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僵文剛開始不太在意,只是躲了一下,但沒想到這道火焰竟然像附骨之蛆一樣緊追不捨,打在他拎著桌腿的胳膊上。

「啊——」

僵文發出一陣慘叫,他已經多久沒有體會到被火焰灼燒的滋味了?

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就算把他架在火上烤個三天三夜都未必能拿他怎麼樣,可就在剛才,他竟然從這股火焰中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痛楚,彷彿連靈魂都在被灼燒一樣,疼得他連手上的桌腿都顧不得拿,『啪嘰』一下掉在了地上。

僵文忍著痛苦,不顧一隻手臂上仍在熊熊燃燒的火焰,直接將被火焰包裹的手掌握拳,一拳向白洛砸了過來。

白洛一聲不吭地看著這一切,揮手間,空中多出一道半透明的屏幕,擋在了他跟僵文之間。

「這又是什麼東西?」僵文一驚,心裡咯噔一下,但現在都已經到了跟前,不能就此放棄。

因而,一隻被火焰包裹的拳頭狠狠砸在了半透明的屏幕上。

下一秒,驚天動地的殺豬般的慘叫聲傳了出來。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僵文捂著鮮血淋漓的胳膊後退幾步,如果看得仔細一些,完全可以看見胳膊上被割開一道道細小的傷口,一股股血液沿著傷口涓涓流下。

要知道他可是殭屍啊!皮肉比鋼鐵還要結實幾分,竟然就這麼輕易地被破開了?那麼眼前這人究竟是有多強?

眼尖的他,可以看到那片半透明的屏障其實是由無數道密密麻麻的小型風刃組成的,這種數量,著實讓人心驚,威力也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你這麼強的人,黑海市為何從來沒有聽說過你的名號?你到底有著什麼目的?」僵文疑惑。

「我剛才就已經說過了,其實我是新來的。」白洛攤了攤手,十分無奈。

「至於目的,先將你打個半死,再告訴你也不遲。」

僵文冷笑一聲:「不管你是誰,今天我都要讓你明白一個道理,這裡是我的地盤,而我,也不是好惹的!」

身子一閃,僵文再次來到了擋在他面前的這片風刃區前,他揚起手臂,青銅色的胳膊上似乎發生了某種奇妙的變化。

「哼,就讓你見識見識我新練就的旱魃之體!能死在旱魃手下,你也算死而無憾了!」

僵文話音落下不久,脖頸上開始爬上猩紅色的紋路,兩隻胳膊也變得通紅無比,上面多出了數十道血色一樣的符文,看上去無比猙獰。

「轟——」

一拳砸在這道有無數細小風刃組成的屏障上,看著上面出現的數道裂紋,僵文發出一陣獰笑。

「哈哈,我看你還有多少能耐,都儘管使出來吧!」

一拳又一拳砸在屏障上,由風刃組成的屏障漸漸支撐不住,碎裂開來。

白洛惋惜地搖了搖頭:「果然還是不行嗎?不過這樣也算不錯了。」

風刃屏障的威力比想象中要弱上一丟丟,不過也差不了多少,隨著他的不斷推演,變得越來越強是必然趨勢。

何況他只是隨手布置了一下而已,竟然就能做到這種程度,這在戰鬥中已經能起到相當大的作用了,一點兒都用不著失望。

當風刃屏障徹底破碎,僵文帶著獰笑從天而降。

「哈哈,法修是吧?被人近了身的法修,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僵文最恨的就是這些法修,這大概跟他是個法術低能有關。

殭屍一族的血脈讓他的身體變得無比強悍,幾乎可以開山碎石,在同等級里,身體素質都是最頂尖的那一批。

但凡事都有缺點,殭屍的血統讓他獲得無比強悍的身體素質的同時,也失去了學習法術的天賦,幾乎成了一個肉盾,這讓他如何不恨?

因此他決定,以後見一個法修就錘爆一個,他要證明戰士才是最強的!真男人就該把點全都加在身體素質上!

哪知,白洛聽到這句話,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弧度,像是嘲諷,又像是不屑解釋。

這下更惹惱了僵文,心想法系的修士果然高傲,但他今天偏偏就要過來親自打臉,讓他看看肉盾才是最強的!

在僵文即將到來的前兩秒,白洛不急不慌,沒有再用出火焰風刃之流的法術,相反,他活動了下手腕和肩膀,做了個揮拳的動作,迎上了僵文的拳頭。

看到這一幕的僵文好想放聲大笑,一個擅長施法的修士竟然想跟他這名專修肉體的殭屍硬碰硬,他是被磚頭砸昏了腦袋?還是被逼急,實在沒辦法了?

「既然你自己找死,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僵文加在拳頭上的力量再次增強幾分,攜著風雷之勢跟白洛的拳頭狠狠撞在一起。

然而,下一秒,僵文臉上的笑容僵了下來,然後變得無比扭曲。

「嘭——」

從兩拳相交的中心,僵文如同一顆炮彈一樣倒飛出來,撞到了後面的牆壁上,包間結實的隔音牆都被砸出了個一人高的大洞。

「咳咳……」

從劇痛中回歸現實的僵文瞪大了眼睛,躺在地上獃獃地看著天花板,腦海中儘是不敢置信的念頭。

「不可能,他一個法修,為何力量比我還要大?」

帶著這樣的念頭,僵文頭一歪,暈了過去。 「怎麼樣,服了嗎?」白洛居高臨下地看著躺在地上被廢墟掩埋的那道身影。

僵哥無力地躺在地上,雙目看著天花板,眼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堂堂一個殭屍,靠著身體素質吃飯的行家,竟然在力量上拼不過同等級的對手,而且看樣子,白洛似乎根本就沒有拿出全力,全程像是在逗他玩一樣。

「服了。」僵文無力地道。

「我輸給了你,要殺要剮誰你便。」

他像是認命了一樣,身上的青黑色漸漸消退,變成淡淡的青色,赤紅色的紋路也逐漸消失不見,主動撤去了反抗能力。

白洛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我說過了,我不殺你,你表現出來的價值比一具屍體要強的多。」

僵哥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啞然失笑。

「你是想收服我?」

「呵呵,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

「沒門!」

僵哥雙眼突然變得猙獰無比,身上的赤紅色紋路再次爬遍全身。

「我僵文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屈尊給別人當手下!想讓我幫你做事,除非我死!」

僵文身體迅速膨脹起來,如同一顆越吹越大的氣球,竟然是想自爆。

白洛也未想到他竟然如此偏激,搖了搖頭道:「你可能誤會了什麼。」

「我未必真的要收服你,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你的勢力,幫我做一些事而已,換個角度想,我們也可以合作,這樣豈不正好?」

僵哥冷笑:「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明面上打著合作的旗號,背地裡打著什麼樣的想法,你自己心知肚明!」

「我僵文雖然是個殭屍,但鐵僵會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我僵文即便是死,也不會讓他們落在你手裡!」

「更何況鐵僵會是我一手建立起來的,如果沒有我下命令,鐵僵會的所有成員不會有一人聽從你的指令。」

僵文感覺自己已然猜到了白洛的想法,之所以不殺他,是想讓他活著幫忙穩定鐵僵會,然後再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再逐漸蠶食鐵僵會,等過一段時間,恐怕有沒有他就無所謂了,因為鐵僵會已經變成了白洛一人的天下。

可惜他想歪了,換成其他人,或許會對他的這點基業產生那麼一點點興趣,但對白洛來說,壓根就看不上這點家產。

畢竟往大了說,龍衛那邊算是下令,將整個黑海市都交給了他,他還會在乎一個小小的鐵僵會?

要不是現在缺少人手和情報來源,他才懶得跟僵文廢話。

但現在殺了他有些可惜了,於是,白洛幽幽一嘆:「那可未必,當你死了,他們會不會聽從我的指令,可是我說了算。」

僵哥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皺著眉頭問道:「你什麼意思?」

白洛笑了笑,略帶深意地打量了下僵文,接著臉部竟然慢慢發生變化,變成了跟僵文一模一樣,就算是僵文的貼身侍從來了,也分辨不出。

「怎麼會?」僵文大驚。

他瞪大了眼睛,在他的感知中,白洛變化而成的他,竟然跟他一般無二,而且就連他身上那股屬於殭屍的特殊陰冷氣息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看到這一幕的僵文背脊發寒,倘若白洛殺了他,再變成他的樣子過去接手鐵僵會,恐怕沒有絲毫難度。

可他卻寧願大費周章,冒著會被背叛的危險給他一次機會,這是何等的膽魄和自信?

僵文無法想象什麼樣的勢力才能養出這樣的人出來,但他知道一點,眼前這人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你到底是什麼人?」他再次問道,雖然這個問題連他自己都問的厭煩了,但無疑是他目前最想知道的信息。

「在不知道你的底細之前,我可不會跟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進行合作!」

白洛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僵文會這樣想,合作的目的已經達成了一大半。

他掃了一眼四周,兩名兔女郎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雙手抱著頭部,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外面鐵僵會的成員已經聚集完畢,但礙於僵哥之前的話,竟是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打擾兩人的戰鬥。

可以看出僵文在鐵僵會中的絕對威望,也能看出鐵僵會成員對自家老大的絕對信任。

在他們眼中,僵文赫然便是一個不敗的神話!

但這次恐怕要讓他們失望了,不敗的神話在白洛這裡變成了一個笑話。

白洛眉毛一挑:「你確定要在這裡說?」

僵文也看到了蹲在牆邊的兩名兔女郎,心情頓時變得不爽,他竟然忘了這裡還有人存在,這豈不是說,他剛才被人暴揍一頓的情景都被她們看到了?

想到這裡的僵文臉色越來越黑,最後怒喝一聲:「都給我滾出去!今天你們看到的一切不要向外面說出半個字,不然我親手割了你們的舌頭!」

「是是是。」兩名兔女郎連滾帶爬站了起來,不顧地上被打碎的桌椅碎片,急急忙忙沖了出去。

她們還以為死定了呢,沒想到僵文竟然願意放她們一馬,這讓她們大喜過望,生怕下一秒僵文反悔,吸干她們的血液。

不過,這位傳說中的僵哥似乎也沒有外面傳言的那麼可怕嘛,雖然脾氣有點兒爆,長相也很可怕,但從能放她們一條生路,而不是直接殺人滅口,就能看出來他還是有那麼一點點良知的。

兩名兔女郎匆匆離開,現在整個屋子裡就只剩下白洛和僵文兩人。

僵文忌憚地看著白洛,肚子里有一堆疑問,但首先他要確定的只有一點。

「你真的只是三階?」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僵文感到無比憋屈,臉上也燒得慌。

被一名同階秒殺,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

「千真萬確。」白洛確定地道,眼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比同階強太多也成了一種錯了?

僵文心靈再次受到暴擊,自暴自棄道:「真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怪胎,以後這段時間黑海市怕是要被你攪渾了。」

「現在人都走了,你總該告訴我你的身份了吧?」

白洛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一枚金色徽章,僵文瞳孔猛的一縮。 歌舞廳內部的另一間包間里,先前那間包間被兩人的戰鬥破壞的不堪入目,以後怕是得重新裝修一番。

這間包間比之前小了不少,但依舊十分奢華,桌上放了幾瓶陳年佳釀,還有不少稀少的靈果。

然而,這時的僵文沒有半點兒胃口,他看著眼前這人,眼角狠狠抽了兩下。

「他奶奶的,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龍衛的人。」

「話說龍衛不是都放棄這裡了嗎?怎麼還會將你派過來?」

白洛回道:「這就不是你該關心的事了,你只需要知道龍衛現在是鐵了心要收拾掉黑海市的這些渣滓,所以你現在有兩條路可選,是跟著我的腳步,幫助龍衛收拾掉這些毒瘤,還是選擇跟我對著作對?」

買個世界做游戲 僵文眼珠子轉了轉,發現好像根本沒得選嘛。

龍衛是什麼勢力就不用說了,九位龍衛實力有多強更不用說,就算只是隨便派過來一名五階的神龍衛,只要肯花時間,也能徹底清除黑海市這些亂七八糟的勢力。

只是以前的龍衛不想浪費人手在這些渣滓身上,現在不知道抽了什麼風,竟然又打算回收這座城市。

結果毫無疑問,在龍國,龍衛就是天,想跟龍衛對著干,最終結果只有死路一條。

總裁,過期不候 想到這裡的僵文臉色僵硬了一下,問道:「如果我既不加入你們,也不選擇跟龍衛作對呢?」

白洛冷笑:「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鐵僵會盤踞在黑海市這些年裡干過多少齷齪之事,你該不會不清楚吧?按道理,我應該將鐵僵會的全部成員納入清繳名單之中!」

「不,你不能這樣,鐵僵會裡面有很多人都是無辜的!」

僵文一下急了眼,雖然鐵僵會裡面也有不少人干過傷天害理的事,但大部分成員最多只是小偷小摸,還有很多人都是外圍成員,壓根就沒幹過什麼壞事,就這樣把他們列入清繳名單,僵文如何能淡定下來?

他是個重義氣的人,雖然是個殭屍,但他保留了人類的情感,重活一世的他,比大多數人更加重視感情。

鐵僵會又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裡面很多人甚至都是他親自拉過來的,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他絕不能不在乎這些人的生死。

咬了咬牙,僵文硬著頭皮道:「說吧,你想讓我們做什麼?」

現在他算是被白洛綁在大船上了,只要他敢說拒絕,他毫不懷疑白洛現在就會幹掉他,然後再變成他的樣子指揮他的手下。

好死不如賴活著,活著還能看看白洛到底想幹什麼,要是他敢對鐵僵會的人馬動手,他拼了命也要讓他好看。

「做什麼?」白洛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鮮紅色的酒液如同血液一般。

「我這是在給你們機會啊!」

僵文:「嗯??你什麼意思??」

白洛:「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們?呵,鼠目寸光!」

「你也不想想,現在龍衛鐵了心要收拾黑海市的垃圾,你覺得你們鐵僵會能置身事外?如果今天我沒有來到這裡,等到清繳日期到來,鐵僵會的所有人都難逃一劫!」

「你幸運就幸運在這裡,還好今天我來了,只要你能答應鐵僵會參與進來,幫助龍衛清掃黑海市的這些垃圾勢力,等事情一過,鐵僵會不僅不會被收拾,還會成為官方的唯一協助者,並且成為整個黑海市唯一的地下勢力。」

「這其中的利益有多大,就不用我多費口舌了吧?」

僵文心臟不爭氣地狠狠跳動了一下,咽了下口水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怎麼知道你不會騙我?」

直覺告訴她,妖孽有主意。

Previous article

喬西延和湯景瓷已經到了沂水小區,一下車,喬西延抓著她的手,就往電梯口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