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怕你想不到,絕不會買不到!

這聲勢造,整個咸陽城都轟動了。

這條街上原有的幾家丹藥鋪,頓時人去樓空。

一些要買丹藥的客人,寧可現在就排隊,在地下打地攤坐等一夜,也要買「神丹堂」的丹藥。

韓星很滿意,他看著神丹堂外面等著明天購丹的千人長隊,不由得心跳加快……

帝都還真是富人云集的地方,有錢人太多了!

在這裡,你只要能忽悠,狗屎都能賣得出去,而且還能賣個好價!

他絕對有信心,在短時間內,為師傅籌集一筆巨資,在拍買會上買下那粒「參靈碧血丹」!

「走,接師傳去!」韓星對秦基友道。

秦基友現在對韓星是太佩服了……

在他的心目中,韓星就是個神!

跟著他沒有幹不成的事,甚至連信他得永生的想法都有了! 待韓星與秦基友推開神丹堂的兩扇大門,要去接師傅時,還沒等走上幾步,二人便愣住了……

只見殷天翔與殷凌、妍兒三人就站在門外。

韓星不知道他們怎麼能找到自己,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忙問道:「哎,師傅,我正準備去接你們過來,你們反而到了,你們怎麼找到這兒來的……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

「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都成了這咸陽城的名人了,就連『神丹堂』也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店,我們一路打聽就找到了,韓星哥哥,你是怎樣做到的用兩塊靈石就買個店鋪?快講給我們聽聽……」妍兒一見韓星,就開始嚷嚷起來。

韓星伸手溫柔地摸了摸妍兒的腦袋,看了師傅一眼,嘿嘿的陰笑了一陣子,才一攤手,道:「哦,沒什麼,也就是少花了幾個錢,買個店鋪而已……」

殷天祥一向冷靜,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

他是不相信韓星說的話……

要知道,在帝都咸陽城內,寸土寸金,這麼好的店鋪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弄到的,可想而知,他費了多少心機。

通過沸沸揚揚的傳言,殷天祥早已經知道了事情經過的大概。

至於用二塊靈石就買了個店鋪,而且是對方心甘情願,說給鬼聽才相信。

但他並沒有責怪韓星與俗人動用修真手段,像懲治牛二這種地痞流氓,若是自己遇上了,相信也會這麼做……

和流氓講道理,就像對牛彈琴,必須使用武力。

對地痞無賴而言,你的拳頭大,你就是真理!

但他還是在心裡很驚訝,從未想過,韓星在帝都咸陽城這種地方,居然會把武力用的如此巧妙,以至於敢明目張胆地打人,且不犯王法。

至於以後能不能衍生出麻煩,殷天祥現在沒空去管這些,他現在需要的是,只要能有個安全的落腳地方,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商鋪就成!

像殷天祥這樣的修真人在世俗界不惹事,但也絕不怕事!

他微微一笑,看來,自己挑徒弟的眼光不錯,自己的這個徒弟完美至極,而且能耐非凡。

殷天祥壓抑著心頭的激動,一步步朝神丹堂裡面走去。

越看他越滿意!

「神丹堂」非但是位置好,就連佔地面積也有戰力殿三個大,前有大堂,後有庫房,就連貨架都是現成的,開門就能營業。

更讓他驚喜不已的是,後院有四個倉庫,裡面塞滿了各種各樣的藥材,這些藥材品質還相當高。

殷天祥心中估算了一下,若是有好的丹方,利用這些藥材,也足以煉成一些普通的丹藥。

來這裡的路上,自己己然觀察到,這裡是修真交易的集結地,對丹藥貿易數量需求量巨大,而且交易之頻繁,都遠遠高於自己去過的其它一些城池。

而且,這裡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所有的丹藥鋪都丹藥品種缺乏,所賣的都是一些低級得不能再低級的丹藥。

這樣的丹藥,在修真人的眼中,也就是高級點的藥丸。

饒是這樣,一些錢財實力雄厚的家族和個人,也都一拋千金,去購買這些幾乎沒有靈氣存在的藥丸。

他們是要拿回去子弟服用,以期能夠改變他們的體質,造就有用的人才。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韓星要在這裡開「神丹堂」的目的……

只要能煉出丹藥,那怕是最低級的丹藥,在這裡賣,賺錢的速度肯定比搶錢還要快。

他看了看在商鋪前面坐等「神丹堂」明天開業的千餘人,回過頭來吩咐殷凌道:「幫我收拾出一間房屋,我要做丹室,開爐煉丹。」

殷天祥一刻都不想等……

因為畢竟留給他的時間太少了,距離拍賣會開啟,只剩下了最後三天時間。

能不能湊足購買那粒「參靈碧血丹」的巨額靈石,就看自己能煉出多少丹藥了。

有丹藥就不愁賣!

疏妝 但有一點他不明白,就算在這三天時間裡,自己拼了老命去煉丹,又能煉出多少?

相比購買那粒「參靈碧血丹」所需的巨額靈石,只是杯水車薪!

他不知道韓星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憑什麼說一切都包在他身上?

要知道這小子可是一天丹都沒煉過!

難道他還有別的東西可賣?

不對呀,店鋪起名叫「神丹堂」,那就是說,這裡只能賣丹藥,還能賣褲衩背心不成?

殷天祥越想,越覺得韓星這在件事上不太靠譜,他眉頭緊鎖,心中開始惶惶不安。

見師傅愁眉不展,韓星卻在後面捂著嘴偷著樂。

殷天祥正在胡亂猜疑之時,韓星走了過來,那信心滿滿,笑眯眯的眼神盯得他很是不好意思。

「師傅你不用擔心,還是那句話,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只是我現在需要把全城藥鋪店裡的藥材全部買過來,我有用處,這還需要勞動你老人家跑一趟。」他的臉色很陰險,神色很堅定。

見韓星突然間如此嚴肅,殷天祥有些不明白他什麼意思,道:「買這麼多藥材幹什麼?」

韓星微微一笑,道:「我要這修真街上的每個丹鋪,三天內拿不出一斤一兩的藥材,讓他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無丹可煉。這樣,我們就能一家獨大,每一粒丹藥,至少能賣出比平時價格的十倍以上!」

殷天祥甚至是……驚震!

他絕對想不到,韓星要通過這種釜底抽薪的辦法,來壟斷丹藥市場。

韓星目光深沉,緩緩道:「我算了一下,購買店鋪的二百萬靈石票沒用,用於全盤去收購這些草藥,應該夠用了。」

「若是實在不夠用,每家每戶,只給他們留下一二種量大的庫存便可,我相信,不管煉什麼丹,僅靠一兩種草藥是煉不出來的!」韓星翻了翻眼皮,老謀深算的道。

隨即,殷天祥突然一驚,這個韓星不管做什麼事情,每次出招,都能搶先一步,佔據絕對的先機……

這樣詭異的做生意方式,換做自己是同行,也要吃大虧!

這是在生意場上爭鬥,若是換做門派相爭,一出手就是這樣狠辣的絕戶計,必然會給對方造成無法承受的打擊!

這個弟子了不得!

殷天祥想了想,還是又上了一句:「那為什麼要我親自出馬?」

韓星沉吟了一會,苦笑一聲,道:「我剛才張狂大了,誰都知道我是這『神丹堂』的老闆,親自前去如此大肆收購,他們必然會警覺。」

「而你,則不一樣,別人根本不知道你是誰。另外,所收的草藥,師傅可以用儲物袋把它全部裝進去,若是靠一車一車往回拉,只怕拉上三天三夜,也拉不完,這叫兵貴神速!」他目光深沉,緩緩道。

殷天祥深深點頭,表示贊同。

只是,他剛剛放開有點陽光的臉,又突然收緊……

他臉上布滿了陰影,深深嘆了口氣,道:「我們光有藥材,卻煉不出更多的丹藥,我就是渾身是鐵又能打出幾根釘,可惜了這麼大好的時機,奈何、奈何……」

他不再說話。

從師傅冷峭的口氣中,韓星已然明白了殷天祥所擔心的是什麼……

他很乾脆的直接說:「師傅不用擔心,丹,我自己會煉。」

殷天祥頓時怔住,良久才吃吃道:「什麼你會煉,你跟誰學的?」

韓星很低調的攤攤手,只得解釋,說:「你不是給過我一本丹經嗎?我從那上面學的,只不過是我又參悟出一些能夠批量煉製丹藥的方法,一次成丹千百粒不費吹灰之力,絕對沒有問題。」

他多了個心眼,把《黃帝神丹經》說成了殷天祥授於自己的那本《玄黃丹經》初始篇,對用青銅鼎聚氣成丹一事,更是沒有透露半個字。

青銅鼎太事關重大,他不敢輕易而舉地暴露。

「妖孽……聰明絕頂,自己領悟出來的……」殷天祥心中一陣狂震,吃驚的張大嘴巴,久久合不上去,手開始劇烈的顫抖,險些將鬍子揪下一縷來。

先前還擔心丹藥練不出來,現在,他的一顆心頓時放到了肚子里。

殷天祥接過韓星遞過來的二百萬靈石票,招呼了秦基友一聲,兩人長長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到了門外……

殷天祥走後,韓星也不敢再猶豫,時間就是金錢啊!

他當即也尋找到了一個房間,將《黃帝神丹經》與《玄黃丹經》初始篇抽出,然後將心神沉入其中,如饑似渴的翻閱著,專找自己本次所需要的煉丹方子。

然而《黃帝神丹經》雖好,但對於本次煉丹,卻也不是毫無弊端,因為它上面記載的每一張丹方,都是神級的,甚至是仙級以上的。

這些丹藥,若是煉得出來,拿出去賣,只怕要驚世駭俗。

倒是《玄黃丹經》初始篇裡面記載的,多為一些普通的丹藥,就是這些丹藥,在世俗也是很難見到的。

他又翻閱了一些,女人用的丹藥,特別是有一種叫「容顏丹」的丹藥,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

另外還有一種丹藥叫「駐顏丹」!

這兩種丹藥的發現,讓他突然覺得一座金山倒向了自己……

女人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錢莊! 待韓星與秦基友推開神丹堂的兩扇大門,要去接師傅時,還沒等走上幾步,二人便愣住了……

只見殷天翔與殷凌、妍兒三人就站在門外。

韓星不知道他們怎麼能找到自己,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忙問道:「哎,師傅,我正準備去接你們過來,你們反而到了,你們怎麼找到這兒來的……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

「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都成了這咸陽城的名人了,就連『神丹堂』也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店,我們一路打聽就找到了,韓星哥哥,你是怎樣做到的用兩塊靈石就買個店鋪?快講給我們聽聽……」妍兒一見韓星,就開始嚷嚷起來。

韓星伸手溫柔地摸了摸妍兒的腦袋,看了師傅一眼,嘿嘿的陰笑了一陣子,才一攤手,道:「哦,沒什麼,也就是少花了幾個錢,買個店鋪而已……」

殷天祥一向冷靜,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

他是不相信韓星說的話……

要知道,在帝都咸陽城內,寸土寸金,這麼好的店鋪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弄到的,可想而知,他費了多少心機。

通過沸沸揚揚的傳言,殷天祥早已經知道了事情經過的大概。

至於用二塊靈石就買了個店鋪,而且是對方心甘情願,說給鬼聽才相信。

但他並沒有責怪韓星與俗人動用修真手段,像懲治牛二這種地痞流氓,若是自己遇上了,相信也會這麼做……

和流氓講道理,就像對牛彈琴,必須使用武力。

對地痞無賴而言,你的拳頭大,你就是真理!

但他還是在心裡很驚訝,從未想過,韓星在帝都咸陽城這種地方,居然會把武力用的如此巧妙,以至於敢明目張胆地打人,且不犯王法。

至於以後能不能衍生出麻煩,殷天祥現在沒空去管這些,他現在需要的是,只要能有個安全的落腳地方,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商鋪就成!

像殷天祥這樣的修真人在世俗界不惹事,但也絕不怕事!

他微微一笑,看來,自己挑徒弟的眼光不錯,自己的這個徒弟完美至極,而且能耐非凡。

女配她成了大佬 殷天祥壓抑著心頭的激動,一步步朝神丹堂裡面走去。

越看他越滿意!

「神丹堂」非但是位置好,就連佔地面積也有戰力殿三個大,前有大堂,後有庫房,就連貨架都是現成的,開門就能營業。

更讓他驚喜不已的是,後院有四個倉庫,裡面塞滿了各種各樣的藥材,這些藥材品質還相當高。

殷天祥心中估算了一下,若是有好的丹方,利用這些藥材,也足以煉成一些普通的丹藥。

來這裡的路上,自己己然觀察到,這裡是修真交易的集結地,對丹藥貿易數量需求量巨大,而且交易之頻繁,都遠遠高於自己去過的其它一些城池。

而且,這裡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所有的丹藥鋪都丹藥品種缺乏,所賣的都是一些低級得不能再低級的丹藥。

這樣的丹藥,在修真人的眼中,也就是高級點的藥丸。

饒是這樣,一些錢財實力雄厚的家族和個人,也都一拋千金,去購買這些幾乎沒有靈氣存在的藥丸。

他們是要拿回去子弟服用,以期能夠改變他們的體質,造就有用的人才。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韓星要在這裡開「神丹堂」的目的……

只要能煉出丹藥,那怕是最低級的丹藥,在這裡賣,賺錢的速度肯定比搶錢還要快。

他看了看在商鋪前面坐等「神丹堂」明天開業的千餘人,回過頭來吩咐殷凌道:「幫我收拾出一間房屋,我要做丹室,開爐煉丹。」

殷天祥一刻都不想等……

因為畢竟留給他的時間太少了,距離拍賣會開啟,只剩下了最後三天時間。

能不能湊足購買那粒「參靈碧血丹」的巨額靈石,就看自己能煉出多少丹藥了。

有丹藥就不愁賣!

但有一點他不明白,就算在這三天時間裡,自己拼了老命去煉丹,又能煉出多少?

相比購買那粒「參靈碧血丹」所需的巨額靈石,只是杯水車薪!

只是讓這個男人強行打斷了寶寶的用餐。

Previous article

「你穿上吧。」顧念壓住防彈衣,不讓他脫,「你都受傷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