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中一名少女,外表二十歲左右,穿著紅衣,不斷地跟別人打招呼,正是先前在酒樓那個少女。

「主人,咱們沒有請帖,怎麼進去?」冰靈問。

「當然是遁進去,難不成大搖大擺地進去。」

「要是被發現怎麼辦?」

「府上那麼多人,男方女方親戚那麼多,不會被認出來的。」葉雄說道。

「要是讓人知道,堂堂江南王,去人家府上吃白食,估計會笑死。」火靈笑道。

三人化成一道流光,進入府內。

府弟之內,熱火朝天,人數非常多,大多數都穿得非常華貴。

這些人,全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不少是南域皇城的來人。

葉雄跟冰靈火靈混在人群之中,四下逛著。

「主人,那個就是陸天明。」

火靈指著那邊,一名外表七十多歲,滿頭白髮的老者說道。

葉雄探查一下,發現他只是半步金丹修為。

他這個年紀,才達到半步金丹,這一輩子恐怕再難進入金丹期。

不過,相對修真界來說,半步金丹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

畢竟,金丹修士已經是這片大陸上,最頂尖的存在。

陸天明不停地跟一些來客打招呼,根本沒發現葉雄在打量他。

葉雄本想上前詢問,但是人家這麼忙,他只好將這事情放到一邊。

想等禮婚完了之後,再去找他詢問。

周圍的人,三兩成群,全都在聊天。

葉雄找個角落坐下。

冰靈跟火靈沒見過人類的結婚場景,感覺很好奇,四下不停地張望。

「主人,我想去外面看花燈。」火靈說道。

高冷老公隱婚蜜愛 「說你是娘娘腔,還不承認,堂堂大男人去看花燈,你乾脆當女孩子算了。」冰靈出言挖苦。

「你怎麼說都無所謂,反正我就是喜歡。」火靈笑道。

「去罷,低調一點,別惹事。」葉雄吩咐。

「知道了,主人。」火靈說完,跑去院子里。

冰靈留在葉雄身邊,不停地看著那邊的花燈,欲言又止。

陸府喜事,整個院子掛滿了花燈,這些花燈形狀各異,看起來非常漂亮。

船狀的,魚狀的,仙女狀的,各樣各樣,讓人眼花繚亂。 「冰兒,你也去吧!」葉雄看出她心動了,當下說道。

「主人,我不喜歡這些扭扭捏捏的東西。」冰靈回道。

「用不著那麼拘束,去吧!」

「主人,不是我想去的,是你自己要我去的。」

冰靈說完,跟在火靈後面,朝後院那邊而去。

此時的陸府後院,像一條街道似的,人流量很大。

葉雄遠遠看著,很快就發現冰靈跟火靈懟在一起,看她們說話的嘴形,肯定又互噴了。

真是一對冤家!

葉雄正坐著,突然發現一道冰冷的目光掃過來,頓時有些頭疼。

千躲萬躲,沒想到分神之際,又被這個女的找到。

紅衣少女從遠處走過來,直接來到葉雄面前,問:「裝逼犯,你怎麼會在這裡?」

饒是葉雄平時口齒伶俐,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問你話呢,啞了?」三小姐怒道。

「青雨,怎麼了?」陸天明從遠處走過去,問道。

「爺爺,有個人潛進來,我懷疑他有什麼企圖。」陸青雨目光緊緊地盯著葉雄。

陸天明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頓時眼睛一亮。

「原來是江南王大架光臨,陸某有失遠迎,實在抱歉。」陸天明又是驚又是喜。

幾年前,江南王名震天下,前陣子,他在京都又大出風頭,將白家老祖大敗,名動一時。

現在的江南王,已經坐實年輕一代最強者的位置,他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在這裡出現。

「陸兄高抬了,不請自來,還請原諒。」既然被認出來了,葉雄也就客氣地回禮。

此刻的他,一身樸素青袍,模樣較之幾年前有很大不同,髮型跟氣質變化很大,沒想到對方還是認出自己,不愧是當情報員出身的。

「哪裡話,你能來,是陸某的榮幸啊!」陸天明笑著做了個請的手指:「江兄請屋裡上座。」

「陸兄,我此次前來,是有點事情想請教你一下,不用太客氣。」葉雄拒絕。

他不想人盡皆知,高調不是他的范。

「江兄前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陸天明皺著眉頭問。

被這麼大的人物親自過來尋找,他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陸兄放心,我這次前來是小事。不急,等你兒子辦好婚事之後,咱們再慢慢聊。」葉雄說道。

聽他這樣說,陸天明鬆了口氣。

他印象之中,得罪江南王的人,全都沒有好下場。

「青雨,還不快招待一下江兄,你不是一直都仰慕他嗎,現在他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了,你還傻愣著幹什麼?」

陸青雨的臉,瞬間就紅了,又是尷尬,又是難堪。

江南王的大名,她幾年前就聽說過,如雷貫耳。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被她稱為裝逼犯的男人,就是那個被修真界,稱之百年一遇天才的江南王。

「你真是江南王?」她有點懷疑。

「你是不相信你爺爺的眼光嗎?」葉雄笑問。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沒有,沒有,只是……」

「只是我更像個裝逼犯是不是?」

陸青雨又是一陣尷尬,恨不得鑽個地洞進去。

人家是金丹修士,是名震修真界的少年英才,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恨不得巴結他。

在他眼裡,靈溪茶跟伏花茶算得了什麼。

想起自己在酒樓之中,搶人家的座位,說著鄙視人家的話,她就無地自容。

「我錯了,江南王,你能不能原諒我?」好半晌,她終於鼓起勇氣認錯。

「行,我原諒你了。」葉雄點點頭:「三小姐去忙吧,今天你夠忙的!」

「不忙不忙,我一點都不忙。」陸青雨連忙說道。

「哦。」

等了半分鐘,陸青雨還原地晃著,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

「陸姑娘,我看外面親戚挺多的,你不去接待一下嗎?」

「我二哥在那裡就夠了,要不我帶你四下逛逛?」陸青雨問。

「你堂堂陸家三小姐,走到哪裡都帶光芒,我不想讓那麼多人看到。」葉雄拒絕。

陸青雨有些遺憾,聽出葉雄聲音之中,似乎對她留在這裡,不是很中意,當下識趣地離開。

葉雄找個角落坐下來,靜靜等待婚禮結束。

沒多久,新郎就帶著新娘回來,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結婚儀戒。

邁火盆,喝交杯酒,等等,很多規矩。

葉雄在修真界,還是第一見到這些風俗習慣,跟地球相似的項目還有不少。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酒宴。

酒宴開始的時候,冰靈跟火靈都回來了,兩人臉紅耳赤,顯然又幹了一架。

這兩傢伙咋就那麼大的仇?

難道,真是水火不融?

酒宴剛開始,突然兩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到花園裡。

「陸天明,兒子結婚這麼大的事情,怎麼連老朋友都不請啊?」一道陰悚的聲音傳來。

一名外表四十多歲的熟婦,半步金丹修為。

一名外表五十多歲的鷹鼻老者,居然是金丹初期修為。

說話的是那名熟婦,聽她的話,語氣不善。

周圍的人,紛紛望過去,個個都在猜測,來的到底是什麼人物。

陸天明臉色有些難看,目光落到熟女身邊那金丹老者身上,更是臉色大變。

下一刻,他目光落到葉雄所在的地方,又鬆了口氣。

「譚梅,你又來幹什麼?」陸天明問。

「陸天明,你還記得一百多年前,蒼瀾鎮發生的事情嗎?」被稱為譚梅的熟婦問。

「譚梅,你有事情可以私下來找我,速速退下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好你個陸天明,連狀況都搞不清楚,你知道我身邊的是什麼人嗎?」譚梅指著身邊的老者,大聲說道:「他乃古蒼派掌門古勁,金丹修士,今天我請他過來,就是要你給我個交待。」

聽到古勁的名字,場下有人驚呼起來。

古蒼派是域外勢力之中,一個十分有名的門派。

倒不是因為實力強,而是因為門派之內的弟子,全都心狠手辣,為了進階,手段用盡,無所不用其極。古蒼派掌門更是教導弟子,為了進階,不惜任何代價,哪怕將自己的親生父親殺死。

這個門派,被所有門派所不恥,沒人想到,古蒼派的掌門古勁,會來到這裡。

周圍的人,全都退出十幾米,生怕受到牽連。 古勁見自己的威勢讓很多人驚退,十分得意,朗聲說道:「陸天明,譚梅是我的朋友,一百年前,她父親譚正英在滄瀾鎮出事,全都是因為你的花言巧語。我今天過來,就是想你給個說法。」

葉雄眉頭一皺,想起滄瀾小鎮,不就是一百多年前,忘憂草所在的空間裂縫,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嗎?

「我不認識滄瀾小鎮,更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陸天明臉色一沉,喝道:「古勁,別以為你是金丹修士,我就怕你,這裡是大風城,你在南帝地盤鬧事,就不怕南域的追殺令嗎?」

「南域追殺令,你還真當自己是回事啊?」古勁冷哼一聲,說道:「現在四域應付魔界都沒空,想殺我,必須要派金丹中期修士,愛羅莎會為了你區區一個退役的情報員,派金丹修士殺我,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就算愛羅莎真的派人過來,來援還沒到的時候,你全家就死光光了。」譚梅冷哼。

陸天明臉色鐵青,目光不由得,又穿過層層人群,落到葉雄身上。

此時此刻,葉雄是他唯一的倚仗。

葉雄有事情要詢問陸天明,這個忙,他不可能不幫。

像古勁這種人渣,哪怕他沒得罪陸天明,葉雄遇到之後,也是見一個殺一個,免得禍害人間。

當下,他點點頭。

陸天明見狀,當下大喜。

有江南王幫忙,他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等待下一世花開遇見 「譚梅,我再說一次,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你執意要找我麻煩,那就別怪我不客氣。」陸天明怒道。

「陸天明,你找死。」

譚梅大怒,對身邊的古勁說:「勁哥,別跟他廢那麼多口舌,先把他的家人抓過來,看他老不老實交待。」

古勁並沒有動手,目光掃落人群中。

剛才,陸天明明明嚇得臉色鐵青,但是目光掃過人群之後,馬上臉上露出喜悅之色。

可能性只有一個。

這些人之中,有可能有高手。

「陸天明,看來你是有倚仗,把他叫出來,我倒要看看,誰讓你有這麼大的狗膽。」古勁冷冷地說道。

陸天明冷哼一聲:「說出來,嚇死你,他就是……」

「是我。」

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來。

冰靈從人群之中走出來,來到中間,雙手叉腰,傲慢地看著譚梅跟古勁。

「你們兩個,速速離開這裡,不然的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冰靈喝道。

「你是誰?」古勁看著面前這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姑娘,一臉疑惑。

「我是你姑奶奶。」

轟!

場下傳來一片鬨笑。

一邊是活了上百歲的老者,一邊是才十四五的姑娘。

這話從冰靈口中說出來,那叫一個滑稽。

「你找死。」古勁大怒,手袖拂了出去。

欠債還了三分之一 貴妃娘娘又被翻牌子了 當下,一鼓強大的威壓釋放出去,狂風起。

這一下,他用了五成實力,就是想試試,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物。

「才使用五成實力,就算你全力,姑奶奶都不看在眼裡。」

冰靈玉手一拍,一鼓冰雪寒氣將對方的攻擊擊破。

餘威不減,直接朝古勁擊去。

「你是金丹修士?」古勁大驚。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這小姑娘雖然只是輕輕一掌,但是這種攻擊力,絕對不是半步金丹修士能做到的。

「算你有眼光,快滾,不然本姑奶奶讓你上西天。」冰靈老氣橫秋地喝道。

場外的人,全都震驚不已。

十四五歲的金丹修士,這是什麼天才啊!

“找秦二爺?你身上有錢給他嗎?”

Previous article

身心俱疲,嘴仗他就不打了,做到這份上,他也是夠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