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他們領養李大紅的時候,李大紅已經四五歲了,早就能記事,所以他對自己的遭遇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李大紅從小就很偏激,他們二老慣得越狠,他就越不領情,他們同樣把李大紅管得很死,要走什麼路,要幹什麼事,什麼都已經幫李大紅安排好,李大紅逆反心理很強,卻偏偏和他們對着幹。

他很沉默寡言,基本和人不作交流,非常孤僻。

二老一直只是以爲李大紅使小性子,卻沒想到,到最後,他走上了邪路,竟然殺人!

他們兩個在電視上看到新聞急忙趕過來的,可剛到了的時候,李大紅就被警察給帶走了。

現在只剩下心力交瘁,兩人俱都哭得是泣不成聲。

陳志凡也是心有慼慼焉,李大紅呀李大紅,有這麼好的父母,你還做出這麼禽獸不如的事,你對得起他們嗎?!

自己要帶他們回去,讓李大紅看着他這對可敬的父母懺悔!

而且,他也想到了另一茬,這倆老人或許能有非凡的效果。

李大紅已經被帶回去了,可他這種殺人狂,什麼都不在乎的,要是不配合,一句話都不說,雖然依舊能頂嘴,可還是一件麻煩事。

要是把這二老請回局裏去,可能會對李大紅的心理造成極大的衝擊,不怕他不招供了。

陳志凡也不怕別人說他利用別人,卑鄙什麼的,爲國爲民,把罪犯繩之以法的事,又談何卑鄙?

想到就做,陳志凡走上前去,還沒等他開口,兩位老人看到他一身警服,先是一愣,然後“哇”得一聲,哭得是肝腸寸斷,而且猝不及防的,兩位老人“啪”一下跪在地上,說道:

“警察同志,求求你們放我兒一條生路吧,我給你們做牛做馬都願意。”

可憐天下父母心,陳志凡眼睛有些溼潤,他趕緊上去把二老扶起來,說道:“叔叔阿姨,你們兒子殺了三個人,還綁架挾持人質,已經是罪無可恕,國法無情,他只能去另一個世界還清他的罪孽了。”

兩位老人其實早知道是這麼個結果,可如此殘酷的真相被陳志凡說出來,也讓他們心如刀絞,難以接受。

陳志凡不忍再刺激他們,生怕弄出一個好歹來,趕緊說出了來意:“可我能讓你們去跟他說說話,你們願意去嗎?”

他們頭“嚯”的一下擡起,忙不迭的點頭:“願意,願意!我們願意。”

“好吧,那咱們這就走。”

葉詩瑜那邊只好再次延後了,兩位老人的事情比較重要他實在不忍讓這兩位老人失望。

現在他只想帶他們去見李大紅,功利心卻是淡了許多。

陳志凡警車開得很快,很快就趕上了押韻犯人的車隊,和他們前後腳到達刑警大隊。

犯罪嫌疑人還需要審訊,所以還必須來刑警大隊一趟。

一幫警察押着李大紅進入審訊室,讓他坐在審訊椅上,給他銬上審訊椅自帶的手銬腳銬,就開始審訊他,幾個經驗豐富的老警察,包括廖漢在內,輪番審訊,可果然如陳志凡所料,李大紅一句話都不說。

一副神神叨叨的樣子,也是,板上釘釘的死刑了,他還怕什麼?對一切的無所謂了。

很多死刑犯都是這樣,不交代不是對抗審查,而是已經沒有興趣交代了。

不過當陳志凡把他養父母——二位老人帶進審訊室的時候,李大紅精神、情緒都崩潰了。

他淚如雨下,二老也是抱着他泣不成聲。

讓他們說了好一會話,看二老哭得不像話,這樣下去怕出事,陳志凡把二老帶了下去。

可李大紅很滿意了,他恢復了平靜,最後,李大紅全部交代了犯罪事實,讓警察少了好一通忙活。

陳志凡也終於搞清楚了李大紅爲何會突然就挾持了母女倆,好像什麼都知道似的。 「你在搞什麼鬼!」夜冰依生氣的推開他。

還以為他真的好心幫她打蚊子,可是結果他卻好像在掐她一樣?

隨後,夜冰依看到他的手上居然有一點血跡。

頓時瞪大美眸,他居然把她給掐出血了?有病把他?只是打蚊子,又沒有讓他幫她擠包。

夜冰依不想再看到這個人,狠狠瞪了他一眼,轉身憤憤的離開。

回去的時候,也正好遇到了失魂落魄的上官雲燁。

上官雲燁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連夜冰依向他打招呼,他也沒有聽到一樣。

夜冰依無奈只好跟他一起回家。

回家之後。

本來就心情不好的夜冰依又聽到一個消息之後,就更加不好了。

她居然聽到蛟龍學院的人把她的大哥帝玄御給抓走了,她頓時快要氣炸了!

隨即抄傢伙打算去蛟龍學院要人。

然而剛走出門口,夜冰依又冷靜下來,想到慕容清清和玉寒夕兩人剛才說的話,她想,帝玄御八成是被人給帶走了。

被什麼人給救了。

不過,會是誰呢?

沒過一會兒,她便收到龍王龍后兩人的信。

說是他們把人給帶走了。

把帝玄御給送去了一個地方,在那裡養傷,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她。

夜冰依這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否則的話,胤醒了,她要怎麼向他交代呢?

「該死的蛟龍學院!!你敢打老娘人的主意,我看你是活膩了吧!老娘滅了你信不信!」

夜冰依生氣極了,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頓時那張桌子變成了齏粉。

翌日一早。

夜冰依一行人又來到了比賽場上,今天仍然有兩場比賽。

一場是青魚學院和虎嘯學院的,一場是彩翼學院和蛟龍學院的。

夜冰依也想觀察今天的比賽內容,所以早早就來到了比賽場。

尤其是虎嘯學院的人,他們這些人,今年很是詭異。

她叮囑道:「冷姐姐,你們要小心點,我看這些虎嘯學院新加的學員們,非常不簡單,很詭異。」

「好,我小心一點就是,不過就算輸了也沒有事,就當我先為你開開路了,畢竟我們青魚學院今年能夠拿到這個成績,我已經很滿足了。」冷青竹絲毫不在意的笑著道。

夜冰依點了點頭,也突然笑了笑道:「冷姐姐,你們輸了的話,也不必擔心,我會將他們蛟龍學院的人揍的爬不起來,然後你們再和他們相比,我保證你們輕輕鬆鬆幹掉他們,會成功的晉級。」

夜冰依邪邪一笑,確實虎嘯學院的人力要比青魚學院的實力要強大得多,所以青魚學院輸了的話,也是顯而易見的。

冷青竹聞言忍不住笑了笑,「好。」

她自然也知道夜妹妹看蛟龍學院不順眼,而且也知道自己一旦上場比賽,很有可能就直接輸給他們虎嘯學院了。

輸了之後,今天她們兩方敗的那一方再開始比賽。

如果夜妹妹她們把蛟龍學院的人打得站不起來,那麼她們就可以贏了,成為第五名。

兩人還在說話就看到,虎嘯學院的水碧碧走在一群男子後面,款款而來。 「死到臨頭,居然還笑得這麼燦爛,也是,你也就只能笑到現在,待會哭都哭不出來。」水碧碧邊走,邊騷姿弄首的說道。

冷青竹冷冷的瞪著她,對夜冰依小聲道:「夜妹妹別搭理她,這個女人就是個妖女,真夠噁心的。」

她剛想要說什麼為夜冰依出口氣,卻被夜冰依給拉住,道:「冷姐姐,哪來的噁心的蒼蠅,我們不要搭理,我們這麼高貴的人,什麼阿貓阿狗都要搭理,豈不是要累死了。」

夜冰依又把水碧碧比作蒼蠅,水碧碧瞬間冷笑了一聲,不過她這回看上去,好像並沒有被夜冰依給氣到。

好笑道:「你還是趕緊打聽打聽,今天你們蛟龍學院的這個對手吧,別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那真是太叫人失望了。」

「人家蛟龍學院的人,今年出手的可是有兩個幻夢之境四階的高手,兩個幻夢之境三階,兩個幻夢之境二階,不要以為就憑你一個幻夢之境四階的,就可以對付得了人家這麼多人,你做夢都不可能。

呵呵,我今天就看看你是怎麼被他們掃下比賽台,揍得鼻青臉腫。

哈哈哈,不過真是可惜了,為什麼我們沒有對上呢?否則我也可以親手把你給打趴下。」水碧碧得意洋洋道歉

「可惜?你不用可惜,會有那麼一天的,不過,是你被我被踩在腳底下才對。」

「哼,那我們就等著拭目以待吧。」兩道凌厲的眸子,狠狠相撞,擦出了火花。

隨後,她們這些人各就各位。

接著夜冰依便聽到她們後面有一些被淘汰的學生們紛紛議論道:「你們覺得今天他們彩翼學院會派誰出場?

「我覺得肯定是上官雲燁第一個吧,然後就是這個女人了,你看這女人昨天那彪悍的呀,那是妥妥的女漢子,我覺得她估計比上官雲燁還要厲害。」

「還有接下來就是彩翼學院那個第一公子宮無冥,然後就是南宮離夢,南宮離夜,還有歐陽月兒和歐陽雲姐妹了,不過,他們這些人的身上,就只有七個竹筒。」

「也就是說,代表他們彩翼學院的人,最多就能上場七個人。

所以說他們再換來換去,也就是這些人了,也沒有更高到哪裡去的學生了。」

「不不不,難道你忘了嗎?那天抽籤的時候,那個男人可是堪比龍王學院的夜瑾瀾呢。

但是這個人這兩天也不知道在忙什麼,比賽都開始了,這兩天都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腹黑男的小綿羊 「哦哦,我又想起來了此人!他有可能就是這次彩翼學院的黑馬,想要隱藏直到最後!」

「這個倒是有可能的,不過今天他們彩翼學院要不把他們那位強大的黑馬請出來,恐怕凶多吉少,就要輸掉了呀。」

這些學員們全部都大部分議論的是蛟龍學院和彩翼學院兩者之間的事情。

根本沒有人提起虎嘯學院和青魚學院。

因為畢竟虎嘯學院和青魚學院他們這兩邊的實力,簡直差的太多了,根本不用比,青魚學院就已經輸了。

事實也正如眾人所想。 原來他把他們店裏的監控入侵了,他手機上的一款app可以遠程控制監控,監控剛好拍到陳志凡穿着警服的樣子,所以,他知道事情敗露了,纔會不假思索之下,綁了母女倆,以求能有一條生路。

果然喜歡殺人的人,其實是最怕死的。

忙完這些,已經夜裏快12點了,給葉詩瑜打了電話,知道她沒事,已經回家去了,陳志凡就叫她給他留個門,他馬上過來。

葉詩瑜已經搬出來住了,在市中心的一個高級公寓樓。

陳志凡輕車熟路的到了他家,先是從她那兒收回了給她之後卻沒用上的血源丹丸。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葉詩瑜一直追問那到底是什麼,陳志凡只說是保她命的,其他的一概不說。

他可不敢告訴她真相,哪怕是爲她好,殘酷的真相她也一定不願意聽。

葉詩瑜就和他賭氣,最後自然是一番大戰,讓葉詩瑜滿足到無以復加,才原諒了他。

做那事陳志凡其實沒感覺,誰叫他是殭屍,他身上都沒什麼觸感的,可看到葉詩瑜在他面前欲仙欲死,口不擇言的大叫:好爽、真舒服之類的,他都無比滿足。

能給心愛的人帶來快來,就是他最大的滿足了。

第二天陳志凡神清氣爽的去上班,葉詩瑜卻在牀上動一下都難,實在是陳志凡昨晚折騰的太猛,讓本就煤氣中毒有些不舒服的她更是難受,陳志凡索性就叫她請假在家裏休息。

到了大隊,陳志凡能感覺到周圍的氣氛繼續在悄然地改變着。

經過這次事情,大隊裏的人看他的眼神略有不同,以前他不管多厲害,都還算在正常範圍呢,而昨晚英勇無畏的表現,讓同事們刮目相看,以前是平等的目光,現在,則是帶有一絲崇敬。

剛到辦公室,陳志凡還沒坐下,江如嫣就走過來說道:“羅局通知你去開會。”

就知道你過來肯定是公事,果不其然,這小妮子,難道你們一個星期破不了的案子,我回來一天就給破了,你不應該是崇拜我,愛上我,對我欲罷不能嗎?怎麼還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陳志凡癟癟嘴,答應了下來,江如嫣見他答應,就一下子轉身離開了。

搞得陳志凡鬱悶不已,卻又拿她沒轍。

只能在心裏想找機會要讓這棵鐵樹開開花。

其他他也管不了那麼多,起身,就往分局趕。

中原區的分局和刑偵大隊是分開的,大概隔着有四五百米,陳志凡開了一臺單位的捷達警車趕過去。

邊開車邊琢磨,領導叫開會有直接電話通知,也有像今天是公函傳達的方式傳過來,負責辦公室的江如嫣收到後轉達給自己。

具體是哪種方式,主要是看會議的性質。

前一種就比較私人一點,一般是找你通通氣之類的,基本都是工作範圍內的小事,令一種,就要認真對待了,因爲它一般來說,都很正式,一般還有上級部門的人在場。

陳志凡猜測着應該和李大紅的案子有關,一路想着,就到了分局。

分局可比刑偵大隊氣派多了,十幾層樓高的辦公大樓,看起來氣勢恢宏,院中央豎着的國旗迎風招展,院子裏停着的車都比刑偵大隊多幾倍。

陳志凡來分局的次數雖然不多,但門衛也是眼熟的,何況他還開着警車,所以並沒有被盤問,車子直接開進了大院。

陳志凡下車後,沒做過多停留,徑直趕往會議室。

會議室在哪兒他沒來過,但這也難不倒他,隨便拉了一個過路的警察問了一下,就知道了。

在三樓,陳志凡直接爬得樓梯,很快就到了。

會議室裏面坐了一些警察,警銜不高,是分局各科室的領導,和陳志凡也算是眼熟,互相都打了招呼。

領導還沒到,陳志凡暗暗鬆了口氣,沒遲到就好。

等了十幾分鍾,快九點鐘的時候,人陸陸續續來齊了。

最後到的人,是羅局和一個二毛三的傢伙,陳志凡不認識,應該是市局來人,陳志凡也知道非同小可,要知道羅局也才二毛二,這傢伙看起來才四十多歲,卻已經二毛三了,前途無量啊。

等他們兩個在圓形會議桌的最中央坐下之後,會議就開始了,內容先是按部就班的傳達中央的精神,接着是市局的指示,過了快一個小時,最後纔是李大紅這案子。

“……11?2冰櫃碎屍案的破獲,中原區刑偵大隊是居功至偉的,在局領導,分局領導的堅強領導下,八天,就破了這案子,而據我所知,前七天,還沒查到關於兇手的任何線索,卻在昨天一天,有了極大的進展,直至破案。我們公安系統,雖然提倡集體榮譽,可有個同志的名字,在這裏就不得不提一下了,他就是中原區行政大隊民警陳志凡同志!”陳志凡已經知道這四十幾歲的中年人是市局的辦公室主任吳遠光了,他說完話,其他的人“唰唰”把目光投向陳志凡,嫉妒、羨慕、無所謂,什麼目光都有。

陳志凡按捺住自己止不住狂奔的心緒,儘量做到了面無表情,可微微有些顫抖的身軀,說明了他此時有多激動!

“小陳同志,你這次可是立下了大功,從破案,到緝拿兇手,都是非常的英明果決,成功的挽救了我們公安系統的聲譽,更是讓人民羣衆感受到了我們這塊盾牌,真正的力量!你想要什麼獎勵?”這吳光遠看起來不是一個刻板的人,竟有些開玩笑問陳志凡想要什麼獎賞。

陳志凡“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繃緊身子,半面向左、向右向與會的衆人都敬了禮,然後擲地有聲的說道:“我不敢居功,這案子能得到破獲,都是同事們一起共同奮鬥、領導們指揮得當的結果,所以,我不要獎勵!”

豔骨 “呵呵,小小年紀,不驕不躁,很好。”吳主任看着他,笑眯眯的讚賞了一句。

然後他卻拐了一個彎:“可我把獎勵都拿來了,你要還是不要? 新修真大時代 不要我可給其他人了,來,老羅,你拿着。”

吳光遠把一個暗紅色的小木盒子推向旁邊的羅局那邊,在場的人都笑了。

羅局也很配合,拿着那個小木盒子,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陳志凡鬧了個大紅臉。

這傢伙,玩我呢?

可領導玩你是瞧得起你,很多人想讓領導開開玩笑都不可得呢。 虎嘯學院的甚至連人都沒有上去完,便輕輕鬆鬆直接把青魚學院的人打倒了。

那些青魚學院的人們除了一個她們的大姐冷青竹,幾乎沒有人能夠扛得住虎嘯學院學生們的一招。

看到這樣的結果,眾人都驚訝了一把,可見虎嘯學院的實力強大。

其實以冷青竹的能力也可以多打一會的,但是虎嘯學院卻一下子上來四個幻夢之境四階的,累死她,她也打不過人家呀。

就連靈雀學院的人也震驚了一下。

不明白虎嘯學院里哪裡突然多了這麼多的高手。

而且,他們還有幾個沒有出手的。

他們的實力怎麼提升了這麼多呢?

靈雀學院不得不重新審判虎嘯學院了。

將他們當成強大的對手。

「不錯不錯,今年的比賽真是越來越精彩,越來越有意思了,哈哈哈!」靈雀學院中的一名男子哈哈一笑,他毫不介意對手的強大,在他看來,越強大,越有挑戰性,比賽才會更精彩!

他的眼中充滿著濃濃的戰意。

「四個幻夢之境的四階的高手嗎?」夜冰依也微微驚訝的挑了挑眉,但她也只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並不放在心上。

畢竟別人有四個幻夢之境四階的高手,她們家可是有四個幻夢之境的五階高手呢。比他們還要高,所以她有什麼羨慕的。

要知道金剛降魔杵可是佛門至寶,更是地藏王菩薩昔日的法器,這樣的佛門至寶竟在魔力的注入之下泛起紅光,佛與魔難道也能共存嗎?

Previous article

說完直接將她拉了過來,一把短刀對準了她的眉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