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軒這次並沒有阻止。

戰氣震碎我的心臟後,我能死了,能解脫了,能……與他們一起死了。

“要這樣死了,多沒意思啊。”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 戰氣沒有把我的心臟震碎,我手的戰氣被來人打散了。

“饕餮王?”冷軒略帶驚訝的聲音在我身後:“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饕餮?

我現在根本沒什麼心情去管饕餮爲什麼會回來,一心求死,我再次在手凝聚了戰氣。

“小姑娘,你死了,誰給我開啓空間操縱術?”

戰氣再次被打碎,緊接着我的腰被一隻胳膊勾住,將我人提了起來。

看着冷陌離開了我,我使勁掙扎了起來:“你放開我!我要和冷陌他們死在一起!”

男人將我扛到肩頭:“我可不會讓你死。”

“饕餮王,建立新世界似乎也對你沒什麼影響吧,爲何要插手我的事?”冷軒擋住饕餮去路。

“我樂意,有意見?”饕餮說。

冷軒被噎住,半響,才說:“這女孩對我很重要,她今天必須死在這裏,還希望饕餮王不要插手我們之間的事,以後的新世界,您依舊是自由自在至高至強的王者。”

“啊,那也真是巧了,這女孩對我也很重要,今天不會把她交給你。”饕餮說。

“饕餮你放我下來!”我吼道。

饕餮不理我。

“那看樣子,只能一打了。”冷軒說。

“呵,你那控制空氣分子和吸收內力的三腳貓功夫?”饕餮嗤笑。

我從饕餮肩扭頭看了一眼,冷軒臉色有些難看。

“我的內力隨便給你吸,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吸了。”饕餮歪歪腦袋,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冷軒沉默了。

也是,饕餮這樣的內力,估計讓冷軒吸十年他都吸不完。

“既然饕餮非得要這個女孩,那我做個順水人情送給您罷了,反正新世界也馬能建立了。”最後,冷軒讓步了。

饕餮再沒看冷軒,一個閃身,消失在了空。

*

我不知道饕餮把我帶到了什麼地方,反正很安靜,沒有地震,沒有塌陷,綠草茵茵,還有鳥的叫聲,像個世外桃源。

他把我扔到草地。

我早已經放棄生的念頭了,也不怕他了,趴在地一動不動。

“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救了你,小姑娘,你是用這種態度來對待你的救命恩人啊?”

不說這事還好,一說我來火氣:“誰特麼要你救我的!饕餮!我恨你!你讓我和冷陌他們分開,算是死你都要讓我和他們分開!你救我幹什麼!你到底要救我幹什麼!”

“你現在可以開啓空間扭轉,這樣他們能回來了。”

“去你大爺的!你只想開什麼破空間扭轉!你以爲我開的了嗎!你以爲我能操控的了空間嗎!反正所有人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開什麼空間,回到什麼過去,我都不感興趣,我也不想做,我唯一隻想和他們死在一起,只想和他們死在一起……你卻連最後的希望,都讓我破滅了……你救了我,讓我一個人獨活着,又有什麼意義?又有什麼意義呢……”

“既然你都完全不想活了,那不如給我開個空間扭轉,讓我回到過去,你也算是送我個人情,指不定我回到過去改變了過去未來沒你什麼事了呢?怎麼都是死,你說對吧?”饕餮對我說。

我恨死他了,咬着牙齒瞪他:“你讓我沒死在冷陌身邊我還沒跟你算賬,現在還想讓我送你一個人情,做夢!”

“小姑娘,你咋那小心眼啊。”

“我是小心眼!我特麼是小心眼了!”我一股腦的吼了出來,一邊吼一邊鼻涕眼淚的往外滾,到了最後,到了最後,到了最後我都不能與冷陌死在一起!

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空間發生了微妙變化,應該是有誰闖進了饕餮製造的這個世外桃源裏,但此刻的我早已萬念俱灰,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了。

“饕餮王說的這個方法或許是可行的。”確實是有人來了。

聽着聲音熟悉,我習慣性的擡頭看了一眼。

竟然是鍾染和冗!

“鍾染爺爺?冗?”我有些驚訝。

鍾染在我面前蹲下來,伸手拍了拍我腦袋:“可憐的小姑娘,辛苦你了,你受的折磨肯定很多吧。”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呢?”我回他。

“其實,要想救回冷陌他們,也並不是沒有辦法。”鍾染說。

“救回他們?”是我親手把劍插進他們身體裏的,我知道的,他們救不活的,所以我一點都提不起心情,還是趴在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冗也走了過來:“你身體擁有扭轉時空的能力,如果扭轉時空回到過去遇到冷軒之前,按照鍾染交給你的辦法,這未來,理論來說是可以改變的。只不過……需要付出巨大代價,看你願不願意了。”

他們不像是在說假話,我有了些精神,撐着自己坐起來:“詳細說來聽聽。”

鍾染說:“扭轉時空回到過去是種很危險的行爲,一不小心影響了歷史的設定,很容易讓未來崩壞,所以你們不能影響歷史設定,但可以改變過程,我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我搖頭:“不明白。”

真不明白,說的太抽象,聽不懂。

“這麼說吧。”鍾染換了個方法:“是說,歷史讓你們對戰冷軒,這是設定好的結果,不能改變,所以算回到過去,你也不能刻意阻止你們遇冷軒,否則未來會大亂的。”

我似懂非懂:“你的意思是,遇冷軒這個結果不能改變,能改變的……是我們與冷軒對戰的過程?”

“對,很聰明。”鍾染露出讚賞神情:“現在我告訴你如何戰勝冷軒的方法,你要聽好了。”

“等等!”我突然叫停。

鍾染和冗怪的看我。

我臉色沉了下去:“你們知道如何戰勝冷軒的方法?”

鍾染和冗頓了頓,旋即點頭。

我深呼吸一口氣:“那麼,爲什麼,你們不來幫忙?爲什麼,要看着我把所有人一個一個殺死都不來幫忙!爲什麼!爲什麼你們現在纔來說這件事!你們這麼做,讓我如何來相信你們!” 我幾乎是用吼的吼了出來,明明他們有辦法挽救這慘劇,卻偏偏要袖手旁觀到這個時候纔出現!

鍾染嘆了口氣:“小姑娘,有些事情我們也是迫不得已,要戰勝冷軒只能由你親手去做,如果途我們插手,或許會造成更加不可估量的結局,只不過我們沒想到的是,他的目的竟然是奪取能量球,先毀滅世界再創造世界,我們當時要來挽回已經挽回不了了,好在饕餮他救了你,我們還有一線希望。”

我說不出反駁的話來了。

饕餮在後面抱着胳膊:“我都說了,開啓空間的門,帶我回到最古老的過去,你們再去做你們的事,一舉兩得,也算還我這個人情,不是麼?”

“這恐怕不行,饕餮王。”鍾染扭頭看向他:“您想回到過去讓自己不要出生是不可能的,如果您不出生今天也不會有人來救她,沒人來救她,世界一樣毀滅,沒什麼區別。”

原來饕餮一直嚷嚷着要回到過去,是要讓自己不要出生?那麼強的強者竟然不想出生,不想存在於這個世界,也是挺葩的。

不過既然真的有挽救這種局面,挽救冷陌他們,挽救世界的機會,我還是想要試一試。

“說吧,鍾染爺爺,我該怎麼做?”我重新調整了情緒,對鍾染開口道。

“小姑娘,之前你還口口聲聲說着不會爲任何人開啓扭轉時空的方法,現在怎麼又要做了。”饕餮嘀咕。

是啊,之前我還大義凜然對饕餮說什麼開啓時空很危險,打死我我都不會開啓,到了現在……

“當我之前說的話都是放屁好了。”我頭也沒擡的回答饕餮。

饕餮被我噎住。

鍾染笑着搖搖頭,而後從懷裏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我。

我接過來,打開盒子,盒子是一顆紅色的小珠子。

“這是什麼?”我問。

“冷軒能夠操控空氣分子並且能夠吸收人和獸的內力,要打敗他,必須去地獄十九層尋求惡魔之王的幫助。”鍾染說。

“惡魔之王?!”我訝異:“但惡魔之王被封印了,我如何……”

等等!

難道說這顆珠子……

“你猜的沒錯,這顆珠子能夠暫時讓封印失效,暫時能讓惡魔之王從第十九層出來。”鍾染說。

解除封印的盒子……

“你要記住,在你殺了宋凌風之後必須第一時間趕去地獄十九層,你們遇冷軒途的時間是二十分鐘,二十分鐘之內你必須帶着惡魔之王重新返回冥界戰場,讓惡魔之王幫助你與冷軒對戰,但你千萬要記住,親手殺死冷軒的人,只能是你,切記,切記!”

一旦有了希望,我便不會再頹廢的坐以待斃了,從地爬起來,將盒子小心翼翼收進懷裏內包:“好,我明白了,接下來我該如何開啓空間扭轉術?”

“這先不着急,饕餮的世外桃源能夠讓我們不受到打擾,我們還有不少時間來做這件事,現在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鍾染緊跟着起來,看向我。

“什麼問題?”我問他。

鍾染沉默了。

冗從後面前來:“扭轉空間回到過去,不管怎麼樣都會對未來造成影響,要想讓未來被改變又能迴歸正軌不受影響,這種逆天的法術,施術人即將付出巨大的代價。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回到過去改變未來承受代價。二,在饕餮王的世外桃源裏養精蓄銳,在冷軒建立新世界之後,等待時機東山再起,我們也會盡量延長你的壽命。”

兩個選擇麼……

“小姑娘,你好好考慮考慮。”鍾染說:“其實第二種辦法也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待冷軒的新世界建立好以後,我們也能打敗他的。”

我幾乎沒有思考,淡淡一笑:“我這個人,較沒有耐心,冷軒能夠等待千年爲了得到能量球創造新世界,宋凌風爲了報仇能策劃千年陰謀等待時機復仇,我恐怕不行,我沒那麼大的本事也沒那麼大的精力,沒有冷陌他們的世界,我一秒鐘都不想獨活,更別說讓我等待什麼時機東山再起了,我只是個普通的小人類,你們太高估我了。”

“也是說,你選擇一了。”冗望着我。

我點頭:“對。”

“即使付出的代價是你只剩下五年壽命嗎?”

原來,代價是這個。

只剩下五年壽命……

能夠救回他們,算只剩下五年,也足夠了。

“我願意。”我說。

鍾染和冗相互看了看,同時嘆口氣:“既然這樣,我們也不阻止你,這個世界要做所有事情都是等價交換,得到什麼,要失去什麼,小姑娘,我們真的無能爲力,抱歉。”

“我明白,我不會怪你們的。”我說。

世間萬物相生相剋,世間萬物又平衡等價,等價交換是這個世界亙古不變的法則,任何人都改變不了。

我並不會爲此而動搖自己的心。

“鍾染爺爺,冗,教我如何開啓空間扭轉法術吧。”

鍾染和冗不再多說,開始教我了。

冗擁有預言術,鍾染擁有強大的法力,空間操縱術是我的一個被動技能,我自己本身是無法激發出這個技能的,但是藉着冗和鍾染的強大能力,還是強行打開了我身體的空間術法。

時空的漩渦出現在我眼前。

“記住,不要去其他任何地方,記住,你心想的必須是你最後殺死宋凌風的那一秒,否則再往前,你有可能殺不了宋凌風,再往後,有可能沒時間去找惡魔之王,時間的點你必須掐準,明白嗎?”鍾染再次囑咐我。

“我明白,鍾染爺爺。”

“還有。”冗再次拉住我:“扭轉時空回到過去,也許會有其他人的命運也會隨之扭轉,你要記住,大局爲重,你不可能再扭轉第二次時空了,明白了嗎?”

其他人的命運會隨之改變?

這是什麼意思?

我顧不得多想,面對着開啓的時空漩渦,深吸一口氣,而後,踏了進去。 我緩緩睜開眼睛,恢復了意識。

這是……

我舉起着神劍,宋凌風被我踩在腳下,慕修蹲在我身體正在憤怒不已。

我回了下頭,紅紅還被斬屍劍釘在地,沒有與我一起戰鬥,神劍還是神劍,沒有與斬屍劍融合變成超神劍,冷陌,魑魅正在我身後看着我,完好無損沒有受傷的看着我。

眼淚一下子從我眼眶涌了出來。

“怎麼,你還會爲我流淚?”宋凌風說。

冷陌關切緊張的眼神投到我身。

我回來了。

時空扭轉成功了,我回到了殺宋凌風的那個時間。

我們還沒遇冷軒,冷陌他們還沒有死,世界還沒坍塌,一切都還來得及,都還來得及……

我用力把眼淚咽回去,深呼吸,深呼吸,終於讓情緒穩定下來。

舉劍。

宋凌風說:“雖然我罪大惡極,但也罪不至死吧?你連那麼邪惡的紅紅都不殺,我可是你爺爺,傳授過你內功心法的人,你不是最重情重義重感情重朋友重親人的嗎?真的能下的了手殺……”

這句話我過去聽到過一遍了,現在不想再聽第二遍,宋凌風的話依舊沒說完,我的劍已經插進了他的胸膛。

他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我,我手凝聚出戰氣球。

“你要做什麼?!”宋凌風驚恐了。

“做什麼?”我歪了歪腦袋,看着他:“你把我當作陰謀的開始,親手培育我,恐怕當初是想把我變成鬼神來毀滅世界吧?奈何我的成長超出了你的預計範圍,你肯定沒想到吧,你會死在你親手製造的陰謀。別說下輩子了,這輩子,我讓你魂飛魄散!”

話畢,戰氣球砸在了宋凌風身。

宋凌風的身體被完全粉碎,化成了粉末,戰氣打碎了他的靈魂,宋凌風,徹底消失了。

一切都那麼熟悉,彷彿只是倒帶回放了一個鏡頭。

我收回神劍,折身撲進了冷陌懷裏,用力抱緊他:“冷陌!”

眼前還在浮現着我用劍貫穿冷陌胸膛的畫面,讓人顫抖,讓人害怕……

我不會再讓歷史重演,我不會再讓冷陌,再讓他們任何一個人死在我劍下!

“小東西,你怎麼了?”冷陌以爲我身體不舒服,捧我臉。

“我說你倆要噁心人能不能別當着我的面惡心?”魑魅扯了冷陌一把。

冷陌怒:“關你什麼事,別給我動手動腳!”

魑魅捲袖子:“我這小暴脾氣!”

這樣的感覺真的太好了,能再聽到他們吵架,能再聽到他們的聲音。

咚。

一個小盒子從我懷裏掉到了地。

“這是什麼?”魑魅撿起盒子。

我這才猛地驚醒過來,現在可不是敘舊的時候!

“冷陌,我需要去地獄十九層。”我從魑魅手搶過盒子,裝回懷裏:“你能讓士兵給我找匹馬嗎?要最快的馬。”

“你去地獄十九層做什麼?”冷陌不解。

現在沒時間與他解釋了,我只有二十分鐘時間!

“冷陌你相信我,拜託了!”我說。

冷陌皺皺眉,沒有再多問,揮手叫來士兵。

很快,士兵牽了匹馬過來給我。

怪物羅兆辭狠狠拍擊着大門,想要出去吃掉外面的美味,然而堅固的大門很好地遏制了它,讓它發出一聲又一聲憤怒的咆哮。

Previous article

“她是我妹妹,”小薇輕聲說道,“我叫劉若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