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出了正門,外面正在飄雪,下意識的,平兒往左廂看了眼,看到倒映在玻璃窗上的那個影子,一時間,心裏五味混雜。

想起那夜的滋味,腿軟的,快要站不住道……

……

“二哥,你一個人留在都中,怕不大好吧?”

果然沒出王熙鳳所料,賈璉請賈環來商議之事,正是想留守都中。

賈環自然也明白他的心思,卻還是不放心道:“這幾年,皇權、軍權交替,再加上其他一些變化,都中很難素淨下來。

咱們家又在風口浪尖上,難免有不開眼的盯上。

我帶家人南下,也有避避風頭的心思。

獨留你在家,怕不大安寧。”

賈璉膽子本就小,聽這樣一說,頓時猶豫起來。

不過這時,尤二姐端着一壺香茶進來,給賈環添了茶後,眼神溫柔無比的看了賈璉一眼,好似在看蓋世英雄一般……

賈璉見之,心中豪氣大壯,對賈環笑道:“三弟,你是頂天立地的無敵大將,我自然不能和你比,但是,我亦是先榮國的親孫,身上襲着先榮國的爵兒。

若是本本分分的待在家裏,還能被人害死,那也活該去死。

三弟只管放心就是,我並不出去亂逛惹事。

只要三弟照顧好巧姐兒她們娘幾個,我就感激不盡,後顧無憂了。”

“……”

賈環本還想再勸勸,甚至不惜發作在背後出幺蛾子的尤二姐。

告訴她小聰明真是用錯地方了。

可是,聽完賈璉的話,賈環心裏只能嘆息一聲。

他沉默了片刻,想了想後,道:“二哥,你若執意想留下來,那我也不好勉強你。

走時我會從鎮國公府、武威公府和奮武公府借三隊親兵,駐紮在家裏,保護你們的安危。

也方便在你遇到難處時,他們去那幾家公府求助,都能得到幫助。

只要你不仗勢欺人,讓人頂着你的名頭胡作非爲,沒人能動得了你。”

賈璉聞言,真真是大喜過望,和同樣喜出望外的尤二姐對視了眼後,就想說好話感激賈環一番。

然而卻發覺賈環面色忽地變得意興闌珊起來。

賈璉有些慌,不知該說什麼。

就見賈環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頭,沉聲道:“二哥,我們是兄弟,是一家人……

你還是再好好想想吧,一個人,終究不如和家族在一起。”

言罷,賈環往外走去,路過尤二姐,看到她眼中那抹得意後,目光陡然變得凌厲起來,直言不諱道:“尤氏,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再有下一次,你自以爲聰明,迷惑我二哥做出糊塗決定……

你是女人,我不方便出手,但我會讓杏兒來和你談。

到那時候,你就會知道什麼纔是真正聰明絕頂之人的手段。

人貴有自知之明,記好你的身份。

就你這點伎倆,呵呵。

若是我二哥被你蠱惑的出了什麼閃失,我保管你比上輩子死的更慘!”

……

“呼……”

出了東路院,賈環有些鬱悶的呼出了口氣。

雖然賈璉和王熙鳳早已名存實亡,若非這個時代離婚是捅破天的大事,在後世,這二人怕早就領了離婚證多少年了。

兩人的性子天差地別,賈璉喜歡的,是溫柔小意型的,偏王熙鳳好強的比尋常男子更勝一籌。

再加上王家那些事,使得兩人連基本的相敬如冰都做不到。

真真快成了仇人。

就算沒有賈環在,在前世紅樓原著裏,兩人也因爲尤二姐之死,成了仇人。

賈璉在尤二姐棺木前,當着賈蓉的面說道:“我忽略了,終久對出來,替你報仇!”

到了後來賈母死去,賈家敗落,王家也敗了,賈璉終於完成了他在靈前的誓言,休了王熙鳳,最終讓她哭向金陵事更哀,最後慘死短命。

所以,哪怕賈環沒有和王熙鳳行越禮之事,這一對夫妻,也註定反目成仇。

但是……

嘆息了聲,不管是矯情,還是自尋煩惱,賈環心裏多少還是有些彆扭。

畢竟,前世的那些事都還沒發生過。

而王熙鳳和尤氏及秦可卿也都不同,因爲賈璉並沒死。

留下賈璉一個人在都中,再加上一個不省油的尤二姐,賈環心裏總覺得不踏實。

若不是因爲他和王熙鳳的關係,賈環自然不會答應讓賈璉留下,可如今,他卻不好再強求。

生活啊,總是留一些缺憾於人,讓日子無法十全十美……

或許,這纔是真實的人生。

……

今夜多雲無月。

細碎的雪花,洋洋灑灑的飛落世間。

賈環仰頭望天,伸手接了幾粒雪花,待慢慢融化後,從袖兜裏掏出帕子,擦乾淨手後,緊了緊脖間的斗篷領子,大步往大觀園走去。

雖不知這會兒是否還有人沒睡,但是,賈環很想見她們。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如題,上週編輯通知了上架的時間,是這個月的一號。

一般情況下,月初一號上架都是在凌晨開通vip,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這樣……

咳咳!

沒有強推,所以有點慘,不知道責編會不會**我~~~

但我這個人天生樂觀主義精神比較粗大,所以還是喜滋滋的寫了點感言……

哈哈!

本書的成績,在很多人眼裏都是撲街了的,這麼多字數了,才這點成績。

但就我自己而言,其實是比較滿意的,是真的。

不是我不思進取,而是,我沒有與別人比,我在和自己上本書對比。

上本書,是一本港娛,完本時是一百六十多萬字,點擊十多萬,推薦,剛過一萬票,一萬零幾百票好像。高訂是四百多一些,均訂是一百八十多,不到一百九。

打賞總次數爲164次,總額加起來,好像是不到六百吧。

訂閱且不說,沒上架前誰都不知道會是怎樣,最近有不少四五級大神的訂閱都不大理想……不好說。

但打賞,尤其是這個月以來的打賞,我真的非常高興。

因爲不管錢多錢少,都是書友們對作品的認可。

一個月的打賞總額,就已經比上本書十個月加起來還要多了。

再有推薦票也是這樣,如今的推薦票已經比上本書一百六十萬字完本時還高。

可能是知足常樂吧,我在生活中就是一個比較容易滿足,比較容易傻樂的人。

哪怕有的時候情況比較糟糕,但我很少有沮喪的時候,就算難過,也很快就會過去,然後繼續前行。

今天真的是比較高興,打賞的人很多,推薦票也破了新高,所以不管是不是凌晨上架,都想多說兩句……

說這麼多的意思,就是想告訴大家,不用去想這本書和其他書比,數據有多麼慘,作者會不會切了入宮,或者會敷衍了事混全勤。

完全不必有這種擔憂!

上本書的數據比這本書悽慘的多,可要不是因爲老擦邊,老被警告,老被腰斬大綱,我現在可能都不會完本。

上本書寫的真的好痛苦,我有的時候一天會收到四五條責令刪改的站短,看的我是心驚膽戰。

我那時寫書,只覺得有一副無形的手銬,緊緊的鎖着我,讓我憋悶無比,不能伸展。當然,這不能怪大環境,是自己在作死……(不是涉h,咳咳,不僅是涉.h,主要是涉z……)

儘管這樣,我還是將大綱寫完了。

因爲,即使到了後期書寫的那樣糟糕,可還是有許多老書友,一直不離不棄的跟着。

我有時甚至都懷疑,他們都沒有在看我的書了,卻還是在訂閱着。

婚寵寶貝小妻 我無比的感動,我至今仍然記得他們。

比如說秦風清緣,在我第一本書還沒有簽約的時候,他就出現在我的書評區,支持我,鼓勵我,給了我人生的第一個打賞。

然後一直到完本,到現在,他一直都在。

還有經典含劇大長經……還有風起雨落……以及很多很多平時都不怎麼發言,但一直都在的書友。

我感謝你們陪伴我,讓我在那段並不怎麼愉快的日子裏,臉上依舊充滿了笑容。

這本書就好多了,我放開思想,撇開枷鎖,在紅樓世界裏想怎麼暢遊就怎麼暢遊,絕大多數時候,我都寫的很快樂。

所以,不管訂閱如何,我都會開心的寫下去,你們不用擔心的。

因爲如果單單是爲了賺稿費,我不會選擇這麼偏門的題材來寫。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陪我這個快樂的小撲街,繼續走下去~~

書要上架了,按照慣例,一些書友就會離開。

重生之億萬富翁 但我希望我的書友們不要離開,真的手頭緊了,也沒關係,起點那麼多贈幣,浩瀚如煙海……

你們去領就是。

對我來說,你們陪伴的情意,要大於每月的那幾塊錢稿費。

頂多,等日後你們發達了,手頭寬鬆了,過年壓歲錢下來了……偶爾間想起本書的時候,再給我補上就是。

嘿嘿~~

就寫這麼多吧,也不知道藍光大會不會在凌晨給我開通上架。

如果開通了,我就先發三章,後面兩章還要再修一修,有些詞語在寫的時候不會太糾結。

但寫完後再複查時,就會覺得有些礙眼。

比如說,賈政在訓斥賈環的時候,被他氣笑了。我寫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用“噗嗤”一聲來形容。

可回頭再看,這個詞顯然不合適的。賈政要是這麼娘,那他就應該和寶玉很合拍纔是……

然後我就揣摩了“嘿嘿”,結果還是不合適,賈政是道學夫子,不是賈環那種逗比風格,四十多了還嘿嘿……

想來想去,就想出了“哼哼”兩聲,算是氣笑吧。

重生之人魚進娛樂圈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急。

當然,如果凌晨時沒有開通的話,也還是希望大家別急,因爲最多也就是晚上一兩天而已,總要上架的不是?

咱就當再看兩天公衆章節吧!

心態好着呢~~~ 臨近新年,整個大觀園好似一座不夜城。

各色玻璃風燈點綴各處,恍若星辰。

輝映着雪景,更是美輪美奐。

腳踩在雪地上,發出“吱吱”的響聲。

愈發襯托出夜色的靜謐……

走過沁芳亭,過了竹林,遙遙看着瀟湘館,業已熄燈安睡。

賈環停留了稍許,眼神溫柔的注視了片刻後,又繞過瀟湘館,上了半山。

雲來閣上,同樣一片黯色。

唯有大青石旁老榕樹上的風燈,散發出幽幽的光芒。

在片片雪花中,看起來很美……

從半山下來,順着方向,賈環又去了大觀樓,蘅蕪苑。

也都熄了燈,睡下了……

其實天並不算晚,只是有身孕的人,都安歇的早。

既然已經逛了大半個園子,賈環索性將剩下小半也逛遍。

出了蘅蕪苑的遊廊,往北走,沒隔太遠,遙遙可見稻香村。

稻香村裏的屋子,倒是燃着燈。

隱約可見不知是李紈還是她丫鬟的身影,在窗子上的倒影在走動。

不過賈環不好進去,小叔子半夜裏去寡嫂屋子做客,實在不像……

順着稻香村,繞過那半畝稻田,度過蜂腰橋,路過蓼汀花漵……

“咦?”

隔着沁芳溪往東望去,一座東臨水,西靠山的宅院,依舊燈火通明。

隱隱有歡聲笑語傳來。

那一處,不是賈迎春所居紫菱洲之綴錦樓,又是何處?

……

“喲,是三爺……是王爺來了!”

從翠煙橋上了紫菱洲後,賈環就被守夜的婆子發現。

四個兩個婆子慌忙行禮。

其中兩個,是紫菱洲上的嬤嬤。

還有兩個,卻是原寧國府那邊的……

賈環先叫起後,看着兩個東府的嬤嬤,奇道:“你們怎麼在這?”

兩個東府嬤嬤忙賠笑道:“是姐兒要來尋二姑娘,奴婢們便送過來耍子。”

賈環聞言,笑道:“是芝兒啊,她喜歡姐姐?”

見賈環對她們笑,幾個嬤嬤當真受寵若驚。

外面都道賈環對家人好的不得了,一點架子也不擺,說話前不笑不開口,卻不知那是對真正的家人。

「女神!別為那個不要臉的新人說話,不就是想蹭你的熱度嗎?」

Previous article

“卓兄儘管武藝非凡,但一身錦緞坐在風沙口,他人知道了,是要笑話方某不懂禮數的。”方纔招呼卓景寧的人連忙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