等下再點就是了。

「哇,西餐好好吃哦。」

「對啊,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牛肉。」

一群鬼誇張的大叫了起來,手腳並用的他們甚至切不來牛排於是直接拿著叉子叉起來就啃看的馬九英很想笑。

「一群土包子!做鬼都不會漲點見識。」

什麼時候上了這麼多菜連牛排都有那個人呢跑哪裡去了?

馬九英看著桌子上的菜愣了一下,回頭觀望沒有發現楊風的蹤跡,搖搖頭他就拿起叉子吃了起來,心裡還在想現在的人真是浪費,吃不完還點那麼多菜,渾然不知道這是楊風特意為他準備的陷阱。

吃了西餐,一群鬼準備回房間休息,馬九英見狀就起身想要跟上去,結果他才走出幾步就被攔了下來

「你好,先生,你還沒結賬呢。」

「什麼?」

馬九英感覺自己腦子一下就炸開了目瞪口呆的回頭看著一-桌子的飯菜驚愕道:「這不是我點的啊,是一個年輕人,你們找他去找我幹嘛?」

餐廳的人臉色一下就垮了下來,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道:「先生,你別開玩笑了我們都看著你吃了,每一道菜都吃過,剛剛點菜的人說了是你結賬。」

(喜歡本書的書友,可以加我的微信公眾號風水揚。) 「怎麼可能!」馬九英誇張的大喊了起來道:「你們簡直是胡說,我哪有點菜了誰點菜你們找誰去,想唬我門都沒有!」

「先生請別讓我們難做,不然我們要報警了。」

有人想吃霸王餐!

餐廳的人和保安都圍了過來,將馬九英堵在了餐廳之中要麼乖乖給錢,要麼我們報警讓警察請你去喝點茶。

簡直日了狗!根本就是我點的!

馬九英感覺自己快瘋了真的是泥巴掉進褲子里不是米田共都沒人信,自己被坑了!

這個時候還著不出來問題,那他馬九英就應該找快豆腐直接撞死好了。

「多少錢!」

黑著一張臉馬九英拿出了錢包,自己只是來盯梢的而已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你好先生,你一共消費一萬九千」

「多少?」馬九英的聲音差點就將餐廳的天花板都給震得塌下來,指著一桌子飯菜大喊道:「你們坑人啊!以為自己是半島酒店了吧就這麼點東西,要一萬九千?你們怎麼不去搶!」

「噗!咳咳!」

坐在咖啡廳里時刻注意這邊的楊風直接笑噴了,抱著肚子靠在了沙發上這太搞笑了馬九英現在罵娘的心都有了,誰讓你來折騰我的讓我飯都不能好好的吃一頓,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我真的只是想打鐵 折騰人楊風沒那個興趣,不過小小的惡搞一下還是可以的相信這一桌子菜的錢足夠馬九英肉疼一陣子了。

如果我只想愛你 「給!」

看著工作人員拿起電話要報警,保安都已經亮出了自己的肌肉馬九英苦逼的拿出了信用卡,問道:「能不能分期?」

好不容易搞定了餐廳的人,馬九英怒氣沖沖的拿著信用卡坐上了電梯,嘴裡不停的在念叨著。

「千萬不要讓我碰到你!千萬不要讓我碰到你。」

「嘖!心情一下就美麗了起來。不錯不錯,今天的天氣很不錯。」

喝完咖啡,楊風在外面溜達了一圈然後才回到了酒店裡休息。

「沒想到酒店裡會有這麼多鬼!」

這個時候的馬九英正忙著對付鬼,可惜都是一些遊盪在酒店裡的小鬼,殺了也沒有什麼意義。

這樣的小鬼除非是害人了否則楊風都不會多看他們一眼,殺多了反而對自己沒啥好處馬九英不是鬼差也不是陰司他自然不知道這些。

睡覺晚上開工,打定主意楊風拉上窗帘換上睡衣就開始睡覺。

楊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睡覺的時候,馬九英已經誤打誤撞的和自己表妹相認了,並且還取得了自己表妹的支持幫助他抓鬼。

只是相認的途中有一段波折的故事,讓馬九英被自己表妹用特異功能給折騰的夠嗆。

「咚咚!!!」

睡夢之中楊風聽到一陣敲門聲,睜開眼睛,看了看天色已經天黑。

起來打開門看著外面的工作人員問道:「有事?」

還好不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被吵醒,否則楊風非罵人不可。

「你好先生,我們酒店在晚上會在酒店地下室舉辦化裝舞會,你若是有空可以前來賞臉。」

工作人員笑著將這個消息告知楊風,然後去通知其他人。

將門關上楊風回到房間里回憶了一下想起了這個時候那個叫什麼李炳的鬼已經知道自己死了,在今天晚上會在酒店舉辦的化裝舞會上殺人。

結果導致馬九英和他表妹將整個化裝舞會弄得一團亂最後還被酒店的人給扔了出去,既然是這樣,那自己就需要去看看才行絕對不能讓李炳來搞事情。

若是李炳原來的鬼魂殺人就算了,偏偏進入他身體內的魂魄不是他自己的並且還在他原本的性格影響之下變得更加狂暴電影里,這李炳還變成了一隻鬼王最後是藉助煤氣罐炸死的。

想到煤氣罐楊風就有點囧,好多中影里的妖魔鬼怪到了最後都是被煤氣罐炸死可實力強的鬼真不怕這東西殭屍和妖魔還能嘗試一下

煤氣罐還沒什麼楊風甚至看過一部鬼片那才叫一個辣眼睛,女主角將內內套在鬼的頭上將他殺死的。

什麼時候,女人的內衣也能殺鬼了?

廢柴女道士 這一點楊風表示很疑惑,難道是煉製出來的寶貝不成否則哪有那麼大的威力?

只能說有時候你必須要佩服編劇的腦洞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別人做不到。

穿好衣服,拿上錢包楊風就離開了房間搭乘電梯下樓。

來到十一樓的時候他還特意的感應了一下旅行團的鬼都不在房間之中,全部去了舞會其實就是酒店自己開設的酒吧而已只是打上了酒會的旗號罷了,楊風沒有著急前往先來到餐廳點了一些東西墊墊肚子這才前往地下室酒吧。

走進酒吧里震耳欲聾的音樂就傳了出來,震得楊風耳膜很不舒服,老實說他不大喜歡這種地方,比較起來還是KTV更合適,包間里想唱歌喝歌想喝酒就喝酒。

舞池之中大批的人正在熱舞,不少情侶根本不在意他人的眼光擁抱在一起扭動著彷彿要將對方給揉到自己身體里一樣。

「一杯雞尾酒。」

楊風拿出一張港幣放在桌上,示意調酒師來杯雞尾酒調酒師麻利的將錢收下,很快就給楊風調配出來一杯看起來很漂亮的雞尾酒。

抬著雞尾酒,楊風走到了酒吧的角落位置,開始收尋了起來很快他就找到第一個目標。

那個要勵志做一隻偉大雞的女人,本來到酒吧就開始尋找自己的目標,打算賺點外快。

都成鬼了,還想著賺外快簡直想錢想瘋了。

超級劫匪三兄弟正在喝酒搖骰子只是他們的裝扮有點辣眼睛,這個時候楊風本反應過來特么的這是化裝舞會自己卻沒有裝扮。

直接西裝一套就出來己,好在這樣穿的人不止楊風一個還是蠻多的,不然楊風會很尷尬。

「這傢伙。」

很快楊風就看到了那一副吸血鬼打扮的李炳,來到了酒吧內,直接朝著包間里走去對其他人愛理不理。

不能讓這傢伙隨便殺人等下先收了他,其他人可以慢一步這群鬼之中最先發現自己死了的就是李炳,他殺了不少人最後實力越來越強楊風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殺人

「咳咳!」

就在楊風準備前往包間區域的時候,他看到了馬九英和李嘉玲這一對到時打扮的表兄妹,頓時被嗆得不輕。

雖然是化裝舞會,但你們要不要這麼高調?你們這兩個奇葩!

搖搖頭楊風慢慢的來到了包間區域不等他找好位置就聽到隔壁包間傳來一陣很不文雅的聲音。

你們就不能忍忍?舞會才開始呢這就搞上了真不要臉,不能換個地方嗎?

廁所也行啊,那地方折騰起來感覺很不錯的。

在心裡埋怨了一句,楊風走進一間包間關上門等待了起來在他的左邊包間里,一對年輕男女正在忙著耕田而在右邊包間則是李炳的位置。

「哎喲,別這麼猴急嘛。」

在領班的帶領之下幾個女人走進包間里李炳話不說抱著一個就親惹得這個女人嬌笑連連,嗲聲的說著一些讓楊風聽了渾身起雞皮疙瘩的話。

可惜李炳不會給她太多機會,直接抱緊她就開始親兩人頓時滾成了一團。

「哎呀!」

這時馬九英和李嘉玲走了過來,看到裡面的兩人、李嘉玲驚呼一聲馬九英翻了個白眼急忙將門關上走到一旁但讓兩人更加無語的是這個包間更離譜,都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了。

至於為什麼知道,聽他們的聲音就能明白啊。

「呵呵呵!」

李炳和那個聲音很嗲的女人一舉一動都落在楊風眼裡,楊風發誓自己還是有意想偷看的只是要防止李炳殺人而已。

就在這個女人動情閉上眼睛準備享受的時候李炳的模樣變了,露出四顆鋒利的獠牙抬起滿是尖銳指里的手對著女人的肚子就要動手,他想將這個女人的心臟給抓出來。

「碰!!!」

就在李炳想要動手的時候楊風動了!

包間中間的裝飾被楊風暴力的一腳踢飛,李炳一愣看著飛向自己的木板抬起手將木板打飛那躺在沙發上正準備享受的女人嚇得尖叫一聲顧不上自己亂糟糟的衣服和某些露出來的東西,抱著頭就跑讓剛跑過來的馬九英看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是沒見過但這麼大的還是第一次。

不對,現在不是看風景的時候,馬九英慌張的跑進包間里一看,就看到楊風將李炳按在了沙發上,手上有一個亮著的金色八卦對著李炳的腦袋一拍,李炳整個人就軟了下去,鬼魂被楊風收走了,身體就真的成為了屍體。

「你……」

馬九英愣了一下明白過來,原來楊風是同道中人但他很快就怒了。

「你知道你中午坑了我多少錢嗎?」

楊風拿出一個小布偶對著八卦鏡按了一下將依附在厲鬼身上的鬼魂安置在了小布偶之中將布偶收起來,反問道:「那你知道,你的行為直接讓我飯都沒吃完就要離開嗎?」

「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今日居然還連累石兄你…」

Previous article

「該不會,該不會你家顧總裁也在旁邊吧!嘿嘿……」姚瑤一臉壞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