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千武行的武器是貴,這他也知道,但是花一些錢,就可一箭雙鵰,既能完成任務,又能壯大自己的公會成員們。

蘇白尋思著,這有何樂而不為呢!

「好吧!」聞言,長雲兵極為驚嘆,心想著,蘇哥也太有錢了。

「請問,這把刀,多少錢啊!」而後一番推移,等終於來到大氣恢弘的千武行后,看中了一家店鋪里的一把青色長刀,蘇白當即問道。

「明碼標價,五萬一把!」錐子臉的店夥計一愣,隨即傲然不屑的喝道,「我說小子,你買的起嘛!」

「在這青風城內,能買的起我家店鋪里的武器的人,可是極少,你小子看起來就是窮光蛋一個,就別在我店門口擋我財路了好么!」

聞言,蘇白大怒,「麻痹,錢老子有的是,但白爺今天就偏偏不在你這裡買,艹你特么的!」

求推薦,求收藏。 有些時候,簡單粗暴比拐彎抹角來的更有效。

江南今天已經做好了「捨生取義」的準備,真的見到秦素衣之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既然如此,何必絞盡腦汁,把腦細胞用在如何進去這個問題上。

只要這個保安把這個消息傳遞過去,只要秦素衣知道有江南這麼一號人,那就肯定沒問題。人嘛,都有個好奇心,秦素衣肯定好奇江南為什麼來找自己,只要她好奇,那就有機會進去。

……

仰頭挺胸的說完這句話,江南心裡直突突。當然,他並沒有把這種情緒表現出來,仍是泰然自若的盯著保安。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一種難以捉摸的目光。有點難以置信,又有點驚訝。敢在這直呼秦素衣大名的人,要麼就是找死的,要麼就是腦子有病,不然的話就是自己惹不起的角色。

眼前這個少年,怎麼看也不像前兩種。

「你…認識衣姐?」保安面露狐疑,弱弱的問了一聲。

從他這語氣當中就能聽出來,他心裡也沒底,這樣就好辦了。江南裝B的揚起嘴角一笑,用下巴點了點他,「不用問那麼多,你只要把話帶到了就行。」

保安皺起眉頭,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那你等下。」說完,轉身走進崗亭跟另外一個保安攀談起來。兩人說了幾句之後,這保安那出對講機說了幾句話。

江南站在外面凍得夠嗆,但是還得保持一身霸氣,雙手插在口袋巍然不動,只有風把髮型吹亂的時候,才伸出手攏兩下。

等了有兩三分鐘的時候,江南鼻子都凍紅了,走到崗亭前敲了敲玻璃,不耐煩的說:「怎麼回事!你們就是這麼招待客人的!」

那保安看了一眼,剛想回話,對講機里突然傳出一個聲音。

江南站在外面,聽不清楚,但他知道這句話肯定是關乎著自己能不能順利進去。

保安聽過之後,放下對講機迅速走了出來。在江南面前站得筆直,敬了個禮,朗聲道:「先生,實在抱歉,不知道您是衣姐的貴客,讓您久等了。這是我們的職責,希望您能理解,我們只是…」

「行了行了!」江南凍的都開始哆嗦了,哪有時間聽他廢話,大手一揮,虎著臉說:「別墨跡了,趕緊的。」

「好!」保安重重地回了一聲,立刻打開欄杆放行。

走進去的時候江南才有些後悔,原來裡面還有很長一段路,早知就開車進來了。他稍微留意了一下,這條小路兩側的樹上,竟然掛著不少攝像頭。想想也知道這些肯定是實時監控的。江南只能忍著冷意,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以表現自己的淡定…

往裡面走了近五分鐘的時間,眼前豁然開朗,如同看見了世外桃源。

前面是一個一眼望不到頭的莊園,一圈都攔著欄杆,前方是一扇頗為恢弘的大門,門口依舊有人把手。不過跟之前的保安不一樣,這扇門旁邊的人都穿著一身黑西裝,站得筆直。

江南走過去之後,這兩人話都沒說,只是點了點頭頭,就把大門打開。

進來之後,首先是一個碩大的噴泉,哪怕是到了冬天,依舊啟用。兩側都是花壇,也不知是怎麼保養的,裡面的花花草草依舊茂盛。再往裡面走,就是幾棟錯落有致的超大別墅,基本上都是三層高,其中最高的是一棟五層的洋房,猶如鶴立雞群矗立在群樓中。

饒是見過大場面的江南,也不禁要四下端詳一番。以前只是聽說過紅公館的排場很大,卻沒想到有這麼大,每一棟別墅門前都鋪著一條紅地毯,門口也有人專門把手。

正看著,突然從旁邊走來一人,穿著白襯衫黑馬甲的美女。看這服裝大概是服務人員,但看這相貌身材,都能抵得上模特了。美女禮貌的笑笑說:「是江南先生吧?」

「啊啊,是。」江南回了一句。

「請跟我來吧,衣姐已經在等您了。」說著,美女抬手指向五層高的洋房,抬腿向前走去,在前帶路。

江南又轉頭環顧一圈發現,整個莊園中,不時有「黑衣人」走動,想來都是秦素衣的手下。紅公館更可以算是秦素衣的老巢,這裡的安保工作絕對做的很到位,至少不會像明街市場一樣,說被人抄就被人抄…

走進洋房,更是金碧輝煌。完全是古典歐式的裝修風格,寬敞的一樓擺放著各種精緻的擺件,兩側的旋轉樓梯向上延伸,中間一個碩大的水晶吊燈搖搖欲墜。

江南都忍不住抬頭掃了一圈,要不是旁邊有人,他都能發出一聲「哇~~」的驚嘆。這個地方大概是他所見到的最富麗堂皇的了。

在美女服務員的帶領下,一路走上了五樓。每一層樓幾乎隨處可見「黑衣人」,但卻沒有見到傳說中的技師和任何一名客人。

可以見得,這棟洋房不是服務場所,應該是秦素衣「辦公」的地方。

五樓的布局跟其他樓層不一樣,小了不少,只有一個房間。美女服務員把江南帶到了門前,微笑著對他輕輕點頭就轉身離開。

發出淡淡光澤的木門靜靜等待有人敲開。

「叩叩叩」江南抬手輕輕敲了敲門,傳來清脆的響聲。從這聲音中就能判斷出這扇門所用的木頭絕對不是低級貨。

旋即,房間內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進來。」

江南微微閉起了眼睛,深吸一口氣,雙手扶在門上,緩緩用力將門推開…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這個盈海黑道傳說中的女人終於出現在江南眼前。

映入眼帘的是一間闊綽的辦公室,裡面所有裝飾極盡奢華,包括沙發、桌子、酒櫃、地毯,江南一眼就看出來這些都是名牌。

而坐在一張長桌後面的正是秦素衣,看見江南,她從容的微笑著站起來,移步從桌後走了出來。步履輕盈,腰肢微動,從身上散發出一股勾人心魄的氣息。

秦素衣將長發盤起,一根玉簪從發間穿過,盡顯端莊。極盡美色的臉龐略施粉黛,身著一襲低胸露背的黑色禮服,裙擺開叉開到了大腿根,大方的露出一條潔白如玉的美腿,甚至一坐下就能看見裡面的丁字褲。

江南懵了一下,突然有點窒息的感覺。說實話,自己見過不少美女,哪怕是身邊的王子、萬里、莫一然、黃蕭然等等也都是頂級絕色。但跟眼前的秦素衣根本沒得比。

倒不是說長相差了多少,而是這種由經歷變來的氣質以及多年位高權重所養成出的氣場。上述那幾個人往她旁邊一站,完全就是小孩子。

將美麗、端莊、妖艷集為一身,成熟知性而又霸氣凌人。

這,才是真正的女人! 「什麼?」一愣,那慘白錐子臉的店夥計,當即是驚愕無比,看著蘇白神情,如此認真堅毅,他那嘲諷的神態,也瞬時萎靡了許多。

「唰!」

而也就在這時,忽然蘇白手心一晃,從自己的系統儲物空間當中,便是拿出了整整十萬金幣,放在了那店夥計的眼前。

「馬德,睜大你特么的狗眼仔細看看,白爺可不差這點臭錢!」

說罷,蘇白等人,立即轉身而去。

「嘖嘖……這……,公子,都是小人不識抬舉,還請公子留步啊!」

一看,店夥計當場懵逼,嚇得作嘔,隨即畫風一變,極度犯賤起來。

「留你大爺!」

蘇白罵了一句,照舊遠離了這家店鋪。

「唉……都怪我這張臭嘴,送上門的大好生意,硬是就被我這麼說沒了,那公子,可真是有錢,唉……」

看著蘇白還是離開了,店夥計悔恨無比。

……

而後,隨著眾人跟隨蘇白,又來到了好幾家售賣武器的商鋪,依舊是沒有看中合適的時。

忽然蘇白無意間,抬頭一看,在那不遠處,一處明亮璀璨的商場走廊之下,一個書寫著凌霄閣的古樸典雅的商鋪,是頓時吸引住了他那澄澈的目光。

隨即一愣,而後他帶著眾人,皆是來到了哪家商鋪之前。

「有人在嗎?」而後一看,發現那不大的凌霄閣之內,無論是櫃檯還是稍裡頭,都是沒人,蘇白當即問道。

「來了來了……」

聽得呼喊聲,隨後那裡屋,走出了一位身穿淡紫色勁裝的妹子,當即他呼喊道。

只見他眸若寶石,肌膚賽雪,烏髮三千,猶如瀑布垂落,掛在纖細腰際,瓊鼻挺翹,唇若巧小粉桃,嬌小身材,卻有股非梵谷貴的氣息,讓人著迷,脖間掛一淡藍色珠鏈,皓手則帶有一串紅色瑪瑙手串。

精緻五官,猶如仙子之容,動人氣息,極為靈動清麗。

而他約莫小蘇白幾歲,名叫凌依依,這凌霄閣,便是他的店鋪!

「公子,你要買武器么!」而後凌依依笑道。

「嗯……有什麼品質高的,都可以儘管推薦!」蘇白一看,也是瞬時被眼前紫衣妹子的這股清靈氣息,給怔住了,隨即問道。

「有……!」凌依依當即歡喜道「公子,這把日炎刃,做工精良,又具有強悍的火屬性力量,削鐵如泥,落髮而斷,乃刀中精品,只要五萬金幣,即可收入囊中!」

「日炎刃?五萬金幣!」蘇白一愣,看著確實不錯!

「你們幾個,誰有看中的么!」而後,蘇白對姚寶他們幾個問道。

「……」

等過去片刻,當姚寶、狄峰、秦鑫、長雲兵、唐雨麟、羅撒他們六個,都是面面相覷,心中暗自打量了一番。

隨後無一人表明態度,一愣,看著眾人無色,忽然狄峰說道「蘇哥,我要了!」

「好……」聞言,蘇白也是欣賞狄峰這種果斷氣息。

「小姑娘,你這裡還有其他武器么,都一一給我們推薦一下,只要有合適的,我們就會買六把!」蘇白接著道。

「公子,我可是這裡的老闆娘,你可不能叫我小姑娘,否則,我可不願意招呼你這樣的客人!」凌依依忽然嗔道。

「好好好……老闆娘……」蘇白笑。

「嗯……公子,實話告訴你吧,我這凌霄閣,售賣的,都是武者到武士兩大星級所使用的武器!」

「方才,給你推薦的那把日炎刃,便算是我這閣里的上品了,既然你現在還要買五把!」

「那我就索性,把我這店裡其他上品武器,全部給你拿出來,讓你的朋友們,一個個的挑選如何!」

而後,一笑,凌依依道。

「行……」蘇白說。

而後,一番推移,凌依依拿出了上十件各色精品武器。

一愣,眾人也就開始挑選了起來。

「老闆娘,請你把這五件,給我們說說他的特點和名字吧!我的朋友們,總體覺得,這五把還算不錯!」

隨後一番商討,總結了各自的意願后,蘇白道。

「嗯,沒問題!」凌依依隨即靈動笑道。

「公子,這把是斬冥鐵、」

「……雙龍金鋼錘……!」

「……開山靈斧……!」

「……流星風雲槍……!」

「……破空鞭……!」

「嗯……聽你這麼一說,的確都是上品武器!」而後一番推薦,蘇白也是動容道。

「你們幾個,都感覺如何!」一愣,蘇白接著問道。

眾人一怔,又是一番面面相覷,而後那秦鑫,忽然說道「白哥,我就要那雙雙龍金鋼錘吧!」

「好!」

「那你們幾個呢!」

「蘇哥,我看上了斬冥鐵!」長雲兵道。

「蘇哥,我覺得流星風雲槍,適合我!」唐雨麟道。

「蘇哥,開山靈斧,我覺得不錯!」姚寶道。

「白哥,我喜歡破空鞭!」羅撒最後一個的道。

「好,既然大家都選定了,那我就買咯!」

蘇白笑,接著問道「老闆娘,這五把武器,加上此前的日炎刃,總計多少錢啊!」

「嗯,給你打個八折吧!二十八萬金幣!」凌依依道。

「二十八萬?」蘇白一愣,還是有點心疼的,「好,我這就付給你!」

說罷,靈識一震,蘇白便憑空拿出來了,整整二十八萬金幣,放在了櫃檯之上。

「公子,真是爽快之人,依依好久沒有碰到像你這樣的客人了!」一看,凌依依笑道。

「依依?」蘇白一愣,倒是沒有理會其他的,而是好奇起了眼前這位清麗少女的名字,「老闆娘,這莫非就是你的名字!」

「嗯……我姓凌,名依依,公子你姓甚名誰,既然今天咱倆做成了這麼大一筆生意,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是朋友,肯定得知道對方的名字,你說是吧!」

凌依依一愣,靈動可愛的道。

「哈哈……」蘇白聞言,笑了,「我叫蘇白,蘇軾的蘇,李白的白!」

「啊?……」聞言,眾人無比懵逼。

一愣,蘇白頓時哭笑不得,心想這李白跟蘇軾,都是地球人,這武極大陸上的人們,肯定是不知曉的了!

「額……甭管那麼多,你只需記住,我叫蘇白就行了!」蘇白而後轉移話題的道。

「哦……」拉長語調的答應了一聲,頓時,那凌依依,也是覺得蘇白很是與眾不同。

……

「叮!宿主您好,您成功完成了,帶六名公會成員,購買武器的隨機支線任務!」

「接下來,您可開啟寶箱,免費隨機獲獎一次!」

「牛逼!」

喬西延和湯景瓷已經到了沂水小區,一下車,喬西延抓著她的手,就往電梯口走。

Previous article

「真沒想到遠古地下城福利這麼好,死了還有墓地埋葬!」李潔對墓地沒什麼興趣,只是站在邊上看了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