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去把青雲叫來。”

青雲?

謝文興一時沒反應過來這個鬼名字是誰。

“周成貞。”謝大夫人沒好氣的說道。

謝文興忙應聲是,走了幾步又停下。

“叫他來這裏嗎?”他遲疑問道。

如今家裏關於那晚謝大夫人和女婿共處一室的流言還未散…..

謝大夫人大怒,將手中的茶碗砸向他。

“滾!”她喊道。

謝文興話出口也察覺失言。

“阿媛,我不是那個意思。”他忙說道。

但謝大夫人只是看着他再次伸手。

“滾。”

謝文興只得轉身退了出去。

謝大夫人坐在椅子上閉眼重重的喘氣。

流言。

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會有流言,就跟當年母親爲情殺死別家小姐一般的。

不,還不如母親那個呢。

母親那個流言好歹是兒女私情,而且人人避談。

但現在呢,她這流言算什麼流言?母婿私情?這不叫流言,這叫污衊!這叫羞辱!

謝家的丹主,竟然會被這樣的污衊和羞辱!

謝大夫人擡頭環視四周,佈置擺設一切如同往日一般的富麗堂皇,但爲什麼看起來蒙上了一層灰敗之氣?

…………….

“叫我?”

坐在花園裏,正由四五個婢女擁簇飲酒的周成貞看向謝文興,一面將一把豆子揚起,張口去接。

“哎呀,接住了接住了!”

“哎呀,都接住了,大爺真厲害!”

婢女們大呼小叫嘻嘻哈哈。

周成貞將豆子嚼的嘎嘣嘎嘣響,再看謝文興。

“我現在,沒空。”他似笑非笑說道。(未 完待續 ~^~) 謝文興擺擺手,散座在四周的婢女們紛紛退下。

“世子爺,你打算怎麼辦?”他說道,在周成貞身邊坐下來。

“父親,你怎麼還喊我世子爺。”周成貞說道,“我是你兒子謝青雲。”

謝文興笑了。

“世子爺,你是什麼人,不是一個名字就能改了的。”他說道,斟了一杯酒舉起來,“您和我不一樣。”

周成貞看着他。

“都是入贅,怎麼不一樣?”他似笑非笑問道。

謝文興舉起酒杯跟他碰了下。

“我這種人,是通過入贅來重新投胎,得到更好的人生,所謂投胎就是無路可走不成功則死。”他說道,“而世子你則不是,入贅對你來說只不過是要完成一個目的,你的人生並非只有這一個目的一個選擇。”

周成貞哈哈笑了,將酒一飲而盡。

“那你怎麼能確定我的這個目的不成功則也得死呢?”他說道。

謝文興笑了。

“因爲世子爺您還活的好好的。”他笑道。

周成貞再次斟杯酒,二人舉杯相碰各自一飲而盡。

“世子爺需要多少?”謝文興忽的問道。

“父親能拿多少?”周成貞看着他問道。

謝文興垂下袖子,周成貞將袖子拂下,與他相握。

“世子爺還滿意?”謝文興問道。

周成貞笑着點點頭,收回手。

“多謝父親大人。”他說道,站起身來,“那我去見見母親,看她有什麼吩咐。”

…………….

看到周成貞過來。謝大夫人院子裏的丫頭們都屏氣低頭。

“母親,這家裏可真是有點亂啊。”周成貞邁進門開門見山說道,“這敗壞母親你名聲的話竟然也能傳開。”

“這家裏是亂了。”謝大夫人說道,“所以就要有勞你了。”

周成貞哦了聲,在椅子上坐下來。

“母親這話什麼意思?”他問道,“這謝家不是都是你們丹主丹女的嗎?”

“丹主丹女只是爲了謝家血脈延續。”謝大夫人說道,“而實際上除了血脈。其他的都可以是你的。”

周成貞看着她挑挑眉。

“母親是說…..”他說道。

“生下一個孩子。一個女兒,謝家就是你的。”謝大夫人說道。

周成貞哈哈笑了。

“母親這話聽起來有些等於沒說啊。”他說道,“我既然跟你女兒成親。自然是要生孩子的。”

謝大夫人笑了笑。

“世子爺,你覺得我和大老爺關係怎麼樣?”她忽的問道。

“挺好的。”周成貞順口笑道。

“挺好的。”謝大夫人笑了笑,“是,看起來是挺好的。不過,你知道我們曾經真的是挺好的。”

她說着神情帶着幾分追憶。

“他是我自己選的的夫婿。我對他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三見非他不嫁。”

重生田園貴媛:名門暖婚 周成貞摸着鼻頭哦了聲。

“挺好挺好。”他帶着幾分不耐煩說道。

謝大夫人垂目一刻,再看向周成貞。

“世子爺。我知道雖然她們姐妹兩個長着一樣的面容,但你喜歡的是謝柔嘉。”她說道。

周成貞笑了。

“哦,是啊。沒錯,我是喜歡她。”他說道。“我可沒有遮掩藏着,你知道也不奇怪。”

說道這裏又笑了笑。

他奇怪和在意的只是她知不知道。

“謝家的所有礦山,砂行,金錢,全都給你。”謝大夫人說道,“世子爺,你雖然失去了爵位改了名字叫謝青雲,但我可以保證,你能過上皇帝一般的日子。”

周成貞停下笑,傾身看向謝大夫人。

“那你要什麼?”他問道。

“我只要你們生的女兒。”謝大夫人看着他說道,“只要你和謝柔惠生個女兒。”

周成貞笑了摸着下巴眼神閃爍。

“聽起來,這買賣真是太划算了,我睡個女人,自己爽了,還能撈到一個謝家。”他說道。

謝大夫人神情木然。

“是啊,這真的是很划算的買賣。”她說道,“世子爺覺得怎麼樣?”

她的話說完,周成貞還沒回答,門外忽的傳來亂亂的腳步聲。

“大小姐!”

與此同時有丫頭們的喊聲響起,伴着這喊聲有人衝進來。

“母親你們在幹什麼?”謝柔惠看着他們,面色漲紅的喊道,“你們在說什麼?”

謝大夫人皺眉,周成貞則笑了笑,重新坐回椅子上,饒有興趣的看着她。

“謝柔惠,你幹什麼?”謝大夫人說道。

“我幹什麼?我都聽到了!”謝柔惠喊道,眼圈泛紅,胸口劇烈的起伏,“母親,你們怎麼能這樣?”

“你聽到?你聽到什麼?”謝大夫人豎眉,“你竟然敢監聽監視我?你想…..”

她的話沒說完,謝柔惠就尖叫一聲。

“來人啊來人啊。”她瘋狂的喊道。

來人?家裏的其他人還能隨意的進出她的院子嗎?

謝大夫人念頭才閃過就聽得外邊再次腳步亂亂,七八個人涌進來,爲首的是謝存禮。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謝存禮問道。

怎麼了? 祕製初戀,總裁太薄情 出什麼事了?

這是我該問的纔對!

謝大夫人神情僵硬的看着這些人。

“來人!”她喊道。

那些隨侍四周的暗衛沒有出現。

謝柔惠!

謝大夫人心中一寒看向謝柔惠。

是她搞的鬼!

“太叔祖!”謝柔惠已經喊着撲過去,淚流滿面,“太叔祖,我活不了了,母親竟然和我丈夫密謀要害死我!”

什麼?

此言一出。滿屋子的人駭然。

周成貞在一旁噗嗤笑了,又收起,再次饒有興趣的看着屋子裏的衆人。

“惠惠,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謝存禮喊道。

“我當然知道,難道你們不知道?”謝柔惠哭道,“你們私下誰不知道。誰沒揣測!”

謝存禮等人的神情變幻。視線忍不住看向謝大夫人,以及坐在一旁翹着腿的周成貞。

謝大夫人上前一步,揪住謝柔惠。揚手就甩了兩個耳光。

謝柔惠尖叫着大哭。

“阿媛!你有話說話,打她幹什麼!”謝存禮忙阻攔。

謝大夫人又一口啐在他臉上。

“有話說話?這話說出來就該打死,就誅心!”她一字一頓喝道。

謝存禮面色漲紅,看着抓着自己衣袖在地上哀哭的謝柔惠。

“你沒有做。怕什麼說!”他憤憤說道。

謝大夫人看着他,又看向其他人。

“在你們眼裏。我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她問道。

屋子裏的諸人眼神閃爍,迴避了謝大夫人的視線。

這些無情的冷心冷面的叔伯兄弟們啊。

這就是一直將她高高捧起,一旦有更大的利益選擇就毫不留情將她拋棄的叔伯兄弟們啊。

謝大夫人心內一片冰涼,耳邊是謝柔惠的喊聲。

“來人。來人。”

外邊有顫顫巍巍的四五個丫頭進來跪在地上。

“……大夫人讓大老爺滾…”

“……然後就找來了大爺…”

“…..我聽到說什麼一見鍾情,再見傾心……”

“…..夫人說謝家的所有礦山,砂行。金錢,全都給大爺….保證他能過上皇帝一般的日子….”

耳邊的說話聲此起彼伏。謝大夫人卻覺得忽遠忽近,屋子裏就變的更嘈雜。

“住口住口!”

“傷風敗俗!”

謝存禮等人的聲音也隨之憤怒的響起,伴着謝柔惠的哭聲。

“太叔祖,怎麼辦啊!這可怎麼辦啊!怎麼會這樣啊!”

謝大夫人眼一黑,耳邊的嘈雜散去,陷入安靜中。

…………….

“出什麼事了?”謝老太爺醉意全消,翻身坐起,看着匆匆而來的謝文俊。

“惠惠帶着人堵住了大夫人和周成貞..”謝文俊難以啓齒的說道。

謝老太爺抓起牀邊的水杯砸在地上。

“真是畜生!”他罵道。

“沒想到惠惠她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而且她竟然還控制了大夫人的暗衛,還有那些丫頭們。”謝文俊低聲說道。

“這世上還有什麼是這個畜生做不出來的?”謝老太爺說道,“阿媛呢?”

“大夫人氣暈了,大夫給看呢。”謝文俊說道,“性命無礙,不過,聽說他們要把大夫人關起來。”

謝老太爺看着窗外濃濃的夜色,長長的嘆口氣。

就在這時香草卻貌似有人在耳畔喊她的聲音:“閨女,閨女。丫頭……”

Previous article

越是強者對於面子看得越重,我們給了他面子,那他自然就不會再對我們出手。這也是強者間從不說出口的約定俗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