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可惜了,他似乎沒有出彩。

或許沒有像我那樣去拼。

或許我應該教導他一下的。

但是我好像也沒有那個時間。

相互之間也沒有那麼大的機緣。

看著各位,我想,我還是能夠有點機會去激勵大家的,激勵一下大家的工作。

在生活中,永遠有那麼一群人比你更拼!

一次戰備演練,我就看出來了。

也有好長時間沒有提筆寫部隊的故事了。

似乎是失戀的那種狀態影響了我。

也似乎是,生活中確實有很多事情,讓人很難靜下心去做心中想的事情。

上次說到,分手季,在那個燒烤晚會迸發了。

一個燒烤晚會,似乎大家的關係更近了。

新兵之間,新兵和班長之間,似乎更隨和了。

只因為大家,真的很努力,也很快的融入了軍營。

只是大家都很默契的不在提起女友的故事,因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會提起誰的傷感故事。

況且訓練這麼精彩,生活這麼刺激,誰還有時間去想這些。

這個時候,更多的想法,都在訓練上,想著怎麼提高訓練成績。

以前在社會上,不知道天有多高,不知道人的能力有多強,還以為只要自己努力,就會很厲害。

卻不知道在接觸這個軍隊之後,完全改變了自己眼界。

強者如林,現在的自己根本不敢說頂天立地的守護愛情,因為這樣的自己根本就是個垃圾。

在遇到眾多強者之後,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渺小。

愛情,只能是埋在心裡的陽光。

多麼弱小啊,多麼無能啊。

或許是對自己無情的嘲諷。

不!就是在嘲諷自己。

夜,靜靜的掩蓋了蒼穹,只是睡意遲遲沒有來臨。

失戀是大家經常遇見的事情,只不過是有的人早,有的人遲一點。

同樣是失戀有的人心態恢復很快,有的人恢復很慢。

可能是心裡承受能力不一樣吧。

也可能是愛的程度不一樣吧。

再或者是因為實際情況吧。

有的人能夠剋制自己的情感,不輕易的表露出來。

或者可能是被折磨的疲憊了,已經看淡了,或者說看的開了。

霸道首席欺上癮 自然,在那個時候的自己沒有經歷過的情況下,是很難體會那種情感的。

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學到那麼多東西,又有多少是自己經歷的,又有多少是從別人那裡學來的。

都說生活永遠比故事精彩。

因為我們正生活在那些故事中,儘管有的時候故事的主人公不是自己,但是我們依然能夠在這個故事中從各個角度體會到很多感悟。

這些或者就是當我們遇到相同的事情的時候,能夠做出相對比較好的決策。

能夠將不好的影響降到最低。

亦或者是提前排除掉不利的因素,把事態向好的方面推進吧。

雖然是別人的故事,但是我們同樣能夠從中學到很多經驗。做出很多總結。

還有一點就是,學到和做到,其間還相差著一段距離,是什麼?

是自己的能力增強。

在未來的故事到來之前,能夠安然的做好處理他的準備。

並且在遇到類似的問題時候,能夠第一時間做出處理的決斷。

並且使生活繼續。

這是成長的目標,只是在這個過程中要付出很多精力。

失戀的情結,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直接的間接的都有。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倒下!

訓練依然繼續!

只是第二天,燒烤晚會結束的第二天,我們執行了一項任務!

本來是一件很常見的任務!

但是我卻記憶深刻!

鬱鬱蔥蔥是山林,在雨水中,總是那麼新鮮。

似乎在福建就是有著充足的雨水。

這是在北方所沒有的。

不管什麼天氣,我們的訓練從來沒有斷過。

似乎是看到了他們的分手,所以我更加積極的訓練了。

這種事情,雖然沒有在我的身上發生,但是將來誰能說的准。

我所能做的只有不斷的強大自己。

淅瀝瀝的雨水,不算大,但是並沒有影響我們的訓練。

今天我們沒有科目。

是一個任務。

壘觀察所。

新兵這麼長時間了,快要結束了。

在即將結束的時候,自然是有各種考核的。

建設觀察所不是我們的考核項目,是為了我們考核的時候的安全。

在部隊里,這是第一次參加建設吧。

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蓋房子,在其他地方是一磚一瓦。

而在這裡,完全是一袋一袋的。

在霧蒙蒙的雨天里,我們充當了搬運工。

將一袋袋裝的半滿的蛇皮袋,扛到指定地點進行觀察所建設。

其實我也沒有想那麼多。

很簡單的就是,抓住任何一個機會進行訓練。

看著這麼多人,都在搬運,不僅僅有新兵,還有老兵。

本來都是一袋一袋的搬運的。

但是這袋子實在是有點小。

扛著有點不得勁,來來回回,扛著一袋實在是沒有樂趣。

而且有的老兵扛的是兩袋。

果然,老兵就是老兵!

我的榜樣啊。

我要向他們學習。

我也要扛兩袋。

反正衣服已經髒了,再臟一點,也是那樣。

干!

干就完了!

「老兵,你們要快一點啊,這都不夠我們搬的。」

「呵,我們還能比你們慢了?你使勁的扛,我保證供應的上。」

「好,來兩袋。」

「牛逼,給你。」

「我也來兩袋。」

「上吧,兄弟們,看到底是你們快,還是我們快!」

扛著兩袋,唰唰的跑著。

扛到地方之後,直接放。

剛剛開始建設,所以,那個地方的袋子也不是很多。

到處都在用,所以,扛到地點之後,有的是用的地方。

「兩袋不得勁,來三袋!」

「行不行啊,不著急。」老兵還是很關心人的。

但是,我的目的是幹活嗎?

我的目的是訓練!

兩袋還是太輕了,我要三袋!

三袋扛了一趟,感覺不平衡了。

一邊重,一邊輕了。

「給我四袋,老兵同志,你們要快點了。跟不上用了。」

「開玩笑,我還能被你比下去。」

「拿著。」

唰唰,一手提著兩袋,上肩。

開始吧,飛起來。 額!

小胖子說完,方君君頓時表情尷尬的看向陳浩,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陳浩卻是眼睛一亮,笑道:“這倒無妨,你姐這個問題可不簡單,如果你母親認識更厲害的大師,那自然是最好。”

小胖子看陳浩沒生氣,表情緩和一些,然後道:“我媽還有半個小時就到家了,本來我爸爸是不相信迷信東西,不讓我媽這麼做,我媽這次是偷偷請人來,我媽說,這位大師很厲害,能夠元神出竅。”

“真的假的?”方君君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

小胖子道:“這是媽在電話裏說的,我也不知道真假。”

“那真是厲害了,這麼厲害的大師,說不定就有辦法救你姐姐。”陳浩輕手擼貓,一臉笑意。

時間慢慢過去。

正在安坐的陳浩眉頭一動,看向門外方向。

感知中,有一位同道靠近。

嗯,這位同道的法力氣息很微弱,看起來不過五六年道行的模樣。

不過這位同道身上還有一種奇異的氣息,十分詭異。

仔細感知片刻,陳浩眼神閃爍,若有所思。

少時,就有人進門,有三個人,一個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的貌美少婦。一個留着小鬍子,身穿一件灰色長袍,舉止之間,頗有氣度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個十幾歲,身材壯實,滿臉憨厚之相的半大小子。

進屋之後,少婦就客氣的招呼小鬍子落座,讓蘭姨來上茶。

不過小鬍子卻沒坐,而是看向陳浩。

陳浩雖然穿着道袍,卻氣息收斂,平平無奇,別說小鬍子區區數年的道行,就算是他同級別的,如果陳浩沒有可以顯露,也根本無法探知。

小鬍子自然看不出陳浩的修爲,但是他卻能夠感知到陳浩懷中黑貓,身邊公雞散發的氣息。

這不是普通動物,讓他感覺到了極大的威脅。

而能夠把令自己感覺到威脅的動物抱在懷中玩,這個看起來普通的人,也就不普通了。

就在小鬍子斟酌怎麼開口的時候,陳浩起身,笑道:“道友好,貧道長生,有禮。”

小鬍子連忙抱拳:“在下姚封,長生道友有禮。”

“姚封道友來此,也是爲了這個女孩嗎?”陳浩笑問。

小鬍子看了一眼方君君,然後笑道:“正是,方夫人盛情邀請,實難拒絕,不過道友要是……”

“沒,我就是路過,發現了異常,所以過來瞅瞅,沒打算搶道友生意。”陳浩果斷反駁,一臉認真的說道。

小鬍子狐疑的看着陳浩。

要知道幹他們這行的,有不開張則以,開張吃三年的說法,但是那也要遇到有錢人才成,沒錢的,能榨出多少油水?

這方家開公司,住別墅,不是一般的有錢,來之前,方夫人可是開出了百萬天價。

這個不請自來的同道,居然不心動?

你是假的大師吧!

不過人家主動說了,小鬍子自然樂的如此,百萬太多,他纔不捨得和別人分錢。

“如此,多謝道友了。”小鬍子再次抱拳。

陳浩笑道:“無妨,我也是行道天下,增長見聞,這一次發現,也是覺得驚奇,嗯,冒昧問下,道友不介意我旁觀吧?我保證不插手分毫。”

“哈哈,道友說笑了,不過驅逐陰煞邪氣,簡單易爾,道友無需避讓。”小鬍子自信的說道。

之後,寒暄幾句,小鬍子開始給方君君檢查身體。

不得不說,這個小鬍子還真像是那麼回事,他又是羅盤,又是符紙測試,還有各種陳浩都感覺一頭霧水的怪異行爲,而小鬍子卻又一本正經,滿臉嚴肅的樣子,讓方君君大氣不敢喘,十分緊張。

“但是,話說他這是要帶我去哪?”張謙問。

Previous article

「是啊,這天上有掉餡餅的事嗎?就算有,我也覺得不會砸到我們北河衛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