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副將有些詫異:「可韓統領那裡……」

「他那裡如何,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閔長樂神色格外冷淡。

「韓葉這人自負,而且又極得陛下看重。」

「他往日里行事其實是極為謹慎的,只是這一次他不小心在行宮裡放跑姜雲卿,讓得陛下震怒失了聖心,而且這麼長時間又一直沒有姜雲卿的蹤跡,所以他才急躁了一些。」

韓葉不是那種特別衝動的人,閔長樂跟他相處時間不長,可是卻能看得出來,他在為人處世上面其實是十分圓滑的。

只是因為這段時間魏寰那邊連連催促,而韓葉這邊又一直沒有半點姜雲卿的消息。

韓葉怕失寵於聖前,怕因為辦事不力所以失了魏寰的聖心和看重,所以才會急躁之下有些亂了方寸。

之前韓葉當眾在城門口訓斥童雲奎的事情他也聽說了,再加上今天這一遭,韓葉分明是滿腹心思都放在了抓捕姜雲卿的事情上,卻是忽略了身邊的其他事情。

閔長樂本就一直有取代韓葉的心思,更想跟他爭奪在魏寰心中地位。

他跟韓葉不同,韓葉只是單純的禁軍統領,可是閔長樂跟魏寰除卻主僕關係之外,他還曾經是魏寰的入幕之賓,也是他豢養在公主府內,曾經十分寵愛的男寵質疑。

閔長樂不甘於只是男寵,而且他的目光一直盯著「皇夫」的位置。

可是他也知道,魏寰的心思難定,對他更除了床上那點恩愛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感情,他想要讓她封他當皇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能拿到足夠讓魏寰心動的資本。

比如,皇宮的禁衛之權。

再比如,整個皇城的兵權。

也就是說,韓葉本就是他想要剷除的目標之一。

更別說韓葉還長著一張不錯的臉,說不定哪一日就能得了魏寰的眼,閔長樂怎麼能夠容忍?

魏寰為人狠辣,而且也容不得背叛,閔長樂自然是不敢對韓葉下手,可是在旁看看熱鬧,看他人心盡失,對於閔長樂來說卻是樂意至極的。

「這韓葉,在計敏德他們的事情上聰明的厲害,算計周全,可是對於自己人時,卻是半點都不曾留意。」

閔長樂說話時候臉上露出抹嘲諷來。

韓葉剛才心思不在這些人身上,所以未曾留意他們,可是閔長樂卻是瞧得分明,在場的這些禁衛軍就算沒有對韓葉生出異心來,怕也是因為他的冷酷無情而寒了心。

有些事情不能起頭,一旦起了,之後就會猶如種子落在心中,隨著時日一天天的紮根成長,總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

到了那時候,韓葉也就沒了資格,再來當這個禁軍統領。

而他想要對付韓葉,也是輕而易舉,魏寰更是瞧不上這般沒用的東西。

閔長樂本就不是什麼心善的人,之前多問一句也不過是因為想要給韓葉挖坑而已,見著韓葉自己跳進去他高興還來不及。 「不是不讓你來嗎?」顧念聲音雖可卻帶著明顯的氣惱。

一見著他,就站起來使勁兒的拍了下他的胸膛。

楚昭陽默默地瞥了眼顧念身後的床:「他都多大了,你還跟他一起睡。」

「還不到三歲呢。」顧念抗議道,「你幹嘛總跟他爭啊,他還小呢。償」

多可憐啊,時不時的就要被楚昭陽怨一下。

楚昭陽撇撇嘴,顧念又說:「你快回去吧。」

這男人,怎麼就學會了半夜偷摸進門這一招了。

「你跟我回去嗎?」楚昭陽非但不走,還往前進了一小步,貼近了顧念。

宣生六記 顧念想往後退,楚昭陽直接按著她的腰便把她按進了懷裡。

顧念想也不想的說:「我才不跟你走呢,你快回去。」

楚昭陽抿了抿唇,啞聲問:「你捨得讓我獨守空房?」

「你再裝可憐也沒用。」顧念雙手抵著他的胸膛把他往外推。

楚昭陽眼裡光芒一閃,便將顧念打橫抱起。

顧念嚇了一跳,趕緊圈住了他的脖子。

「你放我下來啊。」

「噓!」楚昭陽低頭,雙唇幾乎要貼上她的唇,「別把小米糕吵醒了。」

軍政聯姻 他低啞著嗓音,帶著氣音,將他燙人的氣息一同灑進了她的唇中。

顧念的唇燙的厲害,不自覺地抖了起來。

這男人,怎麼開始耍無賴了呢!

「你趕緊走就沒事兒了。」顧念小聲催著。

楚昭陽卻在黑暗中沖她挑了挑眉,一言不發的就把她抱到了門邊。

「我騰不出手,你開門。」楚昭陽低聲說。

顧念:「」

把她放下來不就行了?

「不開我就一直抱著你。」楚昭陽勾了勾唇,「反正我抱得動。」

「」顧念咬著牙說,「可我要睡覺。」

「那就直接睡,我也在這兒睡好了。」楚昭陽淡笑道。

顧念:「」

「行啊,那你把我抱回床上去。」顧念下巴微微一揚,笑的像只賊狐狸似的。

楚昭陽嗤笑一聲,抱著顧念轉身就往洗手間走。

顧念:「」

她還真是鬥不過他了!

紫臺行 「我去開門!」顧念氣道。

楚昭陽這才滿意的把顧念抱回去。

顧念開了門,就被楚昭陽抱出去,又小心的把門關上后,楚昭陽便腳步飛快的抱著顧念沖回了自己房間。

他的房間門沒關,進去之後,楚昭陽腳一勾,就把門關上了。

聲音稍稍有點兒大,顧念心虛的不行,就怕老爺子或者老太太聽見聲音上來看。

「你這就是做賊心虛,正常關門,誰會懷疑。」楚昭陽好笑的看著她。

這丫頭,膽子小起來真是什麼都怕。

「你還說!」顧念氣的捶他。

要不是他,她能這麼心虛嗎?

「好,我不說。」楚昭陽把她放到床上,「我做。」

在話音落的同時,楚昭陽就吻上了她的唇。

「這是我從小便住的房間。」楚昭陽突然貼著她的唇,輕聲說道,「住到了18歲。」

顧念微微一顫,感覺便不一樣了。

想到他小時候便住在這裡,住了18年,頓時便多出了一份歸屬感。

這陌生的房間都變的親切。

「所以,你是在我從小便住著的地方,被我要著。」楚昭陽低喃,薄燙的雙唇慢慢的從她的唇瓣往下滑,在她柔軟的肌膚上,四處點火。

顧念渾身燙的不行,被他吻得發顫,脖子不自禁的後仰,幾乎是頭頂抵著枕頭了。

「少年時我住在這裡,怎麼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我會在這張床上要著我女人。」楚昭陽喃喃的說,唇已經貼上了她那幽幽之處。

「」顧念雙手猛然抓緊了身體兩側的床單,「昭陽別說了」

「好。」楚昭陽溫聲道,磁啞的嗓音裡帶著如溫水一般的笑,「只做。」

可顧念卻並沒有因此輕鬆到哪裡去,伴隨著他的動作,她總是不自覺地就想到,楚昭陽少年時候的樣子。

想到他的臉也曾青澀,躺在這張床上不知道幹什麼,或許是在看書,或許是在想事情,或許,是在看某種動作片。

不知道,有沒有在這張床上想起年少的悸動,做些自己解決的荒唐事。

「想什麼呢?」楚昭陽對她的走神有點兒不滿。

「想你啊。」顧念趕緊說,被他撻伐的有些重了,「在想年輕時候的你。」

她的憾事,大抵就是沒有早些遇到他,見到他年少或年輕的時候,又在如今他們都已成熟時,卻又分離三年。

這麼想著,顧念雙手便不禁緊緊地抓住他的肩膀,握著他肩上因用力而微微隆起的肌肉。

這更加動了情的樣子,讓楚昭陽控制不住自己,便將自己的力量全都釋放出來。

如猛虎出閘,催打著嬌花。

把顧念撞成了一灘水,嬌艷又無力。

雙唇微微開啟著,露出裡面一小節白白的牙齒,口齒內一抹櫻色若隱若現。

臉頰的酡紅就像喝醉了酒,嬌艷的醉人。 如今好端端的,他怎麼可能會去當那個爛好人,提醒韓葉?

閔長樂看了眼身邊有些茫然的副將,直接說道:「這些人都是禁軍中人,是韓葉的手下,連身為統領的韓葉都不在乎他們的命,他們生出點異心又有什麼奇怪的。」

「再說韓葉跟我們血鷹軍一向不來往,而且一直覺得我們是暗地裡的鷹犬,丟了軍伍之人的顏面。」

「他都看不起咱們了,你又何必去多事。」

「說不定你提醒他了,他回過頭來還覺得是我們血鷹軍在從中挑事,到時候反咬你一口,說你挑撥他和他那些屬下的關係,血鷹軍有意插手禁軍之事,有逾越之舉,你擔當得起嗎?」

那副將聞言瞬間就明白了閔長樂的意思,低聲說道:「大人說的對,是我多嘴了。」

「行了,走吧,咱們還有事情要做。」

「那個姜雲卿也不知道到底躲到什麼地方去了,按理說她如果真要回大燕,定然會選擇儘快離開才對,否則等陛下安穩住朝中,而邊關四處也全然布防之後。」

「到時候舉國搜捕她,她哪裡還能逃得掉?」

無論是魏寰還是韓葉,亦或是閔長樂,都覺得姜雲卿不可能藏在赤邯境內,等上一年半載風平浪靜之後再離開。

可她若是要走,邊關是必經之地。

安和那邊一直沒有半點消息,中州這邊也未曾出現過她的身影。

所以……

姜雲卿他們到底躲到哪裡去了?

閔長樂臉上帶著些沉凝之色,想了想后說道:「等一下出城之後,你去一趟最近的城池,去那邊打探一下消息,看看最近有沒有什麼比較奇怪的人出現過。」

他頓了頓,想起之前韓葉和那個副統領說過的話,又繼續道:

「那個姜雲卿擅長易容偽裝,查的時候除了年輕女子之外,一些年輕的男人還有年老的婦人也不要放過,只要是路線朝著中州而來,身份但凡有半點疑點的人,就通通先拿下,別叫姜雲卿趁機跑了。」

韓葉抓不到姜雲卿,勢必會失寵於聖前。

若是他能拿住那個元安郡主,將她送回皇城的話,到時候陛下定然會對他另眼相看!

閔長樂吩咐完后,身旁那副將就連忙道:「是,統領。」

閔長樂吩咐完事情之後,就直接翻身上馬離開,而那副將和其他那些血鷹軍的人跟著一併離開。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後,長街之上就只留下那些還在遭受懲罰的禁衛軍動手責打的人,街面上能聽到不絕的的慘叫聲,而留下來執行杖責的那些禁衛則都是個個臉色慘白的站在一旁。

看著已經被鮮血染紅的地面,可遭受不住刑罰已經斷氣的那幾個人,那些剩下的禁衛軍的人只覺得連骨頭縫裡都透著寒意。

他們的統領,可真是心狠至極。

……

這邊的事情紛紛擾擾,皇城來的那些人中已然出現了分歧,閔長樂和韓葉之間更是面和心不和,這些東西都被留在不遠處的大燕的探子看了個清清楚楚。 那雙唇被他吻得那麼飽滿,透著如玫瑰花瓣似的紅。【鳳/凰/更新快請搜索//ia/u///】

楚昭陽情不自禁的吻堵住她的唇,伴隨著一起攻掠雙城。

顧念疲憊的兩條腿都不停地打顫,差一點兒就要抽筋兒了償。

手放上去,都能感覺到明顯的顫抖,像是剛爬過高山,自己都無法控制。

這男人,就不知道收著點兒!

她都不知道,他全力起來竟然是這樣的。

誰知,楚昭陽竟還說:「我還沒敢用全力。」

顧念:「」

行行行,你厲害,行了吧!

可能是顧念那咬牙切齒的表情實在是太明顯,楚昭陽綳不住笑了。

探手道:「我給你按按。」

「不用。」顧念趕緊說,生怕又被他按出事兒來。

「就單純的給你按一下,你想什麼呢。」楚昭陽揶揄她,已經按了過去,「是這兒嗎?」

「喂!搞什麼?」

Previous article

不一會兒,又考核完了五十二位考生,結果不出長老們的意料,這些重點推薦來的考生就是牛叉,出了不少二品三品的天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