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元如疼的瞳孔猛的睜大,臉色扭曲起來,張大了嘴想要說話,想要辯解,可是姜雲卿卻根本不給她機會,手中短劍直接拿了起來,下一瞬便朝著她眉心處急刺了過來。

這一刻,元如忘了所有事情,只知道她想要保命,猛的尖叫出聲:「我說,我說!!郡主在林瀾軒,在王爺的院子里!!」

姜雲卿手中持劍的動作頓了頓,在元如放鬆下來,剛想討好求饒讓姜雲卿放過她的時候,下一瞬卻是見到姜雲卿手中的劍突然一揚,瞬間劃過她的咽喉。

元如張大了嘴,看著姜雲卿斷斷續續道:「為……為…什麼……」

為什麼……

她已經說了李嬋的下落,她已經招了,為什麼還要殺她……

「因為你該死!」

姜雲卿手持著短劍站起身來,冷然說完之後,就直接轉身朝著門外走去,而徽羽見狀只是快步走到一旁去將福冬弄醒之後,沉聲對著兩人說道:

「碧心,你和福冬立刻離開齊王府,福冬知道送你去什麼地方!」

「可是小姐……」

「小姐有我!立刻走!」

徽羽冷聲說完,看了福冬一眼就快步走出去,朝著姜雲卿追了過去。

那邊福冬隱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便什麼都沒多說,直接轉身拉著碧心就快速朝著柴房外走去,帶她離開齊王府。 四個男人一直盯著冥落走進一旁的森林中才回過頭來……

「小妞,你儘管哭,這荒郊野外的哭破天也不會有人來的!」

紋身男兇狠而又淫蕩地笑著,解開褲子就欲行事……

「額,那個……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這樣子不太好吧。」

疫生 冥落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四男的笑聲戛然而止,齊齊回過頭來……

「哈? 最後的三國 小子你是想死了么?」

見冥落並沒有走而是折了回來,紋身男提起褲子,臉色徹底陰了下來……

「啊,我不想死」,冥落一臉無辜,「只是實在不忍看著你們四個大老爺們糟蹋一個弱女子。」

「多管閑事兒是么,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見義勇為啊」,紋身男和其他三個男人對視了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只是可惜像你這樣的愣頭青一般都沒什麼好下場!」

四柄折刀齊刷刷地亮出,紋身男眼神示意了一下,高個兒男直接朝著冥落沖了上去,手中的折刀毫不留情地捅向冥落的小腹……

冥落笑了笑,只一個側移便躲過高個兒男的攻擊,同時,一記拳頭直接落在反應不及的高個兒男的肚子上……

高個兒男紫青著臉捂著肚子踉蹌退開……

「你們仨不是他的同夥么,還愣著幹什麼,趕緊一起上呀。」冥落看向紋身男和另外兩個男人,挑釁似地說道。

「小子,你好像很囂張啊」,紋身男活動了下粗壯的手臂,惡狠狠地說道,「看大爺今天弄不死你!」

紋身男直接一個虎撲撲向冥落,眼中殺氣騰騰……

但冥落卻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嗯?」

紋身男環顧四周,卻不見冥落人影。

就在這時,紋身男的身後突然傳來兩聲哀嚎……紋身男連忙轉頭看去,只見不知何時冥落已出現在另兩個男人的身後,將兩男直接踹倒在了地上!

「不是說讓你們一起上么,你倆在這兒夢遊呢?」

冥落死踹著那兩人,一邊踹一邊嘴裡罵著。

那兩人只顧抱著頭護著襠,在冥落那強有力的踹擊下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

「我特么給你臉了?!」

紋身男見冥落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大吼一聲,直接暴衝到冥落面前,手中的折刀劃出一道冰冷的弧光……

與此同時,在冥落腳下哀嚎的那兩人突然反手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冥落的雙腿,任憑冥落怎麼使勁都掙脫不開。

咔嘣一聲,紋身男手中的折刀砍在了一截黑刃之上,折刀立馬斷為兩截!

還沒待紋身男反應過來,冥落的右手已經閃電般捏住了紋身男的咽喉……

「你倆是繼續抱著我的腿呢,還是要你們老大的命?」冥落斜眼看向死死抱著他的腿的那兩人……

那兩人對視了一眼,連忙鬆開手退開老遠距離。

「還有你,剛才說了什麼啊?我沒聽清,再和我說一遍唄。」

冥落的視線落在紋身男那已經漲成豬肝紫的臉上,微微一笑,說道。

「壯……壯士……饒……命……饒……小的……一命……」,紋身男大張著嘴拚命求饒。

「昂,讓我饒你一命啊,可以啊。」

冥落鬆開手,紋身男捂著脖子踉蹌退開……

就在這時,一開始的高個兒男不知何時已摸到冥落背後,雙手握著折刀悄無聲息地捅向冥落背心……

紋身男和另外二人皆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詭笑。

「啊,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冥落冷笑一聲,頭也沒回直接反手抓向那柄刺來的刀刃……

哧!

刀刃刺穿了冥落的掌心,冥落也順勢抓住了高個兒男握著刀柄的手。

冥落緩緩轉過身來,高個兒男的手臂隨之外折……冥落用完好的右手抓住高個兒男握刀的手腕,刀刃從左手中緩緩抽出……

高個兒男吃痛大叫一聲,鬆開了握刀的手……冥落用流血的左手接住了掉落的折刀。

「說吧,你是願意斷一隻手活著呢,還是想完好無損地死去呢?」冥落看著高個兒男,面無表情地說道。

高個兒男用一副見了鬼的眼神看著冥落,嘴角因為手臂傳來的劇痛而微微抽搐著……

噌地一聲,還沒待高個兒男回答,冥落手起刀落直接斬下了高個兒男的右手……高個兒男抱著流血的手臂在地上翻滾著,哀嚎聲響徹了整片森林!

冥落轉過身去,看向另外三人,「你們呢?選哪一個?」

紋身男和另外兩人看了在地上翻滾哀嚎的高個兒男一眼,然後回過頭相互對視一眼,眼神中充滿掙扎……

冥落向前走了一步……

「誒誒誒,不勞您親自動手,我們自己來。」

紋身男身旁的兩人喘著粗氣顫抖著伸出左手,拿起握著折刀的右手,閉上了眼睛……

啊!啊!

兩聲痛苦的哀嚎響徹了整片森林,驚起漫天飛鳥。

冥落看向最後的紋身男……

紋身男看著身旁兩位同伴痛苦的樣子,眼神驚恐而又兇狠。

「大爺選第三個!」

紋身男猛地抓起地上的同伴朝冥落扔了過去,然後撒腿便朝著森林中狂奔而去……

冥落側身躲過那人,看著紋身男奔逃的背影,猛地甩手而出……

咻!

一道黑光閃過,紋身男的右臂與他的肩膀分離開來……

紋身男哀嚎著跌倒在地,一時間,森林中哀嚎遍野!

「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聽到冥落放過了他們,四個男人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慌不擇路地四散奔逃而去……

森林中也恢復了安靜,只剩下女子斷斷續續的抽泣聲。

冥落走到女子面前,拿出一件黑袍遞予她,「你現在已經沒事了。先把這穿上吧。」

「謝……謝謝英雄相救……小女子……感激不盡……」

女子顫巍巍地站起來,穿上冥落遞過來的黑袍,遮住了那曼妙春光。

「你現在趕緊回家去吧,小心再遇到剛才那種人。」

見女子並無大礙,冥落轉身就欲離去……

女子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怎麼了?還有別的事嗎?」冥落回過頭疑惑地看向女子……

「那個……你的手……沒事吧?」女子淚眼朦朧地看著冥落。

「沒事。」

冥落拿起左手給女子看了看,只見掌心的那個血洞已經完全癒合。

「那個……你能送我回家嗎?我……我害怕。我家就在帝都。我會讓我爹好好謝謝你的。」

女子的情緒已經逐漸穩定了下來,但眼中依舊有些驚魂未定。

冥落想了想,「好吧,我送你回去吧。」

正所謂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 林瀾軒中,李嬋半靠在軟榻上。

明明已經是早春,可是她身上卻還圍著厚厚的狐皮毯子,一張臉像是失了血色一般,看上去有些蒼白,黑色的眸子里不時閃過驚悸之色,像是被嚇著了一樣警惕的朝著四周看去。

榻邊的小桌上擺著些吃食,裡面的點心看著色香味俱全,可是李嬋卻是半點都沒有動,而旁邊香爐里燃燒著她最喜歡的香味,可此時不僅沒有平復她心中的不安,反而讓她更加的煩躁。

「父王呢,他還沒回來嗎?!」

李嬋緊緊抓著衣袖臉色暗沉的問道。

不遠處站著的是齊王府的管家,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齡,此時正是戰戰兢兢的對著李嬋低聲回道:「回郡主,老奴已經命人去通知王爺了,只是王爺說他那邊還有些要事,要晚一些才能回來……」

「要事要事要事!!他只顧著他的要事,他知不知道我今天差點死在了外面?!」

李嬋抓著身邊的香爐就朝著管家那邊砸了過去,眉眼間全是戾氣,而她露出來的手背上還帶著些刮傷。

管家一時閃避不及,被那香爐砸了個正著。

香爐落在他胸前時,頂上的尖銳撞的他氣息一窒,疼的險些吐血,可是管家卻什麼都不敢多說,只能白著臉強壓著那股疼痛,頭垂的更低:

「郡主息怒,王爺所做也是為了王府和您。」

「王爺說過,等到大業成了之後,您便是這大燕最尊貴的女子,今日傷您之人奴才已經命人前去捉拿了,定會將人抓回來,讓郡主親自處置。」

那管家垂著頭聲音恭敬的說道:

「郡主生氣,別為了那些個宵小之徒氣壞了身子…」

「你說這些有什麼用,去抓了,那人呢?!」

「那些賤人險些害死了本郡主,讓得本郡主差點沒命,可是你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抓到人!!!」

重生校園女神:厲少,放肆撩! 李嬋緊緊咬牙,她當然知道齊王是為了什麼,可是她此時卻是心慌,聽到管家的話后,更是想起了白天發生的事情,忍不住又氣又怕的怒聲道:

「廢物,你們都是廢物,給我滾出去!」

李嬋怒喝著管家離開之後,這才垂眼看著自己的手。

她手上滿滿都是刮傷的痕迹,手背上一道道的血痕讓她眼睛泛紅,指甲更是有兩處翻了過來,耳邊彷彿還有白日里張妙俞哭喊著,那些叫著她「阿嬋」「阿嬋」的聲音。

李嬋身上有些發抖,卻又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張家的那些僕從早已經全部都死了,沒人知道她見過張妙俞,更何況要不是她自己蠢,她也不會落得那般境地,又不是她要害死她的……

想起張妙俞落下去時,那滿滿都是不敢置信的眼神,李嬋聲音顫抖道:

「你別怪我,要是你不死,我們兩個都會死,是你說的讓我先走的。」

「再說了,誰讓你跟我搶孟少寧,誰讓你去勾引他的,你明明說過你不喜歡他,你說過只把他當長輩……是你騙我在先,是你逼我的!!」 冥落救下女子的地方離帝都並不遠,走了約莫半個時辰二人便已來到帝都城門前。

「好了,你現在安全了,回家去吧。」冥落掃了一眼城門旁的守衛,對著女子說道。

「那公子呢?」女子急切地問道,「公子救小女子於賊人之手,此等大恩若不相報,小女子與家父以後都會活在愧疚之中的!」

「報恩什麼的就不用了,我只是碰巧路過那兒,救你什麼的也只是順手的事,你不必介懷。」

冥落擺擺手,轉身就欲離去……

「公子……」

女子還欲挽留,這時,一旁守衛城門的一個士兵見二人在城門前逗留,便走了過來……

當看到冥落時,那名士兵的神色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化。士兵從腰間掏出一卷黃紙,打開之後視線在紙和冥落之間來回遊移著……

正當冥落疑惑士兵的舉止時,士兵揮了揮手,叫過來兩個同伴……

「你叫『冥落』是吧?」

士兵眼神警惕地看向冥落。

「沒錯。你怎麼會知道我?」

青陽話音未落,一劍刺出,兩人目光一凝,連忙護住自己。

Previous article

好,我會知道的,我會把自己的一切都處理好,不會再因為你讓這些事情要出現在什麼事情,反正我現在的問題已經是這樣子了,這些問題再在我身邊的話,我也沒有辦法,所以我希望在你身邊能夠完成好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