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剛還一副輕鬆模樣的慕歌,這會兒突然表情有些凝重,「這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離王都拒絕了,自然是不了了之呀!江漣漪她還能強入碧落閣給離王殿下當側妃不成?」翠微再次不明白自家小姐這突來的慎重又是為何了。

「怕沒那麼簡單吧……」 第319章幸福來的太突然

慕歌皺眉說完,翠微都要糾結死了!

自家小姐這是什麼情況?

剛剛在彩鳳沒說明白的情況下,她不去操心離王殿下是不是多了個側妃,反倒關注用處子之血做藥引噁心!

這會兒彩鳳都明說了離王殿下拒絕了,本該開心的事情,怎的到了自家小姐這裡反而整個人都沉重了起來呢?

是自己蠢領會不到小姐的點?還是自家小姐就是腦子跟別人不一樣啊!

翠微這邊都要糾結死了,彩鳳也有些惶恐!

「主子,離王的確是拒絕了!」彩鳳再次肯定的說道,若非離王拒絕了,自己也不會這麼沒心沒肺的最後才說這事啊?

可怎麼感覺自家主子似乎並不這麼認為啊!

難不成這事還有蹊蹺不成?

不能啊!

「主子,皇上對離王殿下向來有求必應,當年賜婚相府的冷大小姐給離王殿下的時候,殿下也是面都沒露直接就拒婚了,皇上都沒說殿下半分不是,直接就收回了皇命,如今江漣漪不過是江湖上一個勢力的千金而已,江湖與朝堂向來互不相干,她又如何能跟相府的大小姐相提並論?相府大小姐都被拒,她江漣漪還能翻出花來不成?」

彩鳳想了下開口道。

慕歌卻依舊緊蹙著眉頭,「她江漣漪不足為懼,可是……罷了,我如今在此胡思亂想也無甚大用,彩鳳,你再出去打探打探吧!」

彩鳳都給整迷了,她比翠微聰明的多,可都不知道自家主子這是在擔憂什麼,不過卻還是領命出門。

剛剛轉身,卻聽慕歌的聲音再次傳來,「算了,你也別去打探了,我還是親自入宮一趟見一見慕千離吧!」

彩鳳這時候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了,「主子,可是奴婢漏了什麼?」

慕歌搖頭,「 學霸是個小野貓 ,等見著慕千離便可知曉,走吧,隨我入宮!」

彩鳳歪頭想了下沒想明白什麼情況,也不多問了,趕忙與翠微一道乖巧的跟上。

三人這邊剛剛出了將軍府門,迎面就看到了江漣漪。


彩鳳當即就瞪大了眼睛,這……什麼情況?難不成還真有問題不成?

相比於彩鳳的驚訝,慕歌就顯得淡定多了,目不斜視的領著兩個小丫頭從江漣漪身邊輕飄飄的路過繼續往前走。

正等著慕歌開口的江漣漪都愣了一下,自己就這麼不起眼嗎?不對啊,就是再不起眼,我都站在你家門前了,你多少不得給個眼神問一聲?

你直接就這麼繞著我走過去,這根本就是赤果果的無視啊!

蕭慕歌,你真是太可惡了!

本小姐你也敢無視?

心裡氣的直冒火的江漣漪此刻特別想追上去抓住蕭慕歌一頓抽,可她想到今日來的目的,硬生生忍住了大小姐脾氣。

江漣漪看著慕歌的背影叫了一聲,「蕭二小姐請留步!」

叫完后就做出一副期期艾艾的小可憐模樣坐等慕歌轉身回頭。

可讓她再度愣住的是,慕歌就跟沒聽到她的話一般,腳下甚至都沒有絲毫的停頓,繼續在往前走?

這要還能忍,她就不是江漣漪了啊!

在江漣漪看來她能叫慕歌一聲蕭二小姐已經給足了慕歌面子啊,可是偏偏有人給臉不要臉,那就不能怪她無禮了不是?

只見江漣漪蹭蹭蹭幾步追了上去,跟她的小丫鬟並排一站攔住慕歌的去路,「你是聾了嗎?我叫你呢你沒聽見?」

慕歌被人攔住去路很是不爽,皺眉看了江漣漪一眼,「我聽見了……」

「聽見了你還繼續走?你是成心的吧?」江漣漪大怒。

慕歌一臉不耐的看著江漣漪道,「我是成心的啊!誰規定了你叫我我就不能繼續走了?」

一句話直接把江漣漪給整懵了!怎麼個情況?咋還覺得蕭慕歌這話聽起來好像真的沒毛病啊!

是沒人規定不錯,可正常人聽到有人叫不都會停下來嗎?

這是常理啊!

你不停下來,這分明就是……就是……瞧不起我?!

對,你瞧不起我!

你蕭慕歌竟敢瞧不起我?

异人行

經過層層心裡建設的江漣漪這一刻徹底毛了!

「蕭慕歌,你還不知道吧,皇上已經把我賜給離王做側妃了,你識相的,趕緊把正妃名分給我讓出來,我大發慈悲可以讓你留在離王身邊做個妾!」江漣漪這會兒也不走什麼懷柔裝可憐路線了,直接把心裡的話給說了出來。

淡定如慕歌都有些驚奇的瞪大了眼睛,這江漣漪哪來的自信,居然敢口出狂言讓自己把正妃位置讓給她?


自己這未來離王妃也是皇上親口賜婚的好嗎?

不得不說江漣漪的腦迴路也是清奇的自以為是,在她看來,蕭慕歌如今身份很是尷尬,親娘死了,親爹也死了,如今可以說是無依無靠,唯有離王這一個靠山了,可以她的身份,又憑什麼能做離王的正妃?

只要她蕭慕歌有點腦子就該知道,她那個正妃位置保不住的,趁早讓出來還能當個妾也是不錯的選擇!

總比到時候被離王退婚,什麼都沒有來的要好吧?

面對江漣漪那頤指氣使的模樣,慕歌沉吟了片刻后,點頭道,「好,我讓給你!」

「我跟你說啊,你可別不識相,我……」

唉?不對啊?

蕭慕歌她剛說什麼來著?

她說讓給我?!


這麼容易的嗎?

江漣漪再度一愣,她即便認為理所應當的事情,也沒料到慕歌居然答應的這麼爽快哇!這整的讓她準備的一大堆的威逼利誘都用不上了啊!

幸福來的太突然,江漣漪整的一時情緒都沒跟上了!

不過很快臉上的興奮一點不掩飾的就暴露了出來,「好好好,蕭慕歌啊,你倒是乖覺的很,看在你這麼識相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

「讓路吧!」慕歌不耐煩的接過江漣漪的話道。

???

江漣漪又又愣住了,慕歌見她不僅沒讓開,還不動了,徹底沒了耐心,直接伸手一把拉,把擋在她面前的江漣漪往一邊推了一丟丟,然後她身子一側就從江漣漪和她那小丫鬟兩人的間隙中穿了過去!

愣愣的看著蕭慕歌再度遠去的江漣漪緩緩回神,「不是,你等會兒!」 第320章幸福走的也很快

江漣漪再度小跑到慕歌面前攔住她。

慕歌神煩的看她一眼,「我都同意了你還要鬧哪樣?」

「然後呢?」江漣漪問道。

慕歌皺眉,「什麼然後?」

「你既然同意了,難道不該去跟皇上說嗎?」江漣漪繼續問。

慕歌一臉懵,「說什麼?」

「說你不給離王做正妃了啊!」

「還得給皇上說?」慕歌詫異了。

江漣漪點頭,「不僅要給皇上說,你還得給離王說明白了,是你做主幫他納了我做側妃,他不能拒絕!」

慕歌聞言頓時皺眉,「這麼麻煩的嗎?那我不同意了!」

江漣漪:「???」

「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是呢?你剛剛明明答應了啊!」江漣漪叫道。

慕歌斜睨她一眼,「有誰規定了答應的不能反悔嗎?」

「你……」江漣漪氣惱的瞪著慕歌的臉,瞪著瞪著,突然恨恨怒道,「蕭慕歌,你是在耍我嗎?」

「是啊,難道你才看出來嗎?這麼蠢,難怪離王瞧不上你!」慕歌撇撇嘴譏諷道。

江漣漪頓時氣急敗壞道,「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自己心裡沒數嗎?你自己在離王身邊呆了這麼多年,還得靠皇上把你賜給離王,而離王居然還不要你,因為什麼你心裡真就沒點數嗎?」慕歌一臉嫌棄道。

江漣漪被慕歌的話氣的小臉通紅,「離王他拒絕不過是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你倒是說啊?」慕歌再度譏諷。

江漣漪憋了半天也說不出個原因來,最後一怒,惱道,「你別囂張,反正皇上已經下旨了,我現在已經是離王的人了,皇上已經說了,這次就算離王拒絕,也不會收回皇命了!」

聽到江漣漪說出此話,慕歌原本張狂的容顏上一抹幽深一閃而過。

江漣漪見慕歌不說話了,頓時得意起來,「這下你知道了吧,別以為日後你是正妃就了不起了,憑你如今的家世,哪裡配的上離王殿下,日後也莫想壓我一頭!」

「倒貼就讓你這麼快樂的嗎?」慕歌看江漣漪一眼,鄙夷說道。

江漣漪臉色頓時又難看起來,沒等她說話,慕歌又道,「若你今日來此就是為了給我說皇上強自把你賜給離王,就算離王拒絕也沒法的話,那我知道了,你也可以讓開了!」

江漣漪被慕歌這話一提醒,頓時想起來的目的了,恨恨的瞪了慕歌一眼,這傻子真不好交流,自己今日過來分明是有事的啊,怎麼一跟她說話,硬生生就被帶歪了?正事居然一下都沒提不說,還差點給整忘了?

「你別走,我找你是有正事的,告訴你,我有辦法能醫治好離王殿下!」江漣漪得意的開口道,那模樣好似離王在她的幫助下已經好起來了似得。

慕歌看她一眼,「哦!」

正得意的江漣漪立馬就不高興了,哦?你哦什麼哦?

這是你該有的態度嗎?

做為離王未來的正妃,難道不該激動的問自己什麼辦法嗎?

你一個哦讓我如何繼續往下說?

停了半天見慕歌真的沒有繼續要問的樣子,江漣漪頓時氣急敗壞道,「你就不好奇的問問我有什麼好辦法嗎?」

「不好奇!」慕歌乾脆的說道。

江漣漪:「……」呵,我不跟你個傻子一般見識!

「跟你說,若想醫好離王殿下,我必須得跟離王殿下即刻完婚!」江漣漪又道。


而這樣磨練的效果也是驚人的,短短三年的時間,葉風接連突破,一舉達到了化悟境巔峯。距離化靈三境中最強的化躍之境,也不過一步之遙。這樣的進步,除了天賦還有葉風拼死的努力之外,更是因爲天品血脈的支持。袁文的實力那般強悍,也是和他的血脈有一定關係。

Previous article

“這是誰啊?怎麼穿的和張嵐一樣?而且連打扮都如出一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