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普西雷多的匕,不知何時又從腳上升起,自主的從頸間向波克刺去。。

波克狼狽不堪,急忙與普西雷多拉開距離。

殺手的攻擊詭計是職業特點,但聞名的普西雷多一直以攻擊強橫為主。從什麼時候起,他的攻擊也變得如此詭計多變起來?

波克回憶起黃德格羅斯對自己的闡述以及自己所見,摸不著頭腦。

而普西雷多同時也在心道:「夜郎這傢伙的攻擊方式,的確很好用的。」

高傲的普西雷多,尊貴的暗影殺手之王,居然會學習一個人類的攻擊方式。還好這只是普西雷多埋在內心深處的想法,並沒有宣告出來。不然還不讓大6炸開鍋?

「啊嚏!」手中茶杯的清茶險些灑在胸口上,夜郎皺眉道:「誰在罵我?」他轉轉眼珠,自語道:「不對。我老人家不得罪人,長的又這麼帥,應該是有人想我才對。對……是有人在想我……」

波克遙遙的和普西雷多對望,剛才那幾秒的功夫,他便和普西雷多拉開了百米距離。冥天宮破損的宮殿大廳,倆人各持一頭。

普西雷多很難得的開口先和波克說話,他那yīn冷震撼的聲音在大廳內來回顫動,話已說出口,但聲音卻久久不得消散。

「sss魔盜,拿出你的本事來。聽說你是神皇最得意的弟子,可不要辱沒了他的名聲。」

這次換波克不說話了。此刻在他的心裡,無論是輝明多斯還是趙炎都算不了什麼。除了黑暗王奧瑪科外,最難對付的敵人恐怕已經站在他的面前了。他除了興奮,多少有些敬畏。

不過他喜歡這種感覺,因為他是波克。神皇的徒弟波克!未來黃宮的神皇波克!未來艾雅大6力量之巔波克!

如果不打敗這個暗影殺手,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成為艾雅大6的力量之巔呢?

波克深深明白這個道理。這一戰,不僅是為了給神皇爭取時間,也是為了自己的榮耀!屬於強者的榮耀!

「冰風暴!」

「雙重冰風暴!」

「多重冰風暴!」

「波之誓言——無盡冰風暴!」

「……」


冥天宮的另一邊,靠近梅帝國的方向。倆個身影站在高聳的山峰,倒也顯得不是那麼孤零零。

為者一身黑sè長袍,臉上菱角分明,顯得十分瘦弱。他身後的人略微肥胖,胸口掛著明晃晃的黃宮徽章。

在他們的眼裡,此刻的冥天宮只是一座巴掌大小的宮殿。而在宮殿前廝殺的黑暗生物和人類,更是連螞蟻大小都不及。

「喬爾大人,到了,我們直接進入宮殿嗎?」

喬爾冷冷的注視著冥天宮,緩緩的向左偏過頭,目光落在勇者同盟軍的營地上。在那裡,有他最為痛恨的人。

「不,我們就在這裡。」

胖隨從顯然有些錯愣,道:「冥天宮的情況看上去並不太好,我們不抓緊時間去幫助波克大人嗎?」

喬爾負手而立,語氣平穩的說道:「難道你認為,英明的波克,未來的神皇波克大人,會需要我們的幫助嗎?」

胖隨從詫異道:「喬爾大人,你的意思是?」

喬爾突然微笑道:「如果你覺得不合適,可以去。或者,直接回黃宮見神皇也行。」

胖隨從汗落如雨,急忙單膝跪倒,道:「喬爾大人!我是你最忠實的奴僕!請相信我的忠誠!」

「我當然相信。所以,就讓我們在這裡欣賞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戰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月sè,皎潔。

高聳的冥天宮已經在人工摧殘下坍塌一半,所有的黃軍已無心進行其它的工作,扎紮實實的堵住宮殿的缺口,和黑暗軍在小面積地段交戰起來。也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把黑暗軍的數量優勢壓制最低。

黃軍的抵抗已經很不錯了。夜已十分深邃,黃軍有三分之一的戰友倒下,但黑暗軍的傷亡卻已上萬。

只是黃軍清楚,一旦冥天宮被破,將他們最後的屏障拿掉,這剩下的一千黃軍就會被黑暗軍用最小的代價給奪走生命。

他們不敢鬆懈,也不能鬆懈!

每一雙驚恐而執著的眼睛清晰的看見,那在宮殿外張牙舞爪的黑暗怪獸和一個個散著縷縷黑煙的詭異身影。

那是一雙雙不同sè澤的眼睛,它們散出不同的光芒。或yīn森、或貪婪、或狂暴、或躁動、或不安、或憤怒的盯著眼前的每一個目標。他們是黑夜的降臨,他們是黑暗的化身。在黑暗王的帶領下,他們將與身具來的黑暗揮的淋漓盡致!

海培因在釋放死亡煉獄后,並沒有隨著普西雷多一同進去,而是指揮向冥天宮蜂擁而至的大軍。。他相信普西雷多的能力,但卻不放心黑暗生物們的鹵莽。在他的指揮和帶領下,無論是攻擊的效率還是己方的傷亡都要改善許多。

俅迪大戰帶走了百萬黑暗大軍,這些黑暗世界的領導者已沒有從前那樣大方了。


砰啪!海培因所在的缺口,終於被黑暗軍給衝破。

一個缺口的坍塌,彷彿一個飽滿的氣球被刺破一個小孔,無數的氣流往外涌,讓這個原本飽滿的氣流變得乾涸,逐漸毀滅。

而冥天宮的實際情況,並不是有什麼向外涌,卻是無數的黑暗生物往內灌。黃軍內部,終於出現了混亂。

海培因抓住這個機會,又向第二個缺口處奔去。他所揮的作用,並不比普西雷多要低。

雖然,波克的手臂已被普西雷多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

一個小時的交戰,倆人勢均力敵。但最終,受傷的還是波克。

看著順著傷口逐漸蔓延的黑煙,波克急忙用另一隻手按在傷口上,無數的碧藍氣流從掌心灌入傷口。。波克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但最終,那黑焰還是被他給止住。

普西雷多輕聲道:「不錯。一般的人,都會砍掉胳膊。」

波克咬咬牙,黑焰的痛苦只有嘗試過才知道,那是由內至外的痛楚,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道明的。

波克有些驚訝,道:「普西雷多,我們同位上位sss級,為什麼你的力量可以壓制住我?」

普西雷多站在原地不動,但波克清楚,只需要一秒的時間,普西雷多就能瞬間來到自己面前。

普西雷多道:「不只是我,無論是梅米梅西大人,還是海培因大人,都能輕易的壓制住你。」

「胡說!」波克有些憤怒,喝道:「我是神皇的弟子!這世界上,還會有誰比神皇更加了解力量?」


普西雷多很從容的說道:「神皇是神皇,你是你。」

如一擊驚雷炸在波克的頭頂,他愕然的向後退了幾步,像身體失衡般會摔倒。。神皇的面容話語突然在腦海里浮現。

突然間,波克萬分慚愧,險些跪倒在地。

憤怒,俗名,**……

「我……」波克捏緊手心,每想到神皇,他便覺得自己連死的心都有了。

「啊!」很難得從優雅的波克身上看見這樣的舉動。普西雷多只是眨眼,波克便來到眼前。但他並沒有急著向普西雷多起進攻,而是詭異的半蹲下身子。

普西雷多並不詫異,只是喃喃道:「是那招么……」


下一刻,波克的聲音直衝屋頂。

「究極之冰!」

嚓!啪啪啪!波克彷彿化身為一塊巨大的冰雕,而此刻這塊冰雕轟然爆破,四分五裂向四面八方炸開。

巨大的威能,直比趙炎那個世界的炸彈。

轟!無數道冰塊,在普西雷多腹前轟然爆破。所造成的巨大波動彷彿告訴眾人,只要被一道冰塊擊中,也休想有活下來的可能。

「果然是這招……」普西雷多小聲念叨,然而他的身體卻在優美的舞蹈。。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一陣陣黑sè的殘影。不知是他度太快,還是殘影的停留時間太長。一個連貫的動作和優美的舞蹈過去,大廳內的普西雷多竟有上百之多。但看的出來,那些都只是虛幻的殘影,正在一個個逐漸的消失。

當所有的殘影消逝,真正的普西雷多又回到了原地,究極之冰也全部釋放完畢。普西雷多微微一笑,這難得的笑容中夾雜著些許得意。

他很清楚究極之冰的分量,自然體會得到從躲避究極之冰中所獲得的快感究竟有多少。

黑焰匕又在掌間轉動,他眼珠微微一動,突然愣住。

他的面前,已經空無一人。

「什麼……」普西雷多詫異道:「他釋放究極之冰,難道只是為了逃跑?」

普西雷多甚至有些獃滯,「這太不可思議了……」

啊啊!

冥天宮的最深處,波克扶在青sè的牆壁上,瘋狂的叫喊。。再一次的狂讓他頭零散,雙眼中也布滿血絲。

這是一間平面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間,房間呈圓形,周圍全是青sè。這間看上去普通尋常的房間其實對於冥天宮而言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此刻波克正在朝南的方向,而他的背後,房間的zhongyang,有一個散著裊裊青煙的巨大魔法石。

魔法石呈不規則形狀,形狀雖然不好看,但質地非凡,只是瞥上一眼,便能感知其內部無法言喻的魔法氣息。

那零零星星的白sè、青sè光點,彷彿在向外界述說這魔法石的內部還蘊涵著另一個世界。

波克現在頭腦雖然膨脹,但卻還清晰的記得神皇的話,也是這次破敵的關鍵。只要啟動這個巨型的魔法陣,冥天宮周邊半里地將會化為灰燼。這樣一來,那些圍住冥天宮的黑暗大軍就會全軍覆沒,只剩下趙炎軍營內的人類士兵了。

只是這魔法陣的啟動,又是波克一人能辦到的?

這也是神皇把喬爾招回來幫助波克的原因。只有合波克和喬爾二人之力,才能勉強將魔法陣開啟。。

神皇常說,設置這個魔法陣,是他成為sk強者以來,做的最大的俗務。

波克雙手按頭,癱軟的坐在地上。英俊的臉龐,早已被猙獰和迷茫所取代。

「神皇是神皇,你是你……」

波克掙扎著,「普西雷多說的沒錯,神皇是神皇,我是我……我之所以做不了許多神皇所做的事,是因為我並不是神皇啊!」

「力量,力量。力量!專心提升力量,專心提升力量……為什麼我不可以!為什麼!」

「啊!我好痛苦!我受不了了!神皇大人,波克對不起你!波克沒能記住你說的話!波克的腦子還是被**所充斥了!」

「啊!啊!啊……」波克雙手抱頭,滾落在地上。

「孩子,現在悔改還來得及……」彷彿一股天籟之音從波克的內心深處響起。他突然一震,瞪圓眼睛愕然的環顧四周。

「是誰?是在和我說話嗎?」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周圍沒有回答。

「是誰?」

周圍還是沒有回應。

「是誰!出來,快出來!」

房間內,鴉雀無聲。

「呼!」波克長長的吐出口氣,他心裡清楚,剛才的聲音不是對他說會是對誰?「撲通」一聲,他迎面向地面倒了下去。他的嘴角,竟露出一絲微笑。

勇者同盟軍營,趙炎負手而立,漠視前方。

里郝帥、阿拉樂斯、艾瑪婭、海倫絲分站趙炎左右,原本許多躺在地上休息的士兵也筆挺的站了起來。前方的戰爭越演越烈,顯然進入了**。這個時候,所有的目光都注視著冥天宮,沒有人的內心能安靜下來。

整個軍營中,恐怕只有夜郎還躲在帳篷內喝茶看書,一股外面打的你死我活也和他沒關係的樣子。



「天劫?」陳文勝驚疑的問道。

Previous article

而這樣磨練的效果也是驚人的,短短三年的時間,葉風接連突破,一舉達到了化悟境巔峯。距離化靈三境中最強的化躍之境,也不過一步之遙。這樣的進步,除了天賦還有葉風拼死的努力之外,更是因爲天品血脈的支持。袁文的實力那般強悍,也是和他的血脈有一定關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