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進屋,兩個女僕就走上前,殷勤的幫我脫下外套,並且朝我道:“太太,進屋先喝口熱湯吧,先暖暖胃。”

這服務還挺周到的,於是,我就走到餐桌邊把湯喝了。

妖花 這湯味道不錯,就是顏色很綠,彷彿是什麼綠葉菜打出來的汁。

喝完湯,女僕又告訴我姜逸晟在茶室喝茶,問我去不去。我說累了,就先回客房休息。

哪知,我還沒躺下,姜逸晟就氣憤的把門推的哐噹一聲,“秦可兒,你不會打算和我領證第一天就吵架吧?”

看到他發怒,站在他身後的倆個女僕嚇得一哆嗦,統統不用他喊,她們自己跑了個沒影了。

“我怎麼是要和你吵架啊?逸晟,你脾氣好大。” 心淡如水,愛如潮 我發現他豎眉瞪眼的樣子,莫名的讓我畏懼,彷彿他變了個人似得。

姜逸晟看了我許久,慢慢的深呼吸了幾下,情緒緩和下來,“不是我脾氣大,是你惹我的。就算你要休息,也該是去我們的主臥!”

他這樣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對不起啊,我習慣了,居然忘了這碼事。”

其實,雖然和他結了婚,可太快了,我有點接受不了。之前還恨得死去活來的,他的主臥和書房我都沒去過,現在突然進去,可不是有點唐突嗎?

他何等聰明,一下就看穿我了,深嘆一口氣,走到我身邊,將我抱進懷,“你是我的老婆了,我這個人都是你的,何況這些身外物?以後在這或是公司,無論哪,你都是主人,隨意出入。”

我心中一暖,他確實信任我了。我也選擇信任他吧,擡頭朝他問道:“逸晟,我明白了。不過,我想問你一件事。”

他褐色的雙瞳微轉,“如果是問文翰死沒死的事情,我想,我剛纔已經回答你了。”

他是指的那句‘瘋狗的話不要信嗎?’

“好!我信你。”

“你要是真的信我,就不會說這幾個字了。”他有些寵溺的伸手摸了摸我的頭髮,隨後估計是摸到了假髮,嘆了口氣,“你這頭髮快些長起來啊,不然我着不舒服。”

“我短髮很難看?”

“不,很美。”

“那你不舒服什麼?”我詫異的問他。

“因爲,我看着會心疼。”他輕輕將我的頭按在他肩膀處,“可兒,以後再別說什麼離開我的話了,我受不住。”

我輕“嗯”了一聲,幸福感又回到了我身上。

——

中午吃過午餐,盛男就來了。我一看見她來,就望向姜逸晟,他朝我揚了揚脣瓣,“我讓她來陪你的,下午我要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怕你一個人在家無聊。所以,讓她來。”

我對他這樣的安排很滿意,朝他笑了笑,就起身去迎接盛男了。

盛男進屋一看到我,就跑過來,一把抱住我,“嗚嗚嗚,可兒,昨天你嚇死我了。”

“咳咳。”姜逸晟咳嗽了兩聲。

盛男這纔回過神,鬆開我,朝他那邊鞠躬打招呼,“姜董中午好。”

“嗯。以後別見面就抱我老婆,我會吃醋的。”

“姜董,我是女的。”

“可你打扮像男的。”姜逸晟放下手裏的茶杯,冷冷道。

盛男忙轉過頭,對我做了個鬼臉,輕聲道:“你家男人,簡直就是霸權,虧你受得了。居然這麼快就嫁給他了,你想清楚沒有啊?”

“咳咳。”姜逸晟又在那不滿的提醒了,“盛男,你既然知道我是霸權,如果敢再在背後說我的壞話,後果自負。”

後果自負四個字一出,盛男就驚嚇的嚥了咽口水,朝我可憐巴巴的看過來。圍史宏扛。

我就朝姜逸晟那邊不滿的掃了一眼,“這可是我閨蜜,你這樣我可生氣了。”

姜逸晟被我一說,朝我做了個麼麼噠的口型,然後見我笑了,才起身朝女僕伸手,女僕忙把他的外套拿給他穿上,他就走到我跟前,把盛男拉開,抱着我,當衆吻了我一口,溫和道:“乖乖在家等我,晚上給你份驚喜。”

“什麼驚喜啊?”

“說出來就不是驚喜了,傻瓜!”他寵溺的捏了捏我下巴,隨即又親了一口才離開。

他一走,盛男就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喘氣,“可兒,也就你能頂得住他這嚇人的氣場。快快,說說你和他是怎麼突然就合好了?並且又突然結婚了?” 那一天,年輕的治安官及時趕到了被人舉報發生異常情況的地方。

治安官的名字叫青,而這也是青第一次目睹如此凄慘的場景。

當青才剛跨入那扇房門時,她就聞到了屋裡傳來的血腥味。

這讓她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她躲避著屋內燃起的火焰,細細查看著周圍的情況。

很快青就注意到了,屋內躺著一個被斬斷身子的少女。

青皺了下眉頭,她本來還想檢查下那少女是否還活著,但看著少女身上那觸目驚心的傷口,於是青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她把視線從少女身上移開,查看著屋內是否還有其他受害者。

「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呀…」

青這麼吐槽著,她很難想象躺在地上的人究竟經歷了什麼。

而就在這時,正當青想要呼叫增援的時候,躺在地上的少女突然抓住了青的腳腕。

這著實把青嚇了一跳,她出於本能的踢開了少女的手,一臉警惕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少女。

不過,青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意識到眼前的少女還沒有死去。

所以,青立刻就蹲下來,握住了那少女的手。

「救救我…求你了…」

「千萬不要失去意識,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青回應著那少女,即便那少女不這麼說,青也會救她,因為這就是青作為治安官的職責。

青一邊安慰著少女,一邊為少女止血,以防她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去。

可是,少女的傷口實在是太大了,青根本就止不住血液從傷口切面出流出。

也是因為這樣,青才有些緊張了。

如果少女就這樣在青眼前死去的話,青心裡一定會烙上難以消解的自責感。

青知道這種傷勢是自己處理不了的,所以她打算叫醫生過來,搶救這名少女。

而少女又一次打斷了正要呼叫增援的青,她緊緊握住了青的手。

「求你了…不要叫其他人過來…我不想死去…」

聽少女這麼說,青皺了下眉頭,她不明白少女為什麼要阻止自己呼叫增援。

為什麼不讓我叫其他人過來,難道這傢伙是身負重罪的惡人嗎?

可是,這傢伙看起來也不像是那種人吧,那為什麼要阻止我呢?

青這麼想著,她搖了搖頭,決定一邊安撫著少女,一邊呼叫增援。

「沒有醫生的話,你會死的,這是為了你好呀。

好了,在醫生來之前,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你務必要挺住。」

「不…不要醫生…求你了…把我的下半身拿過來…和上半身拼到一起…

那樣的話…我就可以…」

青的話讓少女的情緒變得激動,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猛烈地咳嗽起來。

「求你了…」

少女再一次握緊了青的手,這麼祈求著青。

「好好好,放輕鬆啦,你說什麼我都會聽的。」

為了安撫下少女的情緒,也為了不讓少女由於過於激動而暈倒,青就答應了少女的請求。

青把那少女的上下身拼在了一起,輕嘆了口氣,她並不認為這樣做會讓傷口癒合。

青覺得,那少女之所以會這樣說,只不過是因為害怕失去下半身,所以想要從自己這裡尋求安慰罷了。

但就在此時,讓青感到詫異的事情出現了,那少女的身體自從拼在一起之後,傷口斷裂處的肌膚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

轉眼間,青就看不到那少女身上的傷痕了。

「這怎麼可能?!」

對於眼前發生的不可思議的景象,青眨了眨眼睛,以確認自己沒有出現幻覺。

「求你了…不要讓其他人發現我…」

就在青驚訝時,少女說出了這句話,而少女說完這句話后,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青見少女一動不動了,於是伸出手,探了下少女的呼吸,確認她並沒有死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傢伙的身體能瞬間癒合啊?」

青感嘆著,但她並沒有聽從那少女的話,她依舊認為少女應該去看醫生。

而在這時,青卻聽到了樓下傳來了許多車輛熄火的聲音。

這異常的響動讓青放下了少女手,轉而起身看向外面,發現樓下來了許多黑衣人。

樓下的來者個個神情嚴肅,他們穿著青從來未見過的制服。

而青從他們手中拎著的大小工具來看,他們似乎是來清理現場的。

青愣了,她有些弄不明白眼前的情況了。

但青多少能猜到,這些傢伙一定和這少女有關。

這些傢伙,究竟是什麼人?

他們看起來並不簡單,而他們一部分人手中拿著的藥劑,很明顯是清理污漬用的。

果然,他們是來清理現場的嗎?

那也就是說,這少女會變成現在這樣子,也和他們有關嗎?

如果讓他們清理了現場,那麼就沒人知道這裡發生的罪惡了吧。

不僅如此,說不定連我也會搭進去。

可惡,我到底該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帶這名來歷不明的少女回去嗎?

青這麼思考著,她也聽到樓道里的腳步聲離自己所在的房間越來越近。

最後,經過短暫的思考後,青出於治安官的救人本能,還是帶著少女逃離了現場。

而等善後組抵達現場時,留給他們的,就只有塔可生成的烈焰和地上的血漬了。

不過,善後組的組長,代號為四十四的百夫長卻並非等閑之輩,簡單掃了一眼之後,她就看出了現場的異常之處。

「這個位置應該躺著一個異類呢,十那傢伙又讓異類跑掉了嗎?

你一會去找十核實一下現場的情況,看看我們還疏忽了什麼。」

「是,重四組長,我這就去核實。」

「不,不是現在,等我們處理好這裡的火焰你再去找十,反正這也不是什麼急事。」

四十四吩咐著身邊的下屬,但並沒有讓下屬立刻去找十。

她揮揮手,很放心地讓善後組的組員們處理現場,而她自己卻來到了樓頂的天台上。

「呆在善後組果然安逸了許多呢,也不用整天因為追殺異類而奔波了。」

四十四這麼感嘆著,卻兩眼茫然地看向了遠方。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周,而被青帶回家的少女也終於可以從床上下來活動了。

不過,那少女卻忘記了遇到青之前的事情,她失憶了,甚至記不起自己的名字。

但還好,雖然失憶了,但少女卻並沒有失去那些已經成為習慣的基本生活技能。

而青也因為身邊多了這少女的緣故,於是就申請調離自己現在工作的城市,準備前往一座人少的城市,以便這少女能夠完全康復。

可青心裡卻塞滿了疑惑,她想要解開這少女身上的謎團。

最近電視上都沒有報道過那間發生了意外的公寓呢,看來那些傢伙的確清理了現場。

那些傢伙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他們能夠有那麼大的勢力?

而這少女又是誰?她和我們不一樣,她又為什麼擁有快速治癒的能力?

想著這些令人頭痛的事情,青就嘆了口氣。

雖然青覺得那少女很奇怪,但在和少女相處了幾天之後,她認為少女是個善良而單純的人,甚至在有些事情上,少女比她還要天真。

而就在青這麼思考著的時候,少女從青身後抱住了青的身體。

腰部傳來的輕柔觸感,讓敏感的青笑了出來,她轉過身,推開了正抱著自己的少女。

「青,青,青,今天中午我們要吃些什麼呢?」

聽少女一直喊著自己的名字,青笑著嘆了口氣,指了指案板上的食材。

「吃些大補的食物啦,要讓你快點好起來呢。」

青這麼回應著少女,雖然青到現在也還沒有習慣少女每次都要重複叫自己的名字。

青揉了揉少女的腦袋,對少女說她要繼續準備午餐了。

「是,我不會搗亂了,青姐姐。」

聽青要繼續準備午餐了,少女也就比剛才安分了些。

「以後你叫我青就好了,這樣也比較簡單順口呢。」

對於少女突然改口叫自己姐姐,青覺得有些不太適應,於是就這樣吐槽了少女一句。

而青的話則讓少女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少女思考了幾秒,但接下來卻依舊稱青為姐姐。

「過於簡單反而不好啦,青姐姐~

決定了,以後就叫青姐姐為青姐姐了~」

少女這麼說著,再次抱住了青。

「好好好,就隨你了。」

而青看著眼前這名黏人的少女,也只能無奈地笑了笑,沒有反對少女這麼叫自己。

「不過,姐姐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現在你多少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嗎?」

「還不能哎,我現在都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不過不知為什麼,咱卻一點都不為失憶而感到煩惱。

既然這樣的話,那不如姐姐為我取個名字算啦~」

少女說著,她對青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青看著眼前的少女,卻因為這少女的話而愣住了。

青不明白,為什麼想不起一切的少女還能這般開朗。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這般開朗的少女之前會遭受那種創傷。

不過,青在思考了有那麼一會時間后,決定了這少女的名字。

“……曼玲姐!當我什麼都沒有說!既然抱緊了就別鬆手!”,我一咕嚕的爬起來跑到了門口,轉頭指着董曼玲。“千萬別鬆開,我要叫警察過來抓住這個入室搶劫的賊!”

Previous article

“這血童子的身體裏頭,全是血水,是生前被人害了的。”風影說:這地下,估計還有不少這樣的血童子,剛纔石銀一圈砸在地面上,估計也是不小心砸在了血童子的身上,把血童子身體裏的血水給擠了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