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人沉默了一下,顯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點了點頭,當下互相對視了一眼。

他們能夠聽出葉天話中的意思,想要得到那刀以及功法需要付出代價,那代價便是他們一生的自由。

以葉天的強大實力和手段,他們也不會傻傻的認為,葉天只是在恐嚇他們,絕對是說到做到。

如果得到了刀和功法后,他們在日後有了背叛葉天的想法,恐怕這個想法剛一升起,便會立馬被葉天反制吧!

不過短短的幾秒,瓦塔諾露出堅定的神情,乾脆利落的拜伏在地,說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話。

「尊上,瓦塔諾已起誓為尊上之奴,雷霆雨露,皆為大恩。

瓦塔諾願接受一切,只為能跟隨尊上左右,得證武道極致!」

欒天龍神情複雜,看了看瓦塔諾,中沒有辦法下這樣的決定。

他不像瓦塔諾,可以說已經功成名就,而且已經達到內勁武者境界。

葉天是內氣宗師,拜他為師,能讓自己變得更強,欒天龍自然不會拒絕,且也會完全做到尊師重道的一切條件。

可接手那刀卻不同,要放棄自己修鍊多年的所有,一切從頭開始,而未來成就卻無法得知,更需要付出自己一生自由為代價。

這在欒天龍看來,顯然是不值得的。

這時候,看著欒天龍沒有表示后,葉天也沒有在意,轉而對瓦塔諾說道:「很好,那這刀便給你了!

等下我也會給你功法,希望你用心去修鍊,這刀和功法相合的,確實有一個後門,能讓我能控制你。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其他,只要你沒有做出背叛我的事情,我也不會控制你,我要的是手下,不是傀儡,你明白嗎?」

「是,瓦塔諾以靈魂起誓,永不背叛,否則讓天雷地火臨身,永不超生!」

瓦塔諾以頭搶地,恭敬且激動的喊道。

葉天滿意的點頭道:「那行,你拿著刀先下去吧,等下我會去找你!」

瓦塔諾起身,接過那把刀,恭敬的下去了。

瓦塔諾一走,欒天龍頓時露出緊張的神情,不安道:「老師,我……」

葉天揮了揮手,示意他不用多說,轉而說道:「你不用緊張,這事本來就是讓你們自行選擇的!

選與不選的權利,都在你們自己手上,這是一次機緣,但也是一次豪賭,未來如何無法肯定,我才會讓你們自己選擇的!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先去交瓦塔諾如何使用那刀,之後有時間再來指點你武功上面的問題!」

說著,葉天起身走了。

在得到那把刀,並通過市統補全了刀的缺陷,以及知道了一些刀的秘密之後,葉天心中便有了一個利用著刀的計劃,既然著急著要去實行了。

另一邊,位於姜嫣然的酒吧,葉天找到了瓦塔諾,拿出系統兌換來的功法。

說是功法,其實只是一個古怪的人偶。

拿出那個人偶,葉天正色的看著瓦塔諾說道:「這便是魂偶,能將人的魂魄與刀中的怨靈相結合,從而人刀合一。

從此不受刀中怨氣影響,能夠自如操控此刀,發揮這把刀的真正威力,並能得到刀中幾百年積累下來的怨靈反補,從而提升實力。

最重要的是與刀相合后,這刀中的怨靈因吸收了歷代的刀主神魂,這些刀主生前所修鍊的一切功法武學,也便能一併學會了。」

近身兵王 瓦塔諾沒有說話,眼神透著堅定。

葉天點了點頭,又說道:「這魂偶是我的,自然留有後門,這點剛才我已經說了。

現在你再最後考慮一下,要不要接受,一旦接受,你的一切將由我掌握。

當然,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也不會用出這個後門,你可要考慮清楚!」

瓦塔諾沒有多想,直接跪倒在地,恭敬的說道:「主人,瓦塔諾已想好了,想追隨主人左右,以證武道極致!」

很明顯,瓦塔諾已經考慮得很清楚,連對葉天的稱呼也從尊上換成了主人。

見此情況,葉天也不再廢話,直接運轉體內的真元,按照系統給予的法門,直接將魂偶激活,打入給了瓦塔諾。

魂偶打路瓦塔諾體內的霎那,一道和他相似的虛影在他身上浮現,隨後迅速的化作一道光霧,遁入到那把從竹中至映手上得到的詭異長刀。

下一刻,長刀散發出光芒,似乎想抗拒光霧的侵入,但卻無濟於事。

片刻后,光霧完全侵入長刀,長刀上的光芒消失,瓦塔諾的身體也不斷顫抖著,可見一道道奇怪的虛影時閃時滅。

若仔細看,便會發現那些時內時滅的虛影,竟有著人體五官的面貌,看著讓人有幾分滲得慌。

很快,那些虛影漸漸的減少,瓦塔諾的身體的顫抖程度也慢慢恢復。

最終當虛影不見了,瓦塔諾的身體也不再顫抖,緩慢的站起身來。

見此情況,葉天問道:「怎麼樣?感覺如何?」

「主上,瓦塔諾感覺良好!」

瓦塔諾平靜的回答,只是聲音卻顯得非常的冷,不帶任何感情,如刀鋒一般。

葉天對此並不在意,他知道瓦塔諾會如此,這是受到刀中怨靈的影響,身心受到了衝擊,之後能不能恢復,就要看他個人的意志了。

當下,葉天問道:「看你現在的樣子,還算不錯。

應該已經和刀中的怨靈相融合了,想來得到怨靈的所有信息了。

之前竹中至映的神魂被刀中怨靈吞噬,你現在有他的記憶,以及秘術嗎?」

瓦塔諾閉上了眼睛,似乎在思考,隨後睜開眼,略微的點了下頭,「主上,已經找到了竹中至映的記憶和秘術。

只是因為和怨靈相融合時,有部分記憶缺失,所以並不能得到竹中至映完整的記憶和秘術。

而且不知什麼原因,雖然竹中至映腦海中有一個關於神主的名稱,但卻沒有何以之相關的記憶。

我可以完全感覺到,那股記憶似乎在我與怨靈融合之時,被什麼東西完全摧毀,包括其他歷代刀主的記憶,出現這樣的情況。」

聽到這裡,葉天頓時皺起眉頭,他居然知道之前竹中至映手中的神主非常厲害,但現在看來,厲害程度恐怕超出了想象。

能夠在瓦塔諾融合刀中怨靈的時候,那個神主有所反應,葉天並不意外。

畢竟這刀是他製作的,這其中一定留有什麼後門,否則又怎麼控制竹中至映之類的所謂神侍呢?

可對方在感覺到刀要失去控制,居然抹去了關於竹中至映等人,並於其本身的所有記憶,這到底是為什麼?

葉天皺著眉頭,總覺這裡面似乎有什麼不對,在加之通過竹中至映所得知,神主派他們過來的目的,便是大陣底下的東西。

那神主為什麼會知道江陵市這裡有大陣,而且大陣底下有東西,則知道這大陣不日即將崩潰呢?

那神主對這些這麼了解,和華國必有關係!

只是一個西扶桑人,是怎麼和華國有關係的?

至於所謂的什麼預言,葉天是一個字都不信,他相信這世界上有預言的神通,但絕不相信隔著千八百公里遠,就能夠作出一個預言。

那丫的真有這本事,就不會是區區西扶桑的神主,而是整個地球的神主了。

不過苦於半路出家,又沒門沒派的葉天缺少信息,只能暫時不想這些,轉而考慮起接下來的計劃。

當下,他對著瓦塔諾說道:「記憶缺失的程度厲害嗎?」

瓦塔諾如實回道:「還好,最近的記憶都在,缺失的部分都是與神主有關或時間太久的。」

葉天問道:「那竹中至映所修鍊的秘術呢?像分身秘術!」

「缺的都是一些影響不大的,像分身秘術都還保留著!」瓦塔諾再次回道。

「你有能力施展嗎?」葉天又問。

瓦塔諾沒有回答,只是把刀一揮,身體居然神乎其神的一分為二,變幻出了兩個人來。

見此情況,葉天不禁滿意一笑,當即說道:「很快,你先熟練一下,等下按照我說的去做……」

說著,葉天便悄聲的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瓦塔諾。

瓦塔諾點頭,表示明白。 與此同時,位於西扶桑的一處山脈中,一座恢弘的神社聳立其間。

這神色的風格看著古怪,並不是,扶桑特有的建築風格,反倒有點類似於華國古代盛唐風格。

在神社的中央,是一座唐式風格的雄偉大殿,正中間的神台是一座八頭八臂的猙獰神像。

在大殿兩邊的架子上,放置著滿滿的點燃的蠟燭,只是奇怪的是,這些蠟燭大小不一。

其中最大的,是四根成人手臂粗細的蠟燭,立於大殿最接近正中神台的地方。

再往下來,是八根稍小一點的蠟燭,之後是二十四根更小的,最後則是一百多根最小的,整個大殿因這些蠟燭的下而照得通明。

重生香江的導演 此時,在神台之前,一個身穿絲扶桑巫女服飾的少女,正跪在那裡念念有著,似乎在進行祈禱一般。

就在這時,殿內突然奇怪的颳起了一陣的風。

狂風吹過,那些蠟燭頓時搖擺不定,明暗閃爍,讓之前還光明正大的大殿,立刻變得陰森可怕起來。

「啊……這是……」

這突然的變動,驚醒了正在祈禱的少女。

她連忙直起身子,神情顯得驚詫,一時間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大殿兩邊的架子上,有一根蠟燭的火焰,突然閃耀了一下,隨後便熄滅了,似乎是被風吹滅了。

詭異的是,在這根蠟燭熄滅的霎那,大殿內突然颳起了的狂風也隨之消散。

所有蠟燭恢復之前的光明,將大殿重新照的光明正大,似乎剛才的異象並沒有發生一般。

可看到這裡,少女卻是臉色發白,急切的起身,來到了放置蠟燭的木架前,看著那根熄滅的蠟燭,驚呼失聲。

「神燈滅了一盞,代表著有神侍身死,燈燃人在,燈滅人亡。如今燈滅了,那便代表著人已經死了,這怎麼可能!

可這燈除了神主,並沒有人能看出哪盞燈代表著誰,根本不知道究竟是誰死了?難道是進入華國的人嗎?

除了跟在安信天王的竹中至映外,為了不引起帝龍閣的注意,還有三位神侍分別通過各種交通方式趕過去,到底是哪位死了?」

就在這時,大殿內那猙獰恐怖的神像居然顫抖起來,那八個頭顱的眼睛盡皆亮了起來,散發出了詭異之光。

神台上,猙獰神像顫抖著,發出了聽不清幾個聲音,分辨不了是男是女的憤怒吼聲。

眼見著這個情況,少女顧不得其他,迅速的跑回道神台前,撲通跪倒,以頭搶地,擺出無比恭敬的姿勢。

終於,神像上的異象消息。

少女直起身子,臉上是劫後餘生的神情,黑白分明的雙眼中閃動著思慮,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片刻后,她緩慢的起身,倒退著出了大殿。

在少女退出大殿後,便有一個年齡較大,也是穿著巫女服飾的中年婦女上前,恭敬的問道:「聖女大人,發生什麼事了?」

少女冷聲說道:「不要多問,給我安排一下,我要去立刻趕去華國,希望時間上還來得及!」

中年婦女臉色一凜,點了下頭,不敢再多問,轉身去辦事了。

「織田信子大人,剛才我感應到了神主的力量,怎麼回事?」

就在中年婦女剛剛離去,一道身穿紫色緊身衣,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身影憑空閃現,就好像穿越了空間過來一般。

對於這道憑空出現的身影,少女神情不變,似乎早有預料,淡淡的說道:「前往華國的神侍死了,神主降怒!」

「什麼?前往華國的神侍死了?這……這怎麼可能!

這幾位神侍可都是我影之里的影級影武者,擁有各自的影之奧義。

就算打不過,也能夠依靠輕易逃脫,怎麼會死的?」

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身影語氣驚訝。

少女神情不變,說道:「神魂燈已滅,而且神主將怒,必然不可能有錯。

這次的華國之行,事關我扶桑崛起之根本,也與神主降臨有關。

所以我必須要親自去一趟華國,主持搶奪神器的要事,以平息神主的怒火。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要小心八傑集家族方面的動靜,千萬不要大意!」

「是!我去通知其他人,讓他們一起過來守護神社!」

神秘身影點了點頭,簡單的應了一句,再次憑空消失了。

少女抬頭看向天空,眼神中泛著憂慮,為了防止動蕩人心,她並沒有將事情的真相完全說出來,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些。

就在剛才,神主降臨之時,除了告知她有神侍身死。

還說了華國出了大變故,有巨大的危機降臨,嚴重影響降神計劃。

叫她迅速趕往華國,將神主的轉世之人帶回,提前實施降神計劃,使神主重臨人間。

雖然神主沒有說那危機究竟有多恐怖,又會有多麼巨大的影響,但織田信子還是分明從神主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明顯的惶恐不安。

這可是800年以來,所沒未有過之事啊!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織田信子是陰陽神社的聖女,能夠成為神主麾下四聖之首,甚至一定程度上代替神主指揮所有教眾,自然是有著她的依仗。

和神主麾下其他三聖及八天王不同,作為陰陽神社的聖女,得到神組特殊的恩賜,能夠修鍊特別的功法,從而接受上一代聖女所傳承的力量和部分記憶。

雖然在傳承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流失缺少,但就算是這樣,起點天生比其他人要高。

不說其他,單單幾百年下來的積累,可想有多麼恐怖了,更何況還有傳承的部分記憶,其實力的提升和發揮更是恐怖,自然便力壓其他三聖了。

可越是這樣,織田信之便越對今天神主的反應,感到恐懼和害怕,害怕那突然出現的危機。

鮮血慢慢染紅了地面,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視線放到前面的時候,顧靖卓只覺得自己的上空的房梁都在旋轉,而整個人的重心在直直的往下掉。

Previous article

蘇筠對庄嫚笑笑:「庄小姐果然懂我,是應該從長計議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