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即便天亮了,聽說有人發現了九皇子的屍首在枯井裏,她也沒有動一下,依舊窩在寢宮裏。

寢宮裏的人都被她攆出去了。

蕭煌和蘇綰來的時候便看到一個臉色蒼白,虛弱不堪的女人正歪靠在牀上流眼淚。

蘇綰看到她的樣子,心往下沉,武賢妃這樣,分明是君黎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君黎被太子蕭燁帶走了,所以武緊妃纔會臉色這麼難看。

武賢妃聽到動靜,擡頭望過來,看到蕭煌和蘇綰出現,不由得尖銳的叫起來:“你們又來做什麼?”

武賢妃很恨這兩個人,若不是他們把黎帶來,她也不會這麼難過。

那她只以爲蕭燁纔是她的兒子,她又何至於這麼心痛。

蘇綰臉色說不出的難看,走前一步,指着武賢妃冷冷的問道:“我問你,君黎是不是被太子帶走的。”

孽罪青春 武賢妃立刻搖頭:“沒有。”

她這是下意識的舉動,一說完她覺得沒有必要和蘇綰解釋,臉色冷冷的指着蘇綰:“你們給我滾,立刻給我滾,否則本宮要叫人了。”

蘇綰望着武賢妃,一字一頓的說道:“虎毒不食子,你比老虎還毒。”

她說完滿臉譏諷的盯着武賢妃,從前還覺得這女人不錯,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武賢妃卻因爲蘇綰的話,而渾身顫抖起來,她蒼白着手指着蘇綰:“你,你一一一。”

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昏了過去,因爲她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虎毒不食子,她比老虎還毒。

是啊,她比老虎還要毒啊,她眼睜睜的看着自個的哥哥把兒子帶走了,她不是人啊。

武賢妃昏迷過去前,聽到蘇綰冷冽的聲音響起:“君黎一定被永昌候府的人帶走了,我們去永昌候府找人。”

因爲武賢妃似乎想掩蓋什麼,而且能順利的從武賢妃這裏把人帶走,只有太子或者永昌候府的人,既然武賢妃否定了太子,那人一定是被永昌候帶走了。

武賢妃張嘴,想說不要,不要。

婚到濃時,總裁請淡定 可惜她一個字說不出來,而蘇綰和蕭煌也不再理會她,閃身出了寢宮,一路直奔外面而去。

不過他們一行人剛出了皇宮,還沒有去永昌候府,便被王府管家派來的侍衛給找到了。

這侍衛飛快的說道:“世子妃,有一個叫龍靈兒的女孩找到了我們靖王府,說要見你,說你一個朋友受了重傷,讓你馬上去見他一面,若是去得遲了就見不到了。”

“我的朋友?”

蘇綰愣了一下,說實在的能做她朋友的實在是少之又少,會是誰啊。

蘇綰忽地想到之前自己和君黎說過的話,他們是朋友。

難道那個受傷的人是君黎,他怎麼會受傷了,還有這個龍靈兒是誰啊。

“回府。”

蘇綰心急的要立刻回府,身後蕭煌閃身飄過來,大手抱住了她,隨之不滿的訓斥她:“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怎麼聽不進去,你現在不是一個人,是兩個人,行動要小心,不能冒冒失失的。”

蘇綰選擇閉上嘴巴,因爲如若她多說的話,保不準這男人不讓她回去了。

所以爲了儘快知道那龍靈兒說的她的朋友是誰,她什麼都不說。

蕭煌看她不說話,總算滿意的抱着她一路回了靖王府。

一行人並沒有進大門,龍靈兒便在靖王府門前,來回的踱步。

聽到身後的動靜,龍靈兒掉頭望過來,看到身後的街道上飄然而落的數個人,爲首的是一名高大冷魅,仿若謫仙的男子,男子的懷裏抱着一個俏麗動人的女子,兩個人就像畫上的一對壁人。

龍靈兒不禁看得有些呆,直到蘇綰從蕭煌的懷裏下來,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她才醒過神來,飛快的想着,這個不會就是表哥說的蘇綰蘇姐姐吧。

“你是蘇姐姐嗎?”

蘇綰愣了一下,仔細的打量龍靈兒,發現龍靈兒個子不高,明眸皓齒,神容說不出的靈動,和她的名字倒是挺相配的,不過她怎麼叫她蘇姐姐,還這麼親切。

蘇綰正想着,龍靈兒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笑眯眯的說道:“蘇姐姐,你不認識我吧,我表哥羅風你一定認識。”

“你是羅風的表妹。”

“是的,我經常聽我表哥說起蘇姐姐你,所以我好奇便來看你了。”

蘇綰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身後響起一道冷酷冰寒的聲音:“你表哥經常說她什麼?”

龍靈兒立刻笑得無比開心,豎起手指頭說道:“我表哥誇蘇姐姐人長得好看,聰明,而且心好,最主要的是醫術還十分的厲害,我表哥說蘇姐姐是他見過的女人當中最十全十美的女人,沒有之一,只有唯一。”

亂唐 龍靈兒的話使得蘇綰身後的蕭煌臉色越來越黑,原來自個的女人一直被那傢伙給惦記上了。

羅風你給本世子等着。

蘇綰生怕蕭煌發火,趕緊的望向龍靈兒:“你說的我那個受傷的朋友不會是你表哥吧。”

蘇綰心裏有些失望,她本來還希望龍靈兒說的那個朋友是君黎,但現在看來,龍靈兒應該不認識君黎纔是。

龍靈兒聽了蘇綰的話,立刻醒神,着急的開口:“蘇姐姐,你那個朋友想見你最後一面,他受了很重的傷,先被人刺了一劍,然後又被人擊了一掌,現在還發起了高熱,我看他不大好,便問他最後想見誰,他說想見你,所以我來找你了。”

本來她可以來得更快一點,但她對京城不太熟悉,所以摸錯了,才耽擱了時間,現在不能再耽擱了。

蘇綰一聽龍靈兒的話,眼神亮了一下,這人不會是君黎吧。可想到龍靈兒的話,那人受了很重的傷,她又不希望那人是君黎,不過不管是不是,都去見一見,她好歹是大夫,若是有救還是救一救吧。

“你叫龍靈兒是吧,我叫你靈兒吧。”

蘇綰望向龍靈兒說道,龍靈兒立刻高興的點頭,她一笑臉頰上浮現出兩個酒窩,而且雙眸神彩飛揚,靈動異常。

聽到蘇綰叫她靈兒,她說不出的高興,用力的點頭;“好啊,蘇姐姐你就叫我靈兒吧。”

“那靈兒你帶我們去見我那個朋友吧。”

“好,蘇姐姐我們快去。”

龍靈兒想到那個快要死了的人,想想便覺得可憐,還是帶蘇姐姐去見他一面吧,但願他撐得久一些。

龍靈兒說完後,立刻在前面帶路,蘇綰喚了龍靈兒上馬車,自己和蕭煌也上了馬車,三個人坐一輛馬車/

龍靈兒指使前面駕車的侍衛,教他怎麼走。

當一行人在龍靈兒的帶領下趕到龍靈兒所說的地方時,卻發現這座府邸的大門前,被人給阻上了,一隊精兵正從府邸外氣勢洶洶的往裏走,打算搜查這座府邸。

龍靈兒的臉色變了,蕭煌和蘇綰望着她問道:“怎麼了?”

龍爲兒指了指前面,小聲的說道:“那個人便在這座府邸裏,我把他藏在這裏了,可是那些人似乎正搜查這座院子。”

蘇綰掀簾往外看,正好看到前面一隊往裏走的人,竟然是東宮的人,她看得很清楚,那一行人爲首的正是蕭燁的手下親信玉隱。

沒想到玉隱竟然親自帶人來搜查,這說明他們要抓的人是很重要的人。

蘇綰忽地想到君黎和蕭燁的事情,如若這事被蕭燁知道的話,他只怕不會留君黎。

所以龍靈兒所說的那個人,很可能真的是君黎。

蘇綰的臉色一瞬間難看了,伸手便抓住蕭煌的手臂,沉聲開口:“怎麼辦?”

------題外話------

俺決定對君黎好一點,所以靈兒是幹嘛來的,你們懂嗎?他前半生太苦了,那麼後半生就讓他幸福一點吧,還有讓蘇綰擁有一個天長地久的友誼…。 馬車裏,蕭煌卻很淡定,反正就算那君黎死了,也影響不到他,反而是他巴不得這傢伙死了呢,省得自個的女人牽腸掛肚的。

不過君黎若是活着,倒可以用他來對付蕭燁。

蕭煌如此一想,沉穩的問龍靈兒:“這是你家嗎?”

龍靈兒眨了眨眼睛咬手指,小聲的說道:“不是我家。”

“那你怎麼想起來把人藏在這裏。”

這一次蘇綰奇怪了,望向龍靈兒。

龍靈兒吐口氣,聲音越發的小了。

“我就是看這家沒有主人,只有幾個下人守着,所以便把人藏在這家了。”

蘇綰抽了抽嘴角,好吧,這丫頭是個古靈精怪的。

“那你把人藏在哪裏了?我們從別的地方進去看看吧。”

蘇綰飛快的開口說道,這一次龍靈兒的臉色越發的古怪了,好半天才扭捏造着說道:“蘇姐姐,我把人藏在馬廄裏。”

“馬廄裏,”蘇綰已經不忍直視這丫頭了。

蕭煌則臉色說不出的好看,隨之還笑了起來,望着龍靈兒時,臉色好看得多,聲音也溫和了幾分。

“龍靈兒,前面帶路吧。”

“好。”

龍靈兒總算不吭聲了,指揮前面的侍衛把馬車駛到另一條道上,以免被前面的人發現。

蘇綰從這一點上再看出龍靈兒十分的精明,古靈精怪的腦子倒是一點也不笨。

侍衛聽從龍靈兒的話,把馬車駕駛到另外一條街道上,然後龍靈兒從馬車裏閃出來,領着蕭煌和蘇綰二人一路從西北側首的一座矮牆躍了進去。

這裏雖然不是她的家,她卻熟門熟路說不出的熟悉。

蘇綰看得無比的驚訝,同時心裏升起一抹疑雲。

“龍靈兒,你似乎對這裏十分的熟悉。”

“哈哈,是啊,我之前就住在這裏,這府裏不錯,不比客棧差。”

龍靈兒笑眯眯的說着,爲自己發現這麼一個地方感到高興,蘇綰都快要對這丫頭行膜拜禮了,住在人家家裏,和住在自家一樣,不但如此,還省了客棧錢,看,多划算的事情。

前面龍靈兒一邊走一邊小聲的說道:“這家原來應該是京城的一個京官,不過現在他們應該外放出去了,眼下不在京城,府裏只有幾個老僕人,那些老僕人平時負責打掃,對於主屋很少進,所以這便便宜我了。”

其實她倒不是爲了占人家便宜,而是爲了躲避那些來抓自己的手下。

如若她住客棧,肯定很快被他們發現。

先前她出去吃下東西,便被他們發現,一路追着她。

蘇綰伸手拍了拍前面龍靈兒的肩,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靈兒,你太厲害了。”

龍靈兒一聽蘇綰誇她,眼睛立馬亮了,欣喜的掉頭望着蘇綰:“蘇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

那祟拜的眼神,看得後面的蕭煌十分的不悅,伸手拉過蘇綰,冷冷的瞪了龍靈兒一眼,語氣不善的開口:“快帶路。”

龍靈兒想起正事,轉身又在前面帶路,不過一行人剛走到馬廄不遠的地方,便聽到前面有腳步聲,還聽到有人介紹道。

“各位爺,這就是我家的後院馬廄,雖然老爺和夫人不在,但這幾匹馬還養着呢。除了這些也沒有別的東西。”

說話的是這府上的老僕人,年紀有些大了,耳聾眼花的,說話生怕別人聽不到似的,特別的大聲。

玉隱聽了十分的厭煩,因爲主子讓他搜查的人還沒有抓到。

他心情怎麼好。

那個人如若讓他逃出去的話,於主子來說是個麻煩,所以一定要抓到他,最好把人殺了。

可是到現在都沒有消息。

玉隱揮手指了一下身側的兩名手下:“你們去那邊搜一下,不要放過任何一處。”

“是的,公子。”

兩名黑衣手下麻俐的四處查看,然後走到角落處一整排的馬廄裏,馬廄裏總共養着三匹馬,因爲餵養得不及時,所以特別的瘦弱。

再加上馬廄打掃並不是那麼的乾淨,味道特別的濃重。

人一走近,便聞到那股難聞的味道,讓人受不了了。

兩名黑衣手下就差捂鼻子了,不過當着玉隱的面,不敢這樣做,只能硬着頭皮檢查。

不過並沒有進馬廄,只站在外面四處張望。

這兩個人在檢查馬廄,不遠處的龍靈兒和蘇綰等人說不出的緊張,雖然他們是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君黎被抓走。

但如若被這些人發現君黎在馬廄裏,肯定麻煩。

不過如若被他們發現了,他們一定要從他們手上把人搶過來。

蘇綰身後的蕭煌,忽地從地上撿了一枚小石子打了出去,嗖的一聲響。

在馬廄裏檢查的人,臉上神色一變,飛快的擡頭四下張望。

玉隱武功很高,自然聽出先前響聲在什麼地方,立刻一揮手下命令:“走。”

身側數名手下閃身跟着他走了,而那走到馬廄邊搜查的黑衣人也轉身跟着走了。

其實此時君黎便在黑衣人的腳邊,只不過一個在馬廄外面,一個在裏面,只要他們探頭一看,便能看到異常情況。

只是因爲馬廄味道太難聞,他們受不了,所以沒有細看,再加上蕭煌打出的石子,這些人看都不看便走了。

這使得君黎躲過了一劫。

蕭煌和蘇綰等人一看玉隱等人走了,趕緊的閃身過來。

蕭煌沉聲命令虞歌:“快,把人帶走。”

他自己卻離得遠遠的,還拉着蘇綰不讓靠近,一臉嫌棄的說道。

“真臭,太臭了,綰兒,你不要過去了,以免醺到你和兒子。”

蘇綰和龍靈兒二人都站住沒動。

虞歌只好認命的閃進了馬廄,最後一隻手提着君黎衝了出來,若不是極力的忍住。

他都想把這傢伙扔掉了。

不過因爲主子命令了,他只能提着。生怕君黎身上的臭味醺到自己,所以遠遠的離着。

不過一隻手還是避無可避的碰觸到了君黎,虞歌想着,回頭定要洗個十遍八遍的,太臭了。

這一切都是因爲那個叫龍靈兒的傢伙,真是沒事找事做,沒事把人藏在馬廄做什麼。

虞歌把人提過來,蘇綰一看,竟然真是君黎,不過君黎此時氣息虛弱得不得了,而且一張臉潑墨似的紅,蘇綰一看就知道他發熱了。

他受了傷,又發熱,這不是什麼好形像。

“帶走。”

數道身影閃身便走,虞歌只能認命的提着君黎跟着。

一行人其實從頭到尾的速度很快。

待到他們走後,身後還站着先前帶玉隱過來的那個老僕,老僕可憐的眨着一雙昏花的眼睛,努力的想像着先前看到的好像天上仙人的人,難道真是仙人降臨。

他正想得入神,先前離開的玉隱閃身又來了,因爲他帶人去查了一遍後,沒有發現有任何的動靜。

忽地一想,難道自己中了人家的調虎離山計,所以又急速的退了出來。

這一次他自己親自去查。

一查便查到馬廄裏有一處堆得很亂的柴禾,整座馬廄裏都沒有東西,偏這角落裏有柴禾,擺明了有貓膩。

人被帶走了嗎?

玉隱臉色難看極了,掉頭一巴掌朝着身後的兩個手下抽去。

兩個手下頂着臉上的手掌印,一聲也不敢吭。

玉隱衝到那老僕面前,冰冷的叫起來:“人呢,人哪去了。”

“啥,你說啥,拿什麼,官爺,我這裏啥也沒有啊,你想拿什麼啊,我家老爺不在,你讓我拿什麼啊一一一。”

這老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了起來,還以爲這官爺想強搶擄奪呢,傷心不已。

這個青年正是行動三科的行動隊長侯時飛,他和簡正平私下早有聯繫。

Previous article

半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