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現在為止,『三我人格』理論能夠解釋羅格所遇到的所有生物的精神層面的內核,不管是人類、天使、魔鬼還是深淵惡魔,其精神層面的內核構成都能以『三我人格』來解釋,甚至羅格自己還以『三我人格』為基礎做出了『半神』晉陞『神明』在精神層面發生的蛻變的猜想….之所以說是猜想,是因為羅格還沒有晉陞神級,等他晉陞為『神』,那這猜將變為事實。

然而,只有他眼前的這個,它的精神內核構成不再『三我人格』囊括的範圍內。

這東西是與他們完全不同的存在,從靈魂的構造原理都完全不同的存在。

一個真正的怪物!

未知的、無法解釋的、為人所恐懼的,才能稱為怪物!

怪物一旦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就將不再是怪物!



那怪物極力的恢復著,而羅格也在恢復著體力,短時間內,雙方竟出現了片刻詭異的平靜。

然而這詭異的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羅格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他卻不想再放任對方繼續恢復下去,不然他之前做的努力都成了無用功。

……

「嗡嗡嗡….」一陣不知意義的精神波動出現在煉獄巨人周身,煉獄巨人的體表冒出一縷縷的猩紅色岩漿,那猩紅色彷彿血液一般,那猩紅色岩漿片刻就已經將煉獄巨人全身染紅,特別是在他的胸口,那本來是陰影之霧聚集的區域,此時也變得比煉獄巨人身體其他部分更紅了幾分。

突的,猩紅岩漿中冒出一個頭顱,一個骷髏頭形狀的東西,但因為煉獄巨人的身體太大,那猩紅色的骷髏頭就彷彿普通人身上起的雞皮疙瘩那麼點。

緊跟著是第二顆骷髏頭,第三顆,第四顆….這東西彷彿真的是雞皮疙瘩一般,在煉獄巨人體表密密麻麻的冒出來,甚至在那頭顱下面,又露出脖子,肩膀,雙臂,直到露出半邊身體。

密密麻麻的成百上千的猩紅色半人之體從煉獄巨人胸口扒拉出來,瘋狂的掙扎著,無聲的嘶吼著,就好像那地方是真的無盡煉獄一般。

「噌!!噌!」頓時間,之前那如蜂鳴一般的精神呢喃聲消失。

一股磅礴的精神波動從煉獄巨人胸口為核心擴散開來。

「哈!」彷彿一聲嘆息,周圍空氣中的魔力卻都沸騰了起來,天上匯聚雷霆的烏雲迅速擴散,煉獄巨人腳底的熔岩之地瘋狂的沸騰起來,熔岩之地的邊界也在不斷的擴大著。

短短几秒中內,天空的雷雲擴大了數十倍,雷雲中密集的雷霆不斷的閃爍著,就彷彿整裝待發的士兵,只等指揮者一聲令下,而煉獄巨人腳下的岩漿之地同樣擴大許多倍,一個個熔岩氣泡爆開,熔岩之地瘋狂的沸騰著。

「剎!」一聲,莫名的精神波動出現。

瞬時間,天空中的雷雲同時落下數百道雷霆,煉獄巨人腳下的熔岩之地冒出一道又一道直徑超過十米的熔岩柱。雷霆的光芒籠罩了整片領域,只有靠近熔岩之地的地面微微顯出紅色。

…….. 鎮長方面包括鎮長大人在內全軍覆滅,孟家坳的村民們無一傷亡,這等戰果讓周圍圍觀的鬼物們都是從腳底直冒寒氣,看向孟家坳村民們的目光完全變了,充滿了敬畏,好似這不是一群孟家坳的村民,而是一夥從天而降的上古魔神。

那些本來還想著衝進戰場中獲得重賞的鬼物們腳步剛一邁出去便收了回來,看著場內血腥的場面,雙股戰戰,嚇得都有些站不住了,尼瑪呀,這要是快上一步衝出去的話,現在是什麼下場可想而知,只怕也變成一具屍體倒在那血泊之中了吧!

孟嶽嶽和孟家坳的村民們也都很是興奮,他們之前雖然看上去都很鎮定,但心中都是非常忐忑,生怕這一次造反失敗,可萬萬沒有想到,鎮長方面的隊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竟然被自己的隊伍摧枯拉朽一般三下五除二就幹掉了,這也太痛快了!

吳賴、敖霸天等人自然沒有出手,而且對於之前的戰況也沒有吃驚,畢竟這是預料中的事情,自己帶著這夥人可不僅僅是要打下黑疙瘩鎮而已!

孟嶽嶽留下一部分村民打掃戰場,自己則是請吳賴幾人進入了鎮治所之中,治所里以前的那些僕役、丫鬟之類的,早就逃之夭夭了,吳賴等人長驅直入,直奔大廳之內。

大廳布置得還算豪華,而讓吳賴好奇的是,那大廳中央上方竟然懸挂著一個小小的黑水晶球,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孟嶽嶽來過幾次這裡,倒也熟悉情況,帶著吳賴來到那黑水晶球前,對吳賴說道:「大王,只要您將您修鍊的陰氣送進這裡一縷,心裡默念自己的名字,就可以完成鎮長的就任儀式了!」

吳賴微微一愣,不由發問道:「為什麼要這樣啊?弄這個是什麼意思啊?」

孟嶽嶽面露尷尬之色道:「這個小老兒就不清楚了,小老兒也只是聽說,這黑水晶球是九幽大帝都無法左右的寶物,除了最底層的村莊之外,從鎮開始直到域主,每個地方都有這麼個物事,而且無法移動,只能在固定的地方,象徵著整個九幽地獄的權力結構!」

吳賴卻還是有些不解:「那也不對啊,譬如張三當了鎮長,他總不能老是守著這水晶球吧,當他出去了之後,李四過來見陰氣輸進去,那李四豈不是取而代之了?」

「呵呵,這個大王就有所不知了,這黑水晶球一旦輸入一人的陰氣之後,第二人就無法輸入了,除非前一人身死魂消,或者是主動相讓,這才可以繼續輸入陰氣!」孟嶽嶽這個倒是清楚,出言解釋道。

吳賴這才明白,便也懶得多想,伸手放在那黑水晶球上,運轉起來幽魔升仙訣,一縷修鍊出來的陰氣倏地沒入其中,心中默念「吳賴」兩個字,那黑水晶球猛地亮了一下,然後便恢復了原來的樣子,而吳賴心中也瞬間閃過了一絲明悟,似乎一下子對整個黑疙瘩鎮熟悉了不少,身上本來穿著的人間界帶來的西服也隨之發生了變化,竟然成了一襲青色的官袍,頭上還多了一頂雙翅官帽,很明顯,九幽地獄已經承認吳賴便是這黑疙瘩鎮的主人了!

「哈哈哈!」敖霸天等人見吳賴一下子變成了這般奇怪的裝束,齊齊哈哈大笑起來了,平時看慣了吳賴現代的裝束,一下子穿了這麼一襲官袍,大家都覺得有些不倫不類的樣子!

吳賴有些不樂意了:「老嶽嶽,這個官袍難道非得穿不成嗎?」

孟嶽嶽也是竊笑不已,見吳賴不高興,連忙出言解釋道:「大王,這個還真的變不了,除非大王您光著身子,不然的話,只要您穿著衣服,無論換什麼樣的衣服,別的鬼物看上去就是這麼一身官袍,等大王您以後成為縣長、知府之後,這官袍還會發生相應的變化的,至於為何這樣,只怕跟那黑水晶球一樣,便是域主也不明白所以了,不過大王您英姿勃勃,穿上這身官袍之後,更顯得英武不凡!」

孟嶽嶽的馬屁並沒有讓吳賴開心起來,不過沒辦法,只能就這樣將就了,反正這九幽地獄對於自己來說,也不過是個驛站而已,自己終究是要離開的!

「哈哈,師弟,這身衣服不錯,比師兄我的這身捌牌西裝要牛叉多了!」青山真人拍了拍吳賴的肩膀,樂呵呵地說道。

「是啊,是啊,老大……哈哈哈!」蝦無須也想著拍幾句馬屁,可是剛開口,便笑得說不下去了,敖霸天、齊文達一眾人都是笑得前俯後仰的。

吳賴冷冷地說道:「好,誰如果再笑的話,我馬上就打下一座城鎮來,然後讓他當鎮長!」

吳賴話音一落,所有人頓時都笑容一斂,齊齊肅容而立,吳賴的威脅太狠了,他們可不想像吳賴那樣傻乎乎的穿這麼一身!

吳賴已然通過黑水晶球了解了黑疙瘩鎮的情況,立即布置了下一步的行動。這黑疙瘩鎮一共下轄四十三個村子,除了傾巢而出的孟家坳之外,還剩下四十二個,除了親衛團之外,第一團到第六團每個團負責七個村莊,要求三天之內,降服所有的村莊,親衛團則是在三天之內,整個黑疙瘩鎮中的勢力和財富。

另外吳賴要求孟嶽嶽宣布,從現在開始,各村的賦稅全部減少三分之二,只交以前的三分之一便行了,孟嶽嶽雖然很是不理解這一點,但是吳賴態度很堅決,孟嶽嶽自然不敢反駁。

敖霸天、孟嶽嶽等人紛紛領命出去,吳賴自己則是就在大廳之內盤腿坐下,開始修鍊九轉玄功,當然隨之而來的便是那凄厲的慘嚎,半個黑疙瘩鎮都能聽到這位新鎮長大人的慘嚎,只是沒有人敢去瞧瞧這位新鎮長大人到底忍受了什麼非人的折磨,叫聲為何如此的凄厲悠長!當然,大伙兒還都是非常感謝這位新鎮長的,賦稅減去三分之二,這在整個九幽地獄只怕也是沒有的事情,這也讓整個黑疙瘩鎮的鬼物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

三天後,所有人都已經完成任務返了回來,孟嶽嶽正站在吳賴的面前彙報情況:「大王,四十三個村莊全部歸降,整個黑疙瘩鎮已然完全在我們控制之下,尤其是我們在這鎮治所中的倉庫中,發現了大量的財物,包括下品夜陰菇十一萬株,中品夜陰菇三千七百株!」

吳賴點了點頭道:「那老嶽嶽,這些夜陰菇如果全部發放給咱們的村民們去修鍊的話,全部用完需要多長時間?」

孟嶽嶽一聽心中就激動起來,我的天呢,吳賴問這話的意思分明是要將這麼多的修鍊資源全部發放給孟家坳的村民們啊!

孟嶽嶽強抑心中的激動,微微沉吟了一下,心中默算了幾次,這才出言回答道:「回大王的話,幽魔升仙訣十分玄奧,消耗的陰氣也是極為驚人,村民們若是一天十二個時辰不停的修鍊的話,這些修鍊資源足夠大伙兒連續不斷修鍊七天了!「

吳賴點了點頭,微微思忖了一下道:「那好,傳下令去,我們在黑疙瘩鎮休整十天,將所有的夜陰菇全部下發,要求所有的村民全力以赴進行修鍊,每天十二個時辰,十個時辰用來修鍊,兩個時辰演練陣法,十天後,拿下古幽縣!」

「遵令!」孟嶽嶽狂喜,能夠用這麼多的夜陰菇進行修鍊,修鍊速度還不跟坐上火箭了一般,這資源配置比起鎮長都要牛叉不少啊,畢竟這黑疙瘩鎮倉庫裡面的夜陰菇可不是鎮長一個人的,其中絕大部分是要上交的,現在卻是便宜了自己等人,有錢就是任性啊,這還只是打下了一個小小的黑疙瘩鎮,這若是打下古幽縣,甚至打下了山陰府,那得是多少資源啊?有這麼多的資源支撐大伙兒修鍊,以後孟家坳所有村民的高度,孟嶽嶽都不敢想象了!

接下來的十天,所有的孟家坳村民都陷入了瘋狂的修鍊之中,高深的修鍊法訣,豐富的修鍊資源,讓窮慣了的村民們都有一種做夢一般的感覺,對吳賴更是崇拜感恩到了極點,現在別說跟著吳賴打天下了,憑著吳賴此時的威信,就是讓誰去自殺,估計都毫不猶豫地執行了!

十天後,黑疙瘩鎮大廳內,吳賴和各位團長團團而坐,孟嶽嶽喜滋滋地向吳賴彙報:「大王,所有隊伍已經集結完畢,就等大王一聲令下,便可以直接殺向古幽縣了!」

吳賴點了點頭,看了看孟嶽嶽面露讚賞的神色道:「這十天,看來老嶽嶽的境界又有精進啊!」

「託大王洪福,小老兒成功地晉陞為高階鬼帥,距離初階鬼王應該也不遠了,鬼王級別,這可是小老兒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孟嶽嶽一張老臉滿是激動的神色,要知道黑風國國王的實力據說也不過是中階鬼王而已,對於自己來說,以前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自己根本想都不敢想,現在卻是已然似乎是觸手可及了,這種夢幻般的感覺,讓孟嶽嶽總覺得生活都有些不真實了! 「滋滋…轟隆」雷光閃爍,巨大的雷聲轟鳴,整個空間都被映成一片亮白色,一個個白光色的雷球從無到有的開始凝聚,雷霆凝聚的光球迅速變大,在大量雷霆的匯聚下,體積迅速暴漲,這變化,與之前元素精靈出現時的變化一樣。

數十上百個巨大白光雷球掛在天空,那場面不要太震撼。

須臾,第一個雷元素精靈成型,這元素精靈體高二十多米,與之前那元素精靈沒什麼差別,只是那張由雷霆構成的臉龐略有不同,眼中同樣有一抹淡淡的金芒閃爍。

緊接著又一個元素精靈成型,然後是第三個,第四個,片刻間天空中就已經出現數十個雷元素精靈。

羅格心念一動,天空中那些已經成型的元素精靈就瘋狂的向著天空中那片詭雲以及那些巨型黑色觸手衝去,一時間,電閃雷鳴,天空中大量的灰黑色的塵埃如雪花般飄落。

在雷元素精靈之後,沸騰熔岩之中,在那冒出來的岩漿柱中,巨大的渾身冒著火光的個體衝天而起,一個接著一個。

……….

羅格曾得過四種鍊金術,煉金傀儡之術,圖騰戰士製造書,合成獸煉成術,元素轉化之術。

其中他涉獵最深的就是傀儡鍊金術,他一身超凡的煉金魔法,七成以上都在傀儡鍊金術上,其次是合成獸煉成術。

這一類的煉金魔法與傀儡鍊金術相似,都是煉金魔法中的一個大類,絕大多數超凡者鑽研一輩子也摸不到頂的那種,羅格了解合成獸方面的知識,更多的是為了在傀儡鍊金術上能觸類旁通,而非真的要下苦工學習這門鍊金術,貪多嚼不爛,很簡單的一個道理。

緊接著就是元素轉化之術,羅格在二階之後就已經開始暗暗學習這門鍊金術,並留意收集相關材料,畢竟他也不敢保證自己沒有用到這門煉金魔法的一天。

元素轉化之術能將(二階)靈魂轉化成元素生物,如果羅格有一天失去軀體,這也是一種選擇,至少比成為幽魂好吧!

好在,羅格自己並沒有用到這門鍊金術。

而等到成就半神之後,得到了靈魂具現規則,就更用不上這門鍊金術了。

不過他雖然用不上,但羅格卻將這門鍊金術用到其他地方。

比如,他現在召喚出來的這些元素精靈,正常的三階魔法可召喚不出這麼多的元素精靈,每一個元素精靈都有偽三階的實力,敵不過真正的半神強者,但卻比二階超凡者強了數倍。

元素精靈召喚,本來只是一個三階元素魔法,但羅格召喚這些元素精靈的魔法,是經過他自己改進過的,而改進過的魔法,卻已經不能在稱為元素魔法,那已經屬於煉金魔法的領域。

這是羅格以【元素精靈召喚】為基礎,結合元素轉化鍊金術、自身倀瞳以及倀鬼的特點,才能有現在的成果。

羅格在第一次施展元素精靈召喚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元素魔法,更準確的說,它已經涉及到了精神魔法的領域。

魔法召喚出來的元素精靈,並非只是魔力的聚集體,它身上有精神的波動,與一般的靈魂不同,但元素精靈身上確實有精神波動,而且羅格第一次施展該魔法時還發現,與其說元素精靈受他控制,還不如說是聽從他的『命令』。

控制、命令,這兩者之間的相差是極大的。

很早的時候,羅格從黑蛇部落的傳承之地中就已經了解到了一魔法認知世界的角度,從魔法角度來說,可以世界分為最初始的三層:物質、能量、精神。

然後這三層時間混合重疊在一起,又會形成另外四個世界:物質-能量界、物質-精神界、能量-精神界、以及最完整的養育萬物的物質-能量-精神界,也就是羅格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

羅格心裡猜測,他曾經意外到達的那個被『阿蒙蒂斯坦』連通的世界,就很有可能是『物質-精神界』,在那個世界,精神以另一種方式存在,任何精神都會被具現成實物,那是羅格掌握的『靈魂具現』規則的源頭。

而那些元素精靈,就是來自『能量-精神界』的存在,只是被超凡者通過一種名為『魔法』的方式,將其召喚到了這個世界。

……

冷少奪愛 不過以上都只是猜想,還有某些論點無法解釋,羅格曾在『物質-精神界』施展過魔法——如果那是『物質-精神界』的話。

而如果那個世界沒有能量的存在,那麼他是如何施展那些魔法的呢?

關於這方面,羅格也有猜想:他在那個世界施展的魔法,最多的是為召喚『水』。而水,是能量嗎?

在魔法中,可以用魔力製造出水,但在水被製造出來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經不是能量了,它是物質。

所以,羅格的猜想是,在『物質-精神界』精神力並沒有通過能量為中轉,它就直接轉化為物質了,受精神的主體,也就是羅格控制,直接由精神轉化成了物質。

當然,這是在那個特殊的環境下才能做到的『精神具現物質』的奇特規則。

一定程度上來說,羅格掌握的「靈魂實體化」規則,可以說就是「精神具現物質」規則的一種籠統的運用,而他正在嘗試往這方面深入研究。

有跡可循總比無路可走好多了。

…..

再說【魔法】。

鑽石女人極品男 羅格曾以規則之線以及超凡者天賦能力的角度,猜想過魔法的來源。

一是大自然中有許多的自然現象,雷霆、火焰,江河湖泊,光明黑暗,可視規則之線的存在,觀察這些自然現象,總結規律,最後做到了利用精神力撥動規則之線,重現種種自然現象的效果,然後撥動更多的規則之線,就創造出了更複雜、威力更大、效果更奇特的魔法,這就像撥動琴弦,演奏出不同的曲子一般。琴弦只有那麼幾根,但彈出來的曲子確實千變萬化的。

二就是擁有天賦能力的個體,比如說擁有控火能力的個體,自身達到一定高度之後,總結出自身控制火焰能力的內核變化,並將其製作成可供他人學習掌握的『模板』,這或許就是最初的『魔法』。

兩種猜測,羅格更傾向第一種。

…… 「嗯,不錯不錯,那大伙兒的修鍊情況怎麼樣啊?」吳賴接著問道,雖然幽魔升仙訣在老綠眼中說是冥界頂級功法,雖然說修鍊資源比以前豐富了不知多少倍,但畢竟時日太短,想要在這九幽地獄中培養起忠實於自己的班底,還是有些困難的!

孟嶽嶽聞言,一臉喜色地說道:「回大王的話,現在孟家坳的實力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高階鬼帥只有小老兒自己,但是中階鬼帥已經二十七人,初階鬼帥也達到了六十六人,高階鬼將二百八十人,只是還有四人沒有晉陞,還是中階鬼將!」

吳賴點了點頭,站起身來,率先出了鎮治所,所有孟家坳村民都已經在外面按照編製整整齊齊地站在了外面,一看見吳賴出來,頓時都齊齊跪倒在地,口中齊聲呼道:「拜見大王!」

吳賴此時也習慣了,揮手讓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揚聲說道:「我們現在已經走出了孟家坳,接下來更要走出黑疙瘩鎮,該有一個字型大小了,從今天開始,我們便叫做小黑軍!」

富家小白 「小黑軍?」孟家坳的村民們頓時有些愣了,軍隊不是應該叫「神龍軍」、「威武軍」之類很威風的名字嗎,這「小黑軍」是怎麼個一回事啊,一時間場面有些尷尬,至於敖霸天等人卻都是面無表情,自家老大的德性大伙兒也有些熟悉了,能起出「老綠」、「小蝦」、「小蟹」之類名字的人,你還能指望他起出什麼威風凜凜的名字嗎?

孟嶽嶽的反應還是最快,他可不管是是什麼「小黑」、「大黃」的,反正現在大王已經說出了軍隊的名字,那就不能更改了,小黑軍就小黑軍吧,反正大伙兒都長得黑不溜秋的,倒也通俗易懂!

「小黑軍,不錯,大王起的名字果然別出心裁,與眾不同,不同凡響,大家跟我一起喊!小黑軍!」孟嶽嶽先是一頓馬屁,緊接著揮舞著胳膊帶頭喊了起來!

「小黑軍!」

「小黑軍!」

……

大家聽了孟嶽嶽的話,這才都反應過來,連忙跟著嘶聲裂肺地喊了起來,洪亮的聲音回蕩在了黑疙瘩鎮的上空,「小黑軍」的大名也從現在開始在九幽地獄中流傳開來。

只有青山真人心中明白自己這位師弟的想法,估計那位小黑還活著的話,聽到「小黑軍」這麼古怪的名字,應該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

吳賴抬手虛壓了一下,所有人的吶喊這才停了下來,吳賴接著說道:「我們的目的遠遠不止是黑疙瘩鎮,也不僅僅是古幽縣,甚至都不是整個黑風國,所以,對大伙兒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我宣布,打下古幽縣之後,要求大家的實力必須最低是低階鬼帥,若是從古幽縣離開的時候,大家還達不到初階鬼帥的話,就要被淘汰了,就要被新招收的人馬所代替,所以我希望大家還要加強修鍊,當然,限於資質或者年齡的關係,大家若是實在無法提升的話,我也會給大家一個合適的安排,譬如就留下來擔任鎮長、縣長之類的,這一點也請大家放心!」

孟家坳的全體村民聞言,頓時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都緊張起來,若是放在一個月前,有人說可以當個鎮長,甚至縣長之類的,大家一定會認為是天方夜譚,真有機會的話,肯定是屁顛屁顛的去了,但是現在看來,卻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來當什麼勞什子鎮長縣長之類的,分明跟著吳賴繼續打下去才有更大的前途啊!

吳賴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這用來激勵士氣的一段話,會讓全體孟家坳的村民都拚命一般地去修鍊,也創造了整個九幽地獄中全體晉陞速度最快的記錄,從來沒有這麼一個勢力,從最底層的村莊開始,短短的時間內,成長為整個九幽地獄都為之色變的「小黑軍」!

古幽縣縣城距離黑疙瘩鎮有半日的路程,好在修鍊了幽魔升仙訣的小黑軍士兵們腳程極快,兩個多時辰后就已經遠遠看到了古幽縣的城牆了,還沒有走到城門口,那城門便大開,一支軍隊從城中沖了出來,一直衝到小黑軍面前這才停了下來,率先一人,一襲緋紅色的官袍,不用問,正是這古幽縣的縣長大人!

古幽縣縣長一眼就看見了一襲青色官袍的吳賴,他早就聽說黑疙瘩鎮換了鎮長,而且是被一個村子的村民們給奪了權的,只是一般情況下,新奪權的鎮長會第一時間前來拜會自己這個頂頭上司才是,畢竟對於自己來說,誰當鎮長無所謂,關鍵是不要耽誤了給自己交稅就行,可問題是,等了近十天,沒見新鎮長前來拜見,派了探子前去打聽,卻是收到了一個消息,說是那孟家坳的村民們組建了個什麼「小黑軍」,而且正浩浩蕩蕩地朝著古幽縣開來,心中便知道不妙,看來這孟家坳的村民們可不僅僅是想要黑疙瘩鎮這麼簡單,只怕這古幽縣也是他們的目標啊,這才趕緊召集起來自己所有的力量,前來迎敵。

可是這一看之下,卻是讓這位縣長大人心中犯起了嘀咕,這個新任黑疙瘩鎮鎮長的實力看上去也太低了,雖然渾身上下陰氣環繞,但顯示出來的實力竟然只是低階鬼卒,分明是這九幽地獄中最為低階的存在啊,莫非這個新任鎮長只是個傀儡不成?

而小黑軍整體的實力,卻是讓這位縣長大人暗暗震驚,三分之一都是鬼帥級別的存在了,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幾乎清一色是高階鬼將,什麼時候一個小小的村子具備了這樣的實力,便是自己這位縣長大人的直屬,也不過稍稍強上一些罷了!

吳賴等人見古幽縣城的軍隊出來,自然也停了下來,兩軍遙遙對峙,孟嶽嶽在吳賴耳邊輕聲說道:「那當先身著緋紅官袍的便是古幽縣縣長韓厚吉,小老兒以前也就是遠遠見過。」

吳賴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在意,畢竟那韓厚吉也不過是一名高階鬼帥,和現在的孟嶽嶽一個檔次,自然不會放在自己的眼中。

可韓厚吉這位縣長大人卻是沉不住氣了,在加上雖然對方這支小黑軍的實力遠遠超出自己的預料之外,可比起自己這邊來,還是稍遜一籌,再加上對方只有那位胖胖的看上去貌似有些眼熟的老頭是高階鬼帥,而自己這邊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兩位副縣長,都在不久前晉陞到了高階鬼帥,真要打起來,對方根本就不是對手。

「啊呔,那黑疙瘩鎮的新任鎮長,你見了本大人還不速速上前拜見!」韓厚吉大吼一聲道,周身上下陰氣滾滾,在那襲緋紅官袍的襯托下,倒是有幾分威風凜凜的架勢。

吳賴自然不屑於和這麼個小角色說話,示意了一下孟嶽嶽。

孟嶽嶽上前一步,心中很是感慨萬千,短短的一個月,自己竟然從一個將要滅亡的小村子的村長,一下子變成了可以和縣長大人直接對話的存在了,這一切可都是身邊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年早就的啊,這位少年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呢!

孟嶽嶽收斂心思,揚聲說道:「韓厚吉,我等乃是小黑軍,今日前來佔領古幽縣,你若是識相的話,就立即繳械投降,主動讓出古幽縣,不然的話,嘿嘿,可就白白送了卿卿性命!」

韓厚吉見實力最高的胖老頭出面說話,心中恍然,那個鎮長果然是個傀儡,這個胖老頭才是主事人啊,只是這個胖老頭自己怎麼覺得有些眼熟呢?

「本官同你們鎮長說話,你這老頭又是何人?」韓厚吉面色不愉地問道。

孟嶽嶽聞言仰天狂笑道:「哈哈,我是何人?說出來嚇死你,你可要站穩聽好了,老夫便是黑疙瘩鎮孟家坳村的村長孟嶽嶽,人稱老嶽嶽是也!」

韓厚吉一聽這話,差點兒沒把肺給氣炸了,尼瑪,這也太欺負人了,你一個小小的村長報姓名,說是要嚇死一個縣長,這是拿縣長不當幹部啊!

「大膽,一個小小的村長,竟然敢在本官面前狂吠不止,還說白白送了卿卿性命,實在是膽大包天,本官倒是勸你,一身修為來之不易,若是就此歸降的話,本官不僅不怪你忤逆之罪,還破格提拔你為古幽縣的副縣長,你可要慎重考慮!」韓厚吉一聲怒罵,卻是也有些忌憚孟嶽嶽的實力,想用一頂副縣長的烏紗帽使其不戰而降,這豈不省事?而且對於一個村長來說,直接升為副縣長,這可是連升好幾級啊!

孟嶽嶽見這話沒法兒往下談了,回過頭看了看吳賴,見吳賴沖自己點了一下頭,心中明白,一揮手,一聲令下:「全體小黑軍,一起沖!」

這讓她們無往而不利,只有一個弱點,便是做不到真正的絕情,做不到真正的不為世俗所動搖。而這個弱點,正好被葉天抓在了手中,無限的放大了這個弱點。

Previous article

「安姐,桂花姐,我會親自拿過去的。」羅陽笑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