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這樣嘛,”聶飛看到沒頭腦又打算溜回去睡覺,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說道:“不然這樣,你陪我去一趟,我給你燒臺機車怎麼樣?”

“此話當真?”沒頭腦的雙目瞬間亮了起來,連忙問道。

“那當然,我聶飛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過!”聶飛將胸膛拍得山響道。

“諒你小子也沒膽子騙我!”沒頭腦將聶飛上下掃視了一遍,點點頭說道:“找個空白的靈位給我呆着吧,大白天的出去,我可不想被太陽曬着!”

“好咧!”聶飛很快的就找出了一個空白的靈位,沒頭腦一頭鑽了進去。

隨後聶飛就帶着沒頭腦呆着的靈位撥通了王朗的電話,問明瞭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後,立刻搭車前往。

王朗所在的特查局位置及其偏僻,雖然也算是在市區,但那條小衚衕的具體所在就連開了十年出租的司機也不知道,勉強將聶飛送到附近完事。

下了車的聶飛只好再次撥通王朗的電話,在電話裏王朗指引着聶飛七彎八拐的來到了一個小院子門前。

這個小院子的牆壁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頭了,斑駁掉落的牆皮上長滿了厚厚的青苔,院門是兩扇舊得已經看不出顏色的木頭做成的,門栓似乎壞了,兩扇木門隨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現在在魔都已經很難見到如此有年代感的院子了。

如果不是有王朗的指點,聶飛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這個地方來,就算來了,沒有人告訴他的話,聶飛也怎麼樣都不會將這個破舊的小院子和特查局聯繫到一起。

聶飛推開門走了進去,院子的一角有一棵不知道生長了多久枝椏已經將半個院子都蓋起來的老槐樹,有五個人此刻正躺在陰影裏乘涼。

“你找誰?”發現聶飛走進院子,五人當中一名年輕一些的女子從躺椅上站起身問道。

“我找王朗前輩。”聶飛恭敬的說道。

那名年輕女子從陰影裏走出來,將聶飛上下打量了一番說道:“你就是那個流氓大叔說的新任討債人?”

“我是一名臨時討債人,不過你口中的流氓大叔是哪位?”聶飛點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隨即好奇的問道。

聶飛這才發現這名年輕女子擁有着曼妙的身姿,姣好的面容,可是她右邊的袖子卻是空蕩蕩的顯然是個殘疾人。

“就是你找的那個傢伙,他在前面左手第一間屋子裏,你直接去找他吧!”年輕女子撇了撇嘴說道。

聶飛連聲告辭,轉身走到那間屋子的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是小飛吧,進來吧!”王朗的聲音從屋內傳出,聶飛也沒多想,直接就推門走了進去。

可是一進屋,聶飛頓時愣住了,屋內的擺設極其簡單,一張破舊的八仙桌,兩張太師椅,靠牆的地方有一張款式十分古老的雕龍畫鳳的木牀,屋裏此刻有兩個人,一個坐着,一個躺着,坐着的那個是王朗,躺着的那個則是許久不見的趙無痕。

躺在木牀上的趙無痕雙目緊閉,全身繃得筆直,也不知道究竟是昏過去了還是在睡覺。

“這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啊?”王朗笑眯眯的看着聶飛說道,臉上的傷痕讓他的笑容怎麼看都帶着一絲猙獰的味道。

“無痕他這是怎麼了?”聶飛並沒有第一時間說起事情來,只是看着不知是昏迷還是睡着的趙無痕問道。

說起來從那次大樓一別,王朗說趙無痕交給他處理後,聶飛就再也沒見過這個小警察了,現在遇到他這個樣子,怎麼說都要問清楚一下。

“沒事,就是訓練過度累着了,睡會就好,你來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王朗滿不在乎的問道。

“昨天晚上發生的那起連環車禍前輩你知道吧?”聶飛看着王朗問道。

“整個魔都大事小事,只要是死了人,我們都知道,你說的那起車禍也不例外,我們有人去看過了,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啊!”王朗皺着眉頭說道。

“我也去看過了,那場車禍很有可能是人爲的,而且還是修士!”聶飛認真的說道:“三名死者中那個叫做胡昌遠的,他在早上的時候找到了我們公司,說是前世有一筆債務希望收回來,讓我們替他收賬!”

王朗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表情無比的嚴肅:“你是說胡昌遠恢復了自己前世的記憶?並且知道你們?”

聶飛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蘇小姐知道嗎?她什麼意思?”王朗在屋子裏來回的走了幾步,看着聶飛問道。

“小小姐的意思是讓我調查一下胡昌遠最近半年到一年間有沒有接觸過什麼特殊的人,他名下的資金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流動!”聶飛想了想又說道:“小小姐很重視這件事情!”

“重視點不爲過,如果那個人真的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的話!”王朗擺了擺手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給你辦一個證件,只要你持有這個證件,在全國任何地方都可以尋求特查局的幫助,這件事拖延不得,若是有人在幕後主使的話,必須儘快處理!”

…… 王朗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因此並沒有任何的拖延,很快的撥通一個電話吩咐了下去,等到聶飛半小時後離開特查局的時候,他手上已經多了一個證件。

這個證件看上去很普通,只有一張聶飛的照片,中間有一個編號,下面有一個電話號碼,一個巨大的英文字母a佔據了整個背面。用王朗的話說,這是高科技產品,中間的編號是證件號,下面的電話號碼是特查局的24小時熱線,無論他到任何一個地方,只要撥通這個電話,都會幫他直接轉到最近的特查局或者聯絡人。

離開特查局,聶飛站在大街上發了一會呆,然後首先跑去彩票中心把自己的獎金給兌換出來,扣除稅費的話,金額也就是六萬多一點點,跟蘇小小所說的金額也就差了個幾百塊,領完獎金的聶飛直接訂了最近一班前往妖都的飛機。

根據王朗的初步調查,胡昌遠的家就在妖都,所以聶飛覺得自己有必要親自去一趟。

飛機降落在妖都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聶飛從機場出來,首先找一個地方把肚子給安慰了一下,然後照着王朗給出的地址想要趕去胡昌遠的家。

但聶飛攔了好幾輛的士,只要一聽地址都沒有司機願意去,用司機的話說,就是那個地方已經是郊區,如果去了那邊多半是空車回來,就算路費高一些也不划算。

好說歹說下,聶飛出雙倍的路費纔有司機願意送他去那個地方,一路上司機各種胡吹,做業務出身的聶飛也不甘示弱跟着各種胡吹,等差不多到地方的時候司機已經將聶飛視爲知己了。

“我說小飛兄弟,你來這個地方做什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地方應該是胡董的家啊,你認識胡董?”隱約間聶飛已經能夠看到遠處有一道高高的圍牆了,此時司機問道。

“我和胡董有些業務往來,他在魔都出了意外,我是想來看看能不能找他的家人瞭解一些情況。”聶飛目不轉睛的看着那道圍牆說道。

“胡董出事了?他怎麼了?”司機聽了聶飛的話,吃了一驚問道。

“連環車禍,當場斃命。”聶飛想了想,覺得這不是什麼祕密,淡淡的說道。

“真是老天不開眼啊,胡董那麼好的一個人居然就這麼走了。”司機感嘆了一句說道。

“胡董在這邊的口碑看樣子很好啊!”聽到司機的感嘆,聶飛不由問了一句。

“那是,胡董是我們這的大慈善家,那些虛假的慈善咱就不說了,我們本地人可是實實在在的看在眼裏胡董究竟爲咱們做了多少事,真是想不到啊!”司機嘆了一口氣說道。

說話間,車子已經駛到圍牆的邊緣,繞過圍牆,一個氣派十足的大門展現在聶飛的面前。

“我到地方了,司機先生,辛苦你了!”聶飛付了車錢下了車,跟司機打了個招呼便走向胡家的大門。

胡家大門寬度達到驚人的十米,看材質應該是精鋼製作而成,大門更像是一個柵欄,聶飛可以看見大門後面那個巨大的院子。

大門的旁邊還有一道小門,小門邊上有一個值班室,裏面的保安正目不轉睛的盯着走過來的聶飛。

來胡家的客人基本上都是乘坐豪車過來的,就算偶爾有幾個自己開車的,多半也是價值不菲的跑車,像聶飛這樣乘出租車過來的,保安還真沒見過。

“請問這裏是胡昌遠先生的家對吧?”聶飛面帶微笑的衝着保安問道。

“你有什麼事嗎?”雖然對聶飛的來訪感到有些奇怪,但畢竟是大戶人家的保安,因此很有禮貌的問道。

狗眼看人低這種事只存在於電視劇中,任何一個家風良好的富豪家中都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是從魔都過來的,胡昌遠先生在魔都發生了意外,我是想來找他的親屬瞭解一些情況的。”聶飛說道。

“胡先生出了意外,夫人和公子小姐都已經趕去了魔都,現在家中沒有人在,若是你有什麼需要了解的,可以直接聯繫他們!”聶飛此時的穿着打扮怎麼看都和胡昌遠的身份地位扯不上關係,加上胡昌遠發生意外的事住在這個家裏的人都知道,因此看到聶飛忽然前來如此一問,保安立刻警覺起來。

“你們不要誤會!”聶飛發現保安的手已經開始伸往腰間,那裏鼓囊囊的看上去明顯就是有武器,連忙解釋道:“雖然我不知道胡先生去魔都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但胡先生一到魔都卻是立即前往我們公司洽談業務,如今他出了意外,我只是想來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而已。”

“現在家裏沒有人在,你若是想要了解什麼東西,過幾天再來吧!”聽了聶飛的話,保安總算是沒有把武器給掏出來,不過臉上依舊掛着難以釋懷的疑惑。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辭了,過幾天再來拜訪。”聶飛失望的說道,他倒是忘了,家主出了這麼大的事,親屬沒有可能還在家裏呆着,早知道如此他就留在魔都就好,沒有必要特地跑來妖都。

“看樣子只好消耗一個月的陽壽了,本來還以爲能夠省下來的呢!”聶飛獨自走在這條几乎沒有人煙的公路上,一臉的懊惱。

胡家的保安看着聶飛繞過圍牆的拐角,終於鬆懈下來又開始了自己的值班工作。

此時聶飛尚在郊區,而妖都的通道則是在市區,這也就意味着如果聶飛想要趕回魔都就要想辦法先回到市區內,不過看方纔那些的士司機的狀況,聶飛不認爲自己能在這個地方攔得到車,因此只好獨自一人往市區內走。

沒頭腦此時從靈位裏自行鑽了出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驚訝的說道:“怎麼我睡一覺就跑到郊外來了,你不是說去特查局讓我幫忙的嗎?”

“特查局那邊太好說話,我直接就跑到妖都來了,本來打算找胡昌遠的家屬瞭解一下情況的,誰想到他的親屬全部跑到魔都去了,咱們繞了一個大圈子又繞回去了。”聶飛悶悶不樂的說道。

“該,讓你不叫我出來,這種事情用腳趾頭想想都明白的好嘛!”沒頭腦一副沒眼看的模樣說道。

“我現在還要想辦法先回到市區去,妖都的通道在市區,想要儘快趕回去,就只能走通道了。”聶飛聽了沒頭腦的話,心下更是有些煩躁的說道。

…… 聶飛和沒頭腦百無聊賴的走在回市區的道路上,聶飛忽然問道:“宇哥,爲什麼出現恢復前世記憶的人,你們會那麼緊張?我今天把這個事情告訴王朗前輩的時候,他也是如此。”

“你認爲人最寶貴的東西是什麼?”沒頭腦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反問聶飛道。

“如果要說寶貴東西的話,應該有很多吧,不過這也要看人才行,畢竟每個人對於寶貴的定義不一樣。”聶飛想了想說道。

“那如果有一天讓你放棄你認爲非常寶貴的東西,你會怎麼樣?”沒頭腦再次問道。

“那我肯定不幹!”聶飛回答得很快,這是一個根本不需要思考的問題。

“前世的記憶對於人來說,既是一筆財富,也是一筆負擔。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所有人能夠不斷的擁有前世的記憶,那會是什麼樣的世界?”沒頭腦看着聶飛自問自答道:“人間將不會再有發展,人的一生經歷的所有事情代表了他這輩子會成爲什麼樣的人,如果擁有了前世的記憶,那就是一種變相的長生不老,那麼他上輩子怎麼樣,他這輩子還是什麼樣,你覺得這樣的世界好嗎?”

聶飛順着沒頭腦的話展開了一下聯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這輩子他叫做聶飛,下輩子他有可能叫王飛,也有可能叫周飛,可是他內心本質上還是聶飛,無論他下輩子生長在什麼樣的環境,他的性格幾乎不可能發生任何改變,因爲這輩子幾十年的經歷塑造出來的性格會永遠的紮根在他的記憶中,這是一股強大到幾乎不可扭曲的慣性。

看到聶飛打了個冷顫,沒頭腦知道他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含義,淡淡的說道:“正是因爲這樣,每當世間出現恢復前世記憶的人,所有有了解這個情況的人都會特別重視,然後第一時間需要確定這個人究竟是自行恢復還是人爲恢復的,如果自行恢復,那是特例,不代表普遍現象,如果是人爲的,那就說明有人打算禍亂人間!”

“那這樣的人,我們一般都會怎麼處理?”聶飛皺着眉頭問道。

“討債人雖然不奪人命,但可以讓他變成植物人!”沒頭腦的話給聶飛掀開了討債人的另一面,對於壞了規矩的人,必須要處理!

正想着事情的聶飛忽然被一道光柱給閃了一下眼睛,遠處有一輛車子正朝着自己駛來。

聶飛下意識的避讓到了一邊,然後他看到那輛車忽然飛了起來。

聶飛的瞳孔瞬間收縮到了極限,因爲在車子飛起來的那一刻,他清晰的看見一個人影擋在了車頭面前,然後用他的雙手將車子掀飛!

“什麼人!”聶飛迅速衝向前方,厲聲喝道。

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擁有將行駛中的車子掀飛的力量,因此聶飛可以保證,那個忽然出現的人影絕對不是普通人!

車子打着滾翻到了一邊的荒地裏,聶飛飛快的喊道:“宇哥,你去對付那個傢伙,我去看看車子的情況!”

“明白了!”沒頭腦知道情況危急,因此也沒有囉嗦什麼,飛快的衝向了那個依舊站在馬路中間的人影。

聶飛跑到荒地中,那輛車子已經完全翻了過去,四隻輪子無力的對着天空滾動着。

聶飛蹲下來查看車子裏面人的狀況,發現裏面坐着的三個人已經全部躺到了車頂上,發出痛苦的呻吟。

聶飛來不及多想,一把抓住車門想要拉開,卻發現車門因爲翻滾的原因已經全部卡死,根本就無法打開,此時聶飛已經聞到了汽油的味道,如果不趕緊將這三個人救出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靈術,肌肉倍化!”聶飛大喝一聲,靈力流轉之下,右臂彷彿吹氣球一樣膨脹得比原先大了一倍有餘。倍化的右臂抓住已經變形的車門,聶飛輕鬆的將車門撕開,就彷彿撕開紙片一樣輕鬆。

聶飛將三人從車中拽出來,運到了距離車子十幾米遠的地方,其中一名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虛弱的向聶飛道謝:“多謝先生出手相救。”

“現在謝還有些早了,還有一個麻煩的傢伙要對付呢!”聶飛沒工夫搭理暫時脫離生命危險的三人,他的眼神死死盯着那個逐漸向自己幾人靠近的人影。

沒頭腦忽的出現在聶飛的身邊,腦袋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悶着嗓子說道:“這頭活屍我可沒辦法對付,交給你了!”

月亮避開了夜晚的雲彩,將光芒灑到這片寂靜的荒地上。

聶飛藉着月光終於看清楚了人影的長相,雙手長得拖地,兩隻眼珠子全是眼白,只有中間的一點猩紅在轉動着,渾身上下沒有皮膚,鮮紅的肌肉隨着喘息在不停的抖動,這不是上次聶飛遇到過的活屍又是什麼?

“上次幾頭行屍就把我弄得焦頭爛額,這次該是對付活屍的時候了嗎?”聶飛活動一下四肢,發出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響。

活屍一仰脖子,一口霧氣朝天噴射,而後活屍以極快的速度衝向聶飛,長長的雙臂在身後飛舞,只等攻擊時機降臨瞬間發動。

聶飛的嘴角微微一揚,身子一蹲,雙臂猛的一甩:“靈術,肌肉倍化!”

聶飛的四肢瞬間膨脹起來,粗壯的肌肉撕裂了他四肢的衣物,只聽得‘砰’的一聲輕響,聶飛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地面上只剩下兩個淺淺的腳印。

‘鐺’的一聲巨響迴盪在荒地上,聶飛的雙拳與活屍的雙爪精準的對撞在一起彷彿四隻鐵錘相互撞擊一般。

聶飛和活屍四隻手臂僵持着,誰都沒有辦法將對方推開。

聶飛雙目一凝,右腿微微一退,粗壯的肌肉瞬間收縮了一下,好似爆炸般膨脹了起來。

“靈膝衝!”聶飛雙臂瞬間撤力,活屍的雙爪從他的雙肩擦過,此刻活屍空門大開,聶飛的膝蓋從下而上,帶着靈力撞在活屍的下巴上。

活屍被這一下擊得飛出了數米遠,好一會才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但是他腦袋卻耷拉着好像完全不受力的模樣。

看來聶飛這一擊似乎打斷了他的脖子。

沒頭腦被聶飛的忽然爆發給震住了,兩隻眼睛瞪得彷彿銅鈴一般,嘴巴半天都沒合上:“這小夥是吃了興奮劑嗎?這才幾天的功夫就變態成這樣了!”

…… 聶飛見自己一擊得手,心下興奮萬分,在十來天前,自己面對一頭活屍只有跑路的份,如今居然能夠和一頭活屍交手而不落下風,這都要歸功於那一個星期的特訓。

在那不忍回首的七天裏,聶飛對於靈力和靈術有了全新的瞭解。

特訓開始後的第三天,葉紅終於讓聶飛休息了一下,看着躺在地上喘的跟狗一般的聶飛,葉紅問道:“你想要創造什麼樣的靈術?”

“當然是最強的!”聶飛臉上浮起一個勉強的笑容說道,他已經沒有力氣支撐着身體坐起來了。

“靈術沒有最強這一說,只有最適合自己發揮的靈術,你有想過你自己最強的地方在哪嗎?”葉紅撇了撇嘴問道。

聶飛仔細的想了想,說道:“我從小就練武,如果要說在戰鬥方面我最強之處應該是自己這一雙肉掌!”

“既然如此,你就要想辦法將這雙肉掌的威力發揮到極限,但僅憑這一雙肉掌還不夠,因爲戰鬥需要調動全身的力量,你必須均衡發展!”葉紅敏銳的指出了聶飛的意識誤區。

“靈力的作用可不止在對付靈體身上,它能夠對肉身進行一定的改造,讓肉身可以發揮出更強的力量,至於如何進行這樣的改造就要靠你自己來摸索了,我已經沒有肉身幾百年了,想研究也不可能。”葉紅看着聶飛淡淡的說道。

這一番對話後,聶飛開始想辦法挖掘靈力改造肉身的辦法,今天就是他運用靈力進行肉身改造的第一戰!而這也是聶飛認爲最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運用靈力改造肉身,然後進行體術格鬥!

活屍再次發出一聲嘶吼,由於腦袋耷拉着,它的吼聲聽起來更像是在低吠。活屍的身影瞬間消失,聶飛眼神一凝,靈力匯聚到雙眼上,這片略顯得昏暗的荒地頓時如同白晝。

四下裏並沒有發現活屍的蹤跡,聶飛猛的一擡頭,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活屍竟然從空中發起了進攻,兩隻長長的手臂彷彿標槍般直插下來。

聶飛一個旋身避過了活屍標槍般的雙臂,人已經來到了活屍的腹部下方,雙腿粗壯的肌肉再次膨脹了一下,右腿直踹空中,兩條腿拉伸成了一道完美的一字,確的命中了活屍的腹部。

彷彿踹在鐵桶上的一聲悶響,活屍翻滾着摔到了一旁,聶飛正打算乘勝追擊,剛衝出不到兩步,一道勁風由地而起,貼着他的衣服切了上去,如果不是聶飛及時的停住了腳步,恐怕這一下能夠直接將他的肚子剖開,依稀還能夠看到活屍長長的手臂指甲上還帶着一絲衣服的殘片。

感受到夜風吹拂肚皮的涼爽,聶飛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的衣服從肚子到鎖骨部位都已經被切開,擁有八塊腹肌的肚子赤果果的展現在夜空下。

活屍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歪着腦袋打量着聶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

聶飛差點吃了一個大虧,終於收起因爲戰鬥過於順利而升起的自信,開始小心謹慎的觀察着活屍。

一人一屍都沒有立即動手,反而像是高手對決一般在打量着對方。

活屍畢竟不是人,雖然他還有魂魄,但卻只剩下本能,出於本能的反應讓他知道聶飛並不好對付,但他的任務卻是保證車裏的人全部死掉,因此在完成任務的前提下,活屍必須將攔路的聶飛給收拾掉。

活屍雙手一展,五指緊緊的並在一起,鋒利的指甲在月色下反射着寒光。

瞬間,活屍的雙手對着聶飛展開瘋狂的刺擊,如同暴雨忽至,密密麻麻。

聶飛眼睛裏反射出來的光芒完全被這密密麻麻的指甲所覆蓋,他的瞳孔收縮到了極限。

退,急退。

敞開飄揚的衣服瞬間被紮成了蜂窩,活屍鋒利的指甲只要再長上一寸就能將聶飛紮成一個血葫蘆,可這一寸的距離彷彿天涯,活屍跟着聶飛後退的腳步前衝,但卻始終沒有辦法突破這一寸的距離。

“靈盾!”聶飛情知自己這麼繼續退下去也不是辦法,右手迅速的結了一個手印,一面靈盾樹立在身前。

只是這面靈盾維持了僅僅不到兩秒就宣佈告破,但這兩秒的時間已經足夠聶飛拉開距離準備下一次攻擊了。

“靈術,衝靈掌!”聶飛紮着馬步,右手向後平舉,手掌立起,瘋狂的靈力在掌心聚集,然後對着活屍一掌擊出,瘋狂的靈力瞬間在身前造成了一個真空地帶,一下巨大的聲響傳出,一道靈力柱從聶飛的手掌發出,狠狠的撞入活屍的爪影之中。

巨大的衝擊力將活屍的雙臂振開,靈力柱擊中活屍的胸膛,立刻將他擊退了數步,每一步都入地三分,端是用力。

聶飛的身影瞬間模糊了一下,原地又發出‘砰’的一聲響,只有兩個淺坑留在地面上。

“鳳眼拳,靈歸!”聶飛的靈力匯聚到右拳中指的指節上,精準的擊中了活屍的心臟。

逐鬼七穴在對付鬼上身的活人時特別有效,而活屍雖然已經不是人,但他的魂魄還被壓制在體內,任何擁有魂魄的肉身被擊中這七穴的時候都有可能被打出魂魄,因此在聶飛的眼中,活屍的身上被擊出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只不過這個人影和活屍之間還有一道淡淡的絲線連接在一起,如果不盡快斬斷這條絲線,魂魄最終還是要回歸這具肉身之內。

聶飛旋身繞到活屍的背後,右掌呈刀,對着這條絲線斬落。

刀過線斷,活屍發出最後的一聲嘶吼,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那個從活屍體內打出來的模糊人影在月光下慢慢變得清晰了起來,聶飛這才發現原來這個活屍是一個精壯的中年男子。

“你是什麼人?我這是怎麼了?”中年男子的目光逐漸從迷惘中恢復了過來,看着聶飛問道。

“你被煉成了活屍,我剛把你解救了出來!”聶飛看着中年男子淡淡的說道。

活屍由活人生生煉成,他們的魂魄還被壓制在體內,只餘下一絲靈智和本能,因此活屍往往被用來執行一些簡單的任務,因爲他們有基本的思考能力。

這具活屍讓聶飛想起了之前公司大樓裏出現的那兩具活屍,所以他纔將活屍的魂魄打出肉身,因爲他要問清楚活屍的來源!

…… “活屍是什麼東西?我這算是死了嗎?”中年男子迷惘的看着自己半透明的雙手說道。

“從某方面來說,你的確是死了,你的肉身已經不能稱之爲活人,你的魂魄被壓制在體內只剩下一絲靈智和本能,爲了不讓你繼續害人,所以我們纔將你的魂魄打了出來!”見到戰鬥終於結束,沒頭腦飄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盯着他問道:“我們想知道你生前究竟發生什麼事,你究竟是在哪被煉成活屍的!”

“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記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就忽然昏過去,然後你們兩個就出現在我面前了。”中年男子依舊是一臉的困惑。

此時,天空開始降雪。我一大早就帶着八千斤的重量出來掃雪了。這一圈掃下來,出了一身的熱汗,但是一點都不覺得累,我乾脆,又在腰裏捆綁了一千斤的重量。

Previous article

“難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